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衣若薰 > 《那个女人叫温馨》
返回书目

《那个女人叫温馨》

第五章

作者:衣若薰

“华美”转型为造型顾问公司,其实是把“灰姑娘的魔术师”模式引进来。为了打响知名度,夏纯娟邀请不少服务过的明星级客户,如此一来,那些追星的记者、狗仔队,也就会自动上门为她们做免费广告了。

“温馨!”夏纯娟一见到人,便往摄影师这边拉,“阿弥陀佛!你再不来的话,我可要开天窗了!”

“开天窗?”什么意思?突然阿布拿相机朝她一闪,“喂!你们这是做什么?”

“拍照留作纪念嘛!”夏线娟转头交代其他人:“马上帮她上卷子!”

“为什么要上卷子?”这小妮子搞啥把戏?

“免费造型,不要白不要!”她眼神一使,两边的人立即架着温馨到烫发区去。

“我不要烫头发!”不对,TINA那副贼兮兮的模样似乎暗藏着阴谋。她急忙挣扎,“你不能强迫我……”

“是你欠我一份人情的哦,难得有机会让你还,可不许你赖!”她嬉笑着对陪同而来的温润说:“润润别怕,阿姨只是想帮妈妈改头换面而已。”

“我知道。”习惯了夏阿姨的“人来疯”,温润一点也不担心母亲的下常

“齐先生,要不要顺便做个新造型?”她转向另一位客人。

“谢谢你的好心,不过我蛮满意目前的状况的。”齐维邦吓退了一步,“你今天是主人,还是快去招呼别的宾客吧!”

“那麻烦你带润润到点心区休息一下,好戏就要上了。”

半个小时后,温馨被带上了展示台。刚卸下发卷的她,凌乱不堪的头看起来像是被风雨摧残过后的鸟巢。

“TINA,拜托你别整我了!”面对人群中闪烁个不停的镁类,她紧张得快晕倒了。

“镇定点,你待会儿成名啦,”夏纯娟拿起麦克风介绍:“亲爱的来宾,今天的主题是强调整体造型的重要。 本人特地请现场一位观众朋友充当模特儿,并将她造型前的模样拍下来,好让各位比较造型前后的差别。”

解说捧一指,温馨烫发前拍的快照透过投影机在观众面前播放出来。

“好丑喔!”有人开始耳语了,“这副德行……做造型有用吗?”

然而当主持人利剪一出,女主角长发应声落下的刹那,来宾们便屏息观看设计师的表演了。众人只知夏纯娟于服装设计上有独特的风格,鲜少人知道她在发型方面也是个奇葩。短短的十分钟,她已完成修剪的部分,再经吹风机一番整理,一头俏丽的短发出现了。

“其实这位小姐的脸蛋蛮有型的,却因刘海的遮盖而显得平庸无奇……”她一边解说,一边为模特儿上妆,“加上她的五官比例不错,只要稍中修饰,任何部位都会变得很突出……”

“哇--”随着女主角的脸庞由素净转为艳丽,观众的惊叹声此起彼落:“简直是巧夺天工,想不到那张平凡的脸也能变得如此动人!”

“如果能够像她这样,从不及格的长相一跃成为美女,那我绝对可以变得比玛丽莲梦露还迷人……”台下的女性来宾几乎迫不及待想交钱报名了。

“齐叔叔……”温润则拉拉齐维邦的袖子,“台上的女人……真的是我妈吗?”

“太不可思议了!”齐维邦更是目不转睛,“温秘书铁定会在公司造成轰动!”

这场SHOW的气氛,就在夏纯娟为她换上新款春装后达到了高chao。焕然一新的温馨脱胎换骨似的,一袭水蓝色麻纱的合身洋装,充分流露出粉领新贵的气质,简直羡煞了爱美的女士们,掌声更是如雷般响彻整个大厅。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谢幕后,夏纯娟激动得抱住一脸木然的温馨,“我就知道没下错注!”

“我是不是在做梦?”她到现在仍无法接受“变美”的事实。

“傻瓜!世上只有懒女人而没有丑女人,你只是不懂突显自己的特色罢了!”夏纯娟满脸得意,“你的例子不仅让我很有成就感,对于未来的造型工作,我更有信心了。”说着还把她的黑框眼镜折成两半,扔进了垃圾桶。

“TINA,你明知道我重度近视……”温馨哀叫一声。

“我马上带你配副隐形眼镜。”夏纯娟捧起她娇俏的脸庞,真挚地说:“温馨,你在‘华美’那么久,对于美容服装方面的见地可不比我短浅。虽然我不明白你疏于打扮的原因,但既然已被我伯乐挖掘出你美的本质,希望你别再糟蹋自己的特色和优点了。”

“我早就习惯默默无闻了,何必……”惹起太多的注目?

“可是女人的青春有限呀!”她费尽唇舌劝道:“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难道你从未想过,去争取某些人的目光--譬如你欣赏的异性?”

“我……”郝劲波俊朗的身影忽地从她脑际一闪而过。

“无论你怎么想,我可不容许自己的‘作品’遭到破坏!”她坏坏地一笑,“倘若你想回复以前那种老气横秋的打扮,信不信我会锲而不舍堵在你家门口不准你上班?”

*****************

站在“茂远企业”大楼前,温馨踌躇了半天,依然不敢跨进去。

早上在公园时,若非润润“作证”,否则朱阿姨哪相信她即是温馨本人,更遑论同事们了,定会误以为她趁两天休假去做整型手术了!虽爱美是人的天性,外表的不起眼却给温馨一种潜识的“安全感”,一旦褪去这层保护色,她竟有种莫名的恐慌和不安。

偏偏TINA不仅摘掉她的黑框眼镜,还一做二不休杀到家里,将所有衣物全换成当季新款的春装,这对习惯了同一款式,不必每天烦恼穿什么好的温馨而言,无异是一大困扰。瞧!她身上这袭录色洋装,还是考虑了快一个小时,才靠润润敲定的……

“小姐找人吗?”郝劲波爽朗的声音吓她一跳,“我看你站在这边很久了。”

“我……我是来这里上班的。”总经理没认出我?

“你是‘茂远’的员工?”他的眼瞳满是惊艳,“第一天上班吧!哪个部门的?”

“我……”

“你来啦!”齐维邦忽然插入他们中间,“我还怕你今天不敢来呢!”

“齐经理?”温馨由那调皮的眨眼示意得知他原来想整整总经理。

“维邦,这位小姐是企划部的吗?”表哥何时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助理?

“时候不早了,我们上楼去吧!”齐维邦并未回答,只是急着把人拉向电梯。

望着那道窕窈的倩影没入电梯,郝劲波的心魂仍为佳人的一回眸而动荡不已。那位小姐长得虽不是顶冶艳,俏丽的短发、比例合宜的躲才满是青春的气息,尤其当她仰首望着楼宇静思时的神情,仿若清新的百合那般引人注目……


“劲波,你看见温馨没?”一进办公室,朱凤仪的电话就要了进来。

“还没……有事吗?”他边脱外套,边放妥公事包。

“嘻,没事!”可是她的声音中有掩不住的兴奋,“妈突然觉得,让温馨待在你这好色鬼身边实在太危险了,所以想把她调去别的单位。”

“妈!你一早打电话来就为了这无聊的假设?”郝劲波生气地说:“如果真的只是担心我把她吃了,我写份保证书给你,可以了吧?”

“那可是你说的喔!”朱凤仪笑得好暧昧,“要是你敢吃她一丁点豆腐的话,我马上调她到‘安全’的部门去!”

“神经!”郝劲波咕哝着挂上电话,这才发现准时送咖啡的温馨还没进来,于是拨内线问人事课:“陈小姐,温秘书今天请假吗?”

“总经理,她现在就在隔壁的财务部,大伙儿正缠着她讨教整体造型的秘诀呢……”电话那头充斥着女人的吱吱喳喳声,陈婉玲以兴奋的口吻补充:“喔!唐经理说,要向您借用温必书几分钟。”

向温馨讨教整体造型的秘诀?若有人想“毁容”的话,拿盐酸泼脸岂不是更快!

“好吧!那麻烦你转告温秘书,请她待会儿把‘华强’的资料送进来!”

虽然觉得奇怪,不过只要做好分内工作,他并不会干涉员工在办公室搞什么花样。只是这回真的太过分了,已过了半个钟头,他要的交件依然没送来,郝劲波干脆自己去找。

才跨进档案室,一抹淡绿色的身影令他眼睛为之一亮。

“是你?”忘了闲杂人等是不能擅进此地的,他的唇边尽是笑意“来找资料呀!”

“嗄?”温馨不意他的突然出现,吓掉了手上的卷宗。

“对不起!我吓着你了。”郝劲波顺手为她捡起,“华强?维邦怎会知道我需要这份资料的?”

“是--人事室的陈小姐要我找的!”她吞了口口水,对于两人之间如此近的距离感到不自在,“对、对不起,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喂!”郝劲波倏地拉住她,“你的文件还没拿呢,陈小姐有说要你转交给谁吗?”

不是给你吗?温馨流露出困惑的表情。

“把工作全丢给新进人员,这么做实在有些过火……”他一副打抱不平的口吻,“你们齐经理也实在太不会照顾属下了!”

她微拧的柳眉,带着些许不经世事的憨直和纯真,令人有说不出的好感,而那对充斥着问号的眼瞳是如此澄澈,仿佛……在哪儿见过?

“怎么会?这是我分内的工作。”温馨反驳。

“你叫什么名字?刚从学校 毕业的吧!否则怎会吃了暗亏还帮别人说话?”她的善良让郝劲波忘了“女性员工之交淡如水”的戒律,还一径地说:“你放心,我不会眼睁睁看着别人欺负你的……”

差点笑出声的温馨忍不住怀疑,自己现在的外观看起来有比实际年龄还小吗?否则总经理怎会认定是刚踏入社会的菜鸟?

“温秘书!”唐经理突然风也似的冲进来,“快快快,大家都在等你呢!”

“温……温秘书?”他有没有听错?

“可是总经理要的资料--”温馨被半拖半拉出去时,回瞥了郝劲波一眼。

“你不是交给他了吗?”唐经理并不理会侄子讶张的大嘴,“劲波呀,你把人再借我半小时,等温秘书指点我们如何‘让男人另眼相待’的绝招后,自然就还你了!”

“表姨妈!”郝劲波喊不回她们两人,只有愣在喃喃念道:“那个女人……居然就是温馨?”

****************

没错!那个女人的确是温馨。只是他一时为其“美色”所惑,而忽略了那双瞳眼和温软的腔调是如此的熟悉。可恶啊,温馨明知道他“食色性也”的毛病了,居然还装蒜地让他白献了半天殷勤?

一思及档案室的搭讪,郝劲波真想找个地洞钻算了,为此,老羞成怒的他难免故意挑挑她工作上的瑕疵以为报复,心知肚明的温馨则是以少进总经理室为妙,免得两人尴尬。倒是平日安静的秘书室一下子门庭若市,女同事争着请教“保养美容”的诀窍,男同事也开始借故搭讪,温馨的人缘一下子翻涨到最高点。

一墙之隔的郝劲汉岂会不知?只是每每耳关到隔壁隐约传来的男声,他竟莫名地感到嫉妒。

“上班时间打什么屁?”恼怒地来回踱步,他终于忍不住往秘书室走去,“总务课的小王?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是来--做公司旅游问卷调查的!”咦?总经理脸上有抹煞气哦!

“问卷调查?用电话询问不更快,还劳你从六楼上来十五楼?辛苦了!”他挖苦道:“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有干劲哦!”

“总经理亲自过来,请问有何吩咐?”温馨以为他的“自动越界”,代表着冷战即将结束,释怀的微笑不禁一扬。

非得有事才能进来吗?郝劲波找了个借口:“安义公司的档案在你这边吧!”

“是!我马上找!”她说着去拿下层柜的资料。

温馨并不晓得这一弯身所展露的臀形有多诱人,男士们已经在为她心跳加速了。年轻气盛的小王下腹紧绷,喉头的口水猛往肚里吞,郝劲波则是掌心直冒汗,因为联想到第一次触及她饱满丰胸时的震撼……

“找着了!”回过头来,她将卷宗交给总经理,“咦?是不是我这里的空调不好,你脸怎么都红红的?”

“嗯、嗯!今天的天气是热了点……”郝劲波瞪小王一眼,“温秘书很忙的,没事话少来打扰她。”

转身回总经理室,他将自己摔进大皮椅,烦躁地点了根烟。

记得乍见温馨里,她浑身暗灰系列的套装总给人死气沉沉的感觉,郝劲波还曾数度在表哥面前讥笑他们俩的“速配”。而现在的温馨,却有如寒冬之后被阳光唤醒的花朵,去除层层包裹后,绽放出引人无限遐思的春姿。

像她今天那袭贴身的丝质洋装,真是好看哪,浅绿色的薄纱长袖,藏不住藕般的玉臂,荷叶领上的粉颈白里透红,绗细的腰围哪像是个生过孩子的女人?

不解的是,既然她待过“华美”,一定累积不少服装造型方面的专业知识,为何不将这些经验应用在自己身上,反而穿戴得像是年近四十的老女人?如今她突然恢复适龄打扮,又是为谁而突破心防的?

“请问我可以进来吗?”齐维邦铿然有力的敲门声,震醒他的沉思。

“进来呀!门又没关。”郝劲波没好气地问:“有事吗?”

“没事。只是看你魂不守舍地呆坐着,关心一下罢了!”他移步过来,捻熄烟灰缸上那根还在燃烧的烟头,“听说你最近情绪不太稳定,连员工去茶水室喝杯咖啡都被你碎碎念?”

“这种事也有人嚼舌根?”他轻啐一声:“是不是温馨告的状?”

由于爱美的效应持续在公司扩大,女同事甚至央求温秘书别再弄点心来,免得破坏她们减肥的决心,当然也连带剥夺了郝劲波的口福。所以前天经过茶水室时,恰巧温馨也在,他便以上司的威严小小报仇一番--

“各位!你们不觉得最近的TEATIME似乎长了点?”

“总经理怎么回事啊?最近老绷着一张脸……”同仁们一哄而散前不禁耳语:“八成跟哪个女友闹僵了,所以没事拿我们出气!”

“温馨才不会在背后说人坏话。”齐维邦交叉起双臂,“我倒觉得奇怪,自从她变漂亮后,你们之间却恢复到最初的僵局,这岂不有违你一向美女‘温柔相待’的本性?你不会是还在介意档案室的‘糗事’吧?”

“什……什么档案室的糗事?”他知道了?

“少来!贵美姨都偷偷告诉我了。”齐维邦嘿嘿两声,“听说你猛追问人家的芳名,还一副怪我没好好照应她的不满口气?”

“你--”郝劲波骂道:“你明知她就是温馨,为何不早点言明?害我出尽洋相,成为同仁们的笑柄!”

“怎么样?想不到牛粪也有变成夜明珠的一天吧!哈……”齐维邦讥笑一顿后,提醒:“姨妈吩咐我要小心留意,如果你对温馨稍有举动的话,必须马上向她报告。”

“哼!我郝劲波又不是缺女伴了,哪会对一个‘妈妈级’的女人动歪念?”虽然温馨确是令人“刮目相看”了。

“谁教你以前的纪录太差,姨妈怕你色心一起把人家吞了嘛!”他拉起百叶窗,正好望见秘书室外缠着温馨讲话的运输部主任,“难道你不承认,现在的温馨有足够的条件吸引异性?最近好多男同事争着约她出去吃饭呢!”

“有过一次不愉快的经难后,你应该清楚我不再碰‘办公室恋情’……”咦?王主任没事来十五楼干啥?瞧那色迷迷的德行,活像几十年没见过女人了!郝劲波回头后发现表哥直盯着自己,便问:“听你的意思,好像连你也对她产生兴趣?别忘了,她还带着个拖油瓶呢!”

“像润润这么聪明可爱的孩子,当现成的儿子也不赖。”齐维邦玩笑地说。

“你不是认真的吧?”郝劲波倒抽了口气,“恐怕人家看不上呢!”

古怪哦,表弟的语气怎么变得紧张了?齐维邦有个直觉,他对温馨的在乎超过任何人的想像--包括他自己!

“至少我对她照顾有加,或许感激会转化为感情哦!”他扬扬眉,“温馨的例子让我对自己产生自信,改天我也去‘华美’重新造型,说不定能和她郎才女貌配成对哩!”

做梦!心中暗泼冷水的郝劲波,掩不住脸上的不屑。

“劲波,难得我对一个女人起好感,念在咱们表兄弟的情分上,你这次不会再破坏我的好事了吧?”齐维邦仔细留意着他的神色。

“我……”郝劲波为之语塞。乔安娜的事,让他老觉得对表哥有份愧。而既然维邦开口了,助人成其美事是理所当然。可是……他就是无法爽快答应。

“东森先生不是邀请我们去喝庆功宴?你以上司的身份叫温馨出席,名义上是公事,实则当我的女伴,她一定不会拒绝的。这主意不错吧!”

“想不到,你连计划都拟妥了……”郝劲波笑得好僵。

“看多了你的把戏,我再不开窍的话,岂不太笨了,”他临走前再次交代:“记住哦!我的幸福就掌握在你手上了!”

****************

东林企业与茂远业务往来密切,每年都会邀郝家表兄弟参加业绩成长庆功宴。由于它是一家纯日资公司,“略谙日语”就成了温馨必须陪同的理由。

照往例,郝劲波的女伴若非演艺女星、模特儿,便是商界的名门淑媛。特别的是,他今天竟带了两个来。“文桥业”的千金文芳,是郝劲波的女友之一,一袭露背式的连身裙展露了惹火的身材;而温馨的白色长礼服,则抢眼突显了她娴静高贵的气质。

虽然怀中搂着骚劲十足的辣妹,郝劲波的胸口却为温馨的清纯典雅而发热。刹那间,他好嫉妒表哥,维邦若看到他的女伴这么出色,肯定兴奋到眼珠子都会突出来。

“奇怪了!这家伙怎么还没到……”敛回欣赏的眸光,他朝饭店门口张望。

温馨孤伶伶的模样,竟令他良心不安中掺杂着些许窃喜!齐维邦最好别来……

“我再打打看……”文芳则在一旁帮忙打电话,“啊,有人接了!”

“给我!”郝劲波一把夺过来,“维邦,你人在哪儿?”

“我临时来机场接客户,也许赶不及去你那儿了!”电话那头的杂音似乎很重。

“搞什么嘛!”哈!胡思乱想居然成真了?他强抑下兴奋的口吻:“是你要我把温馨骗来的,那现在怎么办?”

“只好麻烦你照顾啦!”齐维邦干笑两声,“反正我信得过你!”

一句话堵得郝劲波心虚不已。

“可是……我带了文芳来,现在又要顾着温馨,你存心要让我今晚的约会泡汤吗?”他故意生气地责备,其实心里压根不想和文芳泡在一起。

“什么?我听不到……”沙沙的声音干扰了收讯,只听得齐维邦断讯前的叮咛:“记得送她回家--”

“噢!SHIT!”他低咒一声。

“齐经理不能来了,是不?”温馨看出总经理的为难之色,“既然这样,那我先回去好了……”

“郝先生!”蓦然,一位身材不高的男子以日语喊道,“你今天艳福不浅呀!”

“东森先生别误会。”郝劲波闻到一股浓浓的酒气,“这位是我的女伴文芳小姐,那位是我的女秘书温小姐。”

“哦?”东森一双眼睛骨碌碌在温馨身上转,“齐先生好像还没来?”

“是的,他临时有事,所以……”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温小姐岂不是落单了?”果然有,东森提出进一步的要求,“正好,我今晚也一个人,郝先生不介意把女秘书给我暂做女伴吧!”

“这……”怎么可以?

“谢谢东森先生的抬爱。不过,我担心会令你扫兴。”公司最近将和这家客户签一纸大合约,体恤上司难处的温馨,想也不想就答应。

“温小姐的日语好流利呀!郝先生,记得这次的合作计划要让她参与喔!”东森说着挽起她的手,“肚子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东……”糟,大色狼开始行动了!

“太好了!电灯泡终于有人认领了!”文芳则绽出一个轻松的甜知,“劲波,咱们可以好好疯一疯了!”

“我也饿了!先去吃点东西。”郝劲波扭头往东森就座的地方,“不介意我们桌吃饭吧!”

“欢迎!欢迎!”东森命人送上餐点,还与大伙儿干了几杯甜酒。

这顿饭吃的是美味的法国菜,郝劲波却一点胃口也没有。看着因性骚扰而声名狼藉的东森,色迷迷地搭着温馨的肩,他亦不自觉得将难抑的怒火发泄到搂着文芳的那只手上。

笨蛋!人家正在吃你豆腐,你不会闪呀!

“噢,劲波……”文芳只道他欲火难捺,才会猛揉她的纤腰。受美式教育的她,也大方地以舌尖在男友耳际挑逗,玉手则直搓他起伏剧烈的胸膛。

尽管郝劲波怒揪着剑眉、猛打暗号,保守的温馨哪敢直视这对行径大胆的男女?她只好借着和东森先生说话来化除尬尬。

“东森先生,您好像喝了不少酒,要不要请服务生送解酒茶来?”嗯!他的酒气好呛人哪!

“温小姐真是体贴。”东森却直朝她喷气,“放心!我喝十打都不会醉的。为了证明我依然清醒,走!跳舞去!”

“可是我不会跳……”不过她仍是被“强拉”进了舞池。

“劲波,我们也去跳舞。”文芳兴致勃勃地提议。

“好。”郝劲波冷硬地拉着她滑入舞池,鹰隼般的锐眼并未放过那对男女。

很显然,温馨一直在闪躲东森贴近的人。那无助的模样激起他的保护欲,甚至冲动得想上前将两人拉开,偏偏文芳像只八爪章鱼似的,缠得他分不开身。

“劲波,散会后让东森先生送温秘书回去好了……”她轻啮着他的钮扣,“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共度周末夜,好吗?”

让东森送温馨回去,那岂不是把一羔羊活活送入虎口了?

“我答应过维邦送温馨回去的。”他心不在焉地应道。目视舞跳到一半又把温馨拉回座位喝酒的东森,他实在太不放心那个男人了。

“放心啦,东森先生不敢太过分的。”

埋进他胸膛的文芳一脸沉醉,回味着许久前与郝劲波的那段温存。虽然双方都将爱情视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游戏,她依然无法控制地放进部分的认真,更暗暗期待郝劲波这条浪子之船能自此停泊下来。

“人心难料……”以他自身的经验,郝劲波太清楚男人在三杯黄汤下肚后,杀人放火的事都敢做了,遑论奸淫掳掠?“咦?他们人呢?”

“什么?”文芳仰首。

“温馨不晓得被去哪儿了!”不过才稍稍陷入那段极力想忘却的荒唐事,角落的那对男女已不见踪影,他不禁着急得四处逡巡。

“或许上洗手间了也不一定……”扯扯他的袖口,文芳撒娇:“难得出来玩,再陪人家跳支舞嘛!”

“不行!东森那个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担心……”郝劲波喃念着,便跑去问服务生:“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东森先生?”

“好像……带着一位小姐往楼上去了!”其中一位说。

“楼上?”那不是饭店的房间吗?“知不知道是哪一层?”
“不太清楚耶!不过东森先生在我们饭店有他专属的贵宾套房。”

“贵宾套房!”也顾不得文芳的等待了,郝劲波拔腿即跑,“噢!该死的东森,要是你敢动温馨一根寒毛的话--”

他发誓!他会杀了他!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