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逸 >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返回书目

《冒牌妻子·失忆情人》

第十章

作者:雷逸

“展特助,门外有位陶小姐想见你。”早上十点钟,展令鹏的秘书向他通报。

“陶小姐?”展令鹏在记忆里搜寻着,却任何资汛也没找到。

是哪天晚上在PUB遇到的女人吗?可最近这两个多月因为雷少宇的事,他早忙得恨不得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根本没机会出去猎艳。

“她说她是佳华银行的助理。”秘书递上了陶情的名片。

陶情?佳华银行?展令鹏更疑惑了。他确定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个人,而“环宇”又和佳华没有任何业务往来,陶倩是来做什么的呢?

“请她进来吧!”无论如何,先请她进来再说吧。

“展令鹏先生?”这是陶倩对展令鹏说的第一句话。

一点也不客气,问得直截了当,似乎完全不把他这个总裁特助当作一回事。

“我是展令鹏。小姐有什么事吗?”展令鹏在心里替陶情打了个满分。

他一向喜欢这样的女人,双眼有神,作事不拖泥带水。相信她一定是个相当独立的女人。

“我是为了报上那五百万来的。”陶情开门见山地说出来意。

平常她在银行里不知见过多少钱,但她不过是个过路财神,一毛钱也没沾到。这一次好不容易可以大赚一笔,还可以替自己的死党造就好姻缘,她是不会易放过。

“你有叶小姐的消息?”展令鹏惊喜地问。

果真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吗?提高了“赏金”似乎还是有些效果的。

只要叶薇茵可以早一天回来,雷少宇就可以早一点振作,那么他也就可以早一刻,回到以往轻松的日子。

醇酒、美人,那样的日子就不远了。或许他还可以和眼前的美人共度一段美好愉快的时光……想到以往那些优闲的日子,展令鹏禁不住高兴雀跃。

“我是小茵的大学同学,她现在住在我那里。”陶倩说着。

看眼前这个男人一脸喜悦的样子,五百万应该是可以顺利拿到手了。她似乎看到衣服、国外旅游……正在向她招手呢!

www.kanyanqing.cn

又是黄昏,火热的夕阳照射在马路上,使得路上行人个个汗流夹背,急忙加快了脚步回家吃晚餐。叶薇茵正在房里准备自己的晚餐,才刚开了火,门铃就响了。

“进来吧!我门没锁。”她头也不回地朝着门廊大喊。

这个时候会来的只有陶情。自从知道她怀孕之后,陶情几平天天来看她,每次总会顺手带来各式营养补品,一个星期下米,她只要一看到那些奶粉、猪肝就反胃。

她听到门开的声音,也感觉到有人进来了,来的人却一句话也没说。

怎么了呢?叶薇茵不禁纳闷。陶情是不可能会有三秒钟的安静的,总是喳呼着今天的工作又如何如何,像只不甘寂寞的小麻雀一样。今天她怎么这么安静?

“你今天怎么——”叶薇茵回过头,而当她看到站在门口的人后,就吃惊得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她作梦也没想到,来的人居然是雷少宇!

“小茵,我终于找到你了……”雷少字禁不住低喊着,大步上前从后搂住她的肩。

“你来做什么?”叶薇茵问他,声音还在发抖。

“我是来找你回去的。”为什么要问呢?答案再明显不过了。

“找我做什么呢?来责怪我这样子的骗你?还是要我和我爸妈一起为让雷大少娶错了人而负责?”叶薇茵尖声质问。

不管她再怎么逃,终于还是被他抓到了。他要娶的人是姊姊,而她不过是个替身罢了,她相信盛怒之卞的雷少宇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放过她的。她只不过是个替身!叶薇茵发现自己的心里正在痛苦地嘶喊着。不管她怎么爱他,对而所有的人而言,她只不过就像玩偶一样;有谁会在乎一个玩偶的感情呢?

“不是的,小茵,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来带你回去——”雷少宇想解释,却被叶薇茵打断了话。

“找我回去?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找我做什么?”既然她并不是他原本要娶的那个女人,他又来找她做什么呢?

“我当然知道,你是我的妻子。”雷少宇回答得很坚定。

“我是你的妻子?我是吗?”听到这句话,叶薇茵几乎崩溃。“我甚至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她是谁?是叶薇茵吗?或者只不过是叶薇荷的备胎?

她肚子里的孩子又是谁的?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可是,却是雷少宇和小荷的孩子?

“小茵,冷静一点!”雷少宇紧紧地把她搂在怀里,低声安抚着。

性格强烈的小茵,一旦情绪激动起来,反应也是特别激烈的,雷少宇生怕她一时冲动伤了自己。

被雷少宇抱住,叶薇茵知道自己无法挣脱,索性靠在他的怀里,把头偎在他肩上,深深地呼吸着属于雷少宇的气息。

紧紧抱着她的人,正是雷少宇啊!离开他的这一段日子以来,她没有一天不梦到他,总是希望早晨醒来时可以看到他就躺在她的身边,告诉她,过去的那些事情只不过是一场梦,她还是叶薇荷,而他,还是她的丈夫。

可是,她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他,不是她的丈夫。不管她多么爱他,他要娶的人还是姊姊,而她,也不过是个代替品而已。

回复了记忆,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呢?虽然找回了本来的叶薇茵,却也失去了失去记忆后所得到的平静。有许多次,她总是哭着从梦里醒来,分不清楚自己到底该为现在的情况感到高兴或是痛苦。

是不是当别人的替和身反而是一件比较快乐的事呢?

“不是的!小茵,你听我说!”听到她的哭声,雷少宇觉得自己的心比她还要疼。

“我爱的人是你,不是薇荷;我真正想娶的人也是你,没有别人……”该怎么解释,才能让她明白?该怎么叙述,才能让她了解,他当初所经过的那些挣扎和抉择?

他自以为徘徊在她们两姊妹之间,一直告诉自己,他爱的人是失去记忆的“小荷”,必须除去眼中、脑中不断出现关于“小茵”的幻影和错觉,没想到那居然是同一个人。

不论小茵是怎么努力让自己成为叶薇荷,他还是爱上了她的本质、爱上了同一个人。

“原本我和薇荷的婚约,就不含有爱情成分,只是单纯的妥协而已。我一直在意你、为你着迷,从第一次在餐厅见到你,我就爱上你了……”

是她那双美丽而勇敢的眼睛,自从第一次目光交会,他就被她那双充满挑战和企图的双瞳牢牢捕获,一辈子也逃不了。

“是吗?”双手抓着雷少字的衣袖,叶薇茵靠在他的怀里,枕着那宽阔的胸膛,就像过去一样。

她可以相信他吗?相信雷少宇爱上了一直在扮演着别人的她?相信他可以分辨出她和姊姊的不同,还是爱上了真正的她吗?

“是的。”雷少宇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顺势把叶薇茵搂进怀里,像是从前一样。他伸出手轻轻柔柔地抚着她的发,气息轻轻软软地吹拂在叶薇茵的额前、耳侧,引起她一阵酥软,又带着陶醉。

“你曾经问过我,我爱的到底是哪一个你。我回答,我爱的一直是你,是我向你求婚时的你。这句话,始终不会改变过……”

不论是之前那个活泼、性格强烈的她,还是失去记忆后,在别人的误导下成为一个沉静女子的她,对她的爱,始终没有变过。

他爱的人只有她——叶薇茵,不是别人。

是这样吗?他没有骗她吗?

叶薇茵更用力地绞着雷少宇的袖口,放心地大哭起来,很用力地、尽情地哭着;就像个迷路了许久的孩子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一样,放松而安心地大哭山声。

雷少宇不会骗她的,她相信他不会欺骗她。

纵然是绕了一大段路,纵然一直在当别人的替身,她还是得到了雷少宇的爱!叶薇茵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我要回家……”她哭着嚷,“我好想回去……”虽然躲了那么久,但是她一直期望着有这么一天,期望有一天雷少宇会来找她回去。

是为了爱她而找她回去,而不是为了别的。

“好,我们回去。”雷少宇笑着应道。

过了这么久,他终于找回了真正的妻子。

不是为了麻烦,不是为了对家族的交代,而是为了爱。

www.kanyanqing.cn

“小茵,你出来!别躲了!”下午四点多,雷少宇突然回到了家中,还反常一进门就怒气腾腾地大吼。

“不躲才怪咧!”原本因为怀孕而爱困的叶薇茵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躲进主卧室的浴室里。

虽然不知雷少宇到底在生什么气,不过先躲起来准没错。

“你以为这么躲着就可以了吗?”发现浴室的门被锁住,雷少宇好笑地说着,顺手拿出一枚一元硬币轻易就开了锁,把叶薇茵从浴缸里抱出来。

“说!为什么怀孕了居然没有告诉我?”他质问道。要不是今天陶倩来领那五百万的赏金,顺便奉送他这个消息,她要瞒他到什时候呢?

难怪他就觉得小茵比印象中丰满了许多,他本来还以为是自己记错,没想到……

想到他这个当丈夫的居然要从别人中知道自己妻子怀孕,他就好气又好笑。

“呃……这……”叶薇茵赖皮地笑了笑。

在外头独居的那些日子,她已经吃陶倩送来的补品吃到怕了,好不容易可以瞒住雷少宇,不必再天天喝牛奶、鸡汤,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一想到又要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叶薇茵心里一阵叫苦。现在她一想起鸡汤的道还会反胃呢!

“你要不要回家去和岳父岳母报告这消息?”雷少宇一边小心地把叶薇茵放到床上,一边问着。

“不要!我不要回去见他们!”反过身去不看雷少宇,叶薇茵大嚷着。

和雷少宇回家已经一个星期了,她始终没有回家去看过父母。

要她怎么面对他们呢?

自从自己也恋爱之后,她可以体谅小荷为了章澜逢背弃两个人约定的心情,可是,要她怎么谅解父母为了小荷而让她成为另一个人?

同样是自己的小孩啊!他们居然可以为了叶家和雷家的借款,任意抹杀她的人格?

难道她的存在,对他们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吗?

“小茵……”轻抚着她的发,雷少宇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可以体谅妻子的心清,被自己的父母如此对待,任何一个儿女都会心寒吧!

不过他们真的是为了女儿着想啊!虽然方法并不妥当。

“他们真的是为了你好。小荷不见了,他们能做的,就是希望剩下这个女儿可以得到幸福。你可以体会这样的心情吗?”

而嫁入富裕的雷家;就可以确保自己的女儿衣食无缺。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吃苦。

“是吗?那他们为什么不对我解释?那我也就不会以姊姊的身分嫁给你了!”叶薇茵问着雷少宇,带着哭音。至少他们可以在她结婚前坦白一切,那么她也就不会顶着姊姊的名字嫁给他了。

“他们怎么说得出口呢?而且他们真的是为了你的幸福着想,并没有不在乎你啊!你看看这是什么?”雷少宇柔声劝着,并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纸交给叶薇茵。

那是户口帐本。当时他们忙着婚礼的大小事宜,因此替叶薇茵入籍的事,就麻烦叶世达夫妇去办理。

雷少宇的配偶栏中已经填上了名字——是在婚礼前一天入籍的——叶薇茵。

是她的名字,不是小荷的名字!

就算她也许一辈子都要当姊姊,爸爸妈妈还是让她以真正的身分嫁给了雷少宇。

她是雷少宇名正言顺的妻子!

“他们……他们……”他们还是爱着她的……叶薇茵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眼泪控制不住地直往下掉。

“明白了吗?这是他们当时所能做到的了。还生气吗?想不想见他们?”雷少宇低声问着。

如果在婚前说出事实,也许女儿会连婚也结不成,因此当父母的只能尽力做到如此了。

“想……”叶薇茵激动地猛点头,“我想见他们,我好想见他们!少宇,带我回去……”话还没说完,她又哭了起来。

“好好好,我们去见他们。”雷少宇将叶薇茵揽人怀里,笑着安抚她。

待哭泣的叶薇茵到了客厅,她才发现父母已经在客厅等着她了,茶几上还放着小山似的补品。

“小茵……”知道女儿终于原谅了自己,叶母含泪唤着女儿。

“爸、妈……”叶薇茵走上前抱住了父母,误会冰释之后,更深深体会到亲情的可贵。

一场姊妹替身的故事,终于可以在这个地方划下完美的句点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