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朱恩 > 《三个好色女人》
返回书目

《三个好色女人》

第六章

作者:朱恩

只是真的见到杨天涵之后,管他有天大的问题,却都在不知不觉间,尽数抛到脑后去了。

黄宣莹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在拥有这么英俊的外表之外,还能有着如此充满魅力的个性。杨天涵毫无疑问的是位极具绅士风度的男人,彬彬有礼而优雅的举止,将黄宣莹宠溺得像是女王般娇贵;而他机智幽默的谈吐,更使得黄宣莹在与他相处的时间里备感自在而愉悦,笑意始终不曾从自唇间褪去。

这些前所未有的感受,让黄宣莹尽数忘却原本忐忑的心情,也忘了之前对他的所有质疑;当杨天涵开口邀请她到自己在办公室附近承租的套房里,见识他耗费巨资设置的家庭电影院设备的时候,黄宣莹心底本来残存的最后一丝不安感,奇迹似地,在杨天涵开朗的笑容里宣告全面投降;于是,再也没有半点犹豫地,她答应了。

其实,从杨天涵本身的穿着打扮上,就可以看得出他的品味一流;踏进小套房里,由他亲自布置的二十多坪左右空间里,更是极富个人风格。虽然或许因为是租来的地方,所以房间里的家具并不多,但件件都是风格独具,从款式到颜色各有不同,却又能够完全和谐融洽地共处在同一个空间里,并且展现出惊人的协调感。主人对于美感的敏锐直觉,在此间表露无遗。若不是他经商亦是十分出色,黄宣莹还真想力劝他改行设计呢。

“你真的很有天赋。”

如果说黄宣莹之前是折服于杨天涵的个人魅力,那么现在,她对于他的才华更是倾倒。因为向来拥有众人称羡的美感,所以造成她从不轻易称赞他人眼光的个性,但是细细端详着眼前的一切摆设,这回,她可真是由衷叹服了。

而对于黄宣莹见于颜色的钦佩之意,杨天涵只是笑,边将盛得半满的葡萄酒杯递到她手里。

“我有天赋?”

黄宣莹用力点头,指着床,很认真地表达自己的感觉。

“看你选的这组寝具,颜色和款式都如此素雅,恰恰好中和了床头柜上华丽的花纹和偏暗的色泽;而这盏床头灯,虽然花纹颜色和床头柜不同,但都是出自于几何图形的设计,摆在一起反而显得活泼有变化,比起选择同一花纹款式的床头灯,效果要出色得多。你的眼光真的很出色!”

坦白说,黄宣莹所认识的男人中,不乏有钱有权的,但是拥有足以与她匹敌的品味的,只有杨天涵一个,这真让她感到有种巧逢知己的快乐。

“其实,还有一个地方,才是真正能展现我的眼光的呢!来,我一定要让你瞧瞧!”

对于黄宣莹的识货及赞美,杨天涵显然非常开心,本来深邃的眼眸更是熠熠生辉,兴致勃勃地笑着技着她朝阳台走去;而当他温暖修长的手牵起自己左手,两人肌肤相触的那一瞬间,黄宣莹竟不由自主地心头一震,微红了脸。

这种感觉,竟仿如初恋时,第一次与心爱的男人牵起手的那种滋味!甜蜜中带着些微新鲜的刺激,轻易地为了首次的肌肤相亲而内心雀跃不已,似乎两颗心之间透过这个简单的动作,就不会再有距离……“来!过来这里!”

杨天涵兴奋的语气,松开牵着的手,唤回了黄宣莹沉醉在美好接触中的神志,黄宣莹不禁一愣,为了自己刚才心乱神迷的反应而羞愧不已,直觉急忙要走到阳台边缘,借着黑夜掩饰脸上的红潮,却不料杨天涵竟伸手揽住她纤细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说:“别走太远,就是在这里、这个角度,你瞧瞧外面的世界!”

他温柔的呼吸在耳边吹拂,触动了最敏锐的神经末梢,黄宣莹不由自主地轻轻一颤,感觉到他身上清爽的古龙水味糅合了着健康男人的气息,悄悄地环绕着她,伴着她一同将视线移向阳台之外的远方……黄宣莹不由得惊喜地轻呼出声!

一幅浑然天成的灿烂夜景赫然呈现在她眼前。微凉的夜风轻拂过她火热的脸庞,万家灯火在脚下交织成点点发光的不规则图案,静谧的黑夜默默地在背后衬托着炫彩光点充满热度的魅力,而散落在天际的稀疏星子,却散发出微弱而苍白的冷亮,意外地将似乎要直冲破天空的人间繁华推散开来—溶入广大而淄瀚的苍茫之中,冷与热同时共存在这个空间里,矛盾的美,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震撼于眼前的美景,黄宣莹久久不能成言。杨天涵肯定是为了这个美景而租下这间套房的;而拥有如此景色,即使是二十来坪的小套房,身价当然也绝不平凡。一个年轻的经理级人物能够出得起如此大手笔,黄宣莹可以肯定,杨天涵必定有个富家少爷的背景在撑腰。

这样的男人,黄宣莹根本想不出他有什么缺点可以挑剔。

“这里的景色真的好美,我好喜欢——”一转头,黄宣莹却猛然发现,杨天涵的目光正定在自己脸上,唇畔带着盈盈笑意,但是凝视自己的眼神,却有些儿愣、有些儿痴,仿佛是在欣赏一件钟爱的宝贝般,目光极为专注,似乎舍不得离开片刻。

黄宣莹一愣之下,不禁羞红了脸,但是仍然强自镇定,企图以俏皮轻松的语气化解尴尬,却不知道自己粉红色的脸颊早已出卖了心里的激动。

“为什么这样看我?是不是我脸上沾了灰尘啦?”

听到她这么询问,杨天涵像是做坏事被逮到的小孩般,迅速移开视线,抿着唇、笑着摇摇头,但像是很快就下定了决心般,又转头望着她,温柔的眼神如醇酒般醉人。

“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很喜欢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你,那种感觉,好像是在欣赏一件有生命的精致艺术品一样……”顿了一下,轻笑一声。“……唉,我这么形容实在太陈腔烂调了,你一定有很多男朋友这么告诉过你吧?抱歉,我实在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感觉,我应该好好进修中文一番才是。”

这时杨天涵说话的音调要比平时略略低沉一些,还带点儿沙哑,但是衬着夜色与闪烁星空,却营造出一种近乎催眠般魅惑人心的氛围;黄宣莹酒未占唇,已然微醺。

“才没有人这么形容过我呢!你太溢美我啦。”

一般男人都只是急色地想要享受拥有她美丽的面孔和身体的感觉,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像杨天涵这样,拥有与否,对他而言显然是次要的事,欣赏与赞叹,才是他看待她的方式;为此,黄宣莹心底顿时洋溢着暖暖的幸福感觉,看着杨天涵不可置信地挑了挑眉。

“怎么可能?www.ysb88.com的美学教育太失败了吧,枉费上天的精心安排……”清朗的目光转为迷蒙,像是找到了一个好借口般,毫不遮掩地细细凝视她的额、她的眉、她的眼……“我喜欢你的眉,这么纤合度、恰到好处,还有你的眼,我特别喜欢你笑起来变成新月般弧度的模样,总是让我觉得开朗,像是在说:没有什么好忧心的!你知道吗?你真的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随着喃喃自语般的说话,情不自禁地,杨天涵修长的手指轻抚上黄宣莹的眉、眼,再滑上她柔嫩的脸颊,力道轻柔有如微风般;但是在黄宣莹心底,却惊涛骇浪地激起一阵难以遏抑的悸动,仿佛杨天涵的手指正游走在她身体最敏感的部位,刹那间体温窜升了好几度,她开始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不自觉地,舌尖轻舔了一下双唇……

“……哦,是的,我最爱你的嘴唇,像玫瑰花瓣一样柔软、温暖,看起来是那么可口,我常常在心里幻想,如果能够吻上你的唇,该会是怎么样销魂……”话声未落,杨天涵无法自抑地倾身向前,高挺的鼻尖若有似无地、轻轻磨踏着黄宣莹俏巧的鼻尖,逼得黄宣莹呼吸不由自主急促了起来,双唇微启,却像是被催眠了一般,无法动弹;

于是,杨天涵炽热的唇就这么轻轻地啄上了她的唇:先是试探般地轻触,然后开始吸吮着她丰润的唇瓣,像是在品尝人间至极的美味般,一口接着一口,难以停止;接下来,他挑逗地以灵活的舌尖轻探,勾引着她奉献出自己的舌,就在他强壮的手臂紧扣住她的纤腰、当她丰满的胸部紧密地熨贴在他的胸膛上时,透过他刚毅的唇瓣吞吐着她羞怯的粉嫩舌尖,一阵令人酥麻的欲望宛如强烈的电流刹那间流窜在两个人的身躯之中。黄宣莹根本无法反应,只能虚弱地任由杨天涵的双手与唇游走在自己的颊上、颈间,直至胸前……但是她其实根本不想叫停,只觉得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无言地呐喊着几乎要逆裂开来的喜悦与Ji Qing……



周唯珊烦躁地将手中的笔扔到桌上,推开桌上几乎要蔓延成灾的数据及文件,站起身来。

咬着唇,她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只觉得一股窒闷气息重重压在心口,怎么也甩不掉、逃不脱。明知这是实现她野心的必经历程,然而当沉重的压力直孟兜上心头来,却还是教向来坚强的她感到无处容身。

离成功愈来愈近了,为什么她反而变得如此沉不住气?

周唯珊从左走到右,再从右走到左,愈走愈是心烦,最后在长长的穿衣镜前停下了脚步,凝视着镜中的自己,那张自己最熟悉的清秀脸蛋以及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

明着靠这张脸和这个躯体,暗里则是运用真正的智慧和能力,周唯珊得到了一个没有家世背景的女人所能得到的最多的外在助力。 过去曾夜夜狂欢纵情声色的她,现在玲珑身躯及卓越技巧只是用来取悦对她的事业有利的男人。没有真正的满足与发泄,夜里的申吟呐喊都是沉重的伪装。瞧瞧她,镜中的影像,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夺目光彩,压力似乎就坐在她的肩上,沉重得她向来挺直的背脊仿佛都要弯了。

难道事业发展得愈成功,她就会愈像心理变态的老处女吗?

周唯珊被自己这个莫名其妙的念头给吓了一大跳!可是仔细想想,对极懂享受性爱欢愉的她而言,食之无味的rou体交缠,和从来没有过床笫经验简直是同一等级的虐待,想来变成心理变态的老处女,只怕是迟早的事了。

再仔细端详镜中的自己,那个身穿高级套装、盘着发髻、戴着无框眼镜的无趣女人,真的会变成她未来的形象吗?

周唯珊松开发髻,让过肩波浪卷发流泻肩头,拿下眼镜,同时踢去脚上的高跟鞋,让精心呵护过的雪白双足赤裸触地,然后她再次审视镜中的人影。刚才满身的刻板严肃已经大为减退,这脸蛋、这身躯仍是风情万种的,总算能让她稍感满意。

可惜啊,这么出色的女人,有谁真正懂得疼惜呢?

闭上双眼,手指轻滑过身上的曲线,在下腹部一股久违的暖流缓缓升起的同时,周唯珊脑海里也浮现出一张俊美的脸孔。

是杨天涵。其实,在初识之后,有一段时间他俩真是打得火热的,台北市各大饭店里,处处皆有狂浪的记忆,只是后来透过杨天涵的介绍,搭上了日升公司业务协理后,为了全心应付那个头皮下的东西远比外表出色的老男人,她才渐渐与杨天涵疏远了,偶尔才能逮着机会偷欢一次。而最近这一个月来忙得晕头转向,她根本只能在两家公司的讨论会议上才能遇见他,遑论共度一个火热得会蒸发灵魂的Ji Qing夜晚。

周唯珊睁开双眼,一眼便瞧见办公桌上那具电话。是的,现在,她真的渴望能和杨天涵来一场尽兴的床上游戏,沉醉其中,哪怕会筋疲力尽也无所谓。她已经牺牲太久了,久得让向来擅于调适心情的自己竟然会被工作给压得喘不过气来。也许只有杨天涵高超的爱抚,以及美妙的高chao,才能让她暂时忘却所有烦恼吧!

当然,周唯珊是个不懂什么叫顾忌的女人,她才不管现在杨天涵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她只想着如何得到这个男人的身体来满足自己。

“嘿,猛男,现在没有女人躺在你身下吧?”

手机接通,周唯珊一开口就是限制级的词句。她可以肯定,或许她的直接会吓倒大部分的男人,但绝不包括杨天涵。

果然,回应她大胆话语的,是一连串低沉磁性的笑声。

“怎么,一个月没爬到我身上来,就熬不住了吗,小野猫?”

“怕是你熬不住吧!在尝过我的好之后,还有哪个女人能完全满足你?”

“如果经过我的训练,那也难说得很。”

“呸!我听你在那边胡吹大气!谁知道你是不是每况愈下,只能动动嘴巴说好听话?”

周唯珊的挑衅,只是让杨天涵的笑声更加性感。

“想试试看?”

周唯珊倒也不隐瞒自己的渴望。

“大情圣,今晚没有辣妹在床上等着你吗?”

“嗯……”沉吟了一下,像是在吊她胃口似的,两秒钟后电话那头才传来坏坏的笑声。“你很幸运,今晚我的床伴恰巧出缺,正好可以让你回味我的真本事。”

想象着杨天涵性感的唇边挂着坏坏的笑容,好一幅迷煞人的风臬,周唯珊暗暗心荡神驰,但嘴里仍是不饶人地回应“还真是有点记不得你的本事如何了呢!哪里碰面?”

“到我的住所吧!我去接你,你在办公室吧?”

真是个体贴的花花公子呢!能和这种人做床伴,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啊,周唯珊以娇嗔的声音回应:“我就在这里等你呀,不过,你确定是要去你的住所吗?不怕被其他女朋友撞见?”

杨天涵轻笑一声,没有解释理由,反而出言挑逗。

“没有特别的花样,怎敢邀请堂堂副理登堂入室呢?你只管来吧,好戏由我负责。”

不待周唯珊回应,杨天涵直接结束通话,十足掌控的主导地位,一点也不担忧周唯珊会拒绝这个约会,更不怕她对自己胸有成竹的反应恼怒。

也许她确实该唾弃他的,但是微笑仍是浮上了周唯珊的嘴角。

英俊的男子并非罕见,杨天涵却是个极为特殊的典型,十分迷人偏又极度聪明,在彬彬有礼的举止下,却隐藏了危险的邪恶魅力;然而在对他竖起戒心之前,他却早已看透对方所有弱点,善体人意得一如天使。至此之后,对他所有心防都会崩溃瓦解,要哭要笑都随他意,再也没有自主感情的能力。

面对这样的男人,即使是见多识广如周唯珊,也逃不过这种如鸦片般的蛊惑魅力,贪恋他过人的调情技巧及与她相匹敌的智力,更爱极两人之间无须多说,便能互知心意的感应,教她即使明知他是个火坑,却又不由自主地想往火坑里跳,特别是在这身心极度透支疲累的阶段里,懂得纵情享受的杨天涵,无疑等同于欢愉的泉源。

这时候,还管他什么欲擒故纵的手段呢?

周唯珊关掉电脑、收拾好桌上所有的资料,拎起皮包就快步离开办公室。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