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仲晓文 > 《求婚十四天》
返回书目

《求婚十四天》

第三章

作者:仲晓文

经过一次失败的跷家计划,诗爰的禁足处罚,又浓缩至面壁思过,她的活动范围可怜到只能在房间里转圈,只要她走个两三步就会碰到墙。

今天是第二天了,三餐由张妈按时送进房间。食物一进来,又锁上,这种生活不是跟囚犯一样吗?她章诗爰竟跟那些杀人放火的囚犯过一样的生活,什么嘛!人家那些囚犯至少还是杀了人、偷了钱,干了什么坏事才得到这样的下场,而她章诗爰呢?她是为了什么原因,竟得到这种牢房生活?

哦!天呐,她不能再这样下去。烦躁的冲至门口,诗爰用力的扯着门把,费了很大的一个儿劲,门把依然,她气得踹上几腿后,就挫败的跌坐回床上。

哎哟,房门都给锁上了,她要怎么逃出去?而且她的家当都还在外面啊!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发现了?如果有的话,一定是交由爸没收了,那她就算偷溜成功也没法跑呀,没了银子还能做什么呢?

诗爰从床上跳起来,跑到窗口,看着前晚躲藏的矮树,她担心那包沉重得都是零钱的家当到底还在不在?

“叩叩!”

轻敲两下门后,张妈就拿着锁,端着饭菜进来,“小姐吃饭了。”

“不吃,拿出去!”斜眼睨了她一眼,诗爰不耐烦的斥喝。

张妈没理会她,留下饭菜就退出房间了。

“你!”诗爰气愤的端起盘子就要往门上摔,但在霎时间,她又觉得太不卫生了。

等等,自己不知道要在房间关多久,她要是摔了这些饭菜,张妈那人也是无动于衷,到时倒媚的只有自己,算了。诗爰冷静的放下饭菜,又回到窗边。

唉,难怪小攸老说她太过理性,连生气当头都还会停下来“停看听”,这种个性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她也不知道。

哎呀!烦死了,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吧?瘫在窗台边,她垂着头,散乱着发丝,两手在空气中晃着,这样的生活让她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一片暗淡无光。

难不成要她这样每天在窗边数着庭院里的大铃铛曼陀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哀叹着日暮苍凉的阴郁过一生吗?

“叭叭。”

这时,车子的喇叭声让诗爰抬起头。

是谁来了?她看着大门口。门口没有车子要进来,不过门口右手边却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轿车一旁还站着一个男人。

“咦,他好像……啊,是他!”诗爰记起前天在街上那个向她求婚的陌生男人。他怎么……啊!十一月十六日中午十二点。

她看着表,想起他们约定的时间。他真的来了!他怎么知道她家的?她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

看到李渊辰在车旁比着手表,诗爰猜他大慨是在说时间到了。瞬间,她心里划过一道亮光。啊!太好了、太好了,有了他,她就可以绕跑了,真是天助她也。

“喂,别跑,等我!”诗爰焦急的张着嘴型,比着自己、比着下面,想告诉他,她会马上下去。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把握此时要待何时呢?看着绿油油的草坪,她闭着眼想,拼了!

###

“怎么搞的?真让小渊猜对了,她要跟我们走!”车上的陆家遥不敢相信二楼窗台边的诗爰看到李渊辰时的表情,竟是兴奋极了!

“就说相信他吧,他一定是有把握才会这么做的。”这件事倒是在温世琦的预料中。

“喂!她要干么啊?”陆家遥看着诗爰竟爬出窗外,似乎打算从二楼跳下来。

“怎么会?”温世琦倒是没料到她会有此举。

于是两人双双冲下车。

“啊!她真的跳下来了。”陆家遥心急的喊着。

“小渊!”这时,温世琦发现李渊辰已俐落的翻过石头围墙,人影没在墙的另一边。

李渊辰接到了诗爰,不过两人仍是因为冲击的力道,而在草坪上滚了几圈。

“你事吧?”李渊辰放开护着诗爰头手的力道,担忧的问。

“我没事,你呢?”诗爰没想到这个陌生男人竟会冲进来给她当垫背。

“如果给你吓到不算的话,那么我很好。”李渊辰对她再一次的刮目相看。发现她真的是他要我的女人。

“没事的话,我们快走!”诗爰从他身上爬起来,并拉着他往围墙跑。

李渊辰很有默契的帮她爬过围墙。

但才刚落了地,诗爰才想起她的家当,“啊!糟了!”她回头蹬着脚看着墙内的矮怕树,看到她的家当仍然躺在树丛里,于是她又爬上围墙,“等我一下,我拿样东西。”

“很重要吗?”李渊辰问。

“嗯。”诗爰认真的点头,指着矮柏树里的咖啡色大背包。

看到她指的东西,李渊辰便把她从围墙上抱下来,“我来。”语毕,他轻巧的翻过围墙,动作像猫一般的灵活巧转,转眼即拿回背包,又翻出围墙。

“哇,你好厉害!”诗爰开了眼界,没想到这高个儿男人运动经验还挺棒的。

“走吧。”李渊辰觉得好笑的拉着她走。

“喂,等一下,叫你朋友把车开到下面,我们到下面等他。”诗爰为预防万一,还是沿着石头围墙的边缘走。

李渊辰明白她的意思,朝陆家遥和温世琦比了个手势,他们便会意过来的上车开往下坡。

“这围墙比你高,你不用蹲着走。”李渊辰看到她小心的弯腰走路,觉得她小心的有点过头。

“喔。”诗爰看看自己和围墙的高度,的确是矮了墙一截,不过李渊辰可不一样了,“你要蹲下,你都露出肩膀了。”她紧张的拉着他。

“你家人又认不出我。”

“凡事小心。”她神色肃穆的把李渊辰拉得低低的,一直到上了车子,她才放心又开心的尖叫,“啊!”

“喂,你干什么?你这样鬼叫鬼叫的,人家会以为我们是绑架的。”听到她神经的大叫,陆家遥紧张的制止。

“喔,对不起,我太高兴。”诗爰拍着胸脯吐着大气说。

“女孩子就是这样,不过是穿件累赘的蓬蓬裙而已,就兴奋成这样。”陆家遥不以为然的说。

“什么!什么蓬蓬裙?”诗爰忘记她答应李渊辰的约定了。

“蓬蓬裙就是你们女人结婚穿的那玩意儿啊,不然你是在高兴什么?”看到她一脸疑惑,陆家遥知道她是真的没听懂他的话。

“结婚?我没说要……啊!停车。”差了几秒钟,诗爰总算是从跷家成功的喜悦中醒过来,她记起这三个人的来意,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意识过来,自己落进不经细思量的可怕决定以致身陷囹圄,诗爰矫揉造作的想尽办法部无法让车子停下后,她只好放弃自己镇定的伪装,大声的喊着,“我告诉你,我爸已经跟我脱离父女关系了,你休想借着我得到我们章家的一分一毫。”

死搂着沉甸甸的家当,诗爰将自己挤到车门边,开始担心如果这些人真是要绑架她来恐吓父亲的话,那她将是有史以来最笨的人质,因为她是自投罗网的。

“你跟你爸脱离了父女关系?”李渊辰一派雍容的重述着她的话,感觉不带任何一点威胁性。

“对!”诗爰声调铿错,坚定的回答,心里不断的警剔自己千万别相信眼前这个高窕俊逸又斯文看来一点都无害的男人。

“要真是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了。”李渊辰扬起嘴角的弧度,教人猜不出他的想法。

“既然知道了,还不放了我?我对你们来说没用处的。”

“你别紧张,只是想请你帮忙而已,本来我还担心请你帮忙会让人误会我贪图你家的财产,现在既然你已跟你爸脱离关系,那我就更放心了。”

真的假的?诗爰不安的仔细琢磨打量着李渊辰,“可是我不能帮你,你找别人吧。”

“怎么行?你答应要帮我的忙,要帮我演新娘子的耶。”

“那是我随便说的,你怎么可以当真?”

“喂!随随说说是你的错,我可没教你随便说说,我是认真的。”李渊辰眼神坚毅的望着她。

“骗谁呀!一个陌生男人在街上随便拉个女人求婚,你这么随便的态度有谁会当真?”看到他的认真,诗爰有意无意的别开视线不敢看他。

“随便是你说的,我可是表明了自己诚恳心意的。”

“我怎么看不出来你的诚恳法?”诗爰打算赖到底,觉得反正他的行为本来就不正常,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的。

“我连戒指都准备好了,难道还不够诚意?不然你的求婚还需要什么?”

“你别想诓我了,谁会相信你那戒指是……”哦!不会吧!看到李渊辰一脸的正经神色,诗爰开始认真的推敲这事的真实性。他看来真的不像是在唬弄她,难道他是说真的?这么一来,那枚戒指可就不是路边一枚九十九元的小玩意喽?

“怎么,还是你不喜欢戒指的样式,我可以带你去珠室店换,虽然我们只是演戏,不过为了要谢谢你的帮忙,我希望送你的戒指也是你喜欢的。”观人于微的李渊辰从她的反应中,大致猜出她的想法,不过他还是客气有礼的和她应对,没有拆穿。

“不不不,我怎么可以收下你那么贵重的礼物呢?那枚戒指少说也有——”诗爰拉长尾音,希望他接上答案,她想要套出戒指的价钱。

“没关系,那不过区区几十万而已,婚姻一事可是大事,尤其是对女人而言,今天你肯如此牺牲,我那一点点钱又算得了什么呢?”

“什么!几十万,真的假的?那颗小石头要几十万?”诗爰不敢置信的叫出来。

“怎么,你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可以带你去换。”

“不是,不是!我不能收你这大礼,你还是拿回去好了。”诗爰翻着背包想要把戒指还他。

一会儿,她敲着自己的脑袋又叫着,“啊,糟了!”这时她才想起早在小攸家时,她就把那枚戒指给丢了。啊,怎么办?她竟然把几十万的戒指给丢到垃圾筒了,这下子她要用什么赔人家?

惨了,几十万!她去哪生几十万?何况这“几十万”到底是“几”到什么程度?以前常看妈收集的珠宝,随便一枚不起眼的小戒指也要四、五十万,这么说,那颗被自己当垃圾扔掉的戒指想必不少于这价钱吧!

陆家遥和温世琦而人一直在前座听着他跟诗爰两人有趣的对话,尤其他们从后照镜中看到她张着O型嘴,吃惊得不知道怎么办的德行,他们都有默契的相信这场假婚礼是跑不掉了。

###

午饭时间餐厅里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认真的,我一定会想办法还你钱的,不过得等我找到房子跟工作。”因为欠了人家的东西,诗爰也不好意思就这么绕跑,所以她决定跟他说清楚。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呢?要是你真的不愿意帮忙的话,那戒指还我就算了,我不会强人所难的。”由于李渊辰已经猜测出她大概拿不出他那枚戒指。所以才大胆的这么说。

“这……这就是我要跟你说对不起的地方,我……我……我把你的戒指给……”诗爰实在不好意思出自己是怎样糟蹋那枚贵重大礼。

“给怎么了?”

“给……给……丢了。”诗爰惭愧的愈说愈小声。

“什么,弄丢了?这样呀。”停顿了一会儿,李渊辰才继续说:“没关系,人总有不小心的时候。”

“我……我不是……”本想照实她是故意丢掉的,不过看到他的刻意想安慰她的体贴,诗爰觉得自己真是坏心,“对不起,我一定会想辨法还你钱的,一定的。”

“没关系,再买一枚就好了,待会我们试完礼服,再一块去挑,我希望这回送的是你喜欢的。”

“啊,不行,我不能跟你……”

“我知道结婚是大事,不可马虎,尤其是对女人而言,不过我真的希望你能帮我,就这两个礼拜,两礼拜后,我们各分西东,我不会为难你的,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们可以签合约来约法三章。”李渊辰诚恳的表示。

“不行啊,我刚跷家,身上的钱有限,我必须赶快找到房子及工作,所以我无法抽身陪你演戏。”不是刻意拒绝,诗爰这时想到的都是现实问题。

“这简单,我就聘请你当我的新娘,两个礼拜包吃包住,还有出国旅游的等福利,这不就解决了你的所有难题。”

“真的!那薪水有多少?”

“两枚戒指还不够吗?”李渊辰诧异的打量着她,没想到她这位生来富贵不尽的千金小姐真的得为金钱忙碌计算。

“可是我要还你戒指的钱呀,没有钱,我怎么还你?”诗爰苦恼着。

啊?拿他的钱来还他?这是什么跟什么?李渊辰一时跟不上她的奇怪思想逻辑。

“老板,你刚才也说了,这结婚是女人的大事,又攸关一辈子的名节,我想这代价是很大的。”已经认定他不是坏人了,所以诗爰开始盘算要真有这种轻松的工作、超优的福利、轩昂的帅哥老板倒也是一件美事。

“你的转变还真是大啊!”看到她纯真的固执,他心中不自觉的溢满珍惜。她是位可爱的女孩,一朵清新的茉莉,虽然自小过着众星拱月的好生活,但却没有感染到一丝骄纵做慢的霸气,真的很开心,他的冒险旅程有她的陪伴。

“喂,你看什么呀,到底行不行?”他的出神静默让她纠紧了心,生怕他要是不答应,那她就得另谋出路了。

“行,当然行,娘子说什么都行。”

“喂,还没答应我条件前,不要乱叫。”诗爰听不憧他话里的意思。

“都叫你娘子了,那就表示你现在开始上班了。”

“真的!”哇,她真是幸运啊,一出社会就找到了这种好工作,太棒了,谁说现在时机坏,工作不好找来着,瞧,都是唬人的。她高兴的想着。

###

吃完饭的诗爰跟着李渊辰上了车后问:“老板,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从现在开始,你是我老婆,你不能叫我老板。”李渊辰正色道。

“不叫老板那要叫什么?”

“我是你老公,你想想你会叫你老公什么?”

“我又没结过婚,怎么知道我会叫我老公什么?”诗爰觉得他的回答很莫名其妙。

“好吧,在你还没想到更好听、更好叫的名字前,你就叫我小渊吧。”

“小渊。”像是练习似的,诗爰重复一遍后,又在心里喊着。

知道她应该进入情况了,李渊辰才接着说:“老婆,咱们现在先去试礼服,然后我再带你回家。”

“你不能叫我老婆。”听到种陌生又奇怪的形容词放在她身上,她觉得辉身很别扭。

“怎么不行,不然叫亲爱的、小甜心?”

“不行啦,好恶心,我不习惯。”

“放心,我会让你习惯的,小甜心。”向来行事为人都正经的李渊辰,突然发现偶尔不正经似乎感觉也不赖,觉得小甜心叫来的感觉真的甜甜的。

“你不要这样叫我啦,好奇怪……”

“小甜心,我们到了,下车吧。”李渊辰拦住她的话,接她下车后,便牵着她的手走。

中山北路像条婚纱衔,各式美丽梦幻的橱窗让人目不暇给,种种美丽玲珑的礼服更成了很多女人为圆一个梦幻的借慰,而这样的吸引力是不分结不结婚的女人,好像只要走在这条街上,就是种享受。

不过,对诗爰而言,她可不这么想。

这里离妈男友的婚纱店太近了,而且妈最近天天都往店里跑频频的试婚纱,她现在跷家在外,这样招摇的走在街上实在是危险。她担心的问:“我们要在哪一家试?”

“我已经订好‘钟情’了,不过,你也可以到别家看看。”李渊辰体贴的说。

“钟情?”诗爰回忆着“钟情”的店址是在“二十一世纪”的前面还是后面。

“到了。”李渊辰说。

诗爰收起心看着身处的环境,心想太好了,离妈男友的店还有一段距离。为兔旁生枝节,她觉得还是尽量不要在街上晃得好,“喔,我们快进去吧。”

她的反应让李渊辰察觉出她的有所顾虑,他知道她在担心某件事,可是应该不是试礼服的不安,于是他低头温柔的开口,“有什么事吗?”

诗爰只是笑一笑的摇头,认为这种复杂的家丑,他没必要知道,更何况她也解释不清。

李渊辰没再追问,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而后他们就在服务小姐的带领下上了二楼的礼服区。

看着李渊辰握着她掌心的手,诗爰讶异于自己竟和这陌生男人有着交叉点,心想今天他们不过才第二次见面,可是和他的一切竟荒谬的发展到这种亲密关系,怪异的是,这一切的感觉又是那么自然不做作,虽明知道是演戏,不过她觉得这一点都不矫情、不勉强。

好奇怪呀!从他厚实的掌心传递着的温暖。自己竟觉得有一丝喜悦在平静的心坎里跳跃着,这是自己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情境就像……就像……就像是她看过的罗曼史小说一样。

对,这种不出来的感觉就像是小说里的男、女主角之间所流转的那种飘飘的情愫。

真奇怪,怎么陌生的两人也会有这种感觉?她原以为要能体会这种感动非得等到那命中注定一生一世的男人方可呢!

“怎么了,想什么?小姐跟你说话呢!”李渊辰拍拍诗爰的脸颊,唤醒她的沉思。

“喔,对不起。”意识过来现实的状况,她看到服务小姐甜美的捧着一食米白色的露肩白纱礼服。“哇,好漂亮!”她忍不住的上前抚着礼服的触感,开心的打量这套礼眼。

这套礼眼是鱼尾窄摆的设计,触感极其柔软,线条剪裁俐落且立体,另有一条漂亮且轻盈的大裙摆可搭配,是套组合式的三合一礼服。诗爰之前跟着母亲试过不少礼服,由于母亲的挑剔,让她对礼眼也有相当的认识,所以她一眼便看出这札服该是名师的设计款,价值定当不菲。

“小甜心,试穿看看吧。”看到她见着礼服开心的反应,李渊辰也开心。

“来,我帮你试穿。”服务小姐捧着礼服拉着诗爰进试穿区,而正当她要拉上布帘时,另一边试穿区的布帘也正好拉开。

霎时,诗爰由她正前方的镜子看到她背后一位穿着红色礼服的中年女人由试穿区走出。啊!妈!来不及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她活像是老鼠见到猫一样的,拉着布帘遮住自己,纳闷着,奇怪,妈怎么来这里试礼服?

李渊辰见情况不对,立即上前询问,“怎么了?”

“我们回去吧,改天再来。”诗爰收紧肩膀缩在他的体格下,避免露出自己。

李渊辰知道事出有因,便贴在她耳边问:“遇到认识的人了?”

她微点头道:“嗯。”

李渊辰瞄了一眼现场,发现现在二楼也只有另一边在试礼服的中年女人,为了不让她紧张,他跟服务小姐交代一声后,便护着她下楼。

“你们没别的设计款了吗?”

熟悉的音调在诗爰耳边响起。唉,妈怎么还是一样,说话仍是咄咄逼人的,而且也挑剔难伺候。

“目前最新的两套你都试过了,这两套都各……”

“真差劲,没别的了吗?喂,小姐,你手上那套窄摆白纱给我看一下。”

不会吧,妈要跟她穿一样的礼服?诗爰诧异的想道。

下了楼,李渊辰才开口,“小甜心,可以告诉我那是谁吗?”

“你丈母娘。”

“真的,怎么……一个样!”李渊辰听到二楼持续传来的声音,及方才看到她的印象,不自觉得轻喊出口。

“什么东西一个样?”

“这……”看着诗爰单纯的想坚持她的小固执,再联想到他母亲的霸气不妥协,画面再接到楼上那位也是不可一世的贵夫人,综合下来,李渊辰笑了。

看来如果她对上老妈的话,也不会吃亏的,虽然这小妮子不像方薰羽那样剽悍懂得保护自己,不过她在她妈长期的陶冶下,想必对应付坏脾气的老女人也已有一套,幸运的话,物以类聚,搞不好老妈会跟她妈成为好朋友也不一定。

“你笑什么呀?”

“我笑你真的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婆。”说完,李渊辰在她额际印上一吻。

此举羞得诗爰头都不知道往哪钻,心想,什么跟什么,不过演戏嘛,瞧他说得跟真的一样。她没好气的说:“你没说你可以亲我这一项。”

“有老公不能亲老婆的吗?”

闻言,她暗下决心,这……不行,她得回去跟他好好把合约拟好,不然自己太吃亏了。

而突生的一阵激动,令李渊辰坚定的感觉到这将不是一段只能供他回忆的冒险,它更是他一辈子的幸福。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