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仲晓文 > 《求婚十四天》
返回书目

《求婚十四天》

第五章

作者:仲晓文

很多女孩喜欢逛街,为的是可以欣赏成堆琳琅满目的漂亮东西,但诗爰对逛街没兴趣,逛超市倒是有心得。

打从她来到李渊辰的住处,开始新生活后。她就爱上了逛超市,每回推着推车投入那林林总总的商品架里,随便一趟都是一小时以上。

原因说出来没人相信,因为她是小心的在计算如何买得既新鲜又好吃又便宜的商品,更甚者,她还会精心的计算研究肉品的减价日期,都得抓的刚刚好。

说到这,她的学问可大了,因这超市的肉品通常是依保存期限来一天一天折价的,所以,要如何能买到便宜价的新鲜货,可就得算准了。

而诗爰就是不嫌麻烦的这样算计着,虽然差不了几十元,但她还是觉得勤俭方能持家,人也得忠于自己的工作,既然这是她的工作,她就得做好它。

此时诗爰拿着调味鸡块跟牛肉,正伤脑筋的想着买哪样好。

“咦?诗爰!章诗爰!”

一个惊奇的叫唤在诗爰耳边响起。

诗爰回头看到一个身着西装大约和她平高的男人,长相似在哪里见过,可是她就是想不起来,“你是……”

“诗爰,真的是你!你不认得我了啊?我是方义埃”

“方义?好像……有点印象,不过想不起来。”

看到诗爰疑惑的表情,方义知道她一定是忘记他了,“我是你高中同学啊,记性这么差,才几年不见而已。”

好一会儿,她才恍然大悟,“喔——方义,你是那个象棋社的社长嘛!”

“总算让你想起来。”带着得意的笑容,他又问:“你怎么会在这?”他记得她住的是郊区大别墅,而且家教严得几乎是足不能出户的,会在这里遇见她真是太意外了。

“我现在搬出来了,住前面的远景社区,你呢?”

“我啊,现在在这工作,这个月才调过来而已。你怎么可以撇出来?我记得你爸爸好像很保护你的。”方义迫切的想知道她的近况,好了解情况是不是对他有利。

“我……”飞快的转了一圈后,诗爰决定不说实话,“没有啦,他觉得我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好。”

“真的,那你现在是住谁家?”

“呃……朋友家。”

“真的,那太好了,那我以后会常见到你了。”喜形于色的方义知道自己又有希望,就下定决心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以前在学校诗爰多得是追求者,数量可观的多如过江之鲫,但这一拖拉桃男人中却有大半的男人真正想追求的是她那显赫的身世,因此,这使得真正爱慕她的方义不敢有所行动,怕遭她误解以及可畏的蜚短流长打击,所以在几次约她都遭拒之后,他便不再敢多奢想了,默默的退出“追爱阵线连盟”。没想到,事隔数年,他们竟能再相遇,虽然他现在也没什么发达的事业,不过一份五万元的收入及店长的头衔也可以了,比起一般上班族已是绰绰有余了。

“你,你现在有……”

“什么?”

本来要问她有没有男朋友的,不过方义顿了顿,觉得还是别操之过急,“没事,你要什么尽量挑,都算我的,待会我再给你一张贵宾卡。”

“不好吧?”

“没关系,我是这里的店长,总要给我点面子嘛。”方义骄傲的说。

“喔,你是店长呀?”从诗爰发亮的眼神,可以知道她不但没看不起他,反而还带了点崇拜。

方义知道她仍然没变,仍是自己心目中那朵清新小莲。这也是他喜欢她的地方,因为她没有富家千金的骄习、没有眼高于顶的评人标准,她有如一位可人的邻家女孩,让人忍不住想亲近。

他能有幸得到诗爰的青睐吗?他扪心自问。也许,毕竟她已搬离那个严规之家,现在又投宿在朋友家而非亲戚家,这就表示他有胜算的机会。

呵呵,太好了,报上说,魔羯座这个月的运势上涨,不但工作有更理想的升迁,连爱情也会来敲门,果真是准啊!

###

“哇,真的是模有样,看她这副贤妻良母的打扮,倒有七分真呢。”伙同他一同回家的陆家遥,一进门看到诗爰的模样就频频点头称道。

“怎么有空来?”诗爰停下手边的工作,双手在围裙上擦拭着。

“眼光真准。”温世琦定睛的看着她,并用手肘轻轻的推了李渊辰一下。

“那当然喽。”李渊辰得意的走向她。说真的,当他刚进门看到她的那一刻,自己的心情就跟家遥和世琦一样的惊讶,除了惊讶之外,他还有一份感动,感动这个女人是属于他的,至少,目前这十几天。而且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人穿着围裙也可以这么美。

“小甜心,忙什么?”搂过她的纤腰,让她贴着他的身躯,李渊辰到瓦斯炉前看她在忙什么。

“喂,别这样,有人在。”诗爰羞赧的用拳抵着他。

不过李渊辰理会她的抗议。

呜,天下红雨了!陆家遥和温世琦都用不可置信的讶异交换了个眼神,心想,有没有搞错?小渊叫她小甜心咧!这是他人生字典里会有的字吗?他一向是那样的正经斯文得体,这种恶心巴啦的话不该出自他口中的。

“来,你们先坐会儿,吃点水果,菜马上就好了。”诗爰终于挣脱出李渊辰的“性骚扰”,端了盘小番茄过来,而她落落大方的态度,俨然就像是位女主人,“老板,你过……”

“五百元。”一听到她的毛病,李渊辰立刻板着脸道。

“啊,不算啦。”诗爰心想,好不容易今天她才为他省下四百五十六元,怎么自己反被倒扣五百元呢?

“小甜心,你的鱼要翻面了。”李渊辰没有理会她的抗议,不当回事的走向沙发。

算了!现在有人在不好谈条件,等晚上再说吧!诗爰暂时妥协的进入厨房继续她的事。

“什么五百元?”忍不住好奇的,陆家遥在她进去后问。

“叫一句老板五百元。”李渊辰简单的回答。

“啊!这么严苛。”

“看来你玩真的。”温世琦从未看过好友有如此霸道的行径,这样的行为让他有预感未来可能免不了又是一场风风雨雨的。

“缘分到了吧。”李渊辰投了一颗小番茄进嘴巴,开始计划起未来要应变的任何可能性。

满足又骄傲的一顿晚餐下来,李渊辰发现他要让诗爰成为他的、要她这一辈子只为他做饭、只为他系围裙的欲望更加强烈。

这大概才是真正家的感觉吧,完全跟以前他生长的环境截然不同,以前家里虽然人多,但却一点都不热闹,家人之间的牵连也甚少,而他跟她两个人的小家庭可不同了,短短的几天里,他感受到家的温暖、温馨,他要这样的感觉继续下去。

“你知道吗?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煮饭、做菜是这样有趣。”洗着碗,和着冲水的洗涤声,诗爰沉醉的说着。

“感同身受。”一旁帮忙擦碗的李渊辰也笑着。

“感同身受什么?你也喜欢煮饭、做菜?”

“我问你,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他牛头不对马嘴的问。

“喜欢呀,现在的生活是我从未感受过的,也许外人看似平淡,可是这样的生活让我很开心,也让我觉得自己终于有用处了。”原本她只自己是世上多出来的一具活死尸,什么事都不用做,也不能做。

“这就对了,我也很喜欢。”

“真的,为什么?”

“因为你。”

“什么呀?”笑语嫣然的诗爰不解的看着他,但当她对上那一对猎光盈然的赤裸双眸,她不自在的别开了。

怎么回事,他的眼神怪怪的?好像……咦!乱想什么?不会的、不会的,别想歪了。

诗爰发现两人之间的暧昧情怀似乎愈来愈多了。到底是他的行为有偏差,还是她的思想在犯罪?好像是她自己太多想了。

###

穿白纱礼服是女人一辈子的梦想,习惯于物质享受供应不绝的诗爰,美丽质好的云裳自是多得不在话下,所以,她一直以为不管多漂亮、多美丽的婚纱,也不会让她动心到哪。

不过,她错了,自从她下午去试过礼服回来后,她就发现自己也掉进那梦幻飘逸的浪漫里了。

也许,从几百年前开始,结婚礼服就给人下了魔法,所以当她从镜中审视着自己时,她觉得自己醉了,尤其当李渊辰用着极赞赏的眼望着她时,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即将要嫁他人妇的新娘,而不自觉的摇摆着飘逸的裙摆。

落地的大镜子里,反射出他们两人的影子,这样的画面让诗爰觉得有一丝没有拍结婚照的遗憾,虽然这只是演戏,但总该让她有个回忆的凭据的。

“我们拍结婚照好不好?”

她才刚荫生了这个念头,李渊辰便在她耳边提出她心里的话。

原本她想应该做个样子的,可是兴奋之情令她立刻点头答应。

就这样,婚纱公司硬是按着李渊辰的坚持挤出明天的时间,让他们在明天拍结婚照。

回家的路上,诗爰一直感到怪怪的,觉得这只是作戏,担心她是不是太投入了。

偷偷瞥着一旁的李渊辰,她暗忖着,可自己却又不觉得有什么该后悔的,毕竟,她演戏的男主角是位伟岸男于,虽称不上博粉何郎俊美无畴那样的绝美派,但是他内蕴精华、聪慧锐勇、身强体健,也算是排行榜十名以内的上选男人了,站在他身边,连女人都羡妒,就像刚才婚纱店小姐不自觉流露出的欣羡眼神那样。

他应该是位最佳男主角,爱情,如果她能谈场爱情的话,她也会希望男主角是他的。

外表的优势不谈的话,他的为人也是不错的,而且他的细心体贴更甚她这位女人,有这样的男人呵护着自己,该是幸福的,女人一生的梦想不都是如此?

不过他这样的男人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他不似她的孤陋,他出社会己久,也看过千千世界,以他的条件而言,相信成堆的美人都会在他身边打转吧。

不知怎么的,诗爰发现这些天来,她偷瞄李渊辰的次数愈来愈多了,有意无意的视线总是黏在他身上。怎么搞的,难不成真像小攸说的,她是因为成天给关在家里没见过男人,所以……

可是以前在学,成天有一堆男生在她面前晃,自己不也没感觉?照说,不是应该在青春期比较会有悸动的心吗?为什么之前对男生都没反应,现在却起了涟漪?这是什么感觉?

###

“你为什么要办假结婚?”终于,诗爰记起她一直忽略的问题。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问呢!”李渊辰赤裸着上身,只着一件短裤的从浴室出来,并一件洁白的浴巾覆在头上擦着湿淋淋的头,结实的金铜色肌肉在浴巾下若隐若现。

从电视萤幕上抬起头来,在看到他那样衣衫不整的朝她走来,诗爰突然觉得一阵心跳加速,连忙匆匆的别开眼,努力的镇定着自己的心神及想不规矩的眼睛。

“你……你不觉得应该穿件衣服吗?”身体的臊热像浪潮般的袭上她,从心底不知名的深处蔓延到她的全身。

“为什么?”明知道她指何,但他仍装傻的问。

“因为我们孤男寡女的,这样……”

“怎么会?男人的重点在下半身,我下半身很规矩的。”看到她的娇羞,李渊辰不自主的想逗弄她。

“你……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们……”

“我们是夫妻,我穿得太多了。”截掉她的话,李渊辰故意偏掉她话中的意思。

“乱讲,我们是假夫妻。”

“对呀,所以我还穿了件裤子。”坦白说,在女人面前他也还是头一遭,连在自己亲妹妹面前,他也不曾如此。

“你要是觉得别扭的话,那一定是你的心不清,所以易想人非非。”

“哪有!别乱……说。”抬头看了他一眼,诗爰又立即的垂下头、低下眼睑。

“你瞧,还说没有?你脸红了。”李渊辰一屁股的挑了她旁边的位子坐下。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为了岔开这尴尬的话题,她硬是将线锁在电视萤幕上,不过,他身上的肥皂香却不得不让她知道自己旁边真的坐了位裸男,至少以她的标准而言。

“问人问题时,眼神不看对方是很失礼的。”李渊辰仍不想饶过她,因他头一回尝到捉弄人的快感。

今天在试礼服时,他发现她看他的眼神不同了,不敢说带有爱意,不过却有着柔情万千,漾着柔光的地就像是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公主,等待着她的王子。

会的,他会让这一切都成真的,不过,假戏真做未免有欺人之嫌,他不要那样,他要她先爱上自己。

是的,首要的,他必须先赢得她的心,也许,这不是件难事,因为既然他认定他们的相遇是缘分的安排,那么有缘的两个人是不可能只有单方有感觉的。

再说,事实证明她的反应也不便,如果她对他的身体有反应的话,那么自己的胜算几乎是确定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