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漱玉 > 《情是注定》
返回书目

《情是注定》

第九章

作者:漱玉

衡院,庭院外。

破晓,晨光微亮。盛放的子夜昙花已谢,清新的空喻旧漾着浅浅的昙花香,主子康复,又得心上人回应,今日的衡院显得格外明亮喜气。

“呵呵,天衡的手脚真快,病才好就这么急蜜浓妹,他要是后头身体又出状况,你就别理他了。”

拱门外,萧敬天遥望主屋,面露微笑,语带取笑,心里却是无比安慰。不容易啊!这是怎生的一番奇缘?连他都要赞叹老天的巧安排了。几经波折,好友终能如愿寻得他心心念念的昙花姑娘,心许缘聚,恩爱共度余生。

“天哥,你别五十步笑百步了!别忘了当年的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方采衣忍不住提醒,她和她的夫君也是经历重重波折才得以聚首,他们之间又何尝不是奇缘一桩?

“哈哈,那是我独具慧眼,识得你这块瑰宝!你这么好,手脚要不快些,我的晴儿可就要喊别人爹了。”

“少贫嘴了!好啦,不瞎扯了,咱们言归正传。天衡的病已好,那人派来探路的老鼠,也该抓来做最后的‘整治’了。”

“没错!那人送我这么份大礼,竟敢用如此阴狠的手段伤了天衡,我绝对不放他甘休!该是回敬他的时候了。”

夫妻俩微笑对望的眼底有了默契,纠缠多年的恩怨该如何了,萧敬天日前也和江天衡取得共识,在岁月中飘荡多时的尘埃终也该到落定之时了。

***

激烈的情潮褪去,欢爱过后,一对交颈鸳鸯相偎而眠,直至晨吃穿透云隙,沿窗缝洒落入室,唤醒了浅眠的他。

她依旧安睡着,柔滑细腻的裸背靠着他温暖的胸膛,肤触的温热明白告诉他昨晚的一切是真实确切的存在:两人任许心亦许,她真是他的昙花姑娘,以后将永远停驻他的生命里,不会再随着天明消逝无踪。

天初破晓,想起昨夜的恩爱缠绵,江天衡心头一阵暖甜,一场生死相离、天人永隔的骗局终于让她卸下心防,抛却自卑,完全倾吐真心。

纵然过去有诸多风风雨雨,痛楚伤怀,未来余生能得如昙英这般知心人相伴,他心愿足矣,由衷感谢老天,再无所求。

看着她纯净无假的睡颜,静静偎在他怀中安睡,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满足!只要能够一生一世和昙英相伴左右,就算要他舍弃一切所有,他也心甘情愿。

屋里安安静静,他就这么看着怀中的她,目光专注又热切,许久都不曾稍移。屋外,天色逐渐明亮,远处传来几声响亮的鸡啼,让本来沉睡的杜昙英突然间惊醒。

“啊,糟糕,鸡啼了。”杜昙英口中呼惨,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究竟身处何方,头冷不防往上一抬,结实撞上后方的肉墙。“哎呀,都这时候了,我怎么睡死了呢?动作得快些,不然误了庄主喝药的时辰可就糟了!”

她口里咕咬着,欲起身,谁知掀起被子,却发现被下的身子竟是寸缕来着……

“唉哟——疼啊!”江天衡捂着左眼,同声喊疼,杜昙英醒时突如其来的一撞,让他连躲的机会都没有。

身上光溜溜,身后有人喊疼,睡神远离,理智苏醒,昨夜的种种记忆回流,杜昙英终于想起自己身处何方,又曾做了什么样的“好事”。霎那间,不只双颊配红,连身子都像蒸锅里的大螃蟹,红通通、火焚烫啊!

江天衡的大手往前一伸,拦腰一把将她僵硬的身子搂入怀中,头跟着低垂,在她耳畔说话:

“意图谋杀亲夫,事发不留只字片语,就想一走了之吗?”

“我……庄主,你误会了。没有啊!”他们都还没成亲拜堂,什么亲夫嘛!她羞得根本不敢抬头,更别提转头。

“还叫‘庄主’?”他嗓音一扬,十分不满。

“不叫庄主,不然叫什么?你本来就是我的庄主啊!”她声若蚊纳,说到“我的庄主”时,心头万分羞怯,贝齿忍不住轻咬下唇,无声笑了。

她是他的,他也是她的,昨夜……他们彼此相属了呵!

“天衡,叫我天衡,你昨天一直喊我名字的,不准再喊什么庄主!”

“人家喊庄主喊惯了,一时间还改不了口,你做啥这么计较?”逗他其实挺好玩的,而且心头的剧烈怦然似乎稍稍平息了些,不错的方法阿!

计较?他当然计较!不唤他名字,反而叫他庄主,听来多生疏!心头的不满逐渐积聚,江天衡嘴角扬起促狭的笑,环在她腰间的左手缩回,捂起左眼,登时喊疼起来了。

这一喊,杜昙英才猛然想起她刚才又做了什么好事……

“啊,天衡,你要不要紧?”她着急转过身,关怀溢于言表,柔软小手贴上他的颊,急欲探看。

“我……”他还是捂着眼,欲言又止。

“你,别光是你,我有没有撞疼你,倒是快说啊!”杜昙英急了,手跟着就要拨开他的左手。

“我……没事啦!”左手伸开,答案揭晓,他笑得开怀,像个孩子似的,定定望着她。

“使命”完成,左手又溜回她的腰间,紧紧搂着。

“你好讨厌,好可恶!就爱捉弄我,明知道我最怕你又有什么万一,以后不许再这样了,好不?天衡,好不容易盼到你康复,以后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千万别让我再担心害怕了。”她恼他欺她,忍不住叨念,要他知道她的担忧。

她的嗓音软软,语气里尽是温柔情意,教他听了整个人、整颗心跟着柔化了。

“对不起,昙英,我保证下不为例。”他微笑对她承诺,整颗心被她的温柔紧紧包围,欣喜沁暖了心房,整个人好似要上云端飞扬。

有了她,什么痛苦悲伤、什么仇恨怨怒,统统不在乎了。她真真是带给他生命欢欣喜悦和希望的人儿回!

“嗯,真的下不为例幄,还有……说好的,我们之间从此不再说‘对不起’,你没忘了吧?”

“一定一定,谨遵娘子之命。昨夜的一切,所有说过的、做过的,我统统记得牢牢的,一点也没忘记。”搂着她纤细的身子,思及昨夜火热,他的眼色渐转深浓,欲望明白写上了眼。

“你……”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故意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就将她好不容易找回的理智打得温不成军。

“还是以前生病的庄主好,乖巧听话,又好相处;哪像现在的你,开口闭口就是要占我便宜,你讨厌啦!”她薄嗅,羞赧一笑,素手轻拍他的左颊略表抗议。

“唉哟——痛,痛……”这次是真的痛了2她打到刚刚挨撞的眼角部位。

闻言,杜昙英笑容顿时凝结,定眼一瞧,他的眼周已有些微的青紫,过些时候会更明显,她方才这一撞真的不轻啊!

“啊,天衡,对不起,对不起。”口中不住道歉,心头直怪自己粗心。

“喔喔,你违反约定!”他突然说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什么违反约定?我问你要不要紧,你在跟我说什么呀?”

“好昙英,别担心,我没事,只是皮肉痛,不要紧的。你刚刚才说过的,咱们谁都不许再对谁说对不起,言犹在耳,你就违反约定了。”

“啊,那不算数啦!我是担心你啊!”

“不行,违反约定就该罚……”

“你不能这么……晤……”

语未竟,樱唇已让他含笑的嘴覆住,绵密热切的亲吻旋即而至。她身上自然清新的昙花幽香让他眷恋又着迷,身下的欲望早已澎湃汹涌,一个翻身,强健的身躯覆上她纤细的身子,唇舌并进,热情随之席卷……

又是一番温柔亲见,令人脸红心跳的无尽缠绵……

许久,Ji Qing褪去,两人的身子早已汗湿淋漓;气息平顺之后,她靠在他怀中,灼热的视线交会,思及适才的情不自禁,不约而同笑了。

看她自然流露的女儿娇态,江天衡眉一挑、心一凛,忍不住又要低头偷个香,杜昙英眼明手快发现了。

“别了,我累了。”她羞红了脸,伸手阻挡。两心相许,她爱极了彼此相属,受他呵护疼惜的感觉,可是……再喜欢还是得有限度……

愈想脸愈红,镇首因羞怯而低垂,未竟的言语跟着停住了。”

“昙英,我知道你累了,我也是。放心,我只是想这样……”语毕,低头轻啄一下她嫣红的唇,额头抵着她的,江天衡满足地笑了。

“昙英,有你为伴,真好。”

真心真意,化作如此简单的话语,就像是温润的清茶,人口极顺,茶香回甘,余韵长存记忆,久久不绝。

“我也是。”唇畔扬起一抹灿然笑花,只为他。

“昙英……”柔声唤她的名后,竟是无语了,因为心头的感动实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晨俄渐升,屋外已是一片明亮,一如他们即将相守的未来,充满希望。

“再厮混下去,小心青青找不到娘,不认你这个爹了。”她微笑提醒着,再不起来,只怕两人会继续在床上迎接今日的夕落澄霞。

青青,对呀,差点忘了这个宝贝女儿,她可是他的骄傲!

说完话,杜昙英已先行起身着裳,准备沐浴更衣。

“对对对,还有青青,我们的女儿呵!昙英,你说,我该准备什么见面札给青青才好呢?”江天衡也取来外衣披上,随后跟上追问着。

“见面礼,等青青肯认你这个爹再说吧!”她回首望了他一眼,故意椰榆道。拿掉遮眼的药布,现出庐山真面目,不晓得青青还认不认得眼前这个英挺好看的男子就是她最喜爱的江叔叔呢?

“啊,青青会不肯认我吗?这……应该不会吧!昙英,为什么青青可能会不认我?你告诉我啊!”被杜昙英这么一说,江天衡开始焦急了。

“想知道答案,自己去问青青。”她继续捉弄他,当作小小的回敬,谁教他昨天诈死拐她回来。

***

山庄大厅。

江天衡和杜昙英踏进门口,就瞧见屋里有个小祖宗正吸着小嘴在生气,一旁的干娘好声好气哄着,却不得其法,不住叹气。

另外一人是方采衣,她笑着劝慰杜大娘:“大娘,别急。青青也不是无理取闹,你就任着她吧!”

“可是她昨晚没吃几口饭,现在又不肯吃早膳,我舍不得啊!”

“放心,晚点该出现的人来了,青青铁定会高兴得眉开眼笑,一连吃三碗不止。”说话的同时,眼角余光瞧见了门边一双人影,方采衣泛起促狭的浅笑:“呵,大娘,你瞧,人这不就来了吗?”

“青青,你看谁来了?”方采衣和杜大娘异口同声道。

“娘!是娘。”一见娘亲出现,青青立刻有了精神,小小身子连奔带跑,直扑杜昙英怀抱。“不理青青,娘坏坏。”有度嘟起小嘴抗议。

“青青乖,对不起幄,娘昨晚……呃……有点事……”想起昨夜,脸蛋不由自主泛起红晕,差点又成了哑巴。

眼被流转净是娇媚风情,眉眼含笑,温柔动人,杜大娘和方采衣互望,交换了个意会的眼神,相视而笑。

“娘有什么事,很重要吗?为什么丢下青青不管?”青青抓住问题直问,非讨到答案不可。

””呢……这事……这……哎呀……”一夜施旋缠绵的韵事重不重要,如何对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明说?昙英羞于启齿,赶忙抛出求救的眼神,要江天衡想法子帮她解决眼前的窘境。

谁知这个大男人竟然瞧小祖宗瞧得一脸着迷、目不转睛的。杜昙英无奈在心中低叹.随即灵机一动,先声夺人,引了青青的注意力。

“青青,先别问娘昨天去哪儿了。来,你一向聪明,猜猜看这个人是谁,好不好?”

“这位叔叔……他……”青青凝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瞅着江天衡望。

第一眼见到青青,江天衡的目光就再也移不开了!清秀粉嫩的脸蛋,弯弯细细的眉,水亮乌黑的大眼,鼻子小巧秀气,嘴唇红润漂亮……望着她,心头不由自主泛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意。昙英和采衣都说青青像他,可他更觉得青青生得像昙英,母女俩有着相仿的容颜,和昙花一样清丽,都是他的最爱。

突然间,和他对望的青青,猜测观察的神色褪去,小脸上扬,对他绽起了最灿烂的笑颜。

小小身子扑进他的怀中,江天衡自然而然蹲了下来,搂住她;青青的小手也环上他的颈后,稚嫩的童音甜甜地唤他:“江叔叔!你是江叔叔,青青最喜欢的江叔叔。”

闻言,心头又惊又喜,青青竟然认得出他啊!

“青青,我没说话,你怎么知道我是江叔叔?”将她抱至跟前,江天衡慈爱问着。

“感觉啊!而且江叔叔跟青青想像的一模一样,江叔叔有一双跟青青很像的眼睛。青青好喜欢!”

“青青,如果……江叔叔是青青的爹,青青会不会喜欢?”他试探问着,不敢一下子就说出真相。

“江叔叔愿意当青青的爹?喜欢!喜欢!青青喜欢,爹……”青青欣喜若狂,立刻连声喊江天衡“爹”。

女儿唤一声“爹”,之于江天衡,犹如天籁般悦耳,在他耳里、心里不断回荡,心中充塞的感动无法用言语形容,教他情不自禁红了眼眶。

“青青,是真的,江叔叔真是青青的爹。”杜昙英也蹲了下来,柔声对女儿道真相。

“江叔叔就是住在远方的爹?真的吗?”青青领会,同娘亲确认。

杜昙英微笑对女儿颔首。

突然间,青青定定看着江天衡,眼眶倏地泛红发热,吸了吸鼻子,斗大的泪珠跟着就滚下,她再扑人江天衡怀中,抱着他哭道:“爹,爹,青青好想你,好想好想你……呜……”

“青青,乖,别哭幄!是爹不好,直到现在才找到你娘亲,知道你的存在,以后爹会每天陪着你,看青青想要什么,爹都会给你。”看到宝贝女儿掉泪,江天衡整颗心都纠成一团了,赶忙柔声哄青青。

“嗯。”青青用力点头,提袖擦干眼泪后,微笑转头问娘亲道:“娘,青青的爹回来了耶!那你什么时候帮青青生个弟弟?还有……还有妹妹,青青要当姐姐,疼弟弟,也疼妹妹。”青青小脸漾着欣喜与期盼。

“碍…这……”无心的童言顿时教她双颊发热,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立刻拔腿奔出。这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果然跟她爹同一个性子,就爱捉弄人!

从青青懂事,开始吵着要爹以来.杜昙英就一直很头痛,不知道该如何对女儿说,末了索性对她说她说爹要很久以后才会回来和她们团圆。

青青吵闹不肯等那么久,杜昙英劝着,后来和女儿达成协议,答应她等找到爹亲以后,就多生几个弟弟妹妹让她当姐姐,好好疼惜。

“娘,你到底答不答应啊?”见娘亲红着脸不语,双眼直瞪着她爹,青青急得出声,催讨答案。

“青青,放心,爹保证明年就帮你添个弟妹。”经过昨夜,或许现在昙英的腹中已有个小生命悄悄孕育了也说不定呵!

“真的啊!耶,爹最好了。那爹,青青至少要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哦!”

“没问题,爹跟你娘一定努力。”

“勾勾手,骗人的是小狗。”青青伸出小手,江天衡和女儿勾手约定,一大一小人儿搂在一起笑个开怀。

杜昙英听了是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拍了江天衡的肩:“江天衡,你别自作主张了!八字都还没一撇,你瞎说个什么?”

“八字没一撇,我就继续努力,直到八字写出来为止。”他一语双关,意有所指。

杜昙英意会,双颊更是火焚,娇嗅一声,粉拳一握,欲捶江天衡。他顺势将她也拉人怀中,得意笑满怀。

一手拥妻,一手抱女,此时此刻,无限满足呵!

***

翌日,一男一女驾着两匹快马,在清静的山径上奔驰。进人半山腰,树林更形萄郁,处处皆是碧绿清新之意。沿途的美景,挽不住男子的脚步,愈近目的地,他心头的得意愈是深切,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啊!

“秦义义,慢点啦,你给我停下来!”女子大声娇斥,她嗓音高亢清亮,容貌艳丽殊妍,眉宇间尽是骄矜之气。山路颠簸,连续赶路,不曾稍歇,疲累让她心头积聚的不满化作怒火冲天。

“敏秀,怎么了?”男子无奈,只得用力勒马。

“我累了,要休息。”叶敏秀小嘴高虹,抛下命令。

“敏秀,这种节骨眼你跟我说你要休息?”秦有义语气略显不耐,目的地近在眼前,他的心早飞往碧心山庄去了。

“本小姐累了,当然要休息,不然还怎么着?都赶了一天一夜的路,什么狗屁山庄的鬼影子也没见到,我怎知你是不是拿天衡哥来骗我?”

“六年来,我可曾拿过江天衡来骗你?”秦有义脸拉了下来,沉声反问。他爱她多年,偏偏她却心系江天衡,教他如何不恨?

这趟来,就是要让敏秀死心的,让她亲眼目睹江天衡的下场,死人无能与活人争,到时候敏秀就是他的了。

“是没有啦!”

“那就听有义哥的话。你再忍耐一会儿,碧心山庄就快到了!你一路奔波,为的不就是要能早些见到江天衡吗?”他耐住性子,好声劝慰。

“天衡哥……对!好,有义哥,咱们走吧!”提到心上人,叶敏秀立刻变了个脸,柔顺多娇的模样和方才的刁蛮骄纵判若两人。

“对,马上走,等一下就可以见到你的天衡哥了!”劝动了叶敏秀,冀盼多时的计划即将实现,秦有义不知不觉浮现一枚诡计得逞的阴犯笔容n

***

碧心山庄后园。

一袭矫健的身子轻跃奔人,在萧敬天的耳畔低语,完成使命后,瞬间又消失了踪迹。

“衣妹、天衡,人来了。”

“总算来了哟!动作真慢!天衡都康复三四天了,他才来。呵呵,我盼这一刻好久了,真想看看待会儿那人看到天衡,会是什么表情?”方采衣浅笑盈盈,一脸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探子回报,来的人不止一个,还有另一名女子随行。”萧敬天细细描述了女子的面貌。

“哼!”提起宿怨仇敌,江天衡便是满腹怒气。

“娇媚艳丽,除了‘她’,还会有谁?只有‘她’会死巴着天衡不放。”

“哈哈,一个来探情敌生死,一个专程来会情郎,对他们两个来说,谁也没料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发展。我倒期待,不晓得他们两个看到杜昙英这个程咬金时,会是什么反应?”萧敬天比娇妻更期待这场结局好戏。

“我什么时候成了程咬金啦?”一道温软的嗓音适时插人。原来杜昙英端了热茶和点心来,要让商量事情的三人歇歇息、解解渴,不意却听见了自个儿的名字。

“呵,昙英,这两天山庄可要热闹了。”方采衣微笑道。

“为什么?”杜昙英边放热茶点心边问,温柔的脸上有着纳闷。

“因为有两位天衡期待已久的访客即将到访,对那两位客人来说,你就是他们怎么也料想不到的程咬金。”

“两位访客?”听着方采衣的话,杜昙英仔细一想,顿时领会,她抬头问江天衡道:“天衡,是秦有义和叶敏秀吗?”

江天衡颔首,沉冷的脸在面对心上人便自然而然柔化。

“天衡,所有恩怨已到最后,倘若能不计较,就不计较了好不好?我真怕这一报仇你又会有危险。”杜昙英对江天衡的牵 挂担忧明明白白写在眼底,情意之深厚不言而喻,好友能得如此真心人相待,让萧敬天夫妇深感欣慰。

“昙英,这桩心愿不了,我的积怨难消!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小心,不会让自己受一了点伤的。”

“但杀人可是罪孽,碧心山庄清幽雅致,染上仇恨血腥,那多遗憾!既然秦有义喜爱叶敏秀,那就遂了他所记,让他和叶敏秀在一起不就成了?”她天性心软,又挂怀江天衡,由衷希望事情善了,莫再染血腥。

杜昙英无心一语竟成了绝佳提议,方采衣一听,大声拍手叫好,转瞬间心头已有了主意,其他三人闻言,莫不转头过来看。

“衣妹,你有什么好主意了吗?”知道妻子点子多,萧敬天笑问道。

”就依照昙英的提议,来……你们附耳过来,就这么办……”方采衣聚集众人,细细说出心中盘算。

半晌,女子的惊呼和男子的朗笑在后园里漾开,巧计施.缠绕不休的恩怨终于即将划下旬点。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