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仲晓文 > 《求婚十四天》
返回书目

《求婚十四天》

尾声

作者:仲晓文

拿着一把紫白郁金香花束,方义缓缓的走在新落成的“风云社区”里,因碰巧正值警卫的交接时间,所以没有人拦着他进来。

二十六号,是这里了,漂亮的小花园、精致的绿色栅栏式小矮门,这就是诗爰寄居的朋友家。

十点多了,不知道会不会打扰到人家?犹豫不决的,方义来来回回的在外头察看里面的动静。

灯是亮着的,可是没看到人。嗯,要就要快,不然愈来愈晚了就不好意思打扰人了。

诗爰,我想请你看电影,好不好?呃……还是先邀去喝咖啡比较好?来来回回的,方义喃喃的演练着已经训练一整天的台辞,但还是不确定是电影好还是咖啡好,因他不知道诗爰比较喜欢哪一样。

还是咖啡好了,咖啡为时可长可短,如果感觉还不错的话,还可以看电影啊,就这么办。

鼓足勇气就要按铃,但却从透明的窗户看到一个男人从房间走出来,方义如惊弓之鸟般吓得花往地上一摆,马上拔腿就跑。

奇怪,有人?他说:“诗爰,等我一下。”李渊辰把话简拿下耳朵,开门探个究竟,咦,一束花和一个男人的仓卒背影?

李渊辰拿起花束一看,发现上头的卡片除了署名为方义外,就只有“祝你快乐”四个字。于是他走进屋内,重新拿话筒,“诗爰刚有个男人送花来给你,并说祝你快乐,是不是贺你结婚的?”

电话另一头的诗爰孤疑的问:“男人,怎么会,是谁?”

“方义。”他答道。

“我没跟他说我要结婚的消息呀,他干么送花给我?”

“他不知道?那只有一个可能了。”

她好奇的问:“什么可能?”

“我有情敌了。”

“你瞎说什么呀?方义只是我以前学校的朋友,之前在你那边的超市才遇上的,他现在是超市店长,他人不错啦。”

望着手上的花束,李渊辰一股不是滋味涌上心头。明知道单纯的诗爰对他是不会有贰心的,不过,大概是人生来就有的那份本能反应,他心头还是怪怪的。

她疑惑的问:“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没有埃”

“真的?”

“嗯,真的。”他柔声的道。

“有事就要讲哦。”

仔细的又盯了花束一会儿,李渊辰才道:“对不起,让你委屈了。”

“委屈什么?”

“委屈你嫁给我啊,女人不都向往恋爱的梦幻过程吗?我让你跳过这最重要的阶段,没让你享受到爱情的美好。”这束花让他想自己还没送过她花或什么可爱体贴的小礼物,后悔他竟是如此的粗心。

“怎么会,我们现在不就在恋爱吗?我觉得这样很好啊,谁婚姻是爱情的终结者,我们不觉得是那样。”若说有任何的不定,都是今晚以前的事了,现在的她,心里只认定小渊一人,笃定得很。她暗忖。

“真的,你真这么想?”

“当然,除非你自己有婚姻是坟墓的想法。”

有了!他突然灵光一现。

“好了,早点睡吧,我们明天再聊。”匆匆的和她断了线,他披上外套便急急的出门去了。

###

奇怪,小渊在干什么?突然和她挂了电话后,就不知道去哪里?都十二点了还没回家,到底在搞什么?

在床上辗转反侧的诗爰担心着李渊辰不知在干什么,因挂电话之前,他的口吻不大对劲,这令她担忧。

知道干着急没用,她只好勉强自己合上眼睛,也强迫自己让应有的睡意席卷。

倏地,一道热息贴近她耳边,一股重量压在她身上。

“啊!”她张开眼,发现一抹特大的黑灰剪影在她面前,而且还压在她身上,不解他怎么进来的。

见状,李渊辰赶紧捂着她嘴巴,“小甜心,是我。”

小渊!她讶异的睁大双眼。

“对不起,吓着你了。”轻啄了她的细白颈项,他才顺势的斜躺在她身旁的位置。

她起身打开床边的小灯看他,“你怎么跑来了,你怎么进来的?”

“我来看你,爬上来的。”简单扼要的回答,他的注意力都被她那低胸的睡衣吸引祝

诗爰并未发觉,她还是惊讶他怎么会像个小偷的偷潜进她家,“可是警铃怎么没响?”

“我借力跳过围墙,没碰到围墙上的感应器。”

“那你这么晚了,不休息还来这做什么?”她见到他是高兴的,只是觉得这种方法太刺激、太吓人,怕他要是爬上来时有个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

“来看你埃”李渊辰将藏于床下的花束献给她。

“你这特地为了送这花来?”诗爰吃惊他竟为了这束别的男人送的花而辛苦的在夜里送来给她。“插在家里就好了呀,我回去就看的到。”

“怎么可以?这可是我找了两小时才买到的花,要不是因为那间花店正为明天的订货赶工,不然在这种时间我也买不到。”本来想说若真的买不到的话,就要偷拔公园里的花,这种打算又突破他向来规矩的思维,为他前所未有的疯狂思想又添一笔,总之,他今晚就是莫名的非送花给她不可,一种很没道理的冲动。

“这是你买的?”喔,她终于懂了。诗爰暗自窃笑着。

“当然,小甜心,送花不稀奇,心意才重要,要是我等到你回家才送给你,你就不会特别记得这一次了。”

昏黄的灯光似乎特别醉人,尤其是他的女人在晕陶的灯光下,那副若隐若现的诱人曲线令人晕眩,氤氲轻柔散逸着魅力。

“小甜心,怎么还没睡?”压住她在羊毛被下的身躯,李渊辰搂过她。

这时,诗爰才意识到自己上半身的春光外泄,可是要拉被子也来不及了,因为被子给他压得拉也拉不动。

“怎么,怕我吃了你。”鼻对鼻,彼此的气息融合在一起,这样的近距离,对他而言,是种引诱更是种挑战。

小渊今晚的眼神不同,不若以往的理性沉隐,此刻的他有种狂野放肆的姿态,像只只要他高兴就可以随时扑向她的狮子,不过,不是饿极了的那种恶狮,而是一头挑衅又逗弄的狮子。她暗忖。

“怕你什么?”诗爰尽力忽略掉因他的触碰而引发心底深处的那份渴望,她挑眉对他,自信满满的相信他不会对她怎样。

“这么有自信?”李渊辰开始欺向她的洁净细腻的耳垂。

是距离的关系,还是错觉?她怎么觉得小渊今晚的声音特别的低沉带磁性,像是雷击般的震撼,从他的接触点开始,刷的一声,她全身都通了电,将全身的毛细孔都吓醒了。

“你不怕我叫?”刻意压制着一双想迎向他的怀抱,诗爰维持若无其事的音调说着。

“你不会叫的。”他今晚当然不会侵犯她,十几天的相处都没事了,他更不会在最后的关头要了她,只不过,他明白诗爰也有本能的欲望及对他的渴望,如果他真要的话,她不会拒绝的,不过,不是今天。他告诉自己。

“你好过分,你就这么吃走我?”给他说中心事,诗爰只能将头低俯粉拳意思意思的捶着他。

“害羞啦!”他抬起她的尖下巴,不想再逗弄她,但忍不住的在她翦水迷蒙的眸子下失了神。

皓眸凝睇之余,他又占住她那樱唇跌进陶醉的感官世界里。

她是个宜嗔宜喜的小女人,永远都是这样的淑气迎人,他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不会腻了她。

这可爱的小妮子,对她的认识尚未透彻,在未来日子里,他将继续挖掘她的美好,从此,他的生命将是一页页新的发现及收获。

###

润丽容光的新娘,在各式的礼服下,变化出千面女郎的风采,白纱下,是柔静纤尘不染的气韵卓然,换上娇艳欲滴的紫白晚礼服,照样是如女皇般的锁注众人的目光。

一致的赞赏、热闹的言语、活络的气氛,继续在文霖山庄里上演。

两对亲家交谈得好不兴奋,男的是细说当年话不尽,女的是相见恨晚。

“咦!那新娘不就是前天到店里的奇怪女人?”方薰羽认出了正朝他们走来的贤伉俪。

“咦,对呀,就是她。”古孝堤、刁慕呈和屈以文也认出李渊辰手上挽着的新娘。

哦,那她老公有福了。四人都有默契的心照不宣的迎向两位新人。

“恭喜啊,小子,你幸福了!”方薰羽话中有话的盯着诗爰瞧,脸上的贼笑则是冲着他。

诗爰庆幸今天的粉涂得够厚,否则又要教她羞愧得找洞钻了。

察觉到她的不安,李渊辰以为她是怕生,反倒介绍起对方来了。

总算,在几分钟后,他们离开了那四个人。

“喂,新郎官!”在热闹的人声鼎沸里,一声不客气的叫唤从背后响起。

李渊辰知道没别人,只有那天生和他犯冲的小攸。“怎么啦?”

“拿去,一直忘了还你的。”小攸拿出那个精钻戒指。

“你捡起来了?”在还来不及反应为何戒指会在她身上,诗爰就先惊呼道。

“对啊,哪像你这么浪费,把二十几万扔在垃圾筒。”

“这……”向来都是她在怪小渊浪费的,这下……诗爰不好意思的瞄了下他,却发现他只是宠溺的笑着。

“不用了,我已经为诗爰挑了一个戒指,这个用不着了。”

“喂,用不着是你家的事,你自己要收回埃”

“你拿给世琦吧,这戒指是他帮我挑的,也许,他有意中人要送。”夫妻俩别有用意的互相交换一个神色,心想,也许,这一切都是注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