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简璎 > 《佞情煞火》
返回书目

《佞情煞火》

第一章

作者:简璎

位于香港九龙的半岛酒店素有“贵夫人”或“贵妇”之称,其华丽的H型外观融合了新潮与古典,高耸的梁柱和欧陆式浮雕是她的特色,象徵着大英帝国的繁华与传统,从法国云石面桌子到海军蓝的手织地毯,美好的古英国情调一一显露出她雍雅的气质,简单中见优雅,她的华丽,今人惊艳。

一身黑色的BOSS考究西装,水蓝色条纹衬衫,银色丝质领带,左手食指套着一只白金镶黑色玛瑙的男戒,腕上则是白钢表壳的全球限量薄钻表,足踏黑色LV典雅绅士鞋,浑身散发着优雅不可侵犯的贵族气质。

东方妄二步出拥有迷人晕红灯光的半岛酒店电梯,一头过肩黑色长发整齐的束在脑后,淡淡的古龙水味道飘散在他周身,他一直自诩是个很有味道的男人,这点添加他神秘气质的香味当然不可少。

香港不是东方家族的地盘,若不是香江第一大帮——“丐扬会馆”和东方盟素来友好,今逢丐扬会馆馆主六十大寿,他也不会来港岛走一遭。

香港——在他眼中看来,这座令人趋之若骛的疯狂购物天堂,不过是颗蒙尘的珍珠罢了,污浊的空气、太过拥挤的人潮、高楼密集林立、鲜少绿意等等,都是促成他不喜欢这东方之珠的原因。

瞧,同是蕞尔小岛,新加坡的怡然与香港的混乱便硬是截然不同,处于热带的这几个岛型国家里,他一直认为新市最具竞争力,思及此,他再度佩服起他那位前盟主父亲大人的眼光,老早在新市落地生根,打下一片大好江山,如今放眼黑白两道,论实力、论势力,无人能出东方家族其右。

言归正传,尽管不爱香江风水,他还是来了,丐扬会馆的郑 馆主殷殷相邀,早在一个月前就遣派特使将帖子亲自送上东方盟,如此周到,传达出丐扬会馆对东方盟的重视,不来就失礼了。

因此此行,除了他父母陪同他未来大嫂路湘到美国探望窦天门的窦帮主之外,拓一、咏三、放五、毅七都来了,真四是因慎儿出水痘分身乏术,撒六则浪荡到威尼斯去,尽管如此,东方家七子来了五人,也给够面子了。

丐扬会馆的晚宴席设君悦酒店,七点开席,从九龙到港岛还需过海时间,他与他那几个分住不同房间的杰出手足们约好六点在半岛大厅的咖啡座见,五人再一同赴宴。

妄二低头看看腕表,时间已到,他们也该来了吧,他一秒不差的步出电梯。

蓦地,一团白色会蠕动的物体横冲直撞地踏上他的昂贵皮鞋,不经意的,从那团东西上挥落的几根白毛沾上他熨得笔直的两管西裤,小小爪牙攀住他丝光细薄的棉袜不放,依偎着,搓揉着。

妄二嫌恶的看着足上的不速之客,他骤然蹙起眉峰,这讨厌的东西是打哪里来的?老天,那湿濡的感觉是它在舔他的小腿吗?

“晦气!”他不由得咒骂出声。

生平最厌恶小动物的他,是动物的天敌,任何可爱的动物都无法引起他的侧隐之心,他从来不给它们好脸色看,就如同他从来不轻饶犯戒的属下一样。

“喵——”或许是棉袜柔细的触感,猫咪发出柔媚的声音。

他半眯起眼,不悦的感觉攀升到最高点。

迟钝的东西,还没察觉到他的愠怒吗?居然不快滚还恶心不己的乱叫?

俯下身,他不费吹灰之力地用两指扣住猫的颈部,将它抓提到英挺的面孔之前,与它水平相视。

“喵——”猫咪有丝慌乱,吊在半空中被箝制的感觉令它不安。

“知道怕了吗?”勾起邪恶的笑意,妄二微微加重手指力道,残佞的看着它那双显得有丝痛苦的眼睛。

看出它快呼吸不过来,他敛起笑意,不善的黑眸盯住挣扎的猎物,慢条斯理地说:“知道吗?你这只畜牲实在犯了我东方某人的大忌,所以别怪我手下无情。”

他指节一收,残佞地将猫捏毙,手法干净利落,如同他在惩戒东方盟叛徒的一贯作风。

“彩球!”

颜烙桐焦急的寻来,刚才她一个不注意,竟让最心爱的猫咪跳离怀中,彩球动作敏捷,不一会工夫就跑得无影无踪,害她顾不得要赶去君悦酒店参加酒宴,吩咐若干保镖,分头寻找她的爱猫。

老天,彩球绝不能不见,它是她最心爱的宠物,一直以来她们都形影不离,她走到哪里都必定片刻不离的带着它,因为看到它,就仿佛看到她父亲那慈爱的面容……

“彩球!”烙桐喜悦的发现她的爱猫正好端端的躺在一名陌生男子的手中,谢天谢地,她立即对那名男子走过去。

妄二挑挑眉,看着对他走来的高姚女子。

很好,刽子手还来不及遁离现场,受难者家属就找来了。

烙桐不卑不亢,客气而保持若干距离地道:“这位先生,你手中的猫是我的,请把它还给我。”

她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微感奇怪,平时活蹦乱跳的彩球竟会乖乖地伏在一个陌生人的手中连动都不动,这现象很异常。

“这只猫是你的?”妄二一笑,轻佻地抚着掌中猫儿柔顺的毛,虽然它已惨遭他的毒手,仍残留体温。

“对,它是我的,请你把它还给我。”烙桐迫不及待想要回自己的猫,今天是丐扬会馆的郑 馆主六十大寿,郑 馆主是她父亲的金兰之交,两人交情深厚,她这个世侄女迟到了可不行。

妄二玩狎地抚弄着死猫,姿态无可不可,眼角则微扬地打量眼前的女子。

他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这女子很美,手脚纤细修长,短发清爽俏丽,清灵黑亮的双眼蕴含着坚毅与刚强,不施脂粉,唇线柔和,看得出来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子,但她的穿着却很怪。

一件军用大衣套在她如模特儿般修长的身段上,显得有型极了,绿色军裤和皮靴一点都不含糊,若不是他们在酒店里邂逅,他会以为她是美国陆军某部队的女军官。

妄二在心里戏谑地啧声摇头,现在已经没有年轻女孩子会这么穿了,年轻的美眉们,即使冬天也要穿短裙小露一下美腿,包得密不透风像颗粽子的已然落伍。

慢条斯理的顺着猫毛,他轻佻地一笑。“如果它是你的,你就该管好它,别让它乱跑。”

“谢谢你的警告,我会注意的。”烙桐礼貌的予以回应,毕竟彩球在酒店大厅里横冲直撞是事实。

他挑挑眉,表示着他的不置可否,但还是没有将猫归还她的意思。

“抱歉,我在赶时间,现在是否可以请你把猫还给我?”

烙桐并非泛泛之辈,这点挑衅她还沉得住气,她仍旧客气地要求眼前这位看来有丝狂狷的俊颜男子。

“当然,猫是你的,当然要还你。”妄二戏谑地提高猫,嘴角勾起一抹诡谲的邪笑道:“喏,接着。”

烙桐松了口气,幸好这人没再继续找麻烦,她还要赶去参加酒宴呢。

她欣喜地伸手接猫,不意从他手中掉落到她手掌的小东西居然还是动也不动,她心下一惊,连忙探查鼻息。

探查之后,她顿时倒抽了口冷气,感到心魂俱裂,她手掌中那逐渐僵硬的小小躯体正陈述一个由不得她不接受的事实——

彩球死了,她的彩球居然死了!

她愤怒的目光笔直射向妄二,他明明知道彩球已经死了,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甚至还抚弄彩球的尸体逗耍她,为什么他要这么残忍?究竟是谁赋予他这个权利的?

泪水霎时迸出烙桐的眼眶,她悲切的模样像痛失什么宝物似的。

见状,妄二有点意外,穿着这么有个性的女孩子,没想到也会为死掉的宠物哭。

意外,他真的很意外。

“这是怎么回事?告诉我,为什么我的猫会死?”她既愤怒又沉痛的质问他,内心不断自责着,如果她把彩球留在www.ysb88.com,不执意带它一起来香港就好了,那么它就不会死了……

妄二扬起一抹残戾的微笑,毫无愧意地说:“没什么,因为它乱咬人,所以我小小的惩戒了它一下,让它永远不可以再乱咬人,如此而已。”

烙桐简直要心碎了,他承认了,凶手真的是他,真的是他杀死了彩球,他说彩球乱咬人,这怎么可能?分明就是他滥杀无辜,太可恨了,这个人太可恨了!

“你说谎,彩球从来不会咬人!”她清丽的眸中燃着愤怒的火焰,恨不得要他为彩球偿命。

妄二挑衅地道:“我说有就是有,它咬了我,有办法的话,你可以叫它开口翻供埃”

她又气又痛,浑身颤抖。“你——”围绕在她周边的人都对她恭谨不已,生平没遇过这种无赖,让她不知道如何以牙还牙才能泄心头之痛。

可是,就算让她逞口舌之快,一时占了上风又如何?彩球也不可能起死回生,难道真要他为一只动物偿命?这怎么可能?

她伤心欲绝,无意再与他争辩些什么,沉痛的抱着彩球的尸体,颤巍巍的离开。

妄二看着她失神不已的背影,还是不觉得自己有错,女孩子就是那么多愁善感,死掉一只宠物可以再买一只,何必表现得一副如丧考妣。

“东方妄二——”凝沉的嗓音飘至,一只手无声无息的落在妄二的肩膀上,接着,四个挺拔的人影将他团团围祝

拓一笑盈盈地收回手,恢复正常的声音,调侃地问:“怎么回事?亲爱的二弟,我们才来香港不到几个小时,你就伤了一个女孩子的心啦?瞧她哭得梨花带泪,是不是你不负责任,不要你们的爱情结晶啊?”

拓一的语气里也不知道是羡慕还是嫉妒,如果依照他东方家族头号浪子的头衔来分析,他是嫉妒多过羡慕,可是现在如果是在路湘面前,他会义正辞严地说他是在导引东方家的邪恶之神改邪归正。

“好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又怎么能知之甚详呢?大哥,看来你不要的爱情结晶也不少哪。”妄二惬意地反将一军。

“那个女人很眼熟……”毅七皱着眉峰思索,他向来自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如果他印象不深,除非那人显少露面。

英俊儒雅的咏三似笑非笑地道:“七弟,你这句话好像大哥的调调,不过语气不同罢了。”

“去你的,咏三!”拓一深觉这句话真是有辱他了,自从有了路湘之后,他可冉也没采过路边的野花。

如此戏谑之言,连冷若冰山的放五都笑了。

“我想起来了,她是www.ysb88.com‘铁烙帮’的二小姐!她叫颜烙桐。”毅七一睑恍然大悟的兴奋样,但又百思不得其解的说:“真是奇怪了,她怎么会在这里?”

放五冷然道:“有什么奇怪,一定也是来参加郑 馆主的寿宴。”

毅七抽丝剥兰分析着,“可是她自从一年前接掌铁烙帮代帮主之职后,行事低调,作风保守,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照理说这种大场面她照例也会派铁烙帮副帮主来才对,没想到她会亲自驾临。”

“驾临?”妄二不以为然地挑着眉。“不过是个黑道帮派的千金小姐而已,你的用字遣词也未免太慎重了一点。”“不,颜烙桐可不是普通的黑道千金。”毅七兴致勃勃地道:“她原是美国维州理工研究所的电脑高材生,一年前颜帮主意外发生车祸变成植物人之后,她就被急召回帮,责无旁贷地挑起群龙之首的重责大任,至今一年有余,将帮务处理得井井有条,令等着看铁烙帮崩帮的其余帮派啧啧称奇。”

“七弟,她的长相你没记清楚,资历倒是倒背如流。”对于这一点,咏三十分佩服,带领偌大东方财阀的他,经常要倚重毅七那比电脑还好用的头脑。

毅七一笑。“我对特别的人记忆特别深。”

“我早就说过www.ysb88.com出美女。”拓一只注意这个,在他看来,女人没有能不能干这回事,只有美不美,再能干的女人,如果不美,就像食之无味的鸡肋,相反的,美女如果不怎么能干,起码像弃之可惜的鸡肋,都是鸡肋,意义差多喽。

放五面无表情的说:“可是我记得你去年说,只有大和民族才有美女。”

“而前年你说美女都在法国的花都巴黎!”毅七也吐槽的接口。

“没错,没错,你们记得很好。”拓一笑盈盈地道:“所以喽,也就是说,世界处处皆美女,不把——可惜喽!”

***

东方之珠的夜晚依旧是明亮耀眼,入夜之后的景象一点也不输白天的喧嚷忙碌,中环兰桂坊那一列排开的小型夜总会与餐厅吧台一向是欧美人士与华人聚集的场所,其中又以Post97最负盛名。

Post97的舞池与酒吧都不算宽广,却予人一种英伦夜总会的错觉,一到夜晚就人满为患,大家不分国籍狂欢作乐,不管是盛装而来的欧美人士或是香港本岛的门靓族,每个人都摩肩擦肘,跳得热络。

“究竟是谁提议到这里来的?.”坐在吧台边,放五皱着眉抱怨,生性孤芳自赏的他,很不习惯众多短裙辣妹投射过来的热情眼光。

没有人回答他,他的手足们都在品酒放轻松,参加过无聊的寿宴之后,开始享受这难得的无事夜晚,尤其是妄二,他那闲适过度的姿态已经不能用放松来形容,他根本就是在放浪形骸嘛。

“你说,你叫妄二?妄是狂妄的妄?”一名浪女正妖娆万分、肆无忌惮地对着妄二调情。

浪女穿着一件镶珠的红色小洋装,波浪长发非常撩人,肤色炫蜜,眼皮上着前卫的银色眼影,饱满的丰胸呼之欲出,诱人乳沟在妄二面前若隐若现。

“对,狂妄的妄。”他轻佻地伸手揽住浪女,兴味十足地盯着她熟若桃李的浑圆巨波。

“你说,你从新加坡来的?”浪女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擦着红色蔻丹的玉手把玩着妄二的银色领带,红艳的嘴唇噘着,问与答之间几乎要贴上他看似无情的迷人薄唇。

“我从新加坡来的。”妄二不厌其烦地笑答,问题与答案都不重要,彼此贴近摩擦的体温才是主戏。

浪女爱娇地说:“听说你们法令好严的,连痰都不能随地乱吐,是不是呢?”

妄二看着她,似笑非笑。“难道你喜欢随地乱吐痰?”

“哎呀,你好讨厌哦!”浪女被逗笑得花枝乱颤,忙不迭前仆后继地磨蹭着他的胸膛撒娇,他的迷人有目共睹,她是兰桂坊这一列酒吧的常客,还没见过像他这么俊挺又浑身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

他轻轻执起她的玉手亲吻一记,暧昧不已地说:“我讨厌?那么看来,你是不会愿意陪一个讨厌的家伙共度良宵了,我得快点另觅床伴才行……”

他忽地住了调情的口,旁边刚刚落坐的一行三人吸引了他的目光,三人之中只有一人点了酒,点的是“天使之吻”。

“少主,您今晚最好喝少一点,明天一早的飞机……”一进酒吧,辛仲丞就护主心切地提醒。

“我自有分寸。”烙桐显然心绪欠佳,只是随口应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酌一杯成为她放松自己的方法,久而久之竟练成一身好酒量。

今晚她不是来放松平时紧绷的神经,彩球的摔死给她莫大打击,在丐扬会馆的寿宴上她一直在重复自责自己的疏失,现在若不喝个几杯酒醉醉自己,回到饭店她一定会再狠狠哭上一场,然后彻夜无眠。

彩球……它再也不会在她面前活蹦乱跳了,她们已经天人永隔,不会再见面,谁料得到这趟旅程竟是彩球的死亡之旅……

妄二微拢了拢眉,看她脸臭的,难道她还在为他捏死那只小猫的事耿耿于怀?

他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她也太会记仇了吧,都过了快七个小时,她还记得那么牢,那种不起眼的小猫有什么好?钞票一砸,随便都可以买到一两打,真不知道她在心痛什么。

“天使之吻”送来了,两种香露酒和白兰地混合的液体呈红色状,嵌于杯缘的樱桃鲜艳欲滴。

烙桐拿掉樱桃,一口仰尽杯中的酒汁。

妄二不由得挑了挑眉,想不到她还是个酒国英豪,喝酒这么干脆,跟她痛失爱猫时的脆弱完全判若两人。

她又点了一杯马丁尼,照例又是一口仰荆

“少主,您别喝了,彩球已死不能复生,您要节哀埃”吾尔晓卫心急地劝道,她扎着两条长长的辫子,穿一件格子棉质连身洋装,跟酒吧里的前卫美眉们格格不入,而她的开导说词让妄二几乎要无礼的笑出来。

什么跟什么,节哀?她干脆说那只猫人死不能复生算了。

辛仲丞接口道:“少主,晓卫说得没错,您要保重身体,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我们还是早走为妙,回饭店休息。”

少主?妄二突然注意到她身边那一男一女对她的敬称,她明明是个女人,怎么会叫她少主呢?诡异。

“妄二,你有没有在听人家说话嘛?”浪女将他的头扳正,对他忽然分心很不悦。

他对她勾起一记玩世不恭的笑。“没有。”说着,松开搁在浪女腰上的手,椅背一转,兴味盎然地盯着旁边的军装佳人。

看,她在喝第三杯酒长岛冰茶。

“有缘千里来相逢,我们又见面了,少主。”他调侃地称呼她,眸中的戏谑之意足以撩起任何人的怒火。

“是你!”烙桐又惊又诧,几乎是鄙夷的回瞪着他,这个杀死彩球的刽子手居然还敢出现在她面前?

“是我。”妄二从从容容的笑问:“你那只短命猫入殓了吗?看来你真的很重视它,何不考虑为它买块风水墓地以告慰它在天之灵呢?”

“你别太过份。”提到彩球,烙桐又激动起来。

这个人究竟是谁?如此狂狷又如此放肆可恶,杀害了她的彩球不说,竟还敢一再来撩拨她的伤口。

妄二笑了笑。“我不觉得我过份,这是问候,社交的基本礼仪,难道身为一帮之主的你不知道吗?”

烙桐蓦然一惊,他知道她是铁烙帮的帮主,他……

“话说回来,堂堂铁烙帮的帮主迷恋一只猫也未免太难登大雅之堂了吧。”妄二继续嘲弄道:“我弄死它也是为你着想,不让你落人笑柄,不过如果你那么介意,我可以再买个十只、八只给你,相信那种不起眼的猫到处都是,该不难买到……”

烙桐眸中迸出寒光,她冷冷的说:“我的猫是无价之宝,你赔不起,还有,不管你是谁,我都希望你也被捏死!”

那杯长岛冰茶无预警的泼撒在妄二身上,他昂贵的西装上全是橙色汁液,周围登时引起一阵小小的骚动。

烙桐旋然离去,辛仲丞与晓卫连忙跟上去。

妄二抚着下巴,她居然敢把酒往他身上泼?他——向来无人敢撄其锋的东方妄二居然会被个女人厌赚至此?

很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

***

如果缘份是促成再见面的前提,那么妄二可以笃定自己和那位特立独行的铁烙帮代帮主真是有缘极了。

他们又冤家路窄的在机场碰头,新机场像迷宫一样大,而他们居然可以正面交锋,这也可以注解为冤孽了。

“是颜烙桐……”毅七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颇有“怎么会这么凑巧”的懊恼之意,机场那么大,偏偏遇上不该遇的人。

昨夜在酒吧里的偶发事件后来经过浪女夸张的宣扬,他们都知道了,如果说他们惊讶于妄二会捏毙人家的猫,不如说他们比较不解妄二何以会对一名女子如此挑剔找碴,没事找事的程度真的有点过份,难怪会把人家惹毛。

于是,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就在他们其余三人一致以眼光推派咏三出去打圆场之际,妄二却大方的朝烙桐走过去。

烙桐别过脸,她不想再看到这个魔鬼。

“谢谢你昨晚‘招待’我的酒,颜少主。”妄二轻薄的扳正她的面孔,强迫她面对自己。

“你做什么?”烙桐挥掉他的手,对他狂肆妄为的行径已到容忍极限。

“住手,休得对我们少主无礼!”辛仲丞格开妄二的手,冷锐的眸子笔直射向妄二。

拓一连忙向前分开剑拔弩张的两人,居中玩世不恭地笑道:“别这样,二弟,就算这位铁烙帮帮主美得教你无法自拔,你也毋需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啊,先送个花呀什么的,才有可能进展到摸脸颊嘛,你太不上道了。”

辛仲丞的目光扫向拓一,森然不悦地说:“这位是东方盟的大少爷吧,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妄二看着辛仲丞,佻达地挑了挑眉。“我们哪一点不尊重了,嗯?”

辛仲丞不卑不亢,声若洪钟道:“昨晚你对我们少主无礼,今日又蓄意侵犯,难道配得尊重两字?”

“哈,昨夜贵帮少主将酒往我身上泼,害我衣衫尽毁、当众出丑,这位正义的使者,你说究竟是谁对谁不尊重呢?”妄二盯着辛仲丞,唇角缓缓漾开笑意。

“你——”辛仲丞脸色铁青至极,愤慨地迸声,“强辞夺理!”

妄二闲适地道:“强辞夺理总比黑白不分好,啧,真是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仆人,主人自己疏忽让爱猫猝死却怪罪别人,而仆人……”

“走!”烙桐听不下去了,她如风般的疾走,辛仲丞与晓卫及一干部属只好连忙追上去。

妄二兴味地笑了出来,这种直捣黄龙的感觉还更不错,他知道她的弱点,讲到她死去的猫她就受不了,只能飞也似的逃离。

那只猫对她更那么重要吗?

“人都走了还看。”拓一调侃地撞撞妄二的肩膀,不过说真的,要不是他已经有了路湘,像这么美的女人他也会起色心。

东方盟一行五人在贵宾室等候登机,东方家的傲狮徽章走到哪里都是借备受礼遇的表徵,毕竟除了令人闻风丧胆的东方盟之外,东方家族还有横跨政商两界、呼风唤雨的东方财阀,财力无人可及,自然备受尊荣优待。

啜饮着热腾腾的现煮咖啡,妄二坐在扶手沙发中,凝肃的眼眸望向窗外的某个定点,若有所思。

蓦地,一颗小小头颅探了进来,两条粗辫垂在胸前,晓卫又忙又畏地在贵宾室的入口处踌躇。

五人一致将目光投向门边的她,在探照灯似的注目之下,她步入温暖的贵宾室,他们五个陌生高大又高贵的大男人令她紧张,她吞了口口水,走向妄二。

“有什么事吗?”妄二早已从窗外的定点回过头来盯着来意不明的她,他挑挑眉,不置可否的等着她开口。

“是这样的……”晓卫润了润唇。“东方先生,我希望若是您再见到我们少主,请不要再踩她的痛处了。”

“就这样?”妄二没有给予承诺或答案。

晓卫细如蚊蚋地说:“东方先生,自从我们帮主一年前车祸变成植物人之后,各分舵舵主及少主的四名叔父就虎视眈眈的想分食铁烙帮这块大饼,于是少主才不得不让帮内上下称她为少主。

“她伪装自己,强调自己的冷酷无情,必要时杀一儆百,就是为了让他们不敢随意造反,她坚强的守护帮业,牺牲自己的一切,为的只是等小少爷长大Cheng人可以接掌帮主一职。”

“好伟大的情操。”妄二交叠起修长的腿,把玩着手中的空咖啡杯。

“请您——别这样。”晓卫咬着下唇,蹙着眉心,“您可知道您捏死的那只猫对我们少主的意义多么重大?”

妄二微微勾起嘴角。“多重大?”

晓卫叹息道:“那只猫——彩球,是我们少主最重要的宝贝,是我们帮主最后一次送给少主的生日礼物,自从帮主没了意识之后,少主就时刻与彩球形影不离,她常说,看到彩球,就好像看到她父亲在一旁鼓励她、安慰她,为她打气加油,要她一定要坚强的守护她的母亲和弟妹。

“您想,我们少主对彩球的感情那么深、那么特别又那么依赖着它,而您却将彩球杀死了,这对她是多么残酷的打击啊!”

一席话教室内的每个人都意外的动容了,妄二更是受撼最大的一个,他脸部此时征然的表情恐怕连他自己看了也会惊讶。

东方妄二居然会懊恼?残佞的东方妄二也有自责的时候?

哈,这怎么可能?

可是,那股懊恼的情绪却鲜明地从脚底直冲到他头顶,再扩散到他四肢当中,第一次让强势的他变得软弱理亏。

老天,他对颜烙桐做了什么?

他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太残忍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