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猫子 > 《玩个爱情游戏吧》
返回书目

《玩个爱情游戏吧》

楔子

作者:猫子

日本东京

位于“两国竞技馆”附近,一家由退休相扑选手所经营的“什锦火锅”店里,角落坐着一桌客人,一男一女,出众的外貌引来不少的注目,他们对外人所行的注目礼从容而视若无睹,但有人正津津有味地享受美食……有人则不。



“湘靡,爸爸问你一件事好吗?”

虽然父女难得相聚,应该聊点可以促进彼此情感的话题,但望着女儿的吃相,席汉德还是忍不住想问点无聊事。

“嗯……呜……嗯……”席湘靡点点头,满口的食物只能含糊地回答。

席汉德看着甜美可爱、吃相却不怎么符合“形象”的女儿,似乎有所迟疑。直到敌不过好奇心的作祟,他才小声地问道:“女儿……刚看完两团肥肉打架,你怎么还能有这么好的胃口?”

两个油腻腻的肥男肉贴肉,拉扯着对方身上惟一穿着的丁字裤磨蹭着。那恶心兮兮的画面,像噩梦一样在他脑海盘旋不去,害一早到现在明明没吃什么的他,一点进食的胃口也没有。

二话不说,席湘靡刚吃下的白饭与火锅料,当场全给喷了出口。

“咳咳咳……”她猛拍着胸口,想顺顺被呛到的一口气。

席汉德见状,立即紧张地询问:“湘靡,你没事吧?”

“如果爸爸真怕我‘死不瞑目’,就不要语不惊人死不休!”稍微顺了顺喉咙口的气,抚着胸口,她埋怨地白了父亲一眼。

“对不起,爸爸不知道你对那两团肥肉那么敏感,一定是我害你想起他们打架的恶心画面,才会--”

“爸!那叫相扑比赛,不叫两团肥肉打架!”席湘靡哭笑不得地打断父亲的话,还好他们父女俩是用中文交谈;否则,肯定被周遭的一群相扑迷给海K死。

“爸爸知道,可是说两团肥肉在打架又没错。两个大胖子在台上互推互挤,弄半天也不知道他们是在使力还是在做秀,倒是其中的一个摔了一跤,不知道会不会压死下面的那一个……”

日本的国粹耶!爸爸硬说那叫做两团肥肉打架?!身为大和民族的一分子、且深以日本文化为荣的雅子妈妈,听到不知会作何感想。反正不管她再怎么撮合,妈妈打死都不会考虑和爸爸破镜重圆的。

个性不合。唉……或许就如他们俩共同的说辞,这的确是他们只能维持十年夫妻的关系吧!十年,其实已经很勉强了。

中国不知哪个已作古的老人家不是有说过吗?十年生死两茫茫,发已白,鬓如霜……可见十年是多漫长的一段岁月。然而两个人天天相对,已没有男女感情,那又是何种感受?

照她父母的说法,他们的分手出于理性,一点都不恨对方,只是对彼此已经没有感觉,没有必要一起生活。分手之后,他们反而还能像朋友。事实,也的确如此。

席湘靡心底明白,要不是有她,他们恐怕十个月就已经分手。算了,不管怎么说,父母也为她这个“自行报到的天使”努力过十年……啊!别想这个了。

看着十八岁就当她父亲,如今也不过才四十出头的席汉德,潇洒迷人,笑起来时甚至还有些年轻人的腼腆,她开始替相扑选手说话:“爸!相扑是两个肥仔在扭打的比赛没错,可是要想办法在短时间,使对手出场或摔倒在地上,收放拿捏也是要用智力的……”说到一半,她突然叹口气,因为爸爸根本没在听,于是她改口问:“爸,你这回特地来日本看我,有重要的事吗?”

席汉德是个十分忙碌的人,难得他来日本看她,她才想带父亲看点在日本以外都看不到的比赛嘛!其实她也没多少兴趣,只是想爸爸可能会喜欢也不一定。

现在,她知道席汉德对日本相扑的感想了:两团在打架的肥肉。他们父女俩,不太可能再一起出现在相扑常这一点,他们都有相同的感觉。

还真怕女儿不问,他没机会说哩!听到女儿终于主动提起,席汉德的精神立即抖擞,露出诡异的笑容。

“湘靡,你二十二岁了。”

“爸爸,你认为我不知道吗?”拜托,她自个儿几岁还用问别人不成0你忘了我和你母亲的约定吗?”席汉德笑望着女儿提醒道。这件事,他和雅子在湘靡十六岁时,就已经告诉过她。

席湘靡愣愣地望着爸爸的脸,不禁哑哑低喃:“爸……你说的……该不会是……”

结婚前归母亲,她住日本;结婚后归父亲,她得住在中国。

不管当初离婚时,他们夫妻俩是怎么讨论出这个结果,印象中,爸爸曾经告诉她,既然她结婚后得住中国,自然就得嫁给中国人。

如果女儿在二十二岁之前,没有找到足以论及婚嫁的对象,席汉德就开始寻觅良婿,好让她在两年之后,也就是二十四岁时嫁到中国……

之所以是二十四岁,是因为席汉德和河内雅子的约定里,席湘靡得陪母亲到二十四岁才能出嫁。

也不是硬性强迫,女儿若是有心爱的对象,席汉德则不勉强;若没有,就轮到他这个当老爸的做主。这些,他们都很清楚地告诉过席湘靡。

她没有忘,可是……

十六岁时,她只当父母在开玩笑,难不成他们玩真的?!不会吧!她当时还满不在乎地回答:“好好好,随你们高兴啦!”

不能随他们高兴?

废话!那是她的终、身、大、事耶!早知道爸妈一直都当真,她说什么也会赶在二十二岁前,努力地去谈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哪肯就这么“清白”地嫁掉,多可耻、可怜哪!

席湘靡有很多话想抗议,但那都是在她亲爱的爸爸清开桌面,将那几张要给她“挑”的照片摆到她惊艳的大眼之前。的确,那几张照片上的人影让她讶然无语。

显然这几张照片是爸爸请征信社偷拍的,角度不一。

照片上五个视线不在镜头的俊男,拥有一种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的气质,比日本偶像剧里的男主角还有型。

爸爸去哪儿偷拍来的?电视台要找明星,叫星探去问爸爸这些人在哪里就够了。

“你还记得就好。爸爸特地去调查过,这五个帅到没话说的家伙,可都是女人炙手可热的抢手货,没有女人不想嫁给他们当老婆。你看,爸爸对你够好了吧!你喜欢哪一个?快点决定,让别人抢先就没份了。喜欢的话,爸爸会想办法……”席汉德愈说愈高兴,忍不住对女儿分析:“看看,年纪最小的这个比你大几个月;也才不过二十三岁就已经是一个知名剧团的负责人,很漂亮吧?”

看女儿没多专心,他换张照片,仍是兴奋地道:“你看这两个是双胞胎兄弟,长得一样好看。你要是喜欢,戴眼镜的这个比较好,没戴眼镜那个太花心了;不过要是喜欢这个年纪最大的也好,嫁给他的话……”

“爸!这个呢?”等不及父亲介绍完,她拿起其中一张照片,指着上头寒着一张脸的男人追问。不知为什么,五个出众的男人就只有他让她移不开目光。

缓缓地,那照片里的身影让她心里产生一种奇妙的悸动,好像素昧平生的他们之间有种联系,让她的视线再也舍不得离开手中的照片。

好想好想……爱他?她被脑海忽然蹦出来的想法吓了一跳,眼神却更紧紧锁住那张刚毅俊美的轮廓。将几张有他身影的照片都挑了出来拿在手中,各种角度、还有他的眼睛……

看到入神的她,几乎已坠人照片中那双迷幻如梦的浅色瞳眸中。

好美的眼睛是不?和他脸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仿佛判若两人。

“他?能力是没话说,不过……他好像……不太喜欢和女人相处……”

这下席汉德有点担心了,没想到几个出色的兄弟,女儿竟会挑上雷家中讨厌女人有名的雷烈。雷烈从不亲近女人,不参加有女人的聚会,连一般商界的应酬活动都极少出席。席汉德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让他们认识彼此。

一股强烈的渴望涌上心口--她想拥有这个男人,完全拥有。

不等爸爸把话说完,她已有所决定。

“爸爸,我要他!”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