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返回书目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第八章

作者:雷逸

“你们要结婚了?!”叶力达夫妇听到这个消息,一时之间实在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恐惧。

两个人结婚,的确是他们原先计画的,如今愿望终于要实现了,他们应该高兴才对。可是小茵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也不知道什么候会突然想起来,真的可以让这两个人就这样结婚吗?万一事后小茵回复了记忆……一想到这一点,叶家夫妻就不由得担心。

“是啊.我们已经决定好了。有什么不对吗?”坐在沙发上的雷少宇一手拥着未婚妻的肩,疑惑地说。

他和小荷要结婚两家早为此达成了共识,否则叶家夫妇也不会让小荷来和他祝现在他们又有什么好惊讶的?

“我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毕竟小荷还没恢复记忆……”叶力达呐呐的回答。

直到现在,他才觉得当初的计谋是多么冲动轻率。

对于让二女儿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顶替姊姊这件事,他一直都有会被识破的心理准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进行得这么顺利,现在他们两个人真的就要结婚了!

“小荷没有恢复记忆没有关系,就算她一辈子不能恢复,仍然不会改变我想娶她的决心。”雷少宇坚定地说。

与其说自己不在乎她是否可以恢复,还不如说他是不希望她想起过去那充满了利益和现实的一切。利用她丧失记忆而误导她爱上自己,雷少宇心中还是有着隐隐的不安。

“可是我们家‘小荷’还那么年轻……”叶母在一旁说着。

她一方面是不舍失去记忆后的女儿还来不及和家里亲近,就要嫁进雷家;另一方面,则是对于顶替姊姊的小茵感到担心。

万一被发现……万一有个什么……

“少宇,你会好好珍惜我的女儿吗?珍惜这个失去了记忆的女儿?”伸手轻拍着妻子的肩膀安抚,叶力达问道。

他看着小茵以不安的眼神望着自己的父母,却以全然信任的目光注视着雷少宇,那使得他不忍心阻止这场婚礼,毕竟雷少宇是小茵自失去记忆以来和她最亲的人,而他们,已经失去和自己女儿亲近的最佳机会了。

虽然是代姊嫁,但是就一个做父亲的心情,叶力达还是希望雷少宇可以对真正的叶薇茵有一点感情,而不是完全基于门当户对或是其它现实面的考量。只要两个人之间有感情,那么以后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有办法克服的。

“我会珍惜她。”迎着叶力达的目光,雷少宇坚定地说着。即使他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还是必须像普通的年轻人一样,接受未来岳父的考验和估量。

“甚于你自己?”叶力达又问了。

“是的,甚于我自己,甚于我的生命。”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这么坦白真诚地表现出自己的情感,雷少宇有些不自在。

“那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希望你永远不要忘了今天说过的话。”执起叶薇茵的手,将她交到雷少宇的手中,叶力达语重心长地说着。

小茵,他疼爱的女儿,以后的事,谁也没有办法掌握了。

而他所能做的,只有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这一次失去记忆对她而言是一个促成良缘的机会,而不是生命中的遗憾。

www.kanyanqing.cn

“老天!你真的要结婚了?!”听到这个消息,展令鹏不由得吹了声口哨。

没想到一直讲求自由自在的雷少字就要走人婚姻的枷锁,雷家四名黄金单身汉眼见就要失去第一员大将。

“我想,也到了该结婚的时候……”雷少宇故作无所谓的回答。

身为雷家的长男环宇集团的继承人之一,“结婚”对他而言,除了是人生的必经过程之外,也是责任。

不过,和一般人一样为了“爱情”而结婚,他倒是从来没有想过。

“怎么,你发现自己爱上她了?”展令鹏问,口气有些不正经。

“我很重视她。”雷少宇没有否认,但是不习惯提到“爱”这个字的他,用了比较委婉的说法。

“唉!”展令故意叹了口气,“虽然十分地不甘愿,但我也没有办法。”认识那么久了,他深知老友的个性。能够让雷少宇“重视”一个女人,除了“爱”,没有别的理由了。

“不甘愿?”雷少宇疑惑地问。

要结婚的人是他,展令鹏有什么好不甘愿的?

“是啊!”展令鹏“自动自发”地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雷少宇珍藏的白兰地和一个高脚杯,一边倒着酒,一边抱怨,“你一结婚,就会忙着和老婆恩恩爱爱一世,我这个舒服惯了的特助好日子就所剩无多了,当然不甘愿啦!”

末了,他报复似地当着雷少宇的面狠狠喝了一大口美酒。

“展特助,现在是上班时间呢!”雷少宇苦笑着摇摇头。

会有那么大胆子敢在老板面前抱怨工作太多,还边抱怨边喝老板藏酒的,应该只有展令鹏一个人吧!

自己拿出了另一只高脚杯,倒了一杯美酒,雷少宇又继续说着:“而且你的话有一点需要修正……并不是‘好日子所剩无多’,而是你的好日子在今天就过完了。”

天哪!听了他的话,展令鹏有一种大祸临头的预感,额头上开始冒出了点点冷汗。

“因为,我决定‘钦点’你当伴郎。今天下午,你就可以去试礼服了!”自己有喜事,他怎么能放过好朋友呢?

所以,他从下午就要开始忙了吗?展令鹏一口将杯里酒喝尽,皱着眉说:“哎,这杯酒是苦的……”

雷少宇结婚,他非但不能闹洞房,还得装好汉地帮着挡酒,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不会啊!我倒觉得刚好。”雷少宇幸灾乐祸地说,又状甚优闲地替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

www.kanyanqing.cn

雷家和叶家的婚宴设在台北最繁华地段的饭店的宴会厅里。

商场上最有身价的单身汉终于被某个小女子套牢。消息一经披露,不知使多少一心想做雷家大少奶奶的女人哭湿了枕头。

当天晚上,雷家摆了近百桌酒席,参加的都是政商界的钜子名流,盛况空前,好不热闹。

“大嫂.你今天好漂亮啊!”在新房里,雷家的么女儿雷楚——边替叶薇茵整理头饰,一边说着。

今天婚礼的伴郎是展令鹏,而伴娘就是雷楚。虽然之前接触的机会不多,但或许是因为年纪相近,雷楚很快就和叶薇茵熟稔了,两个人像是好姊妹一般。

“谢谢你。你也很可爱啊!”当面被人称赞,叶薇茵还是有些不太适应,羞怯地红了脸。

穿著白纱礼服的叶薇茵,看起来既美丽又高贵,礼服高腰高领的设计,再配上石南花和钻石交相点缀的头冠,就像是个清新脱俗的仙子。而粉红色的伴娘礼服是用发亮的绢料搭配简单线条的设计,只在裙摆末端上石南花样的紫纱,和新娘的服饰巧妙地搭配成一组,更让雷楚仿佛是个轻巧的精灵,夺人目光。她们两个无疑是晚宴中最出色的一对姊妹花。

“你能够和大哥结婚,实在是太好了。”雷楚笑道。“家里只有男人,无聊死了,我们以后就可以常常谈天啦!”

雷家父母生了四男一女,虽然四个哥哥都很疼妹,但有时候雷楚还是会觉得有些寂寞。她好早之前就想要一个姊了。

叶薇茵笑着点点头,有姊的感觉真的很好!以前在家里,她应该也是这么和妹妹说话的吧?看到雷楚,令她想起了自己的“妹妹”。

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妹还是没有回来。爸妈说因为小茵去亚马逊河了,一直找不到人,以至于她没有办法回来参加婚礼。

那么,小茵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为什么父母会让她去那么危险的地方,还那么久都没有联络?她问过父母亲,他们的反应有些别扭、支吾其词,好象她问了什么不该问的问题一样。

她好想见一见自己的妹妹……

在婚礼前,她已经见过雷家的兄妹了。似乎是受到上天特别的眷顾,雷家的每一个儿女都有过人的条件。

原本她以为自己的丈夫雷少宇已经长得够端正俊帅了,这次见到了他另外三个兄弟,才发现原来雷家的男人都生得挺拔出众。

二弟雷少任,外表刚正,不太爱说话,有着像鹰一般锐利的双眼,但是只要他笑起米,眼神立刻就温和得可以醉死任何一个女人。

老三雷少昊,是个著名的建筑师,同时也是个花花公子,时常传出绯闻。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雷少昊,他绅士的吻着她的手背时,雷少宇那几乎要冒出妒火的双眼。

而小儿子雷少游,在“环宇”旗下负责保全和情报业务,长得高大英挺,一看就知道他时常运动。

四个优秀的儿子,再加上美丽的女儿雷楚,雷家两老几乎是享尽了所有当父母的荣耀。

至于外界那些关于雷家儿子的传闻——

关于雷家四个儿子的传闻?

叶薇茵愣住了。从失去记忆之后,她并没有听过关于雷家兄弟的传闻,那么,她方才为何会冒出那样的想法?她是在哪里听过呢?

雷家有四个儿子,听说每个人的性子都很古怪,没一个正常的……

长子雷少字,听说他的个性起伏极大,根本就不适合当别人的丈夫、孩子的爸爸。

雷少任,出了名的酷,一点也不留情面。

三子雷少昊,是个有名的建筑师,而他的花心也和他的专业齐名。小儿子雷少游,似乎是在当什么情报人员、保镖老大……

是谁用充满轻蔑的门气说这些话?那声音好熟悉好热悉

那听起来就像是她自己的声音,为什么她会说这样的话?还是,那是妹妹的声音?她俩的声音那么相依吗?

为什么她什么也想不起来……

“嫂子,你怎么了?怎么在发呆?”一旁雷楚的叫唤打断了叶薇茵的沉思。

“没什么。或许是有些累了吧!”叶薇茵回过来,笑着回答。

没有用,她还是什么也想不起来。

“可能喔!”雷楚笑了笑。

今天的确是累惨了,将近百桌的酒席,这一对新人不知被灌了多少酒才勉强敬完宾客。现在她和嫂子在房间里休息,大哥可还在外面任人灌着呢!看样子大哥纵然有干杯不醉的酒量,今天也不是那么轻松可以过关的。

“嫂子,你在这儿等等啊!大哥马上就进来陪你喔!”暖昧地对叶薇茵挤眉弄眼一番,雷楚说完就出去了。

洞房花烛夜,大哥到底有没有本事清醒呢?她不禁有些担心。当然,在担心的同时,也带着一点看好戏的心态。

大嫂已经娶进门了,至于大哥到底能不能让大嫂“满意”,就不是她这个伴娘的工作啦!

平常最权威的大哥,只有今天这个机会可以好好整一整他;相信他应该已经在外面受了不少“折磨”,她还是赶快出去看好戏吧!

www.kanyanqing.cn

等雷少宇进新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满身酒味的他,狼狈地被雷少昊和雷少游一人扛着一边的肩膀架进来,原本英姿爽飒的白西服此时就像是块绉褶处处的抹布一般挂在他身上,连红色的领结也不知被丢到哪里去了。

“我们兄弟们整够了,大嫂,现在换你来欺负他罗!”雷少昊一点也不温柔地把雷少宇住房间里那张醒目的圆形水床上,一丢,笑嘻嘻地对叶薇茵说着,还顽皮地向她眨了眨眼。

“谢谢你们送他进来。”面对雷少昊的暖昧调侃,叶薇茵不由得又羞红了脸。

“美丽的嫂子,需要我帮忙吗?或许,我可以给你一点建议……”看她双颊酿红,雷少昊忍不住想再逗逗她。

“少昊!”叶薇茵还来不及说话,床上的雷少宇倒是先开口了,低吼着阻止弟弟再糗他可爱的小妻子。再让他说下去,小茵的脸就要烧起来了。

“大哥,你还醒着啊!是是是,我这就走人。”雷少昊摸摸鼻子,乖乖离去。

他早知道大哥没那么容易被摆平,却也没想到他居然还那么清醒。他被各家兄弟轮番上阵连灌了四个小时的酒呢!现在还可以出声保护老婆,未免也太强悍了。

雷少昊、雷少游兄弟离去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叶薇茵和雷少宇两个人。

好静!

坐在床沿看着外面的夜景,叶薇茵这么想着

新房在十六楼,离九楼的宴会厅有一段距离,再加上房间本身的隔音设备做得很好,感觉似乎离楼下的喧嚣好远好远。

她居然结婚了!而现在躺在床上、似乎已睡着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看着雷少宇,叶薇茵心中有着些许感慨。才几天、几个小时,居然令她有着恍如隔世的错觉。

真的就这么结婚了吗?叶薇茵静静地踱到窗边,看着窗外灯火,有些失措。

新婚夜,该做些什么呢?她一点概念也没有。

“你累了吧!要不要去洗个澡?”不知何时,雷少宇已经走到叶薇茵的身后,搭着她的肩低声问。

叶薇茵有些惊讶地回头,他不是醉倒了吗?

“如果不假装自己醉了,怎么能这么早脱身啊?”看出她眼中的疑问,雷少宇主动回答了她的问题。

“你……居然这么清醒?”她有些惊讶雷少宇的好酒量。

雷少宇自豪地笑了。想灌倒他;还早得很呢!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在这么重大的日子醉得不省人事?春宵一刻可是千金难换哪!

“小荷,我们终于是夫妻了。”禁不住将自己心爱的女人圳人怀里,雷少宇低声说着。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这样爱着一个女人。他爱她,甚于自己的生命,一辈子都不愿意放开她。

叶薇茵没有开口,只是让自己的身子向后倚靠在雷少宇的身上。

他们是夫妻了,是一对相爱的夫妻,而他,是自己要一生依靠的男人……就算她没有想起过去两个人相恋的点点滴滴,就算她或许永远也想不起来,她还是在这段时间里爱上了雷少宇。

她真的是最幸福的人了……

猛然,叶薇茵觉得自己的背后接触到夜晚冰冷的空气,她惊讶地回过身来,才发现雷少宇拉开了她背后的拉链。

“呃,少宇……”叶薇茵急忙以双手护着胸前的衣服。他在做什么?

“怎么,你还没有准备好吗?”雷少宇轻笑了笑,低下头咬着她娇小细致如贝的耳垂,同时轻拉着她的手,打算先把她身上那件碍人的衣服扯下来。

“我……”准备?这种事情,不管事先做了多少心理准备,等到真的要做的时候,还是会惊慌失措吧!

“今天有点热,你穿著这一身衣服会不舒服的,先脱下来好了。”知道她还是很紧张,他开始诱哄她。

说的也是,纯白的小礼服紧紧地束在身上,还真的不太好受。叶薇茵的心有些动摇了。

可是,一脱了……她就没有衣服穿了啊!这件礼服的内衣是和外层缝在一起的,她全身上下也就只有这么一件衣服而已。

看出她的犹豫不决,雷少宇笑着,表现得很无所谓,“什么;我们都是夫妻了。”

“这……”她还是不太敢。

“别紧张。来,我帮你脱。”将她背转过身,他开始解开叫薇茵背后的缎带。

原本在腰间的束缚感消失了,叶薇茵有一种全身放松的舒畅感。正当她放心地想喘口气,就感觉好象有什么印在自己的背上。

是雷少宇!他在吻着她的背!轻轻柔柔的,就像一根羽毛轻拂在自己身上,却敏锐地挑动着她身上每一根神经。

“少宇……”她觉得自己两腿发软全身打颤,就快站不住了,只能咬牙低吟他的名字。

还要做些什么?她一点也不知道!她好怕碍…

“嘘,不怕喔!”雷少宇低声安抚她,轻轻将那件纯白的礼服完全褪去,再将她拦腰袍起,放在床上。

察觉自己完全赤裸着,叶薇茵害羞得连望着雷少宇的勇气都没有,只能把头转向一旁,直盯着自己的白纱礼服。礼服的裙摆上缀着紫色的石南花。那是一种粉粉嫩嫩的颜色,不知为什么,此时看起来却觉得它好红、好艳……

她感觉到雷少宇的唇柔柔密密地复上自己的,他的手像是有魔力似地,抚过她的全身,让她从紧绷而变得放松,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敏锐的感官经验。

“少宇……”终于,叶薇茵忍不住伸出双手搂住了雷少宇的肩膀,口中发出阵阵娇喘和申吟。

满天星斗闪闪烁烁,月光从没有拉上窗帘的格子窗外透了进来,照着地毯上的紫色石南、床上二两个交缠着的身影……

就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雷少宇和叶薇茵成为了夫妻。

www.kanyanqing.cn

刺眼的阳光从窗外直射进来,而叶薇茵是一直等到阳光照上了眼才清醒过来的。

昨天晚上睡觉时没有关窗吗?她揉了揉睡眼,一边咕哝着,准备下床拉上窗帘再继续睡个好觉。

“该醒了吧!昨晚睡得好吗?”雷少宇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把叶薇茵吓了好大一跳。

怎么还有人睡在自己身边?叶薇茵连忙回过头来,就看到雷少宇不知何时就已经醒了,正坐在床边看着她。

“你忘了我们昨天结婚了?”雷少宇凑过脸在叶薇茵的额上留了个早安吻。

看到她惊慌的眼神,他就知道她一定什么都忘了。这个小迷糊,连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老婆也记不得?

“我……一时还不习惯嘛!”被人说中了心事,叶薇茵吐了吐舌头。二十多年来她都是一个人睡,当然会忘记身边应该还有人啊!

现在她清醒了,当然也就什么都想起来了。如果还没想起.来,一身的酸疼也足够提醒她了。

想到酸疼的原因,叶薇茵又忍不住脸红了。他们实际上根本没有睡多久呢!

“昨晚……还满意吗?”雷少宇低声问,心满总足地看着妻子脸红的样子。

“讨厌!”叶薇茵只觉得脸上烫得像在火烧。这种事有什么好问的嘛!

“讨厌?你不满意吗?如果不喜欢,我今天晚上再好好补偿你吧!”雷少宇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哎呀,不是啦!”叶薇茵的脸更红了。

“好了,快起来吧!我今天还得陪你回娘家呢!”逗够了她,雷少宇笑着说。

依照习俗,今天丈夫是要陪着新娘子归宁的。要不是两个人昨天太晚睡,今天起晚了,他倒是不介意先在床上好好缠绵一番。

“老天!我差点就忘了!”叶薇茵惊呼,三步并作两步地冲进浴室梳洗。虽然雷家省去了向公婆奉茶这一项习俗,不过她总不能连归宁都忘了吧!匆匆忙忙准备好,这一对新婚夫妻还是依照礼俗地回娘家去了。

www.kanyanqing.cn

“好无聊啊!”午后,叶薇茵一个人在叶家附近的小巷散步。

吃过午饭,雷少宇接到一通紧急电话,回公司去处理急事了,要到傍晚才能接她,而父母又在午睡,于是她就一个人到附近散步。

这就是自己从小生长的环境吗?看着这些似曾相识却又印象模糊的小巷弄,叶薇茵沉思着。

自己是不是曾经在这个街角摔倒?是不是在这一片空地打过球、和妹妹手牵着手上、下学?为什么自己居然都忘了呢?

“薇茵?”在一个转角的电线杆旁,一名高大的男子开口唤住了她。

他是谁?叶薇茵停下脚步望着他,觉得这人有点面熟,又什么也想不起来。不过这个男人叫的是妹妹的名字,看样子他似乎把她们姊妹弄混了。

“对不起,我是叶薇荷,不是叶薇茵。我妹妹出国去了喔!”她笑着向那个男人说明。

“薇茵,你在说什么啊?我是章大哥,章澜逢啊!你忘记了?”章澜逢皱了皱眉。

章澜逢?她没有任何印象。

“对不起,我因为受伤失去记忆了,所以不太记得……”

“失去记忆了!薇茵,这是怎么回事?”一向把她当作自己妹妹的章澜逢激动地抓住她的双肩问着。

她想甩掉它的双臂,却发现对方的力气太大,一点也没有办法挣脱,她只能继续强调,“我真的是叶薇荷,不是叶薇茵

是吗?自己真的是叶薇荷吗?看着那个男人坚定的表情,她自己似乎也不能确定了。

“不是的,你是小茵,我才是叶薇荷。”一直在街角看着的叶薇荷终于忍不住走出来。

听到她的声音,叶薇茵反射性地向声音的来处望去,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女人,一个有着一头长发,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

眼前的女人发型模样就和房里的那张照片一样,那么,她是叶薇荷吗?

如果这个女人是叶薇荷,那她又是谁?她发现自己都被弄胡涂了,整个脑子里一团乱,像是闯入了什么迷宫一般。

“澜逢……小茵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双胞胎居然不队识她了?叶薇荷伤心地靠在章澜逢的胸前低泣。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你……是叶薇荷?那我是谁?”她低声问着,像是在问对方,也像是在问自己。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只是她不敢承认。

“你当然是叶薇茵啊!”叶薇荷激动地说着,“家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如果我那天晚上没有离家,也许今天你就不会变成这样……呀!”

“小荷,别冲动。”一旁的章澜逢轻轻地又把妻子搂回自己身前,“别忘了你还有身孕。”

离家?身孕?叶薇荷怀孕了?望着眼前两个相偎的身影,叶薇菌只觉得自己的脑中似乎闪过了许多片段。

是谁哽咽着说自己有了身孕?

在夜色里渐行渐远的那两个身影又是谁?

小茵,对不起。可是?爱是不能分享的……

那是谁对她说过的话?

背叛和远离,都是为了爱情。爱是一种自私的情感,不能和别人分享,所以,有人违背了当初的约定,有人为了爱离家出走……

她仿佛又看见自己在床上愤懑地哭泣,被亲人背叛的感觉,痛苦得令她想要尖叫。

她仿佛又看到了在某一个深夜,自己就站在这个街角望着他们远去。

是小荷为了爱情背叛了妹妹,是妹妹目送着姊姊为了爱而远去……

离家出走的人是姊姊,被留下来的人是妹妹。

是了!在一个月前的那个午后,她想起来的就是这件事。

一切是那么明显,残缺的记忆拼图也因为正主儿的出现而变得完整——

她,就是那个被人丢下来的妹妹。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