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返回书目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第二章

作者:雷逸

“无赖的雷少宇!”叶薇茵呈大字形躺在自己的床上,斜眼望着墙上俄国游泳好手波波夫的海 报,还在为今天下午的相亲忿忿不平。

只有像雷少宇那种标准的无赖,才会在自己的相亲宴上凋侃对方的妹妹吧!

“居然还敢说对我比较有兴趣!”听听!这是多自大的话啊0他对我有兴趣,难道我就一定会对他有兴趣吗?”虽然雷少宇真的长得很帅,不过她叶薇茵可不是以貌取人的肤浅女子。

不过……平心而论,雷少宇还真的是长得不凡。以小荷那一六三的身高,站在他身边,才刚及他的肩膀,而她也不过只比姐姐高一公分罢了。

而且雷少宇给人的第一印象,居然不像一般花花公子那么的轻浮,反而有一种惯于主宰一切的王者气度。

“哼,他也只会用外表骗骗人罢了!”想到这里,叶薇茵又忍不住骂了出来,心中满是不服。有胆子就来和她的偶像波波夫比赛游泳啊!光长得帅有什么好得意的?

不过,她到底在不服气什么呢?她其实也不太明白。

她像是在不服气自己居然斗不过—个花花公子,不服气雷少宇居然比她预想得优秀,也不服气他表明想要吻她时,她居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一想到当时的状况,叶薇茵不禁又生起气来,但她气的不是雷少宇,而是她自己。为什么总是伶牙俐齿的她,居然会在他面前成了一个只能不断被欺负的小女孩、一个青涩的果子,什么也不懂!

“哼!环宇的总裁又怎么样?有一双像是会吃人的眼睛又怎么样?!”叶薇茵愤慨地嘟囔。

很遗憾地,她也只能承认,“环宇集团”的总裁,的确是很“怎么样”。

“不过……小荷还好吧?”她望了一眼墙上的咕咕钟;指针已经指向九点了。

自从下午和雷少宇相偕出了老爷酒店之后,小荷到现在还没有回家。

如果那个时候她没有被雷少宇气得发呆,她就可以一路跟踪出去了。等她后来回过神时,那两个人早就不知到哪去啦!

“小荷……该不会真被他给吃了吧?”叶薇茵越想越觉得那很符合雷少宇的作风,又更加地担心了。

www.kanyanqing.cn

终于,耳尖的叶薇茵听见楼下大门开启的声音。

一定是小荷回来了!

“小荷!怎么样?那个大色狼有没有对你不规矩?”急急忙忙下了楼把正打算回房间的叶薇荷拉进自己房里,叶薇茵着急地问着,还担心地检查着叶薇荷的衣服是不是完好如初。

很好!衣服上的扣子一颗也没少,除了头发乱一点之外,小荷和今天出门时一样。

“很好埃”叶薇荷仍是用她那柔柔细细的声音说着,“雷少宇看起来很凶的样子,又好象很冷酷,不过他对我倒是很客气的,没有你说的那么色。”

“是吗?”叶薇茵颇不服气,“他怎么可能不色!他今天还说——”还说想吻我!

不过这种话也只能硬生生卡在自己的喉咙里。就算是姐妹,她也不好意思对自己的姐姐说。

“说什么?”叶薇荷好奇地问。

“没什么啦!”叶薇茵心虚地摇头。 光是想,她就觉得脸上一阵发烧,更何况要她说出?“反正我觉得他看起来就是不太正经的样子。”

“小茵……”叶薇荷的脸上泛起一抹微红,粉红的唇负也挂着一个害羞的微笑,“今天共进晚餐时,雷少宇说想和我深人交往。”

“怎么可能?!”叶薇茵惊叫起来。

今天下午那个姓雷的不是才说了实际上对她比较有兴趣吗?那么他应该是对小荷没有兴趣的,为什么现在又决定要和她交往?

果然是个专占人便宜的花花公子啊!

他一定是看准了小荷长得漂亮,打算占她便宜!叶薇茵越想越气愤,雷家的男人果然如传闻一样的糟糕。

“为什么不可能呢?”看到妹妹那么惊讶的反应,叶薇荷不解地问。

“没什么。”叶薇茵对姐姐露出个心虚的微奂,猛朝着她摇手。

她一定要找机会和雷少宇说明白。谁都不能欺负小荷!

www.kanyanqing.cn

“雷大少,昨天的相亲宴如何啊?”明朗的早晨,展令鹏一如往例地又钻进了雷少宇的辩公室“串门子”,顺便还想挖一挖昨天的八卦。

“令鹏,我不是请你来三姑六婆的吧?”雷少宇皱着眉头问他,仍然没有放下手中的契约。

“哎,我是在表示对同学的关心啊!”明知自己的顶头上司正在皱眉,展令鹏还是一点也不紧张,走到一旁的吧台倒了一杯咖啡。“嗯,好香的咖啡啊!香延的技术果真是越来越好了。你要一杯吗?”

“香延是我的秘书,冲咖啡的技术如何用不着你管。”雷少宇回答,语气中却满是笑意。他这个总裁的秘书陈香延,也快变成展特助的半个秘书了。“也给我一杯吧!”

展令鹏笑递给雷少宇一杯香醇的咖啡,可没忘了他来这儿的真正目的,“情形到底怎么样?”

听说叶家的小姐出落得是很标致,但也问了点。这样的个性对得上雷少宇的胃口吗?他实在很好奇。

“很有趣。”想起了那双着火的眼眸,雷少宇笑着回答。

“有趣?”展令鹏愣住了。叶薇荷可以用“有趣”这两个宇来形容吗?

“她有一双美丽的大眼,明亮得像是火在烧一样,反应很直接,逗起来很可爱。”也很迷人,让人更想去逗她。

“你说的是叶薇荷?”不对吧!他可从没听过叶薇荷的个性是这个样子。

这样的评语,反而还比较像是……

“是叶薇茵。”雷少宇没有让他多猜,直接解答了他的疑惑。

“叶薇茵?”展令鹏愣了愣,相亲的人不是叶薇荷吗?怎么换成妹妹了?

他还来不及问,办公室的门就被陈香延打开了。

“总裁,门外有位叶薇茵小姐想见您。”陈香延向雷少宇报告着,神色十分为难,像是被人拿着枪顶在背后逼着进来的。

“请她进来吧!”雷少宇一点也不意外地吩咐。他早就料到叶薇茵今天一宝会出现的,为了保护她那个姐姐。

被请进雷少宇办公室的叶薇茵,一进门就没有给雷少宇什么客气脸色。

“雷少宇,你说话不算话!”

“小茵,我又哪里惹到你了?”雷少宇笑着问,准血和她装胡涂。

“不要叫我小茵!”这个人怎么说不听啊!叶薇茵像只小猫似地对雷少手张牙舞爪地抗议。

乖乖,这个小妹妹果然是凶得很哪!在一旁瞧好戏的展令鹏轻快地吹了声口哨。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不卖面子给雷少宇的女人。一般人就算不卖雷少宇面子,也该看在环宇的份上,对雷总裁客客气气。

嗯,他很欣赏这个女孩。

偏过了头,雷少宇对在一旁等着看好戏的展令鹏说:“令鹏,你也该去忙了吧?”

上午十点半了,这个展特助也摸鱼摸得够久了。

“是,我这就走人。”既然人家都开口了,就算好奇心再重,展令鹏也只好离开。

“小茵,大驾光临有什么事吗?”待碍事人物都走了,雷少宇看着叶薇茵那充满了火光的双跟,突然发现自己的心情在立时变得十分轻松愉快,决定好好逗逗她。“雷少宇,你居然打算和我姐姐交往?”叶薇茵不打算浪费时间和他装傻,直接开门见山问个明白。

“你觉得你姐姐的魅力不足以吸引我想和她交往吗?”他笑着问。

“不是……”叶薇茵一时语塞。

她当然不是怀疑小荷的魅力,打从小时候起,小荷就是人见人爱的小女生,到了长大还是没有改变。

“可是你昨天明明告诉我,你对小荷没有什么兴趣的啊!为什么又打算和她交往?”摆明了就是要欺骗小荷的感情嘛!

“我的确是说过,我对你比较有兴趣。”雷少宇笑了,“不过,说不定我昨晚改变主意了呢?难道你今天是来抗议我没有要求和你交往吗?”他故意逗她。不如怎么地,他发现自己就是爱看她那双眼盛满火光的样子。

“我才没有!”叶薇茵气得大叫,双颊也涨得通红。

果然!情绪激动的她很美。雷少宇在心里偷偷地笑着。

“那你今天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

“我是来警告你,少占小荷的便宜,别欺骗她的感情。”小荷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是他们叶家捧在手心里的宝,这个花花公子最好离她远一点。

“我是诚心的啊!”雷少宇双手一摊,摆出一个极其无辜的表情,“小荷温柔娴静,当雷家的媳妇也没有什么不好。”

对于婚姻,他的态度一向是极其轻忽的。虽然父母十分恩爱,但是他只打算找个不麻烦、家世相当的女人当妻子。天下女人何其多,他可不打算为了一棵树放弃整座森林。

如果没有办法陪着他应酬,一个温顺不罗唆的女人也可以符合他的要求。而叶薇荷就是这样的女人。如果真要娶她为妻,他虽然不是十分满意,但也没有什么好排斥挑剔的。如果他相亲的对象换成了叶薇茵,一切恐怕就没有那么好商量了吧!

“少来了!”叶薇茵根本不相信他,“总之你这个花花公子离小荷远一点就对了。”

“花花公子?”雷少宇笑了,看样子他的名声也传进叶家小姐的耳里了。“明知道我是个花花公子,你还敢一个人来找我;胆子也真是够大了。”

雷少宇故意向前逼近一步,吓得叶薇茵不停地后退,一直到她的身子抵住他那巨大的原木办公桌为止。

“你……你要做什么?”叶薇茵壮起了胆子问他,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就像是在风中的树叶一样不停地抖着。

老天!这个雷少宇的眼睛会吃人啊!

她紧张得根本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总觉得自己就像是被蛇盯住了的青蛙;她看他的领带、光亮的皮鞋,就是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你说呢?”看到她那惊慌的模样,雷少宇觉得更有趣了,进一步地欺近叶薇茵的身子,老实不客气地用双臂把她因在自己和桌子之间。

“你你你别乱来……”老天!要不是被困住,她一定会忍不住夺门而出。

“乱来?”雷少宇又笑了,第一次看到她吓得发抖,他倒是觉得十分有趣。“我总得做些符合‘花花公子’形象的事吧,才不会辱没了我的名声。”

雷少宇半开玩笑地右手轻触叶薇茵的下巴,托起她的脸,另一手则环着她的肩膀,“怎么样,怕了吗?你知不知道我要对你做什么?”她会忍到什么时候才屈服呢?他真的有些好奇。

“不管你要做什么,我才不怕!”才怪,她实在是怕死了!她只觉得心跳如擂鼓,一声比一声还要重,但她还是硬撑着不肯承认。

“是吗了”真是个倔强的女孩啊0谢谢你的许可。”雷少宇笑着应道,便低下头去吻住了她的唇。

他的唇好烫!

这是叶薇茵的第一个感觉。在看着雷少宇的唇离自己越来越近时,她禁不住紧张地闭上了眼睛。她只觉得他的唇先是轻如雨点地纷纷落在她的右颊,之后便游移到她的唇上,所到之处就像是在她的脸上点起一簇簇火苗一样,热度从脸颊扩散到全身,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要燃烧起来似地全身无力,只能像即将溺水的人一般紧抓着雷少宇西装的袖子,半瘫在他的胸前,连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

结束了这个吻,雷少宇也楞住了。他要求自己不要再眷恋她的唇,转而把她轻轻地搂在自己的怀里。

原本只是一个半开玩笑、带着作弄意味的吻,为什么会令他那么震撼呢?她的躯体不可思议地柔软,她的唇出乎意料地甜美,让他差一点舍不得离开。

“怎么样,还满意?”清了清喉咙,雷少宇开口调侃,试着让自己从刚才那种阗着了魔的情绪中清醒。

“我……”一直到听到了雷少宇的声音,叶薇茵才从恍惚中猛然惊醒。她抬起头看他,他的目光复杂得令她难以分辨,但是,她在他的眸子里明明白白地看到了嘲讽。

他在嘲讽她的欠缺经验吗?

叶薇茵心中升起一股受伤的酸楚。她从来不曾被人这样地吻过,而他会让她如此慌乱失措,难道只是在证明他的魅力吗?

这个自大的男人!

拿出自己最后一点力气,叶薇茵挣脱了雷少宇,转身就跑。

www.kanyanqing.cn

“很活泼的女孩子嘛!”叶薇茵刚跑出去没多久,展令鹏就进来了。看到她一脸慌乱地冲出门,他就知道办公室里一定出了什么事。

“你又没事做,四处乱晃?”雷少宇又皱着眉看他。

他总觉得展令鹏真像是只狡猾又嗅觉敏锐的狼,擅于从蛛丝马迹中拼凑想象出完整的故事,而且往往都很接近真实。平常他可以把这样的特色看作是分析情报的优秀能力,不过到了这种时候,可就变得有些讨人厌了。

高薪请了这个特别助理来,仿佛是拿砖块砸自己的脚一样。

“别这么说嘛!”展令鹏还是对大学死党嘻皮笑脸的。他有强烈的好奇心人所皆知,不过除了好奇之外,他的工作能力也是无可否认的优秀,自然能有恃无恐地在上班时间四处打混摸鱼。

“不过话又说回来,少宇,你居然是对那个妹妹有意思啊?”相亲的对象是姐姐,现在出场的主角居然成了妹妹,怎能不教他好奇心大起呢?

“你不觉得妹妹的性格很有趣吗?逗起来很好玩。”雷少宇没有正面回答。

“是不错,不过,也是很麻烦的个性吧?不是你认为的适合人眩”展令鹏深知雷少宇对妻子的要求。

如果叶薇茵的个性真那么强烈,是绝对不可能容许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女人的。两相权衡之下,还是姐姐叶薇荷比较适合当他的妻子。

“是啊!”雷少宇笑了。如果叶薇荷真的是那样的温柔个性,娶这样的女人的确比较省事。

而叶薇茵呢?

想到刚才的那个吻,雷少宇忍不住浮起一个淡淡的微笑;她的确很迷人,不过依她那种个性,相信任谁娶到她,都会是个不小的麻烦。

他不反对让她当自己的小姨子,毕竟有个人可以偶尔斗。斗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但是他可没兴趣让她当自己的老婆,那只会每天吵架罢了。

“所以?”展令鹏在等着雷少宇的结论。

“所以,我打算利叶薇荷更进一步交往,如果双方都有意,就可以准备结婚了。”雷少宇说出了心里的打算。对他而言,结婚就像淡生意,条件符合、双方有意,又具有共识,剩下来的就只有实行的部分了。

而他决定了的事,是很少失手的。

www.kanyanqing.cn

“那个色狼居然敢找你出去玩?!”

晚上六点钟,在房间里,叶薇茵忍不住对着叶薇荷叫嚷,而后者则是一脸平静地坐在床沿看着她,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容。

她本以为经过两个星期前在雷少宇办公室里的那一番“沟通”——虽然最后她是落荒而逃——她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来邀小荷?看样子她的那个吻还是平白无故地去掉了嘛!

那个吻……想到这里,叶薇茵又下意识地伸出手轻抚自己的唇。虽然经过了那么多天,但只要一想起来,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唇似乎在发烫。

那算是她的初吻啊!

虽然以前曾经有过和男孩子接吻的经验,但那都是礼貌上的轻触,一点感觉也没有,只有这一次,令她那么地惊惶失措,却又带着小小的、莫名的甜蜜。

“是啊,环宇的新大楼落成,明天晚上有酒会,他邀我参加。你也可以去的。”叶薇荷没有注意到妹妹的神情有异,继续对她解释,温和的脸上还是看不出对于这一次的邀约是高兴还是厌恶。

“我才不要去!”叶薇茵直觉就想拒绝。

第一次见面就赔掉了她的初吻,谁知道接下来会又出什么状况?她实在没有任何勇气再接近雷少宇了。而且现在又是月底,公司忙着做帐,连连加班,她怎么可能去嘛!

“他果然是故意的……”狡猾的雷少宇!就会趁着她没有任防守能力的时候进攻!

现在,雷少宇在叶薇茵的心目中是一点分数也不剩了。

www.kanyanqing.cn

“什么?雷少宇向你求婚?!唔——”半夜在房间里,叶蔽茵听到了姐姐的话,忍不住尖叫起来,随即又被叶薇荷蒙住了嘴。

“小声一点啦!”叶薇荷低声斥责着。

“我怎么可能不惊讶嘛!”叶薇茵抓下姐姐的手,低声说着。

自从三个月前雷少宇和小荷相亲之后,两个人虽然有时候会一起出去看电影、听音乐会,可是看不出在热恋中的迹象;没想到她才和大学死党陶情到花莲去玩了三天,一回到家就听到这种消息。

老天!在这一场保卫战中,她真的该死心弃守,让小荷嫁给那个男人吗?

“重要的是,你到底答应了没啊?”这是叶薇茵最关心的一点,希望温柔的姐姐可别就这么被雷少宇那个大色狼骗走了。

“那不是我可以决定的。”叶薇荷苦着一张脸,“他根本没事先问过我,是在送我回来时直接问爸妈的。我根本来不及拒绝啊!”

叶家两老原本就很喜欢雷少宇,又看近来两个人时常出门,就认为叶薇荷不会反对,直接替她答应了。

而原本就不太敢说话的叶薇荷,又遇上了叶薇茵不在家里,根本一点法子也没有,就这么无言地决定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老天!爸妈难道看不出那个雷少宇一也不可靠吗?居然要把自己的女儿推人火坑?”

“其实,雷少字倒也不会不可靠……”叶薇荷一直不懂为什么妹妹对雷少宇的敌意那么深。

经过这一段日子的交往,她发现雷少宇虽然风流了点,但行事十分可靠,也很有主见,完全不像妹妹想象得那么糟糕。

“他如果不糟糕,世界上就没有糟糕的人了!”即使雷少宇即将是自己的姐夫,叶薇茵对他的评价仍然很差。“不但自以为是,还很爱占女孩子便宜、乱亲人家……”

“占便宜?乱亲人?亲谁啊?”听到叶薇茵的叙述,叶薇荷好奇地问。

“没……没有啦!”发现自己一不小心说溜了嘴,叶薇茵能胡乱地掩饰,“我只是想……大家都说他很风流,一定会乱占人便宜的嘛!”挤尽了脑汁,她想出了—个不怎么高明的理由。

“是吗?不过,他倒是没有占我什么便宜。”叶薇荷摇摇头。

人人都说雷少宇是个性好渔色的花花公子,不过两个人交往了三个月下来,单独相处的机会也不少,雷少宇却从来没有对她做出什么逾轨的行为。

很有绅士风度、很负责任,就是她对他的印像。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正代表着疏远。

雷少宇对她没有兴趣。她可以明白地感觉到这一点。那他为什么想要和她结婚呢?她始终想不透。她知道雷少宇打算寻找乖顺、不多话的妻子,他是不是以为她是那种个性,才想和她结婚呢?不过,现在不是担心这件事的时候。

“小荷,你该不会真的爱上了雷少宇吧?”看姐姐一直替雷少宇宙说话,叶薇茵怀疑地问。

“没有!”叶薇荷连忙否认,声音大得完全不同于她以往那温顺可人的形象。“我没有爱上他,不可能的!”

“那……如果你不讨厌他,也许可以考虑一下啊!”发现姐姐的语气出乎以往的激烈,叶薇茵认为她是欲盖弥彰。

如果小荷真的喜欢雷少宇,那么她也没有反对的理由了。她真的想不出任何理由反对他们结婚,当初相亲的是他,如今他们要结婚,也是大家乐见其成的事。

那个帅得不象话的自大男人,居然就要和小荷结婚了……突然间,叶薇茵觉得有些莫名的失落。

“我真的不能嫁给他啦!”叶薇荷像是在考虑什么似地欲言又止,思索了半天,还是只说出这么一句话。

“爸妈都答应了?”这种重大的场合自己居然不在场,叶薇茵真的有些后悔。如果她在,也许就可以替小荷拒绝他了。

“是的。爸妈很高兴,我又没有勇气反对,所以……他们就当场答应了。”叶薇荷呐呐地说。

从小到大,有什么委屈、心里有什么不平,几乎都是这个小自己七分钟的妹妹替她出面的。小茵一不在,她当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到了现在,也只能来找她商量补救的方法。

“我们明天去和他说个清楚!”叶薇茵决定明天一大早就去找那个罪魁祸首算帐,居然敢趁她不在家的时候使这种小人招数!

“我不敢去啊!”叶薇荷一脸忧心忡忡,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是泪水,眼看着就要流出来了。“当时爸妈好高兴,已经决定明天上要找媒人来正式下聘,如果现在反悔了,雷家一定会生气的!”

更何况叶家还欠了雷家一大笔钱,如果现在撕破脸,叶家的公司恐怕也不保了吧!


“那……我再想想办法好了,你别哭啊!”温柔美丽的叶薇荷只要一落泪,就像梨花带雨似地惹人怜爱,任何男人都受了,连中薇茵也抵挡不了,只能先捺着性子放柔声音安慰她。

“小茵,我……我不能等了呀!”说到这里,叶薇荷终于要哭了出来,晶莹的泪水像是断线的珍珠一般落了满腮。“我……我怀孕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