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冷华 > 《锁春情》
返回书目

《锁春情》

楔子

作者:冷华

京城。

繁华的大街上,熙来攘往好不热闹。汹涌的人群中,传来一个男孩喘着气的呼喊声:“公子、公子!等等我呀!”

男孩做书童打扮,所呼喊的是其正前方,五十步开外,快步急走着的少年。

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穿着一袭嫩黄的春衫,衫角处还绣着一茎水墨色的兰草和两只粉色的蛱蝶。微风吹来,少年的衣衫翻动,兰舞蝶飞。

他回头笑,“快一些!锄烟,你没吃饭吗?跑得这么慢。真是的,都怪你不记得提醒我时辰,看今天的诗会我又要迟到了。”

锄烟闻言连声叫屈:“公子你怎么能怪我?明明是你自己说不用急的!”

少年哼了一声不理他,脚步稍微放慢了些。

锄烟小跑步跟上。

“公子,那边围了那么多人,不知道有什么热闹?”走了几步,锄烟顽孩心性的问一旁围观的群众。

“一定是耍猴戏什么的,没什么好瞧。”少年不感兴趣的继续走。

“不是的公子,你听,没有锣鼓响。”

如果真是耍猴戏的,应该会有吸引人群的锣鼓声才对啊!

“那会是什么?”少年也有些好奇起来,但想起迟到的诗会,脚步迟疑的不知该走该停。

这时候有两个人从围观群众里走过来,边走边感叹,“真可怜呀!那么小的女孩卖身葬父……”

“什么卖身葬父?”锄烟好奇心越发的旺盛,“公子我们去看看好不好?就看一眼,反正公子你也已经迟到了!多迟一会儿也没什么分别,是不是?”

少年没好气的教训他。

“什么叫多迟到一会儿也没什么分别?胡说!”说着说着他的话锋忽然一转,“不过算了,看在你可怜兮兮求我的分上,就答应你一次吧,反正看一眼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锄烟嘻嘻一笑,也不还嘴,一溜烟地钻进了人群中。

少年不疾不徐地踱靠过去,只一眼,他便愣住了。

围观的人群中孤零零地跪着一个小女孩。她低着头,瞧不见她的面目,只可见她过于纤细羸弱的身形。小女孩身后一具直挺挺的尸体,上头盖着一块不知道谁家施舍来的麻布。而她身前也摊着一块白布,上面用黑色的炭灰写着四个稚嫩却工整秀丽的大字——卖身葬父。

少年的视线扫过小女孩,心头不觉起了怜意。

“真可怜,你多大啦?”

小女孩见有人问话,便抬起头来。

少年心头一震。她大约八九岁年纪,一张脸虽因为饥饿而略显菜色,却仍然掩不住那还带着稚嫩气息的美丽,而那双清亮夺目的眸子仿佛能摄人心魂。

眸光流转,小女孩用一抹渴望的神色望着他,“十岁。”

她的声音真是清脆好听。少年心想。

她迟疑的问:“这位公子,你能买下我吗?我会扫地、洗衣、做饭、沏茶……会好多好多事情的!求求你买下我吧,我只要能安葬我的爹亲就好……”

她的话越说越急切,头却不自觉地悄悄垂了下去。

少年心中怜意大起。

“公子,不如你就买下她吧,正好夫人也缺个丫环。”锄烟在旁看得不忍,建议道。

少年想了想,摇摇头。

“你还有什么亲人吗?”少年问那小女孩。

“还有一个舅父,住在外地。”她回道。

少年点点头,伸手摸摸怀中,没有银子,他解下系在腰间的玉佩递给她。

“这玉佩你拿去,换了钱,葬了你父亲,剩下的当作路费,去找你舅父吧。”

小女孩怔怔地看着他,见到他微笑着点点头,她才如梦初醒一般,慌张地接过玉佩,紧紧地横在手心里。

锄烟见状在旁边叫道:“公子!那玉佩是夫人交代不能弄丢的啊,你不能换一件吗?”

小女孩闻言一惊,瞧了瞧手里的玉佩,不舍地伸手想还他。

少年不接,皱眉说:“我没带银子。不过是一块玉佩罢了,娘知道也会称赞我做得对。”他边说边拉着锄烟,挤出人群快步离去。

“公子,公子!”小女孩在后面追着急叫,“请问公于贵姓大名?小女子也好来日报答公子的大恩大德!”

可是人群拥挤,她一双脚因久跪变麻,待她追出时,两人早巳不见踪影。而长街人声嘈杂,她适才所说的话,也不知少年有没有听见。

光阴荏苒,昔日的小女孩逐渐长成美丽的少女,天涯飘零,尘世间的风霜渐渐笼上她的双眸。但无论身处何地,她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寻找着当年那个少年的身影。

无奈人海茫茫,她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在她最伤心的时候,曾含笑出手助她的黄衫少年。

岁月悠悠。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