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仲晓文 > 《求婚十四天》
返回书目

《求婚十四天》

第六章

作者:仲晓文

“不说就不给吃。”早上,为了报昨晚他戏弄她的仇,诗爰特地做了李渊辰爱吃的培根蛋三明治却不给他吃。

“说什么?”

“说你为什么要办假结婚呐?”

“喔,这呀,小事一桩,你问我,我就说呀,何需用到威胁呢?”说完,他俐落的抄过她手上的三明治。

诗爰见状一时傻了眼,无法相信手上的“威胁物”竟一转眼就异位,心想,他动作怎么这么快?

“我办结婚是想要冒险。”先啃了一大口,李渊辰才说。

“冒险?”

“对呀,我的人生从出生至今都被规范的很好,一板一眼的快令人窒息,所以我得为我的人生找一个冒险。”

“就这样?所以你要用人生大事来冒险?”诗爰发现他不只对金钱的发挥太大的概念,连自己的人生也是,无法理解竟有人会拿人生来做赌注的。

“要不用人生大事的话,怎么称得上冒险呢?”顿了会,见她一脸雾煞煞,他又接着说:“我除了自己的婚姻尚有自主权外,其余的一切我皆无力改变,所以我只能如此。”

“不太懂耶。”

“我从小受严格规矩式的教育,被指定在一个框框里生活发展,未来的每一步路都已被定好了,我不能有意见,也不知道真有意见要怎么开口。

“对男人而言,事业是男人的全部,而我们家族历代习武,武馆事业是我们李家男儿的责任,也是我们兄弟生来的宿命,而我不能拒绝这项使命,所以我在无力改变这些之后只好往自己身上改变。

“你身为上流社会中的一员,我相信你也听说过不少商业婚姻才是。我们家不是什么大企业,不过,跟那些商业巨子间的关系都不锗,这使得我们兄弟妹妹也难逃商业婚姻的网罗,所以,我为了不让自己的婚姻被名利所用,我只好自己先作选择。”

“这样呀,怎么听来跟我有点像。”诗爰忧忡的想起自己衔着金汤匙落世及住在金色鸟笼的短暂一生,情况也跟他一样。

“是呀,我们俩同病相怜,所以,同类的人才会互相吸引,这就是我看上你的原因。”李渊辰的“看上”二字,指的是喜欢。

但是诗爰只单纯的想到“看”到她在街上的“看”。“可是结婚后呢?你的婚姻是假的呀。”

“就说我离婚了嘛,你想想,那些淑女名媛有谁会想下嫁一个有过婚姻不良纪录的男人?”

“这倒是。”

“只不过,苦了你。”

“喔,没关系啦。”诗爰义薄云天的挥挥手丝毫不在乎,对于他的处境,她深表同情及能感同身受,所以觉得帮他自是义不容辞的事。

“你没关系,我有关系,我改变心意了。”李渊辰解决完手上的三明治,抽了张面纸擦嘴。

“什么?”

“我决定了,我不假结婚了。”

闻言,她杏眼圆睁的问:“不结了!为什么?”

“我不能让你名誉受损。”

“不会的,这点你不用担心,我爸从来没让我参加过什么大、小聚会,我也甚少以富豪千金的名字出现在公共场所,所以没人会认出我的。”

“就算没人认出你,我还是不能让你跟我假结婚。”

“为什么?”她一脸的不解。

李渊辰定定的看着她,“因为我找到心爱的女人了,我决定要跟她结婚。”

心爱的女人!原来……他……不如怎么的,听到他的话,诗爰觉得胸口突然纠结在一块,泛起一阵很不舒服的感觉。

“怎么了?你不舒服?”李渊辰看到她神色明显的转变,而在心里欢呼雀跃不已。

“没有,那我会尽快去找房子的。”诗爰心想,这家伙太过分了,才聘请自己没几天就要把她三振,太过份了,害她又得要搬家找房子,找工作了。她以为自己心里不舒坦就是此因。

“你找房子做什么?这里就是你的家埃”

“你有心爱的女人了,要我在这里碍眼呀?”白了他一眼,诗爰觉得不甘心的想狠狠咬他一口,心想,他太可恶了,竟然这么欺骗她的心。

“小甜心,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啊!”轻轻的拧着她的脸,李渊辰有股冲动想印上她嘟起的朱唇。

“不要乱叫我。”挥开他的手,她转身准备往房间方向走去。

“别生气了,来,快吃早餐了,我们待会就出发。”他拉着她,将三明治及牛奶递到她面前。

“不拍结婚照了,还要出发去哪里?”诗爰的情绪没来由得烦躁不已。

“谁说不拍了?拍呀,今天不拍的话,下礼拜怎么赶得出来做放大照片跟谢卡呢?”

“要拍去找你心爱的女人拍,我不配。”诗爰觉得自己好委屈,就像一双鞋子让人说丢就丢。而且重要的是这双鞋,他连穿都还没穿就否定她了。

抚着她的发丝,看着她生气的模样,李渊辰忍不住笑了出来。

“喂,你笑什么?”她心情已经够糟了,这男人还样嘲笑她。

“我心爱的女人就是你呀,你不跟我拍,谁跟我拍?”决定不逗她了,他正式向她表白道。

“谁是你心爱的女人?少乱讲。”

“是呀,我是说真的,原本我只想请你帮忙充当我的假新娘,不过,我却发现自己爱上你了,所以,我不要假新娘了,我要你真的成为我的新娘。”执起她的手,透视她的眼,李渊辰半跪在她脚下说着。

“你乱说什么呀?”诗爰觉得脸红尴尬的别开她的视线及抽出她的手。

但他却没让她的手给溜走,“我说真的,你愿不愿意?”

“哪……哪……哪有人这样的?”怎么搞的,这男人哪条筋有问题?说话颠三倒四的,一下说不娶她,一下又要娶她,她暗骂道。

“你不愿意?”

五味杂陈的翻腾让诗爰一下不知是甜是酸,心想,太快了,这一切都太快了,而且他是说真的吗?不是玩笑?

###

在婚纱店的摄影棚中,看着他专注炙热的眼神,诗爰仍觉得这一切都太诡异了。

她平淡无味的活了二十四岁,可是这男人却在短短的几天里,颠覆她的生活。

八天前,他在街上向她求婚,两天后她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搬进他的家,今天他又说他爱她,这种种的一切都发生的这么快,要她如何招架呢?

不可否认的,他真的带给她快乐,这是唯一可证而不可抹灭的事实,因为男人的呵护真的是没人可取代的,这也许就是爱情的美好吧!当他对她嘘寒问暖时,就有阵阵暖流滑过她的心窝,从未有的幸福感包围着她,如果,爱情就是如此,那么她欢迎爱情的到来。

定定的对上李渊辰灼灼的黑眸注视,诗爰觉得克制不住自己渴望他的唇及他坚挺的胸膛的欲望。可以吗?这真的是属于她的?

觉得自己就要失控的她,希望这一切赶快结束,但如果可以,她又希望时间永远停在这一刻。

他的鼻息牵引着她的心跳频率,他们太近了,近得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诗爰设法控制自己的思想乱飞,也无法让红潮不袭上她的全身。哦,怎么办?她的糗态,他一定发现了吧?

眉黛朱唇,眼眸若翦水流光迷离又动人,李渊辰觉得自己总会轻易陷在这水漾晶灿的温柔里,不过,他甘心,甘心陷入这种幸福的陷阱。

没想过,从来没想过,自己有幸能得此美眷,是老天厚待他吧,才让他能得到她这朵淑气迎人的嫩蕊,为了这个可爱的小东西,要他做多久的傀儡、摆什么姿势都无所谓,只要她开心。

“好了,卡!”

摄影师破坏气氛的“卡!”一声,把两人从醉人的浪漫里拉出来。

诗爰总算如释重负的吐了口大气,终于得以离开李渊辰炙热炯亮的眼眸,她垂下身子大口大口的拼命呼吸似要把方才不敢呼吸的空气给吸回来般,想快离开这令人窒息的男性躯体。

但李渊辰没让她得逞,仍揽着她的纤腰不肯放开她。

“好了,辛苦两位了,两位表现得很好,相信拍摄出来的作品也是可期待的,劳烦两位后天来挑毛片。”长发及肩的摄影师客气的说着。

“好的,谢谢,麻烦你了。”

拍完照,已经晚上了,折腾了一天,两人褪去正式的装扮,换回便服。而后李渊辰为她披上外套,走出婚纱店,“晚上想吃什么?”

“我想回去休息了。”她这时才知道拍结婚照真不是件轻松事,一整天的任人摆布,好累。

“好,那我们买姜母鸭回去吃好不好?”细心的拨开她眼前的发丝,他用宠溺的口吻说着。

“好啊,天气冷了,吃姜母鸭正好。”来回搓着发冷的小手,诗爰巴不得立刻回到家,窝在沙发上吃着冒烟的姜母鸭。

见状,立刻将她发冷的手放在他的掌心,李渊辰牵着她回家,回到他们俩的家。

这……就算是了吧,算是答应当他的新娘了。诗爰低着头,任由他的手牵着她。

早上,她没给他正确的答案,便跟他来拍结婚照,原以为自己会有犹豫的,但没有,今天拍结婚照的过程,自己跟他就像交往已久的情侣档,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

她在八天内就决定了自己的一生,会不会太唐突、他卒或随便?她不断的问自己,不,不会的。不论问几次,她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自从认识他之后,生活充实多了,她不愿再回到以前如牢狱般的金色生活,她喜欢现在这样,这是可以确定的。

###

“饭桶!怎么会那么大一个人,都找不出她的下落?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反正我要毫发无伤的女儿回来!”怒气冲冲的挂上电话,章易淳气得全身发颤。

“董事长,别气了,小姐只是出去散散心而已,不会有事的。”王成小心的安抚着他,不敢说诗爰有打电话回来报平安过了。

“散什么心?现在社会治安这么糟,有什么心好散的。外面的花花世界全是野蛮的人吃人,诗爰不可能在外面平安过日子的。”

“董事长,小姐很聪明,而且吉人自有天相,她不会有事的。”

“不行,我要报警,我不能再等了。”

“董事长,可是你要报警的话,这一传扬出去让有心人给听到了,岂不是更不利于小姐?”

“可总不能就这样……慢着!你知道什么对不对?”章易淳终于察觉到王成的不对劲,心想,阿成一向疼诗爰不下于他,如今,她离家出走,阿成怎会这么冷静而不慌,这一定有鬼。

“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王成忙着摇头否认,他答应过诗爰不透露半字的。

“还不说!难道你真的要我报警把事情宣扬出去?”

“不是呀,我是真的……”看到他急迫的眼神,王成心想,算了,天下父母心,不该让董事长这么操心的。“小姐她前天有打电话回来报平安,她说她现在人很好,在一个朋友家。”

朋友?不就是小攸吗?诗爰也只有这一位朋友而已,一堆饭桶,教他们去盯小攸,居然都七天了,还没查出诗爰的下落,饭桶!”章易淳怒问:“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没有。”王成垂下头,事实上,诗爰有说除非章易淳改变对她的管教方式,否则她是不会回家的,但这种话,他不敢跟章易淳明说。

“混帐,你明天跟我下高雄,我自己去找她。”

“是!”看来,事长是不会改变对小姐的管教了,除非她嫁人而离开这个家,不过,如果真有这么一天的话,董事长会答应小姐的婚事吗?王成暗忖道。

###

为什么她最近会这么倒楣?为了区区一点生活费去陌生的高雄唱歌便遇上不良分子?

唉,真不知道那些痞子是怎么想的?光看她一个人背着吉他穿梭餐厅里想,想也知道自己不过是穷小子一个,像她这种人有什么钱可供他们抢呢?

再说她姿色平平,没丰胸翘臀、没倾国之姿,更无勾人媚色,这样平庸的她怎么会让不肖人等给盯上呢?

在台北街头,抱着把残破吉他的小攸欲哭无泪的哀叹自己的不幸,因她在今天失去了两个好朋友,一是吉他、一是诗爰。

这把吉他已陪她六个年头了,没想到,今天会牺牲掉这把“好朋友”,先不论它的价值不说,这把吉他跟自己的感情已深厚到无法形容的地步。

小攸看着手上冰冷的吉他残尸百般的后悔,后悔自己在上飞机前那临危的一刻竟会用它来保身。

混帐!那群混帐,最好今生今世都不要再让她看到,否则,她一定会谷她的吉他报仇的。

唉,她的好朋友。咳声叹气的悼念完她的吉他后,小攸又开始臭骂她另一个好明友。

诗爰这死丫头,跷家到哪去了?要跷家也不通知一声,害自己花了五百多元的计程车费,到她家却扑了个空,可恶的家伙,跑哪去了?

想到房子贷款及得再添置一把吉他,小攸决定步行回家,虽然要走上一个多钟头也没法子了。哦!她怎么这么苦命呐。一边走一边埋怨,小攸希望老天爷能听到她的声音,赐下一辆免车钱的司机给她,在辛苦的走了二十多分钟后,她的愿望实现了。

“小攸。”

闻言,小攸陡然一愣,是惜觉吧,她怎么好像听到诗爰的声音?

“小攸。”一辆看来名贵的轿车里,玻璃车窗下露出一张熟悉的笑颜。

“诗爰!”

###

“没想到我们才几天没见,竟然发生这么多事情,你还好吧?”

“很好,等我吃饱了会更好。”断断续续的边吃边说,小攸狠狠的扫光一盘梅子鸡跟一盘青菜。

“慢慢吃、慢馒吃,别噎着了。”诗爰拍着她狼吞虎咽的背。

温世琦则静静的奉上一杯茶给她。

“嗯,谢了。”举杯向他轻轻的示意后,小攸一饮而荆

“你说那群人一直跟踪你?”

“嗯,他们跟踪我到机场,后来在一个转弯处堵住我,我一时情急就挥过去,所以我的吉他就变这样了。”小攸轻松的说。

可是诗爰知道她一定很难过,那把吉他是她的宝,除了自己之外,她谁都不给碰的。

“好了,我叽叽喳喳完了,换你。”说话的同时,小攸打量着她身旁高大期文的俊逸男子。

从他待诗爰的方式看来,他们好像情侣,不过,不可能呀,之前没听她提起过,她总不会在短短的八天里就找到爱情吧。

“我……很好埃”看着李渊辰,幸福袭上心头的诗爰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不对劲!真的有鬼!瞧诗爰那副小女人的样子,她跟他之间真的有暧昧!小攸不客气的瞅着李渊辰瞧。

“我姓李名渊辰,你可以叫找小渊,我是诗爰的未婚夫,我们于下礼拜六将完Cheng人生大事。”

“啥?”小攸震惊不已的呆滞片刻,最后她晃晃头并收起下巴叫道:“诗爰!”

“他说的是真的。”诗爰肯定的对她点点头。

“什么,开什么玩笑!你什么时候结交他的,我怎么不知道?”

“八天前。”诗爰知道说出来没人相信,于是李渊辰帮忙提词。

“八天,太过分了!”狠狠的怒瞪她一眼,小攸把她从他的手中抢过来,拉她到角落里审问。

“你是不是被他欺负了?”极不好的想像激怒小攸的心,她认定诗爰一定是被他占便宜了。

“没有,你不要乱想,他对我很好。”

“真的,他没碰你?”犀利的锐光逼视着诗爰,觉得如果诗爰真的受了什么委屈的话,她会跟他拼命的。

“没有,真的没有,你别胡思乱想了。”她暗忖,如果搂搂抱抱不算的话,那么他是没碰她。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认识他的?你爸怎么可能会答应这事?你妈又怎么说?你……”

一连串的问题,让诗爰快招架不及,所幸李渊辰过来替她解围,暂时落了句句点。

“小攸,这一切说来话长,我们回去再慢慢聊吧。”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