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朱恩 > 《三个好色女人》
返回书目

《三个好色女人》

第五章

作者:朱恩

那一次和杨天涵会面之后,黄宣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试图要和周唯珊好好聊一聊,劝她好好珍惜把握杨天涵这样的好男人;但是周唯珊上班忙着应付总经理,下班之后又忙着应付另一个经理,在两个男人之间又得策划新公司的事宜,几次和黄宣莹通电话时,居然黄宣莹话都还来不及说完,她在电话那一头就昏睡过去了;形势如此,黄宣莹也只能徒呼负负了。

尽管劝说周唯珊的心意只是一时善心大发的动念,但是面对这样的状况,还是让黄宣莹有无颜面对江东父老的心情。如果周唯珊平常都累成这样了,怎么有可能再分心经营和杨天涵之间的感情?本来黄宣莹只能想,自己和杨天涵非亲非故,只要不联络不见面,事情倒也好处理,偏偏这天两家公司为求保障,针对正在进行的合作计划又另外拟其细部合约,所以,当杨天涵再度出现眼前,黄宣莹除了心虚,还是心虚。

“黄秘书,好久不见。”

“……嗨,杨经理。”

杨天涵倒还是一贯的潇洒俊朗,正式的三件式西装穿在健硕结实的体格上,更衬得他气度非凡,炯炯有神的目光在她脸上转了一转,像是想看出些什么端倪般,然后浅浅一笑。

“最近好吗?”

“……哦,最近比较忙,其他都还好啦。”

黄宣莹用力地言不及义,想要借以回避尴尬的话题,不过心里倒是明白,杨天涵来办公室找她,为的可不会是要和她闲聊;但是想到周唯珊,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假装失忆,打定主意如果杨天涵不提那件事,她就打死不露口风。

不过老实说,黄宣莹自己都怀疑这招是否真能奏效。

杨天涵对于她装傻的反应只是微笑,沉吟了一下。“上次谢谢你的帮忙。今天是最近一个月来,我头一次见到唯珊,刚才休息时和她说了几句话,她对我的态度……我想大家心里都有数。”

这几句话完全超乎黄宣莹意料之外。但是在暗暗松了口气之余,想到杨天涵期待多时,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想到那种感觉肯定很不好受,黄宣莹又不禁责怪起自己的心态。

说也奇怪,虽然周唯珊认定杨天涵是个无可救药的花花公子,黄宣莹也信任阅人无数的她眼光少有闪失,但是此刻望进杨天涵深黑色的眼眸中,迷炫在那神秘而温柔的眸光里,黄宣莹却没有丝毫怀疑他的真诚。“像你这样出色的男人,会找到更适合你的女人的。”

对于黄宣莹出自真心的安慰,杨天涵只是笑,仿如冬天窗外和暖的日光。“其实将彼此的关系理清,虽然会难过,但是心里还是舒坦得多。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说真的,在心情最不稳定的时候,能够适时得到你几句安慰,虽然当时不知道结果如何,感觉却好像是有了个倚靠。”

听到他这么形容,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里,黄宣莹觉得一颗心甜甜的,窝心极了,不枉她当时冒着被上司抓到小辫子的危险狂奔赴约的辛苦。

“大家都是过来人,那也没什么好道谢的。从现在开始,把心胸放宽,多看看身边女他好女人,才是最实际的呢。”“好巧,我现在就看到一位呢。”杨天涵故作惊讶貌,话里的好女人自然指的就是黄宣莹,逗得她笑了出来;然后他微微一笑。“其实,我今天来找你可不是为了要吐苦水,而是另有目的呢。”

“另有目的?”突然听到他这么说,黄宣莹心里居然莫名地紧张起来。难道是?

杨天涵点点头。“上次我真是太失礼了,浪费你那么多时间,却只请你喝杯咖啡,事后想起来,一直耿耿于怀。所以……不知道你今天晚上是否有空?请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够适当地表达由衷的谢意吧!”

黄宣莹一愣之后,急忙摇头,虽然她差点一不小心就要把头给重重点了下去。尽管他和周唯珊之间已经变成过去式了,但是想到这个男人曾是好友的男友,黄宣莹心里难免还是会有些顾忌。

“真的不用啦!我说过,这种情形大家都是过来人,互相安慰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又何必这么客套呢?”

“对我来说,这可不是客套,而是一种表达心意的方式呢。”杨天涵笑着将右手按在心口上,强调他的邀约出自真心。“你在我最无助的时候伸出援手,雪中送炭,真的让我很感动,说实话,我还觉得请你吃饭这样子表达谢意,太过于俗气呢。”

黄宣莹倚着桌边,半撒娇地试图婉拒:“拜托你,不要再提什么帮助的事了吧!你愈强调,我愈觉得惭愧呢!根本没什么的事,被你说得好像可以登上好人好事宝座,我可是心虚得不得了呢。”

杨天涵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撒娇的俏模样,笑意漾得更深了。“别这么说,如果真能够邀请到你一同共进晚餐,其实是我的荣幸,说起来我还是占了便宜呢。”

看杨天涵的心意似乎很坚定,其实想想吃一顿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现在不是唯珊的男朋友了,而且是唯珊自己先放弃的,她应该不会介意自己与她的前男友一起吃饭吧?

想来想去,黄宣莹原本坚拒的心意开始动摇了,正在沉吟问,忽然很不凑巧,一个熟悉的声音杀风景地介入两人的交谈间——“有什么事我能够为杨经理服务的吗?”

和杨天涵同时转头过去,黄宣莹这才发现,文祖诚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后,措词很客气,但冷淡的神情看起来不像是因为担忧杨天涵对合约有所不满而开口,倒像是为了要破坏原本和谐愉快的气氛而来。

一把无名火轻易地就烧上心头,但是在她正要冲动开口之前,杨天涵已经转过身去,依旧一派的轻松自在,没有被文祖诚冷淡的问候给慑祝“只是抽空来向老朋友打个招呼罢了,文经理应该不会介意吧?”

文祖诚锐利的目光从杨天涵移到黄宣莹脸上,然后唇角讥嘲地上扬,露出虚伪的笑容。“哦?一个月前两位彼此还不相识,一个月后就成了老朋友了?”

“托文经理的福,我们可以说是一见如故。”

完全无视于文祖诚冷冷的目光,杨天涵还转头对黄宣莹顽皮地眨眨右眼,显然在消遣自己说了那句“一见如故”,显然完全不受他的干扰,举止之间甚至还有点挑衅的味道。

只是几个小动作,却让黄宣莹心里像是放下一块大石。看到杨天涵略带吊儿郎当意味的神色,以及颊上的浅浅酒窝,奇迹似的,黄宣莹感到胸中的怒火渐渐消退;半是回应、半是故意,她对着杨天涵露出甜甜微笑的同时,视线迅速掠过文祖诚,隐约感觉到他的脸庞比起刚才要更冷硬了几分。

“很好。希望两位叙完旧了。”转头对黄宣莹说:“黄秘书,麻烦你进来一下,有些公事需要你立即处理——”“等等!”

杨天涵突如其来的声音,几乎是截断了文祖诚的指令,本来心不甘情不愿、正准备站起来的黄宣莹不由得一愣,抬起头看着杨天涵,却见到一脸有如春天和风般的迷人微笑,黑亮的眼眸正迎着自己惊诧的视线。

“宣莹,别忘了晚上七点半,晶华门口见。”

“啊?”

黄宣莹呆了一下,才意会到杨天涵是在继续邀约她共进晚餐;其实,她还是有些顾虑的。但是接着一瞥眼,她见到站在他身后的文祖诚脸上,仿佛在瞬间结了一层寒冰。

怎么,和别人约会也碍着他了吗?他只不过是她的顶头上司罢了,也不是他付她薪水的,凭什么干涉她和杨天涵说两句话,又凭什么摆那么一张臭脸给她瞧?她行得正坐得稳,做什么怕他来着?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黄宣莹给杨天涵一个灿烂的笑容,爱娇地回应:“好啊,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许迟到哦!”

“如果我迟到了,随便你怎么处罚我吧!”

杨天涵笑吟吟地回答,随意摆摆手,就径自转身离开,自在得像是把文祖诚当成透明人一样。不知怎地,这样的他,却牢牢攫住黄宣莹的视线,她不由自主地一直追随他的背影,开始觉得心底甜滋滋地。

“黄秘书。”

文祖诚冷冷的语调唤回她的神智,黄宣莹转头看到眼前扑克脸的上司,和总是带着浅浅笑意的杨天涵相差何止千里啊!

黄宣莹本来雀跃的一颗心又迅速下沉,心头大石又重回胸口;不过,带着些微给他难堪的快感,终于能让黄宣莹的唇角保持上扬。

“把门关上。”

才刚随着文祖诚走进经理室,黄宣莹就听到文祖诚这么说,不禁有些狐疑。他想玩什么花样吗?从前女职员进到他办公室里时,他总是将门打开的。

不过谅他也不敢对她怎样。黄宣莹相信聪明如他,一定了解她不是好惹的。所以她依言顺手将门带上。

“经理有什么事吩咐?”平板的语气,绝对和文祖诚一张臭脸有得比。

文祖诚走到桌旁,拿起一份文件交给她。

“请你把这份数据按日期整理一下。”

“好。”

黄宣莹不想和他多说,得到指令后,转身就要离开;然而就在她转过身去的那一刻,忽然听到文祖诚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等一下,黄秘书。”

嘿,开始要找她麻烦了吗?黄宣莹早就想到,文祖诚叫她进来,不可能只是为了一份文件而已。好吧,就看看他要怎样借题发挥,她才不怕他呢!

黄宣莹狠狠地一回头,摆出备战的架势,从牙缝里挤出客套话来:“经理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直到转过身正视文祖诚时,黄宣莹才注意到,他脸部线条居然不像刚才那么僵硬了,反而是若有所思般,视线落在地毯上,并没有她预料中那种气恼的神气;这让黄宣莹觉得有些诠异,原本的火气降了几分,总算让她可以耐着性子等文祖诚开口。

然而文祖诚却是一反常态,像是暂时失去平时过人的魄力与一针见血的特质般,想了很久,才缓缓开口,像是在顾虑黄宣莹的反应般。

“我不会反对我的员工和同事或是公司客户交往,只要不影响到工作,员工的私事我并不想干涉——”听起来挺合理。所以黄宣莹的怒气再消了几分,收回瞪视的目光,听他继续说下去。

“所以现在我以同事的身份,只是想要劝你多注意一下交往的对象。”

黄宣莹一愣,随即又烧起满腹怒火。前面话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其实骨子里还是要干涉她和杨天涵来往嘛!他凭什么?!“谢谢经理的关心,我谈恋爱是绝不会影响到工作的,经理应该很清楚不是吗?”

文祖诚当然听得出她话里讽刺的意味,但是他却没有动怒,镇定地直视着她,索性把话挑明了说。

“杨天涵不是一般人,如果和他在一起只认了开心,或许还好些,但是感情竟有那么容易控制?他能带给你的伤害,肯定大于快乐。”

他居然这么直接,在她面前堂而皇之地说起杨天涵的不是,黄宣莹简直快要气昏了,口气忍不住就冲了起来:“请问经理凭什么这样评价他?是因为他的外表,还是因为他的绯闻?”

文祖诚没有对她不客气的语气发怒,但是也没有回应她的质问,沉默了一会,才说:“不论如何,在把感情放下去之前,希望你能想到我的建议。”

他似乎说得很诚恳,但是脸上那种好像已经预见到她被杨天涵伤得凉然欲泣、柔弱无助地,只能任由杨天涵宰割的态度,却使得黄宣莹更加愤怒,觉得自己受到严重的轻视。

再怎么说,就算过去那些男人曾经伤害过她,但是昔日她狠下决心毅然分手时,那些男人们却比她还要伤心,个个更是竭尽所能地试图要挽回她的心啊!如果杨天涵真是个花花公子,她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真爱上他,任由他摧残自己的爱情呢?文祖诚实在太小看她了!

黄宣莹愈想愈气。士可杀、不可辱,干涉她是否和杨天涵交往已属过分,现在又把她当成一株菟丝花,这教她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

狠狠跨开步伐踱到文祖诚面前,丝毫不畏惧他的上司身份以及高出她一个头有余的魁梧身材,黄宣莹仰起脸,本来风情万种的凤眼中,射出足以烧掉整栋大楼的火焰。

“请问我要爱谁,还需要经过经理你的批准吗?就算杨天涵真的会伤害我,那也是我心甘情愿,又干经理什么事?这种事根本不劳经理费心!”

尽管平时看文祖诚不顺眼,但是黄宣莹总还是恪守上下级之间的基本应对进退,这下子火气冲上来骂出了口,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继续下去——“好,你是以同事的身份来跟我说这些话是不?那我也以同事的身份坦白告诉你,你这种行为,对我来说根本已经是一种骚扰了,信不信我真的会去总经理那里告发你,让你丢官?像你这种随意诬指别人品性的人,根本不适合当公司的经理指导其他员工!而且告诉你,我和你只是在同一问公司工作罢了,根本谈不上有什么情谊,你以上司的身份叫我进来办公室,现在又突然说以同事的身份来说这些话,凭什么?根本就是滥用职权!信不信我真的有办法让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你的恶行恶状?”

黄宣莹一把怒火烧到最高点,已经豁出去了,只差没有指着文祖诚的鼻子骂,心里还暗暗想着:如果他要趁这个机会开口叫她走路,她真的会当场大叫救命、指控他性骚扰。总而言之,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然而出乎意料之外地,文祖诚却只是板着张脸,任她如何发怒威胁,都没有半句回应。

用力骂了半天,却得到这样的反应,反而让黄宣莹觉得很不习惯。难道他以为这只是她一时情绪化的发泄,只要她骂得累了之后,一切就能平安无事了吗?

想到这里,黄宣莹更是生气,朝文祖诚大吼:“干吗不说话?你以为我这样就会放过你吗?”

总以为文祖诚下一个动作就是要开口和她杠上了,却没想到听完她的吼叫之后,他竟然只是摇摇头,像是很疲倦般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在这同时,黄宣莹似乎听到了他在轻声叹息。

“……既然你这么喜欢他,那我也不能说什么。”

答案出乎意料之外,黄宣莹不由得一愣,但是随即冷笑。

“不能说什么?你之前倒是说了很多啊!怎么不继续说下去?!”文祖诚还是摇头,面对黄宣莹的再度挑衅,他这次索性一声不吭,转身走到办公桌前。

尽管他表现出不愿再多说的态度,但黄宣莹可不甘心就这么轻易放过他。这算什么?无缘无故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气得她火冒三丈,现在又一句不吭,倒像是她在无理取闹了。

“说话呀!你之前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眼见文祖诚背对着她,黄宣莹怒冲冲地大踏步上前,扯着他的手臂转到他面前瞪他。

“你到底是什么用心?今天不给我说清楚,休想我会放过你!要说一个人的坏话,就先举出贡凭实据来——”突然发现文祖诚脸上黯然的神情,黄宣莹吃了一惊,不由得住了口。“你……”她从来没看过他脆弱的样子。

见到她愣住了的表情,文祖诚露出一丝苦笑。

“要实例吗?”

黄宣莹不由自主地点点头。听到文祖诚要回答她的质疑了,她的火气顿时消了大半,但是嘴里还是说得硬:“当然!你不说清楚,我怎么知道?”

文祖诚点点头,一点也不拐弯抹角,又恢复成为平时作风干脆的他,刚才那些犹豫吞吐,像是从来不曾发生过。

“我曾经有个感情很好的女朋友。我们是同事,交往三年多,已经论及婚嫁……至少,我是一心一意想心娶她。”黄宣莹心里隐隐掠过不祥的预感,但还是不由自主地追问:“然后?”

“后来在一次谈生意的机会里,她认识了杨天涵。半个月之后,她突然就要求要和我分手,我极力挽回,她扬言如果我挽回,也只能留住她的人,留不住她的心。感情的事既然无法勉强,我只好放手让她走;为了避免尴尬,我索性辞职,换到这里来工作。我们不再联络,直到分手两个月后,她突然又出现在我面前,模样十分憔悴。”

“……然后呢?”

文祖诚看了她一眼,像是有些讶异于她温和的语气。

“她向我坦白了一切,说她抵挡不了杨天涵的魅力及热烈追求,觉得他才是自己此生此世想要在一起的情人,所以狠下心和我分手;但是不到两个星期她就发现他另外还有情人,而且恐怕不止一个。她伤心欲绝,但是想尽办法,也得不到杨天涵的承诺,最后他甚至以受不了她的吵闹为由,扬长而去。我去打听后才发现,原来杨天涵早是花名在外。”

黄宣莹沉默了,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杨天涵深邃的眼眸。她不想相信文祖诚说的是实话,但是心里却又明白,文祖诚不是那种会恶劣到编造虚伪故事来诋骗她的人。

“……她想要和你复合?你答应她了?”

文祖诚摇摇头。

“我做不到。既然我抛不去心中的疙瘩,复合只是造成彼此的痛苦罢了。还好,她是个坚强而美丽的女人,失去自信只是很短的时间,很快地她又有了新追求者,虽然我们没有联络,但是偶尔会听朋友说她过得很好,好像准备要结婚了。”

听他叙述到这里,黄宣莹胸腔里的怒火早就不知道跑到哪个星球上去了。她觉得文祖诚说的应该是事实,但是她却又很难去怀疑杨天涵诚恳的双眸。更让她觉得不自在的,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她和文祖诚之间竟然有天能够这样平静得像朋友一样,不带怨恨地相处。很怪。

沉默弥漫在两人之间,直过了好一会,黄宣莹才开口打破满室寂静。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事?”

“我不希望看到你受到同样的伤害。”

文祖诚答得干脆,却让黄宣莹不由得一愣,觉得他别有用意,但是直觉却让她不敢再继续追问下去,心里斟酌着他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虽然不敢完全相信,但是在她内心深处,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却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文祖诚向来极能把持上司与下属之间的界线的,现在却连自己的隐私也没有保留地摊在她面前,只为了伯她受到伤害,这份心意仔细想想,说真的,黄宣莹还是有些感动的。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文祖诚已经把刚才自己反常的言行解释清楚了,她当然不可能再继续找他的麻烦,可是刚才还把他骂得狗血淋头,现在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连过去一年来对他的怨气仿佛也能抛开,这不是太没立场了吗?

“……和他有这样的过节,你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和他谈生意?”

“如果我能选择,也不希望碰上这种情形。帮老板谈生意的员工,没有立场谈私人恩怨。”

头一次感到文祖诚刚毅的微笑脸庞,竟然有一种特殊的稳重魅力,黄宣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这种感觉太陌生了!她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样应对才好,傻傻地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勉强拾回一点应对能力,逼出一句:“如果经理没有其他的事交代的话,我就先出去了——”“好。”

可能是文祖诚似乎也感觉到这种气氛过于诡异吧!所以他很快就同意了,黄宣莹心里这么揣测着,但来不及多想,趁着文祖诚转身走回办公桌后的空档,她赶紧飞也似的奔向门口,冲出经理室,以最快的速度关上门。

像是刚才憋了好长一段气般,黄宣莹靠在门板上猛喘了好一会,当文祖诚造成的窒息感逐渐消退之后,她心里疑问的泡泡,才开始一颗颗地冒上心头。

他说的是真实的吗?杨天涵在追求他女朋友时,是不是已经知道那位女孩有论及婚嫁的男友了?那女孩和杨天涵无法维持恋情,真是因为杨天涵是个只喜欢游戏感情的花花公子吗?如果他真的是个花花公子,为什么那天他表现出在乎唯珊时的模样,却让感觉敏锐的她完全没有怀疑他的真诚呢?会不会那女孩和他没有结果,只是因为单纯的个性不合?就算杨天涵对那女孩的感情不认真,是否就表示他不会对任何一个女人认真呢?

尽管闭上双眼,杨天涵迷人的脸庞依然在眼前盘旋;黄宣莹不由自主陷入前所未有的迷惘中。也许她该好好试探,在那张好看的面孔下,是否隐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