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梦萝 > 《桃色猎杀令》
返回书目

《桃色猎杀令》

第一章

作者:梦萝

拥挤的街道上传来阵阵香味,热闹的市区设置了各种食物和游戏摊位,广场前更是装设了许许多多灯球,为热闹的市集增添不少热烈的气氛。

穿梭于热闹的市集,挪威国的王子妃骆冰,一路上精力充沛,不顾才刚生产完,就抓着丈夫卫昊骥的手,存心逛遍所有的摊位,完全不理会跟在后头的左右护卫;对于王子和王子妃的私自出宫,他们显然颇为不满。

“快点,你们两个这样慢吞吞的要走到什么时候!我们时间不多耶!”骆冰嘴里吆喝出声,随即就被眼前的摊位抓住了所有注意力。

那是一个由檀香木所构成的小木屋,门口垂挂着红色珠帘,由外面完全看不见里头究竟是何玄虚,唯一透露的朦胧光线,却更添它的神秘。

眼光发了直,骆冰兴致全起,毫不犹豫地就想走进那神秘小木屋,却教卫昊骥给一手抓了回来。

这就奇怪了。心里感到相当纳闷,她立即扭过身莫名其妙地看向抓住她的丈夫,询问道:

“有什么不对吗?”

“那不是你可以进去的地方。”卫昊骥挂着淡淡的笑意,扫视生产后一点也没变的妻子。

像是突然明白般,骆冰努努嘴巴,老大不高兴地瞟了红色木屋一眼,没好气地怪责道:

“这里不是市集吗?怎么会有这么一间妓院明目张胆地在此设摊?”好不容易能偷得时间出来,竟然让她差点误闯妓院。美好的气氛全给破坏了,骆冰的口气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而她的话才说完,站在她身前的三位男人随即相继爆出大笑,卫昊骥更是笑不可抑地搂近她的腰,忍不住伸出大拇指和食指轻捏她微翘的鼻子。

“是谁说那是一间妓院?”是该找时间陪她好好认识一下挪威了,卫昊骥想。这种笑话还是不要时常出现,尤其是还有两大护卫在的时候。

“不是妓院?那为什么我不能进去?”她倒想知道除了妓院以外,还有什么地方是她不能进去的。

“你没看见那上头标示的字吗?”卫昊骥指着木屋上头的一行字。

“你在欺负我?”骆冰瞪着他。“明明知道我还没学会你们的文字,还要我看!”存心看她笑话嘛。

“是,我倒是没想到你还不会看我们的文字,不过你的挪威话进步不少。”这倒是真的。卫昊骥知道她这一年来的努力,遂安慰道。

“快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她真是充满了好奇,眼睛骨碌碌地直盯着里头。

“那是专门为未婚男女设置的算命摊位,只准未婚身份的男女进去问卜。”南·雷恩实在看不惯这两人在街道上浪费宝贵时间,于是自告奋勇地上前说出红色木屋究竟是什么地方。

王子和王子妃私自出宫已有好一些时候了,要不是为了保护他们,此刻南·雷恩知道自己宁愿在宫里和他的女人面对面,偶尔亲她几下,也好过跟在王子后面当电灯泡好。

“真的吗?那我要进去。”听南·雷恩这么一说,骆冰更是卯足劲地想进去看个究竟。

“你已经结婚了,冰,需要我提醒你,不久前你不还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娃吗?”卫昊骥再次伸长手把她从门口拉了回来。

“一定只能是未婚男女?”她很是失望地问。

“没错。”

“那如果我只是旁听可以吗?”她只是很想看看外国人算命的方式是否和www.ysb88.com一般。

“除非你能找到未婚身份的男女——”卫昊骥话未说完,就看见原本还站在他身侧的骆冰,一个箭步已冲至南·雷恩面前,不由得失笑地摇摇头。

“南,为我进去,如果你还念在我是你主子的话。”近日她已学会如何运用权势了。

“王子妃,我要结婚了,新娘还是你的高中同学,这时候你该找的是还是单身的迪克。”南·雷恩撇得可干净了,把箭头指向一旁沉默寡言的迪克·霍尔。

这才想起迪克·霍尔的确还是个单身汉,骆冰随即把矛头转向他。一个大步又转到迪克·霍尔面前。

“迪克,身为王子的左护卫,你是不是该为我走一趟?”骆冰脸上堆满笑容。

迪克·霍尔默然不语、面色铁灰,一面狠狠怒视给他找来这麻烦的南·雷恩。

他心里明白南·雷恩等着看他出糗,已经等很久了,如今眼前有机会他不会不懂得利用。

再加上现在他的女人又是王子妃的高中同学,那家伙就当自己拥有了免死金牌,凡事嚣张到极点。

“迪克?你难道一点都不好奇自己的未来?”骆冰直催道,见他闷不吭声,可把她急死了。

“王子妃,属下认为现在的生活没有不满意之处,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说什么为难!我只是想知道你未来的新娘究竟是何许人,你也该结婚了。”她起嘴抱怨,一面向丈夫求助。她相信只要骥开口,迪克不会不从。

可是她求助的眼神却遭到丈夫爱莫能助的眼神驳回。她早知道这种小事求他没用,因为他一向公正无私。骆冰转移视线,无限沮丧地退了几步。

“我劝你还是进去一趟比较好。”南·雷恩出自于好心,给迪克一个忠告。

“别幸灾乐祸。你明知道我不是宿命论者,我不相信算命这种东西。”迪克·霍尔从鼻子里哼气,鄙夷地说。

“那么就算是进去听听他怎么说,也不会改变你的生活;但假若你这会儿没进去——别说我没警告你——你会惹恼王子妃,而一惹恼她,你只怕会终其一生担心她几时算计你。”这是他的经验之谈。有了蓝娉如的事件,他是再也不敢小看王子妃了。

“这……”迪克·霍尔犹豫了。

大伙儿共同生活在皇宫这么久,王子妃的性情就算不是摸得一清二楚,但她有恩报恩、有怨报怨的个性,倒是宫中由上到下没有人不知道的事。

这让即使再不情愿的迪克·霍尔,也得重新考虑有利于自己的情况;又见王子妃一迳瞪着大眼不肯死心地看着他,迪克·霍尔终于艰难地下了决定。

“好吧,我进去,王子妃,希望你不会大失所望。”迪克·霍尔僵硬的说。

骆冰喜不自胜地欢呼出声,抓着他的手臂,便急着想马上走进入口。

迪克·霍尔无奈地回头看了南·雷恩一眼,后者正用一副祝他好运的表情对他拱手行礼。

推开红色珠帘,里头很快地传出一道低沉神秘的声音,是介于男女之间的奇怪嗓音。这让骆冰的眼睛更是大睁了起来。

“进来吧,左护卫大人,老朽已经等你很久了。”


“听说左护卫大人必须在三十岁以前结婚,否则必会招来一场杀身之祸,你知道吗?”宫里侍女朵拉一得知这从王子妃口中传出的大消息,立即跑来和宫中另一侍女兰黛分享。

“这消息现在宫里大伙儿都知道,只可惜我不是中国人,没有所谓的中国血统。”兰黛虽只是小小的侍女,但对宫中的两个护卫,早已芳心暗许,偏偏她也知道自己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就是啊,咱们挪威国的好男人似乎全都被www.ysb88.com的女人抢光了。王子殿下是如此,右护卫大人也即将迎娶蓝小姐,现在就连左护卫大人也逃不过。这是什么道理?!好不容易能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却一点机会也没有,全是白费工夫。”朵拉也忍不住抱怨连连,心想着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机会又泡汤了。

原先会进宫当差,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可以因而接近左右护卫,幸运的话也许能获得其中一人的青睐。

虽是异想天开,但这里有哪个侍女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哎呀,我们还是认命的把侍女工作做好,其它还是不要作白日梦了。”兰黛悻悻然地说。

朵拉沮丧地垮下脸,却不得不同意兰黛的说法。两人彼此苦笑一番,便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你都听到了?迪克。原来你有这么多人偷偷暗恋你呢。”南·雷恩只要在迪克·霍尔面前,就又展现了他另外一种风貌。

称他作双面人实在不为过。

迪克·霍尔从角落处走出来,表情是阴郁危险的,颇有找人大干一场的架势。

“别这么郁闷,就当是一场笑话吧。”南·雷恩看不惯伙伴脸上出现这种“屎脸”,不过就是一个江湖术士随便说说而已,根本不足以相信。

“我已经快接近三十岁了。”迪克·霍尔突然冒出这一句话。

南·雷恩错愕地回过头看他,难以相信竟会从他口中说出这种话。

这表示……

“你相信那老算命的话?你相信你即将有一场灾厄?”南·雷恩脸上充满惊讶。

“我相信我即将有一场灾难。”迪克·霍尔点头,表情高深莫测。

“你的意思是?”这家伙从来没有幽默感,他会这么说,不会是当真了吧?

“也许这是王子妃的诡计,而我注定逃不过她的算计。”迪克·霍尔耸耸肩,轻描淡写地说。

“你所谓的灾难就是指这个?”想来倒不是不可能,他不也上过一次当?

“一切都安排得太好,那老人对我的了解不亚于王子殿下,普天之下只有陛下和殿下了解我的身世,你不认为太巧合吗?”他不是那种轻易就能被设计的人。王子妃想算计他,还必须拿出更多的心思。

“你打算怎么做?”他很好奇迪克要怎么和王子妃对阵。

“我什么也不准备做,就看王子妃要使出什么花招。”

“我看你还是小心一点,近日来需要特别注意是否有www.ysb88.com女子接近。”南·雷恩提出建议,希望他能逃过这一劫。

爱上一个女人,尤其是www.ysb88.com女人,那是需要点运气的。如果每个女人都像蓝娉如,那还算是幸运,毕竟她甜美得令人爱不释手,但如果对象像王子妃那般……恐怕下半辈子就堪虑了。

王子妃那又倔又恼人的性情,大概也只有伟大的王子殿下才有办法治她。

而迪克这种平常没有脾气,一固执起来却足以令天地为之动摇的强悍性格,如果没有找到合他脾胃的女子,九成九是不可能动情的。

“无妨,王子妃绝对又是找她的同学,威胁不大。”迪克·霍尔毫不在乎地说道。他对小女生向来提不起劲,所以,这次王子妃的诡计绝对整不倒他。

但他绝没有料到事情的发展到最后完全超出他意料之外。

“请你娶我,迪克·霍尔。”站在迪克·霍尔面前的是一位年纪约二十出头的东方女子。

“嗯?”出现了?迪克·霍尔蓦然停住急促的脚步,眯起眼睛仔细打量挡住他去路的女子。

站在眼前的女子是个相当动人的东方女子——如果这真是王子妃所为,那王子妃还算是待他不豹—这女孩长相清秀,乌黑亮丽的黑发如瀑布般披泻在肩背上,将她衬托得飘逸超凡;清澈明亮的眼眸则宛如精灵般美丽,时而闪烁着慧黠的光芒;嫣红的樱唇因被她紧咬着,看不出大小,但绝对是张丰润柔软、适合亲吻的嘴唇。

身材苗条而浑圆,看起来是比南的女人要健康许多;穿着一件紧身黑色长裤和宽大的红色毛衣,看似简单的装扮,却别有一股吸引人的韵味。

迪克·霍尔依旧站在街道上,尚未从对她的惊艳中回过神;平时的沉稳镇定在这一刻忽然被局促不安所取代,但他随即摇晃掉这荒谬的感受。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东方女子,除非他真准备一脚踩进王子妃设计的陷阱,否则这女人的美丽跟他无关。

脸上立即换上冷漠至极的表情,迪克·霍尔硬是否决了心中的所有感觉。

“请和我结婚,左护卫大人。”

苗映雪必须费好大的劲才让自己再次开口说话,并用尽全身力气努力使自己不至于在这男人面前吓得浑身发抖。

她怕他,光是他高大壮硕的结实身材,就足以令她吓得浑身打颤;即使眼前这男人有着一张足以令所有女人为之倾倒的面孔,她仍是不由自主的惧怕——这个据说是挪威国最冷酷的男人。

听说他曾眼睁睁看着一名女刺客在他面前举刀自尽,却没有出手阻止。即使他向来以行动快速敏捷扬名,却还是任由那名女刺客自杀身亡,行事作风如传说中的那般冷血、无情。

一想到这儿,她就忍不住担心自己的下常如果可以不顾一切地逃走,她真恨不得能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现场,管他是否同意她的求婚;她根本就不是真心想嫁给迪克·霍尔。

胆战心惊地抬起头,偷偷地瞟他一眼,随即又飞快地移开视线,苗映雪心儿不由得加速跳动,心脏像一只大鼓不停敲击着。令人又慌又乱的是——他真的是该死的迷人。

黑发浓密却杂乱无章,额上贴着一络卷发,乌黑有神的眼睛挑起一对剑眉,闪亮的黑眸似乎蕴藏着一股狂野不羁的力量,有棱有角的颚骨及傲慢的下巴,更显现他不凡的气势。

他是个强悍的男人,而她却必须说服他娶她,无论这是项多艰辛困难的工作,她都必须尽全力做到。

见她甚至不敢正眼看他,迪克·霍尔耐心全失,一言不发的转身走开。

呆楞了好一会儿,一直等不到迪克·霍尔的答覆,苗映雪立即把焦距重新集中在他身上。

这一看,她差点去撞墙!人都走远了,她竟然还像白痴一样,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前几分钟她都在发什么呆啊?

“等等,你别走!”她很快地拔腿追了上去。

而当她赶到他身边时,她几乎已是上气不接下气,全身虚脱的直喘大气。

“有事?”迪克·霍尔微微挑眉,低头睨睨着她。

“你听见我说的话了,你的答覆?”她挺直腰杆,刻意挡在他身前,不让他继续前进。

迪克·霍尔面色刚冷,阴沉地看着她,冷冷的开口:

“你不知道在我面前开玩笑,有何种下场吗?”

苗映雪的确是不知道。对于迪克·霍尔——挪威的左护卫大人,她充其量也不过是听过他的大名,连长相都是今天才看到。

不过就算不了解,她还是能看出这男人说的话是说真的,那双眼睛显示着她只要再说错一个字,便足以毁掉自己的性命。

意识到这一点,苗映雪无力地闭了闭眼,转身想逃跑,脚却无法移动分毫,甚至连想开口说话,喉咙都像是被掐住了一般。

“我……不……”她挣扎着想说话,至少完整的表达完她的意思,是她眼前最该做的。

可偏偏这男人冷若冰霜的表情令她怎么也开不了口。

像是毫无兴趣的侧身走开,迪克·霍尔头也不回的迈开脚步。

“别走。”不能让他走开,她是负有重大使命的,苗映雪又追了上去。

这一次她大胆地伸出手,从后面抓住他的衣服。她一定得说服他,除了说服他,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只一瞬间,在她还没来得及眨眼及尖叫的同时,她发现自己被抬高身子,眼看就要被无情的抛出。

这下若被抛出,大概不死也剩半条命了。苗映雪紧闭着眼,心跳比平常快了好几倍。

“我不是开玩笑,真的,请相信我!”完全不敢低头看自己被抬起在何种高度,她只觉冰冷的寒风迎面而来,不安到了极点。

老天保佑!她还想长命百岁啊!

双手努力揪紧他的领子,苗映雪害怕得不敢睁开眼睛,只求能平安度过这一刻。

“把手放开。”迪克·霍尔面无表情的扫视她苍白如纸的脸庞。

见她紧闭双眼,红唇微颤,却仍不见他有些许的软化,将她举至半空中的手臂依旧不肯把她放回地上。

“不。”她死命的猛烈摇头。

她不是笨蛋,不会不知道这一放手肯定会马上被抛出去,她还想活着回www.ysb88.com。

“别考验我的耐性。”迪克·霍尔不曾发火,也没有提高声量说话。

但一般人还是对他惧怕三分,就算是愤怒的咆哮,也好过他那没有温度的语气。

“我什么也没做啊!”她为自己叫屈。

就为了她向他求婚,他就要杀她灭口,太……太恐怖了吧?

“把手放开。”

除了这句话以外,他就不会说些别的吗?例如——同意娶她,和她结婚之类的话。

当然,在此之前,还是先说服他把自己放开,以免他一不小心真把她抛出去。

“你……先放开我。”

迪克·霍尔似乎这才发现他把人家举至半空中,于是立即把她放回原地,往后退一大步。

“别再刻意接近我,否则你会后悔。”嘴唇抿得紧紧,成一条线,迪克·霍尔转身走开。

这下就算再向天借胆,苗映雪也不敢再贸然去送死了。他已经说得够明白了。

可是,没有完成任务,她又该怎么回去交代?

犹豫地看了对面的巷子一眼,她回过身拔腿就跑。只要能逃离这里,也许她就能获得自由了。

只要她能逃得开那些人,就不用再受控制,不用乖乖听命行事,更犯不着嫁给迪克·霍尔。

苗映雪自认自己已经用尽全身力气努力在跑了,但仍嫌不够快;因为没多久,她就被人半路拦进一辆轿车里。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