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返回书目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第三章

作者:雷逸

“什么!?怀孕了?”

一向乖巧内向的小荷居然怀孕了?听到叶薇荷的话,叶薇茵忍不住叫了出来,随即就遭到被蒙住嘴巴的下常

“嘘!小声一点。 被爸妈听到了,我一定会被打死的。”叶薇荷小声地对妹妹说着,还不放心地侧头向门口,竖起耳朵倾听父母是不是循声上楼来查看。

教女甚严的父母如果听到一向乖顺的大女儿居然未婚怀孕,绝对不可能轻易甘休的。

该死的雷少宇!这是叶薇茵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反应。

“该死的!我去找那个姓雷的算帐!”怒气冲天的叶薇茵一把抓下叶薇荷的手,疾步冲向门边。

她早就知道那个姓雷的没安什么好心眼,小荷和他在一起,无疑是小红帽配大野狼!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手脚那么快,才三个月就吃了小荷。

他最好有自知之明,出面俯首认罪,否则她非好好教训他不可!

“小茵,那不是雷少宇的小孩!”看妹妹不由分说地就要往外冲,薇荷连忙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肘,匆促地解释着。

这句话让叶薇茵原本正要转动门把的手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不是雷少宇的?”回过头,她狐疑地望着姊姊。

不是雷少宇还会有谁?

据她所知,小荷并没有男朋友啊!那会是谁的小孩?还是她被谁欺负了?

“小荷……”看着姊姊双眸已经泛着泪光,泪水似乎马上就要夺眶而出,叶薇茵也不知该怎么开口了。尤其是看到小荷哭泣,她就有—种仿佛自己也在哭着的错觉。

“别只是哭啊!”叹了口气,叶薇茵抽出了一张面纸递给姊姊,放软了口气问:“不是雷少宇,那孩子到底是谁的?”

“是……是章澜逢的。”用叶薇茵递过来的面纸擦了擦眼角,叶薇荷才便咽地说出答案。

“章大哥?怎么可能?”听到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叶薇茵整个人都愣住了。

章澜逢是她们两姐高中时代的家教老师。一八三的身高,长得又端正开朗,正是高中时期的女孩子最容易喜欢的典型。

当时她们几乎是同时喜欢上了自己的家教老师,却又基于少女的羞怯而不敢向章老师告白,只能偷偷地留在自己的心中,只对双胞姊妹承认,当作彼此的秘密。

老师今天穿什么衣服、他笑起来有多好看、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念什么书、篮球赛又得了多少分……每当家教结束,姊妹两人就会躲在叶薇荷的房间里,交换着彼此对章澜逢的新发现和心得。

不过,这样的日子并没有多久。大学联考结束之后,两姐妹都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也不再需要家教了,章澜逢就这么离开了她们的世界。

叶薇茵还记得,最后的一个晚上,她们两个人还故意找各种理由缠着章澜逢,只希望他能够留久一点,哪怕只是多一分钟、—秒钟也好。小荷甚至还哭红了眼,偷偷在洗手问里擦眼泪…

都已经过去五年了,怎么这个男人的名字居然又出现了,还让小荷何怀了孕?

“对不起,我一直不敢告诉你……”叶薇荷哭着向妹妹坦白,“我念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了澜逢,结果我忍不住向他告白,后来我们就开始交往了……小茵,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听到姊姊的话,叶薇茵的脸色霎时变得煞白。

她到底该说些什么呢?叶薇茵觉得自己似乎成了哑吧,想说什么,喉咙却像是填满了砂子一样,张开了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记得当初她们生怕到了最后只有一个人可以和老师交往,而另一个人会太伤心,才互相立了约定,都不可以向老师告白,只能把这份感情当作两个人之间的秘密,让老师成为两个人共有的甜蜜回忆。

没有想到……没有想到小荷居然自己去找章澜逢了。

“小茵,对不起……可是,我真的好喜欢他……”看到妹妹的脸色遽变,叶薇荷哭得更伤心了,只能不断地道歉,“从小,你就比我活泼,比我惹人注意,我怕澜逢会比较喜欢你,所以我才不敢告诉你,自己偷偷去向他告白……对不起……”

望着叶薇荷,叶薇茵只能紧握着双手,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不守信用!

你把章大哥抢走了!

为什么自己居然连这样的话也说不出来呢?

从小,小荷就是众人心目中的娇娇女,而她就是坐不住,粗鲁得像个小男生。每次两个人一做错了什么事,只要看到小荷先哭,她便哭不出来了。小荷总是哭得那么可怜、那么惹人心疼,如果她再一哭,就仿佛是在装模作样、东施效颦一样地可笑。不会哭的她,就像是个不受人疼爱的孩子,只能乖乖地受处罚。

“为什么你要哭呢?该哭的人是我啊,不是吗?”叶薇茵苦涩地说着。

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一切的状况都变得十分可笑。

被背叛的人是她,该生气、该哭的人也是她,为什么现在哭的人却是小荷呢?

“小茵,对不起啊!可是,我真的爱他,爱是不能共享的……我不想让你抢走他……”叶薇荷小小声地申辩。“我不会抢走他的……”叶薇茵回答,话尾无声地落在喉咙深处。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她已经抢不走,也没有心思去抢了啊!

没有发火,也没有哭泣,叶薇茵静静地离开了姊姊的房间。

www.kanyanqing.cn

你连让我可以抢走他的机会都没有!

趴在自己的床上,叶薇茵把脸蒙在被子里,无声地对自己大喊,心中溢满被人背叛的痛苦。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年,尽管她对章澜逢的感情早已脱离了高中时代的纯纯恋慕,只留下美丽的回忆,可是章澜逢毕竟是她情实初开的第一个暗恋对象。如今回想起来,她才发现这一段感情自始至终连发展的机会也没有。

就为了守住那早已被背叛的姊妹誓言!

当初,这样的承诺是小荷先提出来的;那在之后,她不知犹豫过多少次,在章澜逢的校门口站了多少回,电话拿起又放下多少次,但是一想到两姐妹的约定、一想到小荷会哭泣,她也只好忍着不告白。

而现在呢?她到底得到了什么?

她失去了一段可能发展的恋情,她青涩的初恋没来得及发展便夭折了。

而小荷……只要姊姊一流下泪来,她就连责备的话也说不出口。

比起失去和章澜逢发展恋情的机会,更让叶薇茵心痛的,是被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的感觉。

爱是不能共享、不能独占的,所以才让小荷背叛了她?

只要以爱为名,什么事都可以做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甚至是背叛自己的姊妹?

她不懂,真的不懂。

不过事到如今,到底又该怎么办呢?躺在床上的叶薇茵叹了口气,望着早已被她揉皱的格子床单发起呆来。

雷家马上就要来提亲了,如今小荷又怀孕,如果被爸爸知道了,真的很难预料他会作出什么决定。更何况爸妈一直认为小荷和雷少宇是相爱的,她嫁给雷少宇一定会幸福,想要让小荷和章澜逢在一起,根本是难上加难。

“讨厌的雷少宇,都是他来搅局!”明知道自己是在迁怒,叶薇茵还是大大方方地把怒气发泄在他身上。不知怎么地,她就是可以确定,就算雷少宇知道了,也不会对她生气的。

他只会用那种嘲讽、充满兴味的笑容和眼光望着她!

唉,小荷还在隔壁的房间哭泣,这件事不解决不行的。

思索了半响,叶薇茵有了决定。

www.kanyanqing.cn

叶薇茵又蹑手蹑脚地进了叶薇荷的房间,叶薇荷房里的大灯没有开。房亮着一盏小灯,而叶薇荷或许是哭得累了,正合着眼半坐床边睡着。

“都要做妈妈的人了,还这么不小心。”叶薇荷忍不住小小声责怪这个和她有着相同面容的女人。

起先她还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小荷看起来的确比平常丰腴许多,皮肤也比较滑润。如果是在平常,她应该可以注意到这些变化的,最近她什么也没有想到。

“又是那个雷少宇的错!”叶薇茵低声自言自语着。不过为什么要怪雷少宇呢?连她也觉得莫名其妙。她就是有一种感觉无论是什么事,只要一古脑推到雷少宇身上就没错,他一定可以全部解决的。

这算是安全感吗?叶薇茵偏头思索了一会儿。

啧!那个花花公子怎么可能会给人安全感?她才不信呢!

一定是因为他很高的关系吧!身高比较高的人,乍起来就是一副很可靠的样子。

哎,外表果然是会骗人的。

“小荷,快起来!”叶薇茵伸手轻轻推了推叶薇荷的身子,接着又打开她的衣柜,像在找什么东西。

“小茵……”叶薇荷看到叫醒她的人是方才愤而离去的妹妹,高兴地起身,“小茵,你原谅我了?”

“别管那个了!”叶薇茵只能用匆忙的语气掩饰自己复杂的心情,”我替你收拾东西,你快打电话要章大哥接你走吧!”

这是她想过最适合的方法了。就算爸爸再怎么疼爱小荷,但是如果他听到必须退了雷家的婚事,而且小荷又怀孕了,在气头上的他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再三思索之后,她决定让小荷先出去避一避风头,等一切事情都解决了再抱着小孩子回来求情,想念到时候只要一看到外孙,爸爸就笑得合不拢嘴了,也不会再怪罪她。

“小茵,谢谢你……”一边把换洗衣物往手提袋丢的叶薇茵故作凶恶地催促着。

其实,自己也忍不住眼眶发热。小荷是她的姐姐啊!从出生前就一直和在一起的姐姐。两个人总是上同一间学校,一起上学,回家。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所走的路就不同了呢?

是谁先踏上了岔路?是谁越走越远?如今,小荷就要和她心爱的男人离开家,建立自己的家庭了。

那么,她自己呢?叶薇茵突然有一种被丢下的落寞感。小荷已经长大了,她呢?她要到什么时候才会长大?

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两个人轻手轻脚地窍过客厅,溜进院子里,章澜逢早就站在大门外等候了。

“嗨,薇茵。”看到两个人出来,章澜逢一手接过叶薇荷行李,另一手把她揽在胸前,还不忘小声地向叶薇荷打招呼。

“嗨,章大哥。”叶薇茵有些尴尬。

谁会想到五年后再次见面,也就是要分别的时候?

“小荷----我带走了,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他有些结巴地说,还是不改当年的忠厚斯文。

“好好一个姐姐给你,你可要小心地对待好喔!”叶薇茵故作开朗应着。

不一样了,真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从前章大哥总是叫好们薇荷,薇茵,现在她还是“薇茵”他也仍然是“章大哥”,而姐姐和他,早已经是“小荷”和“澜逢”了。

补不回来了。 过去的五年,她什么也没有参与:什么也没有得到。

“快走吧!被发现就惨了。”叶薇茵催促着这一对爱情鸟,就怕自己眼中的泪被他们看到。

“小茵----”叶薇荷还是有些犹豫,“如果爸爸知道你帮我离家,他会生气的----”

“别管那些了!我是他女儿,难到他会吃了我不成”我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啦!”叶薇茵故作轻松地回答。

“小茵…”叶薇荷还是不太放心。

“快走吧,如果我没有主动去找章大哥,你们就小心一点,别突然跑回来。”省得到时候被爸妈给抓回来。

而章大哥已五年没有出现在叶家,只要她不说,父母是不会怀疑到他身上的。

简短地一声再见,章澜逢和叶薇荷就消失在墨黑的夜色中,留下叶薇茵一个人目送着他们远去。

爱情真的只能独占吗?甚至为了怕她抢走章大哥,小荷可以瞒住这些年都不说?

望着远方两个渐行渐远、相互依偎的身影,叶薇茵还是挥不去那既心痛又失望的感觉。

www.kanyanqing.cn

一大清早,一阵敲门声就把叶薇茵从睡梦中惊醒了。

“小茵!你有没有看到小荷?”粟母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

“没有啊!怎么了?”叶薇茵故作胡涂。

“小荷一大早就不见了,连早饭也没吃!”二女儿赖床是常有的事,不过大女儿总会准时在七点半下楼陪父母用早餐的。今天她居然一大清早就不家,令叶家两老十分疑虑。

“不知道……”叶薇茵心虚地吞了口水。虽然她平时爱要些小把戏,但还是不太习惯骗人的,尤其是这么严重的事。

奇怪了……雷家今天晚上就要来提亲了,我还想带她去准备一下、化个妆……”叶母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又朝叶薇荷的房间走去。

“呃……妈,小荷真的喜欢雷少宇吗?”直肠子的叶薇茵愍不住心底的话,还是问出口了。

“当然啊!”叶母倒是没有任何怀疑,回答得理所当然。“你没看到小荷和雷先生常常出门吗?不喜欢人家,她为什么要和他出?”

“呢……说不定是小荷不好意思拒绝啊!”

“有什么不好——”话说到一半,叶母突然停下来眯眼看

“我----”叶共同茵犹豫了一会,“妈,小荷根本就不喜欢雷少宇嘛!”

“是小荷自己说的?那她呢?”叶母越想越不对劲。

事到如今,她不管了!叶薇茵决定老实招供。

“呃……小荷……走了。”

www.kanyanqing.cn

“你给我老实说!小荷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听到妻子的惊呼,叶力达急步上楼,就在二楼的走道上,大声质问着二女儿。

他作梦也没想到,一向乖巧的大女儿居然会在别人来提亲的前一个晚上一声不响地就和别人私奔,而且还是个不知名的男人!

“那个男人是谁?”哪个男人有胆子拐走他叶力达的宝贝女儿?

“我不知道。”虽然被逼得跪在走道上,叶薇茵还是望着光可鉴人的地板矢口否认。

小荷离家出走早晚会被父母发现,可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小荷到底是和谁离家的,否则父亲一定会用尽各种方法找人,那么他们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抓回来了。

“不知道?你们姊妹之间还会有秘密吗?”叶力达根本不相信。

“当然有啊!我也没有想到小荷会瞒着我啊!”而且,一瞒就是五年……叶薇茵苦涩地想着。而现在,她还是必须帮小荷,把一切的事情瞒祝

“那你怎么会知道她逃家的事?”

“小荷也是一直到了昨天才告诉我的啊!而且她根本没有告诉我到底要和谁走。”叶薇茵尽力把语调放得很无辜。

“小茵,你就说了吧!你爸爸最疼小荷了,他不会生气的,他是在担心啊!”一旁的叶母也劝着。

“妈,爸爸当然会生气啊!他一直想把小荷嫁进雷家,如果小荷回来了,爸爸一定会逼她嫁给雷少宇的。”原本打得好好的如意算盘,突然之间因为女儿逃家而毁了,父亲怎么可能不生气。

“你是说我叶力达存心卖女儿吗?”。叶力达气得脸色发白。

雷家财大势大,雷少宇又长得一表人才,让小荷嫁进雷家,也是考虑到她未来的幸福啊!

他原以为自己挑中了个人中龙凤,女儿和雷少宇可以成为一对天仙美眷,没想到小荷居然和别的男人跑了!

“本来就是!如果不是我们向雷家借了那么多钱,你也不会答让小荷荷和雷少字相亲。”

雷少宇、章澜逢,一个是大企业的总裁,一个是名不见经传的计算机工程师,这两个人的条件的确差太多了,她们又怎能期待爸爸会答应小荷和章澜逢在—起?

“你还在胡说!我是为了小荷的幸福!”就算自己的心里有一丝攀权附贵的想法,叶力达也不可能对自己的女儿承认

“小荷的幸福?”原本跪着的叶薇茵激动地站起来对父亲喊道:“小荷的幸福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爱的是那个男人……”

爱是独占的,爱是不能共享的……叶薇荷的话又在叶薇茵的心底响起,就算是现在,她只要一想起来,还足感到心痛为了那种义无反顾的爱、为了那种可以让小荷背叛她的爱,她必须替小荷撑下去。

一向温顺害羞,不管什么事都会拉着她作伴的小荷,会按捺住心里的恐惧去向章澜逢告白;什么秘密都会和她分享的小荷,会为了怕她枪走章澜逢而瞒了她这些年……

小荷其实并不胆孝不害羞,小荷一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什么。

刹那间,叶薇茵发现,以往总被大家认为需要众人呵护的小荷,在面对感情时,事实上却是坚强无比。

她真的比不上小荷……叶薇茵想起那步上了不同道路的小荷、远远留下她而走的小荷、那两个消失的在夜里的身影……

到了最后,被留下来的人还是她。

“爸爸……您就放了小荷吧!小荷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她爱的人不是雷少宇……”

“你还说!”叶力达恼羞成怒,重重的一巴掌就打在女儿的身上。

长时间跑着的叶薇茵,原本站着的脚步就不甚稳定,被叶力达一巴掌打来,站不稳的她就朝右边倒了过去。而她的右脚在光滑的地板上一不小心踏了个空,整个就从二楼的棂梯口跌下去。

“蔼—”看到女儿掉下去,叶母亲立刻尖叫起来。

www.kanyanqing.cn

感觉到自己的头部重重撞到了地板,叶薇茵只觉得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身体流了出去。

在头部的,那应该是血吧!那么,在脸上的……是不是泪呢?

那现在已经分不清楚了。

“小茵!”

父母惊慌的喊声中,叶薇茵只觉得脑中闪过了一幕以一幕不同的情景……先上不同道路的人是小荷,和别人一起拋下她的人是爱……到底是怎样的强烈感觉?她真的不知道。而她,好想知道。好想、好想……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