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漱玉 > 《情是注定》
返回书目

《情是注定》

第六章

作者:漱玉

那日,在杜昙英发痴癫傻任庄主握着她的手之际,萧敬天闷声不吭突然进来,吓得她六神无主,霎时生了吃奶力气,抽回被庄主紧握的手,像只受惊的雀鸟蹦跳躲到一旁难堪去。

一切,萧敬天都看在眼里,他强忍笑意,不点破,以免增添杜昙英的难堪。刻意板起往日严肃的脸孔,低声将杜昙英“暂时”请出去。

杜昙英一听,一脸如获大赦的模样,感激涕零道声谢,便狼狈逃出主屋。直到人走远了,萧敬天才放声大笑,转身面对好友,讨论起正事。

一回过头,就瞧见江天衡纳闷询问的表情,萧敬天眉一挑,决定继续罔顾朋友道义,拿出他娘子惯用的伎俩,来个四两拨千斤,轻轻松松敷衍推托到底,急死当事者,他乐当个无事人。

这件事情的发展愈来愈耐人寻味,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日,一定很有趣,呵呵!

不多扯废话,好友几百年难得当个哑巴,就让他欺负一下又何妨?嘴角咧开坏心的笑容,萧敬天取来纸笔,专心同江天衡询问起那名凶手之事。

***

如释重负逃离主屋,在廊下呼吸新鲜空气后,杜昙英总算有重回人间的感觉。心下正庆幸逃脱成功之际,没想到方采衣款款前来,笑盈盈对她道别,杜昙英当场如遭雷击,任了怔,好些会儿才找回自个儿的神智和声音。

“方大夫,为什么突然说要走?庄主的病况才刚稳定啊!”

“天衡染的毒已被我控制下来,接下来只要依照我的处方,循序渐进,该喝的就喝、该做的就做,康复之时,指日可待。”

“可是……”话唤在喉头,再也说不出口了。不意萧敬天夫妇会提前离开,往后江天衡的安好全靠她一人,又想到自个儿心底藏的事,教杜昙英顿时六神无主,失了主张。

“我们出来也超过半个月了,再不回家,只怕女儿都认不得我们了。家里有要事,我们得赶回去处理,所以天衡就交给你,请你妥为照顾了。”

“……嗯。”杜昙英无奈闷声点头应允。照料江天衡,她自是千百个愿意,可问题是她那颗管不住的心呵……

两人再这么贴近相处下去,她不知她和他之间往后会变成个什么样?她不敢说的事就算极力想瞒,又能瞒多久?最多就是瞒到庄主眼伤痊愈之时……

而到那时,一切真相皆明,他对她会是怎生个看待?是原谅、是忿怒,亦或嫌恶?喜爱,她一丝一是都不敢着想;嫌恶,她万般承受不篆…她想爱他,可她够资格吗?

不晓得她心底究竟藏了多少事?看着她一张小脸在短短时刻表情多变,有些许的欣喜甜蜜,还有更多的忧心烦扰,方采衣只能在心底无声祝福杜昙英,祝她早日解开心结,同时亦默默为受尽磨难的江天衡向上苍祈求,希望眼前这位清秀的昙花解语人如她所猜,就是解除江天衡心结的系铃人啊!

这是一个赌注,昙花能否再现,是成是败,一切,由天!

***

萧敬天和方采衣离去后,照料江天衡毒患的事就全落到杜昙英身上。

短短几日,她和他之间,隐隐约约,有了无须言喻的默契洞时,更令杜昙英欣喜的是江天衡强韧的生命力。

他以惊人迅速的恢复做为对她无微不至照料的回报。

每一天,不,该说每个时辰,总会有令她惊喜的发现。

不只定时喂汤药、泡药浴,江天衡的饮食起居,杜昙英一手揽下。几曾何时,照顾他、陪伴他,不再是一种责任,已变成一种心甘情愿。

心甘情愿呵!

其实在昨日中午之前,本来庄主的饮食都是福大婶包办的。她是庄主的奶娘,打小看着庄主长大,最明白他的喜好习惯和口味。

庄主复原的情况良好,身子、体力也逐渐好转,已能下床缓慢走动好些时候了,只要再恢复说话能力,凌迟的毒性便可顺利逼出八成。

见他一日日向正常健康的生活一步步迈近,无时无刻,她的眉眼总染着笑意。昨日上午,在厨房熬煮着药汤,适巧看见福大婶拿了排骨,准备熬排骨汤让庄主补身子,杜昙英心血来潮,想起自个儿身边存放的晒干昙花,便同福大婶提了提,央得同意,改由她掌厨,将“福氏排骨汤”换成了她的拿手昙花料理之一的“昙花排骨汤”。

将于昙花洗净,在水中浸泡约一刻钟时间;同样,小排骨洗净,放入泡过的昙花,添些配料,加入水和少许盐,控制火候,徐徐熬煮半个时辰左右,让排骨炖烂,即大功告成。

汤熬好,锅盖掀开,温润的清香和着氮包蒸气扑面而来,连厨艺甚佳的福大婶都让这锅少见的昙花排骨汤给诱惑得口水直流,不禁想大快朵颐。

“唉哟哟,光闻这香味儿,我就受不了啦!”福大婶说着说着,忍不住又深吸了口气。

“大婶,您赞美了!我有多煮一些,要不要先尝一碗?”

“不了,不了,这是你特地为少爷熬的,午饭时间已到,昙英姑娘,你还是先送去衡院,让少爷好趁热尝鲜。改天有空,你再教我做法就行。”

“嗯。”杜昙英颔首,熟练地将熬好的汤装妥,带着忐忑的脚步和心情走往衡院去。一路上,她的心情始终像檐角悬挂的铃,风一拂就摇摆不定,有些惶然……不晓得这锅汤合不合庄主的口味呢?

结果,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当她看着庄主喝汤喝得专注,直至碗底朝天,一脸心满意足、意犹未尽的样子,她也跟着感染了那份满足愉悦的心情,整颗心涨得暖暖的,仿佛是得到了稀世珍宝一般开心又感动。

当晚,她又动手尝试做了其它和昙花相关的料理,而他再度以开怀的表情和朝天的空碗,告知杜昙英他对她拿手昙花料理的满意和喜爱。

他一个满足的笑容,就足以让她开心好久!她心甘情愿为他做任何事,只要能让他常 保开怀。

隔日起,福大婶一脸笑咪咪,放心将宝贝少爷的饮食起居全交给杜昙英打理负责。

这天早上,如常先喝完昙花水后,杜昙英收拾着,原本安安静静的屋内不意竟听见了声响,她有些纳闷地回头,没想居然又是个惊喜。

“昙……”江天衡张嘴用力发着声音。

庄主他会说话了!这表示毒性至少已解八成,离痊愈之日不远了!

“昙花水?还是昙花粥?庄主想吃什么,我都去帮你弄来。”杜昙英柔声问着,眉眼俱是笑意。

这些天长时间的相处,他对昙花的痴,可真教她开了眼界!

他不但爱昙花、迷昙花,更爱吃昙花,她随手以昙花为素材所做的料理,他都能吃得津津有味。

“昙……英……”拼命使力,喉头一松,在心头练习默念不下百次的名字终于脱口而出。

“昙英?庄主,你……你叫我的名字?”杜昙英被吓住了,整个人连退好几步。

瞧来这惊吓受得可不小!

“嗯,昙英。”

再唤一声,他轻颔首,嘴角跟着上扬。

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会唤她的日名,他唤她名字时的嗓音醇厚,清晰又温柔,犹如春风意暖了她的心。一句“昙英”像山谷的回音在她脑海里停驻,不断回响,让她羞怯不已,难以自主地红了双颊。”

“该吃早饭了,你不点菜,乱唤我名字做什么?”她故意取笑回话,以掩心头怦然。

照顾他,不只是心甘情愿,她是抱着疼借和喜爱的心情来陪伴他的。

“昙英,煮……你,我……都欢喜吃。”好不容易恢复了说话能力,可大脑跟嘴巴似乎不太对盘,脑袋想的句子,脱口而出便自个儿脱了序。

嘴巴不争气,弄拧了他的本意,江天衡心急,可愈急愈是糟糕,他想解释,无奈喉咙却又不听使唤了。

去!吃多了昙花,连好不容易才复原的嗓音都似昙花一现,一会儿功夫就没了踪迹。

煮她?欢喜吃?虽然知道是口误,可她的双颊还是难以自主地染上了霞红,心头再次庆幸现在的庄主是失明的。

“庄主,别急,我明白你的意思,那你等等,稍作歇息,我去厨房准备,晚点就过来。”她红着脸,柔声对他言,说完,脚步匆匆便往厨房去。

听杜昙英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在她离去后,江天衡的俊脸亦不由自主地微热。都怪他的嘴快,害昙英姑娘尴尬走了,该打!

***

时光匆匆,又过十来日。

每天傍晚,都由杜昙英口述,福总管执笔,把江天衡当日的状况一一详细载明,然后由信鸽将最新的消息送往来河镇。隔日上午,便可收到方采衣的回复。隔空往来,一方细心。一方用心,江天衡的病况恢复稳当,尽在掌握中。

经过这些天,江天衡不但已能够自然顺畅说话,身子也能够活动自如了,依方采衣的诊断,毒已解八成五以上,只余眼伤未愈。照目前稳定的情况推算,至多再一个月,余毒便能尽消,江天衡将可恢复健康,重见光明。

这天,见江天衡精神体力皆好,晌午过后,山里气候渐趋凉爽,正是散步闲走的最佳时候。杜昙英对江天衡提议,获得其允肯,便由她搀着他走出主屋,去接触旺别已久的清新自然。

走到门外,手心突然被按了个东西,江天衡仔细一触,发现是拐杖,顿时领会:“连拐杖都备好了,呵,原来昙英你早有预谋。”

“吧,说预谋多难听,我是来跟庄主讨酬劳的。”

“唉,酬劳?没问题,看你要多少,尽管开口。”

“庄主误会了。在碧心山庄住得好、吃得饱又穿得暖,昙英不缺钱。”

“不缺钱,那你缺什么?我一介租人,只给得起钱呵。”

“我图翠峰的山清水秀,我喜碧心山庄的清新景致,所以厚着脸皮,想央求庄主当个向导,替昙英好好介绍。”

听完杜昙英所谓的“要求”,江天衡微任无语,心里像是挨了重击一般,狠狠震了一下。他懂她的意思呵!

好贴心的女子啊!明里见的是想央他介绍碧心山庄的风光,暗里的本意其实是想让他多外出走动,助他恢复更加迅速。

这份细致体贴的心思暖和了他的心,化作情思,将他对她的情意缠得更为彻底。这般温柔、这般贴心,是老天的恩赐,要他用心疼借一辈子的珍宝,教他如何不把握、不动心?

“走吧!就让碧心山庄庄主江天衡为杜昙英姑娘善尽地主之谊,好好介绍这份美丽的山水景致。”

***

走出主屋,沿着回廊小径行走,经过花园,触着昙花的茎叶,江天衡止住了脚步,再度微怔。

“园里有种花树?”单从触觉,他无法判定是何种植物。

“嗯,是子夜昙。”看他一脸讶异发怔的模样,又想到福总管提起这些年庄主醉心于种植昙花,可总不成功,春去秋来,年复一年,园子里永远是光秃秃一片。

“子夜昙?没听过这种昙花,是打哪儿来的?没想到……衡院的花园总算也有昙花盛放的时候了。”唇畔漾起一抹满足的笑容,这个善体人意的女子又替他圆了一个愿。

莫怪夜里除了屋里清新的昙花香气外,夜风徐送,总会夹带几抹幽幽淡淡的浅香,那味儿和房内的花香一模一样,原来他的花园里早顺利栽培了昙花,只怪他这个迟钝的呆子不解花语。

“这些是从我之前样德镇旧家的后园里移植过来的,落月轩的园子里也种满了子夜昙。我们一家三口以前就全靠这些昙花吃喝,说她们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也不为过。呵……哈哈哈……”

不知为何,杜昙英说着说着,竟笑了起来。这一笑,竟不可止,笑声由闷闷的低笑渐转为清亮的朗笑,教江天衡听得一头露水,忍不住锁眉。

“昙英,你笑什么?”

“呵呵……我笑……笑庄主种昙花的事。你是怎么种的,怎会种了五六年就是种不活?”

“我……用心种啊!把花栽入土里,定时浇水、施肥、松土、锄草,可不知为何,就是种不活……”他把几年来种昙花挫败的心得全说给社昙英听。

“呵,傻瓜,昙花落地生根,是最容易栽种的植物,种入土,按时浇水锄草,不太需要施肥。你施肥过度,费尽心思,反成其害,莫怪昙香不来。”

“无妨,我殷殷期盼的昙香不来,但你来了。”真心语由衷脱口而出。

“碍…你……”杜昙英一听,俏脸顿时红霞翻飞。这话听来就是有那么点暧昧,可她退自己忽略,不可多想,更不可在意,莫忘她曾经动过如何恶劣的念头,利用了眼前的他。

“我来,是来笑你笨的。庄主,你为何苦苦执着多年,定要种植昙花?”

刻意想转移话题,可就是凑巧,不偏不倚敲中了他心中深埋的隐痛。

“我种昙花是为了赎罪、为了心安,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除了福叔、福婶和敬天夫妻,我从未对他人道过,昙英,你……愿意听吗?”

“愿意,我当然愿意。”杜昙英毫不犹豫,立即点了头。

他心底藏的往事愿意对她这个外人道,表示不只把她当作朋友,更代表了一份完全的信任。

“好,那……我们先到佛堂去。”

***

穿过碎石小径和层层翠绿竹荫,站在清幽肃静的佛堂前,杜昙英不免又想到江天衡清醒的那日,凭着薄弱的意识,拖着暴弱的身子来到佛前,只为了赎罪。

赎罪啊!思绪至此又硬生生打住,她的心狠狠被社疼了

江天衡站在观音娘娘前,怔忡着,似是若有所患,好半晌,徐徐长叹。杜昙英站在他身后,听见他的叹息,心头的愧疚跟不舍愈是深重。

“碧心山庄,以我娘亲之名所建,至今已近四十载,存放了江家三代数十年酿酒的心血精华;此地除了外祖父母、我娘和我之外,无其他人知道。我的本家姓叶,六年前娘亲辞世,我正式与本家决裂,改从母姓,离家至翠峰隐遁。多亏这处秘密基业,我才能在离家之后有一处久长的安身立命之所。这儿处处有我娘亲的气息碍…”

提起亲娘,便是叹息,墨黑的眼底浮现了深切的悲伤。杜昙英也感染了他思亲的哀痛,眼眶不禁一红。

江叶两家皆以酿酒造酒起家,历代交好产成世交。至江天衡外祖父这代肛家依旧着重于本业未动卅家逐渐转移重心至经商。商业结合技术,努力加上用心,短短数年,江叶两家之合作顺利在江南闯下一片天。

事业有成,子息却单薄,江家独生一女,叶家单有一子。江家千金碧心被保护得极好,出生后未久便一直住在翠峰,不染红尘;成长过程,听闻许多世交之子叶家少爷的事,不觉心中对其生了好奇和爱慕。年过十六,离翠峰,返回江家,一次偶遇,让江碧心对叶家大少留下深刻印象,自此芳心暗许。

惜天有不测在一次官家贡酒供应权的竞争,叶家遭人设计,以为胜券在握,采购大量酿酒,谁知未了却是落败,以致资金无法周转,几要破产。

世交蒙难,素来交好的江家酿酒自是叶家积极求援的对象。

帮助叶家,江家义不容辞,江父疼爱女儿,便以“迎亲”为伸援条件,欲求个两全其美。叶父欣然允诺,定下亲事,却不知叶家少爷早有意中人,阴错阳差,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终于酿成状后长达二十余年的悲剧……

心头的苦积压太久,如今身旁有了个贴心的可人儿,江天衡松懈心防,将重重往事—一倾诉。他爹是多情,亦是薄情,待二娘朱少玲始终一往情深,多年不改;对他娘和他这个亲生子却是薄情寡义,宛若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如此天壤之别的待遇,教他如何不怨恨?

多年的积怨倾泄而出,蛰伏在拧握的掌心里,一举一拳忿怒地击向石柱。力道过大,拳头早已破皮渗血,杜昙英被他突然的举动吓着了,赶忙奔上前,使劲拉住江天衡的手,阻止的同时不忘柔声安慰。

“强搞的瓜不甜,强求的婚难圆,就算情是注定,亦是枉然!不要恨了,庄主,把你心头的苦全说给昙英听,说完,我陪你一起把这些恼人的事全给抛到天边远去。经历这场大劫,是老天要你重生,你就该抛却过去,不要再让那些旧时云烟碍着了你的心啊!”

她温柔的劝慰,像雨后清凉的溪流滑过他的心坎,平息胸口高涨的怨恨。他就这么任她劝着,好半晌,心情渐趋平静,不再忿怒。

“过去的伤痛太多太重,就算说出,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化消的。”

“可说了总比闷着好,说出口,心头舒坦些,久而久之,总会有解开的一天。红尘俗世,纷纷扰扰,谁无痛苦?谁无伤心?人活着就是为自己,太拘泥于已经消逝的过去,只会误了自己。你该往前看的,庄主。”

见他已让她劝下了,不再生气冲动,做那些伤害自己的傻举动,杜昙英惊惶的心总算放下,她口里继续安慰着,小手拿出置于腰间的手绢,对折撕开,帮他拭去血迹,简单先包扎伤口。

“一样是女人,昙英,为什么你就这么温柔、与众不同?”而他,又这么迟才遇见她……

“别把我想得太好,我只是个平凡又不起眼的女人,还当了六年的哑巴,要不是五月十五那天,为了阻止你.一时冲动竟开了口,我到现在也还是哑巴一个,说来这都要感谢庄主呵!”

只是不经意随口说的话,语毕,杜昙英才惊觉自己失了言,哪壶不开提哪壶,她为啥该死地碰触了五月十五这个禁忌!

“五月十五……”听闻这个刻骨铭心却也椎心刺骨的日子,江天衡脸色顿时刷白,失了血色,身子一倡,整个人仿佛堕入千里断崖般跌个粉碎,再也无法动弹。

怔怔和江天衡相对,虽然他的双眼依旧蒙着白布,可杜昙英却清清楚楚看透了掩藏在白布之下那双哀伤的眼眸,她无法控制自己,伤心的泪水,一串串,悄然滑落……

许久许久,她才听见回神的江天衡充满歉疚的叹息。

“那一天……是我这一生最悔恨的日子。因为一个女人的私心作祟,最后害了我、我娘,还有一名无辜的陌生姑娘。自始至终,我都不知她的名姓,寻觅多年亦无所获,更不知她如今身在何方?是生,还是死?”

沉痛哀伤的自责,深深重击了杜昙英的心,她纤秀的身子颤抖着,用尽全身力气才逼自己把即将溃堤的眼泪给吞了回去。

那人是她!如今正好好站在他的眼前!

她才欠他一句道歉,可……一想到说出之后可能会遭致他的憎恶讨厌,她就怎么也说不出口了!早已心系于他,她宁可当个怯懦的胆小鬼,陪在他身边,过一天,是一天;陪一天,算一天,直到他眼伤痊愈,完全康复的那天为止。

“不管如今她身在何方,这些年你时时刻刻无不怀着愧疚之心,在佛前仟悔过,也费尽心思寻过。那姑娘若有知,定会不计较,真心原谅你的。”这千真万确是她想对他说的话。

“不,昙英,你错了!你不明白我所犯下的是多么可恶的错!我毁了一个无辜女子的清白……清白啊!这一切都是该死的叶敏秀使计,害惨了我、我娘和那位姑娘……”提起叶敏秀,江天衡神色变得冷厉狠绝,和往日的冰冷淡漠、近日的温文带笑全然判若两人。

深深吸一口气,江天衡对杜昙英道出那年五月十五所发生之事……

“那日我在凤鸣找了好久,可就是找不到人。失望离去,回到家才知我娘也在同一日辞世,我来不及见她最后一面。处理好我娘的后事,我曾再去武峰,却发现凤鸣村已毁于一场地震中,那位姑娘也就此失了踪迹。不知她后来是否有受到任何责备为难?她的腹里有没有孕育过一个小生命?如今她是否已嫁做人妇?若有,她的夫君疼爱她吗?这些……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无时无刻不想知道,却怎么也求不得答案的。她像昙花一现,天明就失了踪影,只留下我欠她的一份情,不知穷尽此生,可否寻到她、还得清?”

报复本家的事,已近尾声,如今心头唯一的遗憾就只剩下那位不知名的昙花姑娘了。

语毕,往事尽付风中,他的心头舒坦不少,她的一颗心却是早已沉到底,整个人被满满愧疚的浪潮所淹没,那份歉意随着真相的揭晓更形深重了。

知了前因过往,她才知原来这些年他心中所受的折磨痛楚,比她想像的还要痛上千百倍不止!

天衡说他对不起她,可……她,更对不起他!

她该怎么对他说抱歉?她该怎么面对他?那句该说的“对不起”如利刺便在喉头,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呜……”伤心、抱歉、愧疚种种情绪交杂而来,杜昙英再也承受不住,小手蒙住脸,放声哭泣。

“昙英,你……你别哭啊!刚刚你不是还安慰我,要我宽心,忘记过去,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吗?”

他这个当事人一副云淡风清,反倒是原来想安慰他的人哭得像个泪人儿,怎么劝,她的泪就是掉个不停,看着看着,江天衡忍不住笑了。

“哈哈……”

“呜……呜……”心疼他,杜昙英哭得满脸通红,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发不可收拾的泪水,在听见他清朗轻松的笑声之后,总算止祝

“我……我是听了你的往事,心头为庄主感到难过才哭,没想到你居然还笑我,太过份了!”杜昙英硬咽抗议。

“昙英,我笑是为了让你不再哭呀!”

“庄主,你学我的话。”虽然他是学她之前说过的话来安慰她,可还是教她感动不已,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呵呵,不知不觉间,我受你的影响竟是如此之深哪!最近清醒之后,我常常在想,这次身染剧毒,命在旦夕,或许是老天刻意的安排!上天要我抛却仇恨,将过去彻底做个了断。”

“庄主能这样想,最好不过了!再过一阵子,希望你病好,往事也了,心结解开,到时一定否极泰来,一切顺顺利利。”

“昙英,虽然遭遇这场劫难,差点没了命,可是能遇见你,真好。”心头一暖,情思如潮,。汹涌泛滥,教他无力阻挡;渴望她的温柔,双手自然往前伸,欲搂这位昙花解语人人怀。

不意他会有此亲呢的举动,杜昙英心漏跳一拍,双颊顿时似火烧,脚步悄悄往后退,可惜动作还是慢了点,人逃过了,一双手却让他牢牢给握祝

江天衡眼伤未愈,瞧不见杜昙英闪躲的动作,直以为是自己弄错方向,只抓着了手,心里暗自惋惜。

“庄主,你说这什么傻话,哪有人说自己中毒生病真好的?以后要再听见你说这种话,我就不理睬你了!昙英由衷希望你早日恢复健康,山庄里每一个人都盼着见到你康复啊!”她喃喃训道,借以掩饰心头怦然。幸好他看不见她现在的模样,要不,岂不露馅了?

他随意的一个举动、一个笑容就能严重影响她的一切,她不敢、也不能再和他太过接近了。从现在起,她得不着痕迹、悄悄地拉开彼此的距离,让她的心有一点点喘息的空间,不然她真怕到了他眼伤痊愈的那一日,她就走不开了……

“是,谨遵恩人之令,以后天衡绝对不敢再说这种浑话。”他俏皮似的应话,带来几许轻松气息,冲淡了两人之间那份隐约流动的暧昧情潮。两张脸对望,目光虽无交会,却不约而同地笑了。

“啊,天色都暗了,庄主,咱们该回衡院了,好帮你的眼伤换药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光如此快乐,让她几乎忘我,丝毫不觉时间的流逝啊!

“嗯。”他点头,由她搀着,一同往衡院主屋走去。

离开佛堂,走进碎石小径,踩在细碎的石子上,脚步略显沉重吃力,可每走一步,心头却愈形轻松。抬首遥望,眼前所见虽是一片暗黑,可心底积聚的阴坦已逐渐驱散,有知心的她为伴,他知道,此后,他定将重获新生!

昙英,能遇见你,真好。江天衡在心底再次说道。

离去的脚步轻了,她明白,他的心也清了,或许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抛却,但雾散天晴的日子不远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