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朱恩 > 《三个好色女人》
返回书目

《三个好色女人》

第七章

作者:朱恩

门才刚刚关上,只一瞬间,爱火立即蔓延成灾,一发不可收拾。

还来不及转战床上,Ji Qing已然爆发,像是饥饿了很久的野兽,周唯珊贪婪地攀附在杨天涵挺拔的结实身躯上,嗅闻着他身上健康的年轻男子气息,将他压倒在地毯上,觉得之前失去的青春活力,又一点一滴重回到身体里。

杨天涵带着微笑,享受着被掠夺的异样快感,灵活的双手同时恣意在周唯珊傲人的曲线上游移,在最容易挑起情欲的敏感地带轻画着圆圈;趁着舔咬着她耳垂的时候,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笑着。

“……在协理身上,可是找不到这样的待遇吧?……啊!”

周唯珊笑着从他胸壑中抬起头来。能够让男人情不自禁地发出愉悦的申吟,可是她的拿手本领,借以“薄惩”杨天涵自负的说法。

忽然,门锁转动的声音从房门处传来。杨天涵突然停下所有动作,抬起头来将冰块吐掉;周唯珊迷迷糊糊地仰起脸——“怎么了?”

然而接下来不是杨天涵的回应解释,而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愉快地响起:“天涵!我带了你最喜欢的红酒来了——咦?”

房间里的大灯倏地被打开了,清晰明亮的光线下,四道目光交会的那一刻,两个女人无法遏抑地同时尖叫出声!

“唯珊?!”

“宣莹?!”

事发突然,几近半裸地躺在杨天涵身下的景象,虽然是被常常一起去洗三温暖、早已“袒裎相见”的好友撞见,周唯珊还是觉得糗大了,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急忙爬起身来抓起散落一地的衣服;但是当她把衣服捡起来时,旋即注意到另一件事,猛然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身前,手里紧紧抓着袋子的黄宣莹。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怎么进来的?”

黄宣莹显然也吓坏了,脑袋里还没有消化完眼前交缠身躯所代表的意义,就听到周唯珊的询问,于是很本能地举起手中的钥匙回答:“我是拿钥匙开门进来的……”有种诡异的感觉掠过心头,黄宣莹皱着眉,终于有点清醒过来了,“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周唯珊也皱眉,匆匆忙忙套上衣服。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你会有天涵家里的钥匙?”

“我是天涵的女朋友,当然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啊!”

本来黄宣莹是计划找个恰当的时机,再向周唯珊提自己和杨天涵相恋的事,毕竟两人相交已久,她也会担心周唯珊不能适应自己的前任男友变成好友的现任男友,会觉得没有面子;但是现在听到周唯珊咄咄逼人的反问,黄宣莹心里觉得很不痛快,索性挺起胸膛,大声宣布自己的身份,并且彰显主权。

“那你呢?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也还没有回答我啊!”

听到黄宣莹的主权宣告,周唯珊愣了一下,转过头去,看到杨天涵正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低头点燃了一根烟。他怎么会变成宣莹的男朋友?

“我也是天涵的女朋友啊!不然他怎么会带我回来?”

黄宣莹狐疑地看看周唯珊,再看看杨天涵,简直不能接受周唯珊的说法。

“你和他不是早就分手了吗?”

“我什么时候和他分手了?我从来没有说过这种话!”周唯珊大声回答,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你又怎么会变成天涵的女朋友?这是怎么一回事?你们瞒着我偷偷来往吗?”

听出周唯珊话里掩不住的指责意味,黄宣莹觉得好委屈。明明是唯珊自己不要天涵的呀!怎么这下子又说他们没有分手?这些日子以来,她和杨天涵常常 共度许多美好的时光,也曾偕同参加彼此朋友的派对,两个人绝对是公开热恋,骗不了人的,她确实是天涵货真价实的女朋友,怎么叫“偷偷来往”?

勉强忍住胸口不舒服的感觉,黄宣莹转而向杨天涵求助。

“天涵,你告诉她呀!我真的是你的女朋友,这怎么假得了?”

杨天涵轻轻吐出一口白色烟雾,微眯着眼,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眼前发生的这场尴尬是因他而起,但是在淡淡烟雾缭绕中,他俊美的轮廓却有种难以言喻的淡漠,仿佛这一切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要逼他说这种话!”

没有等杨天涵做出解释,周唯珊就忍不住先开了口。黄宣莹的求助,听在她耳里竟变成一种迂回地驱逐外来势力的告白,要求杨天涵当场确立宣莹正宫娘娘的地位;就算杨天涵脚踏两条船也罢,好歹也是她最先和杨天涵交往,而且她从来没有表示过他们分手了,宣莹没有好好向她求证,就和杨天涵来往。名不正言不顺的应该是宣莹吧!怎么反而变成她站不住脚了?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什么我逼他?我从来没有逼他和我交往,也没有这个必要!是你自己没有好好珍惜,我还没怪你怎么没穿衣服跑来和我男朋友搂搂抱抱,你倒反过来先怪我逼他?”

黄宣莹也忍不住气上心头,反唇相讥。唯珊自己立场摇摆不定,杨天涵从来没有隐瞒过想要和她定下来的意图,是她自己甘愿放任这么好的男人从身边经过;而她,处处帮唯珊掩护,等到杨天涵放弃唯珊时,她也是没有丝毫介意地安慰他、照顾他。自己的条件绝对不会比唯珊差,如果不是因为唯珊的关系,黄宣莹有自信,杨天涵爱上自己也只是迟早的事,男女感情本来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的,怎么能说她逼天涵?

周唯珊听了差点没晕倒。反了反了!这不是鸠占鹊巢吗?

“怪我跑来和天涵搂搂抱抱?我是他女朋友,为什么不能和他搂搂抱抱?我还没问你,记不记得‘朋友夫不可戏’这六个字怎么写呢!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你明知他是我男朋友,还和他交往,说实话,我还真怀疑你眼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朋友呢!”

听着周唯珊口口声声咬定是她不知羞耻、不顾义气抢好友的男朋友,黄宣莹的倔脾气一下子也冒出头来。早知如此,当初她又何必在杨天涵面前帮着唯珊说了那么多好话?就干脆把他抢过来就是了,还顾虑怕唯珊觉得没面子,一直隐忍着打算到恰当的时机才告诉她这件事。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根本就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

“管他什么先来后到,谁有本领谁就能留住天涵的心,这种抢人老公的本事你可是比我还清楚的吧!自己留不住男人的心,就不要来责怪别人!是啊,我就是有本事让天涵投向我的怀抱,怎样?”

周唯珊气极反笑,冷冷地打鼻腔里哼了声。

“哦?那么今天总算也让你看清了,自己的本事也不过尔尔!如果你真的和天涵这么如胶似漆、甜甜蜜蜜,他又怎么会约我来这里幽会,做爱做的事?既然如此,天涵,你就把话讲清楚吧!显然她不能够满足你,不是吗?”

杨天涵本来斜倚在沙发上,听到周唯珊这么说,黄宣莹注意到他随即垂下了视线,望着地毯,嘴角露出一丝若有似无的苦笑。

“这——”

“天涵如果真的有这种感觉,他大可以自己直接跟我说,何必要你教他?!”黄宣莹也按捺不住了,狠狠截断了杨天涵本来要说出口的话,存心和周唯珊杠上。

“男人逢场作戏是很正常的事,你不要以为自己真的多有本领,让那些有中年危机意识的老男人拜倒在你脚边,和要让天涵这么好条件的男人真心真意对你,可是完全不同层次的事!”转过头,柔情万千地望着低着头吞云吐雾的杨天涵,轻声说:“天涵,我相信你不会对她再有任何感觉,就算你真的一时糊涂也罢,我相信你只是逢场作戏,我还是信任你的!”

杨天涵抬起头来,看着黄宣莹的眼睛。“你——”“呸!要相信我和天涵之间只是逢场作戏?我看你还不如赶快接受我和天涵之间还有强烈的rou体吸引力的事实吧!我老实告诉你好了,爱和性是分不开的啦,你自己没有办法在床上完全满足他,就别怪他向我寻求慰藉!”也依样画葫芦地转头对杨天涵说:“天涵,你无法否认我们在床上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吧!只要你每次都像今天这么卖力,我可是一点也不介意你有女朋友还是老婆,放心好啦!”

看到杨天涵转头看着周唯珊,眼神中似乎有一丝不舍,黄宣莹气坏了,毫不客气地,食指直指周唯珊的鼻尖。

“你自己不知检点也罢,还想拖人下水,小心会有报应的!”

周唯珊抬起下巴,傲然地瞪着黄宣莹。

“抢别人男朋友的人,没有报应,那才真是老天无眼了!”

“你——不要脸!”

“我不要脸,你就好有面子了吗?”

“我真是瞎了眼!竟然把你这种没心没肺的女人当知己!”

“嘿,说起来我才真的是养虎为患哩,如果不是我拉着你,你会和天涵认识吗?”

说到气头上,两个女人终于撕破了脸,互相指着鼻子叫骂起来,声音愈来愈大,气氛愈来愈火爆,而引起这场纷争的男主角却像是置身事外,只是在一旁抽着烟,冷冷地看着两个女人豁出去地吵架,十分诡异地,唇畔竟浮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邪恶笑意,旁观着战争愈演愈烈,一直到周唯珊气不过,动手推了黄宣莹一把,而黄宣莹也不甘示弱地反推周唯珊一把时,他终于开了金口,主动介入这场争吵中。

“我说,你们两个吵够了没?”

极度冰冷的声音突然插入白热化的争吵中,虽然不大,却成功使得两个女人暂时中止了你来我往的针锋相对,一齐转头望着他。看着周唯珊和黄宣莹眼中同样有着的一丝错愕,杨天涵冷冷地笑了。

“我是人,可不是宠物,你们是以为吵架吵赢了,还是打架打赢了,就可以得到我的爱吗?嗟!”

突如其来几句冰冷的话,教周唯珊和黄宣莹都傻眼了,一时忘了前一秒钟两人还正吵得不可开交,四道目光只是愣愣地望着杨天涵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套上衬衫和外套。

“你们爱吵,我就让出这个地方来,让你们两个吵个够本算了!”

极其明显的不耐烦语气,竟教两个平时都以聪慧著称的女人在这片刻理,却没有人能找出适当的话来圆场,只能像是被点了穴道似的,眼睁睁看着杨天涵拎起钥匙塞进口袋里,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最后以“碰”的一声摔门巨响算是道再见。

两个女人终于回过神来,不由自主地看向对方。刚才的怒火尚未完全消退,但是被杨天涵这么一说、一摔门而出,又好像失去了争吵的动力。两人尴尬相对数秒,最后是周唯珊先一跺脚,抓起皮包转头率先离开了现常而静静看着周唯珊用力踩着三寸高跟鞋离开之后,黄宣莹看向扔在地上、自己刚才兴高采烈依杨天涵嘱咐买来的高级红酒,感觉到口干舌燥、太阳穴隐隐抽痛。

本来以为会有个浪漫动人的夜晚。所有精心计划全部付诸流水也就罢了,教她难以接受的却是意外发现好友与自己的男朋友还在藕断丝连,还在自己眼前上演火热养眼镜头;更难受的是,和周唯珊大吵一架之后,现在她却一点也无法感觉到轻松,心情真是前所未有的糟透了。

“可恶!”

低低咒骂了一声之后,黄宣莹也决定火速离开现常



设计部办公室里。

叶仁翔悄悄靠近李明身边,小心翼翼地仔细观察了一番之后,终于确定了这个小妮子正在打盹。

他抬头看看挂在墙壁上的时钟。下午五点整,离下班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再不喜欢工作的员工,在这段愈来愈接近下班时间的阶段里,也会变得精神奕奕,更何况李明的桌上还摆着一大杯已经喝空的浓咖啡杯以及一罐康X特、蛮X。

显然她昨晚没睡好。同事一年多,叶仁翔已经非常清楚睡眠之于李明一的重要性,几乎等同于氧气;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足以让她牺牲睡眠,必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他再回头看看李明。站在她身边这么久了,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显然已经睡沉了。从侧面看去,略长而微卷的睫毛微微轻颤,淡红的嘴唇微噘,活像西方名画里的可爱小天使;看她睡得这么香甜的模样,他倒有点不忍心叫醒她了,可是办公室里人多嘴杂,要是被其他同事注意到有人在上班时间里打盹,就算事情没有闹到上达天听的地步,未来一阵子流传的离谱谣言,也足以让这位粗线条的傻姑娘苦恼了。

拖把椅子过来坐定,靠在她耳边,叶仁翔尽量把声音放得平稳温柔。

“明?明!”

“唔……”

李明终于睁开迷蒙的眼,傻乎乎的表情很是逗趣,目光的焦距直过了好几秒,才集中到某一点上;倏地,她挺直了背脊,睁大清明的双眼,满脸惊惶。

“我……我睡着了?我睡了多——唔……”叶仁翔眼明手快地捂住李明的嘴,适时打断问话;初睡乍醒的李明突然受到此般惊吓,只是傻愣愣地一动也不敢动,只剩下一双大眼睛骨碌碌地望着他,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嚷这么大声!要让全办公室的人都知道你上班偷懒吗?”

叶仁翔训完话后才放开手、李明总算恍然大悟,伸伸舌头。

“哦!知道了,老大!”

叶仁翔点点头表示接受她的悔过,站起来摆出组长的架势大声说:“来,到我那边研究一下草图。”

“咦?”

草图不是早就研究过了吗?李明瞬间又被叶仁翔这道指令给搞迷糊了,不过还是乖乖地站起来跟着他走到办公桌旁。

因为叶仁翔是组长,所以拥有单独一张办公桌,没有毗邻其他同事。虽然不像设计经理有个完全独立的空间,还可以接待客人,总算也是比较有隐私的一块天地了。回到自己的地盘上,示意李明拉张椅子过来坐下后,叶仁翔公事公办的嘴脸立刻隐退。

“睡成这样,昨晚发生什么事啦?”他知道睡眠对于李明的重要性,绝对等同于氧气,她会表现出睡眠不足的症状,昨晚绝对是发生大事了!

李明忍住了一个呵欠,满脸哀怨地叹气连连。尽管叶仁翔称得上是她的主管之一,但是他从来不摆架子的随和态度以及一张阳光男孩笑脸,还有两人确实颇搞投缘等等缘故,李明在心底其实一直是把他当成可以全盘交付信任的大哥来看待的。听他询问,难得有个人可以倾诉,也就坦然地说了,只隐瞒了“两位好友”的身份。

“是大事啊!你知道吗?我的两个好朋友居然被同一个男人脚踏两条船!她们是这么要好的朋友啊!昨天真相意外曝光,两个人大吵一架,轮流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打电话来向我诉苦说对方的不是,害得我也好难过陪着掉眼泪,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帮她们……”

“两个朋友?”没等李明喋喋不休说完所有经过,叶仁翔闪亮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精光,插嘴问说:“是周副理和黄秘书吗?”

李明嘴巴还来不及闭上,听到叶仁翔忽然冒出的问题,当场就傻眼了,脱口就嚷:“你怎么知——”等自己发现不应该之后,四个字已收不回来了……叶仁翔看到李明嘴巴僵在一半,不知道该开该合的窘样,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伸出拇指和食指把她尴尬的嘴巴合在一起。

“我不会说出去的啦,放心好了!”

李明眼睛一亮,兴奋中带着小心地问:“真的?”如果消息真的泄露出去,依唯珊和宣莹两人的个性,她绝对会死得很惨!

叶仁翔对于李明的寻求保证觉得无奈又无聊地翻个白眼,但还是顺了她的意:“真的,我保证。”

“记住,这可是你自己猜出来的,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哦!”李明拍拍胸口,松了一口气之后,忍不住好奇地追问:“你怎么会知道是她们?我一点也不觉得我刚才的叙述中,有透露出任何蛛丝马迹啊!”

叶仁翔微笑。“但是我一早就知道周副理和黄秘书今天都没有来上班呀!听你说当事人是你的两位好友,所以我就猜了她们俩,没想到真是她们。”压低了声音,用很八卦的语气问李明:“那个脚踏两条船的男主角,是不是泰利公司的杨天涵?”

李明再度吃惊地瞪大眼。看来叶仁翔的八卦功力已经绝非凡夫俗子所能比拟了,消息灵通加上逻辑推理,如果他去做狗仔队,大概没有什么新闻能瞒得过他。但是这回她学乖了,把嘴巴合得像蚌壳一样紧,一声也不敢吭。

不过叶仁翔了解她的程度恐怕远超过她自己。只瞄了一眼她脸上的神情,他就自信地笑开了,而且更过分地,不等到她开口问为什么,他索性就自己先做出解释了。

“唉,到现在你还不了解我挖掘八卦的功力到了什么程度吗?我早就知道周副理和杨天涵走在一起了。而前天很凑巧地,我在街上见到黄秘书和杨天涵很亲密地走在一起,两人手牵手有说有笑,好不开心,我那时还觉得很纳闷,想要去问问你呢!结果打电话去你家你不在,所以我就忘了再追问下去。”

李明叹气,流露出乐观傻大姐难得一见的忧郁神色。

“唯珊很久没有和我们一起聚餐了,最近每次联络也都是匆匆几句,根本来不及谈到她和杨天涵的状况。前一阵子宣莹告诉我她和杨天涵正在交往时,我也问过她关于唯珊的问题,宣莹说她可以肯定唯珊和杨天涵不是男女朋友,而且唯珊根本连和她讲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又哪来的时间和杨天涵经营爱情?她说她打算找个机会好好跟唯珊解释清楚,但是唯珊一直没有时间,结果现在居然发生了这种事,真不知道是谁骗了谁!”

叶仁翔听她说完,嗯了一声,沉思了几秒钟后,点点头,像是看出了什么端倪。

“照这样听起来,我想,她们两个谁也谈不上骗了谁,问题应该是出在男主角身上。”

李明傻傻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叶仁翔笑笑,轻拍她放在桌面上的手背,示意她少安毋躁。

“其实杨天涵一直花名在外,身家背景又好,就算我不认识他,也曾或多或少听过他的一些蜚短流长。”

“啊!”李明像是被电到一样,跳了一下。叶仁翔的话提醒她一件事。“对啦,我有听唯珊说过,杨天涵好像也有点家世背景,这是真的吗?会不会是他骗女孩子的把戏?”

“杨天涵是泰利公司现任董事长的儿子,这不会假啦!”叶仁翔笑了笑。“如果我没有记错,他应该是杨董年纪最小的儿子。杨董有三个儿子,但是最宠爱的就是杨天涵了,这件事周副理或黄秘书没有向你提过吗?”

李明先是吃惊地张大嘴,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伸手搔搔头,露出抱歉的无辜笑容。

“咦?好像是有说过耶,可是我记不太清楚了……反正他又不是在追我,我管他是谁的儿子哩!只有你这个八卦王,事不关己的事也这么关心!”

对于李明的反咬一口,叶仁翔笑嘻嘻地回应:“要不是有人一天到晚在我耳边唠唠叨叨问东问西,还穷追猛打绝不善罢甘休,我怎么能够发挥这么大的潜力呢?”

李明“蔼—”的一声,心虚地立即转移话题:“既然杨天涵有背景、有脸蛋,难怪唯珊和宣莹都会看上他。我就说嘛,她们俩都那么精明,在情场上又都是身经百战的,怎么可能因为杨天涵长得帅就爱上了他呢。”

“其实据说他不只先天条件好,工作能力也不错,既有外表,又有发展潜力,这样的男人在过婚年龄的女人眼中是很抢手的,大概也只有你这个迷糊虫才会这么漫不经心地看待他吧。”

叶仁翔补充说明之余,还不忘小糗李明一句,惹来一个白眼。

“你还没解释完呢,刚才为什么说发生这件事,问题应该是出在杨天涵身上?难道你觉得是他故意脚踏两条船,还玩弄了唯珊和宣莹的感情?”

“我是这么认为。”叶仁翔神色正经地点点头,详细解释给李明听:“听你这么说,如果不是对杨天涵具有那么一点感情,周副理和黄秘书怎么会气成这样,又这么伤心呢?而杨天涵脚踏两条船的排闻也不是第一次听到了,我还听说曾经有两个和他交往过的女孩,为了抢他而上演全武行,打到真的进医院呢!”

“啊?”李明倒抽了一口气,“那杨天涵怎么表示?他到底喜欢哪一个?”

“我想他最爱的可能还是他自己吧。”叶仁翔扯扯嘴角回答,侧着脑袋回想当年听到的马路消息。“据说那两位女孩都受了伤,有一个因为被推倒在地上,好像还有点脑震荡要住医院观察,但是杨天涵却像置身事外般,事发后一样上班下班把美眉,根本没去医院探望过;另一个到公司苦苦哀求想见他,也被他拒绝见面。这个消息本来是蛮轰动的,可是他的后台很硬,认识很多政商名流,我情或许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能大事化小吧。”

头一次听到两个女人抢男人抢到打架,李明简直傻眼了。

“天底下好男人也没那么少,有必要抢成这样吗?会不会是因为杨天涵不能接受会打架的女孩,所以两个都不接受?男孩子不都喜欢女孩子温柔些?”

“这种事,发生第一次可以说是意外,再发生第二次就有玄机了。”叶仁翔难得严肃地摇摇头,“而且杨天涵是经验老道的花花公子哪!怎么可能笨到让这么棘手的事发生第二次?还这么不小心地搞到让两个情敌在他屋里相逢,而且不是别人,就是周副理和黄秘书这两位至交好友。这么多的巧合,我都不禁要怀疑这会不会是他故意安排的了。”

听着叶仁翔一路分析下来,李明忍不住脸色苍白地捂着嘴。

“实在太恶心了!恶心得让我想吐!怎么会有人拿别人的痛苦开玩笑?!”看到李明这么强烈的反应,叶仁翔反而微笑起来。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的话,世界上哪来这么多痛苦需要承受?”

李明想了想,叹口气,像小狗一样把下巴搁在交叠放在桌面的手背上。

“可是误会已经造成了,就算我有机会把你这番话说给她们听,她们大概也没有人会相信,说不定还指责我替另一方说话,反而受到池鱼之殃呢……唉,真希望她们能够有机会听你这么分析给她们听。大家是这么好的朋友啊!为了一个坏心的花花公子竟然弄得翻脸成仇,真的太不值得了。”

叶仁翔笑着揉揉她的头发,像在疼爱小狗似的安抚她。

“周副理和黄秘书都是聪明人,我相信她们过不久就会察觉不对劲的,你不用太担心。”

虽然听起来似乎只是安慰话,但是从叶仁翔口里说出来,李明下意识地就有种信任感。

“真的吗?那我就等她们冷静下来之后,再来提醒她们好了。哼,碰上这种男人啊,唯珊和宣莹非但不应该闹翻,反而更要团结起来,一起给他好看才对!”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那颗大脑呀,是想不出什么能够让人‘好看’的主意的。”

叶仁翔又在糗她了,李明嘟起嘴,却无法否认自己确实缺乏这方面的才华;但是经过叶仁翔这一番分析开导,李明心里就笃定地相信着事情会有转机。不论是在公事或是私事方面,每回叶仁翔提供的分析意见,甚至是劝慰,都能让她心服口服,完全放心接受。真不明白他为什么能有这种本领?

李明抬眼看着叶仁翔,皱着眉,好奇地问:“说也奇怪,老大,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多内幕消息?”

“我有眼线在泰利公司啊!”叶仁翔回答得像是理所当然。

“真的?”李明怀疑地看着嬉皮笑脸的他。那其他公司发生的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又该怎么解释呢?“我怎么觉得你每家公司里都有眼线?”

“唉,这是我做老大的秘诀嘛。如果你也懂的话,就换你来做老大啦!”

李明想了想,终于展开笑颜,笑眯眯地摇摇头。

“我不要做老大,万一每个人都跑来要我拿主意、听意见,那可是会烦死我的。”

叶仁翔咧嘴笑了。“唉呀,你终于知道你自己有多烦人了吧?你也该学着自己动动脑筋了,否则哪一天我不能帮你出主意了,你以为自己就会突然开窍吗?”

不能帮她出主意?李明倒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一点忧患意识也没有,对于叶仁翔的忠告只是报以不正经的嘻嘻一笑,从椅子上跳起身来。

“狗急会跳墙,我被逼急了说不定也会突然开窍嘛!不然为什么会有‘顿悟’这个词呢!谢啦,老大!我得赶回家去等着接宣莹和唯珊的电话,继续安抚她们呢!拜拜!”

说完她就一溜烟地跑掉了,留下的叶仁翔只能抚着下巴,望着她的背影苦笑。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