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朱恩 > 《三个好色女人》
返回书目

《三个好色女人》

第十章

作者:朱恩

饭店门口的方柱旁,有一对男女正在拉拉扯扯,神情鬼祟,引人侧目。

“老大,陪我一起进去啦!我怕没有办法控制场面……”委委屈屈的小媳妇貌。

“唉,你仔细想想,今天这种场合,如果我也在座的话,周副理和黄秘书怎么能够坦然把心结摊开来说明白呢?我又不是她们的闺中密友,有我在,她们反而更不可能把话说清楚啦!”作势要走,衣袖却被两只手拉得死紧。

“我真的不行啦!我已经紧张得快晕倒了……”边说还边把头紧紧靠在人家的手臂上,一副头昏目眩的神态。

“来,看着我的眼睛……”双手抓住对方的脑袋,试着用蛊惑的声音说服:“听我说,你一定可以做得到的……来,跟我说一遍:她们一定会和好——和好——”“唉哟,没用啦!我一定不行啦!搞不好她们发现我的意图之后,干脆联合阵线一起和我翻脸了呢!”捧着头、哭丧着脸,快要崩溃的神色。

“那更好,你的牺牲,换来她们吵架后第一次联手合作,说不定可以开启她们两人之间另一个和好的新契机!”

“谁跟你在开玩笑!我是说真的啦!”

“好、好,是我错了,对不起!”换个严肃一点的语气,说:“既然你在谈话间觉得她们两个对于这次决裂都有后悔的意思,只是谁都拉不下脸来跨出复合的第一步,所以由你这个局外人刻意制造机会,让她们可以面对面,凭她们两位聪明人,一定会懂得把握机会的。而且我们连步骤都安排好了,你只要照着做就可以了,对自己的应变能力要有信心!更何况这种事,虽然做了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不做就一定不会有结果嘛!”

“这我也知道,只是我怕……会不会是我听错了?也许她们其实一点也没有和好的意思?”神经兮兮地搔着头发。

“你虽然神经线很大条,但是反过来说,连你也感觉到她们有这样的意思,那就一定不会错了啦!”啐了对方一句,自己自得其乐地哈哈笑了好几声,直到终于看到两道含怨的目光射过来,才赶紧咳了两声,“哦,对不起,我会努力改正这个坏习惯的——啊,我看到周副理了!”话声刚落,赶紧收起嬉皮笑脸的神情,装出十分正经得体的表象,“嗨,周副理,你好!”

李明赶紧放开拉着叶仁翔衣袖的双手,转过头,就看到周唯珊一身粉紫,笑盈盈地朝他们走来,神采飞扬、步履轻盈,外表看来竟然像年轻了好几岁!

“嗨,仁翔,明没有跟我说你要来呢!”

李明有些傻眼地看着周唯珊。眼前这个女人,和两个星期前她见到的那个双眼浮肿、脸色苍白,还要像八卦杂志偷拍照理的女主角那样,戴着墨镜才敢出门到巷口的便利商店买东西的女人,竟会是同一个人?

相较于她的目瞪口呆,叶仁翔可是镇定许多,脸上若无其事地笑着回应:“我只是顺路送她过来罢了。你们好好聊,我先走啦!”转身的同时,在李明耳边悄悄丢下一句:“加油!”然后就挥挥手,逐自离开了。

周唯珊望着叶仁翔远去的背影,对李明说:“他对你可真好,刚才我远远地看到你们,还以为是哪对小情侣在这边浓情蜜意哩。”

李明没有空去反驳她,只是急忙将她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回头,口中啧啧称奇。

“真不敢相信!你现在的气色看起来竟然比事情发生前还好!”

周唯珊伸出食指用力推一下她的额头,轻描淡写地:“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我现在对于生活有了全新的体认,这个世界里还有那么多的事物可以去体会、认识,我可不想浪费时间耽溺在无可改变的过去里自伤自怜。”

李明一手揉着有些发疼的额头,一面睁大眼,神情惊喜。

“哇!好有哲理的话,这样的智慧是因为受到冲击之后自然引发的呢,还是来自那位兽医先生的开导指引?”

提到严泰良,周唯珊唇角上扬,似嗔似喜地横了李明一眼,有意无意地眼波流转间,神态妩媚迷人得连李明这个小女子都要看傻了眼。

坦白说,认识周唯珊这么久了,李明还没有见过有哪个男人能够让周唯珊在言谈间提到他时,自然流露出如此愉悦欢喜的神色,感觉是如此的不同,使得李明不禁要揣测,终于有个男人的臂膀可以成为周唯珊历尽千帆之后的温暖港湾了。

“说得好像我从前智慧很不开通似的!不过我承认啦,他确实是个很有智慧的男人,我很欣赏他超乎常人的观点,的确启发我很多。”

和周唯珊并肩走进饭店里,李明玩味着她话语中的甜蜜,再仔细地打量她亮丽的容颜,歪着脑袋,冒着遭到白眼相对的危险,忍不住开口就问:“你……是不是准备和他走下来了?”

不过出乎她意料之外,周唯珊竟然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发怒、也不是玩笑,轻松中别有一番正经的意味。

“我们才刚认识不久,谈未来还太早了点,不过我不能否认,这个人改变了我的某些观念,让我开始考虑到和同一个伴侣共度后半辈子的可能性。”

李明搔播头。唯珊这番话说得好玄哪!让她听得似懂非懂地,不过虽然她摸不清唯珊话里隐含着什么深意,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严泰良可是头一个让唯珊想要托付终身的男人。由此看来,杨天涵在她身上造成的伤害和影响,早已在严泰良幸福的臂弯中得到治愈了吧。

这是个好消息!李明打心底相信,当唯珊不再执着于杨天涵时,她和宣莹之间的友谊才有复合的可能;她几乎已经看到两人像从前一样把酒言欢的美景浮现眼前了!笑眯眯地找了一张空桌子落座,李明竭力掩饰自己心里有鬼的紧张神态,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周唯珊聊着,直到自己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吓得李明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慌慌张张地在皮包里摸索。

“喂?”声音有点颤抖。

“明呀,我到餐厅门口了,我直接进去找你啦!”

是黄宣莹的声音。真是考验演技的重要一刻,在周唯珊精明的双眼注视下,李明竭力发挥出自身仅有的那一点演出细胞。

“喂、喂?是谁呀?说大声一点,我听不清楚!”

“什么呀?我宣莹呀!你不是叫我快到餐厅时先拨个电话给你吗?”电话那头的黄宣莹简直是丈二金钢摸不着头脑。

“小美吗?唉呀!杂音好大,我都听不清楚!”

“哪来的杂音?”

“等一下!”李明捣住话筒,用自以为极度无辜天真的表情对周唯珊无邪地笑着:“我的手机收讯愈来愈差了,我到外面去试试看!”

周唯珊没有怀疑,随意挥挥手算是回答;于是李明急忙跳起来往外快步走去,刚跨出餐厅的电动门,就看到不远处黄宣莹皱着眉、拎着手机匆匆走来。

“你刚刚在电话里是在说些什么呀?莫名其妙的……”李明只能摸摸头,露出最擅长的傻笑,竭力掩饰自己心虚的情绪,顾左右而言它。

“我的手机最近很怪哩,老是收讯不好,可能快寿终正寝了!”

黄宣莹也没有多心,笑着叱责李明:“早叫你要好好保养手机,不要摔来摔去的,你看,现在可好了吧!才半年多的新手机就快摔坏了,浪费钱!”

“我又不是故意要去摔它的……”李明装模作样地辩称。

黄宣莹随意挥挥手,那神态倒和刚才周唯珊挥手叫她出去的神情十分相似。

“好啦,摔了就是摔了,了不起再买一支新的嘛!我有个朋友在做手机生意,我可以帮你问问看他可以打到几折给你。”

“谢谢啦!”李明傻笑着,紧张兮兮地拉着黄宣莹往餐厅里走。成败就看这一刻了!岸粤耍乙丫液米焕玻【驮谀抢铮?

“哪里?咦?”

骤然看到熟悉的背影出现在视线里,黄宣莹愣了一下……然后,转头瞪着李明。

“你找她来的?”

李明硬着头皮咬牙点点头,在黄宣莹皱眉不悦的睇视下,她觉得冷汗开始沿着背部缓缓滑动。

“为什么?你最清楚我和她之间的过节了,不是吗?”

面对黄宣莹来势汹汹的质问,李明先深吸了一口气。箭在弦上,绝对是不得不发了,就博这么一次吧!反正她也没有后路可退了,叶仁翔当然更不可能突然平空冒出来帮她,所以这一回可得靠她脑袋里仅有的真材实料了。

“是啊,我是最清楚你和唯珊之间发生的事,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只有我才知道你和唯珊对发生的事都很后悔,如果我不主动把你和她一齐找来,当面好好把话说清楚,还有谁能做得到?”

在李明理直气壮的直述下,黄宣莹难得有短暂心虚的默然,所以没有依着她烈火一般的性子,当场转身离去;不过对于李明所说的,周唯珊对于发生的事很后悔的这个消息,她还抱持着保留的态度。

“她会后悔发生的事?我看不见得吧!”

李明急了,这一段日子以来只敢对着叶仁翔慨然陈述的满肚子意见忍不住脱口而出:“你既然都知道,也接受了杨天涵不是真心和你交往的事实,也怀疑这次和唯珊发生冲突是杨天涵算计中的事,为什么还要为了那个坏蛋刻意造成的误会,和这么好的知己朋友绝交呢?既然你会想到这一点,唯珊又怎么会对杨天涸的阴谋一无所感呢?在这场意外中,你和唯珊其实都是无辜的。当然人在气头上,难免会说出些不经大脑的气话去伤害对方,但是这么好的朋友,值得为这些无心的气话,就老死不相往来吗?”

难得听到李明侃侃而谈,黄宣莹虽然觉得还是很难咽下这口气,但是李明确实说到她心坎里的犹豫;看着不远处周唯珊的背影,心中百感交集。黄宣莹不禁叹了口气。李明鉴貌辨色,缓了语气,也是一声叹息。

“虽然平常我们三个人都是一起在看帅哥、钓俊男的,但是我知道自己对男女关系的认知和你比起来,层次上是差得远了,只有唯珊才能了解真正你在爱情里的所有喜怒哀乐,给你最好的建议和安慰,这么深厚的友谊,我总觉得不应该就这么轻易放弃。”

黄宣莹侧头看着她,难掩脸上讶异的神色。听完李明这一番罕见的感性细腻劝说,她的注意力忽然就这么从周唯珊转到了李明身上。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会造了?这些话……该不会是叶仁翔教你说的吧?”

李明正觉得自己愈说愈流畅,心底忽然升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得意感,正觉得在自己日益精进的口才之下,必定能让唯珊和宣莹的友谊恢复从前的此时,做梦也想不到黄宣莹居然会有这样的反应,让她简直当场快昏厥过去!

这番话确实是叶仁翔叫她要勇敢说出口的,但是反应的全是她真正的心声啊!怎么好像她有了什么好的成长,都变成了叶仁翔指导有功的证据?真不公平,“拜托!同学,我也有大脑,有感觉,也会思考的!”言下之意,黄宣莹实在太小看眼前这位脱线朋友了。

黄宣莹仔细端详李明。在这一次的震撼教训里,黄宣莹清楚感觉到自己有了明显的改变,而她一点不怀疑,周唯珊同样也在这次事件中受到很大的影响;不过眼前这个只是扫到台风尾的小女子,在这段日子里,似乎也发生了某种不同程度的转变……只是同样的面孔、同样的孩子气,实在说不上来到底是哪里变得不一样了呢。

侧头沉思间,黄宣莹的目光无意中又飘向周唯珊的背影,一个疑问蓦地跃上心头。

事发之后,杨天涵就一直避不见面,拒绝给她任何的说明解释;而本来深陷在懊悔、愤恨中的她,在得到文祖诚的安慰之后,才开始真实地体会到真爱的感受,在爱情的滋润下,渐渐地也将这回事的严重性愈看愈淡了。只日正当天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唯珊到底是真不知情还是有意挑衅?这个谜却随着她和周唯珊之间冰封的关系而更加晦暗难明,活像是打了一个结,心头总是不能全然舒畅。

好吧,既然今天双方把话讲清楚说明白的机会就在眼前,就去问上一问吧,倘若发现唯珊根本是杨天涵的共谋,那时再掉头也不迟啊!

于是黄宣莹终于首肯,在李明惊喜热切的带领之下,走向周唯珊,毫不畏惧地迎上周唯珊从菜单中抬起头来的惊诧视线。

???

最初的错愕过后,周唯珊一转念间,已经明白了李明的用意,但脸上却是丝毫不动声色,移开视线,低下头继续看着菜单,任由黄宣莹径自在对面的座位坐下。

其实事件发生至今,杨天涵的影子已经渐渐淡出她的脑海,和他有关的一切似乎也因而变得无关紧要;虽然她还是不太能够谅解黄宣莹隐瞒和杨天涵交往的举动,却仿佛也没有道理再去在意这件事。只是两人曾经如此恶言相向,总是伤了感情,现在出乎意料之外见了面,惊讶之余,又怎么可能立刻当作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像以前那样一同谈笑风生呢?

而黄宣莹看到周唯珊一副当她是空气的反应,虽然坐下来的目的就是要向周唯珊问个分明,见到她的神情,心里却又难免有压不住的傲气,双手抱胸,只是冷冷氐勺胖芪ㄉ海攵钠乇Фㄖ饕庖戎芪ㄉ合瓤凇?

两个主角,一个自顾自地看菜单,一个则摆好了非等对方先开口不可的架势,尽管谁也没说话,却隐隐可以嗅到火药味已经在空气中弥漫开来。眼见僵局逐渐形成,这可急坏了中间人李明。

就算她好人做到底吧!李明鼓足勇气,赔着笑脸试图打破沉默:“那么久没有联络了,总算有个机会可以聚在一起吃个饭,这样的场面我可是等了很久呢!”

发言完毕,环顾左右,赫然发现看菜单的依旧看菜单、将视线摆在桌面上的视线仍然停留在桌面上……这可怎么办呢?事前在做沙盘推演时,叶仁翔就叮咛过她,万一真的遇上这种状况,就要想办法随机应变,逗两人开口说话,才有可能解开僵局。只是该拿什么来逗她们开口而又不会节外生枝呢?这可真是操劳了她那只懂得宣线思考的脑袋了……啊,对了!就来谈谈新恋情吧!想到爱人时的甜蜜心意,一定能瓦解最坚固的心防吧!

李明再次看看左右各样一方的两个倔性子女人,心里暗暗评估着该从谁下手;最后黄宣莹雀屏中选,因为本来她大有扭头就走的架势,最后却又愿意坐在这里和周唯珊面对面,至少这表示了她有“显性”的“讲清楚、说明白”想法吧!

于是李明再度拉开笑脸,小心翼翼地假作不经意提起:“对了,宣莹,文经理怎么没送你过来呢?”

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中,突然听到如此风马牛不相及的问话,黄宣莹不禁愣了一下,随口回答:“刚才就是祖诚顺道送我过来的啊!不过他还有事要处理,所以我在街口就下车,免得他绕路不方便。”

听到这两句对话后,本来埋首于菜单中的周唯珊忽然抬起头来,精光四射的双眼努力隐藏起惊讶的神色,故作冷漠地扫过黄宣莹及李明,唇角微微一抿,像是有话欲说,却又极力忍住,用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旁观着李明为了打破僵局而努力地装疯弄傻。

“哇,好甜蜜呀,什么‘免得他绕路不方便’?哼!以前可从来没听到你这样对我说过,果真是重色轻友,有了男友就忘了朋友!”

黄宣莹胶了李明一眼。虽然感觉到周唯珊受到这个话题的吸引,但是本着她不开口我就不提的一贯态度,所以黄宣莹假装完全没看到周唯珊的反应,径自和李明说笑。

“你这么说就太夸张了!你又不会开车,所以我怎么可能会对你说这种话?神经!”

“嘻嘻!反正啊,现在你就是春风得意的样子啦!”

提到文祖诚,黄宣莹心头不可避免地感到一丝暖意,微微一笑,半开玩笑地扬眉。

“怎么,嫉妒啊?自己去找一个就不会嫉妒我了啊!”

“我哪有你这种本领,本公司最高身价黄金单身汉也能被你拐到手——”李明话还没有说完,周唯珊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语气生硬地打断李明的胡言乱语。打从刚才见到黄宣莹以来,第一次正眼认真地看着她。

“你……现在和文祖诚是男女朋友?”

黄宣莹有些意外!周唯珊一开口竟然是询问这件事,不过既然她先开口对自己说话了,黄宣莹略微沉吟,决定也不再故作高效傲,坦然回答周唯珊的问话。

“是,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那杨天涵呢?”周唯珊紧接着追问,眼睛眨也不眨地。

“早就没有联络了。”黄宣莹看着她一脸像是极度在乎的神情,心中泛起一丝不是味道的感触,用平板的声音再补上一句:“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没有人和你抢杨天涵了。”

对于她带点讽刺意味的那两句话,周唯珊只是似笑非笑地微扬嘴角,再度将身体靠向椅背,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低下头又拿菜单当挡箭牌,抿着双唇不再开口,似乎不愿意去对黄宣莹解释什么。

这样漠然的态度看在黄宣莹眼里,当然气不打一处来,耐不住性子了,她一张口就想要兴师问罪;而眼看好不容易带起来的气氛又要被她们俩给弄僵了,这时,最佳润滑剂李明赶紧抢在黄宣莹发声之前,跳出来解除危机。

“唉呀,宣莹,你不知道啦,现在那个男人对唯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唯珊早就认识了一个比他好上千万倍的新好男人,两个人在一起多愉快,何必老记着那个不好的呢?”

黄宣莹一愣,满腔怒火霎时消了一半,半信半疑地端详周唯珊,只看到她以嗔怪的眼神斜睨了多事的李明一眼,并没有反驳李明的说法,而且上扬的嘴角还带着隐隐的甜蜜笑意,尽管没有开口,那神情却也说明了一切。从不为任何男人真正动心的周唯珊,看样子似乎是真的坠入爱河了!

“你现在……没有和杨天涵在一起了?”

周唯珊嘴角一撇,简单利落地用一个句子就作了回答。

“我不想浪费时间在那种男人身上。”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黄宣莹心头蕴积多时的猜疑、伤心、忿怒种种浓厚阴霾,片刻里尽数为晴朗的和风给吹散了;干干净净,不留半点痕迹,晦暗已久的心灵之眼终于得以拨云见日。周唯珊虽然没有多说,但是多年默契,黄宣莹完全能懂得她的一语双关,她这样的回答,为她对杨天涵的安排一无所知的情形,做出了解释。

这是很美好的一刻!就在当下,黄宣莹和周唯珊终于发现了,好朋友原来并没有背叛自己,彼此都是在人为蓄意操纵的阴谋下,才会衍生出这些无中生有的猜忌、怨怪;想到自郝淙胙钐旌杓坪玫娜μ字腥椿肴徊痪酰鬼б舛匀绱松?厚友谊的好友极尽尖酸刻薄地咒骂,平常自负聪慧精明的两个女人,在视线再度交会的刹那,竟不约而同地,露出一个赧然的羞渐笑容。

???

沉默了许久,当黄宣莹再次开口时,语气显得和缓而小心翼翼,像是和初认识的朋友说话似的口吻。

“你男朋友叫什么名字?是怎么认识的呢?”

周唯珊在回答时,语调也是正经而谨慎,深恐一个不留意,牙尖嘴利的怀毛病会再犯,再度莫名其妙地破坏了刚恢复的友谊。

“他叫严泰良,我们认识的经过说来话长——”顿了顿,声音显得更加客气地反问黄宣莹:“那你……是怎么和文祖诚走在一起的?”

想到那段精神委靡、痛苦不堪的日子,黄宣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脸颊微微泛红。

“他在前一阵子我心情最低潮的时候陪着我、安慰我,很自然就走在一起了,也没什么特别的。”

周唯珊侧过头想想,点点头,神态认真。

“文祖诚是个好男人,个性稳重踏实,待人处事很有分寸,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对象。”

黄宣莹经过半刻犹豫,才鼓起勇气,有些迟疑地反问:“那么……你和那位兽医呢?你和他在一起幸福吗?”

说起严泰良,周唯珊眉宇间有着难掩的满足感,不自觉地轻轻微笑起来。

“和他在一起,我就是觉得有说不出的轻松愉快。从来没有哪个男人会让我心甘情愿暂时放下工作,只为了想要和他一起散散步。如果我说这样算是不幸福的话,恐怕会人神共愤,要天打雷劈来打死我这个狐狸精了吧!”

听到周唯珊如此调侃自己,快人快语的个性中多了点温暖,少了些刻薄,黄宣莹也不禁微笑了起来,发自内心地说:“看来你真的遇到你的真命天子了。真是可喜可贺!”

对于黄宣莹的祝福,周唯珊只是微微一笑,轻轻颔首表示接受;而黄宣莹语毕,则是带着微笑低下了头,开始轻轻啜饮起桌上那杯冰水。

李明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周唯珊和黄宣莹的对话,捧着忐忑不安的心,看着她们从最初的充满敌意,到心结渐渐解开,怒气逐渐消弭,然后开始客气地寒暄着彼此的近况,到现在面带和善的微笑,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欢喜……然而就在这几句交谈过后,餐桌上却莫名其妙地再度陷入沉默之中。

这可怪了。李明从旁观察,发现唯珊和宣莹的神情都算得上平和,看不出有恼怒的迹象,偶尔碰上视线交会时,彼此还会微笑,只是其中一人很快就会将视线移向它处,而剩下的那个就会不着痕迹地开始玩弄起桌上伸手可及的小东西,整个场面看起来似乎有点尴尬……啊!想到尴尬这个名词,倒提醒了李明,会不会是唯珊和宣莹还无法忘却在杨天涵住处理彼此的恶言相向?

愈想愈有可能。在为人宽厚又粗线条的李明眼里,那些气头上的话根本不值得多加计较,但是宣莹和唯珊两人都是何等精明,又何等好强,要希望她们像自己这样挨骂之后还浑若无事,没有天份还真是办不到的。不过如果就让她们俩再这样下去可也不行,好不容易牵起的线恐怕有再断掉的可能。没有别的人选了!李明只有再度挺身而出,为两人之间的友谊尽最大的努力。陪着笑脸,万分小心地再度开口:“呃,依我说……既然现在大家都已经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从现在开始,就把那个差劲透了的人给忘了呢?”

一片沉默中,忽然冒出来这样的一个提议,确实有点突兀。黄宣莹和周唯珊同时讶异地抬起头来看着李明。在四道目光注视下,李明吞口口水,再度发言:“老实说,气头上的话有什么好在意的呢?人在心里受伤到失去理智的程度下,根本没有自制力可言嘛!满脑子只会想着要如何让对方比自己痛苦,在这种情形下,随便一点芝麻小事都会被夸张成滔天大罪,说的话还能相信吗?”

听罢李明一席动和的话语,周唯珊和黄宣莹不由自主地对看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那一晚自己为了杨天涵而说了多少不该说的、伤人的话。

真像是噩梦一样的记忆!自己居然会为了一个这么坏的男人,去伤害这么好的朋友!杨天涵的身影早已从脑海里淡去,但是歉疚与尴尬之情却依旧存留心中,始终难以抛开;但是都明白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局了,再不开诚公地解释清楚,难道真要任由一场荒谬的闹剧失去一个好朋友?

两人心里转的都是同样的心思,但是这回由周唯珊摸摸鼻子、鼓起勇气,主动先开口——“嗯,宣莹,其实……呃,其实那天我的脑袋真的不太清楚,我应该先弄清楚状况的——”俗话说得好,凡事起头难。周唯珊一旦开启了这个话题,不等她说完,黄宣莹就十分惭愧地急忙打断她——“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太冲动了,还没有把事情搞清楚就乱发火——”周唯珊微红了脸颊。很难得,她居然会因羞愧而觉得双颊发热。

“先发飙的好像是我吧?虽然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我的脾气向来不太好,战端应该是我挑起的才是吧?”

黄宣莹侧着脑袋想了两秒钟,却真的怎么也记不起来争吵是从哪一句话开始的。可见当时就算唯珊发了火,她自己可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理智尽失的女人会有多可怕,黄宣莹自己心里有底;听到周唯珊有意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她更是加倍地心虚。

“这……战端是谁掀起的并不重要吧?如果不是我的鸵鸟心态,迟迟没有向你解释清楚,杨天涵哪有可能利用这种手法离间我们的感情?说起来,我应该要负的责任还是比较多才对。”

狮子座的女人是很难向人低头的,周唯珊很了解,要数算黄宣莹低头认错的次数,平均十年才会发生一次吧!现在她居然抢着把责任担在自己肩上,周唯珊除了满心歉疚之外,更多了点感动,不由得伸手拉着黄宣莹的双手。

“其实现在讨论责任的归属问题早就没有意义了。明说得对,我们既然都过得比之前更幸福,又何必把过去因为那个烂男人发生的尴尬事件牢牢记在心上呢?如果我还坚持拿这种事和你闹别扭,这才真的叫亲者痛、仇者快呢!”

黄宣莹深觉得心有戚戚焉,不由得也反握住周唯珊的双手。

“唯珊,你说得对极了!那个人渣处心积虑,就是想破坏我们的友谊,我们怎能如此轻易就让他如愿?”

这种想法成功地激起两位当事人不服输的好胜心理,以及同仇敌忾的情绪,顿时黄宣莹和周唯珊不但觉得两人友谊未曾因为杨天涵事件而减损,反而更加坚固;默然相对数秒之后,两人心意相通,终于同时笑出声来。

“唉,我们也真奇怪,Ji Qing和爱情能给的支持比起友谊来,真是少得可怜,为什么我们还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下意识地捍卫那个比较不切实际的东西?”

周唯珊由衷地感慨。她自负聪明一世,居然也会糊涂一时,这个新发现实在令人惊讶;而黄宣莹则是笑着安慰她:“马有失蹄,人有失足嘛!我们总算把这个错误给弥补了回来。多想想现在拥有的幸福嘛!别再想这些讨厌的事了。”

提到“现在拥有的幸福”,周唯珊向后靠着椅背,眼珠子贼贼地骨碌碌一转。她本来就天不怕他不怕的个性,现在和宣莹又尽释前嫌,于是很快地,三秒钟之后,史上最强悍的八卦女王再度重视江湖。

“说到你的幸福嘛……喂,现在你和文祖诚到什么程度了?他向你求婚了吗?”

“你……你真是死性不改!问这个干什么啦!”

看到纵横情场多年、身经百战的黄宣莹提到和文祖诚的“关系”时,居然会羞红了脸颊,周唯珊心里立即非常“邪恶”地有了个底。多难得看到宣莹这么害晚呀!让她不追问下去都觉得太可惜了。

“有什么好害羞的,又不是初尝禁果的小女生,我们可是身心成熟、懂得取悦自己的新女性哩!说这些还会害羞……这么看来,文祖诚是绝对很能满足你喽?有多满足呀?唉!我都不知道原来他老成稳重的外表下,这么有爆发力呀!”

不过黄宣莹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好朋友面前说起话来是百无禁忌的,片刻的难为情过后,她立刻展开同样辛辣的反击。

“是啊,我是很幸福,难道你不是吗?想来能掳获身心成熟、懂得取悦自己的周大美人的芳心,那位兽医先生不仅是医术高明,床上功夫也不落人后吧!”

彼此斗嘴少说也有七八年的功力了,当年大学时演辩社的台柱、最佳辩士周唯珊小姐当然不会被击败,脸不红、气不喘地笑眯眯回应。

“唉呀,你都这么了解我的,这种事还用得着问吗?”

听着熟悉的限制级对话火辣辣地在餐桌上燃烧起来,李明陶醉在成功的喜悦里,笑得合不拢嘴。

真是完美的落幕!看着唯珊和宣莹两人和好如初,李明除了由衷地替她们开心外,心中更是盈满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叶仁翔的计谋真好!更不愧是他们设计部门奉若神明的老大!才华洋溢又满腹智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李明对于叶仁翔的崇拜之情,现在可以说是升到最高点!如果老大也能在这里和她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就好了!不过虽然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独享快乐,李明还是非常尽兴,暗想着这么特别的场面,怎么能没有特别的庆祝方式呢?念头一转,等不及问过唯珊和宣莹的意见,她高举双手就哇啦哇啦地请服务生火速赶来——“请来一瓶气泡香槟吧!”这才转头对着周唯珊和黄宣莹笑得十分灿烂,“我们今天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弄清楚她的用意后,周唯珊和黄宣莹一齐笑了起来。

“为了庆祝我们的友谊重生,这杯香槟一定是要喝的!”

周唯珊意气风发地说着,黄宣莹则在一旁频频点头附和。

“是啊,明你这一阵子也辛苦了吧!咱们三个人要好好地来喝一场才对!”

黄宣莹和周唯珊的肯定,让李明更加高兴,很快地,三杯点缀着细小气泡的金黄色香槟盛在细腻优雅的高脚杯里,送到三位女士面前,扑鼻的水果香气让人甜入心里。周唯珊率先举杯——“来,我们干杯!敬我们的幸福!”

黄宣莹和李明也随之举杯,三只高脚杯在空中轻轻相碰,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干杯!”

“CHEMS!”

三张或清秀、或娇艳的面庞都带着发自内心的愉快笑意,目光交会间,同时啜饮着这历尽多少辛苦后才终于重聚的第一杯甜美香槟。望着已看不出任何芥蒂的两位好友,李明不禁有感而发,放下美丽的高脚杯,难得感性地说:“更希望我们可以到了很老很老、老到要坐轮椅、戴假牙的时候,还能够像这样聚在一起,回想我们走过的人生……”随着她的描述形容—黄宣莹和周唯珊不约而同地微眯着双眼,幻想着那样的情景,心中霎时只觉得一股温馨的暖意在心头打转;一时之间,还真是不习惯这样的感性呀!

互相交换感动中又隐隐有一丝尴尬的视线之后,周唯珊故意用唱反调的方式,来掩饰自己不寻常的柔软心灵,优雅地啜了口香槟,笑嘻嘻地:“说起回想人生,唉,我还真是难忘杨天涵哪!他的外在条件和床上功夫实在都是一等一,如果他不是这么不上道,想搞破坏,我还真难下定决心离开他哩!”

知道杨天涵过人之处的可不止周唯珊一人。黄宣莹听她这么说,忍不住也笑了起来,暂时致开亲亲老公文祖诚,状似陶醉地娇笑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他不是坏得这么彻底、这么特殊,怎么可能同时人得了咱们俩的法眼呢?虽然现在是挺鄙视他的人格的,不过仔细想想,这种男人还真罕见,能遇上,也直畜疋一种特殊的缘分哩!”

李明傻乎乎地听着她俩竟然你一言我一语地称赞起杨天涵来,心中一阵紧张,赶紧截断两人的对话,嚷道:“唉呀!你们也有点骨气好不好?他把你们害得这么惨,不想个法子整他就已经很仁慈了,还回忆他的优点做什么?!”一语惊醒梦中人!周唯珊和黄宣莹两人眼神一变,诡异而阴险的神气顿时跃上两人美丽的双眸中。

“宣莹,算起来我们也很久没有创下恶整人渣的新纪录了,不是吗?”

周唯珊的笑容阴柔而狡诈,不过黄宣莹双眼中绽放的邪恶光芒绝对是不遑多让。

“是啊,我们从来不懂仁慈这两个字怎么写,对吧,明?”

在黄宣莹娇素的声音中,李明忽然觉得寒毛宣竖,一双手臂全起了鸡皮疙瘩……但是说也奇怪,内心竟不由自主地升起一股兴奋的心情。

“你们……现在想到了什么计划吗?”

周唯珊和黄宣莹同时摇头,笑得不怀好意。

“目前还没有想到,但是我们绝对要让杨天涵生不如死……”邪恶的诅咒还回荡在餐桌上,三颗清秀漂亮的脑袋凑在一起……接下来的计划,就是属于极机密、不足为外人道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