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黎孅(黎奷) > 《天才家庭鬼灵精》
返回书目

《天才家庭鬼灵精》

第一章

作者:黎孅(黎奷)

陈诗织在成堆的设计图中抬起头来,对上女儿那双精灵般的眼睛,不晓得她这个宝贝女儿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她很忙,没空陪女儿瞎起哄,等她忙完这一季的服装展示会再说吧!

连姿妍,大家都叫她姿姿,灵活的眼神散发出晶亮的光芒,才十四岁的她,脑子里装的全是如何整人的技巧,更懂得如何利用自己天真纯洁的外表,扰乱人们的判断力,加上她行为特异的母亲,常把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自她们母女俩回www.ysb88.com那年起,行为才稍有控制。

「妈,今天我和雪柔她们去玩的时候,看到我那无缘的老爸,和一个女的走得好近哦!」姿姿企图唤起母亲的嫉妒。「那好像是他的学生耶!」

「是吗?恭喜他!想离婚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签好名等他很久了。」陈诗织完全不为所动。

姿姿怀疑母亲话中的可信度。嫉妒是女人的通病,她深信这一点。「真的吗?生气的话,吼一吼会不错哦!」

陈诗织笑咪咪地对女儿道:「你皮痒了吗?」

「没有啊!只是想你年纪也不小了,现在想生小孩好像危险了点。」姿姿不怕死地靠近母亲笑得邪恶的脸。「我好想要有个弟弟或妹妹,妈,我和以後的小弟小妹差十四岁,会不会有代沟呀?」

「不知道耶!你看王叔叔当你弟妹的老爸可好?」

「你敢生出来我就掐死他们!」

陈诗织现在才知道自己「温柔可人」的女儿也有暴力血腥的一面,真不愧是连家的人,和她老爸一个模样,唉──有其父必有其女!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

「你被以豪收买了,对不对?」

「哪有?你居然怀疑你女儿的忠诚!」

「当然!我太了解我有个不能信任的不肖女。」陈诗织展现出三十五岁女人少有的甜美笑容。

姿姿心想老妈八成气坏了,这笑容真让她这个做女儿的头皮发麻。

「大哥怕那个学生搬进大屋里,当起连家的三少奶奶。」她乾脆招出堂哥,要死大家一起死。

「你忘了现在还是爷爷当家,她想住进大屋,搞不好连佣人房也轮不到她。」

陈诗织突然指著女儿天使般的脸孔道:「你被骗了!以豪早想让你回连家,你晓得那代表什么吗?」

姿姿绝美的小脸上浮现痛苦的神色。「不要!再一年我就毕业了,我要去巴黎玛琳老师那里读书。」

「对嘛!所以离以豪远一点,免得他把你拐回家,想想你那些爷爷、奶奶、大伯、二伯和八个堂哥及最难缠的老爸,不烦死你才怪……」

「我去练舞了,妈,你就当我没跟你说过这些话哦!拜拜。」姿姿可以说是被吓跑的。

想跟她斗?!女儿还太嫩了!陈诗织脸上泛起笑容,打算为女儿做件事,尽管那会令姿姿发疯……

「连姿妍,你给我过来!」方雪柔大声吼道。

「干么啦?」

「瞧你做的好事!」

「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嘛!」姿姿搂搂气疯了的好友。

「造孽。」

「谢谢你的赞美!」

雪柔发现,有一天她真的会被姿姿气死。「你吃光了,薇和蔷怎么办?」她挫败地捧著盘子,为被偷吃光的蛋糕叹息。

「大不了被薇给剁了,没关系啦!」姿姿倒是一副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著的模样。

「败给你了。」雪柔认命地收拾被姿姿「践踏」过的杯盘。

姿姿望著她的背影道:「好贤慧哦!」突然灵机一动,姿姿蹦蹦跳跳地闪到她身後。「我有八个出色的堂哥,论长相、论学历、论家世、论前途都是上上之眩说吧,一到八号你要哪一个?」

「都不要。」

「别这么无情嘛!当我的嫂嫂很幸福的。」姿姿不死心地继续游说。

「死也不!」

「你好狠心哦!」姿姿一脸受伤的表情。

「走开啦!你好烦哦。」

好!够狠。她使出「缠功」,「不要这样嘛!柔柔──」

「恶……」雪柔一副快吐死的模样。「滚吧你!」

「我堂哥都很不错耶!」

「我堂哥们也不错呀!」雪柔理所当然地回应。

「可是你总不能靠那三个人过一辈子吧!」

「你管我!」

姿姿这下子吃到苦头了。「坏小孩,这样伤人家的心。」她哀怨地瞪著雪柔。

「走啦!不要烦我。」

「呜……你被蔷教坏了……」

「你很烦耶,出去啦!」雪柔火大地把姿姿赶出她的小天地。

姿姿死瞪著紧闭的门,恨不得破门而入。死孩子!这样抛弃她,她暗自咒骂著。

姿姿无限『悲伤』地离开,决定去大堂哥的学校找他叙叙旧。

「姿姿!你怎么来了?快过来!」连以豪四下张望,怕他三叔突然出现。

「找你叙旧呀。」姿姿无视校园内的骚动。「我好苦闷哦!」

以豪皱眉,看见校园内因姿姿的来到而引起的骚动,怪就怪三叔、三婶的优良基因,给了姿姿精灵般的容颜。

「我没课了,去吃冰好不好?」

「好埃」姿姿挽著他的手臂,「快走啦!你们学校的学生怪怪的。」

「怪怪的?!小姐,你知不知道你的容貌带给他们多大的震撼?」以豪觉得他这堂妹还真不是普通的钝。

「还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我又没有多了或少了什么五官,吓人呀?」

以豪至今仍忘不了初见姿姿的那种震撼,她如精灵般似真似幻的顽皮慧黠,害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我觉得雪柔的美比较令人窒息。」

「你们四个都是美女,只是美的特质不同。」以豪想到这四剑客不同的美,带给他多大的惊叹号,想她们今年才十四岁,多年後不晓得会有何种风情?想必是折磨人的小魔女吧!

「哇!你又换车了?」姿姿站立於一辆全新的红色莲花跑车旁。

「不,向以翰A来的,这是他十八岁的生日礼物。」以豪咧著嘴笑。

「哦!可怜的他。」她话虽这么说,心里可不这么想。「等一下我们帮他试试这部车的性能好不好?」

「你说好就好。」以豪宠爱地捏捏她娇俏的鼻子。

「还是大哥最疼我了!哪像雪柔,人家只是吃掉她做的蛋糕,就把我赶走。」

姿姿抱住他撒娇地道。

「喂!别太过分,我可不想被人冠上『诱拐未成年少女』的罪名哦!」他把宝贝堂妹塞进车子里,走向驾驶座,开了车离开校园。

连乔飞专注地盯著手上的病历表,没注意身旁的欧阳慧。

「教授,」欧阳慧忍不住唤他,「这病历你已经研究一上午了,现在是正午十二点,我们去吃个饭好不好?」

「不用了,饿了你先出去吃。」连乔飞看也不看她一眼,专心一致地研究他的病历。

「可是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呀!」她爱慕之情毫无掩饰地流露出来。

连乔飞看了看腕表,「是不早了。」

他一句话让欧阳慧心花怒放。

「我下午还有门诊,先回去了。」他无视於她由喜悦转为铁青的脸色,收拾完资料便离开研究室。

欧阳慧气得咬牙,这不解风情的大木头!她暗骂道。

王大卫在陈诗织家中,俨然如男主人的姿态。

「诗织,我们今天带姿姿出去吃饭好不好?」

「随便,看姿姿要不要回来再说。」言下之意便是──她女儿如果不回来就不去了。

「还在忙这一季的发表会呀!」王大卫将陈诗织困在他与制图桌之间,「如果找不到够大的展示会场,可以来找我。」他企图一亲芳泽。

「哦,天呀!你害我画错了。」陈诗织藉著揉掉纸张的动作避开他的吻。「大卫,请自重。」

「诗织,我已经四十二岁了,我很喜欢姿姿这个女孩,我希望她能叫我一声爹地,而不是王叔叔。」他沉默了一会儿。「你也需要一个让你依靠的男人,不是吗?」他握著她的手说:「嫁给我吧!」

陈诗织不耐烦地翻翻白眼,「够了吧?被拒绝得不烦吗?我那人见人爱的宝贝女儿可不见得喜欢你哪!」

王大卫心知肚明,姿姿是打从心底不喜欢他。

其实他并不像他刚才所说的那样喜欢姿姿,反而一直觉得她是他和陈诗织之间的绊脚石。可是只要他和陈诗织结婚,她自然构不成威胁,世界上有很多的寄宿学校,随便送到国外哪一所都成,就是不能让她留在www.ysb88.com。

他想娶陈诗织的原因很简单,她的成熟妩媚是原因之一,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不过最大的原因是娶了她之後,他的饭店将会承办她所有的展示会及发表会,这其间所回收的盈利相当可观。

「请你记住,我和我丈夫还没离婚。」陈诗织绽放绚丽的笑容。「而且就算真的离了婚,我也不会嫁给你!」

陈诗织的拒绝算是很清楚了,王大卫从此再也没有踏进她们俩母女温暖的家一步。

十五年前,新婚燕尔,感情正浓得化不开的两夫妻,为了一个不必要且白癡至极的事大吵一架,气得陈诗织离家飞往巴黎。因她的决绝,两人也就自动分居了。

连乔飞自知是自己理亏,无奈一直查不到他爱妻的下落,更不晓得她在离开他时已有三个月的身孕。

陈诗织生了一个女儿,如今已亭亭玉立,而他当人家老爸的还没发现,她们母女就已经回到www.ysb88.com来了。

「你怎么会嫁给这种人?」桑敏菁忍不住替好友抱不平。「大白痴一个。」

「我替他谢过你的评语,实在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对嘛!你们家姿姿没爹不也一样被娘教得很好?」她喝了口绿茶润喉。「说到你那个白痴丈夫,真是气死人了!」

「好啦,我知道是姿姿她爹对不住你的达令。」

「死女人!这样逗人家。」桑敏菁杏眼圆张。

陈诗织状似无害地微笑。「好了啦!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商量?你什么时候开始文明起来了?」桑敏菁感到好笑。

「当然是有事相求喽!」

「先说好,想借我女儿门儿都没有。」

陈诗织哀求道:「不要这么狠心嘛!只要穿一套就好了,求求你!」

「你自己就有个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脑筋不会动到她身上吗?」

「不一样啊!」陈诗织不死心。「你们家雪柔比较有『实力』去当模特儿,我家姿姿……算了。」

桑敏菁为姿姿感到不平。「姿姿也很有看头啊!」

「对!她跳芭蕾舞的时候最有看头了。」她顿了顿。「可我不是在展示芭蕾舞衣,懂吗?快吧!把你女儿交给我。」

「想得美!」桑敏菁说什么也不会让独生女去抛头露面,她可不想让雪柔像姿姿一样,十岁就成了公众人物,那感觉可不好。

「你怎么当人家妈妈的?不问问子女的意愿。」

「如果雪柔对模特儿界有兴趣,早就是一流名模了,还用你在那边罗唆?」桑敏菁慎重地警告她。「别想打我女儿的主意,你还是烦你那无情丈夫的事好了,不然哪天你陈诗织被休了,可别像十五年前一样哭著说不甘心哪!」

被好友说中心事,陈诗织脸颊忍不住飞上潮红。「少乱说!」

「是!我乱说的。」桑敏菁佯装惊讶地看著她的手。「咦?这戒指打哪儿来的呀?好像你结婚那天就戴上了嘛!啧啧,十五年了耶……」

「桑敏菁,你够了哦!」

「恼羞成怒啦?这么没度量,唉,跟一个人好像呢!你认识一个叫连乔飞的人吗?」

「对啦!他心眼孝没度量、更没风度,不该打伤你家硕彦。」陈诗织没好气地回嘴。

「打架是一个男人吃醋了才会做出来的事。」她抿唇一笑,「反正这种事硕彦也常做,他还懂得何谓『将心比心』,不会计较你老公动手海K他一顿的事啦!」

「嗯?你看你那宝贝女儿,怎么气成这样?」陈诗织的心思飘到气呼呼走进来的雪柔身上。

桑敏菁想也不想地回答,「有人偷吃了她做的蛋糕,这种事好像只有姿姿做得出来。」

「我想也是。」陈诗织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

姿姿没想到她这辈子有这么背过的时候,只不过心血来潮找堂哥以豪出来逛逛街,想不到会遇到她老爸,吓得她想要躲进附近的商店藏匿,放以豪一个人去面对他。

「小子又跷课啦!」

「是呀!」以豪心虚地摸摸後脑勺。

「你不用准备国家检定考了吗?」连乔飞提醒他。

「反正又不是考不上,叔叔你别担心,你下午不是还有门诊吗?快迟到喽!」

姿姿原以为只有这样,想不到在毫无预警下会遇到最小的两个堂哥──以谦、以翰,见她老爸离开,这下子连躲也来不及躲。

「老大?!想不到你有这种嗜好!」以谦不客气地糗他。「残害国家幼苗。」

以翰则皱眉,「她才几岁?当我们大嫂也太小了点吧?」

他们一点真相都不知,「你们的想法还真下流!她是我系上同学的妹妹,刚刚在路上遇到才一起逛街。」以豪撤谎,而且脸不红气不喘。

「好巧哦!」两兄弟才不信他说的话。

「信不信随你们便!」以豪没好气地回嘴。

姿姿从头到尾一句话也不敢说,更不敢抬头直视两位小堂哥,怕被看穿。

「老大,你的小女朋友好像很害羞嘛。」以谦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小女孩怪怪的。

「人家脸皮哪有你们厚?我得送她回家,不要挡路。」

「哇拷!已经开始接送啦!」以翰故意用言语糗大哥。

「送女孩子回家是一种礼貌,况且……」以豪别有深意地看了姿姿一眼。「她只是妹妹而已!」

姿姿暗地捏了他一把,暗示也太明显了点。

「妹妹?」以谦可怀疑了。「你怎么会用这种……呃……名词来称呼她?」

以豪这下才晓得他有个这么精明的兄弟。

「对呀!」後知後觉的以翰这才发现有点怪。「你明明就是没有妹妹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个名词?」

还不算笨嘛8谁规定没有妹妹的人就不能叫朋友的妹妹为妹妹。」以豪一句话就堵死他们。

姿姿偷笑在心里,他一连说了六个妹字,而且还没有分段,干得好!

「好啦!说不嬴你,我和以翰有事先走了。」说完,他们头也不回地走了。

「以谦哥哥好可怕!狠角色。」

「你那是什么形容词?」以豪爆笑出来。

「他那么奸诈,一定很适合当商人。」姿姿若有所思地说道。

「爱幻想。」他嗤之以鼻。「人家连你是谁都不晓得呢!还哥哥长哥哥短的。」

「就是不晓得才好呀,难道你想搞革命哪!」

以豪心想如果让家人知道姿姿已存在十四年的事实,不晓得会引起多大的革命。三叔绝对第一个发难,他敢赌!

「革命是一定会发生的,只是早晚的问题而已。」他陈述事实。

「可是,现在能拖就拖啦!等我国中毕业去巴黎再革命也不迟。」姿姿自私地说道。

「事情有那么顺利就好了,以谦那狐狸已经开始怀疑了,最近得小心点。」依他对兄弟的了解,是这样没错。

「大哥,我其他的哥哥们都那么精吗?」

「那可不一定!」他伸出食指在她眼前左右摇动,「你要知道,连家专出怪胎。」

「哈啾!哈啾!」

雪柔一连打了两个喷嚏,摸摸自己额头,嗯……有点烫!

「啊!你发烧了。」姿姿抽走她嘴里的温度计。「我带你去看医生!」

「不要!」

「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嘛,走走走!我带你去。」不理会好友垮掉的小脸,姿姿拖著她出门就医。

姿姿在柜台帮她挂了号,扶著雪柔坐在椅子上。

因姿姿学舞的关系,自小便是健康宝宝,长这么大,她还不晓得『大病一郴、『昏倒』是啥滋味,对於雪柔的体弱多病,她根本无法体会。

这家医院很有名,听说里头的医生全都是数一数二的各科权威,所以这儿的病患很多。

真的很多!现在才看到二十号,而雪柔则排在六十二号!要命,这样等下去,她脑袋早就烧坏了。

「姿姿,我好难过哦!」她整个人挂在姿姿身上。

「我看我们改挂急诊好了。」

姿姿改挂急诊後,雪柔就立刻被送进诊疗室。

「院长,这是病患的资料。」护士将病历表放在桌上。

现在换到姿姿垮著脸了,怎么医师会是他?连乔汉,她的二伯父!

「身体哪里不舒服?」

「头痛、头昏。」雪柔最讨厌看医生了。「打喷嚏、发烧。」

「唔,一定想睡了对不对?」连乔汉快速地在纸上写下一串病症。「来,嘴张开,啊──」他发现她扁桃腺发炎了。

「真惨!」姿姿挂念雪柔的痛,先把连乔汉摆一边。「她病得好厉害。」

「是呀,很严重哦!这几天最好不要说话。」连乔汉淡淡地瞥了姿姿一眼,觉得有点怪。

「真的啊?」雪柔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这下子回家後又要被哥哥们骂了。

「开一些药回去吃,要按时吃病才会好得快。」不晓得为什么,他就是对这两个小女孩有特别的感觉,特别是健康的那一个。

「要打针吗?」雪柔怯怯地问,天晓得,她最怕打针了。

「丢脸耶你!几岁了还怕打针?」姿姿嘲笑道。

「不用!」连乔汉笑咪咪地回答,「吃药就行了。」

「谢谢!」她现在脑袋重重沉沉的,只想睡。

「如果烧得太严重,再把她带回来打点滴。」

「不要!」雪柔拚命地摇头。

「好了,去拿药吧。」他把药单及病历交给护士。

「谢谢你!」姿姿甜蜜地对连乔汉笑道,「拜拜!」她想反正以後见不著面了,不用太担心。

连乔汉望著姿姿离去的身影出神,不知她为何这么眼熟,她那么出色的五官,应该他看一眼就不会忘记,可是……他确定以前没见过这个小女孩。

甩甩头,他笑自己太多疑,病人都看不完,还有心情想一些有的没的。他还是当他的医生吧!唉──

连乔飞是根木头!这么说有点不道德,但事实如此。

连胜师有时候搞不懂自己这优秀的小儿子,他好似十五年前失去爱妻之後就变成一个不解风情、反应迟钝的大木头!连胜师记得儿子当年是如何的意气风发,有多少的风流帐……但遇到诗织後,就没辙了。而他婚後更是个顾家的好男人、好丈夫,如果他们俩夫妻来得及生下一儿半女,他更会是个好爸爸……唉,往事不堪回首。

不过话说回来,他那木头儿子如果去向桑丫头探听时织的消息,一定会有很大的收获,但那木头儿子什么都没做,笨、笨死了!他现在才发现自己有个笨儿子。

什么医学博士?他先踹两脚再说。

「爸,您年纪不小了,激烈运动对身体不好。」大儿子──连乔泰太了解自己父亲想做的事了,虽然他也很想给小弟几脚,但他不想父亲因此而激动。

他也从没看过连家有这么没用的男人!

自己的幸福靠自己争取,一向是连家人深信不疑的,瞧他们几兄弟幸福的模样就晓得,娶了自己深爱的女人为妻,又各生了四个出色优秀的儿子,哪像他小弟,老婆、孩子都没有,这叫幸福?他呸!真不知他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弟弟。

「怎么?爸血压又升了吗?我怎么不晓得。」连乔汉加入他们的谈话。

「我是说,激烈运动对老人家不好。」连乔泰另有所指地说。

「同意。」连乔汉笑了笑。「妈呢?」

「老婆子和你们老婆出去了。」连胜师一想到那结发多年的妻子便笑得阖不拢嘴。

「爸妈还是老样子。」

「如果不是老样子就惨喽!准被连家列祖列宗痛骂至死。」

连家自古至今,男人绝对只对一人专情,至死方休。

可连家也是自古至今没出现过一个女娃儿!这实在是一项不能理解的事。

盼了又盼,连家已不奢望有个女娃来疼、来宠,反正那是不可能的事。

「可怜的小弟,现在连诗织在哪儿都不晓得,八成被那什么慧的缠疯了,今天他又没门诊,几点了还不回来?」连乔汉怕他被吞了。

「那个什么慧的,如果敢进我们家大门一步,就把她赶出去!」连胜师下达命令。

「就算爸不说,我也会交代瑞叔。」

嗯,这两个儿子都很聪明,幸好!连胜师欣慰另外两个儿子不似连乔飞,他们懂得掌握幸福。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