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孟珩 > 《媚惑77分07秒》
返回书目

《媚惑77分07秒》

第一章

作者:孟珩

礼堂内坐满了宾客,每人的眼中几乎都充满了感动;为台上那对璧人深深感动、深深祝福。

只有尹于尘,她第N次无聊地打量四周——这间历史悠久的教堂,听说是那些葡萄牙蛮子所建;如果真是如此,那它倒还称得上是老当益壮、风韵犹存呢!

当她半张开嘴,又想打哈欠时,眼角余光瞥见母亲的警告神色,让她不得不硬生生将那已溜出口的哈欠收回,改为很深很深的深呼吸;然后转头朝她母亲无辜地微笑。尹母——王熙凤,瞪了她一眼!眼中透露出“你给我乖一点”的警告意味。尹于尘俏皮一笑,连忙将头打正。这才回神注意到此刻台上正在进行的项目——新郎为新娘戴戒指,接着就是盟誓之吻。

顿时,礼堂内响起一阵热烈而激昂的鼓掌声,尹于尘也无精打采地拍了几下手。忽的感觉到母亲不赞同的眼光,为了发挥孝道精神,她只好用力、猛烈地拼命鼓掌。

其实她倒真的很为今天的新娘,也就是她的堂姐——尹雪如高兴。因为她终于在历经了无数的风霜,钓了无数条不适合的鱼后,把自己成功的嫁出去了。

说起尹雪如,可是他们尹家最大的骄傲呢!论外貌,可媲美沉鱼落雁;若论到内在,她可也是堂堂某国立大学某系所的硕士。只是她从不提,除了毕业第一年外;久而久之,诸多亲友也就忘了。大家一心一意,包括她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钓个金龟婿,从此飞上枝头当凤凰。至于那张文凭,只是用来证明——美丽的女人还是有脑袋的;同时也借此向她夫家显示,他们不会只是花大钱搬了一个大而无用的花瓶回家摆。

尹于尘对于她这种坚定不移、一心一意只想嫁入豪门,一夕显贵的心理,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拜她们五代同居所赐,自小她就知道这个堂姐唯一的大志是什么。

而发了这个豪愿后的尹雪如,也果真努力地去寻找。她从不放弃任一点希望,那怕是大海捞针。

偏偏命运捉弄人,尹雪如总是所遇非人!那些男人对于她的内在美从没有兴趣知道,只对她美丽的外貌频频行注目礼!

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尹雪如总是可怜兮兮地向尹于尘哭诉:她到底该怎么办?难道她的一生就这么过了?

尹于尘只能苦笑。她要怎么告诉她堂姐,如果她能控制好自己不要不时胡乱放射电流,那么事情就不会总是以那种可以预知的悲惨结果结束。

可是她也知道,那实在不能怪尹雪如。因为她是真的无法阻止自己在每次看到稍微像样的男人时,就发出“嘿,靠近我”的讯号!

要怪就怪那些男人吧!谁叫他们一看到美女,男性荷尔蒙就分泌得特别旺盛?!

因为据她得到的另一种说法是——尹雪如总是抛弃人的那一方,实在不像她自己宣称的那么可怜。

即使如此,尹于尘还是同情她。为了长久的保障,那么奋战不懈,无所不用其极,就只为了实现她自小的心愿。而现在她终于达成愿望了,她当然要为她高兴!

可是仔细瞧一瞧新郎,好像和尹雪如当初所设定的标准有所差距。呃!相貌倒还说得过去,可是他的身高——即使新娘已穿了平底鞋,而新郎也穿上加高鞋跟的矮子乐,看起来还是有点——有点奇怪。对,只是有点奇怪而已!哎呀!反正瑕不掩瑜!瑕不掩瑜!她在心中这么对自己说。

起码现在的尹雪如比自己的情况是好多了。自从母亲知道尹雪如即将出嫁后,那种更年期的征兆便益发明显!她可以把尹于尘从头到脚、由里到外念得一文不值!然后再开始捶胸顿足、哭天喊地地诉苦,说她爸不该那么早死,留下她们寡妇孤女的无依无靠。

尹于尘常想:她爸爸是不是早已预知母亲会有日后的举措,所以早早上了天堂避难?

而且每次遇有填写家庭资料时,她就备觉讽刺!同样名为王熙凤,母亲几曾有荣国府中凤辣子的一丝泼劲?反倒理像是那平庸无能的尤氏。

她知道同居的这些爷叔伯姑、堂表弟妹也都看出了这一点,只是基于同处一个屋檐下,不好明说;但是她可以感觉得到,真的!

所以虽然身处大家庭里,自小她就只待在母亲身边,很少与他人来往。 毕竟她再怎么软弱无能,也还是自己的母亲。

除了母亲之外,和她最亲近的就只有尹雪如了。她或许是整座大宅子里,真正把尹于尘当成自己妹妹般看待的人,即是她自己已有了亲妹妹。了这点,尹于尘虽还不至于到誓死忠诚的地步,可也将尹雪如当成是自己在世上——除了那因血缘而有所牵连的母亲以外的第二号重要人物!

因此,就算新郎看来没有想象中的称头又怎样?只要他们两情相悦就行了,旁人何必挑剔那么多?

正当她想着心事,几乎要忘掉自己身在何处时,母亲却暗暗地捏了她一把。

“妈!干嘛?”尹于尘吃痛轻声叫了起来。

“走了啦!新郎、新娘就要出来了,你想等大家都走光才出去吗?”王熙凤怒气微露地说。

“走就走,捏我干嘛!我又不是新娘!谁会看我?”

“你嘀咕什么!我还不是为你好,你已经二十六了,连比你大两个月的雪如都嫁出去了,以后你就要变成这一大家子人眼中的老处女了!”

听母亲念了这一大串,尹于尘才又发现另一件该向堂姐致谢的事;那就是她曾经令她免受母亲诸如此类的废话多年。因为以前王熙凤总是拿尹雪如当炮灰,到处去说嘴。

但是今天过后,尹于尘就将失去了这张挡箭牌,她的好日子过完了!

“快点!”王熙凤回头朝跟在她身后的女儿叫道,眼中明显写着千万分的不满。

尹于尘一看母亲脸上的神色,马上知道她的意思。

她低头看看自己,白衬衫、牛仔裤,外加一双黑色半统靴,很好很正式啊!真搞不懂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至于头发嘛!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居然将前额的发丝用泡沫慕斯梳得又高又挺,然后任由一头长发随意披散着,就来参加她亲爱的堂姐的婚礼。可是,既然已经如此了,又何必太计较呢?

她抬起头来,委委屈屈地跟在母亲身后走着。由于前来贺喜的亲友非常多,所以尹于尘一点也无法像平常一样地自由跨步,而只能像缠了小脚的女人似的,踏着“小步”舞曲,极缓慢地移动脚步。

这时,她忽然看见他——一个陌生男子,脸上流露出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态,似乎对她的困窘了若指掌。

尹于尘对于那人所露出的森森白牙式的笑,无端地感到刺眼。

于是,她狠狠地瞪他一眼,但他却笑得更开心。

“疯子!”尹于尘啐道。转过头,又匆匆跟上母亲。

走到教堂外面,阳光热辣辣地泼撒下来。由于尹于尘与母亲站在一起,耳中便清楚地听到了她那压低的嗓门的讽刺声音——“大地主啊!听说每个地方都有地呢!”

这些话与其是在说给女儿听,还不如说是讲给自己听。

尹于尘正举步想要避开接下来一定会有的炮轰时,偏偏速度还是慢了些。

“你呀!积极点!都二十六了,可不是什么十五六岁的花样小姑娘,总是有一大把男人供你挑选!我看如果我要靠你啊!唉——”

“我也有男朋友蔼—而且我现在也不过才二十六,又不是六十二,担什么心?”尹于尘小声地说给自己听,却仍被她母亲听见了。

“你还在跟那个要死不活、没啥出息的穷酸来往?我不是说过不准吗?你居然还敢偷偷跟他来往!”她母亲尖声对着她吼。

尹于尘有点慌乱了!虽然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即将出来的新人身上,但仍有一小部分的人将视线投向她们母女俩所站立的地方,然后露出那种她早已熟悉——有点鄙夷、有点轻视,以及更多怜悯成分的眼光。

尹于尘最恨这种同情的目光。干嘛?就因为姓尹所以要事事都以尹家光荣为主!出了我们这没长进的二房,很丢脸是不是?

这想法让她不再去理会母亲持续不断的数落,丢下模糊的一句话,就自顾自的走到另一边去。

没想到她的堂妹,尹雪如的妹妹——尹风如,红着一双眼跑来对她说:

“哦!尘姐!这是不是很美!?但愿我也有一个这么美的恋情,这么浪漫的婚礼!”

尹于尘知道她这个堂妹是个爱作白日梦的傻丫头,成天编织公主与王子幸福生活的幻想。因此她实在忍不下心告诉她,这其实只是个建筑在现实交易上的婚姻,一点也不美丽,一点也不浪漫。

新娘、新郎终于在众人的引颈企盼下,姗姗而来。

两人就像电影中的情节一般,脸上挂着满足、灿烂的笑容,跑过短短的阶梯,跑过众人筑成的廊道,在飘着如柳絮雪花般的拉炮中,奔向那辆结婚礼车,然后忽的停了下来——

尹于尘那国色天香的堂姐,一转身便朝着众多的宾客笑喊着:“我好快乐,愿你们大家也一样!”

众人的脸上也都闪着喜悦的光芒和祝福的诚意。

“谢谢大家来分享我们的快乐!”尹雪如说。新郎在她身旁,脸上挂着男性自满的笑意。

接着尹雪如将她手上的捧花往高空用力一抛——所有人的眼光都不约而同地转向那束花,看它将落向何方。谁将是下一次的幸运儿呢?

尹于尘站在原地,只见一团黑影从天而降!她本能地伸手接住,定睛一看,吓得魂飞魄散!反射性地扔给身旁的尹风如。不料,身侧发出的声音却不是堂妹娇柔的细语,而是她未曾听闻过的陌生嗓音——

“男人拿到捧花也算数吗?”

尹于尘侧首一望,是那个一笑起来就露出一口森森白牙的家伙!此刻正朝着她露出那森森白牙式的笑!

尹于尘有种世界末日到临的感觉!再看到那气势汹汹、走在众人之前的母亲时,她知道,她的好日子真的过完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