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朱恩 > 《三个好色女人》
返回书目

《三个好色女人》

第二章

作者:朱恩

周唯珊、黄宣莹和李明的友谊,如果真要追本溯源,就得从大学时代谈起了。三位个性不同、作风各异的女人,相识于社团活动之后结为莫逆;进入社会工作之后,偏又这么凑巧地,先后成为同一家公司的职员。有时候回想起来,这么深厚的缘分,连她们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此时,三位好友正在一家知名餐厅里傍桌而坐,一位年轻的男服务生熟练地将冒着气泡的淡黄色香槟倾入三只高脚杯中。

“谢谢。”最后拿到香槟酒的李明向服务生道了谢之后,待服务生走远,周唯珊率先端起酒杯轻啜一口,秀眉轻扬,瞄了一眼走远的服务生背影。“嗯,好酒!由英俊男服务生倒出来的酒,滋味果然不同凡响!”

黄宣莹慵懒地斜靠在椅背上,并不急着品尝香槟,反而先开口对周唯珊的眼光不表认同,“拜托!不过是个大男孩罢了,离成熟还有段距离,谈不上英俊吧?”

“但是你不能否认他的五官漂亮吧!年轻男人虽然少了些历练,但是天真单纯,热忱有精力,比起那些有成熟魅力但心机深沉的老狐狸们,要可爱多了。”

周唯珊说着,还公然伸长了手臂,对着远处男服务生的背影指指点点,李明因此吓得花容失色,急忙拉下她放肆的手。“喂,不要这样比啦,被人发现很糗的。”

“我这是在称赞他呀,没有让他知道,那才可惜呢。”

李明的反应让周唯珊觉得好笑,不但没有因此收敛,反而干脆举起手来,扬声招呼引起话题男主角的注意。“嗨,Waiter,here!”

“是的,小姐,需要什么服务吗?”

就在李明要躲到桌底下去的前一秒钟,周唯珊笑嘻嘻地对服务生说:“麻烦请你拿一桶冰块过来吧。”

“好的,马上来。”

待服务生再度走开,李明才敢狠狠瞪了周唯珊一眼。“你很无聊耶!这样吓人。”

一直在旁静观其变的黄宣莹这才笑出声来。“是你自己太保守了啦!就算唯珊真的要当面称赞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瞧你紧张的。我跟你说,现在时代大不同啦,很多男人反而喜欢积极主动的女人呢。”

“可是我还是觉得那样逗小男生不太好……”李明涨红脸,努力辩解着。

周唯珊笑眯眯地又啜了一口香槟,斜睨着李明,故意摇摇头。“明,你这样不行哦,每次只会喊口号说要学我和宣莹做坏女人,结果连在口头上挑逗一下小男生都不敢,虽然你和我们一样有脸蛋有身材,但是你一点行动力都没有,这样要怎么做坏女人?”

李明辩不过周唯珊,只好开始撒娇:“那……你总得说服我、训练我嘛!不然我为什么要拜你为师呢?”

周唯珊摇摇手,笑眯眯地:“我和宣莹身边的男人都换过几个了,你却连个接吻的对象都还没找到。算了,我还是放弃好了,免得累死自己。记着,以后你不要告诉别人我有教过你哦,这真是太丢我的脸了。”

“我……”李明想要反驳,却又有几分自知之明。周唯珊说的句句是事实,实在拗不过了,只好来个转移焦点,避开这个话题:“不管这个了。唯珊,还是赶快来说说你开除洪和群的详细经过吧!”

黄宣莹听到李明问起这件事,也跟着坐直了身体,睁大了眼。“对啊,你是怎么让他走路的?你没有让他好过吧?”

“开玩笑!我从来就没学会写‘善良’这两个字。”

在李明和黄宣莹的催促下,周唯珊只得放下香槟酒杯,自头至尾地,将开除洪和群的经过一一详述;从开始的不动声色,让他自以为即将飞黄腾达,如何简单一句话就转折为声色俱厉地条列他的罪状,以及如何以静制动,将他所有耍无赖、装流氓的气势压减,绘影绘形,有声有色,让李明及黄宣莹简直是目瞪口呆,叹为观止。

“那个老色狼终于得到报应了!”

听完精彩的“除狼记”,黄宣莹睁大的凤眼终于回复了一贯带点倦意的媚态,优雅地轻啜了第一口香槟;但李明依然沉醉在惩好除恶的兴奋感里,圆圆的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线。

“哗!真不愧是本公司最年轻的副理,果然有两把刷子!我最喜欢你刚刚说一拿出录音机,他就噤若寒蝉的那一段了,好可惜不能亲眼看到哦!”

“我看你一辈子都很难亲眼目睹这幅景象。”周唯珊毫不留情地回应,“你老是在顾虑别人的想法,连大声骂人都不敢,想要恶整那些衣冠禽兽?等下辈子吧!”

“那倒说得是。”黄宣莹笑嘻嘻地在旁边又补上一句。“我们有哪一次听说明扳倒了一个人渣的?好像从来没有过吧?”

“可是他说的可也不全是诬告,你真的是和总经理在一起埃”温吞的个性常常 被两个好友取笑,李明倒是很习惯了,所以几句话左耳进、右耳出,全然不记在心上,反而开始担心起另一件事来。“唯珊,你这么做,会不会反而让他怀恨在心,真的虚心积虑地去抓你和总经理的小辫子呢?”周唯珊摇摇头。“抓得到,算他本事,我认栽。”

皇帝不急,急死太监,李明倒是忧心忡忡得很。“那怎么行!现在刑法还是有通奸罪呢,被逮到了不但要坐牢,而且还会被要求赔很多钱呢,绝对是人财两失呀。”

周唯珊微微一笑。“他太太不会来抓奸的。他已经外遇这么多年了,做太太的怎么可能不知道?既然知道了却没有行动,那就表示她不想这么做。而且,他外遇的对象可不止我一个,要抓奸,抓哪一个好?选择太多,我不会那么倒霉啦。”

黄宣莹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忽然插话进来:“可是唯珊,人是会变的,万一有天他老婆改变了想法,想要老公乖乖待在身边呢?那时你打算怎么办?”

“无妨。”周唯珊耸耸肩,将杯中剩余的香槟一饮而尽后,为自己再倒了一杯。“其实,我已经不想再维持这段关系了。”

“为什么?”黄宣莹追问,而李明也在旁边猛点头。要和总经理分手的话题,周唯珊已经提过好几次了,只是从周唯珊的神情看起来,这次的决定比以往要认真。

“其实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周唯珊淡淡一笑,“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不想再待在这间公司了。我觉得我的能力不在总经理之下,于公于私却还要受制于他,没有办法尽情地发挥,把人生最有精力的光阴浪费在屈从人下,太可惜了。其实我已经在计划准备开公司的事宜,目前也已经写了两份企划案了。”

“真的?”这样的念头周唯珊是向好友们提过几次,但都仅止于说说而已,不见实际行动。这回说得这么肯定,不但李明的嘴巴张成O形,连黄宣莹也颇感诧异。

“这回你是说真的吗?你真的打算自己创业?不是开玩笑的?”

周唯珊看到她们的表情,忍不住蹙眉间:“怎么,难道你们觉得我没有这个实力吗?”

她这么问,李明和黄宣莹一愣之后,连忙大摇其头。

“不会!怎么会呢?你知道我一向最佩服你的分析和领导能力了啦。”李明谄媚地笑着。

而黄宣莹则是大投赞成票。“我们不过是有点惊讶而已,因为以前你都只是说说而已,一直都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嘛。不过我觉得你有这个能力。还记得一年前和础锋公司争夺订单那一次吗?因为你分析得精确,才让总经理拿定主意更改条件,争取到了订单。其实从那时起,我就觉得你可以自己出来当老板了,真的!”

“好巧,我也是在那一次的订单事件后,才有自立门户的想法哩!”虽然自信如周唯珊者,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看待自己的眼光,但是得到了好友们的支持,心里还是难免高兴起来。

其实创设公司需要什么条件,从事设计的李明并不是那么清楚,但是既然行政专业的黄宣莹都表示赞成了,她当然只有拍手叫好的分。“那最好啦!你自己开公司,又可以趁机离开总经理,这是一举两得呢!哼,我就从来不觉得总经理是什么好家伙,还说养狗不好,嫌你家的豆子又臭又脏,我看他才是又臭又脏呢!”豆子是周唯珊的爱犬,对主人忠心耿耿没有贰心,李明和黄宣莹都领教过它护主心切的态度。

周唯珊笑着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提到爱犬,她秀丽的脸上就忍不住浮现慈爱的笑意。“你这回倒没有说错,总经理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和豆子可是比都不能比的!我觉得我受到他的限制太大了,反正我也历练够了,不需要他了,趁这个机会把这个臭男人踢掉正好。啊,我已经有多久没有好好享受过一个像样的男人了!牺牲了那么久,我应该要好好犒赏一下自己才对。”

“说得这么轻松容易!”黄宣莹似乎不相信她的说法,“你和总经理在一起也两年了,多少会有点感情,怎么可能说放就放?”

周唯珊嘻嘻一笑。“唉,宣莹,这就是我们俩不同的地方啦!我向来只将他们当朋友,甚至只是交易的对象,你却总是太信任他们,碰到喜欢的就投入太多感情。要知道男人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动物之一,对他们放真感情,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啦。不如像我这样,好好善用他们,现在日子过得多好啊!”

黄宣莹瞪她一眼。“哼!我现在可是已经洗心革面了,男人对我而言,除了满足我的要求,给他们一点甜头尝尝之外,我是不会再对他们放真感情了!反而是你,现在说得这么笃定,小心哪天玩火玩出问题来,可别对我们呼天抢地埃”“我还真希望能遇上一个会让我控制不住感情的男人呢!”周唯珊满不在乎地回答,显然不怎么担心这件事。现在她心里只牵 挂着开公司的事,指着两位好友,笑嘻嘻地说:“喂,既然你们对我开公司表示支持态度,就都要来帮忙啊!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好啊,大老板别忘了提拔咱们这些患难好友啊!”黄宣莹爽快地应允后,歪着脑袋想了想,笑吟吟地:“这样吧,干脆雇用我做你秘书好了,既多了一个可靠助手,更可以拯救好姐妹脱离被上司盯梢的苦海。”

“雇你做秘书?”周唯珊挑挑眉,故意上下打量黄宣莹一番,“你既然已经立志要做美丽花蝴蝶,如果我请你来做我的秘书,那么我秘书的专线电话肯定天天占线,众家男友都打电话来甜言蜜语要约会,不要多,每个人五分钟就好,我的公司很快就要倒啦!”

黄宣莹一点也不在乎周唯珊的揶揄,甚至还有些得意地格格娇笑起来,倒是李明急忙嚷着:“呸!公司还没成立,就先说什么倒掉,超级不吉利的!”

周唯珊笑着一指李明的鼻尖,“咦?明,倒是你,成天笑脸迎人的,如果你愿意,我肯定雇你做我的柜台小姐,服务亲切又周到,保证客户宾至如归!而且管他多少俊男来去,绝对如柳下惠一般毫不动心,不会发展私人关系,安全得很!”

尽管好友的称赞里还是带着点戏弄的成分,李明还是认真地急忙摇手又摇头。“不必啦!自从我和仁翔搭档设计新商品后,工作就有意思多了。像我这么平凡的人,做个平凡的助理设计师就好,不要去危害你的心血啦。倒是宣莹,她可比我能干多了,如果业务部文经理真的盯她盯得那么紧,网罗她去做你的秘书,我觉得才真是利人利己的决定呢。”

“咦?说到叶仁翔,我这里倒有一个小道消息可以供大家参考哩。”周唯珊忽然想起前几天开会时听来的消息,暂时抛开黄宣莹受到上司欺压的事,摆出神秘兮兮的神气。“我前几天听说,高层对叶仁翔进公司以来的表现很满意,有意将更多更大的案子交由他负责主持设计,想栽培他成为公司专属的顶级设计师哦。”

“真的?”黄宣莹转头就向李明道贺:“恭喜啦,明,你和叶仁翔交情那么好,他受到公司重视提拔,你跟着鸡犬升天的几率就大大升高啦!”

李明先是一愣,然后居然哈哈大笑起来。“仁翔?顶级设计师?”

黄宣莹和周唯珊两人对看一眼,从彼此没有笑意的表情里,明白到两人都怀疑李明的哈哈大笑到底是因为过度惊喜呢,还是受到惊吓?

“我是说真的耶,可不是开玩笑的哦!”周唯珊提出严正声明。

“唉哟,拜托!”李明一手捂着因为狂笑而咧得过度的不雅唇型,一手在空中无意义地挥动着。“我们常常讨论设计图讨论到最后,话题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变成了公司里谁和谁谈恋爱,谁又和公司的客户暗通款曲。告诉你们,他连某个客户在他们公司里有什么表现、形象都一清二楚咧!这种超级八卦王会是公司未来的顶级设计师?还真看不出来哩!嘻嘻!”

周唯珊和黄宣莹两人再度互看一眼,传递了相同的信息后,不禁同时摇头;最后才由周唯珊开口,对李明说:“唉,明,身为你的好友,有些话实在不能不对你说。如果换我是你呀,听到这种风声,早就紧紧巴着叶仁翔不放了,有潜力的男人可不是随便抓得到的呀,才不会像你这样不当一回事。你就是这样,才会老觉得抓不到好男人可以嫁,懂吗?”

“哦……”李明赶紧收敛笑意,连忙点头,但是弯弯的眼睛仍在笑着,显然对周唯珊的建议没有完全记在心里。“我知道了。我会改进的。”

斜睨李明愉悦的反应,黄宣莹一手支颐,不怎么认真地说:“原来设计部门气氛这么轻松愉快,还可以聊八卦,真让人羡慕呀。”

周唯珊哈哈笑起来。“你们业务部和明的设计部工作性质完全不同,压力的来源也不同,你们的业绩直接影响到薪水奖金,文祖诚盯得紧也是正常,不能和设计部放在一起比的嘛。其实我觉得文祖诚做得很好,而且我相信他的能力绝对不仅只能做业务部经理,这样的人材,要不是怕他不愿意屈就在新开的小公司里,我还真想找他来和我合伙开公司呢!”

“这么说来,我和他不合,倒像是我的错了。”黄宣莹假惺惺地幽幽叹气。“看来我还是请调设计部好了,那里的工作似乎比较适合我。”

“我看最适合你的工作是在家里做少奶奶,每天躺在沙发上涂指甲油、呼唤男人去搬这做那的。”周唯珊边说边模仿黄宣莹慵懒的神态斜倚着椅背、微眯着眼,纤指在空中东指西比,一副颐指气使的神气,惹来黄宣莹的白眼和李明的嘻笑不止。

“这可都是那些男人们自己愿意付出的,我可没强迫他们。‘有花堪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道理你们也该懂些吧!”黄宣莹一点也不觉得需要改变自己女王般的架势,反而视为理所当然。

“我平常为了五斗米折腰折得腰快闪到了,下班后当然需要有心人的服侍嘛!”

“公司里有多少女人渴望被文祖诚折磨到闪到腰都求不到,独独只有你一个,承受了本公司第一黄金单身汉的关爱眼神,你还有什么好不满的?”周唯珊眼珠子一转,开始流露出邪气的神情,语气也变得暧昧:“不过说实在的,宣莹呀,我所认识的文祖诚虽然霸气难免,却是个懂得体贴的男人。依我观察,他会给你盯梢感觉,其实恐怕是因为他对你有不同的感情,所以才会特别在意你的一举一动吧。”

“哇哇哇!超级八卦!”黄宣莹还来不及对周唯珊的推测做出反应,李明就先嚷起来,满脸兴奋。

“唯珊分析得很有道理耶!宣莹,其实文祖诚长得很性格呢,体格又高大称头,本身又是经理级人物,接受他,你就真的可以做少奶奶啦!”

黄宣莹哼了一声。“这么喜欢?那给你好了!”

李明笑嘻嘻地回答:“这种事可不是说让就能让的哦!”

提到文祖诚,黄宣莹就是一肚子不愉快,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就算唯珊说的是真的,那又怎样?我对他就是没——兴——趣!”最后三个字拉得特别长,充分表达她的不屑。“多少追我的称头男人把我捧在手心上那样呵护,我还不一定接受哩。像文祖诚这种‘呵护’方式,等到地球上的男人都死光了,再看看他有没有机会啦。”

李明和周唯珊对看一眼。

“哟,说得这么笃定,”周唯珊翻翻眼皮,“我看文祖诚其实就是你喜欢的那一型男人哩!而且你这个不能没有爱情的女人,万一不小心哪天落了单,难保不和本公司第一黄金单身汉擦枪走火,迸出火花来啦。”

周唯珊愈是这么说,黄宣莹就愈是要唱反调。笑话!凭她黄宣莹这般姿色,还怕没有男人追,沦落到要接受变态上司的地步吗?对于男人缘这方面,黄宣莹可是很有自信的。

“不可能!”斩钉截铁地否认这项可能,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坚决。

周唯珊口中啧啧有声,像是激赏,又像是不信,下巴一扬。“那好,咱们来打赌,赌你真的不会接受文祖诚。万一你最后还是投向他的怀抱呢?”

输人不输阵,黄宣莹也抬起下巴,双目一溜,“那……我就负责说动他和你合伙开新公司!”

李明惊叫出声:“哇!赌得这么大,连别人的生涯规划也赌上啦?”

不过没有人理会她的质疑。听到黄宣莹下的赌注,周唯珊双眼一眯,点点头。“好!那如果你一直没有和他擦出火花来的话,我就高薪聘请你来我公司上班!”

两个女人还煞有介事地举杯互敬,缺乏下注本钱的李明凑不上趣,只能在一旁叫着:“唉呀,其实如果有什么事我们能够帮得上忙的,唯珊你只管开口,我们一定都会尽力帮忙的嘛!”

周唯珊转头,笑着食指一指李明的鼻尖,“好,这句话我记下了,以后我有什么困难,明你可得两肋插刀来帮我哦!”

“那有什么问题,我们是好朋友嘛!就只是可怜宣莹的上司了,好好一个黄金单身汉,居然还被拿来当成我们赌注的条件,可怕的是赌的居然是你肯不肯接纳他!他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哦?”李明笑嘻嘻地双手捧着脸颊,抬起脸幻想着。

“嗯,也说不定他觉得被冤枉了,其实他对宣莹根本那种没有意思……”周唯珊嘻笑着信口胡诌,被黄宣莹推了一把,故意恫吓她:“什么话!别忘了,我手中握有你和总经理交往的把柄,不要得罪我哦!”

“是是是!黄大美人,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计较这种小事了吧!”

“什么大美人,要说‘世界宇宙无敌大美女’才能满足我。”

“哇,你胃口也太大了吧?这种过度昧着良心的话我还真是说不出口哩。”

“说不出口?那你就等着上公司周刊头条吧!”

正笑闹间,座位面向着门口的李明在不经意间,眼角余光好像闪过什么熟悉的事物……她眯起眼凝视了几秒,突然大喊了一声“喂”,打断周唯珊和黄宣莹的唇枪舌剑。

“好好玩耶,你们快来看看,那个人长得好像文经理耶!”

“真的?”先前的话题立刻被遗忘了,黄宣莹和周唯珊两人急忙转头,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男人及女人背影,偕同另一对不认识的男女,在侍者的引导下,落座于窗边的位置。

“什么长得好像!那根本就是文祖诚。”

周唯珊忙着纠正李明用词的同时,黄宣莹赶紧挪动身体,企图以背对着文祖诚的姿势应付这个突如其来的巧遇。“可恶!他怎么也来这里?”

李明咦了一声,故意糗她:“餐厅是公众场合呀,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的,没道理我们能来,文经理不能来吧?”

黄宣莹瞪她一眼当作回答,倒是周唯珊不怕被文祖诚发现,所以大剌剌地猛往那个方位瞧。“哦,文祖诚还带着他的秘书张小姐,另外那个男的和女的我都不认识,我猜应该是其他公司的部门主管和秘书,看起来应该是商业性质的晚餐没错……咦?那个不认识的男人似乎长得挺俊的!”

“是吗?”虽然不希望在下班后还要和上司打照面,但是听到周唯珊这么说,黄宣莹好奇心起,忍不住还是微侧过脸,利用眼角的余光偷瞄那个陌生的男人。

李明一百五十度的近视平时是不太需要戴眼镜的,但是现在这种距离,就算再怎么用力眯起眼睛来,还真的是看不清楚,远远的只能勉强看出那个男人体格不错,合身的深色西装穿在身上十分笔挺而已。

“看来体格是还不错,打扮得蛮体面的。”回头就看见黄宣莹努力偷看的模样,不禁嘻笑起来,“宣莹,你就光明正大的看嘛!就算给文经理发现又怎样?现在是下班时间,他又不能对你使唤什么。”

黄宣莹哼了一声。“我才不怕他呢,只是多看他一眼,我心情就会不好。”

“怕不小心困到文祖诚心情不好?那我来仔细把帅哥形容给你听吧!”周唯珊见黄宣莹不愿意正大光明、仔仔细细地将陌生俊男瞧个过瘾,就愈是想捉弄她,故意提高了音调,用高昂激动的语气,有声有色地形容起来“远远看来,他的脸部轮廓非常俊挺哦!唔,还有他的穿着打扮,那一身黑色外套、深蓝色衬衫配上黑色长裤,剪裁合身又笔挺,衬得他的体格看起来非常完美!嗯,短发很有型,不是老气的西装头,显得帅气又干练……还有还有,那身古铜色皮肤,看起来真是完美!喔,如果能够轻轻抚摸他赤裸的胸膛,那种触感,一定会让我立刻欲火焚身……”“真是够了!”黄宣莹低叱,心里却着实被周唯珊的形容给打动了,犹豫着有没有必要因为讨厌的上司在场,而放弃一睹俊男容颜的机会;而周唯珊自己也是愈看愈觉得有趣,暗暗想着:怎么没有听人说起公司正在和这么一位好似从平面广告中走下来的俊男洽谈生意?

在三人中,周唯珊向来是最积极、最有行动力的一个,绝不轻易让机会白白从眼前流失,所以才能以不到三十岁之龄,一跃成为公司最年轻的副理。现在见到如此人间绝色,就算是萍水相逢,她也会自创相识的缘分,更何况目前看来,俊男正是公司的客户或合作对象……只一秒钟,她便下了决定。

“我要认识他!”

李明傻傻地睁大圆眼。“你要认识谁啊?”一时还没会意过来,而黄宣莹一听就急忙低嚷:“喂!我不想让文祖诚看到我——”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周唯珊已经将膝上的餐巾往桌上一摆,起身往那一桌走去。

“真巧!文经理,张秘书,还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们呢。咦?请问这位是?”

忽然看到周唯珊在面前出现,文祖诚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随即和秘书张秀华同时站起身来;而那位陌生男子和似乎是他秘书的女人也随之起身,俊朗的脸上挂着客套的浅笑,一双黑得深邃的眼眸却毫不迥避地看着周唯珊。

“原来是周副理!和朋友一起来用餐吗?”

文祖诚的目光往周唯珊身后扫去,很快便发现了黄宣莹和李明探头探脑的背影。一察觉他的目光投向这边,黄宣莹立即背对着他坐好,头也不回地。

文祖诚嘴角微微一勾,不再多看黄宣莹一眼,随即转头向周唯珊介绍陌生男人。

“杨经理,这位是本公司企划部周唯珊周副理;周副理,这位是泰利公司业务部杨天涵经理。今天下午我们刚与杨经理签下合作契约,至于合作案的后续进行部分,就要劳烦周副理的企划部大力协助了。”

周唯珊和文祖诚也算颇为熟识了,不过在外人面前,两人还是很有默契地保持着公事公办的形象,所以周唯珊很快就转向杨天涵打招呼。

“哦,原来是泰利公司的杨经理,久仰大名。”

“哪里!我在公司里早就听闻周副理是贵公司最年轻有为的副理,只是没想到周副理原来还是位美女。”

杨天涵一开口,低沉富磁性的声音更让他的性感加分。“以后还请周副理多多关照了。”

“哪里的话,将来在专业技术上,还要请杨经理指教。”周唯珊抿嘴一笑,落落大方地伸出右手和杨天涵来个礼貌性的握手,趁着这个机会更细细端详了杨天涵的面孔,心中不禁一动!

他约莫是三十出头的年纪吧,宽广的额及浓眉显得如此神采飞扬,阳刚得恰到好处的脸部线条,以及微微漾着笑意的嘴唇棱角分明,显然是带有刚毅性格的;但是清亮的双眸却是意外地温柔细腻,柔和了轮廓的刚强,不用说一句话,也无须任何神情,刚中带柔的脸庞,以及高挺健美的身材,偏就是性感得要引人遐思。这样出色的男人就站在眼前,纵使是见过无数场面的周唯珊,也不禁感到一阵目眩神迷。

而杨天涵在周唯珊精明的双眼凝视下,依旧一派轻松自在,丝毫没有尴尬的感觉,更显得他的气度潇洒迷人。好一个自信满分的俊男人!

基于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的道理,不理会黄宣莹扬言不愿在下班后再见到惹人厌的上司的誓言,周唯珊决定让黄宣莹和李明一起过来欣赏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真巧,我和几位公司的同事选择来这里吃饭,才能有幸认识杨经理呢。”

说着,周唯珊边回头朝黄宣莹和李明招招手,用眼神示意她们过来。黄宣莹虽然不怎么情愿,但还是不得不跟着李明过来,由着周唯珊向杨天涵介绍二人,并忍受文祖诚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的神态。

“这位是业务部的黄宣莹黄秘书,这位是设计部的助理设计师李明,以后杨经理如果有什么建议的话,不用客气,请直接对我们说吧!希望将来我们会合作愉快。”

“那么一定要先谢谢周副理的鼎力相助了。”

就在周唯珊的热情介绍后,交换名片的同时,黄宣莹悄悄抬眼一瞧,恰巧杨天涵的视线也正好掠过她的脸庞,在两人视线相交的那一刹那间,纵然身边向来不乏俊男环绕的黄宣莹也不禁觉得一阵昏眩。

唯珊说得没错,杨天涵真的是个罕见的英俊男人。不只是五官的俊朗,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更显得英挺;而就在他的微笑、他的举手投足甚至言谈间,不自觉地散发一种闲适自在的气质,更是要命的吸引人。黄宣莹差点要移不开视线了!

周唯珊没有时间去注意黄宣莹的反应,事实上她自己也正在竭力控制不要让自己的视线老飘到杨天涵身上,反而以退为进。

“既然我们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那么今天就不打扰几位用餐了,以后如果杨经理肯赏光,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请杨经理到本公司六楼的著名餐厅用餐。”

“不用客气了。能和周副理合作是我的荣幸。”

杨天涵始终维持着客套有礼的态度,对于周唯珊自信的魅力似乎一无所感,但是一双漂亮的眼眸却又是盯着她瞧。

“是吗?”周唯珊嫣然一笑,两手分别拉着李明及黄宣莹,转身便走,一头长发在空中轻轻划了个弧度,刹那间抖落万般风情,及一抹淡淡性感香味,本人却像是不自觉般,没有半点留恋回头,直到回到座位上。

“怎样?我说得没错吧?的确是人间绝色!”

周唯珊一开口便挑明了讲,也获得其他两人的认同。李明虽然没有受到杨天涵关爱的眼神,不过从旁观察,也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无以言喻的魅力……不过这种超级俊男对她来说,从来都是只能远观无法接近的对象。“哇!他真的长得不错哩!唯珊真是好眼光!”

“你想要让他成为入幕之害啦?”黄宣莹吐出一口长气。这么性感的男人,周唯珊不会不想要的,黄宣莹非常了解她这位同事兼好友,索性开门见山地问。

“那就得看他愿不愿意了。这种事,可不是一厢情愿就能成就的,不是吗?”

周唯珊笑着端起酒杯来,飘向杨天涵那个方位的眼神里有着征服的欲望。

“不过,坦白说,就算是玩玩也好,我就是想得到这个男人。”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