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衣若薰 > 《那个女人叫温馨》
返回书目

《那个女人叫温馨》

第四章

作者:衣若薰

周末的下午,郝劲波沿着公园的外墙漫步回停车的位置。

其实那晚失约全是窃贼所害,可是心高气傲的康倩倩不仅不听解释,还乱发脾气把刚刚道歉的花全扔进垃圾桶原以为他会像所有的追求者那样死缠赖打、苦苦哀求她应该谅解的,可惜她料错郝劲波了。

与郝劲波交往过的女人到最后都会彻司,他简直就是个无情无爱的冷血动物!这们“红粉知己满天下”的偷心大盗,绝不会为了某颗小树而放弃大片森林,何况早在每场爱情游戏开始前,郝劲波即已言明“不婚主义”的立场,所以纵使她们各凭本事想掳获浪子心却徒劳无功后,也只有独自吞下败阵的苦果。

“倩倩很快就会发现她的行为是多么不智。”他想。

许多曾经利爪十足的小猫,如今不是对他百依百顺,甚至只求当他“三宫六院”中一个就心满意足?所以对于康倩倩的撒泼,郝劲波一点也不生气,只是笑了笑便走出她家大门。

来到停车处,钥匙才要插入,几尺远的一群孩童吸引住他的目光。

“今天只是给你小小的教训,明天再不拿钱来的话……哼!小心你的狗命!”

只见两个壮壮的男孩子架住一位小男童,而出口威胁的那个,块头不仅高大,流里流气的模样已有小流氓的架式。

“顾家宝,你们这种行为已形同勒索了,我可以叫警察捉你们的。”小男孩毫无惧色,还回言恐吓。

“没爹的小杂种,我爸爸就是警察,你叫他来捉我呀!”顾家宝气结不已的一把揪住俘虏,“我再说一遍,明天不交保护费的话,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是谁死得很难看,还不晓得呢!”小男孩突然脚一抬,往他下部踢去。

“哎哟!”痛得滚在地上的顾家宝大喊:“给我打、给我好好地打……”

“臭杂种,你居然敢踢我们老大?”他的同学立即扬手。

“喂!你们是哪一班的?”眼看小男孩就要挨揍了,郝劲波以风似的速度跃过来。

“快跑!”两个喽罗也顾不得老大的安危了,拔腿即跑。

“等等我!”顾家宝才爬起来,衣领已被人揪住,“你……你是谁?”

“我是谁?”郝劲波冷然一笑,“我是新任的警政署长!你爸爸不是警察吗?告诉我,他‘混’哪个单位的?这种纵容儿子在外胡作非为、压榨保护费的不肖属下,应该马上开除!”

“我爸爸……”顾家宝惨白了脸,终于坦承,“他不是警察,我骗他们的!”

“说谎、打架、勒索……你可真行哪!”郝劲波肃然的神色看起来满吓人的,“带我去见你的家长!”

“不要呀!叔叔……”顾家宝抖得好像随时会尿裤子,“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郝劲波指着受欺负的小男孩,“你刚刚骂他什么?小杂种?你可知道我是他什么人吗?”“什……什么人?”他咽了口口水。

“我是他爸爸!”郝劲波怒问:“现在你还以为,我会放过你吗?”

“温……温伯伯,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顾家宝哭了出来,“真的,我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欺负温同学了……”

“嗯!”郝劲波清了清喉咙,该是收戏的时候了,“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念在你跟我儿子是同学的分上,我可以原谅你一次。”

“谢谢,谢谢!”

“我警告你!往后他身上如有哪儿伤着了,我就惟你是问。 滚!”顾家宝狼狈地跑开后,他不忍不住称赞:“嗨,小朋友,你刚刚的表现好勇敢喔!”

“谢谢你,叔叔。”那小男童毫无余悸犹存之色,“不过……说谎是不对的。”

“嗄?”郝劲波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这么唬他是不得已的。”

“我明白,是想为我‘免除后患’。”他点点头。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这孩子不仅聪明,而且早熟,郝劲波的好感更深了,“他们有没有把你打伤?”

“还好……”他摸摸肚子,笑得有些勉强,“我叫温润,是育仁小学六年级生。”

“六年级?”可是他的个头看起来那么校

“我是跳级生。刚刚那几位就是我们班上的同学……”温润背起书包,“谢谢叔叔的帮忙。可不可以留下您的姓名和电话,将来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报答您的。”

“助人为快乐之本,报答就不必了。”郝劲波为他的世故而折服,“不如我好人做到底,送你回家吧!”

****************

温馨在厨房忙完后,才发现儿子到现在还没回来。打电话去才艺班,教师说他早走了,心口一阵不安的她正想到学校附近找找,温润刚好抵达。

“润润!你跑哪儿去了?这么晚还没回来,妈妈可被你吓……”质问连边的她因为另一个人的出现而嘴巴大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也感到意外。”他刚刚就在怀疑,名字特殊的温润是否与温馨有关系。想不到--“润润果真是你的儿子!”

“你怎么知道他是我--”温馨像保护小鸡的母鸡似的突然将温润抓到身后,“你调查我们母子,到底有何目的?”“调查?”她的反应可真激烈呀!郝劲波无辜地说,“我干吗调查你?我不过是在公园巧遇被同学欺负的温润,好心送他回来罢了,你以为我会有什么企图?”

“他们为什么要欺负你?”温馨立即蹲下检查儿子的手脚。“有没有受伤?”

“没事了,你别紧张兮兮嘛。”温润回望郝劲波一眼,说:“幸亏郝叔叔及时救了我。你就不晓得,当他亲口对大家说他是我爸爸时,那顾家宝有多害怕……”

“什么?你说--你是他爸爸?”温馨一副快晕厥的模样。

“郝叔叔故意骗他,以后顾家宝就不敢再欺负我了。”温润脸上堆满对郝劲波的崇拜。

“总经理,请你别在孩子面前乱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好吗?”温馨毫无感激之色,反而一脸的铁青。

“我只是……”耶?真是好心没好报哪!

“原来他是你们公司的总经理?”妈妈也真是的,怎么可以对上司如此凶巴巴呢?温润赶紧提醒:“妈,郝叔叔好心送我回来,你连杯茶水都还没倒给人家喝呢!”

“我--”她站了起来,歉然说:“对不起,我想……我是太紧张了。”

“没关系!”郝劲波以为她的失态是因为“未婚生子”的秘密被他知道了,惟恐公司不谅解,才说出那种莫名其妙的话来,“其实,我早听维邦提过你有个儿子的事了。放心!我不会因为你的蓄意隐瞒而开除你的。”

“谢谢……”若有所思的温馨依然在原地,直到儿子拉她的袖子才回神,“那么……请进来喝杯茶吧!”

“顺便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吃晚饭吧,我妈妈做的菜很棒的哟!”温润立即建议。

“润润!”温馨却紧张得低声嘘他。

“不用了……”主人的表情如此勉强,郝劲波也不会那么不识趣,“我正好有事,下次吧!祝你们周末愉快。”

*****************

公司岁末之际酬谢客户的“尾牙宴”,今年的地点已选郝家的别墅。为了这个盛大的派对,郝劲波调了十位女性员工来家里支援,温馨也是其中的一位。

其实郝氏集团往美国、加拿大发展后,很多人并不晓得他们仍留下一家成立不久的关系企业在本地。温馨若非碰巧在“茂远”任职,否则哪有机会踏入总经理的私宅院,进而一窥此跨国集团的雄厚财力?

相较于“倪氏”安总裁的华宅,这里的面积几乎为“安乐园”的一倍。糟蹋的是,郝劲波竟然嫌它既远又空旷,居住的机率一年不超过五次。温馨忍不住想向老板建议,干脆让她改当看宅子的管理员算了!

“笨手笨脚,你死人呀!”发出刺耳分贝的,正是刚与郝劲波言和的康倩倩,她俨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态,支使员工布置会场,“不对,这东西要放在顺梯处……小心!别把我的进口花材弄坏了!”

好不容易布置出令她满意的场面时,所有的员工已累得差点折腰了。

“劲波,你看我弄得如何?”而男主人一抵达,她却有脸揽功,“人家忙了一整天,手都酸死了!”

“不好意思,让大家辛苦了,我叫厨师先弄点吃的到楼上,你们在那儿好好休息……”郝劲波的几句话,让抱怨不已的员工顿时忘记辛劳,她们的上司可比康大小姐有“人性”多了,“我去厨房巡视进度。”

拐进二十来坪的厨房,外烩人员正忙得不可开交,郝劲波当场逮着一位偷吃贼。

“妈!”他一箭步迈过去,“你从美国回来,怎么不通知我一声?”

“咱们郝大公子除了公事就是泡妞,老太婆我不想麻烦你呀!”朱凤仪叉起一片鲍鱼吞下去,“嗯!刘师父的手艺比去年更精进了!”

“是董事长不嫌弃!”站在她身后的大厨立即回头谢了一句。

“妈!客人就要到了,你快去换件衣裳帮我招待宾客吧!”

“唔……唔……”满嘴美食的朱凤仪点点头,拿张纸巾擦手。

“喔!差点忘了告诉你,温馨今天也来帮忙了。”郝劲波突然想到。

“什么?她也来啦?”朱凤仪忙抓起一件围裙,“那我不出去见客了,免得穿帮。”

“妈,你这是干吗呀?”他被她慌张的举动弄得哭笑不行,“温馨早晚会知道你是‘茂远’的董事长,你何必……”

“你不会了解的,以她的脾性,若知道我真正的身份地位,可能会因此而刻意疏远,那我认润润当干孙的希望不就落空了?”朱凤仪故意沾了少许面粉在脸上,“我警告你,千万别在她面前喊溜了嘴喔!”

“妈,你……”

“朱阿姨?”蓦然,一个惊讶的声音打断他们,“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朱凤仪脑筋急转弯,掰了个理由,“郝老板开的价码一向不错,所以我来这儿充当临时工。”

“总经理,你也认识朱阿姨?”刚刚他们讲话的模样,并不像第一次见面。

“唉……”被老妈的利眼一瞪,郝劲波不得不跟着圆谎,“她曾经在我家‘帮忙’煮饭、打扫之类的工作。”

“总经理,外边的工作差不多了,我可以留在这里帮忙。”她看厨房的人都忙得满头大汗,有意为朱阿姨分担辛劳。

郝劲波终于明白母亲喜欢温馨的原因了。她发自内心的关怀,连他这个做儿子的都不免自觉不如而惭愧。

“劲波,原来你躲在这儿?”康倩倩小心翼翼提着及地的昂贵晚礼服移步过来,“宾至都到得差不多了,下人们准备好没?”

下人?多卑贱的字眼哪!朱凤仪听了心里就不怎么舒服。

“倩倩,不得无礼!”郝劲波本有意将康倩倩引见给母亲,但碍于温馨在场,只得改口:“朱阿姨,这位是康倩倩,‘康亚’董事长的独生女……”

“劲波,她是谁呀?为何你对她这么客气?”那妇人看起来又胖又脏。

“她……”这该怎么说呢?

“我只是个低贱的下人,难得总经理肯纡尊降贵,到厨房看我们一眼……”朱凤仪话中带刺。这就是劲波的新女友?简直跟他爸爸没两样,专沾惹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大烂货!

“康小姐好漂亮喔!要是总经理能娶到你,那真是他们郝家的‘狐’气哟!”她故意捧起一块巧克力蛋糕,往前倾身,“康小姐,这蛋糕是我特地做的,你尝尝看。”

“不要啦……”康倩倩嫌恶地拒绝,岂知她一个颠踬,那蛋糕竟不偏不倚砸过来了,“啊--我的礼服!”

“康小姐!”温馨见状,立即拿起一块干净的布。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朱凤仪忍住得意的窃笑,抢下温馨的布猛往她身上擦。“我马上帮你弄干净……”

“住手!”康倩倩尖叫道,“劲波,你看这笨肥婆,把我的衣服弄成什么样子了!”

冷眼旁观的郝劲波,早看穿这场闹剧的结果--倩倩已被母亲羊“出局”了!

“对不起,康小姐……”他才要出面调停,温馨抢先道歉了,“我马上帮你处理。”

“处理?你怎么处理?”康倩倩扬起高傲的下巴,“这污渍你洗得掉吗?”

“凶什么凶!大不了赔你一件嘛!”朱风仪插嘴。

“这件款式绝无仅有的礼服起码值十万,你赔得起?”她可火大了。

“十万?你坑人呀?”朱凤仪冷笑。

“朱阿姨……”温馨猛以眼神暗示,希望她姿态放低些。虽然康倩倩乱哄抬价格的行为并不厚道,但她毕竟是总经理的女友呀0康小姐,这套衣裳是我请朋友‘调来’的,相信价码可以再压低一点。”

“谁要你多嘴?”康倩倩狠瞪她一眼,随即向男友撒娇,“劲波,我不管啦!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气啦!”

“不过是一件衣裳,你别胡闹了……”母亲那抹“看你怎么收拾”的眼神,让郝劲波心中一阵发寒,“我妈年轻时候的衣服还放在楼上,你将就着点穿!”

“你就是对下人太仁慈了,才会把她们宠上天!”她定在原地不动,“如果你不好意思亲自教训,让我来!”

“倩倩,你……”想干什么?

可惜太迟了,他还不及阻止,响亮的巴掌清脆地响在原来就僵凝的空气中。接着女人的痛叫与东西摔地的声音,震住了在场的每个人。

“温馨!”朱凤仪赶紧扶起为她挡去这一掌的代罪羔羊。可恶的臭女人呀,竟然把温馨的眼镜都打掉了0你怎么这么傻傻的让她打呢?”

“谁教你冲过来的?”康倩倩也吓了一跳。

“倩倩,你太过分了!”温馨挨掌的瞬间,郝劲汉竟有种难以言喻的心疼。也管不了自己的力道多大了,他硬是把人拖出厨房。

“劲波,你弄疼我了……”康倩倩痛出了眼泪,“你疯啦?居然为了一个胖女人和一个丑女人而这样对我?”

“滚出去!”不顾大厅宾客投来异样的眼光,他吼道,“像你这种蛮不讲理的女人,郝家不欢迎!”这句话其实是骂给老妈听的。

“你--”康倩倩何曾受过这么大的羞辱?她也怒骂回去:“郝劲波,你想甩掉我就明说一声,何必‘借刀杀人’?我康倩倩可不是那种让人玩玩就算了的女人,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语罢,她甩头就走。

“对不起,刚刚出了点状况……”郝劲波这才扯扯嗓门,向众宾客说,“请各位先用点心,待会儿就上菜了……”

他转进厨房,厨师们全识趣地端菜出去,只剩温馨和母亲坐在椅子上。

“总经理明鉴!你看那位康小姐把温馨打成什么样子……”恶人先告状的朱凤仪,一触及儿子愠然的神色,立即噤声。

“人已被我赶走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母亲不是第一次以“下人”的身份气跑他的女友了,身为人子的郝劲波除了大叹无奈,又能如何?

“总经理,朱阿姨她不是故意的!”不明就里的温馨一径说清。

“你的脸还痛不痛?”无心与母亲争论的郝劲波,拉把椅子坐在温馨前面,“你--”天呀,她红肿的脸颊竟将镜框推斜了一边。

“我不要紧的。”她忙掩住脸,侧头过去,“是我们不对,总经理还是快把康小姐追回来吧!”

“像她那种大小姐脾气的人,我懒得‘追’了……”他正欲起身拿东西,朱凤仪已将冰块和纱布送过来,“你还真了解我需要什么哦.朱阿姨’!”

“哪里!我儿子小时候不听话,也常 被我打得鼻青脸肿,所以我很清楚哪种方法消肿最快了……”见他又射了一记寒光过来,朱凤仪马上开溜,“我出去帮忙了!”

“我自己来!”温馨才要伸手,郝劲波已取下眼镜,将包着冰块的纱布敷在她疼痛的颊上,“总……”

“我想向你道谢!”谢谢她为母亲挨这一记耳光。

“哦?”什么意思?

“喔,我是说道‘歉’。”好险!差点说溜口了,“为倩倩的无理取闹……”

“换了任何人的话,也很难控制自己的脾气。”温馨顿了顿,又说:“还是我请朋友再送两套新款式,说不定康小姐肯原谅我们的一时粗心。”

“要就她自己来找我,否则我郝劲波绝不会吃回头草。”他看敷得差不多了,便放下冰块,“别再担心倩倩的事了,明后两天你好好休息,就当我补偿你今天的辛劳及刚刚所受的委屈……我出去招待客人了,记得走之前带些好吃的给润润。”

“总经理……”抚着冰凉的脸颊,温馨的胸口涌起一股热流。

这是第一次,她感受到郝劲波的温柔与体贴。

****************

郝劲波与女友吵架的事,温馨一直十内疚,即使事件并非因她而起。刚巧程予欢重回“倪氏”,并将仅存的三家关系企业迁到新址,于是她趁难得的休假去探望老朋友,顺便向她调借两套新衣,准备送去给康倩倩。

“温馨,真高兴见到你!”几个月不见,倪映珂展现的热情令人惊讶。

“大小姐,你好!”她客气地颔首。

“别这样叫我,我已经不是什么尊贵的‘倪氏’继承人了。”

一场财务危机不仅让娇生惯养的倪映珂蜕变得谦虚、和善,更将她和程予欢之间的敌对化为甘苦与共的友谊。如此巨大的变化,的确是众人始料未及的。

“你专程来找予欢姐的吧?”她拉着温馨便往“华美”那层楼走去,“真巧呀!刚好TINA从南部上来找她,今天大伙儿可要好好聚一聚了!”

“夏纯娟也来了?”那太好了,因为“灰姑娘的魔术师”正由她暂时代管。

“温馨--”果然一声尖啸,昔日那位素有“小辣椒”之称的老同事,一看到她即跳上来抱着猛亲,“哎哟!我可想死你罗!”

“拜托!饶了我吧!”受不了她的口水战,温馨连忙竖起白旗,“你嫌以前制造的误会不够呀!”

“怕什么?大家者是老同事了,我的个性她们还不了解?”夏纯娟掠了掠额前的刘海。短发又中性的打扮的她,难免给人一种“同性恋者”的错觉,而第爱亲温馨脸颊的癖好,更是引起不少人怀疑,“况且我一向非‘细皮嫩肉者’不亲,可见你的肤质多好的。”

“照你这么说,那岂不是得施打过荷尔蒙的男人,才够格被你看上?”陡然插话的,是刚和各级主管开完会的程予欢。

“KRISTA!”夏纯娟抗议地低嚷。

“温馨,我以为你下班后来呢!”一袭粉藕色丝质洋装的程予欢,走起路来飘飘然的,煞是好看。

“今天特休!”温馨简短地回答,也关心地说:“你又瘦了!”

“没办法,少了你这得力助手,我忙得根本胖不起来。”她说的是事实。

“温馨,你怎么不问我是否也瘦了?”夏纯娟故意凹陷下两颊,“当初为了你一句话,我两肋插刀下南部去帮KRISTA,结果她现在跑回来管‘倪氏’,害我得独撑‘灰姑娘’。瞧,不过半个月,我已经掉了三公斤肉了!”

“你这工作狂别把自己改不了的毛病全怪罪我头上。”温馨被她逗笑了。

“TINA,你若觉得累的话,不如回‘华美’吧!”倪映珂赶紧抓住机会劝进。

当初全因她一时糊涂,才会赶走这些才气洋溢的设计师,如今“倪氏”大不如前,她当然希望夏纯娟肯不计前嫌回公司。

“我也有意将‘灰姑娘’的模式引进‘华美’。TINA,你是实现这个梦想的不贰人选了。”程予欢现在的心全在“倪氏”,自然管不到“灰姑娘”那边了。

“既然KRISTA这么说了,那我当然很愿意再为‘倪氏’效力了……”夏纯娟倏地圈住温馨的手臂,“你也回来吧!那么我们几个姐妹可就真的大团圆了。”

“我……”她嗫嚅了。

“温馨现在的待遇,比‘倪氏’能提供的要高得多,别为难她了。”除了体谅好友的经济压力,程予欢总觉得温馨另有一份“难以启齿”的苦衷,“对了,你不是要调两套新款的衣服,究竟送谁呀?”

“这事说来话长了……”温馨苦笑,将昨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所以你打算拿我的作品去讨好康倩倩?”夏纯娟生气道:“她跟你们总经理吵架,关你什么屁事呀!”

倪映珂也应和:“郝劲波不就是那个女人不断的花心大少?”缺了个康倩倩,又不致影响他光辉的风流史,我看你就别管闲事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我担心康小姐会因而做出对总经理不利的事来。如果能让他们和平地分手,总比反目成仇好吧!”这是她的顾虑。

“原来你真正担心的,是那个风流鬼呀!”夏纯娟诧异地盯着她,“你不是一向对那种视女人为玩物的臭男人很不屑,怎么对郝劲波如此维护?温馨,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胡说!我才没喜欢上他呢!”众人质疑的眸光令她极不自在,“我只是善尽秘书的职责罢了。何况总经理人虽然花了点,对员工还算蛮照顾的……”

“哦?是吗?”夏纯娟叉着腰,“不过我还是不打算把衣服给你!送给康倩倩那种女人,我宁可把自己的心血扔进拉圾桶!”

“TINA,拜托啦!”温馨拉起她的手,“念在我们是最要好的同事嘛!”

“你就帮温馨这次忙嘛!”倪映珂也恳求了,“你明知道‘华美’现在的作品,根本比不上你的精心设计……”

“那倒是!”她的赞美捧得夏纯娟轻声一笑,“好吧,我就割舍两套给你吧!”

“太好了……”温馨就兴得正要拍手。

“不过--”夏纯娟立即补充:“这回算你欠我一份人情,若是哪天我要你还的话,你可不能耍赖喔!”

****************

温馨一直以为,还人情大不了只是请吃顿饭或看场电影即可了事的,岂知夏纯娟的“馊主意”老早打到她头上了,而这次的陷阱则是由一张请柬拉开序幕的。

“温秘书,有位夏先生找你,他说是你以前的同事。”陈婉玲敲门时,一见齐维邦也在,便走到温馨身旁附耳:“唉!你同事好帅哦,下次可不可以帮我介绍?”

“夏先生?”温馨质疑的口吻在看见门口的客人后,转成了惊喜,“原来是你呀!”

“嗨!我今天特地送请柬来的!”夏纯娟扬扬手中的红信封,还不忘向离去的陈婉玲啵个飞吻:“谢谢你啦!大美人……”

“拜托,你老改不了调戏良家妇女习惯。”温馨赶紧拉人进来。

“哈!你吃醋啦?”夏纯娟反而大剌剌地搂住她肩头。

“我想……你们可能有很多话要聊,我先失陪了。”齐维邦捧起一叠资料,“这CASA我们明天再讨论好了。”

这位夏先生五官虽然漂亮,可惜偏向阴柔之美,而那副毫不顾忌生人在场即当众搂搂抱抱的举动,更仅他浑身不舒服。啧啧!温秘书怎么喜欢这娘娘腔的男人?

“齐经理!”由齐维邦微拧的眉头看出,他可能有所误会了,于是温馨抢先下挡在门口,“容我介绍一下,她是‘华美’首服装设计师--夏纯娟‘小姐’……TINA,是我们公司企划部兼业务部的经理,齐维邦先生!”

“嗨!你好!”夏纯娟大方伸手过来,“齐先生,你的落腮胡好性格喔!”

“你是个--女的?”齐维邦讶愕得只差没下巴脱节,不信任的眼睛从她头顶往下逡巡,“可是你……”

“没错!我是个女的。”她朗笑着摸摸男孩似的短发,“谁规定当女人一定得留长发、穿裙子的?”

“对不起!”齐给邦尴尬地道歉,“请原谅我对女人的了解不够透彻。”

“温馨,这位齐经理还真坦白呢!”夏纯娟陡然在她脸颊轻啄一下,“嘿!我了挺适合你哟!”

“TINA!”温馨啐骂道,“别乱开玩笑-…齐经理,对不起!我这旧同事就是疯惯了,你可别……”见怪!

“没关系!”他不介意地笑了笑,“你的同事蛮--特别的。”

乍见夏纯娟时,还以为这男人“转骨不成”。而弄清真正性别后,齐维邦反觉得她自然不造作。特别在她大笑时,那对发亮的眼睛和白亮的贝齿,不如天使般引人动容。

“对了,你那张请柬是怎么回事?”温馨突然想起。

“KRISTA把‘灰姑娘的魔术师’结束了。倪映珂为了欢迎我跟阿布回‘倪氏’,想举办一场欢迎酒会,顺便为转型的‘华美造型顾问公司’造势……”她反应过来,同时邀请齐维邦,“齐先生一块儿来喔!我送你一次‘免费造型’。”

“免费造型?”那倒不必了,他连忙摇手,“谢谢你,不过我可能无法……”

“齐经理,一起去嘛!反正那天休假。”温馨私心地想为这个被工作压榨得毫无乐趣的男人安排点生活娱乐。

“我那天要表演魔术耶!你不来捧场,就是不给我面子!”夏纯娟最手强人所难了。

“魔术?”她的花样挺多的嘛!齐维邦心动了。“好吧!既然夏小姐盛意拳拳,那么我一定出席。”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