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朱恩 > 《三个好色女人》
返回书目

《三个好色女人》

第九章

作者:朱恩

周唯珊爱狗,所以心情好的时候,她陪豆子玩耍;心情不好的时候,更是赖在豆子身边寸步不离。

当豆子以毫无保留的信任眼神望着自己,周唯珊的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感动;人的世界太复杂,充斥着欺骗、伪装、隐藏,她虽然适应得极好,甚至可以称为个中能手,却不能说她喜欢这样的世界。而现在,她更可以肯定这一点。趁着凉爽的夜晚带着豆子上冲散步时,看着豆子到处看看、闻闻、抓抓,甚至做点记号的兴奋模样,周唯珊突然觉得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整个人觉得好虚弱、好虚弱,连日来人前若无其事的坚强,似乎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精力。

没想到因为一个男人而和最好的朋友翻脸成仇的情节会发生在她身上。

像她这样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气恼只是一时的,很快她就冷静下来。理智地回想之后,发现整件事杨天涵有预谋的嫌疑。虽然采取主动的人是她,但是接下来的发展却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以杨天涵个人多年纵横情场的经验,还有聪明过人的智慧,怎么可能会犯下同时约两个女朋友这种技术性的错误?而且当两个女人争吵起来之后,他袖手旁观的反应更是异常地冷静,让周唯珊不得不推论:当时她以为失控的状况,其实都在杨天涵的掌控之中,他就是要让这个难堪的场面发生!而事发后的隔天,就有那么凑巧,他一早的班机就飞到国外去。据她侧面了解,这次的考察行程,至少要一个月后才会返国,更可谓司马昭之心,路人尽知!

她早该知道他的。对这个家伙而言,道德只是一个名词,爱情不过是一种游戏,随他公子高兴。可以玩得四平八稳,也可以玩得惊涛骇浪;愈是挑战性高的,他愈有兴趣,她早该知道的。这个混蛋!

不该让他见到黄宣莹的,更不该让他知道宣莹和自己是这么好的朋友。这就是他要的刺激,就是他一直追求的感觉,别的女人不会懂,然而她心里却是再清楚不过了;而他也知道她懂,也知道她不好意,更明白她很快就会发现真相,却还是放胆去做,根本是在玩火自焚!

周唯珊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但是愤怒的情绪随即因为裤管被轻扯的感觉而降温。她低头一看,豆子就在脚边轻叼着她运动长裤的裤管。

“……嗯?怎么啦,豆子?”

面对豆子,本来咬牙切齿的神情瞬间温柔起来。摸摸豆子的头,看到豆子乌溜溜的两只眼睛有所求地直望着她,在脚边奋力跳了两下之后,回头叼起牵在自己颈间的溜狗绳,再回过头来期待地看着她。

周唯珊不禁微笑。豆子不是什么名种狗,就是那种www.ysb88.com街道上随便找就可以找到一打的“小黄”,但是它贴心聪明又可爱,和主人之间的互动与默契,简直就差没能用语言沟通了。

“好啦,去吧!”

看看豆子期待的双眼,周唯珊很快就屈服了,弯下腰解开豆子身上的溜狗绳。还好豆子一向乖巧,就算不用绳子牵,它也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她,偶尔分心,也不会跑远,就是这么乖巧,明和宣莹才称它为“www.ysb88.com第一模范宠物狗”。

望着豆子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看它的肢体语言,就知道它现在有多么开心。每回只要看到豆子这么欢喜雀跃的模样,周唯珊心里满满的都是爱与怜;这次爱怜依旧,只是很难像平常那样单纯地分享它的喜悦,心思总是一个不小心就飘远了——宣莹对于和杨天涵的交往是认真的吧?

她没有去探听他们两个人是怎么交往起来的,不过她可以肯定百分之百是杨天涵自己去招惹宣莹;后来是明在电话里告诉她经过。她不怪宣莹为杨天涵的魅力所迷惑,毕竟连她自己都有些目眩神迷了;但是宣莹至少也该来向她求个确切的证明啊!

唯一的解释,就是宣莹陷得太快了。虽然扬言要游戏爱情,不再轻易放真感情,但是在杨天涵这样高明的情场老手有心勾引之下,沦陷是可以想见的。

太喜欢杨天涵,所以宁愿做只缩头乌龟,只相信他的花言巧语,最后结果就是大家都受到伤害,当真是所为何来?

向来自负聪颖精明的周唯珊,万万没想到自己竟会栽在杨天涵这个花花公子手上。她不得不承认,是她自己去勾引杨天涵、自己引狼入室,还自己信满满地认为这场男欢女爱的游戏一如往常,起承转台都操纵在她手里,然而杨天涵却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不但砸了她的游戏,还精准地砸到她最最脆弱的地方。

想到自己曾经一度认为,这个男人或许是可以考虑的伴侣,周唯珊就羞愧得忍不住涨红了脸;而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她对于这种没有真感情、只各取所需的男女游戏,忽然觉得索然无味:值得吗?这真是她需要的生活吗?她真的只适合这样肤浅的男女关系吗?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她脆弱得好希望有个稳定坚强的臂膀可以依靠。终于,她了解到,以前自觉得可以不需要情感,是因为她还拥有那么多的关心;原来,她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坚强到不需要支持、关怀和鼓励。

理智告诉她,不应该一百责怪宣莹,但是一回想起那一场争吵,周唯珊的心就纠在一起,又是痛、又是气,怎样也无法平静下来。

她毕竟只是个凡人,更没有圣人的修养,实在没有办法将这样的伤害不当一回事呀!除了尽量不要去回想之外,还能怎么办呢?

周唯珊叹口气,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这才想起单独行动的豆子,心里觉得有些歉意。平时遛踏的时候,她都会一直守着它、陪着它,只是现在心里实在太烦乱,很难集中精神在它身上,或许豆子也感觉妈妈今天魂不守舍的吧!

它跑到哪里去了?应该就不在远处吧!

“豆子!”

叫了一声,还没有见到豆子出现在脚边,周唯珊心里微觉奇怪,正想搜寻豆子的身影,还没来得及抬眼,就在这时,一阵尖锐的煞车声倏地划破夜空,轮胎在路面上剧烈摩擦的声音,甚至让周唯珊觉得耳膜一阵疼痛;然而这毫不相干的声音过后,她心头忽然没来由地掠过某种预感,心脏猛然一阵收缩,满心愁思情绪顿时抛到脑后!只剩下极度的紧张,让她顿时只觉得全身冰冷僵硬,几乎是动弹不得!

“……豆子?豆子!”

接着车门开关的声音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响起……短短几秒钟,却像是经历了好几个钟头,周唯珊终于努力集中了视线的焦距,看到了路中央瘫着一团再熟悉不过的棕黄色毛皮,一动也不动地……周唯珊宛如五雷轰顶。

“豆——子?!”

在意识到的那一刹那间,周唯珊觉得血液在一瞬间里都结成了冰,身体开始不自主地发抖,四肢却动弹不得……怎么会?不可能……不行啊,她得过去看看,真的是豆子吗?是她看花眼了吧……努力压抑住本能的惊骇反应,周唯珊努力深呼吸:一次、两次、三次……然后终于有了力气,她奋力抬起双腿,冲了过去——是豆子没错。

周唯珊几乎要晕厥过去!只见豆子双眼紧闭,舌头半吐地倒在地上。

这幅情景,让周唯珊平时灵活的脑袋顿时变成一片空白,看着豆子倒在地上,本能告诉她要立即做出适当的处理,然而她却是双手发抖、双腿发软、惊煌失措,直到她注意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豆子身边蹲下,伸手探向它鼻端,接着又触压它的颈间……“你——你在干什么?”

周唯珊终于惊怒交集地尖叫出声!

怎么可能!怎么可以发生这种事!她最亲最爱的豆子啊!

冲过去正想推开那个男人,对方却比她早一步抬起头来;在视线相接的刹那,周唯珊忽然觉得有被刮刀砍杀的感觉。

有没有搞错啊?暴跳如雷的人应该是她才对吧?

“你是它的主人?!”

“是你撞到豆子?!”

不约而同地,周唯珊和那个陌生男人同时开口厉声质问对方,火药味顿时弥漫在空气中。

“你怎么可以让狗自己乱跑?家犬根本不知道马路的危险!”

“你究竟会不会开车啊?连狗都会撞上!”

再一次,两个人又同时杠上了。这次现场的气温已经开始细升,火花已经隐约要爆开。

其实周唯珊还有满腹的怒火想要发泄,但是眼角瞥见倒在地上的豆子,让她无心再恋栈于口舌之争,,再次深呼吸之后,蹲在豆子身边,努力集中精神仔细观察。虽然地上看不到触目惊心的血迹,可是豆子为什么就这么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呢?

忘了旁边那个陌生男人,周唯珊急得快哭出来,因为不明白状况,所以也不敢随便碰触或移动豆子,只能手足无措地、不停地柔声呼唤:“豆子?豆子!”

“它应该只是昏过去而已。”

愣了两秒钟,周唯珊才意识到语调沉稳的这句话是那个陌生男人说的。她转过头,正想狠狠瞪着等同于仇人的那个男人,然而奇迹却在这时发生了!在转头的那一瞬间,她的眼角忽然瞥见躺在地上的豆子,竟然缓缓地张开了双眼!

等不及用眼光砍杀那个多嘴的男人,周唯珊急忙扑到豆子身边,眼睛贬也不眨地,牢牢盯着豆子的脸,看着它从微眯着眼,然后张大了黑溜溜的双眼,眨了眨;就在那一刻,周唯珊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在儿子!别怕!妈妈在这里……”

仿佛听懂了她在说什么,豆子从刚苏醒时的茫然神情,片刻之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始惊惶地狂叫,然后一转头,就蹦到周唯珊怀里猛钻。

“哎!哎!哎——”

千言万语也无法形容周唯珊此刻的激动!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候,经历了由天崩地裂般的心情,突然绝处逢生的震撼,短短几分钟内情绪大起大落,让周唯珊一时无法言语,只能紧紧地将豆子搂在怀里,不停地亲吻它。

不敢想象失去豆子的生活啊!还好上天待她不薄,如果在她最脆弱的时候,还要让她失去豆子的话,她恐怕一辈子都要和老天爷誓不两立的!周唯珊也暗暗发誓,以后绝不会再忽略照顾豆子的责任了。

就这么又亲又抱地直过了好一阵子,周唯珊和豆子的心情都稍微平复之后,豆子开始亲热地舔她的脸。

“乖!没事就好!”

周唯珊终于绽开笑容,任由豆子用口水帮她洗脸,正在“亲热”的当下,忽然不远处,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还是先送狗去医院吧。”

周唯珊一愣,这才突然想起旁边还有外人;她转头看向刚才那个陌生男人,发现他正注视着自己和豆子,原本严厉的脸部线条却变得和缓多了,顿了一下,又说:“我想刚才我应该没有撞到它,但还是检查一下会比较妥当。”

还来不及清算刚才的旧账,周唯珊经过他这么一提醒,立即暗骂自己的粗心:怎么只顾着安慰豆子,却忘记这么重要的事?豆子也有可能内伤啊!

事不宜迟,周唯珊抱着豆子站起身来,视线一面搜索着四周的店面招牌,脑子里开始拼了命地想:这附近哪里有兽医院?哪家离这里最近?叫计程车来得及吗?

“到我的医院检查吧。”

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周唯珊蓦然转头,抱着豆子,胶着那个已经站起来、走到车门边的男人。他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男人停在车门边,打个手势要她带着豆子上车,看她瞪着自己的神情像是见到妖魔鬼怪般,男人淡淡地笑了。

“我是兽医,我的医院就在这附近。”

周唯珊很想说:我怎么敢把豆子送到撞伤它的兽医手上做检查?但是又顾虑到豆子万一真的有内伤、内出血,若不赶紧救治,是会有生命危险的。而她也真的想不出这附近有哪一家动物医院……因此微一迟疑,周唯珊根本没有考虑到自身的安危,抱着豆子就跳进了那个男人的车里。

如果豆子真的没事了……周唯珊低声哄着豆子,内心暗忖,看在这个男人没有肇事后潜逃无踪,并且留下来处理善后的分上,她愿意与他化敌为友,就算是让这件事有个美好的句点吧。



这个世界总算没有让周唯珊彻底失望。

轿车在五分钟内抵达了动物医院。那个男人没有浪费半秒钟,立即就替豆子进行详细的全身检查,并同步向周唯珊解释检查情形,专业而贴心的态度,让周唯珊一颗高悬的心终于能够放下,并且同意让豆子留在这问医院里观察几天。

检查结束、将豆子送进病房后,趁着那男人收拾善后时,周唯珊这才有心情好好打量这间动物医院。医院面积不大,但精良的仪器设备可也不少,可以说是麻雀虽孝五脏俱全,而且环境打理得整齐清洁,从细节看得出来医院的营业情况良好,是间上了轨道的医院,如果那男人的医术表里如一的话,倒可以考虑以后让豆子来这边固定看诊。

经过一番仔细的评估之后,周唯珊的视线落在挂在墙上的证书上医师的名字:严泰良。

“嗯……你喝茶吗?这里有香片茶包;还是要咖啡?”

周唯珊一转头,就看到那男人已经收拾完毕,正隔着诊疗台看着她;周唯珊这才注意到,这男人有一张令人看了就觉得舒服的面孔,虽然称不上多么俊美,却让人觉得安心,特别是他脸上带着浅浅笑意的时候;不过周唯珊可不会忘记刚才在车祸现场剑拔弩张的情景:这男人凶起来恐怕会吓死人吧!

“我只想要一杯白开水就好,谢谢。”

严泰良从饮水机里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她,在递过纸杯的时候,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刚才事情发生时我的态度很差,很抱歉。”

他自己先低头道歉,倒是让周唯珊也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了;她虽然强悍,却不是不明是非的人。

“这件事我也有错,我不该在豆子没有绳子牵着的时候分神,任由它跑到马路上去。所幸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你看到马路上突然蹦出一只狗时,也吓了一大跳吧!”

严泰良没有承认或否认,只是以微笑带过。

“从豆子的健康状况,就可以看得出来你是个很好的主人,它也很依赖你。不过以后带它散步时还是要请你多多小心,毕竟它现在是生活在人的世界里,它的思考能力却不一定能适应这个世界。”

周唯珊点点头,轻轻叹了口气。

“这次给我的教训够大了……其实如果它能在乡村里生活,一定会比现在安全又幸福得多,可是在台北我就只有它这么一个亲人,如果没有它,我真的会很寂寞……”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无意间,对一个刚认识的男人透露了心里的秘密,周唯珊吓了一跳,更有些羞赧,急忙道歉:“啊!对不起,说这些有的没的……”“没关系。”严泰良又笑了笑,“我也是一个人在台北生活,我知道那确实不容易。虽然只要有长一点的假期,我都会回屏东老家去,但好像还是少了点什么——”忽然听到重点字,周唯珊瞪大眼,精神为之一振!

“你家人住屏东?我妈妈也是住在屏东,我在屏东市买了一间房子给她,现在我妈和她的姐姐住在一起,好像还蛮满意的呢!”

“屏东市?我家就在那里呀,我可是在那里读初中的哩!”严泰良也吓了一跳,急忙追问:“你家是在哪条街上?说不定就在我家隔壁呢。”

“不会那么巧吧?”

周唯珊笑着说了地址,果然两家还有一段距离,而且周唯珊的母亲并非当地人,而是这几年才搬过去住的,但是这个巧合还是让两人不自禁地觉得亲近了几分。

“真巧,没想到会这样遇到老乡。”严泰良半开玩笑地:“如果我要开车回屏东,方便的话还可以顺路送你回家呢。”

“啊,这可是你自己提议的哦,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周唯珊笑吟吟地,忽然觉得这一刻,是这段日子以来心情最最轻松自在的时候,不自觉地就想和严泰良聊起天来了。

“……这样我还可以把豆子一起带回去吧?我妈妈也很喜欢狗,她一定会很疼豆子的,说不定还不让我带回台北来呢!她老是叫我不要只顾着工作和养狗,如果她发现豆子这么可爱,一定会用这个当借口把豆子带走——”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嗄然而止,因为周唯珊再度警觉到自己又开始絮絮叨叨说起自己的秘密了!她一向不让外人知道自己家里的状况,特别是那些往来的男人。明老是爱说她口风之紧,可以荣膺情报员,怎么今天不知不觉,还一而再地说了这么多自家里的事?而且对象还是一个今天才刚认识的男人!

周唯珊不禁涨红了脸。可是都说了这么多,要住嘴也来不及了。周唯珊甚至不好意思直视严泰良,只敢用眼角偷瞄他一眼,却意外地发现这个男人不但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而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还拖了一把椅子过来。

“然后呢?”还催她继续说下去呢。

看着那张温文的面孔,周唯珊突然觉得迷惑了。这个男人为什么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样?

“……嗯……不好意思,我平常不会这么嗦的,可能是因为最近情绪太差……”天啊!真是愈解释愈糟!周唯珊懊恼地咬住嘴唇。反观严泰良却是一派自在。

“我也相信你平常不是这样子的,看你的名片就知道了。”严泰良笑着拿起放在诊疗台旁的名片,上面的烫金字体在周唯珊的名字右上方,清楚地印着“副理”两个字。“我知道这家公司,以前还买过你们公司的股票呢!在这么有规模的公司担任这么高的职务,压力一定很大,这我可以想象。不过即使是副理也是要过生活啊,说这些很稀奇吗?”他愈是觉得稀松平常,周唯珊却愈是觉得不习惯。她和那些交往的男人之间,谈的若不是生意经,就是种种打情骂俏甚或煽情的语言,她从不曾和任何一个男人这么轻松自如地、没有任何目的地聊着家常话。

“说来说去只不过是一些无聊的生活琐事罢了,你不会有兴趣的。”

“我觉得听你说话很有趣。”严泰良又笑了笑,“我每天都会遇见好几个带宠物来看病或美容的主人,却很少看到像你这样真正用心去和宠物交流的主人,不只是让它吃饱,还用它能够接受的方式关心它、疼爱它,这样对待宠物的方式,让我觉得很投缘。豆子很幸运,有你这样的主人照顾它。”

周唯珊忽然有了某种程度的了悟。可能就是因为严泰良坦然而自在的态度,让她不自觉地就松懈了心里的防备,才会失常地不假思索就说出了心里真正想说的话吧!而这个男人在因缘际会之下,却是从另一个不同的角度,认识了卸下防备之后的她。

从没想过,没有妩媚挑逗风情的她,也会有人欣赏。虽然还不太习惯,但是周唯珊不得不承认,不用戴着面具、不用努力演出女人味的感觉真的挺好。

现在,她开始对眼前这个男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老实说,你对宠物主人的标准还真高呢!你自己在台北这里有养宠物吗?”

严泰良笑着点点头。

“我养了一只狗,是个小女生,所以名字叫‘HONEY’,是我在医院附近的路边捡到的,也是混种狗。现在想想,和豆子长得还有点像呢!本来每天它都会跟我来医院,它喜欢在医院巡逻,不过因为昨天它做错事,所以我处罚它今天禁足不能来。”

周唯珊笑了出来。

“它做错了什么事呀?禁足耶!我家豆子一天不出门就要鬼哭神嚎了!”

想到家里的甜心,严泰良也忍不住好笑。

“它呀,千交代万叮咛,还是忍不住去把盆栽里刚开的花给咬下来吃了,大概是听了前天晚上我读给它听的‘书剑恩仇录’,所以想当香香公主吧!”

周唯珊睁大眼,简直不敢相信。“你对狗说床边故事?”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超级宠溺豆子了,没想到这位兽医师更夸张。“它喜欢听吗?”

严泰良的神情有些示好意思,但是难掩骄傲。就像每个父母谈到了自己的孩子,都会觉得孩子在这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聪明乖巧又可爱一样。

“它可喜欢着呢!如果我重复前一天晚上念过的段落,它还会汪汪叫,像是在提醒我:喂!这一段我听过了,接下来呢?”

周唯珊笑得趴在诊疗台边。“真是不可思议!”

这真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相处方式,感觉却是这么美妙!在和严泰良愈聊愈起劲的同时,周唯珊却没有注意到,心头那沉甸甸的压力,在闲话家常中不知不觉地,对她愈来愈不构成威胁……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