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仲晓文 > 《求婚十四天》
返回书目

《求婚十四天》

第八章

作者:仲晓文

“这好像跟我家好近,可惜就差那一个字了。”

诗爰和陈娇娇两人紧盯着一张脏兮兮的小纸条,怎么看就是看不出那脚印下的正确门牌号码。

“到底是二十几呀?”诗爰仔细又用力的眯着眼,就是瞧不出那重要的一个字。

“都是那个小抢匪害的!”陈娇娇忿忿的咬牙说。

“你没来过你儿子家吗?”诗爰心想,她总会有印象吧。

“我儿手刚买了房子没让我知道。”简单的言辞及不修饰的睥睨,透露出陈娇娇忿恨的情绪。

不用多想也知道她跟儿子的关系是如何?不过,这不是自己能多事的范围。放下辨不清的纸张,诗爰的注意力重新回到陈娇娇的头上。

好久没这样帮人梳头了,自从妈跟爸离婚以来,唉,这么简单的一晃眼竟是以“年”计的时间单位了。

“你学过?”陈娇娇看着镜中自己散乱的乌丝,让她轻易的就换了个髻,虽不甚满意,但是比起刚才的狼狈的确是好多了。

“我没学过,只是之前常玩我妈的头发,所以……”意识自己“玩”字用的不当,恐有亵渎之意,诗爰停住了嘴,觉得万般尴尬,知道像她这样的贵妇人想必是不屑自己这么玩洋娃娃的手艺。

“你家没人?”陈娇娇高傲的抬着下巴、挺着胸,忙着对着镜中的自己捧着发拢着外套。

诗爰知道她这句话只是随口问问没任何一点意思,所以也没仔细回答,只是应了声,“嗯。”

左右侧身在镜中审视自己上下的包装都无误后,陈娇娇才踩着应当脱在桃木地板外的桃红色绣花细跟鞋,开始打量着屋里四周。

精明细琢的锐利注目,在一片透明的镜片下并无修饰掉多少骇人的气势,反倒清澈透晰的镜片更真实的反射出她一双鹰隼的眼,这是她多年来的招牌,她懒得隐藏也省得改,反正,她有本钱让自己这么傲。”

宛若女皇般的,也不管自己的行为不合宜与否,就兀自在别人家里参观着,好似这是她家三官六院中的其中一院。

诗爰不意外这世上会有这么霸道高傲的人,因为她母亲就是一例,也许,是习惯了,所以对于陈娇娇那倨傲的态势,她没太大的排斥反感,反倒觉得有点温暖,就像是她母亲的味道。

简陋,平凡又无奇是她给这房子的评语。陈娇娇不鹰的收回自己对这小公寓的评鉴。这跟她自己的家及所见过的全雕玉砌、耀眼辉煌的房子,简单是天壤之别,对她而言这公寓的陈设简直可悲到了极点。

她想想,不浪费时间了,回去查好地址再来。要自己挨家挨户的问儿子的下落实在不是她这等贵妇人所能放下身段做出的事。

拿起香奈儿的真皮皮包夹于腋下,陈娇娇拍拍屁股准备走人,“我走了。”“谢”字不是她人生字典里该有的字,哪怕是要借用一下,她都嫌脏了自己的口,觉得自己就是这样,反正她看惯人们对她的藐视评价,无妨,因为她也是这么看待人的。

“你慢走。”诗爰甜美的跟在她身后送她,心想,小渊也该回来了,得赶紧做菜了。

但陈娇娇的步伐却煞住了,且有点不可思议的回头瞧着诗爰。

“怎么了?”不明她何来此举,诗爰以为她漏了东西没拿。

真奇怪,这女孩怎么一点都不厌恶她?真是奇怪。太习惯自己的高傲给人的反感,以至于当陈娇娇没收诗爰鄙弃讥诮的讯息时,她反而不习惯。

“有东西忘了拿吗?”诗爰记得她就一个包包而已,应该不可能是掉了东西。

不相信这女孩对她的行为无惧及无反感,陈娇娇试验性的再将自己的眼神添些怒涛寒意,却见诗爰仍是无动于衷,除了多点莫名其妙的狐疑外。

垂下头,似在思索着什么,最后,陈娇娇从皮包里抽出支票本,随身在上头挥洒着,“给你,拿这些钱去打扮、打扮。”瞧她一副粗衣简裳,实在需要点精美的包装,这是自己惟一能想到的报答方式。

“不行,我不能拿你的钱。”明白她的意思,在根本来不及看清支票上的数目时,诗爰冷不防的倒一口气,直退三步。

“怎么,瞧不起?”冷睨着她,陈娇娇的脸色更难看了。

“不是的,我不是这意思,实在是无功不受碌,我不能拿你的钱。”她猛摇着手,不知怎么才好。她知道陈娇娇绝对不是有意拿钱向她耀武扬威的,只是这大概是陈娇娇这种人惟一能表达感激的方法,所以她相信陈娇娇绝没恶意,只是,他也不能收陈娇娇的钱。

“你不拿就是看不起我!”哼!这可是她才有的待遇呢!通常自己拿钱都是来砸人的,只有这回是好心好意的开支票送她,要是遭她拒绝的话,这被自己的脸往哪摆呀?陈娇娇暗忖着。

“不是的,我不能无缘无故收你的钱,你还是……”

“叫你收你就收,废话这么多?要是你不要的话,等我走了拿去撕掉就好啦。”陈娇娇开始不耐烦,不甘心自己的好心竟给人这么糟蹋。

惨了,怎么办?小渊,快回来呀!没社会经验也没人际关系磨练的诗爰实在对这种情形不知所措到了极点,她相信要是他在的话,他一定有好办法解决的。

“手伸出来!”觉得自己的忍耐已到极限了。这不如好歹的丫头自己是错估她了。思及此,火大的陈娇娇只想把支票硬塞给她,然后离开这令人生气的地方。

“我真的不能拿你的钱呀,我……小渊!”太好了,救星回来了。诗爰越过陈娇娇冲到李渊辰身边,烫手山芋丢给他了。

“小渊!”

“妈!”

两声错愕的叫唤交错在空中,凝滞了彼此的思想好一会,也凝固了空气的流动。

“她是你妈?”更多的惊涛朝诗爰袭来,心想,这人是小渊的妈?也就是她未来的……婆婆?

呆愣片刻,在看到母亲手上的支票后,李渊辰原本意外的情绪却换上汹涌而来的怒涛,知道她再故技重施了。“我说过,没有任何人能改变我的决定,你别再这样用心了,否则只会让我更看不起你。”语毕,他抢过母亲手上的支票,毫不犹豫的,它转眼就成了雪花片片。

“小渊,你在说什么呀?”不明就里的诗爰不懂事情何以如此变化,总之她嗅出不对劲的氛围,像是进地雷区般,她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小心谨慎的应对。

“她就是跟你同居,并且要结婚的女人?”陈娇娇讶然的看他们俩,没想到传言真的无误,他结婚的对象不是方薰羽而是眼前的女孩。“那方薰羽呢?”她虽知道的八九不离十了,不过还是想确定一下比较好,因事情的伏转折令她太奇怪了。

“人家早就有家室了,是你一直要去找她麻烦的。”

“是吗?当初是谁口口声声要娶她进门的?”陈娇娇不会忘了当时他这个乖乖牌儿子是怎么忤逆她的。

方薰羽!她是谁?小渊曾要娶她!没心情搞懂他们母子间的复杂情绪,也不急着解释这母子相逢的个中巧合,诗爰只听到不对劲的地方,就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于是她竖直耳朵的想查探更多有关那个叫方薰羽的,除了这个之外,其余的一切她都省略跳过,最后连陈娇娇是怎么走掉的她都没留意,不断的想着,方薰羽对小渊而言很重要吗?

###

“原来你跟我妈是在街上遇到的。”听完诗爰的解释,李渊辰后悔自己刚才对母亲的不敬。

“怎么知道会这么巧?我们两个对着那纸条上的地址研究了老半天,没想到竟是自己家。”时间已晚了,诗爰忙着将青菜下锅。

“你没受伤吧?”李渊辰忙着查看她全身上下。

“没有,只不过浪费了一条法国面包。”她为那条要当明天早餐的面包感到可惜。

很庆幸她的平安,不过他担心会再有下一次,认为幸运不会无天光临的,便开口说:“小甜心,以后别……”他很想对她说下回再这么莽撞,自己的安全重要,但是想到这种路见不平之事的确是有必要伸出援手的,于是他止住了口,不由得想到方薰羽也是如此,只不过方薰羽随身都有必备防卫物品,也许,他也该为她准备一些防身用品才是。

他的欲言又止,让诗爰看出他的疑虑,“放心,一正避三邪,好人会有好报的。”她自信满满的安慰他,心想她是颇喜欢并自豪自己这种见义勇为的英雄行径,何况,她是真的立即得到好报应,瞧,她不是误打误撞救了未来的婆婆吗?

通常好人都不长命的。这句泼冷水的话立即响在李渊辰的脑海,不过他并未说出口。唉,也好,这乌烟瘴气的社会,有这等人的存在,也是福气啦。

反正值得庆幸的是,诗爰的仗义执言比起薰羽那激动派,他是放心多了,毕竟她只是路见不平并不会多生事端,和薰羽那大侠女一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真奇怪,怎么他喜欢的女人都有路见不平的侠义特点呢?他纳闷的想着。

“看什么?”诗爰看着瞅着她不放的碍事家伙,仁在那让她做起事来都不太方便。

“我妈对你说了什么吗?”他知道自己碍着她了,于是帮忙将炒好的菜端上桌。

诗爰摇摇头,“没有啊,她又不知道我是谁。”

“还是你跟我妈说了什么?”

“没有呀,为什么这么问?”

李渊辰讷讷的说:“因为她似乎很喜欢你。”妈喜欢诗爰当然是好事,只不过;他太意外了,妈在临走前看诗爰的眼光是温和的,那真的很奇怪!他暗忖。

“你怎么知道她喜欢我?”

“她是我妈,我会不知道吗?她看你的眼神不同,而且也没有出言讥讽你,再说她还拿支票对你表示谢意,这实在是不像她的风格,她从来不会对人表现感激的。”他觉得如果母亲事先就知道诗爰的话,这一切就有可能是做戏装假的,不过,在这之前她并不知道诗爰是他要娶的老婆,她的今天的行为真的是有点天方夜谭。

原本知道婆婆对她有好感该是很开心的,毕竟这是女人的大事,能决策自己一生命运的,可是,诗爰想到她婆婆口中的那个女人,于是整个重点都转移在那上头,心思全都给那叫方薰羽的女人给锁住了。

到底那个方薰羽是小渊的谁?听他们的谈话,好像那女人已经结婚了,可是,这却仍意谓着他的情感很可能仍有部分流浪在外。

要问吗?可是……这会不会太明显?电视上的婚姻专家总说男人不爱醋劲大的女人,那么,她还是不要问吧,免得惹人嫌。

“怎么啦,你有心事?”看着她没知觉的将盐巴一瓢加过一瓢,李渊辰连忙唤着她。

“啊!没……没,没有。”轻摇摇头,回过注意力,诗爰放下手中的调味盒,赶紧盛起锅里已炒过头的烂青菜。“好了,吃饭。”

“辛苦了。”体贴的将她身上的围裙解下,他牵着她的手坐到饭桌前。

小渊是真心待她,这是无庸置疑的。才一瞬间,诗爰又立刻打翻自己对他的怀疑。真是傻呀!他有他的曾经,她不该用那些过往的曾经来评估他今天的付出。转了念头,她决定不让任何事情来破坏她既将来临到的婚姻。

“啊!好咸呐!”才第一口青菜诗爰已经吐出来了,心想,这是她炒的菜吗?怎么会这样?

傻丫头!还说没事,明明就心不在焉,连加了多少盐都不知道了。李渊辰笑着摇头,盛了一碗汤给她,“先喝口汤。”

一定有事情困扰着她才是,如果不是妈的问题,那应该就是他那比石头还硬的丈人了。

只剩两天了,今天他已经通过丈母娘那关,接着明天就是拜访老丈人的好时机,希望明天的下聘没有问题,不然就得进行第二计划搬出铁靠山了。他在心中盘算着。

###

一路上,李渊辰握着她的手从来没松过,因为他是那样真切的感觉到她的恐惧。

“我在想……”抿抿唇,诗爰连说话都颤抖着,纷歧杂沓的心就是停不下来,千百种不好的画面情节闪过她的脑海。

“别乱想了,相信我。”试图安抚她的李渊辰用足了一切的方法,但就是无法让定下心。

诗爰忍不住担心的想着,要是爸看到她人一出现,搞不好就会马上用铁炼把她锁来,更遑论如果告诉他自己结婚的事了,恐怕他会气得七窍生烟才是。

“到了。”再一次的,他伸手揉开她的攒眉蹙额。

“这么快?”四十分钟的车程怎么感觉只有四分钟而已?诗爰望着熟悉的家门,感觉台北市的交通应该可以再更塞一点,那样,她就不用这么快面对这一切了。

“奇怪,那好像是铁老大的车?”陆家遥看到孪渊辰父亲的私人轿车就停在章家的车库里,因车库铁门只卷了一半,以至于露出车牌在外。

“谁是铁老大?”诗爰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何时有这么一位朋友,不过,事实上,她对他的一切都无知得很,因为他一向禁止她涉进那些号称“离离叩叩”的俗事里。

“铁老大是你未来的公公。”陆家遥替她解答。

“我公公?”诗爰这才想到自己对李渊辰的一无所知,几乎,除了昨大巧遇他母亲外,她对他的认识就只有陆家遥和温世请这两位朋友了。

“小渊,你不是A计划不成,才要用到的B计划吗?怎么……”温世琦也不懂,心想,明明都安排好,如果事情行不通的话,再请出铁老大的,怎么他会先来?

“为什么你爸爸会来我家?”诗爰紧张了,看他们三人的反应似乎这并不在计划内。

“没关系,即来之则安之,我们进去吧。”李渊辰隐藏疑窦的心,依旧老神在在的牵着她。

发颤的纤手几乎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才打开黑色的铁门,诗爰同他战战兢兢的走在草坪里的一条石头步道上,缓缓的步向另一道几乎攸关生死的木门。

算了!事情都到这种地步了,她怕有什么有用呢。 别这么没用了,这可是她自己的人生啊!给自己一个A后,诗爰壮着胆子、抬头挺胸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壮烈牺牲情操样。

在一旁的李渊辰看得想笑又不敢笑的。

立在木门外,她一只要转动手把的手,在听到门内传来的爽朗笑声后停住了。这声音……是爸的,他怎么笑得这么开心!诗爰怀疑自己的耳朵

看来,两位老人家处得倒是不错,如他所料的。李渊辰最后的一点隐忧也在这爽朗的笑声后消失殆尽,“可以安心了吧,他们两人似乎聊得很开心。”

“爸。”还是不太敢相信会没事的诗爰打开门后,小声的叫唤着看来心情真的不错的父亲。

“总算知道要回来了。”章易淳开朗的老脸在看到她后仍旧染了点严峻的寒意,不过,明显的,这其中宠爱的成分仍是浓厚的。

“爸!”没想到真的没事,诗爰开心得像只蝴蝶飞向父亲,在他身边撒娇着。

“小姐,你总算回来了,董事长可担心极了。”王成看到她的归来,父女俩又没有预期的冲击场面时,悬石多时的重担总算得以卸下。

“你就是诗爰呀,睦,小丫头才一转眼已经婷婷玉立,都这么大了。”李国忠赞赏的看着她。

这时,诗爰才得以看到大伙口中的“铁老大”。

他看来比爸年轻点,外表估计年约六十左右的老人,小渊身强体健的身材定是遗传于他,她想,虽然他年纪有了,并且还坐在沙发上,不过他健壮的体魄仍给人一种震慑感,和他铿锵有力的声音,再再都具有一种权威性的说服力。

他在笑,不过还是给人严肃感,她猜,他大概也很少笑吧。黝黑的五官,有着锐利的透视眼,浓黑的剑眉、鹰勾的挺鼻、不算厚的薄唇,及刀镌般的脸部线条,总体说来,他算是个老帅哥,不过就是太酷了点。

年轻人耍酷是种个性的表现,可以吸引更多人的仰慕,不过,老人家也酷脸一张就有点吓人了。诗爰在李国忠身上打量的眼神久久无法移去。

“怎么,不认得我了?”李国忠待她打量完他,才开口。

“呃……对不起。”太丢脸了,她竟盯着人家看,太不礼貌了。诗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得体,立刻垂下一颗头,抬也不敢抬的,心想,实在太丢脸了,不但丢了爸的脸,也丢了小渊的脸。

“没关系,你不认得我也是应该的,我最后一次看到你时,你才十一岁,我想你也不会有印象的。”

“嗯?”自己见过他,怎么她都不知道?诗爰纳闷着。

“小渊,站在那做啥,还不过来拜见你丈人?”李国忠头也不回的叫着李渊辰。

他必恭必敬的说:“伯父你好……”

李渊辰还来不及多说什么,章易淳便超身向他开炮。“就是你拐走我女儿的?”

“爸!”不是没事了吗?诗爰拉着父亲的衣角想着。

“你好大的胆子,没人敢动我女儿的脑筋,你是吃了豹子胆,竟敢来招惹我女儿,活腻了吗?”章易淳踮起脚尖,迟近他的脸,活像想一口吞了他似的。

知道自己有错,在婚礼的前两天,才来拜见丈人的确于理不合,所以李渊辰不想文过饰非的尊重他应有的怒气。

“爸,你别这样!”诗爰慌张的拉着父亲,生怕他会忍不住的拳脚相向,到时怕对方会很难看了,何况人家的父亲也在。

“你这是干什么?我养你二十多年了,你竟然向着这个外人?”猝不及防的一回头,差点撞上她的额头,章易淳怒吼着,此刻的情绪和方才的言谈,简直判若两人。

见状,李渊辰拉过诗爰,用自己伟岸的身子保护她,生怕他一个情绪失控会让她挨了打,同时心里也揣着他何来的转变。

“你这是干什么?我骂女儿,你有意见吗?给我放开她!”退后两步,章易淳指着诗爰骂。

“伯父,诗爰心思单纯,这一切要怪就怪我,你别骂她。”

“笑话,我自己养了个不肖女,我连骂都不行吗?”

见章易淳的努气似乎没消的打算,李渊辰若有所思的偷瞥了眼沙发上的父亲,见父亲仍不为所动的看着章淳发飙,他懂了。

“爸,你别这样,小渊对我很好,再说……我们是相爱的。”最后的三个字,诗爰说来还是脸红,音量都转小了。

“你什么都不懂,怎么知道什么是爱?人家拿颗糖哄你几句,你就乖乖的跟人家走了是不是?就是有你这种笨女人,才会被骗去卖了,还帮人家数钞票!”章易淳粗鲁的一把拉过她。

原本李渊辰不肯放手的,但没想到他是来真的,知道自己着不放手的话,恐怕诗爰会被撕成两半。

“爸,你别这么不讲理好不好?我长大了,已经二十四岁了,是个大人了,别再把我当成不懂事的小孩。”

“你本来就不懂事,不然你怎么会为了一个臭男人,跟养了你二十四年的老爸顶嘴?”像是有无形的火球投进章易淳不可收拾的火势里似的,此刻的他活像是一只给人惹毛的吼叫狮子。

“要是我不懂事也是你害的,你只当我是个洋娃娃,成天把我摆在抽屉,不见天日的,要我怎么懂事?你老担心我不能在社会上生存,却不让我接触、不给我学习经验的机会,我当然无法生存、当然不懂事。”

“你……你反了!是他教你这么忤逆我的?”章易淳额暴青筋、眼冒红丝的说。

意识到自己话说的太重了,诗爰上前拍着他的背,“爸,你别这样。”

“你这个不肖女!”章易淳未让她这关心的举止感动,反倒一巴掌就要印上她。

“伯父别这样!”截住那只残暴的手,李渊辰再次搂过她,护着她。

看到他表现的那股“谁都不准动她”的霸气,章易淳更火大,“你以为你是谁?”

“爸,你真的不能谅解?”

“谅解什么?你知不知道他要的只是你的钱?”

“爸,你太过份了!”当着人家长辈的面这样污蔑人家的儿子,这实在是失礼至极,诗爰生怕得罪李国忠,瞄了他一眼,这时她才想起父亲为什么刚刚才跟对方谈笑风生而已,现在就翻脸不认人,而且对方看来并无不悦。

这是为什么?有哪个父亲会任人辱骂自己儿子的。她纳闷的想着。

“我跟诗爰结婚后,不会拿章家任何一毛钱的。”

“笑话!哪个上门跟我提亲的男人不是这么说的?”章易淳不意外会这么说。

“这是我们拟好的合约,你自己看。”诗爰拿出一张和李渊辰共同撰写的条文,里头明文规定他们结婚后绝不拿章家的一分钱。

“合约,笑话!你们是当我卖女儿是不是?”连看都没看,章易淳就撕毁它。

“爸——你!反正我们不会拿你的钱就对了。”诗爰觉得今天父亲特别的“番”。

“那你们是瞧不起我了?我的钱不偷、不抢都是正当嫌来的,你们是怕我的钱赃了你们不成?”

“你怎么这样说?”诗爰真的搞不懂父亲怎么“番”个不停,而且更怪的是,一向疼她的王成竟也没吭一声。

“我就你一个女儿,我的钱不给你我给谁?”

“捐出去啊,会有人更需要这些钱的。”反正她要那么多钱也没用。

“你当我开慈善机构是不是?我一生的努力都是为了你,你叫我拼死拼活赚来的钱都扔给不认识的外人!”已经缓和的语气又再次升高,章易淳气的是为什么就是掀不李渊辰的火气,他都不严辞狡辩。

“那你到底想怎样。”诗爰都快哭了,心想,如果爸真不同意的话,那她也不会违背他硬是去结婚的,毕竟他是真的爱了她二十四年,全心的为她付出的,虽然,方法可能不太对,但终究……可是她也爱小渊呐!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