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返回书目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第九章

作者:雷逸

叶薇茵不见了。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只知道她自从归宁那天下午出门散步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晚,在叶家的客厅里,雷少宇发雷霆。他只不过是回公司办点事情,老婆就这么不见了?!

叶力达夫妻山只能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原因。

“会不会是小荷临时想到要去什么地方,回来时耽误了……

叶母还抱着一丝希望。

“小荷不是那样的人。如果她真要去哪里,不可能一声不响就出门的。”雷少宇根本不相信。

怎么会突然不见人影呢?是小茵恢复记忆了吗叶家两老心中担心着。还是她被什么不法分子绑架了?毕竟雷家少奶奶的身价可不同凡响。

焦急的三个人一直等到晚上,叶薇茵还是没有回来。

叶薇茵,真的失踪了。

www.kanyanqing.cn

雷家动用了各种关系,运用了各种方法,也在报纸头版登了无数天的寻人启事,叶薇茵像是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没有任何消息。

一直到了叶薇茵失踪后的一个星期,两个出乎意料的人出现在雷少宇的办公室里。

“少宇,小茵真的不见了吗?”经过通报进了办公室,叶薇荷忧心地问。

那天下午。见过小茵之后,她还十分镇定地要她先离开。当时她就发现甫恢复记忆的小茵情绪不太稳定,但是小茵却再三保证自己没事,怎么会想到自从那个下午,小茵就没有回家了?

“你……”小荷?雷少宇一愣。

不,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外表相像,但绝对不是他的妻子。那么她是从国外回来的小茵吗?

也不对!虽然许久不见了,但是他一直记得小茵眼中的那种火苗,那是一种足以挑起任何男人征服欲望的火光。但是这个女人眼中没有那种火光。

而且,这个女人刚刚明明是问他“小茵”是否真的不见了!

嫁给他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那个眼中有着动人的火光,充满活力的小女人是谁?

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他却怎么也不敢承认。

“你为什么在这里?”他有些粗鲁地拉着叶薇荷的手追问。

为什么在这里的人是叶薇荷?为什么嫁给了他的居然是小茵?

“我……”面对他的质问,叶薇荷一时语塞。

“因为小荷和我私奔了,所以和你一起生活、嫁给你的人是薇茵。”拉开雷少宇的手,章澜逢一面把妻子搂回自己的怀里,一边低声解释。

他曾经听小荷提过雷少宇这个人,今日一见,雷氏的总裁果真是个器宇轩昂的男人——要不是他对小荷那么粗暴,这个男人可以说是完美的男人了。

这样的男人,正适合个性明快强烈的小茵。

“为什么要骗我?你们以为我雷少宇的妻子是可以随便说换就换的吗?”和他一起生活的人果真是小茵?!证实了自己果然被人蒙在鼓里,雷少宇不禁火冒三丈。

“自从小荷离家之后,我们也一直没有回家,完全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我想,我们还是一起回去问个明白吧!”章澜逢出面打着圆场既然大家什么都不知道,只有回去问个清楚才是最好的方式。

而且,也该是他带着小荷回叶家去的时候了。

www.kanyanqing.cn

到底是怎么回事?”全部的人都到了叶家,当着叶薇荷和章澜逢两个人的面,雷少宇质问着叶家夫妻。

“这……”面对他严厉的目光,叶力达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才能把事情解释清楚。

他早就知道总有一天这个事实会被发现,却没有想到会是在叶薇茵不见踪影的时候。

“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他们吞吞吐吐的,分明是心中有鬼,雷少宇更加火大了。

“当时,小荷和章澜逢私奔了,根本找不到人……而小茵又失去了记忆,我们是想……两姊妹长得一样……就决定让小茵代替一下小荷……”

“代替?!”雷少宇尖声质问着:“这种事情可以代替的吗?”

他们以为自己的女儿是什么?货物吗?一个不见了再换另外一个?而他们也真的以为他可以接受他们私底下偷换女儿的安排,一点反应也没有?

“我们当时是以为,很快就会找到小荷……而且那时和雷家借了钱,我们不想——”叶力达话才说了一半,就被雷少宇严肃的目光止住了。

“为了不得罪雷家,你们就决定用另一个女儿来混充?”这种趋炎附势又怕事的心态,让雷少宇极度反感。

他倏地眯起眼,“难不成……连小茵失去记忆都是冒充的?”怎么可能有那么巧的事?叶薇荷失踪的隔日,小茵就失去了记亿。

“是真的!”听到雷少宇怀疑自己的女儿,叶母禁不住声泪俱下地说着:“小茵是真的失去记忆了!那天……她就是为了劝她爸爸,才从楼梯上掉下去的……”

“是吗?”雷少宇现在真不知该不该相信叶家人。在这场骗局当中,他被全部的人蒙在鼓里。雷家的财富真的对叶家人那么重要?

“少宇,你……能不能体谅我们为人父母的心情?”叶力达极力解释,“一个女儿突然之间失踪了,我们希望另一个女儿可以得到幸福……小茵也是我们的女儿啊!我们怎么可能不重视她呢?”他们用尽一切方法,所希望的就是二女儿可以得到幸福。

嫁给雷少宇,就是获得幸福的方法。

“体谅你们?为了让你们的女儿得到幸福,我就必须和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女人结婚?”凭什么他的生活要被如此摆布?他们换了他雷少宇的妻子啊!有哪一个男人受得了结婚后才发现自己的妻子不是原料来的那个女人?

“她不是什么来路不明的女人啊!小茵也是我们的女儿,是小荷的妹妹……”叶母泣道

小茵……提到她的名字,雷少宇心头又忍不住涌上一阵忧虑。小茵到底在哪里呢?

虽然他可以了解叶家父母的苦心,也明白失去记忆的叶薇茵是无辜的,可是,他始终无法释怀。

他是那个从头到尾被人当作呆子、蒙在鼓里的人啊!而小茵……他所爱的小茵,居然也是参与欺骗他的一分子!

当初他就告诉自己、要避开那个小麻烦、那个一直扰乱他内心平静的女人。

就见到她起,他就有预感,生活之中如果有了她,一定会波涛汹涌、永无宁日。因此他一直提醒自己,不论有多么在意那个又是风又是火的女人,如果要保有自己的自由,他就应该避开她。

所以,他才会决定娶叶薇荷,那个安安静静,—点也不麻烦的女人。

是命运的捉弄吗?到了最后,他还是娶了叶薇茵。

难怪……雷少宇皱起了眉,当初一见到失去记忆的她的,他就觉得她看起来像小茵,还为此挣扎许久,想厘清自己真正爱着的人到底是谁!

他过去的挣扎到底是为了什么?不管怎么逃、怎么躲,都还是躲不过。

这种仿佛是命定的感觉,更让雷少宇挫败得无以复加。

小茵,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不论过去如何,不论她是不是骗了他,现在的他只希望小茵过得平安顺利。 毕竟不论过去那段日子里她到底是谁,她都是他的……妻子。

www.kanyanqing.cn

众人迫寻不着的叶薇茵其实并没有躲远,只有是台北的景美地区租了一小小的单人套房,过着平静的生活。

“小茵啊!你真的没有打算回去?”坐在叶薇茵的小套房里,陶倩一边吃着鱿鱼丝,一边问着。

“我还不想回去。”叶薇茵摇头。

回去有什么用呢?她又该回去哪里?

回时家吗?她现在对父母是心寒已极。

同样是女儿,甚至还是长得—模一样的双胞胎,为什么大家就比较重视、喜欢姊姊呢?

真的每个人都会对安安静静、我见犹怜的女孩子多关照些吗?

从小,姊姊就像个小公主似地被人捧在手心,担心她淋了雨会感冒、晒多了太阳会中暑;而她呢,就像是个没人管的野孩子,在户外四处游玩。

强烈的个性表现,总让人认为她是个强悍得不需要人特别照顾的女孩子。

“小茵,别再闹了。小荷都哭了,你别再来凑热闹。”这是她从小到大最常听到的话。

为什么呢?她是妹妹啊!为什么先哭的人总是姊姊呢?她也是女生,为什么连哭泣撒娇的权利都没有?

而现在的她,已经哭不出来了。

男人总是喜欢爱哭的女生,梨花带雨、泪眼汪汪,都是自古以来形容女孩子流泪娇态的词句。就连章澜逢;选择的都是小荷。

而她呢?像个呆子一样守着两个人约定的她呢?

知道自己被小荷背叛了,她还是没有哭,因为小荷先哭了,她只能一个人抹抹发热的眼睛,出主意让她和章澜逢离家私奔,她没有哭泣的时间。

她是不会哭的,也不能哭。

叶家,已经没有她容身的地方了。

就算是小荷离家了,爸爸妈妈还是重视小荷甚于她。他们甚至利用她失去记忆的时候想将她变成另一个小荷!

那叶薇茵呢?叶薇茵的人格在哪里?她真的是生下来做为叶薇荷的备胎吗?如果她没有恢复记忆,是不是叶薇茵就永远不存在了?爸爸妈妈就这么不在意自己的第二个女儿吗?

这样的家,她还回去有什么意思呢?就因为她不会哭,所以这么不受到重视?

其实,她不是不会哭,她已经哭了二十多年了。

在心里。

www.kanyanqing.cn

“你这样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啊!”吃完了鱿鱼丝,陶倩大大方方地从叶薇茵家的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可乐,倒了满满两大杯。

“就算不想回家里,你难道不想回去见见雷少宇?好歹你们也算是夫妻啊!而且你那么爱他……”递给叶薇荷一杯可乐,陶倩继续劝着。

他们两个人虽没有“夫妻之名”,却有“夫妻之实”啊!她可以体谅叶薇茵对叶家两老的心情,毕竟被父母放弃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是她很明白,叶薇茵还是爱着雷少字的,那她为什么不回去看看他、回去找他哭诉?

“夫妻吗?”叶薇茵苦笑着,“只有一个晚上的夫妻……”

她的确是爱着雷少宇的。在还没有失去记忆之前,她就被他吸引。失去记忆的那段日子,他又那么温柔地照顾她,要不爱上他,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

可是,她爱着雷少宇,雷少字心中爱的人又是谁呢?他那些体贴的行为、温柔的眼神是为小荷而发,不是她啊!

身为冒牌货的她有什么立场回去找雷少宇呢?他真正想娶的是叶薇荷啊!就算在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她多么努力地让自己成为叶薇荷,她仍不是他真正想要的那一个。

他一定很生气吧!闭上眼,叶薇茵仿佛可以看到得知真相之后的雷少宇。他最恨被别人欺骗。现在他是不是正大发雷霆呢?雷少宇生气起来是很可怕的,原就五官深刻的脸庞,再加上高大的身材,只要一激动地骂人,足以让一个成年男子害怕得不敢说话。

她还记得有一次到公司去找他,正好遇到雷少宇在和公司的高级干部开会。她一直就想看看他工作时的样子,好奇的她趁着秘书开门时朝会议室探头看了看,当时雷少宇那张严肃的脸就已经让负责报告的主管不由得结巴了,连在一旁偷看的她都吓了一跳。

现在呢?现在的他又会怎么样?叶薇茵发现自己越想越揪心。

不要再想了吧!他们也不过只有一个晚上的缘分,多想也只会让自己多难过。

原来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也不该奢望可以得到。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好痛好痛……

“我不能回去找少宇……”眨眨有些潮湿的眼,叶薇茵哑着喉咙说着。“我骗了他,他不可能原谅我的。”

“你当时也失去了记忆,什么都不知道啊!”陶倩忍不住为叶薇茵叫屈。她就是不能了解,为什么众人的过错,居然要这个从头到尾失去记忆的人来承受。

“你看,雷少宇为了你已经连登了一个半月的寻人启事了,他不会怪你的。”她丢了一份报纸到叶薇茵眼前,斗大的寻人启事就占了头版的半个版面。连续以这么大的版面在国内务大报连登一个半月,也只有雷少宇这种有钱有势的男人做得出来了。

这些钱要是送给她这个上班族去买新衣服该多好啊!陶倩暗忖,如果雷少宇的“赏金”提高到五百万,她立刻就把叶薇茵“卖”了。

“我终究是骗了他啊!”叶薇茵说着,终于忍不住哭出声。

一个半月没有见面,她也很想念雷少宇啊!每当报章杂志上有刊登雷少宇的消息,她总是仔细阅读好几次,把他的照片和报导小心冀翼地留下来……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雷少宇是小荷的,自始至终都是,而她,只不过是个中途闻人的女人。

如果她没有丧失忆该有多好?如果她当初没有去偷看雷少宇和小荷的相亲,如果她没有再私底下去找雷少宇……太多太多的如果,现在都已经难以追悔,早就被带走的心,再怎么样也收不回来了。

“别哭了,别哭了……”第一次看到叶薇茵哭泣,陶倩也慌了手脚,连忙安慰她。

“小乖乖,别哭了,我去做好吃的葱油饼给你吃好吗?”说话说了这么久,可乐也喝完了,陶倩发现自己的肚子又饿了起来。

看看表,下午五点多,也差不多是吃晚餐的时间了。

“少来了,我看是你自己想吃吧!”听了陶倩的话,叶薇茵果然忍不住笑了。

“哎呀,反正我做了两个人一起吃啊!”陶倩吐了吐舌头。一面围上围裙,拿出于冰箱里的面皮,开始准备煎饼。

“我真不明白,你每天吃这么多,为什么一点都吃不胖?”看着身穿白色短衫、蓝色热裤陶情的背影,叶薇茵羡慕地说着。身高一六九的陶情,留着—头俏丽的短发,从高中时代就是有名的长腿妹妹,现正在一家外商银行工作,还拍过几个运动饮料的广告,有着抢眼的外表和诱人的身材。

“这就叫作‘有本钱’啊!”关了火,陶倩一边端着香气四溢的葱油饼到客厅,一边故做自大地说。“你的身材也很好啊,有什么好怕的?快,多吃一点。”她叉起了一块葱油饼递给好友。

“是吗?”叶薇茵扁了扁嘴,“我倒觉得我最近胖了不少呢!”这一个半月来,每天跟着陶倩这么吃,她的体重开始毫不留情地直线上升。

接过了饼,一股夹杂着葱和油的气息扑面而来,原本一直认为是美味的葱油香不知怎么地,今天居然令她觉得有些反胃。

推开了陶倩,叶薇茵反射动作就是捂着嘴往浴室冲。

“小茵……你还好吧?”陶倩跟在后面一路进了浴室,看着叶薇茵对着马桶低头猛呕,担心地问。

叶薇茵只能胡乱地点点头,什么话也没有办法说。

其实她糟透了!她胃里只有一杯可乐,一下子就吐完了,现在只能呕酸水,难过极了。

“小茵”……你吃坏了肚子吗?”一旁的陶倩问她。

叶薇茵又是摇头。她这几天一直很懒,看到户外的大太阳就不想出门,怎么可能吃到什么脏东西嘛!

“那……你该不会是……”陶倩吞了吞口水,才迟疑地说:“怀孕了吧?”

怀孕?听了陶倩的话,叶薇茵惊讶地回过头望着她。

怎么可能?才一个晚上……

天哪!不要让事情更复杂了好吗?

www.kanyanqing.cn

坐在黑暗的客厅里,雷少宇沮丧地双手抱头。和小茵生活了那么长久的时间,这个房子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着他们两个人的影子。

现在呢?小茵到底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她不回来?甚至连—点消息也没有……

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了,不过雷少宇知道,那并不是叶薇茵,她开门总是轻轻的、缓缓的,像是—只容易受惊的小鹿。

“少宇,你不要这么沮丧好吗?丢了老婆,别连公司也丢了。”展令鹏大刺刺地开了门进来,—脚踢开了被雷少宇胡乱丢在地。上的报纸,一边抱怨。

雷少宇的优点是失患的时候不像一般人会酗酒,不过他也有着—般人避免不了的缺点,就是无心工作。

近两个月米,公司大大小小的会议儿乎都是他替雷少宇出席的,雷少宇只躲在办公室里批阅必要档,否则就是像现在这个样子,一个人颓丧地坐着胡思乱想。这—段日子下来,公司员工都快忘了还有雷少宇这个总裁存在了。依他的能力,应付这段“非常时期”足绰绰有余,不过一向过惯了闲散日子的他,还是向往着回到以前那朴轻松的生活。

“喂,回话啊!”看雷少宇!没有回答,展令鹏又喊了——声。

“你要我回什么?”雷少宇皱眉说着。

“加把劲,把自己的老婆找回来嘛!”从地上替他抬起了西装外套、拍拍灰,展令鹏一边,叹气一边说着。

就算是再坚强的男人,一旦遇到了爱俏,电会变得像摊烂泥似地糟糕.

“老婆?”雷少宇嘲讽地笑了笑,“我的老婆到底是谁呢?”叶薇荷早就和章澜逢双双对对,而叶薇茵呢?她可以算是他的老婆吗?

她不过是个欺骗他的女人而已!

“少宇,你心里到底是希望谁当你老婆?”展令鹏问。

“我想有什么用呢?我终究任何人都得不到啊!”雷少宇大吼。

他到底算什么?和他结婚的女人到底是谁?

“怎么会呢?”展令鹏淡淡地说着:“如果你爱的人是叶蔽荷,那大概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不过如果你爱的是叶薇茵,只要找到人就好了啊!”

“小茵?”雷少宇一把将桌上的书扫在地上,引起一连串的巨响。“她不过是个欺骗我的女人!”

“是这样吗?”展令鹏看着好面子的好友,“那正好,我们就不必找她了。明天我要人把寻人启事撤了——”

“不准撤!”雷少字厉声打断了他的话。虽然连登了快两个月都没有用,不过多登一天,也许就多一分希望。

“少宇,最可怜的人其实是叶薇茵。你不过是被人骗了,而她呢?不仅在不知情的状况下骗了你,还被她自己骗了。要不是她恢复记忆,叶薇茵这个人可能永远也不存在了。”这种被人任意抹杀存在感的感受任谁都受不了的,更何况是被自己的父母所骗。

“我知道……”不过,她终究还是骗了我。”

他明白叶薇茵的感受,她是无辜的,他也不想责怪她,不过他就是受不了那种被人欺骗的感觉。就算她真的丧失记忆,她还是在这个骗局中担任了主要角色——让他爱上她、娶了她。

“少宇,其实地并没有骗你啊!你不是因为爱她所以才娶她的吗?”展令鹏又问。

“我是爱她啊!可是我也没有想到,居然会爱上一个当初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人……”说到这里;雷少宇整个人就像被雷击中一样愣住了。

他当初真的没有预料到吗?如果潜意识中没有预料到自己会爱上叶薇茵,为什么会认为她将扰乱自己的生命,而要娶她姊姊呢?

他之所以会爱上失去记忆后的她,不也因为她像是叶薇茵,而不像原来的叶薇荷吗?

叶薇荷,那个原来应该是他妻子的女人,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一个名字,任何深刻的感情都没有。他真正爱上的女人,从头到尾,都是小茵!

你爱的,是从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呢?

这是从前小茵问过他的话。那时的小茵,就算是失去了记忆,还是用充满火光的双瞳望着他。

不论你以前是什么样子,我爱的是现在的你。

这是当时他的回答。自始至终,他所爱的都是同一个人,就是小茵。

最初遇见的小茵、失去记忆的小茵……他就是爱上了她,不是别人。

“令鹏,用尽一切的方法,务必要把小茵找回来。”雷少宇向展令鹏吩咐着。

他要找回小茵,再一次告诉她,他爱的就是她。他要再一次向她求婚,娶自己真正心爱的女人。

www.kanyanqing.cn

拿着医院的检验通知,叶薇茵和陶倩忧心忡忡地坐在咖啡馆里。

“怎么会呢?”一边看着菜单,叶薇茵一边嘀咕着。

才一个晚上,她居然就怀孕了?现在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怎么不会?真的要怀孕,五分钟就足够了。”陶倩轻松地说。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叶薇茵下意识地抚着小腹。在自己的肚子里,有着她和雷少宇的孩子……

如果她没有恢复记忆,现在一定正欣喜地期望着孩子的出世吧!可是现在……这个孩子到底该怎么办呢?如果当初她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就一辈子把自己当作小荷,是不是会比较好呢?

“你好好想想吧。”陶情叹了口气。

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没有什么误会不能解释的,为什么要这样两地相思,让两个人都痛苦呢?

“我还是希望你可以回去——哇!”顺手拿起报纸,一看到头版,陶情就惊讶地打住了话。

“怎么了?”看她惊讶的样子,叶薇茵疑惑地问。

“我们雷大少可真是有钱啊!”陶倩把手中的报纸递向叶薇茵。

她可终于等到这一天了!雷少宇愿提供五百万的奖金以换得爱妻的下落!

小茵怀了雷少宇的孩子,再加上可以赚到巨额奖金、怎么想小茵都应该回到雷少宇的身边才是。陶倩心中已做好了决定。

“别管他!”叶薇茵叹了口气,转身向女侍点了两杯咖啡。

再加奖金、登报又怎么样呢?该回去,她就会回去的,否则就算是一千万也没有用的。

“等等!”拉住将离开的女侍,陶倩露出了个灿烂无比的笑容,“一杯蓝山,另一杯换成热牛奶。”

“你有了孩子,可不能再喝咖啡罗!”她回身向叶薇茵叮嘱。

就要把小茵送回雷家了,她可不希望雷少字怪她没有把小茵照顾好呢!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