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返回书目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第四章

作者:雷逸

“小茵!你醒醒碍…”在病房里,叶氏夫妻在床边着急地呼喊,无奈头部受到重击的叶薇茵仍然是昏迷不醒。

“都是你!为什么要打人?好好的一个女儿被你打成这个样子!”一边紧抓着女儿的手,叶母哭着责怪丈夫。

要不是他打了女儿、要不是他打得那么用力,小茵也不至于摔下楼来,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我……”叶力达望着一直没有醒过来的二女儿,也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

“都是你,光想着和雷家攀交情,现在一个女儿跑了,一个又昏迷不醒……我和你拼了!”叶母恨恨地捶着丈夫的胸膛。

而叶力达也只能只手挡着,连反抗都不敢。

“嗯……”床上细微的申吟惊醒了急得如同熟锅上蚂蚁的两夫妻。

“小茵,你醒了!”叶氏夫妻连忙冲上前叫唤。“怎么样?头还痛不痛?”

“好痛……我……我在哪里?”叶薇茵微微坐起身,一边抱着头低吟。

“我们在医院里啊!你哪里痛?要不要紧?力达,你快去叫医生啊!”叶母急着询问女儿的状况,还不忘要丈失去叫医生。

“医院?为什么?”自己怎么会到医院来了?望着叶氏夫妇,她一脸的迷惑,“你们……又是谁?”

www.kanyanqing.cn

叶薇茵失去记忆了!

在病房外,听到这个消息的叶太太差点当场就昏了过去。

一个女儿失踪,另一个女儿又失去记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叶力达万分感慨、不胜欷吁。

“叶小姐是因为后脑受到重创,所以有局部的失忆情形。除此之外,并没有特别的外伤。”六十多岁的医生慢慢地解释。

“那……她什么时候才会想起来呢?”叶力达担心地问。

刚才小窗望着他们的眼光,就如同是在看一对陌生人一样。她是他们养育了二十多年的女儿啊!如今居然不认得自己的父母,而这又是他一手造成的,教他情何以堪?

“这我不能确定……”医生沉吟着。“脑部受到猛烈的撞击因而失去记忆是常有的事,可能是短暂的.也可能是永远。不过大部分的病人在一段时间后都能恢复记忆,只是时间的长短不能确定……”

时间的长短不能确定?那么说来,小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认出他们了?叶力达心焦地想着。

看着叶力达的脸色沉重,医生继续安慰他们,“当然,经由其它人的协助,她也有可能早日回复记忆。不过我实在不能保证叶小姐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医生交代过一些注意事项后便离去了,留下叶家两老站在病房外,不知该如何面对病房里那个完全记不起他们的女儿。

“力达,怎么办呢?小荷不见了,小茵又失去了记忆……我命苦的女儿啊!”说到后来,叶母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原来是好好的一场姻缘,可以让小荷得到幸福,为什么现在两个女儿都这么惨?”

“是碍…”叶力达也慌了,“晚上雷家就要来提亲了,没想到早上会出了这种事……”

是好事多磨吗?原本大女儿可以找到一个出色的男人当丈夫,叶家的债务也可以得到疏解,没想到现在完全走了样。

突然,叶力达脑中灵光一闪,既小心又犹豫地说:“其实,我们还是有办法可以让小茵得到幸福的……”

听到丈夫的话,叶母像是将灭顶的人在大海中抓到唯一的浮木一样拉着丈夫的手臂,“有什么办法?”现在她只剩下小茵这个女儿了,无论如何也要让小茵得到幸福。

“是有一个办法……”叶力达还是迟疑着,不确定该不该说出来。

这个办法非常疯狂,却是一个可以让女儿过好日子的办法。

“说来听听啊!”看丈夫还在迟疑,叶母心急地逼问。

对于即将灭顶的人而言,什么办法都是值得一试的。

哪怕只是一根微不足道的稻草,他们也要死命抓祝

www.kanyanqing.cn

她再次睁开眼睛时,耀眼的阳光正从医院的白纱窗帘透进来,病房里充满了温暖的阳光。

室内很温暖,甚至让人觉得有些炎热,但是,她却觉得自己的心中满是寒意。

她是谁?她发现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现在病房里没有其它人,她目光慢慢地移动,环视着周遭。

白色的墙、绿色的床单,就和其它的病房没有什么不同,不能给她任何关于自己的信息。

刚才和医生出去的那两个中年男女是她的父母吗?她没有任何印象,只是感到安全。或许,他们真的是她的亲人。

床的一角放着一件蓝色的外套,似乎是她被送来医院时穿的衣服。她伸手拿过它,蓝色的料子配上鲜黄色的花样,这是她的衣服吗?这是她原本喜欢的衣服款式吗?她还是想不起来。

重重吐了一口气,她要求自己的心情镇定下来,别轻易就被环绕着自己的陌生迷惑了。她刻意别让自己的呼吸加速,右手却在不如不觉间用力地抓着被单,一直到自己的指尖和手掌都感受到痛党才如大梦初醒似地猛然松手。

想想自己的事吧!她以前上过什么学校?有哪些家人、朋友?

她尝试想起自己的家人,脑海中只有一片空白。

她努力想起自己的朋友,脑海中还是只有空白。

她希望想起自己的模样,发现自己的脑中仍然是空白的。

天哪?!她恐惧地摸着自己的脸,,她居然连自己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惊慌在瞬间爬满了全身,她无法记起自己的名字、自己的家人,甚至无法记起自己的长相。

她对自己就像是对陌生人一样,一无所知!

“不……”她看见病房一角有一间浴室,浴室里应该有镜子吧?她慌乱地掀被起来,想去照照镜子。

至少,她要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

“小荷!你怎么了?”刚进门的叶氏夫妻看到女儿的动作着急地大喊。

刚摔伤的人,怎么可以不好好在床上休息,又赶着下床呢?

“我……我想去看看我的样子……”她觉得此时的自己仿佛脆弱得让人可以任意—拳就击倒一般。她便哽咽地说,“我……我想不起来我长什么样子……”

“小荷,别担心,你长得很可爱啊!”叶母从手提包中拿出随身的小镜子递给她,“看,你是我们最可爱宝贝的女儿,叶薇……荷。”

“叶薇荷?那是我的名字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叶薇荷?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叫这个名字,不过这三个字的确给地一种温柔、亲切的感觉,失去记忆的她,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无从判断,只能全部接受别人告诉她的信息。

“是……是啊!我们都叫你小荷。”叶力达夫妇对望了一眼,才由叶母回答她。

小茵的记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小荷又失踪了,让失去记忆的小茵代替小荷嫁进雷家,至少有小茵可以得到幸福。这是他们夫妇想到最好的方法。

幸好小茵和小荷是双胞胎.小茵又失去了记忆,只要小心一点,绝不会被发现的。即使小茵的行为和以前的小荷不一样,也可以用失去记忆这个理由搪塞过去。

“是,爸爸……妈妈……”他们就是她的父母吗?叶薇茵相信了他们,有点不自在地喊着。

不知怎么地,以前或许是天天喊着爸妈的两个人。现在叫出口居然会有些害羞别扭。

“我的小荷!我可怜的孩子……”激动的叶母抱着叶薇茵痛哭失声。

平常那么疼爱的女儿,居然在一天之内就把他们当作陌生人一般,连唤他们的声音都变得那么不确定,怎么不教人伤心?

“小荷,既然你醒了,就安心待着吧,相信你的记忆很快可以就恢复了;否则雷少宇会很失望的喔!”叶力达试探性地先提起雷少宇的名字。

“雷少宇?他……是谁?”乍听到这个名字,叶薇茵有瞬间的熟悉,还是想不起那是谁。

“小荷,雷少宇是你的男朋友啊!原本他今晚就要派人来提亲了呢。“看样子我要请他们晚几天了。”叶力达回答。

“男朋友?”叶薇茵愣住了,没想到她连父母都还没想起来,就又出现一个论及婚嫁的男朋友。

www.kanyanqing.cn

那如鹰爪般紧抓着她的强壮手臂、炽热的唇,还有那熟悉低沉的嗓音:“我对你有兴趣多了……”

那是谁?是谁那样对她说话?是谁曾经那样地吻着她。有力地紧搂着她?

眼前尽是深沉的黑暗,她只能隐约感受到对方高大的身影、低沉浑厚的声音,却看不到脸……

那是谁?

叶薇茵霍地从梦中猛然惊醒。梦里,她根本看不到那个男人的脸……

重重喘了一口气,叶薇茵像是突然失去力气一样地瘫倒在床上。

确定自己并没有什么外伤之后,她就出院了,只希望待在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可以早点恢复记忆。

“妹妹”在哪里呢?

自从知道自己有一个孪生妹妹之后,她就一直很想见见她。如果和她聊聊小时候的事,自己一定可以想起什么吧?可惜妹妹却在她跌伤的三天前出国去了,一时找不到人。

“快回来吧!”用双手捂着脸庞,叶薇茵低哺着。

妹妹或许可以告诉她,那个高大的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她会梦到他?为什么梦中的他会让她心跳加速,却又让她有一种危险的感觉?

“小荷,少宇来看你了。”叶母敲了敲门,在外头轻唤。

思绪混乱的叶薇茵连忙坐起身子,拉妥了身上的薄被,侧过身等着看那个即将成为自己未婚夫的男人。

自从她出院后,这是雷少宇第一次来访,她打算好好和他谈谈。如果她准备嫁给他,那么她在失去记忆之前,应该是爱着这个男人的吧?

她从前所爱的男人会是什么样子呢?她发现自己一点概念也没有。

是像梦中那个高大的男人吗?

在门开的同时,叶薇茵也看到了那个男人。

“是你!”高大的身影映人眼中的同时,叶薇茵倒抽了一口气,惊呼出声。

不必再猜了!她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梦中的那个男人就是雷少宇!

www.kanyanqing.cn

认识了三个多月,这是雷少宇第一次到叶薇荷的房间。随着卧房的门开启,他见到一个穿著浅蓝色条纹睡衣的女人正坐在床上望着他。

叶薇茵?

雷少宇不由得眨了眨眼,不大确定地唤着:“薇荷?”在床上的人是叶薇荷吗?

“呃……雷先生。”叶薇茵不太确定该叫他什么。

叫“少宇”?那对于完全没有记忆的她而言实在太亲呢了些;叫“雷先生”似乎又太过生疏了。

左右为难之下,她还是决定选择让自己比较轻松的方式,叫他“雷先生”。

这应该是叶薇荷的声音吧!

雷少宇茌心里思量着。叶薇茵的声音总是有力面坚决,不会像现在颤抖又带些羞涩;那么,眼前的女人应该是叶薇荷了。

可是,为什么在进门的那一瞬间,他居然觉得自己看到叶薇茵呢?

是因为发型的关系吗?眼前的女人留着一头短发,就像他记忆中的“叶薇茵,所以他才会一时混淆吧!

叶薇茵可不会像现在这样温顺。每次遇到她,她总是张牙舞爪的像只发怒的小豹。

望着她的短发,雷少宇又想起了叶薇茵。

唔……那个难缠的叶薇茵,他也好久没有看到她了。自己的姊姊受伤了,她居然还不在家?他发现自己心中竟有些遗憾。

“雷……雷先生?”看到他似乎在发愣,叶薇茵又怯怯地唤了—次。

他怎么了?是她做错了什么吗?还是……他介意她叫他“雷先生”?

“薇荷,你还好吗?我听伯母说你从楼梯上跌下来了?”惊觉自己的失态,雷少宇连忙回过神之前问着。

老天!他怎么会在未来的老婆面前想起了他的小姨子?雷少宇不由得在心中苦笑着。

他居然会想念个难缠的女人……察觉自己的心绪又飘远了,雷少宇连忙定了定神。把注意力又拉厂回来。

“没有受什么伤,可是我……失去记忆了,什么也想不起来。”叶薇茵悲伤地说。

她真的什么出想不起来!

她以前应该真的爱着这个男人,否则她不会作那样的梦;看到他,她不会有熟悉感。可是,她到底是怎么和他相遇、相恋的?她一点头绪也没有。

“没事的、……呃,薇荷,你—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发现自己差点叫错名字,雷少宇及时改了口。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模样,他自然地将她拥在怀里,低声安慰着。

是双胞胎的关系吗?这是他第一次和叶薇荷有这么亲近的举动,没有想到搂着她的感觉居然和叶薇菌那么相像,让他险些喊错了名字。

她是不是哭了呢?雷少宇有些失措。他对女人一向没有什么耐性,哭泣的女人非但不能引起他的怜香惜玉,反而会让他更加不耐烦。

交往三个多月,他可以感觉得到叶薇荷就像是被众人一直保护着的温室小花,面对这么突然的打击,她一定会哭出来的。

奇怪的是,他现在居然没有不耐烦的感觉,反而有—种难以言喻的心疼。是因为她是他未来的妻子吗?他也不明白,反正看到她哭.就让他非常不好受。

感觉到她的身子在他臂弯中轻轻颤抖,虽然她没有抬起斗头,雷少宇也可以确定臂弯中的可人儿是在哭了。

“薇荷,别哭……”他轻轻捧着她的下须,想把她的脸抬起来.为她擦干眼泪。

她却甩开了他的手,硬是低着头不肯抬起来。

她不想让雷少宇看到她哭泣的脸。她不希望别人看到自己在哭!

不知怎么地,她就是觉得在人前哭泣是一种软弱的表现,她只想一个人把眼泪往肚子里吞,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在流泪。

今天被雷少宇拥在怀里,虽然失去了记忆,她却还是可以感受到自己对这个胸膛的熟悉感。

她以前一定是深爱着他的吧!否则不会这么眷恋他的臂弯,不会这么有安全感,仿佛他可以为她挡住一切困难,才让她忍不住在他怀里哭了。不过她还是害羞地低着头,不敢让他看到自己哭泣的脸。

“别哭了,你这么一哭,我也会难过的。”感受到她的坚持,雷少宇只觉得一阵心疼。他没有强迫她抬起脸,只把地搂得更紧,希望能为她挥去所有的不愉快和伤心。

没想到以往柔弱的她并没有让他有任何心动的感觉,反倒是这样逞强的她让他心疼。

孩子气地把眼泪抹在雷少宇的衬衫上,叶薇茵吸了吸鼻子,强迫自己抬起头来面对他。“我没有哭,真的!”

撒谎!看着她眼角泄漏秘密的晶莹泪珠,雷少宇忍不住笑了。

这么逞强的薇荷,真的好象小茵,连她眼中那一簇小小的火光也像小茵……那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的。

小茵如果强忍着泪,应该也是这个样子吧!

“小傻瓜,何必逞强呢?”以右手的拇指抹去了她的泪,雷少宇声说着。那沾在手指上的泪水,就像是滚烫的液体一般,透过手指,一路延烧到他的心底。

看她又更加逞强地摇头否认,雷少宇唇边的笑容更深了。“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忍不住地,他低下了头,吻上了她未干的泪痕,像是在借此除去任何让她落泪的事物,细柔的、轻巧的,像是蝴蝶飞舞一般落在她的眼角、颊边,秀鼻,最后,来到了她的红唇……

当双唇接触时,两个人都如同遭雷殛般深深撼动。

这是多么熟悉的触感啊!因为是双胞胎,所以接吻的方式也这么相像吗?

像是在确认似地,雷少宇的唇深深了复上叶薇茵的,而后发现自己再无法克制强烈的情感。他吻得一点也不温柔,却亲密而强烈得令叶薇茵全身发软,几乎要瘫在他的身上。

叶薇茵只觉得仿佛有一团火苗在口中被燃起、流动,像在喝上好的烈酒似地,从他的舌尖缓缓炙进她的舌尖,一路渗入唇齿,使她的身体翻涌起一阵阵甜暖,一阵阵酥麻,一阵阵热流,所有感官逐渐被催眠……

雷少宇模糊地咭哝一声,循着本能将原本环在她腰际的左臂向上移动,单掌有力的抚弄着她丰润的右乳,让她的胸脯完全被他的掌温燃烧,右臂则抚着她的臀,使她的身躯贴紧他的灼热。

好烫!从来不知道人体的接触也会这吆灼热……叶薇茵只觉得火热酥麻的感受不停向上窜,使得她的心也跟着沸腾起来,整个人被这种无法形容的强烈感觉席卷,让她的思绪飞得好远,感觉却变得格外清晰敏锐。

“少宇……”她无法自制的细吟出声,无力的手臂攀上他的颈项,不停喘息。

而叶薇茵的低喘却像一阵强烈的落雷打进了雷少宇的脑中,让他在瞬间回复了理智。

他在做什么啊!?

他居然趁着一个女人心灵正脆弱的时候占她的便宜?这是任何一个有道德的男人都不会做的事情。更何况她的父母正在楼下等着他呢!

他真的被情欲冲昏了头!

小心地推开了她,他扶她在床上躺好,低声说着:“早点休息,什么都不必担心,我明天再来看你。”

“少宇……”临去前,叶薇茵拉住了他的衣角。

雷少宇回过头来望着叶薇茵,用询问的眼光望着她。

“少宇……我们以前,是相爱的吧?”犹豫了好半晌,叶薇茵是脸红地问出口了。

应该是吧!否则她不会那么沉醉在他的吻里;她也不会在他的双臂中感受到那么强烈的安全感。

他们从前一定是相爱的。

望着她真挚无伪的眼眸,雷少宇一句话也答不出来。

他们从前是相爱的吗?

当然不是。

在踏进这个房间之前,他绝对可以确定自己是不爱叶薇荷的。顶多只是不讨厌、欣赏,绝对没有“爱”的成分在内。

他从前甚至没有吻过叶薇荷的唇!

那么,今天是怎么回事呢?点燃自己心火的又是什么呢?

“少宇?”看雷少宇凝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叶薇茵担心地问着。

吞了吞口水,雷少宇强迫自己直视着她的目光,“别多心,早点休息。我们以前当然是非常相爱的。”

www.kanyanqing.cn

出了房间,雷少字忍不住靠在门上喘气。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感觉错乱了吗?

虽然没有说出口,可是他心里很清楚,刚才他在喉咙内咕哝的名字是“小茵”。

方才在房里,他到底把看到的人当作谁?

是叶薇荷,还是——

叶薇茵?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