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返回书目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第七章

作者:雷逸

周日,一大清早,叶薇茵就被雷少宇唤醒了。

“哎,人家还要睡嘛!”叶薇茵整个人缩在被子里,还不想起床。

现在才早上七点钟呢!今天又是周日,有谁会七早八早爬起来?

“别睡罗!”雷少宇作势要掀开叶薇茵的被子。

叶薇茵不理他,半睡半醒中还不忘把米白色的凉被牢牢地裹在身上。

“小懒虫。”雷少字索性在床沿坐下,把她连人带被一起抱在怀里。

“今天不是要出去玩吗?”他提醒她。

昨天睡前两个人才说定,今天他要带她去郊外走走,没想到才睡了一觉,她就什么都忘了。

出去玩?睡觉比较重要吧!叶薇茵连回答也懒,发现扯着自己被子的力量消失了,反而因为被人抱在怀里而更加温暖安全,她索性更朝着雷少宇的胸前钻去,打算舒舒服服地睡个好觉。

“你还想睡?不出门了?”雷少宇问她。

叶薇茵点点头,仍然没有开口,企图再度沉人梦中。

“不出去玩?”

这回叶薇茵干脆以更窝进雷少宇的怀里当作回答。

“那……我们今天就不去海 边了?好可惜啊!”他就知道她一定是睡胡涂了,什么也没想起来。

海 边?

听到这两个字,叶薇茵双眼霍地睁大,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对了,今天要去海 边啊!

昨天下午,雷少宇从公司打电话回来,问她这个周日她想去哪儿走走。

上个星期六晚上,两个人听了他的主意去听音乐会,结果到了中场就受不了了,这一次他可不敢再出主意了,一切由她定。

“我也不知道呢!”叶薇茵皱皱眉,翻了个白眼。她也想起了上个星期的经验。

“或许,到户外会是个不错的主意。你觉得呢?”雷少宇提议。如果室内的经验如此“不堪回首”,也许转向户外会是个不错的主意。

“户外…”这点子是不错,但是该去哪里呢?山边、河畔……她想起了前一阵子在“妹妹”房间里看到的那张巨幅海 报波波夫,世界著名的游泳好手。

“我们去海 边好吗?”她忽然很想去看看海,那让她有一种十分怀念的感觉。

失去记忆之前,她是不是很受游泳呢?她完全想不起来,她甚至连自己会不会游泳都不知道。

至少“妹妹”是很喜欢游泳的吧!否则她不会在房里挂游泳好手的海 报。

“去海 边?”雷少宇愣了—下。

他记得小荷是不会游泳的,她怎么会突然想去海 边呢?不过到海 边散散步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想去看海……”叶薇茵回答。“小茵好象很喜欢海,我也想去看看。”叶薇茵又想起了“妹妹”。自从失去记忆之后,她一直没有见过自己的妹妹。

不过她可以断定,自己以前和妹妹一定处得很好。她在“妹妹”的房间里感觉是那么自在、印象是那么深刻,她怎么可能讨厌那样的房间的主人呢?

“是吗?”雷少宇笑了。听到她这么说,叶薇茵的影子又映人了他的脑中。

小茵会不会游泳他是不知道,不过依她那好动的个性,会喜欢游泳也是意料中事吧……

www.kanyanqing.cn

“下车吧!”到了白沙湾,把车停在一白栋白墙红瓦的小型别墅前,雷少宇说着。

“好美啊!”下了车,看着天水相连蔚蓝一片,叶薇茵开心地笑着。

一看到海,她心中就不由自主地升起难掩的兴奋,和上周到音乐厅的经验果真有天壤之别。

自己真的喜欢古典音乐吗?家里只有妹妹喜欢海?她不禁又疑惑了起来。“下去走走吧,我会看着你的。”看她难得有这么好的兴致,雷少宇鼓励着。

自从丧失记忆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有精神了。

看着前方高兴地笑着的女人,雷少宇又忍不住想起了另一个有同样长相的女人。

别想了!甩甩头,雷少宇要求自己把脑海中的那个影子除去。

再想又有什么用呢?在他眼前的人是“叶薇荷”,要和他结婚的也是“叶薇荷”,既然自己没有一次要两姐妹的打算,那么他再怎么多想也是没有用的。

得到了许可,叶薇茵自然是迫不及待地往海 边跑去。

自己真的不会游泳吗?来白沙湾的途中,雷少宇是这么告诉她的,不过她却不太相信。会不会她明明是会游泳的,却没有人知道?

迎面一阵大浪打来,打得叶薇茵全身湿,她身上那件紫色碎花洋装紧紧地贴着她的皮肤,显露出美好玲珑的身材。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又高兴地笑了起来。

“水好凉啊!”叶薇茵大笑地说。

“这一带是私人海域,外人平常是不能进来的,所以才能保持得这么干净。”雷少宇缓缓由后方走来,一边说着。

www.ysb88.com的海岸线污染日益严重,许多公众的海水浴场也逐渐关闭,只有这一带因为从不对外开放,还保留着原貌。

越走向海中,浪也越打越高。

“小荷,别再过去了,回来吧!”雷少宇开口喊着。看着她毫无惧色地直往海里走,他不禁担心起来。

难道她忘了自己不会游泳吗?还敢一直往海里走。

“水还很浅啊!我再过去一点点就好了。”低头望瞭望才及膝的海水,叶薇茵头也不回地喊着,觉得自己对海一点也不惧怕,不需要也舍不得这么快就退回去。

冷不防地,一个迎头大浪打来,把叶薇茵冲得一身是水。

“小荷!”叶薇茵不紧张,倒吓坏了在她身后十步远的雷少宇。

“你太担心了啦!”叶薇茵笑着取笑雷少宇的紧张过度,反而更加享受迎面而来的海浪。

好熟悉的感觉!微微闭起了眼,叶薇茵仿佛在朦胧中看到了自己在水中自在的模样……

她是会游泳的!叶薇茵告诉自己。只要有机会,她就可以证明;自己从前是会游泳的!

她就快要想起从前的事了!叶薇茵越想越兴奋。

哪怕只是一点点发现,她也欣喜若狂。她一定可以从大海中得到什么答案——对自己很重要的答案!

不顾雷少宇在背后呼喊着,叶薇茵走向海洋的脚步越来越急了。

“小荷!回来啊!”看着叶薇茵非但不回头,反而更加向前,雷少宇急得大喊,想朝她的方向靠去。无奈海水的阻力太大,海浪又不断朝他袭来,使得他前进的速度更加缓慢,纵使他急如焚,也无可奈何。

见水深已经到了胸口,叶薇茵忍不住矮下身子,闭气往前面的水中扑去。

轻轻闭上眼,叶薇茵感觉自己的身子在水中浮了起来。就像一阵落雨打在自己身上一样,她强烈而清楚地想起来,自己真的是会游泳的!

就像是身体的本能一般,叶薇茵左水中畅快地浮游着,完全忘了后面还有一个担心不已的雷少宇。

快了!就快了!她知道自己就要想起什么了——

突然之间,像是被猛地刺中了一般,叶薇茵觉得自己的左脚仿佛是在瞬间完全失去了知觉,重得像铅块一样。

她的左脚抽筋了!

太久没有游泳,加上刚才太过激动,她连高跟鞋也没脱就下水了,使得她的左脚抽筋了!

“救命……”老天,怎么会这个样子呢?叶薇茵想要呼救,但沉重的左脚将她一直往下拖,她只要一张嘴,口中就流进了满满的海水。

不行!她要站起来!叶薇茵心中想着,却没想到自己已经游得太远,海水的深度已经超过她的身高,让她就算站起来,头部也离不了水面。

少宇!叶薇茵在心中尖叫着,想要回头再游回岸边,身体重得再也动不了,只能任凭海浪拉扯,身体无助地东漂西荡,终至失去知觉……

www.kanyanqing.cn

醒过来的时候,叶薇茵是躺在雷家自己房间的床上。

“小荷!小荷!”雷少宇焦急的喊叫,是她的第一个知觉。

“少宇……”她虚弱地回答,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或许是虚弱了一些,但倒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看样子雷少宇比她还紧张呢!

“老天,你终于醒了!”听到她的声音,雷少宇觉得那比天籁还要动人。

他坐在床沿,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一颗久悬着的心到现在才终于归回原位。

“我没什么,你太过担心了啦!”叶薇茵笑着回答。看到雷少宇这么担心的样子,她也十分愧疚,只好故作轻松的语调。

“当时,我还以为你……”后头那个“死”宇,他就是说不出口。

单单只是想象、只是说出来,就教他那么痛苦,他怎么能够承受她真的离开自己身边呢?

那时,他看着距离自己不远的她在水中漂浮,就紧张不已。

她真的会游泳吗?看她似乎对海水没有什么惧意,自在得仿佛像是个游泳好手,他的心中不禁有些疑惑。小荷不是不会游泳吗?就算是凭着人类求生的本能,也不可能会熟练得像是游泳好手一般啊!

而他还没有想清楚,就看到离自己不到五步距离的她开始在水里挣扎,那样子就像是什么人拖住了她的脚一样。

小荷一定是抽筋了!平日就爱游泳的他立刻就发现了,赶忙朝她的方向移去。

他从来没有相到,不过是短短五步的距离,实际上居然会是那么遥远。

看着海浪将她的身子往外带,他连忙拼命地游追上去,无声巨大的浪头让他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方向。有好几次,他几乎都要抓到她了,他甚至还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指尖滑过但是,他就是抓不到她。他只能看着她那纤引细的身子在水中漂荡,像一个被人丢弃的洋娃娃。好几次,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心中唤着她的名,还是真喊出声了。直到千钧一发的瞬间,一个大浪打了过来,把她冲得离自己近了一些,他才抓住了她?他抓住她了!既然抓住了她,哪怕只是抓到了—点点,他也不会再让她轻易远离。

www.kanyanqing.cn

“别担心啊,我真的没事的。”看着雷少宇在眼前忙来忙去,又是熬粥又是削水果的。叶薇茵就禁不住好笑。

自溺水事件发生已经三天了,雷少字除了白天去上班之外,一下班就赶回家里守着她,根本不让她下床,好象她是个一摔就坏的娃娃似的。她只是溺水耶!又不是生并受伤……

“可是,你还有点咳嗽……”雷少宇有些迟疑。

当时因为喝了不少水,所以叶薇茵的喉咙有些受伤,也有些感冒,嗓子有些哑。

“才一点点而已!”叶薇茵伸出右手的大母指和食指,比发一个极其微小的距离,撒娇地说:“让我下床走走又不会伤到喉咙!好不好嘛!”

“好吧!下床散散步也好。”拗不过好的要求,雷少宇也只有笑着答应了。

“哟呵!”叶薇茵得到了解禁令,立刻掀开被子大笑着跳下床。

但是由于长时间的躺卧,再加上感冒尚未完全痊愈,她的体力还不是很足够,一下床就重心不稳地差点摔倒。

“小心!”一旁的雷少宇眼明手快地伸手扶住她,顺势还将她搂进怀里。“身体不好还爱逞强!”

“又没有怎么样……”叶薇茵对他赖皮地吐了吐舌头,低声抗议。

靠在雷少宇宽厚的胸前真的好舒服!他总是给她一种安全、稳定的感觉。她索性闭上眼,连自己出力站着也懒,整个人靠在雷少宇的怀里,任由他抱着。

雷少宇将她一把抱起,让她双手搂着他的颈子,舒舒服服地靠在他肩上,一路来到客厅。

“小荷,我想……”雷少宇顿了顿,像是在思考该怎么说。

“我想,我们下个月结婚好吗?”

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着自己的感情,自己对小荷的感情。

他知道两个人结婚是迟早的事,也一直以为自己对她还是像之前那种平淡的感情,但那天望着她在大海中浮沉不定时,有好几次,他真的以为自己会失去她。

他怎么能失去她呢?他从来没有过那种恐怖的感觉。如果当时他没有在海中抓到她,现在她会怎么样?他又会怎么样呢?

自己早就爱上她了!他终于对自己承认。或许在她住进这里,甚至在他到叶家去探望她、亲吻她时,他就已经爱上她了。

而他居然还迟钝的一直没有发现!如果没有这一次的意外,他又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对自己承认呢?

既然他找到了她,他就不会再松手!

发现怀中的人儿始终没有回答,只是抱着他颈子的手加重了力量,雷少宇突地有些着惊慌。

她怎么不说话?

她不肯嫁给他吗?

叶薇茵还是没有开口,只是整个人趴在雷少宇的肩上,不肯抬起头来。

“怎么了?”将她放在客厅的沙发上,雷少宇一手扶住她的肩,另一手将她的脸抬起来正对着自己。

叶薇茵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一逞地摇头,看起来就像个闹别扭的小女孩。

老天,她在哭!尽管她低着头,雷少宇还是看到了她脸上的泪痕。

“别哭啊!”用拇指抹去她的泪痕,雷少宇轻声说着。

他从来没有想到,看到她的眼泪会让自己那么心疼。那沾在手指上的眼泪就如同滚烫的水一般,灼烧着他的指尖,—路顺着他的神经烧到心灵深处。

“你不想嫁绐我吗?”他问。

叶薇茵摇摇头、哽咽地说道:“我很想嫁给你,但是,我不能嫁给你。”

www.kanyanqing.cn

“为什么?”雷少宇追问,没想到得来的会是这样的答案。

不能嫁给他?为什么?

“因为我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啊!”叶薇茵说着。“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告诉我的,我不知道我们当初相处的方式、不知道你喜欢我哪一点,我连我们当初是怎么相爱的经过都想不起来,我要怎么嫁给你呢?那对你不公平!”

我们当初根本不相爱!

雷少宇很想这么回答她,但是,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这段日子以来,他一直不让自己想起这件事情,只希望她可以一直以为两个人原本就是相爱的。如果她知道了当初两个人交往的真相,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觉得他骗了她呢?

的确,他也欺骗了她。趁着她对一切陌生懵懂得像一张白纸一样的时候,他欺骗了她,掠夺了她纯真的感情。

“就算你什么也没有想起来,对我们之间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啊!”雷少宇说着。她和他,是从她失去记忆之后才开始的,不是吗?

“可是,我可能一辈子也变不回你当初爱上的那个叶薇荷了!”想到自己可能一辈子也恢复不了记忆,她挫败地哭了起来。

自己当初爱上的叶薇荷?那个总是静静不说话,让他提不起任何兴趣的叶薇荷吗?如果她一直是当初的她,他可以确定自己根本不会爱上她!

“你爱的,是从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呢?”她抬起脸问他。雷少宇别过头,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办法直视她的双眼。那一对瞳眸中充满了强烈情感的火光,是属于小茵的眼睛……

难道,他自始至终爱上的都是小茵?雷少宇知道自己一直下意识地在逃避这个问题。

不过,他现在知道答案了。

在叶薇荷失去记忆之前,他的确是对小茵有着好感。不过现在的他,爱上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不论她和从前有多大不同,她是多么地像小茵,又多么地不像小荷,他就是爱上了她。

“不论你以前是什么样子,我爱的是现在的你。”雷少宇回答了她的问题,也同时解开了自己心里长久以来的疑问。

使他坠人情网的,就是坐在眼前的这个女人。

“我也是……”叶薇茵也笑了。“现在的我,很爱很爱你。”

或许她一辈子也想不起来当初两个人相爱的情形,但单单是自己失去记忆这段日子的相处,就足以使她重新爱上他了

“那么,嫁给我吧!”将她重新拥人怀里,雷少宇轻轻吻上了她的唇,诚心地说。

没有现实的考量、利益的交换,这一次,他是基于最单纯的爱,用最诚挚的心情向她求婚的。

向自己真正爱上的女人求婚。

叶薇茵没有回答,只是用最热切的反应表示了答案。

他们就要绪婚了!既然当时他在人海里抓住了她,他就会牢牢抓紧,而且,一辈子不放手。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