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仲晓文 > 《求婚十四天》
返回书目

《求婚十四天》

第四章

作者:仲晓文

日落西沉,倦鸟归巢,在这样放松的傍晚时刻,好山好水、好空气的高雅宁静别墅里,没人有欣赏艳丽夕阳的好心情,反而,刺耳的尖叫声,充斥在静谧的别墅里。

“糟了、糟了!大事不好了!”张妈慌慌张张的从二楼尖叫到一楼。

“怎么了?”王成停下在草坪上拉着水管浇水的动作。

“大事不好了,小姐不见了!”张妈高分贝的叫着,此刻她脑袋想到的只有章易淳叮嘱她的话。董事长要她看紧小姐的,还说要是出了任何事唯她是问,惨了!人怎么会不见了?

“你说小姐不见了?”

“是呀,她房间都没人影呀!”张妈急得泪珠就要滚出来。

“怎么会?”王成丢下水管,立刻冲向二楼。

张妈见状也随后跟上。

“怎么会呢?你来的时候门没锁吗?”

“有呀,我刚来的时候还用钥匙开门的,我确定门是锁着的。”

王成看到窗户全开,晚风大肆的从大开的窗口灌进来,他走到窗边发现窗台下一排雪茄小紫花有给人踩过的痕迹。“糟了,小姐从这里跳下去的。”

“完了,怎么办?”张妈终于真的放声大哭,伤心极了,可她伤心的原因跟王成不同,因他担心的是诗爰从二楼跳下去,不知道有没有受伤,而她则是害怕自己的饭碗不保。

王成没停顿太久,立刻想到诗爰惟一的朋友小攸,忙冲到一楼打电话,可惜,电话的另一头却发出持续着的嘟嘟声。

突地,他想到了,喔,对了,小攸小姐说过她今天会下南部工作的,那小姐就不可能在她那喽?

“怎么啦,你发什么愣呀?”张妈见他拿着话筒失神的模样,便更心慌的摇着他。

“通知董事长吧,小姐是真的离家出走了。”王成开始自责。明知道小姐这些天的情绪已经绷到一个顶点了,他竟然没多加注意,小姐,可别出什么事才好呀。

###

“不行,我不能跟你睡在一起。”

两小时了,诗爰跟他回到家,便沏了壶茶开始拟定合约,可是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他们却还是停留在第一条的条约上,双方都没有意愿让步的坚持不退。

“明明说好是演戏的,为什么在家里也得演戏?家里没人。”诗爰从一进门就观察过了,从家里的日用品来看,他是一个人住的。

“可是会有朋友跟家人来,我不希望每次有人来了,我们就玩大搬家的游戏。”吸着热茶,李渊辰不慌不乱的陈述着自己坚持的理由。

“我又没行李,哪需要搬什么?”她惟一的行李也就是那包沉重的零钱了。

“现在没有,待会就有了,你总得有衣物换洗吧,我待会再带你去采购。”

他说得也对,她都忘记自己是一无所有的逃出来的,她软了口气。

“不然,我东西放你房间,这总可以吧,反正我人睡另一间就好了。”

“可是我朋友要是……”

“你朋友来了,我再到你房间嘛,你总不会有朋友天天来吧?”诗爰截断他的话。

“好,成!”她的话给了他一个提醒,于是他马上改口答应。

“答应了?”争执了半天,他一下就答应了,让诗爰反而觉得奇怪。

“对呀,就照你的,如果朋友来了,你再跟我睡一间。”他嘴里重复着,眼神里却闪烁着胜利的光芒。

奇怪,他在高兴什么?怕有诈的诗爰不放心的紧瞅着他,觉得他怪怪的,“你不会出尔反尔吧?”

“白纸黑字怎么出尔反尔?”他指着他们正在琢磨的合约道。

“好,那第一条确定了。再来,第二条,第二条是如果我跟你同一间房,你不准对我怎样。”

“所谓的怎样是怎样?可不可以解释清楚点?”

“你是男人耶,你明知道是怎么回事的。”她讨厌他的明知故问。

“我这是为你好那,合约细节要不写清楚的话,那你会吃亏的,所以你得写得仔细点。”他指着第二条的地方说。

知道他是借故在欺负她要让她害臊,诗爰不让他得逞,反而正经八百的真的把细节写上,“好,第二条就是不得行夫妻间会做的性行为,包括轻微的碰触都不可。”

“轻微的碰触都不可,太严厉了吧?两人睡在一张床上,怎么可能不会碰到?”

“那你睡地上。”

“小甜心,我是老板耶,有老板睡地上的吗?”

“那不然我睡地上好了。”她觉得反正两人睡在同一间房的机率也不大,偶尔睡一下地板也没差。

“不行,你是我的小甜心,我不能让你睡地上,我们要一起睡。”

“可是……”

“我答应你,我绝不对你乱来,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又另当别论了。所以在这前提之下,我保证自己不会侵犯你,你也别毛求疵了,毕竟睡着的话,也是不能做什么的。”

“可是这……”

“小甜心,如果你再这么坚持的话,我怕两个礼拜过了,合约都还没拟好。”他把她手上的笔放下,拉她起来,“我们先去买你的东西吧,顺便去超市买些菜回来煮,你会煮菜吗?”

“不会。”

“没关系,那就买便当回来好了。”

“那合约?”

“回来再说吧,先打点好你的必需品比较重要,待会儿,我再打一把钥匙给你。”李渊辰轻轻的揽着她的肩说着。

诗爰没拒绝他对她的行为,因她告诉自己,这是她的工作。可她仍感到很奇怪,不管他怎么牵她的手、怎么扶她的肩,她就是不觉得被侵犯或有被吃豆腐的感觉,说实在的,自己不讨厌这种接触,或许是因为她信任他吧!

###

小攸因为帮一位朋友的忙,来到高雄驻唱已经三天了,她必须在这间名为可乐的二十四小时PUB里演唱一个礼拜。

现在是凌晨五点,收工准备回到小旅馆的小攸,心想今天是第三天了,不知道诗爰的禁令给解除了没?待会回去补个眠后,再来给她拨通电话吧。

于是扛着把吉他,小攸拖着疲 惫的身子缓缓的步回小旅值。说来好笑,每每她只要为了自己这份没日没夜的演唱工作觉得难过昔命时,只要想起诗爰那比她更可悲的千金生活,自己就觉得安慰。

想着诗爰那只没自由、没自主权的可怜金丝雀,她这只自在的小麻雀就该庆幸了,反正好好坏坏又岂是一字了得,过得自在便是了。

走在清晨五点的陌生街上,除了一阵风吹得地面零星垃圾在空中卷了几圈又落地外,再也没什么动静,百般无聊的小攸踢着地上汔水空罐前进着。

约莫两分钟后,她似乎嗅到点异状,仁足的回头望着前后,却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

怪了!怎么心神不太宁静?不如怎么的,今天这种太安静的氛围突然让小攸感到害怕,像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而离旅馆还有约十分钟的路程,小攸看看左右都没人,便开始卯起来跑,使劲的冲向旅馆。

“快,她跑了,快跟上。”

“不行,得小心点,不然就查不到她住哪了,这可是笔大Case。”

###

新生活的转换,诗爰适应的不错,短短的三天,她已经学会煎蛋、煮浓汤、做三明治,她这个冒牌老婆,做的还不错。

“老板,你的早餐好了。”诗爰将做好的火腿三明治端上桌后,才喊着李渊辰。

“小甜心,从现在开始你再叫我老板的话,我就一句扣你五百元。”李渊辰刚盥洗完毕,就听到她的称呼,一早的好心情都给打散了。

“对不起,我不能适应嘛。”

“已经给你三天适应期了,现在你得强迫自己改称呼。”

“喔。”

“嗯,我的小甜心手艺愈来愈好了,这三明治做得又香又整齐,有进步哦。”贪婪的闻着盘子里的三明治,他觉得自己真的像已成家的有妇之夫。

他愈来愈习惯有个人可以开心的端食物给他,然后一起肆无忌惮的说说笑笑,这是他以前没经历过的。

以前在家里,总是佣人煮好饭菜,然后等着全员到齐,最终再等着父亲下令开动,并且不准在餐桌上闲话家常,一餐饭下来总是正襟危坐的巴不得快快离开那火药之地。

现在这种感觉真好,她的笑语嫣然让他一天都觉得好精神,拿着三明治,他开心又满足的大口大口咬着。

“哇!真是不错,从第一天的焦黑苦硬蛋,到现在的白嫩嫩煎蛋,你的功力是与日俱增,跟令狐冲的剑法一样,怎么,你也得到高人的指点吗?”他以他们昨天一起看的武侠连续剧来譬喻她的进步。

“唉,这高人是没有,不过我的资质倒是跟令狐冲一样,都是天才型的,简单两、三下就可以融会贯通了。”诗爰倒也不害臊,当真俐落的又翻了一颗太阳蛋。她觉得煮菜这玩意挺好玩的,她以前从没机会碰过,她发现自己满喜欢煮菜的。

“好,很好,小甜心继续加油,我相信我会愈来愈幸福的。”他发现幸福的感觉不止是跟家里的气氛不同,重点应该是这个可人的小女人才是关键所在吧。

“你真的觉得我进步很多?”巧笑嫣然,她开心的像只俏丽蝴蝶。

“嗯,当然,你尝一口。”他将自己已吃了一半的三明治递给她。

诗爰推开三明治,兴开采烈的睁着圆滚滚的眸子问:“是真的吗?有进步的话,那你得要加薪哦。”

听到她又讨价还价的,他停下进食的动作,喝了一大口鲜奶后,拢着眉间的小山丘,“真是奇怪!你爸是怎么教你的?怎么你出口闭口都是钱,现在你住我这,一切都由我打点,你要那么多钱干么?”他不是反弹她对钱的需求,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她会对钱这么小心。

“要有钱才能还你钱呀。”

“喔,你是说戒指的事啊,我说过了,那没关系。”

“可是,不行啊,就算你不要我还戒指,可是我也得存钱啊,等两个礼拜一过,我就失业了,到时候我就得再找房子,再找工作,所以我还是需要安排好自己的后路。”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觉得两个礼拜后的可怕,那种恐惧大概就是人家说的失业恐慌吧!诗爰这么想着。

两个礼拜……看着她,他忧忡然的想着,会吗?两个礼拜后,他会让她离开吗?他打从第一次见面就受她吸引,第二次见面,他就告诉自己她是他一辈子的女人,到现在,这份感觉只有愈加强烈而没有退减,虽然他不相信一见钟情之说,不过他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她。

“既然这样,那你更不用担心了,干脆假戏真做直接嫁给我不得了?”他暗示着。

“别闹了。”诗爰艳着脸,回过身洗着锅子,她发现他随便的一句话总会引起她的赧色。

知道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了,她未必能一下子接受,于是他转了个方向,“不然,如果你把厨艺练好的话,那么我就聘请你为我的专人厨师好不好?”

“真的!薪水多少?”听到可以不用换老板、不用搬家,她可乐了。

看到她开心的模样,他发现她灿如桃花的娇艳是他最珍惜的容颜,他愿倾尽所有只求能换得这张盈盈的笑颜。“用我的一辈子付给你够不够?”

“一辈子?你的一辈子值多少钱?”

“看你用什么标准来算喽!”李渊辰开心的继续吃着他的早餐。

闻言,她认真的打起算盘来,一辈子,如果他一个月赚个五万元的话,乘上一辈子的时间,少说也有几百万,真的假的呀?他实在太浪费。钱都这么乱花,这怎么行!

“喂,老……”看到他警告的讯号,诗爰吞了口口水才勉强道:“呃,我是说老公啦。”

“好,很好,这就对了,小甜心有什么事呀?”

“你今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带本空白的笔记本回来。”

他一脸的不解,“做什么?”

“我要做你的帐;你太会花钱了。”

“我太会花钱!有吗?”

“怎么没有?据我目前所知,你光是办场假婚礼就花掉几十万,聘请我这假新娘又花了不少,还不承认你太会花钱了。”

“喔,那你就体谅我一点,别跟我要求加薪不得了?”李渊辰觉得好笑。

“这……哎呀!反正你买本笔记本回来就是了,对了,买那种一本三十块的就好了,别买太贵的。”想到他花钱的方法,诗爰不放心的又吩咐了句。

“这样吧,我把菜钱跟零花钱给你,你自己打点好家里需要的,然后下个月领钱,我也一块交给你管好了。”李渊辰话中有话的试探着。

“好,我好人做到底,就顺便帮你管管帐吧。”她压根没想到个月领钱的时候,两个星期的时间已经过了,她现在只是兴奋着终于有事做了。

之前花了大把的钞票在学校学了一堆经济学、会计学的,现在总算可以有点小发挥了,嗯,她愈来愈喜欢这份工作了。她快乐的想着。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