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返回书目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第五章

作者:雷逸

离开了叶薇茵的房间,一走下楼来,雷少宇就看到叶氏夫妻在客厅的沙发上忧心地望着他。

“少宇,小荷的状况……”叶力达担心地开口。

不管怎么样,雷少宇和小荷总是交往了三个多月,两个人想必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刚才雷少宇会在和小茵谈话中发现什么异样。

“她……没有想起我。”叹了口气,雷少宇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失落感。

虽然是论及婚嫁,但之前他和叶薇荷并不若情人那样亲密,他根本不期望她看到他之后会想起什么。

不过,失去了记忆的叶薇荷真的和以往不同,让他有想重新评估、认识她的冲动。

“叶伯父,小茵呢?”雷少宇问。

他很想看到叶薇茵,确定一下叶薇茵和失去了记忆的叶薇荷到底有什么不同。刚才在房里的那个女人,如果不是有人事先告诉他,他真的会认成是叶薇茵呢!

“小茵……小茵不在家,她出国去了。”叶力达连忙说出事先想好的答案,声调来因为紧张而有些发抖。

“出国去了?什么时候回来?”姐妹两面个人的感情那么好,她不可能拋下受伤的姐姐到国外去不闻不问吧?

“要一段时间……”叶力达顿了顿,“她是小荷出事前去的,说要和朋友去亚马逊探险,我们一时也找不到她。”

“这样吗?”雷少宇沉吟着。去亚马逊?那的确很像她会做的事情。“刚才我还以为房间里的人是小茵呢?薇荷失去记忆的感觉和小茵很像……”

“是这样吗?”叶力达尴尬地笑了笑,又抹一抹额头上的冷汗,拿出最有力的理由搪塞,“大概因为是双胞胎吧!”

怎么会呢?失去记忆的小茵明明变得文静又羞怯,怎么会让雷少宇怀疑呢?叶力达实在想不透。

雷少宇对这答案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那……婚事……”叶…母有些心焦地问。

雷少宇该不会因为“小荷”失去记忆就不打算娶她了吧?那他们的一切苦心不就白费了?

“当然,我还是会和薇荷结婚的。”雷少宇回答得很干脆。

他很明白自己并不爱叶薇荷——至少不爱失去记忆前的叶薇荷,那么她有没有失去记忆并不会改变他想娶她的决定。

而现在,失去了记忆后的叶薇荷,他反而还比较有兴趣呢!

想到刚才在房中的那个女人,雷少宇又不由得皱了皱眉。她二个人在这里该不会害怕吧?虽然这里是她从小生长的地方,可是对于现在的她而言,这里和全然陌生的环境没有什么两样。他实在不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我会找人来正式提亲、下聘,不过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事要和你们商量。”经过短暂的思考,雷少宇提出了他的要求。

“什么事?”叶氏夫妇问。

接着三个人就在叶家的客厅里商量了起来。只见叶力达夫妻先是面有难色,不过,最后还是勉强点头答应了。

www.kanyanqing.cn

自己以前真的爱着雷少宇吗?

坐在床上,叶薇茵偏头思索着。如果不是,刚才的怎么会让她有么熟悉的感觉呢?就像她以前曾经和雷少宇按过吻一-样。

那样的火辣辣、挑动人心,却不知怎么地,又带着点心痛的感觉。

只要闭上眼,她就可以在脑中看到一个摸摸糊糊的影像。

那是一个阳光普照的办公室,高大的雷少宇穿著一身浅灰色的西装将一个女人紧紧地搂在怀里,那个被他抱着的女人正坐在一张原木大办公桌上,伸出了手拉着雷少宇的衬衫和他Ji Qing地拥吻着。

“好痛……”叶薇茵忍不住抱着头低嚷起来。每次只要仿佛快想起了什么,她就会头痛欲裂。

那个女人是谁?难道不是她吗?她真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自己经历过那一幕。可是……

叶薇茵转过头望着墙上一幅自己的照片。照片里的她穿著一制粉红色的洋装微笑着,长发迎着风,轻轻在身后飘扬。

她是长发!

妈妈告诉她,她一直都是长发,是到了医院为了检验方便才剪成齐耳的短发。

那个和雷少宇拥吻的女人是短发!她甚至还可以隐隐感受到雷少宇的手轻揉着那个女人齐耳短发的感觉。那么,和他接吻的人就不是她了?可是……为什么她的感觉会那么熟悉?

那个女人是谁?是妹吗?还是别的女人?朦胧的影像中,她根本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薇荷,我要回去了。”一阵轻轻地敲门声后,雷少宇进来了。

“你要走了?”哪么快?叶薇茵有些失望。她甚至还没想起任何两个人以前相处的情况呢?

“你的伤才刚好,要好好休息。”雷少宇走上前,轻轻地抚着她的短发。留着短发的叶薇荷,真的和叶薇茵难以分辨。

叶薇茵微眯着眼,细细地体会雷少宇轻抚自己秀发的感觉,喉间还发出一声小小的、像是小猫咪似的申吟。

真的不是她吗?那和雷少宇接吻的人到底是谁呢?知道他和别人接吻,教她有些心痛。

“既然身体没有什么大碍,我们的婚礼,我希望可以如期举行。”雷少宇说着,这也是他在楼下和叶氏夫妻商量后的结果。既然对她而言,任何人都是陌生人,那么由他自己来照顾她,他比较放心。

“你……”雷少宇的话令叶薇茵倏地睁开眼,惊讶地望着他。“你还愿意和我结婚?”纵然她对以往的恩爱早已不复记忆了。

“为什么不呢?”雷少宇不解地问。

“我……”叶微茵张了几次口,才困难地发出声音来,“就算我早就忘了我们的过去?就算我已经忘了我以前爱你----”

为什么自己居然会忘了眼前这个男人呢?为什么她会忘了他?叶薇茵心中有着浓浓的自责。

我们以前从来没有相爱过啊!以前的我,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爱着我!雷少宇很想这么老实地告诉她,但是,他说不出口。

如果她知道他们的婚约不过是一项利益交换,她还会嫁给他吗?还会用这么信赖的眼光看着他吗?他根本不敢确定。

而原本不在乎她的他,现在居然该死的不希望她离去,居然没办法承受她怀疑,难过的眼光。

他是怎么回事?是爱上了她吗?

雷少宇愣住了,他居然会对失去记忆的叶薇荷着迷?

对这个和叶薇茵那么相像的叶薇荷若迷?

那么,他在意的人到底是谁?薇荷还是小茵?

“这些都不重要,总之,我要娶的人是你,你有没有失去记忆,我都不会在乎的。”雷少宇找了一个冠冕堂皇却语焉不详的答案。

而这个答案让他说得十分心虚,他那以往总是闻名于商场上的做人口才,现在居然一点也派不上用常

叶薇茵没有说话,仍然只是望着他,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我先回去了。”怕她再追问,雷少宇急忙岔开话题,“我和伯父、伯母商量过了,为了怕你婚后一时不能适应,所以让你一个星期后就搬来和我一起祝”这也是他上楼来最主要的目的——向她宣布这个消息。

“和你一起住?!”叶薇茵愣了愣。她从来没有听过快结婚的男女还特意搬过去一起住的。

“你不愿意吗?”

“没,没有……”对于现在的她而言,每一个人都是陌生人,所以住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可是——难道留在自己从小生长的地方,她不会更容易想起什么吗?她不懂他们是怎么商量出这种结果的,失去了记忆的她,就像是失去了绝大部分的自信,连反驳的力气也没有。

她甚至不能分辨什么对自己最好!

“不为什么。”对着叶薇茵睁大的双眼,雷少宇用食指点了点她微翘的鼻尖,“因为我想好好照顾你。”

他总不能照实说,失去了记忆的她,居然给他一种莫名的、抓不住的感觉,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失去她,所以他才想利用各种理由先把她留在自己怀里。

听了雷少宇的话,叶薇茵忍不住脸红了。她不知道以前他们的对话是不是这么半戏滤半亲呢,她只知道自己很不习惯,忍不住一下子脸蛋绊红到耳根,又藏不住心里那种甜丝丝的感觉。

“好了,我要走了。”看到她脸红,雷少宇扬眉笑了笑。

“再见……”他要走了吗?那么快!叶薇茵有些失望。

雷少宇看着她的反应,唇边的笑容更大了。“薇荷,我要走了”

“我知道啊!我说了再见嘛!”叶微茵应道。

“哪你得放手让我走呀!”雷少宇笑着提醒,敢情她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啊!”顺着雷少宇的眼光看去,叶薇茵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居然紧抓着他的西装衣摆不放。

“对不起!”像是被火烧灼似地;叶薇茵连忙放开了雷少宇的衣服,又像是被迫放弃了自己心爱的宝物一样,依依不舍地望着那个衣角。

“我有空会冉来看你的。”看了她的反应,雷少宇有些莫名的心疼,低头安慰着她。

该死的!她为什么一副他打算丢弃她的样子?

禁不住心里的冲动,雷少宇一把搂起了她,将她整个身子举离地面,紧紧贴着自己,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

他放任自己尽情地吸吮、索取,用力得像是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的身子里,也像是在对她强调,他一定会再回来。

“少……”叶薇茵想叫他的名字,发现自己什么力气也没有,只能全身虚软地趴在他身上,接受他所给予的一切。

一直到两个人几乎喘不过气,雷少宇才依依不舍地放开了叶薇茵,顺势把站不住的她放回床上。

叶薇茵呆愣地坐着,整个脑子昏沉沉的,还没有办法立刻从Ji Qing当中回复。

“薇荷,我先走了。”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个轻吻,雷少宇笑着离去,留下叶薇茵坐在床上,久久未清醒。

www.kanyanqing.cn

再过两天,她就要搬去和雷少宇一起住了。

最近叶薇茵已经慢慢适应居家环境,于是今天下午叶力达夫妻就放心地出去参加老朋友的下午茶会,留下叶薇茵一个人在家中。她总坐在床上,身后枕着鹅黄色镶白色蕾丝的小棉布枕头,把自己的身体窝在被子里,默默地思考着。

她和雷少宇从前——定很相爱吧!否则他怎么会愿意娶失去了记忆的她呢?而她居然把两个人甜蜜的过往全部忘得一乾二净,甚至连他们怎么认识的都不记得!

怎么会这样呢?叶薇茵焦急地拉扯着床上的被单,越急越想不起来。夕照从窗外射进来。让她看了更加头晕目眩!

她低头看着身上穿著的这件浅黄色洋装,衣服并不新,应该被穿过很多次了,可是她居然连自己曾经穿过这件衣服的熟悉感都没有!甚至塞了满柜的衣服饰品,她没有一件是有印象的。

自己以前真的喜欢穿这种衣服吗?这种缚手缚脚、满是蕾丝花边,不自在的衣服?为什么失去了记忆,她连原本的喜好也变了。

以前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叶薇茵心焦得几乎哭出来,只能咬着不让自己哭出声。

有没有人可以告诉她,以前的她到底是什么样子碍…

她想到了自己的双胞胎“妹妹”,那个一直联络不上,没有回家的叶微茵。

自出院之后,她一直没有进过的房间。听爸妈说,她们姊妹感情好,那么如果去看看“叶薇茵”的房间,或许可以想起些什么吧!

www.kanyanqing.cn

熟悉!这是叶薇茵进了这个房间的第一个感觉。

浅蓝色的壁纸、橙黄和蓝条纹交错的棉布窗帘,搭配色调明亮的格子床单,墙上还贴着一张俄国游泳好手波波夫的照片,整个房间充满了活泼明快的气息;和自己那间以粉红为主色,白纱窗帘的温柔风格完全不同,一看就可以得知房间的主人一定是个喜欢运动的外向女孩。

这样和自己房间风格完全不同的地方,居然让她有比在自己房里还要浓厚的熟悉和自在感!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在失去记忆之后,喜好居然会变得和自己的妹妹一样吗?

那么,衣服呢?

拉开衣橱,里面放的正是她想象中的那些衣服:棒球外套、轻松的休闲衫……她甚至依稀记得,自己曾经穿著哪一件衣服,在某一个不知名的球场上打球;她曾经在这个房间的床上看杂志、听音乐……

那么,她在这里的时候,妹妹到哪里去了?在那些模糊的影像中,仿佛一直只有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她在的房间里,居然会比在自己的房里还要觉得熟悉?

突地,房里的电话响起,打断了她的迷思,她反射性地拿起话筒,“喂,请问找哪位?”

“小茵,是我啊!家里还好吗?”话筒另一端的叶薇荷语带兴奋地说。

离开家里一个多星期,她和章澜逢为了怕家里的人找到,两个人躲躲藏藏了好些日子,现在终于安定了下来,她连忙打电话回来向报平安,顺便问问家里的状况。

爸爸和妈妈一定很担心吧!这么匆匆忙忙地逃家,叶薇荷的心中还是很愧疚的。

原来她要找“妹妹”啊!失去了记忆的叶薇茵当然听不出电话中的女人是谁,以为对方是要找“叶薇茵”,于是笑着回答:“小茵不在家喔!她出国去了。请问你是哪一位?”

“小茵,你在说什么?是我啊!”话筒另一端的叶薇荷满头雾水。

自己的声音和“妹妹”这么像吗?叶微茵笑了,以为是对方没弄清楚,又解释了一次,“我不是叶薇茵,我是她姊姊叶薇荷。”

“小茵!”叶薇荷真的愣住了。

小茵怎么会自称是她呢?而且听小茵的口气并不像是在开玩笑。她到底是怎么了?

“你是哪一位?”叶薇茵听对方一直没有回话,又问了一次。

“我……”叶薇荷居然不知该如何启齿,总觉得家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是小茵出了什么事吗?她的语气怎么怪怪的?一点都没有以往的明朗活泼。

“我是薇荷呀!小茵,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叶薇荷焦急地问。一想到可能出事了,自己却又不能回家,她就心急如焚。

听到这句话,叶薇茵完完全全愣住了。

电话中的人自称是叶薇荷?如果对方真的是叶薇荷,那她呢?她到底是谁?她不正是叶薇荷吗?

不过……她真的确定吗?“叶薇荷”这个身分也是别人告诉她的,她也看到了叶薇荷的照片,的确和她一模一样,可是她对于“叶薇荷”的身分,还是有些不能适应……

就像一个乞丐套着公主的华服一般,教人觉得毫不搭调,怪异得难受。

那些美丽的洋装,优雅的白纱官廉、长发,难道不是属于她的吗?如果她不是叶薇荷,那么,她到底是谁?

小茵……这个女人叫她小茵!难道她是那个别人都说在国外的叶薇茵?

“小茵,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快说啊!”另一头的叶薇荷还是不停地叫唤着。小茵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对于另一头焦急的喊话置若罔闻,叶薇茵皱起了眉,努力要确定自己到底是谁。

头好痛……她觉得自己右后脑被撞到的地方又剧烈地痛了起来,让她忍不住眯起了眼,低声申吟着。

“好痛……”闭上眼,她脑中一团混乱,又半真半假地感受到自己不知何时曾经躺在这张蓝色格子的床上,正低低地哭泣。

那些心痛和失望,还有那锥心刺骨被背叛的感觉,没想到从出生以来就和她最亲近的姊姊,居然为了一个男人违背了两个人的约定。

当时的她正哀衷地哭泣着……

爱情,到底是怎样自私又深刻的情感,竟可以让一向温柔的姊姊瞒她那么久?

她仿佛又感觉到在某个深沉的夜里,她强忍着悲伤替姊姊收拾好行李,一路送她到门外,看着她和另一个人越走越远,终至不见。

离家的人是姊姊……是她帮助她离开了家里,看着她和自己一直仰慕的章大哥私奔……

离家的人是姊姊,被留下来的人是妹妹……

叶家只有两个女儿,姊姊名叫薇荷,妹妹是薇茵。是妹妹被留下来了,所以……她应该是……

“不!”头痛欲裂的叶薇茵忍不住大叫出来。

她是叶薇茵吗?那么,为什么大家都要骗她?爸爸妈妈骗她,连雷少宇也骗她!

每个人都在骗她吗?就连失去了记忆的自己,也不由地欺骗着自己,相信自己是叶薇荷!

那么,叶薇茵到底在哪里?叶薇荷离家了,就用叶毅苗来代替?有没有人想到真正的叶薇茵?

她……到底算什么?

禁不住一阵剧痛又袭来,叶薇茵手中的话筒掉落在彩色拼图花样的地板上,整个人昏了过去。

“小茵!小茵!”头筒另一端的叶薇荷更加地着急,对着话筒大喊。

怎么没有回答了?

到底小茵出了什么事?怎么说话的口气变得那么奇怪?她只听到一声巨响,电话就这么断了。

“澜逢……”叶薇荷放下话筒,靠在丈夫的胸前急得哭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章澜逢看刚才妻子说话的样子就知道叶家应该是出了事,却一点也猜不出来。

小荷和他私奔之后,两个人第二天一大早就刑法院去公证结婚了。现在好不容易一切安定下来,小荷才敢打电话回去向报平安,谁知道电话打了之后,小荷反而更难过。

“到底怎么了?”看叶薇荷只是哭,章澜逢着急地问。

“澜逢,小茵……小茵一定出事了!”叶薇荷断断续续地描述着方才与妹妹交谈的状况。

“怎么会个样子呢?”听了叶薇荷的叙述,章澜逢也急了。

叶薇茵对他而言就像是活可爱的妹妹——样,他也不希望她遭到什么意外。

不过,在自己的家里,她还能出什么事呢?这一点实在教他们百思不解。

“澜逢……我想回家看看。”叶薇荷从章澜逢的怀中抬起头来向他说着。

当初她匆匆忙忙地离家,什么事都让小茵担待着,她一直忧心得很,现在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不行啊!我们现在还不能回去……”章澜逢十分为难。

他们若是现在回去,依叶力达固执的个性,难保不会硬生生拆散他们。

经过——番思考之后,章澜逢想出了一个办法。“我偷偷回去看看情况,你就先别担心了。 别忘了你还有身孕呢!”

这也许是目前最好的方法了。叶薇荷勉强地点点头。既然自己不能回去,她也只有在这里祈祷小茵一切平安……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