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朱恩 > 《三个好色女人》
返回书目

《三个好色女人》

第八章

作者:朱恩

三天!足足三天的时间,黄宣莹简直是活在地狱里,生不如死!

谁能给她一个答案?有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状况?又有谁能告诉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向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但是任凭她怎么找、怎么寻,杨天涵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就是无法联络上他:手机不通、电话不通、公司秘书说他到国外出差;套房没有回去,公司没有进去……彻底消失的程度,让黄宣莹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爱上了一位虚拟偶像!

怎么会变成这样?寻寻觅觅,就在她以为终于寻找到这一生的挚爱时,却发生这样惊天动地的变化。转眼间,幸福却像条滑不留手的泥鳅般,无声无息地从手中溜走,还顺道带走了一个人生难得的知己好友。唯珊、明和她,曾经互相支持鼓励,走过人生许多的挫折,这份患难之情,黄宣莹一直认定那是一生不变的友谊啊!

曾经以为能够托付终身的爱人,现在躲得无影无踪;曾经以为能够终生依靠的友情,如今已经崩盘瓦解。如果不是李明每天下班后就提着大包小包赶来照顾几近崩溃的她,黄宣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发疯?

过了三天吃不下、睡不着的日子,还要在心情极度低迷的状态下四处奔波,企图将杨天涵从地球的某一处找出来,这样子苦苦支撑直到了第三天,终于,黄宣莹完全死心了,筋疲力竭地抱着李明痛哭了一晚。万念俱灰之余,隔天,她决定销假上班。

一个人的时候,无所事事,净是念着杨天涵和周唯珊的背叛,满脑子胡思乱想停不下来;但是面对着满桌子的工作,黄宣莹赫然发现,自己的脑袋瓜子里,还是只装着同一件事;只不过,在最初的震惊、愤怒和伤心渐渐平复之后,现在,她只想知道——为什么?

半裸而交缠的身躯,像沉重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地刺激着她的神经。那张自己深深眷恋着的俊俏面孔、那个自己最熟悉的秀丽脸庞……为什么?

周唯珊在提到杨天涵时,脸上那股满不在乎的神气,还有杨天涵因为她的忽视而黯然神伤的神色……这些都是骗人的吗?那……杨天涵凝视自己的眼神,也是骗人的吗?那些柔情蜜意的话语,和款款深情的举止,难道都是假的吗?

她是真心真意对待杨天涵啊!纵使已扬言不再把感情放在同一个男人身上,为了杨天涵,她还是离开那些将她视为珍宝般的男人们,认真地经营两人的世界,然而他却是这样回应她!

爱消失了,她可以理解,但是爱得不真、爱得敷衍,却是她最痛恨的禁忌。杨天涵的失踪,就是最令人痛心疾首的铁证。曾经爱杨天涵有多少,现在她对他的很就有多少!

不论他的逃避是恶意或无心,在黄宣莹眼里,一个不懂得珍惜真爱的男人,不过是个懦夫!她黄宣莹竟会爱上一个不敢爱人的懦夫,可真是看走了眼!

虽然当杨天涵的一颦一笑掠过脑海时,眼泪总是难以遏制地,每每想要夺眶而出,但是黄宣莹告诉自己:不许再爱他!没有办法给自己幸福的男人,不值得为他伤心!

放弃杨天涵,或许没有想象中困难;但是要放弃周唯珊这样的朋友,黄宣莹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为什么唯珊会回来找杨天涵?还是,其实他们根本不曾分手?但是,杨天涵明明知道她们是莫逆之交,若是他们真的还在交往中,他怎么还敢来招惹她?

她了解周唯珊的,唯珊不是个念旧的人,如果杨天涵只是玩乐的对象,最多两个月,唯珊就会腻了、倦了,她会潇洒地挥手说再见,然后掉头就走,再也不回头……难道在不知不觉中,她对杨天涵也用了真感情吗?

黄宣莹已经记不得事发当时,自己说了些什么了,但是周唯珊的话一句句却像利刃般,依旧深深地砍在她的心头……她知道人在气头上,什么难听的话都可以说出口;但是这么了解自己的朋友,却指责她蓄意欺骗,黄宣莹除了气愤之外,还有更多说不出的委屈……难道追求真爱错了吗?她只是想要拥有一份可以作为精神支柱的真爱啊,为什么会演变成这个地步?

顾虑到自己身处的环境,黄宣莹只能双手掩面,试图将涌至眼眶中的泪咽回去……“黄姐!这份文件有点问题,可能要麻烦你处理一下!”

助理小丽走到办公桌前,才发现黄宣莹反常的姿态,原本的高声嚷嚷,吓得立刻转变成讷讷低语,她可从来没见过精力充沛的黄宣莹变得如此颓丧。“啊!你不舒服吗?那……这个问题我来处理好了。”

黄宣莹放下双手,对她露出一个疲 惫的笑容。尽管她根本可以说是无心处理公事,但是来上班的目的就是想借由忙碌来镇定纷乱的心神;再说这是她的责任,怎么能因为心情不好,就全部将自己该负的责任压在小丽身上呢?

“我没事,只是昨晚没睡好,有点累。文件拿过来吧,有什么事让我来处理。”

小丽狐疑地看着她。“……可以吗?”

“没问题的,来,告诉我哪边有事需要联络?”

“哦。”小丽详细说明了需要确认更正的地方后,黄宣莹点点头表示了解。

“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这个我会处理。”

小丽担心地看着她红肿的双眼。“黄姐,这个客户很难缠哦!听说她是老板的小老婆,老板把公司的什么事都交给她决定,可是以前我们和她联络都被她骂得狗血淋头,结果都是靠文经理来帮我们摆平的,你……要不要等文经理开会回来,问过他之后再处理,可能会比较好吧!”

文祖诚……想到他曾经忠告过自己,现在居然一语成忏,所幸他今天几乎开了一整天的会,否则黄宣莹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呢。

“不用了,我想我可以应付得来。”

小丽不放心地再三叮咛后,才转身离开。等她走开,黄宣莹勉强自己平静下来。只不过是联络客户、确认数据、请求更正罢了,这么简单的三个步骤任谁都可以轻松应付,而且难缠的客户她也不是没遇过,如果还要等文祖诚回来指示才能执行,那他还要她这个秘书做什么?

想到文祖诚难堪地把自己的隐私说出来,就是希望能帮她远离可以避开的伤害,不料自己一意执着,仍是陷了进去,弄得一颗心遍体鳞伤不说,还和唯珊翻脸,失去一个知己,真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想到这里,黄宣莹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对文祖诚感到莫名的歉疚情绪……不想这么多了!黄宣莹甩甩头,深呼吸两次之后,拿起话筒拨号,接着对电话那端的人礼貌地请求和负责人通话。

“……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就好了,我会帮林小姐处理的——”对于黄宣莹的要求,接电话的甜美女声客气地回应。

“林小姐不在吗?因为这些数据和合约上记载的有点出入,所以我想直接和林小姐确认,将来彼此才不会有争议!”

接电话的女孩语气显得十分为难:“林小姐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既然如此,我想还是麻烦你们文经理直接来和林小姐确认,是不是会更好呢?”

“文经理现在在开会,恐怕会一直开到下班,我是想说,如果我们能尽快把这个问题解决的话,对双方都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是吗?”

“我想……还是等文经理直接和林小姐联络会比较好吧!我可以交代出货那边缓个一两天没问题,也不会违反合约的。”

“这样啊!”费尽唇舌,但是看来这件事还是非劳动文祖诚亲自出马解决不可了。想到连这么一点小问题都要文祖诚来解决,黄宣莹觉得自己真是没用,在公事上帮不了他的忙,在私事上还对他的劝谏不屑一顾,彻底践踏了他的好心,真不知道他还要这样的秘书做什么?

“那么我留下电话,麻烦你和林小姐说一声——”黄宣莹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电话那头忽然传来另一个娇嗲嗲的声音,在说些什么听不清楚,只听到原先接电话的女孩很快地对她说了句:“抱歉,请你稍候一下!”黄宣莹连“没关系”三个字都还来不及回应,刚才原本听不清楚的娇叹声音很快就清晰地从听筒那端传来——“你们这家公司是怎么搞的?我不是早告诉过你们,要和我联络任何事,都要透过文经理来跟我说的吗?”

很难想象那么娇嗲的声音可以说出如此不客气的话语,黄宣莹不由得愣了愣;不过听那女人的语气,应该就是负责人林小姐本人了,所以她赶紧开口解释:“抱歉,林小姐,因为文经理正在开会——”没等她说完,那位林小姐再度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解释。

“他总有不开会的时候,是不是?到那时候再打电话来啊!”

“林小姐,是这样的,因为我们刚才发现贵公司今天早上传真来的文件中,有几个数据和原本合约里载明的数量不同,所以想先和你联络确认一下——”黄宣莹压下怒气的努力解释,再度被硬生生地打断。

“我不想听你解释什么数据合约的,不是文经理说的话,我一概不会承认的。我现在跟你讲清楚说明白,我不管你是谁,是副理、协理还是老板娘,我只要文经理和我联络,否则一切免谈,你听懂了吗?”

黄宣莹本来就不是很有耐心的人,平时就得靠着观想薪水掉进薪水袋里的景象,才能保持美丽的声音和难缠的客户沟通,偏偏现在她正处于心情极度低潮的时刻,还不幸碰上了这么不讲理的人。什么叫不管是副理、协理还是老板娘,她只要文祖诚和她联络?难道这位老板的小老婆看上了文祖诚,想要讨客兄,所以想出了这道命令来?那么这批货真的都是由文祖诚亲自和这位小老婆周旋的吗?他有没有!是不是……讨了她欢心?

想到这里,黄宣莹的心情更糟,耳边偏偏还不停传来对方娇嗲的声音:“文经理呢?你要他来跟我解释一下!”

忍住气,坚守最后一道溃堤的防线,黄宣莹从牙缝里挤出回应:“文经理开会还没有回来——”“哦,原来是没有经过文经理同意,就擅自打电话来的啊!”

黄宣莹再也忍耐不住,冲口就说:“林小姐,我是文经理的秘书,文经理开会或出差时,办公室里有什么问题都是由文经理授权给我处理,我绝对有权处理订单的事,请你想清楚这一点!”

“什么?是你们公司向找我们订货的,你居然敢说出这么不客气的话来,自己说出来的话要自己负责啊!万一被我们取消合约,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听到对方语气里竟然隐含威胁,黄宣莹气得差点说不出话来,想要硬吞下反唇相讥的话语,却只是让自己全身气得发抖。

真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在短短几天之内,和最好的朋友反目成仇,又发现自己一心投入的爱情竟然不过是一场虚幻,如今还要为五斗米折腰,忍受这个泼妇的辱骂威胁,黄宣莹觉得自己真是受够了!

自暴自弃的念头蓦地兜上心头,就在这片刻,什么工作、薪水、名誉,她全都不管了,保不住饭碗就保不住吧!朋友是失去了,爱情更从来没有掌握在手中过,现在她只想保有最基本的自尊,至少还可以安慰自己,人生还有这么一点可以由自己掌控吧!

念头刚起,心里强大的闷气顿时汇集成一股滔滔洪流,瞬间就冲溃了黄宣莹平时种种客气的伪装,毫不客气地开口就说:“你们订单上数量与合约不符,传真上头写得明明白白,证据都在我们手里,只怕到时候有权取消合约的是我们而不是你吧?!”对方隔着电话线,也可以感到她的转变,不由得一愣,“什么?你——”“我什么?”

“你们这种态度……说出去谁还敢跟你们做生意!”

“是你不照合约履行在先,如果这消息传出去,我才要看你还接不接得到订单!”

在尖锐地反击那位林小姐的嚣张言行的同时,黄宣莹还想着借机来发泄一下满肚子怨气,也许对自己低落的心情有所助益,不料现在真的骂出口来了,火气一旦出现,一股热气就跟着往头顶直冲,黄宣莹忽然觉得自己眼眶发热,喉咙像哽了一个异物似的,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种种压抑的情绪突然像是有了自己的力量,纷纷跟着那股奔流的热气从心底最深处冒出头来,酸楚、凄凉、怨恨、伤痛等等感觉开始猛烈地冲击着她的心脏,一波接着一波,黄宣莹开始觉得自己呼吸愈来愈不顺畅,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耳边还听得清楚电话那头的林小姐兀自在强辩着:“那……什么传真啊?我可从来没有传真东西去你们那里!那一定是我的助理搞错了!你们可别含血喷人啊!”

黄宣莹正想驳斥她的辩解,却发现自己颤抖得愈来愈厉害,她试图张口说话,但是很快地就察觉到自己的喉咙异常干涩,眼眶开始发热,水气逐渐弥漫了视线……忽然一只手臂从旁探来,轻轻抽走她手中的话筒;黄宣莹吃了一惊,抬头望去,却见到文祖诚正站在自己身边,臂弯里还夹着一叠文件,持过电话就径自就和那端的人说起话来:“林小姐吗?我是文祖诚。”

“文……文经理?”电话那头的人显然十分错愕,不过一愣之后,很快地,原本泼妇骂街的语气瞬间转变为甜腻动人,声音简直比黄莺的歌声还要清脆柔媚。“啊,你开完会啦!你回来得正好,我跟你说,你的秘书——”“我开会前有请我的秘书向你确认一些数量上的问题,是不是这当中有什么问题?”

文祖诚以肩膀夹住话筒,一边对林小姐说话,一边从桌上拿起那份有问题的传真,指着几个用铅笔勾起来的数据,以眼神询问黄宣莹:是不是这几个数字有问题?

黄宣莹点点头,明白文祖诚已经听到刚才自己和林小姐的对话了,现在正意图极力挽救,霎时心里一种苦苦的感觉蔓延开来。她不但没有在他开完会之前搞走这些事,还将自己的情绪牵扯进来,反而把事情搞砸了,让他来收尾。

“碍…数量上是没有什么问题吧?倒是你的秘书——”

“今天我们举行一整天的业务汇报,所以我特别请我的秘书在开完会前要联络完这些事,给我一个答复,还是她没有向你解释清楚?我手上的传真有几个型号的数量和合约上载明的不同,我想是因为笔误的关系吧?”接着非常清晰明白地说出货品的型号和数量。

“啊?是啊,应该是笔误吧!唉呀,不知道是哪个员工做事这么不认真,还搞错了这么重要的事,要不是文经理你提醒,我还不知情呢!”

“既然是笔误,那么还是要麻烦林小姐你再传真一份正确的文件过来给我,可以吗?”

“哦……好、好啊!我们这么熟了,什么事都好谈啦!我——”“那么我就等着林小姐你的传真,等你传真过来我们会立刻作业,麻烦你了。”

黄宣莹垂着脸,静静地听着文祖诚化被动为主动,三两下就打发了这位难缠的客户,默默地听着文祖诚挂上电话,语调平稳地交代要自己跟着他进办公室;就在那一瞬间,她心里升起前所未有的沮丧情绪,逃离这一切混乱的念头蓦地兴起。

这间公司是不能待了吧!和唯珊都翻脸了,日后在公司相遇岂不尴尬?而现在把文祖诚的事弄得一团糟,和客户吵架还被他听到,这份工作要能保住,连她自己都要怀疑文祖诚是不是头脑烧坏了!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开口,免得为难人家吧。

黄宣莹踏着有气无力的缓慢步伐,慢慢走进文祖诚的办公室里,看到文祖诚背对着自己,正忙着收拾文件的高挺背影,心中忽然觉得有丝莫名的不舍。 过去总怨文祖诚刁难自己,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凭心而论,所谓的刁难,不过是自己心里的偏见吧!尽然他在处理公事上自有一种不容冒犯的威严,但是从不曾见他疾言厉色,也不曾扔出无法处理的难题给她,这样的主管哪里还能找到第二个?

人总是这样,快要失去时才知道珍惜,黄宣莹只能忍着泪,一咬牙,深怕开不了口,所以不等他转过身来表态,干脆自己主动直接挑明了说:“经理,我要辞职。”

文祖诚倏地停下手边的动作,转过身来;然而最令黄宣莹惊讶的是,他脸上自然流露出的惊讶神色。

“为什么?”

好吧,就算他一时之间还没有想到要开除她吧,但是从这两天的表现来看,黄宣莹也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再待在这里为他效命了。

“因为……我想我不适合再担任这份工作了。”

文祖诚沉默了两秒钟,像是在思考该怎么开口的片刻里,黄宣莹却发现自己理智上虽然期待着他点头说:好,但是情感上却不自觉地又期待他说:不希望你辞职……不能这样想!人家为你已经牺牲得够多了,连女朋友被抢走这种有损颜面的事都愿意说出来,只为了想帮助你了解杨天涵的真面目,你还期待他迁就你到什么样的地步?

正在心慌意乱间,黄宣莹忽然听到文祖诚开口了:“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让你变得这么沮丧呢?”

文祖诚的语气相当温柔,黄宣莹从来没有听过他用这样的语调说话,不由自主地抬头看他,却直接望进了一双毫不掩饰的关怀眼眸里……刹那间,黄宣莹察觉到眼泪似乎又要不由自主地掉落了!急忙低下头,回避文祖诚那会令人怦然心动的眼神,吸吸鼻子,想要吞回眼泪,却难掩浓重的真音。

“……没什么,只是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胜任这个工作,谢谢经理一直以来的包容……”勉强说出几句违心之论,然而文祖诚显然并没有被搪塞过去。

“你不是这样的人。”简单一句话,将她的理由打了回票之后,文祖诚的语调更加轻柔,像是试着要哄她说出心里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黄宣莹真的不希望自己因为杨天涵的薄情,而在文祖诚面前流泪,但是文祖诚劝慰的语气中像是有种能够催眠她的魔力,感觉就像是在最绝望的时刻,忽然遇上了最值得信赖的朋友般。黄宣莹再也忍耐不住,眼泪夺眶而出,逼得她不得不用袖口胡乱擦拭脸庞,然而眼泪却一直停不下来。

“我……对不起……我不应该把你的忠告当成耳边风的……我还是和杨天涵在一起了!但是他……”呜咽着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文祖诚静静地递来一条干干净净、折成整整齐齐的四方形手帕,像是早已预料到这个结局般,语气十分平静,带着些微的伤感遗憾。

“感情要发生时,任谁也挡不住,何况当初我并没有博得你的信任就贸然说出那些话,只怕是造成了反效果。”

“可是我……我因为情绪不好,还得罪了客户……”黄宣莹愈说愈是激动内疚,从文祖诚手里接过来的手帕还紧紧地捏在手里,也忘了要用来擦眼泪。看到她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文祖诚索性将她拉到身前,拿回手帕,自己动手轻柔地为她擦拭满脸泪痕。

“这是林小姐那边的问题,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与你无关;事实上,我已经把这个情况呈报给董事会了,目前董事会正在评估几家新的厂商,看看哪一家比较适合来接替这一家。”实事求是的语气一变,温柔得像在哄小孩子般:“不要内疚,这并不是你的错。”

听到这几句安慰的话由文祖诫口中说出来,不知为何,没有道理地,黄宣莹就是觉得有种莫名的安心,紧绷了好几天的神经,竟然就这么逐渐地松弛了下来。文祖诚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却丝毫无碍于表露出他溘于言外的包容与体谅,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纯粹是因为不希望再有女孩子受到杨天涵的欺骗吗?

抬起仍然泛着雾气的眼,黄宣莹楚楚可怜地望着文祖诚,看进他眼底毫不掩饰的关切心疼,心中不禁掠过一阵悸动。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文祖诚讶异地反问。

“你连最隐秘的私事都说给我听,不就是希望不再有女人受到杨天涵的欺骗?我却把你的话当成马耳东风,最后还是重蹈覆辙,枉费你一番心意……”说着,黄宣莹忍不住又哽咽了;然而这次不是为了杨天涵的薄情,而是觉得对文祖诚无以为报。

听到她这么说,文祖诚停下手边的动作,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叹口气,再开口时,声音变得极低沉,但是也极温柔。

“我是希望不要再有女孩子被他玩弄,但是我最不希望看到你受到伤害。”

对于文祖诚话里明显的“暗示”,黄宣莹一愣之后,不禁睁大眼、不敢置信地望着他,心跳蓦地急遽起来!什么伤心难过气愤,顿时全部先抛在一旁——这是……他在对自己表白心意吗?会不会……只不过是自己在自作多情?

“你的意思是……”

黄宣莹问得极端小心翼翼,同时紧瞅着文祖诚的双眼,就怕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此时此刻,她是多么希望能有一双真正宽厚的肩膀,像羽翼般护卫住在感情上已经是伤痕累累的自己,但是她更怕一切只是虚幻,让心里已在淌血的她,坠入无边痛苦煎熬中。

文祖诚认真地凝视着她,像是看出她心底的恐惧与担忧,不发一言,主动伸出双臂将她纤弱发抖的身躯紧紧拥进怀里,以实际行动表达自己的心意。

这真是一个出乎意料之外的举动!虽然吓了一跳,但奇怪的是,黄宣莹一点也不想挣脱;接着,文祖诚柔软而炽热的唇轻靠在她敏感的耳边,像是叹富,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因为……我喜欢你啊,虽然你一直对我不假辞色,但是……”像是不知道怎么诉说自己的心情,千言万语,最后还是化为一声叹息。

文祖诚的语调中,仿佛有一股暖流,缓缓滑进黄宣莹耳中,渐渐渗入她冻冽的心间,然后慢慢地扩张到全身每一个末梢神经……像是具有催眠的魔力般,黄宣莹忽然觉得自己紧绷的神经逐渐放松了,原本满心胀得发痛的焦虑和伤心,奇迹似的,犹如冰块遇到阳光般渐渐消融,冷得几乎要发抖的身躯也悄悄回暖……“你是……认真的吗?”

不敢抬头,黄宣莹只能低垂着脸庞,竭力稳住自己发颤的声调。

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明了,原来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一份认真经营的感情;游戏爱情,她真的做不来呀!

仿佛听到她内心的呐喊,文祖诚轻轻抬起她的下巴,黄宣莹别无选择地,望进一双诚挚得无可挑剔的眼眸中。

“我不太会用言语表达我的心意,但是,我想和你在一起,希望每一天都让你过得开开心心,不要再看到你掉眼泪了。”

听完这句话,黄宣莹闭上双眼,再一次任由眼泪奔流在面颊上,但是这一回,眼泪却不是代表伤心或痛苦,而是深深的感动和幸福……悄悄地,她伸出双臂,轻轻环着文祖诚的腰际,将脸颊熨帖在他的胸膛上。

依偎在文祖诚厚实温暖的胸怀中,聆听着他沉稳的心跳,黄宣莹忽然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定与信赖,一种过去她所交往过的男人中,从来不曾体会过的感受,奇迹似的,眼泪渐渐消失,原本烦乱的心情也逐渐沉淀,满心的阴霾虽然没能完全散去,却已然拨云见日,灿烂的曙光悄悄射进心房里……时间仿怫停顿在这一刻,杨天涵、周唯珊的身影都自然而然地从脑海里淡去不见。此时黄宣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这就是爱的感觉,那么她已经找到寻觅多时、一心企盼的真爱!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