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红杏 > 《野蛮女家教》
返回书目

《野蛮女家教》

第一章

作者:红杏

“唔——”华邑芳全神贯注的翻阅着手中几份人事资料,一副难以作出洪定的困惑样,“究竟要选哪个才好?这个吗?太没挑战性;这个吗?太没新鲜感;那……就把这难解的问题交给天吧!”

她突伏然紧闭双眼,将手中的资料倏地往上一撒,并顺势随手一抽。“OK,不啰唆,就是你了!”

才一睁开眼,她立刻发出一声哀呜,“哇——妈妈咪呀!我中大奖了,居然、居然……选中这种猪头!”

华邑芳满肚子不爽的瞪视着手中的资料,里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不良把纪录──

哇哩咧!居然一侗月就「开除」十八个家教!哼!那小子八成是欠扁到了极点,才不过是个高一的小毛头,竟敢龟毛成这样,动不动就解聘那群跟她同校的学姊、学长们,简直是瞻大包天。

好!她这就去会会那臭小子。

拍拍手中的档案数据,她露出坏坏的笑容,打开密闭小室的房门。这是这间家教班的特色──家教老师有选择学生的权利,并拥有选择时的隐私权。

迎面朝她走来的是「国民家教补习班」的班主任陈辉达,他是个笑容可掬、态度和譪可亲,看起来像个弥勒佛的好好先生。

“怎漾?芳芳,选好了吗?什么时候开工?”他与家教班里的几名老师向来没大没小惯了,十分有亲和力。

华芳举起手中的资料,“选好了!就这个,老板大人。”

她准备用力的去给那位小弟弟好好的「照顾」一下,让他以后再也不敢嚣张。

陈辉达接过她手中的档案数据,打算键入计算机内,却在才瞄一眼,就吓出满头大汗,赶紧出言阻止道︰“不不不!这个case不适合妳,芳芳,妳才刚来,千万别选这种身经百战的小恶魔。」他可不希望看到华邑芳出师未捷身先死。

“喏!妳再看看其它的case……”他焦急的冲到辨公卓前,自一迭迭数据中翻找着,“一定有更适合妳的case。”

但华邑芳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一旦做了决定,便不会轻易受到他人的左右。

“我就要这只!”她说得斩钉截铁。

“可那小鬼很难缠啊!”陈辉达急得赶紧招来几名曾经吃过那小恶魔暗亏的家教老师,“阿豪,你快来告诉芳芳有关厉竣刚那臭小子的难缠事迹。”

阿豪是个二十出头,长得很体面的阳光大男孩,原本他正在和两名女同学笑闹成一团,却在乍闻『厉竣刚』三个字,当下如同中邪般的浑身直打哆嗦,

“是、是谁……谁又提、提起……那、那个……恶、恶魔的?!”

而站在他身旁的两名女同学,也像是被阿豪传染了恐惧病毒似的,跟阿豪一样抖个不停,还异口同声结巴的问:“对、对碍…是谁又、又提那、那个吓死人、人不偿命、命的名字……”

陈辉达赶紧以手势制止他们多想,“没事、没事,你们别想太多。”

可阿豪与两名女同学已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陈辉达身边,浑身像在打摆子般的抖个不停,却仍装出狰狞的面貌,试图恫吓他道:“就跟你说过,我们死也不会再接他的case,死都不干!”

陈辉达拚命的摇头,只差没将头摇断,“就说没事,你们别想太多咩!”

好不容易安抚妥阿豪等人激动的情绪,陈辉达以为华邑芳会乖乖听话的选择其它学生,正想长吁一口气,却被她的动作给气到没力。

他压根没想到她竟然对他的苦口婆心全然不为所动,还好整以暇的伸手自包包中取出一本小笔记本,认真的记下厉竣刚家的地址。“他住在信义路五段碍…嗯——地段不错,果然是金主。”

“芳芳!”陈辉达简直不敢置信,“妳妳妳……妳真敢接啊?!我们都已经说得口干舌燥,妳怎么还是充耳不闻,硬要接那件没人要的case呢?”

他不是已经让她见识到曾经替厉竣刚补过习的家教老师的惊骇样吗?怎么她还是一意孤行?

“为什么不?”华邑芳一点都没将刚才那几个登不上台面的『逊脚』的表现放在心上,“我倒觉得这件case挺有挑战性的呢!”

“要挑战,妳去挑战别的!”陈辉达早就听说华邑芳带人颇有一套,她那大剌刺的大姊头架式对上血气方刚的青少年,据说还挺吃得开的。

“喏!我这里有个更好的case。”他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工夫,甚至还动用到她的学长、学姊们在她耳旁碎碎念了一整个学期,她才肯来他们这家家教班屈就。

他哪肯让她被个『败类』击败,然后离开他的家教班呢?

不!他绝不做这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笨事。

“不对不对,”华邑芳才不肯随便改变初衷呢0老板大人,你自己看看,厉家的家教钟点费可是比别家高出许多耶!我怎么可能放弃?”

说到底,她还是个向钱看齐的人。

呃——不为别的,宝在是她念的学校简直就像抢劫,平常课没排几堂,教授的名气也不见得多大,但那该死的学费却是贵得吓死人。

而她又是远从南部北上念书的乡下姑娘,才过一学期,就快被消费水准超高的台北居大不易给吓得『皮皮挫』了。

所以,为了让自己日后不必成天忧心学费、生活费,当然得用力的赚啰!

再说,她向来觉得有钱人都眼高于顶,从不拿正眼看人,那她去A有钱人家的钱,也算是替天行道吧!

陈辉达是真的不想看华邑芳往『火坑』里跳,以他的经验,那些曾去厉家担任家教的大学生,回来至少得去收惊两次,还得休养好长一段时间,精神才能恢复正常,他一点都不想让她去经历那样的折磨。“妳想赚多点也行,”他又取出两付数据,“喏!这几件case都不错,薪水加起来也差不多等于厉家的总和,就让妳接吧!”

至于厉家,他本来打算今大去电推掉的,拜托!放眼这学区大大小小的家教业者,可是没半个人敢接下厉家的case。

“怎么可能?”华邑芳却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陈辉达,“老板大人,你有没有搞错啊?我只要兼这个家教就可以赚到饱,干嘛再去接其它的case啊?”

她的头壳又没坏掉说。

陈辉达好说歹说,就是无法打消华邑芳要去厉家兼家教的念头,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说:“那好吧!芳芳,既然妳这么坚持,我也无话可说。”

他只能很无奈的提出条件交换,“但妳一定要答应我,任何时候只要妳感觉到不对劲,或是觉得受了委屈,千万别忍耐,直接拍拍屁股回来,完全不必去想,什么违约不违约的事,一切我都会替妳善后的。”

这样的好处是:一来,他至少能赚到替厉家找家教的一笔佣金,那可是为数不少的一笔收入:二来,他也成全了华邑芳的心愿。

“这么好?”看来她果然跳对槽、找对东家,竟然找到一个这么善体人意的好老板。

“但条件是,妳绝不能倦勤。从厉家结束家教后,我会让妳休息一阵子,之后,妳一定得继续留在我的家教班工作。”陈辉达认定华邑芳顶多只会在厉家待一个晚上,而他要她日后继续接其它的case,这才不枉他花那么大的心力挖她过来。

可华邑芳的想法却全然不同拜托!她哪会倦勤啊?她可是个必须自给自足的苦命小女子,背后没有显赫的家世替她撑腰,她不用力打拚,难道要坐在家中等着钞票自动从天上掉到她家吗?

“那是当然的。”不过……她暗自在心底盘算着,她可是打算在厉家待上好久好久,久到她赚个够、赚到饱,最好教到她毕业为止。

换言之,在她厌倦之前,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那多金的金主的!

再说,她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教训一下那不知大高地厚的臭小子,顺便练练自己的拳脚功夫,多爽啊!

“老板大人,你安啦!”华邑芳很有气魄的拍拍自己的胸脯,口气很大的夸耀道:“我绝对会帮先前的伤兵们好好的出口气的!”

说完,华邑芳便信心满满的走人了,“拜拜——我去恶整那臭小鬼啰!”

相对于她的信心十足,陈辉达却是颓丧的看着她的背影,默默的向天祝祷,“神哪!请给她多
一点时间,让她能勉强达成心愿;也请您大力保佑我这名手下大将,千万别让她受创太深啊!”

*****

华邑芳虽然向来我行我素惯了,也从来不肯理会那些世俗礼教,但却不是个莽撞之人。

她从家教班出来,并未直奔厉家,反而走进位于附近的一家快餐店中,找了个不惹人注目的座位,边享受舒适的冷气,边将厉竣刚的数据取出仔细阅读。

不是有句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吗?她现在做的正是事前的准备工夫──研究厉竣刚的生平事迹。

翻着翻着,华邑芳的小脸上已有稳操胜券的信心──只是,那臭小子休学过两年,那……不小了吧!

嗯——这就有点棘手了。

而此时,快餐店的柜台有人正在窃窃私语。

“店长,那女的又来吹免费的冷气了!”小工读生打着小报告。

身为店长的中年女性一脸的不悦,“真是的!她以为我们这里是她家啊?哪有人天天来报到,还一坐就是好几个钟头,却连一杯饮料都不点。可恶!”

“店长,要不要用昨天那招?”小工读生眉飞色舞的提议,已经拿来一支特大号的扫帚,准备如昨天那样将华邑芳扫地出门。

但店长却皱起两条柳眉,“我拜托你们有点创意好吗?昨天才用过的招式,她会怕才怪!”要是怕,她就不会天天来光顾了。

“店长,我有点子了!”一名总是笨手笨脚的小店员踊跃举手发言,“我昨天看『大和拜金
女』,里面有一招不小心倒水在人家身上的招式很棒。”

嗯,这倒不失为一个绝妙好计。店长坏心的思忖,这么做应该可以让那个老是占着座位,却总是不花半毛钱消费的客人,一身『湿意』的落荒而逃才对。

“很好!”店长严肃的脸上露出一抹丑得吓死人的微笑,“阿花,妳的点子不错,这周就让妳得最佳服务奖,奖金五百。”

“耶——”叫做阿花的店员当下又叫又跳,“店长,妳放心,以后我会更认真看电视的。”

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其它店员见阿花获得店长的夸奖,各个急着举手发言。

“店长,我也有好点子……”

“店长,就让我去替妳驱赶那个『澳洲来的客人』……”

但店长却举起右手制止众人发言,“不必,这回由本店长亲自出马,我就不信我会赶不走她!”

否则,她哪能成为他们的头头呢!

华邑芳在将那被称为小恶魔的厉竣刚的背景背得滚瓜烂熟后,便打算前往厉家报到,却被那个蹑手蹑脚,一副作贼心虚样的店长给吸引住目光。

哦——其实她早就知道这家快餐店的工作人员,对她的行径很不齿,果然是眼里只有钱!哼!她也不想当澳客,但为了节流,她当然只能继续运用她所知道的『资源』啦!

“这位小姐。”店长虽然满心满眼不欣赏华邑芳,但为了让自己的奸计能够得逞,只能委屈自己摆出最最柔美的笑容。

“我看妳老是来本店纯。休。息,应该是很喜欢本店才对,”她故意加重语气强调华邑芳的不消
费,“为了表达我们对妳的感激之意,本店今天特地致赠妳一杯饮料。”

她端着一杯装得满满的冰咖啡,故意摇晃着手,打算朝华邑芳的身上泼过去。

但她低估了华邑芳的鬼灵精怪!

华邑芳早就看出店长一脸的坏主意,早已做好应战的准备。

只见她倏地自座椅中站起,动作利落的单手抄过店长手中的那杯饮料,再以另一手借力使力的轻轻推开店长,以免她倒在自己身上。

以上几个动作就算分解开来,一般人都还需要花数十秒的时间,但华邑芳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三两下就完成了。

接下来她从容的打开双脚,稳稳的站好,举起手中满满的冰咖啡,遥遥对着店长做了个致敬的动作,便仰头将杯中的饮料一饮而荆

喝完,她动作迅速的将空杯塞入仍兀自呆站着的店长,“OK,大恩不言谢啦!”

独留店长满心的懊恼,真是气死地了,她为何不早一步将冰咖啡泼在那女人身上呢?

但为了自已的颜面,店长在找回神志后,赶紧端着杯子回到柜台,对着一群等着看好戏的店员说:“好了好了,我已经教训过她了,她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边心忖,还好那女人识相,坐在不起眼的角落,没让她的员工看到她被反将一军。

但她没想到的是,华邑芳明明已离开快餐店,却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转回来,满脸笑容的对着店内的员工致谢道:“谢谢你们谓我喝咖啡,真好喝!还有,我本来已经想好,因为一直没有在你们店里消费,决定不再来打扰你们;但没想到你们这么好心,居然还请我喝咖啡,嗯——以后我会更常来光顾的。”

说完,她才大剌刺的笑着离开。

独留满屋的员工抱头痛哭,“呜呜……她怎么那么厚脸皮、那么难缠啊?”

而走在店外的华邑芳则暗自偷笑。哼!想跟她斗法,门儿都没有,她可是刁钻古怪一族,以
他们的道行想赢过她,可能还得修练好一阵子呢!

*****

看着眼前的高级大厦,华邑芳双眼一亮,对嘛!这才是有钱人家该有的排常

她上上下下、前前后后的眺望这栋独栋建筑物,嗯——她非常满意,为了能在未来的四年里A够她的学杂费及生活费,她绝对要死皮赖脸的教到她厌倦为止。

顺便又能对她向来看不在眼的有钱人报点小仇,嗯——真好。

她捏紧双拳,用力的摇晃两下,在心底替自己加油打气。“我现在要出征啰!”

整理好仪容,她态度落落大方的走向大门,对着身穿笔挺制服的管理员伯伯询问道:“你好,老伯,我要找厉公馆。”

管理员立刻恭敬的朝她九十度鞠躬,“蔼—妳就是他们新请的家教老师对吧?这边请……”

被带到富丽堂皇的电梯前,她再次谢谢管理员,心中暗自打着如意算盘。嗯——像这种人她得多巴结,以后进出才会方便。

“谢谢老伯,真是麻烦你了。”不但如此,她还朝他鞠个躬,乐得管理员笑呵呵。

电梯将她带到十六楼,『当』的一声,霎时,她的眼前出现一道一看就如价值百万以上,雕工精细的电动门。

看着那被擦拭得闪闪发亮的铜制门板,她忍不住把它当作镜子,偷偷照一下自己的容颜。

等她端正仪容完毕,便态度从容的按下门铃。

蔼—连门铃声都这么高雅,看来她真的选对了目标。

大门很快的打开,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名外劳,她笑得十分亲切,还不停做出『请』的动作。

华邑芳正要走入客厅,隔着玄关,她看到大厅内坐着一对年约半百的夫妇,还有一名个头相当高的年轻大男孩。

此时,那大男孩正张牙舞爪的同家人叫嚣道:“……我不管!反正我就是不要任何人来帮我补习,如果你们再坚持的话,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这么说不打紧,那臭小子竟然还敢将手指掰得喀喀作响,“如果你们再不听,被我撞见那什么鬼家教的话,那么……哼哼哼!来一个,我就杀一只;来两个,我就杀一双;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哇——还真会恐吓人,只可惜她一点都不怕,还觉得满可笑的呢!

看来那个臭小子就是厉竣刚了。

好,她会狠狠的教训他,让他不敢再在她面前摆出有钱人的嚣张样。

“小刚!”中年妇人拚命暗示,要儿子说话小声点,“有客人来了,别这样。”

一听此话,华邑芳就更加确定,刚才那态度不逊的男孩正是她未来要『虐待』的苦主,她赶忙再偷看一眼──

嗯——以一个十六、七成的青少年来说,他长得还真正点呢!

现在的国中生竟然还可以将头发留长中分,乍看之下,还真会让人误以为他已是个成年人呢!

他的五官深刻,眉浓眼厉,鼻挺嘴薄,看起来倒像个生意人,根本跟国中生画不上等号。

不过,也对,他本来就已经快成年了嘛!他都休学过两年……

他的身材看起来也挺不错的,肩宽臀小,臂上似乎还隐隐隆起肌肉,很有大男人的架式。

好!这个case的确够具挑战性,她喜欢。

厉家的大家长已来到华邑芳的面前,“华小姐,谢谢妳肯教导我们家小刚。”

咦?他们的态度倒是不像一般狗眼看人低的有钱人。

厉竣刚的母亲此时也来到华邑芳的身边,激动莫名的拉起华邑芳的双手直摇晃着,“谢谢妳肯来我们家看看,就算妳考虑后决定不教,我也已经好感激、好感激妳了。呜呜……”

厉竣刚则是扬起他的鹰眼,以不羁的目光审视眼前个头只及他肩膀的『弱女子』。

哼哼!他还以为是哪个不要命的家伙,竟胆敢在他一口气赶走十八名家教后,还来勇闯虎穴!看她不过尔尔,应该很好对付才对。

他以眼角余光瞄着华邑芳,发现她不但个头小,连五官都小小的──根本就是小鼻子、小眼睛的最佳代言人嘛!

没错,她有一双小小弯弯的秀眉、一对水汪汪、圆滚滚的小眼睛、一道挺直的小瑶鼻,及一张比樱桃还小的红唇,连那张瓜子脸似乎都比他的手掌来得小,彷佛他只要动手一捏,她就会被他捏碎般。

这个好,看起来好欺负得要命,他绝对会好好修理她的。

“喂——妳!”厉竣刚才不理会父母对华邑芳卑躬屈膝的态度,他桀傲不逊的唤她,“报上妳的名号。”

然后,他绝对会借机将她污辱至死方休。

华邑芳毫不畏惧他挑衅的言语,还以圆圆的小眼睛狠瞪了他一眼,再以软软的嗓音对他说起教来。

“小──刚!”还故意将小字拉长音,表示在她的眼里,他只是个小字辈的人物,“你不知道大人说话时,小孩子不可以随便插嘴吗?”

然后,她露出生平最具自信的微笑,对着厉家那对望子成龙的忧心父母,好声好气的说:“伯父、伯母,你们先坐下来,我们来聊聊有关小刚目前的读书状况。”

哇咧!

这女人还真有胆子,竟敢将他掠在一旁,当他是个透明人,完全无视于他的存在,净跟他的老爸、老妈说些有的没的!

哼!他就是不准任何人干涉他的课业,他偏要让自己的成绩单很难看,这样才能让老爸、老妈将百分之一的心思放在他身上。

所以,他早就做好决定,不但要科科抱零鸭蛋,有事没事就来个重考、补考,最好连毕业证书都无法拿到。

他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亲情比事业重要多了。

怎样?这就是他厉竣刚的第一志愿,谁敢与他唱反调,谁就是他的仇人,他绝不轻饶。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