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返回书目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第六章

作者:雷逸

晚上八点半,正是灯红酒绿的夜间生活开始的时候,刚处理完公事的雷少宇捶了捶自己酸疼的颈子,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么繁重的工作,简直不是人做的。虽然自从父亲退休,他接手掌理“环宇集团”已经三年多了,早已适应了每天长达十二个小时的工作量,不过有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会想抱怨、偷懒。

其实雷家的财富早就不需要再增加,现在的他反而像是在为了集团内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员工赚钱。如果他撒手不管了,那些人要怎么办呢?那些人的家庭又如何维持?

这样的考量使得他只好日复一日地工作下去。

“少宇,收工了吧!我们好久没去‘木鸟笼’了,去喝一杯吧!”展令鹏大大方方地推门进来,语调轻快地说。

“木鸟笼”是一间中型的酒吧,灯光昏暗,店里的气氛带着些许神秘,店中提供各式单品及调酒。店主人是个年近四十岁的美丽妇人,大家都称呼她“红姊”。雷少宇和展令鹏有空时常去那里喝酒、听音乐,有时遇到感觉不错的美女,也会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收获”。

“不了,你自己去吧!”雷少宇笑着回答。现在他在结束工作后,只想收拾好东西赶快回家,不打算再去猎艳。

“为什么?”展令鹏惊讶地问。

以往对于他的邀约,如果不是有重要的事,雷少宇很少拒绝的。更何况明天不必上班,今天晚上可以放心的玩乐,雷少宇更没有理由拒绝啊!

“不为什么。”雷少字耸耸肩,平淡地回答,“我担心小荷一个人在家里太无聊。”

说着,他开了抽屉,拿出一个白色烫金边的长方形信封。

信里是两张着著名中提琴家BashmetViolaRecital慈善演奏会前排座位的票,他打算明天上带叶薇荷去听音乐会。他记得叶薇荷学了将近二十年的钢琴,很喜欢听音乐会,相信她应该会很想去的。

自从把她接进家里一起住之后,由于平日的工作实在太忙,他一直没机会好好陪她,他打算趁这个机会和叶薇荷共度一个快乐的周末,相信她一定会很高兴的。他几乎等不及想看到那张美丽的脸庞上露出微笑的样子了。

为什么以往和她交往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呢?小荷笑起来是那么迷人,而除了美丽的微笑之外,她的眼中还有一抹小小的,跳跃的火光,就好象……小茵一样。

有许多次,他真的就快要分不清楚自己到底在和谁说话、又是谁在对笑着。

“啧,少宇,你真的变了。”看着雷少宇宙在一旁逞自沉思,展令鹏啧喷有声,老实不客气地嘲笑他。

“变了?有吗?”听了好友的口气,雷少宇扬起浓眉,无声地询问。

“少宇,你记不记得你当初是为了什么而娶叶家大小姐的?”展令鹏提醒为什么要娶叶薇荷?雷少宇当然记得。

当初他就是认为叶薇荷是个典型的大家园秀,沉静、温柔,不会管丈夫在外面做什么事,才打算娶她的。

“你当初之所以要娶她,原本就是打算把她无牵无挂地丢在家里;而现在你居然告诉我因为担心她一个人在家里,所以要回去陪她?”看雷少字又跌人沉思中,展令鹏索性一语点破。

“这……我……”仿佛被人说中了心事,雷少宇一时语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热。

该死,他一个大男人竟然为了女人脸红?

自十六岁之后就没有为任何一个女人牵肠挂肚,自诩向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他,为什么现在居然要为了小荷而被展令鹏这么糗着?

“她最近失去了记忆,又刚搬到我住的地方,我担心她不能适应……”半响,雷少宇才找到了一个勉强可以称之为”正当”的理由。

“不必找借口了。”展令鹏了解地笑笑,一挥手打断了雷少宇想说的话,仿佛什么事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从大学同班一直到现在,认识也十多年了,他会不了解自己的死党现在在想什么吗?

果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吧!没想到一向白认为成熟稳重的雷家大少,也会有栽在某个女人手里的一天。

“总之,你好好想想我刚才说的话。”展令鹏顽皮地拍了拍雷少宇的肩,“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相爱的女人,有一个美满的婚姻。”

虽然当初对于雷少宇娶叶薇荷只是为了“方便”的态度,他—直没有提出反对,不过基于好友的,立场,他还是希望雷少宇可以找到一个真正相爱的女人当妻子,而不单单只是对家族应付了事。

真的?是这样吗?雷少字愣住了。

难道……他真的爱上了叶薇荷?

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之前两个人交往了好几个月,他对她…点感觉也没有,观在她失忆了,他反而每天牮牵 挂挂的?

他真的爱上了她?爱上了失去记忆的她?比较像叶薇茵的她?

那……他到底爱上的是谁?

“快回去吧,再发呆下去就天亮罗!”看平日精明干练的好友现今呆若木鸡的样子,展令鹏忍不住好笑地推了他一把,还忍不住又调侃了一句。

这样的机会可是难得一回呢!他怎么舍得轻易放过?

转身步向总裁办公室门口,展令鹏知道,今天晚上他只好一个人去享受猎艳的乐趣了。

雷少宇不在,他正好可以独占“木鸟笼”里全部的女人。

就让他的好友回家去当个理想好男人吧!不过,为什么他总是觉得雷少宇似乎还在担心烦恼什么呢?

甩了甩头,展令鹏笑了,顺手关上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把仍在发呆的雷少字关回办公室里。

现在只能请上天多多保佑雷少宇罗!

www.kanyanqing.cn

“小荷,我回来了。”推开虚掩着的房门。雷少宇就看到一个纤细的人影坐在床上沉思着。

房内有些昏暗,她只开了一盏小灯,双层窗帘也紧紧拉着,外头的光线完全透不进来.就连街上的车水马龙也没有对房里造成什么影响。

坐在床上的叶薇茵抬起头看了看雷少宇,还是一句话好没有说。从她搬进来之后,就很少说话。

正确地说,是从她搬进来的前两天,就莫名地变得沉默。

原本叶薇荷就是个不太爱说话的女孩子,但她失去了记忆之后,他总觉得她变得和从前不太相同。或许是为了尽早寻回自已记忆,那时的“叶薇荷”反而变得异于往常的多话。外向,充满活力,让他有一补重新认识了她的感觉。

可是,在搬进来的两天前,她又改变了,变得比以前还沉静,眉头总是深深锁着。

到底怎么了呢?雷少宇怎么想都不明白。是出了什么事吗?

“小荷,你又没有吃饭?”雷少宇叹了口气问着。

基于交通便利的考量他在台北市复兴南路上买了一间房子,平常请—个佣人固定来打扫。自从她搬进来之后,他另外又了—个人来替她做三餐。两个钟点女佣五点就下班了,到了晚上,这个近六十坪方的家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而最近他下班回家后,总是发现晚餐原封不动的放在桌上。

叶薇茵转过头来看了看他,还是—句话也没有说。

“是菜不合胃口吗?要不要我叫人换个菜色?”他有些担心地问。她的身子原本就瘦弱,再不吃饭,怎么可能会健康呢?

“不是的……”叶薇茵幽幽地回答。“少宇,我总觉得,我好象忘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一件我好不容易记起来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呢?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而她却居然又把它忘了。

“别急,你一定很快又可以想起来的。”听列她脆弱的语气,雷少宇忍不住走上前,伸出双臂环住她的肩,让她的脸可以靠在自己的腰侧。

他宁愿她什么事情也想不起来,也不要看她那成天忧郁的样子。

根据叶力达夫妇的说法,她搬进来两天前的下午,他们出回来,就发现她昏倒在妹妹叶薇茵的房里,醒来之后,就变得十分忧郁。

到底他们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问了她好几次,一点眉目也没有。只听到她一直喃喃说着自己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事呢?没有人知道。

“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双手抱着雷少宇的腰,叶薇茵几乎是痛哭失声,“每次到了最后,我的头就好痛,什么也想不起来。”

“别想了,别想了……”雷少宇低声劝着。

但是,他也知道这是没有用的,有哪一个失去记忆的人不会想记起以前的事呢?

只是,小荷到底忘了什么事?那天下午又发生了什么事?原本的她虽然对自己的失忆感到忧心,但并不至于这么慌乱着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的反应变得这么激烈?他实在想不出任何原因。“如果永远都这个样子,我该怎么办呢?”叶薇茵哭嚷着,“我根本想不起来我们认识的时候、我们相爱的情形,我甚至想不起来我当时是怎么爱上你的……”

在失去记忆之后,雷少宇一直都对她那么温柔体贴,而她居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叶薇茵心中充满了愧疚和不安;她怎么能怀着这样的心情嫁给雷少宇呢?那他岂不是太可怜了吗?

听到她这么说,雷少宇心中猛地震动了一下。原本就不存在的事,她又怎么可能想得起来呢?

如果有一天她灰复了记忆,发现他们的婚姻不过是妥协下的结果,他们过去从来没有相爱过,她一定会很伤心吧!而且她将会发现他骗了她,她会不原谅他、会离开他,再也不回米……

这是第一次,雷少宇真心希望怀里的女人什么也不要想起来。

www.kanyanqing.cn

“小荷,你看这是什么?”周末早晨,雷少宇吃过了早餐之后,就从睡袍口袋里拿出装着音乐会门票的白色信封。

“是什么?”叶薇茵看着那两张门票,一脸茫然。

“这是中提琴的音乐演奏会,我们今天晚上可以一起去听。”雷少宇口气轻松地说。

他还记得小荷昨晚激动的样子,现在拿出来给她,是希望她可以高兴一点,别再一直介意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

“演奏会?”叶薇茵皱了皱眉。

那是代表她必须坐在现场好久都不能动、不能开口吗?那有什么好玩的?

“你不喜欢?”看她一脸为难,雷少宇问着。

“我应该喜欢吗?”叶薇茵反问。难道以前她喜欢听音乐会?

喔!她真不敢想象。

雷少宇看着叶薇茵一脸迷惑的表情,没有说话。

记得以前交往的时候,小荷曾经告诉过他,她很喜欢听音乐会。虽然现在她失去了记忆,但不至于连喜好也会有天差地别吧?

“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们就别去了。今天是休假日,我又正好有空,你有没有想去什么地方呢?”叹了口气,雷少宇问她。

如果她真的不喜欢,他就换个活动。天知道他自己也不喜欢枯坐在音乐厅里听音乐!

“不,我想去看看。”出乎意料地,叶薇茵抓着雷少宇的手,激动地说着。

如果她以前真的喜欢听音乐会,那么她就更应该去那里看看,也许可以想起什么事情来。

她到底忘了什么呢?又到底可以想起些什么呢?现在的她不愿放过任何可以让自己恢复记忆的方法,哪怕只是想起一点点也好……

www.kanyanqing.cn

“澜逢……小茵真的来了吗?”在国家音乐厅门外,叶薇荷担心地问着。

“应该是的。”轻拍倚靠着自己的叶薇荷,章澜逢一边安抚着。

昨天他透过朋友知道雷少宇买了两张今天BashmelViolaReCital慈善演奏会的票,他相信雷少宇一定是要带叶薇茵来听演奏会。

而叶薇荷知道了这个消息后,立刻决定要来看看自己的妹妹。自从叶薇茵住进雷少宇家之后,他们更不容易和她联系了;叶薇荷一直担心着那天在电话中反应怪异的叶薇茵,生怕她真的出了什么事,坚持非来不可。

只是今天她和丈夫在来音乐厅的途中遇到塞车,等到达的时候,演奏会早就开始了,于是他们便决定在外面等到演奏会结束之后再找时机见叶薇茵。

“我记得小茵最讨厌听音乐会的,怎么会……”叶薇荷还是百思不解。

还记得以前无论她怎么威胁利诱,小茵就是不为所动,说音乐会太沉闷,她会坐不祝怎么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呢?

而且今天的曲目还是RegCr和Druashinn的无伴奏,比一般的协奏曲更显得无趣,小茵怎么会来呢?

而且,她居然还是和雷少宇一起来?

小茵不是对雷少宇一向十分反感吗?现在怎么又会去和他一起住,而且还一同来看演奏会?

叶薇荷越想越觉得其中充满古怪,决定今天非见到自己的妹妹不可。

“小荷……对不起,如果不是跟了我,你现在也可以进去听音乐了。”轻拥着怀里的叶薇荷,章澜逢低说着。

他知道小荷很喜欢听音乐,不过以他一个计算机工程师的薪水,只能应付两个人和即将出生小宝宝的开销。现在她一个月听不到一场,更何况是这种聚集了各界名流的慈善演奏会。

如果小荷没有和他私奔,现在一定是其中的一名听众巴!

“别这么说……”叶薇荷微笑地从章澜逢的怀里抬头望着他。“既然和你出来了,我就不会在意那些。能够和你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音乐会算什么,和真心相爱的人可以相守才是最重要的!

“怎么样?你还好吗?中场休息的时候,雷少宇关切地问着叶薇荷。”

演奏会开始没多久,他就看她一副状极无聊的样子,一会儿东张西望,一会见又心不在焉地翻着手中的曲目单,对台上演奏的音乐毫不关心,一点也不像是个学了多年乐器的人。

“好无趣!”她顽皮地向雷少宇吐了吐舌头,苦着一张脸说。

他真的没有弄错吗?她们以前真的喜欢音乐?为什么现在的她居然对台上的音乐一点兴趣也没有呢?

“那……你有没有想起什么了?”雷少宇笑着用食指点了点她娇俏的鼻尖。

“完全没有!”叶薇茵夸张地摇着头。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她就是可以确定自己从前绝对不喜欢听古典音乐。

红绒的地毯,深紫色的帏幕,音乐厅里的陈设确实是华丽优美至极,但她就是什么也想不起来,脑中空空的,连一丁点似曾相识的模糊感也没有。

“是这样吗?”雷少宇的疑惑更深了。

这也着实是太过古怪了些!或许他应该找个时间再和叶家夫妇好好谈谈。

“那么我们先回去好了。”知道她再也坐不下去了,而他自己也对这场音乐会有些不耐烦,雷少宇提议道。

“好!”既然可以早点离开,叶薇茵当然是满口答应。

趁着下半场开始的铃声响起,观众都差不多进场的时候,雷少宇带着叶薇茵出了音乐厅。外头大厅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迟到的听众以及工作人员。几乎是在第一眼,雷少宇就发现了距离门口不到五步远的那两个人影。

那一男一女似乎正在等待什么人,而那个男人一看到他们出来,和同行的女子不知说了什么,女子也抬头看了他们一眼,两个人便匆匆地从一旁的小门离去了。

当那个女人抬起头时,他的目光正好迎上了她的。

小荷?

这居然是那个女人给他的第一个印象。

雷少宇有些微微的怔仲,那个女人太像叶薇荷了!

他随即又甩了甩头,在他身边的人才是小荷,那么那人应该是小茵才对;可是,那个女人却有着小荷出事之前那样的长发。

实在太像了!那目光、有些失措的表情和举止,比他身边的女人更像叶薇荷。

“少宇,怎么了?”刚离开音乐厅的叶薇茵只觉得像是出笼的鸟儿一般轻松。她微笑地抬起头,发现雷少宇的脸色似乎有些古怪,不知在望着什么。

顾着他的眉光望去,她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有一扇开启的玻璃门,像是刚才有什么人出去了一样。

“没什么。”笑着摸摸她的头,雷少宇回答。

是他看错了吗?毕竟方才不过是匆匆一瞥,灯光又不太明亮。而且那个女人穿著的是……孕装?

望着眼前可爱的小脸,雷少宇又仿佛见到了叶薇茵。自从“小荷”住进家里之后,他时常有一种看到叶薇茵的错觉。他原本是想,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双胞胎,而且他也没有见过叶薇茵几次,会有这样的感觉是正常的;可是和刚才那个女人相比,他又更加地觉得眼前的女孩是叶薇茵了。

为什么呢?

雷少宇重重吐了一口气,事实上,他和叶薇茵见面的次数不会超过五次,为什么她会留给他那么深刻的印象?

他心里真正在意的到底是薇荷还是薇茵呢?

不过他很清楚,不论自己在意的是谁,他要娶的是眼前这个女人,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www.kanyanqing.cn

“澜逢,怎么办?雷少宇一定看到我了!”叶薇荷躲在章澜逢的怀里,紧张得几乎哭了起来。

章澜逢安慰她,“他才看了你一眼而已,不会那么容易就认出来的。”

“可是,我看到他在看我……”叶薇荷抽噎着。

原本她对和章澜逢的感情不抱任何希望,也曾想就这样嫁给雷少宇没什么不好;但是发现.自己有了章澜逢的小孩之后,她就越来越渴望能和章澜逢相守一生。

她不求荣华富贵,也不再要求自己的伴侣外在条件该有多好,只希望能够保有这一份小小的幸福。没有任何感情的婚姻,她是没有办法再忍受了。

她很确定方才雷少宇真的看到她了!叶薇荷心中颤抖着,她真的很怕,怕他会发现她的逃婚,进而找到她;她怕自己现在拥有的这份幸福、小小的天地会就这么被夺走。

下意识地,叶薇荷伸手在腹部轻抚。现在,她的肚子里,有着她和澜逢爱情的结晶。

雷少宇这个男人直在太危险了,她一定要逃离他,逃得越远越好。

而小茵,她亲爱的妹妹,到底出了什么事呢?如果当初她没有离开家,事情又会怎么发展呢?想到这儿,叶薇荷的眉头又不由得皱了起来。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