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蓝月 > 《偷心物语》
返回书目

《偷心物语》

第一章

作者:蓝月

“对不起……呀……对不起……我以后不敢了……”娇弱的身躯不断的往后缩,避着落如雨下的木棍,小小的木屋里全是她的求饶声。

“不敢?我只是叫你洗个碗,你是怎么样?不情愿就不要做呀!还故意摔破碗,你以为那是不用钱的吗?”

木棍仍是不留情的挥下,怒不可遏的望着不断闪避的连如心,尖酸刻薄的脸上更显狰狞。

“碍…”连如心任由她的二娘打着,一点都不敢反抗,因为她知道反抗的下场会比现在的刑罚更惨。

“我可告诉你,你今天要是没有把厨房内的水缸给汲满,你就等着吃一顿硬棍吧!哼!”红美玉打到她双手无力,才放过连如心,在离开前仍然不忘警告着她。

“是……”连如心目送着红美玉离去,努力的想要撑起身,但现在的她只要一个细微的小动作,就会扯动身上的伤口,一阵阵的刺痛不断的自她体内涌出。

费了一番功夫,她缓缓的走出木屋,顾不及伤口的叫嚣,从厨房拿了水桶,就往后门走去。

后门之后,是一片绿意,而横在房屋的不远处有一条清澈的小溪,山庄内的水源主要是引用这条溪流。由于溪流接近于源头,所以一点都不担心有人会在溪流下毒。

连如心把水桶放在溪边,用手汲取些许清凉,清洗着手上的伤口,冰冷的感觉让她暂时忘了疼痛,她索性将整个手掌浸入水中,溪水不断的冲刷,她心中的伤痛却又涌上心头。

她从来没有怨恨过什么,自己的娘亲在二娘进门之后,便一病不起。该说她是吞不下这口气或是因为太爱爹爹,她也无从追究,但她知道在娘去世时,她看到的是爹伤痛的表情。那时她才十岁,一个不懂世事的小孩,在亲娘去世之后,她褪下了身上的华服和大小姐的身份,成天被红美玉当成下人使唤。她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天天当个出气包,供红美玉出气。

但是,她却全承受下来了,起初还曾经想象她的爹爹会从狠毒的二娘手中救她,但经过这些年,她早就不抱任何期望了。

或许因为她的面貌十分肖似亲娘,所以连雷成怕触景伤情吧!

“唉!”一声淡淡的轻叹,她只是希望可以化解心中的愁绪。

她拿起手边的水桶汲满水准备回去。她吃力的提着水桶,蹒跚走着,但每走一步,身上多处的伤痕无一处不发出痛意,但她也只能咬着牙,努力的走回屋内。

“如心!”

正当连如心要打开后门时,却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唤,她心喜的转过身,因为那是她心仪的如意郎君呀!

“你……你怎么会来这里?”她有些讶异的看着奔跑而来的龚家玮。

“好久没有见着你,我很想你。”龚家玮的眼中充满着对她的想念。

“你……”连如心感到有些害臊,红晕跃上了脸颊。

“如心,下下个月,科举考试就要开始了,所以我想要利用这几天的时间好好的看看你,我多么希望现在你就能成为我的娘子,跟在我的身边,我可以更用心的照顾你。”

龚家玮对于即将到来的考试充满了自信,他惟一放不下心的却是眼前这个善良又傻气的佳人,与世无争的个性总是让她伤痕累累,每次见面,她的手上总是淤痕满布,时深时淡,没有消失的一天,每每让他感到气愤,而她却仍是笑着安抚他的脾气。

“你要好好用功喔!不可以偷懒,否则你多年的努力就白费了。”连如心鼓励着他,她希望他专心的面对自己的将来,不要因为她放弃一切。

“嗯!我一定会考上进士的!”龚家玮向她保证。

“太好了!呀!我不可以再跟你说话了!我得赶快把厨房的水缸汲满。”

连如心突然想起她还有工作没做完,没有时间再跟他谈心了,不然她今晚又得再挨一顿打。

“我来帮你!”龚家玮接过她手中的水桶,就要帮她提进去。

对于他这个举动,连如心反手又把门合上,转身面对他。“你不可以进去,你进去我会有麻烦的。”

“可是……”他知道这一桶水对于瘦弱的她来讲,是非常吃力的。可他又无法扭转佳人的脾气,只好退而求其次。“这样吧!你等一下把水倒好后,我再跟你一起到溪边汲水,帮你提到后门。”不能进去,但是总是能在外面帮她吧!

“这……”她咬着唇有些犹豫。

“不然,我就要帮你提进去喽!”他故意又提起她身边的水桶,作势要走。

连如心看到连忙阻止他的动作。

“等一下!我答应你就是了!”

“好!那我在外面等你,你先进去吧!”他将手中的水桶递给她,他怕她把事情做晚了,又会受到红美玉的打骂。

“嗯!”无可奈何的连如心只好先提着沉重的水桶进入屋内。

也因为他的帮助,她顺利的把大水缸填满。更令她窃喜的是他们增加了些许相处时光,她私心的希望这一刻可以永远的停留,在她的心中,跟他相处的每一刻,都是她最快乐的时候。

“好了!你今天就不会挨骂了!”龚家玮把最后一桶水交给她,顺便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谢谢你,家玮。”连如心向他道谢。

“说什么谢!你要是有什么麻烦,记得来找我!我先回去了!”龚家玮心疼的看着她的伤口,但凭他现在的身份,却又无能为力改变什么,这一点令他十分痛心,所以他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进士,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嗯!你要保重。”连如心目送着他离去之后,就将最后一桶水提进门。

进门之后的她,心中不知为何却感到无比沉重,不安的情绪一直萦绕着她,好像有什么事将要发生……

※※※※※

“哈哈哈!真是太好了!天赐姻缘呀!”

连如心循声望去!看到了难得见面的爹亲与满脸不悦的红美玉朝她走来,她的心中打个突!不好的预感愈来愈强烈。

“呃……爹……”她呐呐的喊着。

“嗯,好好好!如心今年也十七岁了,是应该找一门好亲事了。来的刚刚好!来的刚刚好!”连雷成喜出望外的说着。

连雷成亲善的接近着连如心,仔细的打量着她的身段,她跟她去世的娘真像,这个认知让他心头闪过一丝落寞,但随即又被心喜的情绪给掩过。

她默然不语的任连雷成不停的打量,不知道什么事情让爹那么高兴?

“如心呀!今天恶龙山庄的庄主派人向咱们提亲!我一口气就答应了!五日之后你就会嫁过去。”连雷成一想到他多年来的心愿,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心里不由得万分喜悦。

对于连雷成的兴奋,这个消息对连如心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无法置信,她错愕的倒退一步,净是不敢相信。

“是啊!这真是一门好亲事,恭喜老爷!”红美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她很高兴终于可以剔除连如心这个眼中钉心中刺。

“我……”连如心内心十分着急,但却违反对的话都说不出口,她只能顺从连雷成的安排。

“就这么决定了!这五天你就好好休息,等着做个美丽的新嫁娘,哈哈哈……”连雷成说完之后,就快速的离开了,一点都没有顾虑到连如心的意愿,一个劲儿的只想着要如何风风光光的把连如心嫁出去。

“哼!”红美玉抬着头,高傲的随着连雷成的脚步而去。

怎……怎么会这样?她就要这样离开自己心仪的人,去嫁给一个陌生人吗?

连如心心中一阵悲怆,却又无法抗拒连雷成的安排,她只能认命的提着水桶往厨房走去,一点都不敢奢望她有个幸福的将来,因为……她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呀!

※※※※※

所有人全都沉睡在梦境的深夜,小小的木屋中却发出微弱的光芒,一缕小小的身影举着烛台,靠着微弱的烛光在漆黑的庭园走着,穿过了花圃,走入隐密的竹林中。

她小心的护着烛火,不一会儿停下了脚步。眼前所及的是一座年旧却十分干净的坟墓。

连如心缓缓的抚上冰冷的墓碑,与她分离七年的娘亲正沉睡在这一片宁静的园地,她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的夺眶而出,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能尽情的发泄压抑已久的委屈。

“娘……我应该怎么办……爹打算把我嫁到恶龙山庄,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心仪的人是龚家玮呀……”她将她的苦楚说出,面对连雷成强势的作风,她真的不知要如何反驳,也没有那个勇气说出呀!

“难道我真的注定必须唯唯诺诺的过一生吗?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做我不喜欢的事情……但是,我没有权力反对也没有勇气反对……娘,我该怎么办?”

或许是想要把她七年来的委屈全数哭出,所以她根本就哭得毫无防备,全然没有注意到她身后有一抹淡绿色的光芒,忽明忽暗的朝她而来……

“碍…”

细微的声响终于引起了连如心的注意,她一个转身就见到一抹淡绿色的光芒直往她身上扑去,当她想要做任何的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

“蔼—”

“哎呀——”

两声哀号同时响起。

被撞倒在地的连如心,微微的撑起身子,想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撞着了自己……

等等……她发觉有些不对……她的脸怎么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连如心伸出手,想要摸摸眼前的人是不是她的幻影,却发觉她的手上没有任何伤口,全身上下也没有感觉刺痛……

“这……”

“别这了!小姐,快一点起来好吗?我被压得全身痛得要死。”

闻言,连如心快速起身,离开对方的身子。

“哎喹…我的妈呀!我怎么会全身上下像是被枪打到似的……”水心凝一抬头,才发觉事情不对劲。“怎……怎么会这样?”

她……她的身体怎么会站在她面前……难道……呀!怎么会这样?水心凝开始回想出宫之后的种种情景……

而连心如更是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念念有词的自己,那种说话的口气和音调是她一辈子学不来的。

“姑娘你是?”连心如知道她必须要在此刻说些什么。

水心凝一听到由自己的口中发出的细嫩声音,就感到非常的不自在。“我叫水心凝,是十二行宫的巨蟹座。”

“呃……”连心如不是很明白她说的话,但是至少知道她名字叫做水心凝。

“你呢?”水心凝可以理解她的反应,古代人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十二星座。

“我叫连如心,那现在我们……”连如心指指自己,又指指她,不知道要如何解决。

“听好,我们现在是处于一个比较特殊的状况,简单的说我们的身体交换了……”水心凝思索了一阵,缓缓说道,就不知道她听不听得懂。

“交换?我们会一直这样吗?”连如心担心的问,她总不能以现在的身体嫁人吧!

“唔……我是可以把我们两人再换回来啦!可是……”水心凝有些不确定,她十分不喜欢她现在这个身躯,不用看也知道她的全身上下全都是瘀伤,让她痛得不得了。

“什么?”连如心不明白她话中的含义。

“唉!就现在的状况来说,至少要等一个月,我才有办法把身体换回来。”

从连如心的躯体上发出一点一点淡绿色的光芒,缓缓的流窜全身,却无法让身上的瘀伤完好,水心凝十分懊恼,这表示她真的把灵力用尽了。

“这……不行!”连如心心急的反对。

“没有关系啦!才一个月而已,很快就会过去了。”思索了半晌,水心凝乐天的说着,她一点都不担心。

“这……不瞒你说,五天后,我就要嫁人了。这样根本来不及!”

“看你的模样,我……你好像不是很想嫁喔!”同是天涯沦落入,水心凝觉得连如心十分投她的缘,而且她也发觉连如心在某方面跟她好像哟!

她太了解自己会在什么时候出现那种皱眉、落寞的眼神了。

“我……其实我早有了心仪的对象了!不过我爹是不可能让我嫁给他的,因为他既没财也没权,爹根本就不喜欢他。”说到伤心处,连如心的泪水又开始一串串的落下。

“看来你在这个家过得很不好,你没有办法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这就是古代女子的悲哀,水心凝的同情心又开始泛滥起来。“你要不要把情形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帮你?”

或许是遇上一个肯听她倾诉心事的同性朋友,连如心点点头,把她这十几年来的生活,包括娘亲去世时的惶恐,露出真面目的二娘,以及遇上情郎的一点一滴全说给水心凝听。

“你二娘真可恶!改天我帮你教训她。”水心凝十分愤怒,她同情连如心的遭遇,所以她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不要!二娘她也是为了我好,你就不要怪她吧!”连如心想安抚她的怒气,却没有想到水心凝的牛脾气比她还来得大,说什么都没有用。

“那是因为你太善良才会那么说。对了!你跟龚家玮真的是两情相悦?”水心凝想再一次的证实。

“嗯。”连如心肯定的点点头。

“那太好了!现在我们就去找他。”水心凝高兴的拉着她的手,要她带路。

“你……你找他做什么?”连如心不确定的问。

“当然是告诉他所有的一切和……秘密。”水心凝看着她一脸迷惘的模样,但仍故作神秘,就是不让连心如知晓她的计划。

见水心凝如此神秘,连如心就不再多问!只是专心的帮她带路。

“就是这里了!”连如心在一幢平房前停下脚步。

“喔!对了!我帮你换一套衣服。”水心凝快速的对连如心指了指,帮她改成一套和她身上相同的服饰。

“谢谢!”连如心从来就不在意她身上的衣裳,对她来说这些根本不重要。

“敲门吧!”

“可是这……三更半夜的?”连如心有些犹豫不决,何况现在已经很晚了,突然叫醒他,好吗?

“不要担心,有事我帮你担下来!”水心凝拍拍胸膛向她保证。

“好……好吧!”连如心犹豫了下,还是上前敲了门。

“谁?”门内传出的声音十分清晰,想必这声音的主人还没就寝。

“是我,如心。”连如心鼓起勇气应声,生怕里面的人没有听到。

不过这根本不需要担心,木门在下一刻被快速的打开,龚家玮的手中还拿着一本《诗经》。

“如心,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他对着水心凝的面容问道,但敏感的他,立即感到有些不对劲。因为依照如心的个性,她不会那么晚来找他,而且她也不会这般直视他的眼。

“我不是你的如心,她才是!”水心凝指指她身边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光芒,想必龚家玮看出了些许端倪。

龚家玮倒退了一步,看着眼前这个貌似如心,却没有如心气质的女子,反倒另一个陌生面貌却让他感到熟悉,他几乎可以确定水心凝说的是真话。

“如心?”他面对着陌生的脸庞,再唤一次。

“家玮……我……她……”连如心连自己都没有办法解释这一切,所以更不可能跟他解释。

她的回答更加证实了龚家玮的想法,怎么会这样?

“你不请我们进去坐坐吗?”水心凝有点承受不住这身体的累累伤痕,她真的很同情连如心长期以来所忍受的。

“嗯,请进!”龚家玮邀请她们进入。

“呵……你住的地方似乎不错!”水心凝四处打量,房内的置十分朴素简单。

“区区寒舍,怕是姑娘见笑了!”龚家玮有些汗颜的说道。

“还不错,我可以放心的把连如心交给你照顾。”

水心凝这句话,把这对情人给吓了一跳。

“在下不懂姑娘的意思?”龚家玮努力维持镇定,开口询问。

“不用叫我姑娘,我有名有姓,叫我心凝即可。如你所见,我们两个人的身体被交换过来了。所以我变成了她、她变成了我,在我们暂时无法换回身躯的情况下,当然得找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先把她安顿好喽!”水心凝指了指身旁的连如心。

“你们……换不回来了吗?”龚家玮不自在的反问,他仍不敢置信。

“笨!换得回来我们还需要来找你吗?”闻言,水心凝没有气质的直翻白眼,而这个举动只是让龚家玮更加的确信连如心的身份。“还是你喜欢的其实只是连如心的容貌,她现在变了模样你就不喜欢了?”

“不!我喜欢的是如心的内在,而不是她的外表!”他怕连如心误会,赶紧澄清。

“家玮……”

“这就对了!那我现在把她交给你,你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呀!”水心凝对他们这对恋人,给予最大的祝福,所以她一定要帮他们帮到底。

“那你就要代替我嫁到恶龙山庄,这……”

“你要嫁人了?什么时候的事?”龚家玮惊愕的问。

“是呀!她五天后就要嫁人了!可是,我们的身体在五天之内根本没有办法换回来的……所以我只好把她先交给你!”

“那你……”龚家玮有些迟疑的望着她。

“不用怕啦!反正我只是代她嫁过去,何况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不会怎么样的啦!”水心凝为了让他们安心,不停的安慰他们。

“虽然不是龙潭虎穴,但是我听说过恶龙山庄的处事风格是江湖上公认的阴狠、不留余地,尤其是他们的堡主欧阳任佐更是变本加厉。”龚家玮说出他对恶龙山庄的印象。

“不会啦!没有关系,我可以应付的了,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好好照顾如心,我的事情我可以解决。”

“既然水姑娘都这样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龚家玮喜出望外的说道,他终于可以跟如心在一起了。他缓缓的走到连如心身边,轻轻的牵起她的手向水心凝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她,不会让她吃苦的。”

“那就好……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水心凝抛下一句话。

“什么?”龚家玮着急的护在连如心身前,怕眼前的她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半年……半年之后,我们的身体就要换回来。”水心凝算了一算自己的能力,再加上她在连如心身上必须消耗的能量,原本以为只要一个月的时间,但现在保守估计最快也要半年,才能回归正主。

“这……”龚家玮看了看身后的连如心,见她点了点头,他才不情愿的回答水心凝。“好吧!”

“这样好!那我要先回去了!半年之后再见!”

水心凝说完,就自动的离开,把空间留给甜蜜的爱侣。

看来她是真的要做人家半年的替身喽!

※※※※※

“哎呀——睡到日上三竿了,你这个懒骨头居然还没起床工作!”

是谁呀!一大清早的扰人清梦。水心凝皱起眉头不悦的想着,她翻过身子,继续她的美梦。

“可恶!我今天非要好好的教训你不可!”

水心凝微微的睁开眼,赫然看见一枝木棍迎面而来,她被吓得瞌睡虫立刻跑走了大半,还没来得及思考,双手已快速的接住木棍。

“你这个丫头,你居然有胆反抗,真是不要命了!”

水心凝用力的抽起木棍,甩到木屋另一边,只见一个面貌俗艳的女人对她大吼大叫。

“碍…杀人呀……你,你就要嫁出去了,居然敢对我不敬,我今天要是没有把你绑起来打,我就跟你姓!”红美玉不死心的拿起一旁的粗绳,上前就要将水心凝的手脚绑起。

“你这个疯女人,你想做什么?”水心凝一把推开她,不客气的说道。

“你……你说我什么?”红美玉气极,她没有想到柔弱的连如心会突然性情大变。

“我说,你这个疯女人,可恶的人是你、大胆的人也是你。你不仅敢吵我睡觉还想打我,你才不想活了!”水心凝的睡虫全被她给吼跑了,她的脾气正要爆发呢。

“反了!反了!你居然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连如心,你给我看清楚,我可是你的二娘!”红美玉凶狠的对水心凝说道,她以为连如心只是一时小小的反抗,可是终究会屈服于她。

“二娘……哦!你就是连如心的‘二娘’呀!”这时水心凝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她看着下巴抬得高高的红美玉,感到十分的气愤。

要不是她常常虐待连如心,她也不会全身是伤;要不是连如心全身是伤,她也不会感到那么痛;要不是她必须将身上的伤养好,她也不用嫁到那个恐怖的恶龙山庄。反正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害的!

水心凝的眼睛眯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威胁。

“你怕了吧!”红美玉不知死活的说着大话,她以为连如心的沉默代表她的屈服与惧怕。

“怕!是呀!我怕死了!”

“那你还不跪下来求饶!”红美玉仍是不知死期将近,高傲的命令她。

“这是你说的喔!”水心凝拿起身边的绳子缓缓的接近红美玉,而高傲的红美玉以为她是要跪在她的脚边求饶。

水心凝用绳子打了个活结,用力的拉扯她的双手,套上绳索用力一拉,红美玉的双手就被紧紧的捆绑。

“你……你在做什么?”红美玉惊慌失措看着她,没有想到她有这样的举动。

“要你跪地求饶呀!”水心凝拉着绳索用力的一扯,将红美玉扯倒在地,水心凝就这样拉着她往外面走去。

“放……放开我……碍…”红美玉整个身体拖在地上,沙尘不断的往她嘴里灌。

时值一大清早,工作的仆役们都看到这惊人的一幕,平时善良、懦弱的大小姐居然用绳子拖着气势凌人的二夫人。

水心凝拖着红美玉到一棵大树前才停了下来,她当然也知道她们身后跟了不少看戏的仆人,她就是故意要让那些仆人看些好戏。

“你、你想要做什么?”她惊愕的看着水心凝的举动,直到她把自己牢牢的绑在树干上,她忍不住开始尖叫:“放开我……你这样子做等……等一会儿……老爷知道了你就不好过了……啊!”

“不好过!我就要看看谁先不好过?”不知何时,水心凝手中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刀子,亮晃晃的直在红美玉面前晃动。

“你……你你你、有……有话好说……”

看着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刀子,红美玉的心脏快停摆了,要是现在的她不是被绑在树干上的话,她早就瘫软在地了。这时,她才知晓自己危险的处境。

“有话好说?你不是要去向爹告状,说我欺负你吗?那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呢?二娘……”水心凝反过刀背,在她的颈项上轻划着。

“不!不说……不说……连小姐饶命呀!我不说了、不说了……你……你可不可以帮个忙,把刀子收起来?”红美玉背脊泛起一阵阵凉意,就怕她一个用力,她就没命了。

“要收刀子是可以啦!不过……我以后的工作……”她似轻柔的语气问。

“不做!统统不用做……”面对刀子的威胁,她还敢叫她做吗?

“好!那我以后睡觉……”

“不吵你!以后不论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吵你了!”

红美玉看着她将刀子收回,这才重重的吁了一口气。

“大家都有听到她说的话了喔!”水心凝转身面对身后那些看戏的仆人,对他们露出一个甜似蜜的笑容。

她的笑容马上蛊惑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再加上平日就看不惯红美玉的作风,他们一个劲儿的点头。

“不要说我对你不好,身为连家大小姐的我,忍了你七年也已经够了,我身上的伤痕也都拜你所赐,我今天暂且打消让你挂彩的念头。”水心凝暗自吐了吐舌、做个鬼脸,瞧她说的有模有样,好不威风0以后,你少在我的面前出现!”

“是、是……”

以前红美玉仗着连如心懦弱不敢反抗,所以才会对她越来越过分,她却没有想到一个人的性情会在一夜之间转变如此之大。

“今天……你就在树干上好好的反省吧!下午我会叫人帮你松绑的。”水心凝说完之后,即转身离去。

不一会儿,她却停下脚步,转过身对大伙说道:“各位叔叔、伯伯、婶婶、阿姨、姐姐、妹妹,你们不可以帮她解开绳子喔!”她眨了眨眼后,蹦蹦跳跳的走了。

被她亲切态度和天真笑容给吸引的仆人们,在好戏散场后,纷纷回到工作岗位上,而被绑在树干上的红美玉不管她喊得多大声,就是没有人帮她松绑,看来她平时的人缘果真其差无比。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