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朱恩 > 《三个好色女人》
返回书目

《三个好色女人》

第三章

作者:朱恩

黑夜中,宾士轿车悄悄停在阳明山后山一处僻静处。

“这里是我最喜欢来的地方之一。你可以在这里看着全台北市的夜景,想着自己的事。”就着远处的路灯投射过来的微弱光芒,周唯珊微眯着眼,望向窗外,脸上流露出一种不经意的妩媚。“这里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沉淀感受。”

“嗯,的确很僻静。”杨天涵也看看四周,拉起煞车把手,转头微笑地看着周唯珊。“你是怎么发现这个好地方的?”“这是商业机密,无可奉告。”周唯珊故意朝杨天涵眨眨眼,和他同时笑出声来,脸上的笑容轻松无邪,内心却别有一番心思。

其实她根本谈不上喜欢这个地方,但是此处确实是别有纪念意义的。就是在这里,在总经理的豪华轿车内,她以自己动人的同体和豪放的技巧作为钥匙,取悦了总经理,也开启了迈向成功的第一扇门。

只是,原本令人觉得享受的事,一旦转变为手段工具,就很难再感受到全然的喜悦与兴奋,甚至连娱乐也称不上。然而现在,转头看到坐在身旁的杨天涵,体内一股久违了的兴奋骚动又重新燃起,周唯珊觉得自己的心情甚至就像个想要偷尝禁果的青涩女孩。

舌尖悄悄湿润一下微干的唇,周唯珊笑着看向杨天涵,借着两人之前相处融洽的气氛,以打趣的语气移转话题:“嘿,你的身材很好呢,是有固定去健身房吧?”

“是吗?我看起来像是有这么好的本钱的人吗?”杨天涵低头看看自己,微笑时颊畔一个浅浅的酒窝,让性格英俊的脸庞添了些许孩子气,迷人得教周唯珊简直移不开视线。这个男人似乎只要坐在那儿微笑,就全感得要命。

“那当然!没点身材的排骨男,还撑不起西装呢!”

“说不定我有啤酒肚藏在西装下呢!”杨天涵一挑眉,开玩笑地。

“是吗?我才不相信!”周唯珊二话不说,纤手一伸,就去突袭杨天涵的小腹;而杨天涵也假惺惺地,不怎么认真地抵挡着这位大胆女郎的突击。

“唉呀,我不想让你留下坏印象蔼—”

“宾果!”一如她的行事作风,周唯珊快狠准地,不出三秒钟就摸到了杨天涵结实的小腹;纵使隔着层层布料,依然可以感受到经过认真锻炼过的腹迹天啊!自从上回趁总经理带全家出国旅游时勾搭上健身房教练之后,有多久不曾接触到如此引人遐思的男人躯体了?

一路指引杨天涵来到这处隐秘的地方,周唯珊本来就是不怀好意;再体认到眼前这个男人不但英俊,而且强壮,正是她梦寐以求的床伴,情思荡漾之下,再压抑就是自讨苦吃了。

脑悔中刚掠过这个念头,周唯珊想到做到,立即倾身过去,丰满柔软的双唇毫不犹豫地就在杨天涵的鬓角边烙下一个热情的邀约之吻,原本按在他小腹上的手掌更大胆地往他的下腹部轻拂过去;两个动作虽然为时短暂,但是仍能明显感觉到杨天涵的身体掠过一阵战栗。

周唯珊满意地微笑,抽回身子坐好,双眼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还假正经地说:“有强壮的身体可是值得骄傲的事啊!何必怕被我发现呢?我可是特别欣赏有肌肉的男人呢!”

“是吗?”杨天涵凝视着周唯珊,听着她别具逃逗意味的话语流过耳边,感觉到自己的性趣在瞬间已被挑起。

从小到大,他靠着这张脸不知得到多少女人的芳心及投怀送抱,他的异性经验比起周唯珊来可以说是只多不少,何况他一点也不笨。周唯珊主动约他共进晚餐,还带领他来到这个僻静的所在,心中的盘算自然是昭然若揭,更何况周唯珊根本不费心掩饰她的意图。

一般的男人很可能会被周唯珊的主动强势作风给吓跑,甚或是性趣全消,但他可不。 过去他所交往过的女人,个个总爱在他面前表现得柔弱高雅,像是灵魂重于肉欲,却没有一个像周唯珊敢这么直接,看着他的目光,就只写满情欲与征服。在她的注视下,他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一头猎物,而周唯珊正是那想将他生吞下腹的虎视眈眈狩猎者。

周唯珊带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可以大胆到什么程度?

“只要下功夫,每个男人都可以锻炼出肌肉来,这并不代表什么吧。”说着,像是不经意地,右手放在自自己的胸膛上。

这个男人并不急色,懂得欲迎还拒的调情呢!周唯珊开始觉得身体发热了。“对我来说,这倒是挺有代表性的呢。”

“哦?那代表了什么意义?”

“表示你乐于在女人面前宽衣解带,共享欢乐。”再也不想浪费时间等待,周唯珊一把扯住他的领带,将他拉向自己,双唇微启,就将他的耳垂纳入自己的唇瓣间轻咬吸吮,另一手轻抚着他结实的胸膛,毫不保留地展现出她的渴望。

这真是一个新鲜的开始!杨天涵细细感受着周唯珊的吻从自己的鬓边滑到颈问,再从颈边落到锁骨,湿润而灼热的唇瓣毫无遗漏地在每个她亲吻过的地方,燃起一簇簇火苗,烧得他心痒难熬,不由得伸出双手,隔着衣物就探索起她美妙的身体曲线。

周唯珊全身不由得轻颤,因为杨天涵极具挑逗性的爱抚。

啊!有多久不曾领略到这种美妙的滋味了?周唯珊几乎要发出满足的叹息了,更不浪费时间,双手直接拉下杨天涵颈间的领带,扯开衬衫的纽扣,毫不害羞地抚摸他结实的胸膛直至小腹,火热的触感让她的欲望更是急速攀升。

“我想,我会常常记起今天晚上。”

过了良久,杨天涵终于率先打破沉默,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低沉的嗓音在黑暗的车厢内里回荡着,格外扣人心弦。

周唯珊转头看着他俊美的侧面轮廓,讶异于他竟说出了自己心底真正的感觉,右眉一挑。“用不着回忆。我们可以常常温习。”

杨天涵也回望着她,而后,露出邪气又耐人寻味的轻佻笑容,双手交叠于脑后,以舒适的姿态躺在座椅上,风流的气质展露无遗,却只会让人愈看愈爱。

“和你相处真是太轻松了。如果能够一直维持这样的关系不变,相信我们会是罕见的好拍档。”

“想要维持这样的关系,可得看你的表现来决定喽。”

俊美的脸庞、结实的体格,周唯珊看着眼前这幅活色生香的景象,就是忍不住要伸手去爱抚他肌肉线条优美的胸膛;杨天涵则随手捉住她在自己身上游移的手,带到唇畔挑逗地吸吮啃咬着,麻痒的感觉,让周唯珊差点又想扑到他身上去。

“放心,我是个优秀的对手,遇强则强,端看对手怎么出招。”

“而我,绝对是个顶尖的投手,等着接招吧!”

周唯珊笑着咬了一下他的耳垂,然后推开他坐起身来。

很少遇上像杨天涵这样的男人,能够如她一般自在地游走在放纵边缘,却不放半点感情。她想她开始有点喜欢他了,虽然“喜欢”很可能会让她从“轻松自如”坠落到万劫不复的感情深渊里,但是她喜欢这种冒险的感觉。

杨天涵还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只是微笑地在一旁看着周唯珊。窗外淡淡的光线映射在她脸上、身上,只是静静看着她秀气的五官,很难让人联想到她竟是刚才那个热情如火的浪荡女郎。

周唯珊在他的寻芳簿里姿色谈不上一流,但是她性格上的特殊光彩却弥补了外貌上的不足。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在床上能够放荡如她,也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在Ji Qing火热之后,却又毫不留恋地离开他的怀里。在她面前,他似乎没有必要去掩饰本性,伪装出深情专一的梦幻男人形象,他的本性却反而是投她所好,可以纵情享受。

难得棋逢对手,可以不用担心任何责任问题后,杨天涵反而更加好奇在情欲之外的周唯珊的面貌。

“你最在乎的,会是什么?一个深爱你的男人,还是一份成功的事业?”

这种问题,似乎不应该由只爱表面工夫的花花公子问出口。周唯珊轻笑一声,转头看他,右眉一挑。“怎么,你已经开始要迷恋我了吗?”

“嘿,是我先提出问题的。”杨天涵笑而不答,提醒她。

周唯珊似乎漫不经心,回答间却没有丝毫犹豫。“其实拥有好男人和好事业,并不是互斥的选项吧?不过如果在男人和事业两者之间要我选择的话,我选择事业。在我心里,男人比不上我的朋友,甚至是我的狗狗豆子。”

杨天涵凝视着她的侧脸,试图从她的神情里找寻情场的蛛丝马迹。但是在泰然自若的眉目之间,却找不出端倪。“这种论调,听起来像是受过爱情灼伤的人会说的话。”

听到他的推论,周唯珊不禁哈哈笑了起来。“你真以为女人一定要被爱情伤害过,才会知道男人不可靠吗?”

“也许不是全部,至少也有百分之九十。”面对她嘲弄的口吻,杨天涵依旧一派自信。

周唯珊看着他,邪邪一笑。“或许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我绝对是属于另外那百分之十的族群。我从小就知道,爱情不过是海市蜃楼,能确实握在手里、完全受到我掌控的东西,才是最可靠的。”

“你不曾迷恋过任何一个男人吗?”

“不曾。”周唯珊斜睨着他迷人的风流神态,半真半假地又补上一句:“不过我想,你有机会让我迷恋哦。”

“可惜比不上你的朋友,甚至你的狗。”杨天涵眯起眼,有意和她抬杠。“我不怀疑狗的忠诚,但是我可不认为女人之间的友谊有多牢靠。”

“哦,是吗?”周唯珊下巴微抬,显然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举个例子?”

杨天涵忽然记起初认识周唯珊时,她身旁还有另外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虽然称不上绝世美人,但是有一双勾魂凤眼,十分有风韵。当时最主动的周唯珊自然是现场最抢眼的一号人物,她那位好友除了一些客套话外,倒是没有再开口;但是他还记得她的化妆、发型以至于服装都搭配得十分出色。纵使不吭声,从她的打扮上就可以知道,这个女人的桃花不会比周唯珊少,或许更多。 毕竟不是每个男人都能欣赏强悍的女人,但是沉静不多话的女人可就挺有大众缘了。他虽然不记得她的名字,但是基于过去的习惯,交换的名片他都会保存下来。

他思索着,不忘回应周唯珊的挑衅。“我记得我们第一次在餐厅里让文经理介绍认识时,你原本是和两个女性朋友一起用餐,那两位和你可以称得上是好朋友吗?”

“是。”周唯珊点头。“那又怎样?”

杨天涵的微笑里不露任何痕迹。“那个貌不惊人的先略过不提,依我看啊,两个同样出色的女人站在一起,难免会相互比较竞争,就算不是有意的,在潜意识里还是逃不过比较。平常没有利益冲突当然没问题,万一有天出现一个条件好得让你们两个都动心的男人的话,嘿嘿,那可就糟了。”

“唔,似乎颇有道理。”周唯珊听了,转身趴在他胸前,轻抚他的脸庞轮廓,在他耳边轻轻地呼着气,亲昵而挑逗地素声说:“依我看哪,我所认识的男人里,就属你这只花蝴蝶风险最大。你可别来挑拨我们朋友之间的感情哦,否则保证让你吃不完兜着走呢。”

杨天涵享受着周唯珊轻柔的抚摸,不怎么认真的回答:“如果你们的友谊真的坚若磐石,我怎么可能有机会脚踏你们这两条船呢?”

“这么说起来,你脚踏两条船,倒像是女人的错了。”周唯珊轻哼一声,推开他坐起身来,心里尽管不赞同,却又明白杨天涵确实有造成好友反目成仇的本钱。

不过她有信心。和黄宣莹对于男人虽然有着相同的品味,但是她知道黄宣莹向来重义气,绝不会染指好友的男友,何况她和杨天溜之间还算不上是男女朋友呢!充其量不过是性伴侣而已,谈不上对于彼此有占有欲,就算杨天涵真的搭上黄宣莹这条船,只要黄宣莹心甘情愿,忙着筹划创设新公司的她,才懒得去管这种无聊的爱情追逐游戏呢。

她将衣领翻好,伸手推推旁边的杨天涵。“反正你千万记得,和我作对不会好过的。快起来!我们还有事要办呢。”杨天涵伸出双臂环住她的柳腰,将脸靠在她的大腿上,笑嘻嘻地,“我们还会有什么事要办?”

“很多事。”周唯珊将他的衬衫塞在他手里,开始下达指令。因为她很清楚,最擅长讨女人欢心的杨天涵不会拒绝。“首先,我们要到一家兽医院里,接一只我送去结扎的流浪狗回我家休养;另外,还得借你的车去卖场载一大箱的饲料回来,那是我家附近的流浪狗的粮食。”

杨天涵正在整装间,听到周唯珊开口闭口都是狗狗,不禁叹道:“在你眼里,可真是人不如狗啊!”

“关于这点,我刚才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周唯珊笑着主动为他系好领带,带着安慰的语气说:“我是很上道的,为我做点事,绝对是有好处的。”

杨天涵在呼吸间,悄悄嗅着她发间的清新花香,觉得心底痒痒的。“那么,如果我有需要,你会配合我吗?”

周唯珊抬起眼来看他,淡淡一笑。她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是谁要配合谁,还很难说呢。”

杨天涵低头在她额上一吻,轻笑。“我真爱你的直接。”

周唯珊笑着推开他,指指方向盘。“快点下山去吧!如果今天接不到狗狗、买不到饲料,小心将来的幽会被我一并取消哦!”

“放心,如何让女人称心如意是我的天赋。”

两人相视而笑,杨天涵随即发动引擎,放下煞车把手,将轿车缓缓驶进黑暗里。

???

“唉,宣莹,我们三个人好久没有在一起聚餐了呢。”

李明趴在黄宣莹面前嘀咕着。她在上班时间中堂而皇之地从设计部跑到业务部来,主要是为了找一份资料;但是现在文件还没见到,她人却已经半个身子趴在黄宣莹的办公桌上,百般无聊地玩弄着插在花瓶里、黄宣莹的三号男友刚刚托人送来的大把玫瑰花。闻着那股浓郁的香味,啧啧赞叹。

“看来你真的是想开了呢!以前很快就陷入热恋、对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女人,现在在四个男人之间轻松挥洒,个个对你都是服服帖帖、当你是上天送给他们的宝贝,什么时候你才肯传授我这手功夫呢?”

“设计部是要被裁撤了吗?不然你怎么有时间在这里摸鱼?”

黄宣莹懒得回答这种问题,哼了一声,手边仍然忙碌地输入资料,一开口,就是要调侃李明。不过天性乐观粗线条的李明当然不会介意,依旧笑嘻嘻地——“办公室那边有仁翔掩护我,我才不怕呢!”

“你嘴边老是挂着说和叶仁翔不来电,平常却又爱和他走得这么近,找不到男朋友也是活该了。”

李明不服气地嘟起嘴。“你现在和那么多个男人走得那么近,追求你的人照样排队排到太平洋去啦!明明一点影响也没有,你少来恐吓我了。”

“这是因为我天赋异禀,一学即会,没有天分的人还是安分一点比较好。”

李明翻翻白眼。虽然黄宣莹的说法实在很不谦虚,让人一听就想吐槽,但是她说的却偏又是事实,教李明想反驳也无从反驳起。黄宣莹确实有那种魅力,光是在街上散步而已,就总会有人过来搭讪,而且十个有九个外表英挺体面,绝非猥琐不入流之辈,每每让她叹为观止。

不过就这么承认她对也实在太不甘心了,所以李明决定自动跳过这个话题。“以前常常都是唯珊主动提议要聚餐的,最近却连个人影也看不到,真不知她在忙些什么,该不会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吧?”

黄宣莹百忙之中抽空抬起头来瞪她一眼,先左右看看,观察没有闲杂人等在旁,这才压低声音说:“傻瓜,唯珊正在忙着开公司的事呀!这事可是非同小可,她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向有力人士讨教经验和筹备工作上了呢。”

“有力人士?哪里来的有力人士?”李明睁大眼,有点疑惑又有点迷惘。“啊,那天我在公司门口有看到她坐上一个欧吉桑的宾土轿车……那个欧吉桑就是有力人士吗?不会吧?!”“你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头有点秃、肚子也鼓鼓的,看起来平凡得不得了的欧吉桑?”

黄宣莹概略一提,李明就猛点头。“是啊是啊!就是我看到的那个中年欧吉桑!”

确认之后,黄宣莹低下头继续整理文件。“没错,你看到的就是那个有力人士,好几次我打手机给唯珊,她都正和那个人在一起呢。可别小看人家了,据说他可是日升公司最出名的业务部协理哦!



身为周唯珊的好友,熟知她的个性与作风,李明很快就在脑海里产生一个推论:“天天和那个欧吉桑在一起……难道唯珊是和那个欧吉桑……”黄宣莹点点头。“你也知道的嘛,这是唯珊的拿手本领埃不过她每次也真的都能达到目标哩,看来还真是挺管用的。”

李明不敢置信地扬起眉,“可是……可是那个欧吉桑看起来比咱们家总经理还槽,咱们总经理穿上西装,还算是人模人样,那位欧吉桑……唯珊怎么能忍得下去呢?”

“是野心吧。”黄宣莹倒是看得透彻,“她想要成功的欲望超过一切,其他的牺牲相较之下,就微不足道了。”

李明叹口气,“可是老是和这些人在一起,既不道德,又不能放真感情,不是很累吗?”

这倒是个好问题。黄宣莹停下忙碌敲着键盘的双手,蹙着眉,偏着脑袋思考。“或许这就是唯珊之所以总是不对那些男人放感情的原因吧!没有真感情,只有互利的关系,就不会累,也不会受伤,这一点,现在我总算能有点体会了。”

李明想了想,又问:“可是唯珊难道不想有个自己的家,有个深爱她的老公吗?两个人真心相待、互相扶持,不用尔虞我诈,不是更好吗?”

黄宣莹笑笑,“我不知道老是说不相信爱情的唯珊,是不是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美满的夫妻关系。



“说的也是。”李明耸耸肩,随即又皱眉。“可是……我还是觉得有个知心的伴侣在身边,成功才有意义啊!那样我才能确定,有人是因为我的辛苦付出得到了丰硕的回报,因而真的为我高兴和祝福,而不是围绕着一堆人,但每个人只是抱着等待分一杯蓉的心态来拥戴我啊!那样的成功多孤独啊!”

黄宣莹笑了笑。“或许即使是这样孤独的成功,唯珊也甘愿呢。 毕竟她是来自单亲家庭,父亲欠下了一屁股债之后逃之夭夭,靠着她母亲独力抚养她长大;能够让母亲过优渥的好日子,说不定她就满足了呢?”

朋友那么久,李明也很清楚周唯珊的家庭状况,听黄宣莹提到这一点,也只能叹口气了。“好吧,如果唯珊真的这么想的话,只要她欢喜甘愿就好,希望不会有人受到伤害就是了。”手指头不安分地玩弄着玫瑰花,一个不小心,揪下了两片花瓣……李明赶紧缩回手,眼角瞄向黄宣莹:还好她正在看文件,没有注意到……看看这一把茂盛且娇艳欲滴的玫瑰花,李明忽然又有疑问了:“那,宣莹,你呢?你真的喜欢现在这样,周旋在好几个男人之间的生活吗?”

黄宣莹眼皮也不抬地。“喜欢呀,简直爱死了!”

不料这个敷衍的回答却引来李明更大的兴趣,大眼睛开始闪闪发亮。“可是你一直是敢爱敢恨的人呢!我一向最欣赏你勇敢去爱,也勇敢面对结果的态度了!你真的决定不再对男人放真感情了吗?”

这话听起来真是挑衅!黄宣莹下巴微抬,露出傲然的神气。“怎么?你怀疑我做不到吗?”

李明十分不畏死地、大胆地点头。“是埃虽然过去那些男人都让你伤心了,可是我觉得你的个性就是这样,一旦遇到一个你喜欢的对象,还管他是不是好男人,你一定是先爱了再说吧!”

黄宣莹柳眉一挑,像是在发誓。“人是会变的。我得到太多次教训了,现在我觉得从某个角度来看,唯珊的看法是对的,男人真的比不上一只狗无私的贴心和忠诚,虽然他们会甜言蜜语、用各种方法来满足你的需求,但却不足以倚靠信任;一旦有事发生,连狗狗给的安慰都比他们真心有用,所以我真的觉得啊,男人嘛,当成玩伴玩玩就好,反正他们从我们身上要的也不过是视觉上、身体上的享受,不谈真感情,就能皆大欢喜,真的放了感情,他们也不懂得珍惜,何必浪费?”

李明歪着脑袋。“那你还相信世界上有值得付出真感情的好男人吗?”

黄宣莹愣了一下。“唔……也许还有吧,只是我这一辈子不晓得退不遇得到了。”

听到她的回答,李明眼中闪动着慧黠的神气。“既然你还相信真的还有好男人的存在,就表示你还是愿意付出真感情,万一你一旦判断错误了,把青蛙看成王子,那还不是走回头路了吗?”

黄宣莹嘴硬地回答:“我现在的判断能力可是大大增进了呢!我可不会再一头栽进去了,我会好好观察之后,决定对方是好男人之后,再放感情的。”

说实话,李明还真不相信黄宣莹能够在冷静观察之后,才开始放感情;如果这种事真的能够发生,其纪念价值恐怕可以比拟阿姆斯壮跨出月球上的第一步了。

有谁是她们都还不了解、外在条件却是好得没话说的男人?李明脑子里转来转去,忽然想到一个人,“陪,如果你周到的对象是唯珊的新男友杨天涵呢?他这么英俊,又风度翩翩、开朗幽默,如果他追求你,你还能够把持得住,经过冷静观察后才决定要不要玩真的吗?”

黄宣莹瞪大一双凤眼。“喂!朋友夫,不可戏!这种事可不能拿来打比喻的,说不定他就是唯珊的真命天子呢!”李明赶紧用手捂住嘴,表示忏悔。“人家只是打个比方嘛!我只是举例说明,如果你遇到的男人真的非常、非常出色的话……”“放心,俊男人我见得可多了!光凭外表还不足以蒙蔽我的理智。”虽然嘴里这么回答李明,但是想起杨天涵那双漂亮的眼眸,她还是忍不住暗暗叹气。如果不是因为当天有文祖诚在场,见到这么优秀的男人,她一定也会和周唯珊做出相同的选择,想办法借机认识他,即使他不是什么好家伙,但能够和俊男人玩上一场爱情游戏,也是一种莫大的奢侈呀!万一他真的偏又是专情的好男人的话,那么她可真要恨死文祖诚了!

“我会记得你这句话哦!”李明笑嘻嘻地回应,然后又赶紧问黄宣莹:“喂,宣莹,你真的觉得杨天涵会是唯珊的真命天子吗?唯珊自己怎么说呢?唉哟,真是的,如果她不是这么忙,我们真的应该就这件攸关唯珊终身大事的事情来好好讨论一下——咦?啊!”

对话突然中断,因为李明眼尖地发现到黄宣莹背后那扇经理室的木门开始移动,急忙闭嘴跳下桌面,端坐回黄宣莹面前,瞬间变身成为一个看起来极端奉公守法的好职员。

黄宣莹根本不必回头,光是看到李明一连串的反应,就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所以她继续维持盯着电脑屏幕的姿势,连头都懒得转过去瞥一眼,果然,文祖诚的声音就从背后响起。

“嗨,李助理,来咱们这里找资料?”

“是埃只是请黄秘书调一个数据出来而已,很快就好。”李明点点头,竭力想使脸上流露出最无辜的笑容来。因为她知道黄宣莹和这位全公司最一表人材的黄金单身汉八字不合,认为他总在挑她毛病,似乎意图让她走路。偏偏黄宣莹又是火一般的脾气,绝不容许别人诬蔑她,所以他愈想要她走,她偏不走,就是要和这位上司杠上,看最后谁会先离开这个部门。身为黄宣莹的好友,李明当然不能害她因为自己开小差而被上司削一顿吧!宣莹一定会气得吐血的。

“哦?”

不过显然文祖诚不容易被蒙混过去。 光看他挑起眉来看着自己的神情,那双灿然有神的眼,似乎对一切状况总是那么了然于胸,李明马上就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僵硬得过分了。

还好,很快地,他的注意力就移转到黄宣莹身上了。“黄秘书,这里有一份订单要麻烦你和泰利公司联络一下,传真给他们,另外再向他们确定一下前天谈好的事项。如果他们秘书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这是他们公司的杨天涵杨经理要负责处理的,你可以请他们向杨经理确认。”

“好。”

简单、没有任何音调起伏的单字回答,连李明在一旁听了都忍不住想摇头。面对这样晚娘面孔的秘书一年,还没有利用职权开除或调动她,光凭这一点,李明就觉得文祖诚对待黄宣莹的态度,其实不像她形容的那么坏。

文祖诚倒也习惯了这样的黄宣莹,毫无情绪反应地交代完应办事项,在转身回办公室前,瞥了李明一眼,唇角一勾。“别谈太久。设计部会来要人的。”

李明全身一僵!却看到文祖诚对自己笑笑,就径白走进办公室里关上门了。门扇阖上时发出喀的一声轻响后,李明忍不住伸手拍胸。“呼!吓死人了——”“看吧,这就是他最讨人厌的地方!”黄宣莹气愤的样子,倒像是文祖诚刚才做出了什么不合理的强制要求,让李明忍不住睁大眼看她。“要骂就骂,在那边故弄玄虚做什么?我最讨厌这种心机深沉的人了!”

李明有些迟疑地,“这……宣莹,其实我觉得……他没有其他的意思耶!反而比较像在跟我们开玩笑……”果然,黄宣莹一点也不赞同她的说法。“你太单纯啦!没有和这种心机深沉的人打交道的经验,还以为他真的在开玩笑呢!我都怀疑他这个人有没有懂不懂爱、有没有人类的感情呢!”

“唉……好好好,别激动嘛!当我看走眼了,好不好?小声一点,可别让人听见你这些大逆不道的话呀!”其实李明更担心被文祖诚听到,那时黄宣莹的工作绝对不保。

“我怕他啦?”黄宣莹哼了一声。“我没有做错什么,相反地,我工作绝对是尽心尽力呢,他若敢开除我,可没那么容易!就算要我走路,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李明伸伸舌头。每次提到文祖诚,黄宣莹总是气不打一处来,狮子女脾气来得快、去得急,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赶紧移转她注意力。“别气、别气,小心皱眉会长皱纹哦!我不打扰你啦,你赶快打电话联络事情吧!你不是要和唯珊的男朋友联络事情吗?顺便问问他知不知道唯珊的近况啊,说不定他比咱们还清楚呢!”

看着李明像是火烧屁股般匆匆离去的背影,想到要打电话和泰利公司联络事情,黄宣莹火气逐渐降温,吁了一口长气。

她其实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自己对文祖诚的火气总是大得惊人。唯珊和明都向她提过好几次了,从第三人眼中看来,文祖诚对自己似乎有种不同的情怀,唯珊甚至还将他的刁难夸张为关注的表现。也许是吧,但是她也有选择权不是吗?两个人之间话不投机,再怎么努力也没用啊!

沉思了好一会,黄宣莹决定抛开烦人的思绪,开始拨电话。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