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江流水 > 《夏日柠檬香》
返回书目

《夏日柠檬香》

第一章

作者:江流水

初夏的校园中,暖风徐徐,周末上午学生无心上课,师长们也颇了解少男少女们的心思,课堂上只随便画画重点、交代几声就让大家自习。

三年级的某间教室里,几个学生较为大胆,公然传起小纸条或低声交谈。

放学的钟声响起,老师前脚才离开教室,学生们便开始洒扫清洁环境,某些人还聚在一起聊八卦。

“喂喂喂!新消息,三年级两对最热门的情侣现在都拆伙了,而且女方不是出国就是转学,剩下两个好男人,我看整个学校的女同学又要陷入一场争夺战中。”

裔晓夜去福利社买了包零食,顺便带回最新消息,一进教室就大声嚷嚷,几个女同学闻言凑过来加入热烈的讨论。

关柠浓在外围听了一会儿,便将死党自重重人掌中拉出来,“你还真够无聊的,那些明明就不关你的事,别忘了你已是罗敷有夫。”

“什么罗敷有夫,我只是交个男朋友又不是嫁人了,所以刘瀚宇跟沈傲泉我也一样有机会去争龋”晓夜很阿Q的说。

“你喔,异想天开啦。”柠浓糗糗好友。

“难道你不心动吗?先说说刘瀚宇好了,跟女朋友分手后,他一直念念不忘,这种专情的货色现在不多见了,很多小高一的学妹都把目标锁定在他身上呢。”

“我倒认为这种人不好上手,瞧他专情成那副德行,要他再次为别的女生心动,难喔。”

“那沈傲泉呢,现任学生会会长,个性内敛但行事成熟稳重,也是高二学妹们的第一选择喔。”

“可被他看上的女人都是冷艳型的大美女,我们这种平凡角色还是不要痴心妄想。”柠浓甜笑地戳破好友的美梦。

晓夜气呼呼的瞪着好友,“你很麻烦喔,不是嫌弃人家就是贬损自己,你倒说说看,这学校内还有哪个好男人才能让你瞧上眼的?”

“那个。”柠浓浅浅一笑,小手往旁一指。

晓夜转头,就见一个高二男生正走过教室外的门廊,身后还跟了四、五个小学妹。

“严……严真澄?不会吧!”晓夜不可置信的怪叫。

“怎么不会?我倒觉得他满带劲的。”柠浓巧笑倩兮。

“但他比咱们校”

柠浓摊摊手,“他也只小我们一岁,况且我就是瞧他顺眼。”

晓夜丢了个“你很怪”的眼神给死党,“先不论你对他的感觉,倒是他,可能接受比他大的女人吗?”

“碰碰运气喽。”柠浓把晓夜的眼神当作赞美,“反正爱情的发生本来就是要靠机运。”

“说得好,那你前两次那些没结果的恋爱就是运气不好喽?”晓夜糗回去。

柠浓左手撑着脑袋瓜子。“也不算运气不好呀,这两次恋爱虽然不完美,但至少好聚好散,我和赵、林两位学长还是好朋友。”

“好朋友有什么用?这两位学长都交了新女友,再也不可能凡事都把你摆在第一位,或者随传随到了。”

“你这话好似男朋友就是交来利用一样。”

“当然,不然我平白无故赔上我的青春做什么。”晓夜得意洋洋。

柠浓瞪了好友一眼,两个女生又随即爆出大笑。

“走,闪人吧。”晓夜将好友拉起来。

“好。”柠浓拿起书包,便带头往外走。

“咦?你走错方向了吧?校门口在另一边耶。”晓夜拉住死党。

“我要绕路。”柠浓神秘莫测一笑。

“干嘛?”

“到二年级去走走。”

“你要找人?”

“严真澄。”

晓夜诧异地止步,“不会吧?”

“就是会。”柠浓笑开来,回头给好友一个俏皮的眼神,“我要去试试,碰碰运气看有没有机会跟他认识。”

“但……我以为你在开玩笑,他比我们小一岁……”

“你不用一直提醒我年纪比他大。”

“这种问题逃避没用。”

柠浓轻咬下唇瞪着晓夜,“废话,你到底来不来。”

晓夜盯着好友许久,叹了口气说:“好吧,要丢脸就一起丢吧,谁教我交友不慎。”

柠浓双手掐住晓夜的脸颊往旁拉开,“笑一个,情况不会这么惨的。”

晓夜拍掉柠浓的手,“先说好,如果等会儿你太过火的话,我就立刻跟你绝交,我……”

“好啦好啦,你好啰唆,我有分寸的。”

忠言逆耳,柠浓转身就走,晓夜叹口气只得跟上去。

才走到二年级的楼层,迎面遇上的二年级生都礼貌性地喊着:“学姊好。”这是如风高中的传统,严格的学级制,低年级的学生在碰见高年级生时,都得礼貌性的问好。

正因为这个传统,所以高年级生很少到低年级生的活动范围走动。

此刻,晓夜对着学弟妹们的问候一一微笑点头回礼,手肘则碰碰柠浓的腰际,“就算我不说,你听见那一句句的‘学姊好’,难道不会刺耳?”

柠浓脸上挂着礼貌的微笑,心里也开始不确定了。

“既来之则安之。”她说。

“无聊。”晓夜不客气地评语,教柠浓暗暗回给她一个白眼。

晓夜不理会,抬头恰巧看见严真澄远远迎面行来,便忙提醒好友。

柠浓随着好友的暗示转头一瞥,瞧见心上人的身影,她的心跳倏地加快,脸色也浮上绯红。

“真夸张。”晓夜不可思议的瞪着柠浓,这年头还有人脸红得这么快,真是不容易呀。

柠浓已听不见好友在说什么废话,她的眼睛只看得见严真澄俊挺的身形和那身不羁的醋劲,老天,他真是上帝最杰出的作品呀。

明明走廊上活动的学生很多,但是柠浓只能看见真澄,看着他慢慢接近,然后……与她擦身而过。

柠浓感觉自己紧张的好似呼吸暂时停止,她什么也不能想,让那份悸动慢慢沉淀──

“你怎么了?”一声低沉的男性嗓音从身后传来,原本已该渐行渐远的严真澄,这会儿却回头拉住柠浓的手腕如是问;她激荡的思绪化成澎湃的气息扰乱了他,也勾起他的犹疑。

柠浓转身,如此近距离的和真澄接触,他还握着她的手。老天,她的脸更红更热了。

真澄紧盯着她,半晌,他像是从她恋慕的目光中发现了她对他的倾心。

他低笑,“又是一个傻瓜。”

然后他不理会来来往往的同年级学生,张手拥抱柠浓。

***

午后,两名少女坐在麦当劳。

“喂。”

……

“喂!”

……

“回神了啦,不过是被个男人抱了下,你三魂七魄都飞光光了吗?”晓夜掐住好友的脸颊使力一牛

“好痛!”柠浓抚着脸大叫。

“终于清醒啦,我还以为你已丧失神智了。”

“我……”柠浓轻咬下唇,对于自己在好友面前的失态感到羞涩。怎么回事?她也不是没被男人抱过呀,都怪那个严真澄,八字还没一撇,他就动手动脚的,她都还没个心理准备呢。

晓夜瞪着她,“你又开始思春了啊?”

“什么思春,好难听!”柠浓喝了口可乐。

“还有更难听的呢。”

“什么?”

“发情呀。”晓夜以食指点点好友的额头,“瞧你方才被严真澄抱在怀里,那满脸幸福的笑容,我想你大概没注意到后面一票学妹如刀剑般的目光全都射向你了吧?”

“我发我的情,关她们什么事?”

“问题在于你发情的对象是她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呀。”

“那她们得怪那位白马王子为何不抱她们却来抱我了。”

“哟──你很得意是吧!只不过是个拥抱,又不是名分确定,你别忘了严真澄还有个同年级的女朋友。”

“这倒是……”柠浓闻言眉心打结,“那他干嘛还抱我?”

“我想他是发现你对他有意思了。”

“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我刚已经用到‘发情’这种字眼了,你说明不明显?”晓夜拿出自己的手机把玩,“若我是男人,看见你那‘思春’的眼神,我也会忍不住对你动手动脚,因为你的眼神带有一种‘默许’的意味。”

“什么默许,我像这么随便的女人吗?”

“我知道你不随便,但严真澄不知道呀。”晓夜去了个“你变呆子了啊?”的眼神给好友,“他本来就是随性至极的男生,见你到他有意思,他便给个拥抱安慰你,但那只是一时兴起的举动,我相信他抱过之后便会忘记这件事。”

听到这一点,柠浓的眉心真正打了个大死结。“抱过就忘?活似我只是他的一场露水姻缘……”

“你形容得真好听,要我看来,倒有点像是一夜情或是召妓的感觉呢。”

柠浓狠瞪好友一眼,晓夜摊摊手,“我实话实说,通常男人只有在面对这两种事情时,才会将女方‘抱过就忘’呀。”

“喔?你倒是很了解嘛,怎么,你那口子常干这种事是不?”

“他敢?!而且他若真是这么想,还会傻到告诉我吗?”

“那你又如何得知男人的心态?”

“杂志看多了嘛。”

晓夜的手机响了,两个好友暂停拌嘴。只听晓夜对着手机嘟嚷几声,便起身拿了书包,“我那口子在山下等我,得先走一步了,你呢?”

“我想再坐一坐。”柠浓回答,不忘戏谑死党,“倒是你,办事时别忘了提醒他戴保险套。”

“去你的。”晓夜笑捶死党一记,转身走人。

柠浓好笑的看着好友离开,她和晓夜一向“毒来毒往”习惯了,但两人的这一面却不曾在其他同学面前表现出来;犹记得上回同班的另一个女生,还认为晓夜是属于活泼型的女生,而她关柠浓则属于“贞静型”的少女。

那时晓夜听见这个评语,还糗了柠浓好几天。

“贞静?假静还差不多呢。”私底下,晓夜如此调笑好友。“外貌果然能骗人,你长发飘逸,笑容甜美,当你不开口时,整个人就是柔柔静静的,其他人都被你的脸给骗倒了。”

“羡慕吗?”柠浓笑着反击晓夜,“怪就怪你爸妈没给你生副好皮相。”

“哼,你的长相也不算绝顶美丽,比起C班那个已经转学的赵清影,你只能算个屁。”

“而你更惨,连‘屁’都不如。”柠浓抱腹狂笑。

晓夜气呼呼的,“真该让同学们都见到你这一面。”

“她们的视力不好,通常只会‘视而不见’。”

“听听,骂人家是瞎子,你的嘴巴真恶毒。”

“跟你学的。”

“少来了,我的功力还没你高。”

“哪里,是你谦让了。”

回想至此,柠浓笑开了眼,淡淡的微笑漾开在她的肩眼间,整个人散发着青春的娇甜和光彩。

走出速食店,初夏的街头,微风轻送,红砖道上人来人往,柠浓随意慢步,很是优闲。

信步经过某个巷道,她被里面正在发生的一幕吸引住视线,继而躲在一旁偷窥。

严真澄正和他现任女友在争执着。

高二的女生怒叫道:“你解释啊!每个人都看见你抱了关柠浓学姊,我是你的女朋友,却是最后一个得知这消息的人,你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气急败坏的声调有些刺耳,被指责的真澄忍不住蹙眉,“不过是个拥抱,有什么大不了的?在国外,这只是一种打招呼的方式。”他揉揉耳朵,“如果你觉得不妥,那下回我抱了别的女人后,轨先向你说一声,这样如何?”

“你……”她快气疯了。

“这样还不行吗?你不想最后一个知道,我就第一个告诉你。”

“你猪头啊!”气愤的泪水滑下她的颊,她恨极的冲上前,使力捶打真澄的胸膛。“我们才正式交往一个月,你就给我一顿难堪,太侮辱人了。”

“难堪?有这么夸张吗?”他钳住她的双手制止攻击。

“怎么没有!你是我的男朋友,这世界上,只有我能抱你。”

真澄闻言张手抱住她,但她不领情,用力推开他的拥抱。

他没辙,“怎么了?你不是想抱我吗?现在我让你抱,你又不要。”

“你……你……我不理你了啦!”女孩一跺脚,转身跑开。

真澄就那么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嘴角扬起一抹有些冷漠的弧度,根本没打算追上去。

“又跑了一个。”从角落走出另一名男学生,“你太狠了吧,连个解释也不肯给她,就这么重重伤了人家的心,难道你不怕她真的狠下心来跟你恩断义绝?”

“天涯何处无芳草。”真澄笑了笑,转身面向好友,“你要心疼,我把她让给你。”

罗尉庭双手打叉,“敬谢不敏。”

两个男孩一同步向巷子口,柠浓努力将自己缩到最暗处。

尉庭边走边说:“让我算算,刚刚那个女孩,应该是你第十九任的女朋友,没错吧?”

真澄扬扬眉,“十九任?我交过那么多女友了吗?怎么我自己都不记得。”

“我也是约略估计,从幼稚园咱们同班开始,这十几年来,你是潮来潮往,过尽千帆……”

“过尽千帆?这是什么狗屁倒灶的词?”真澄失笑的给好友一拳,“我几时那么沧桑了?”

“随便扯扯。”尉庭笑了笑,“只是提醒你最好有点良心,女人玩多了,哪天遭到报应,后悔可是来不及……”

“我从不以‘玩’的心态去谈恋爱,每一次我都很认真。”

“认真?你若真的认真,怎么会轻易和每个女友分手,而后还能不痛不痒,继续游戏人间。”

“为什么分手之后一定要痛苦悲哀?大家可以好聚好散。”

“能够好聚好散就不叫真的恋爱,爱情应该是刻骨铭心,会让人永志不忘。”

“永志不忘?太可怕了吧。”真澄笑着拍拍好友的肩,“谁能记得每一段恋情的细节,再说就算记得也没用,对下一段恋情一点帮助都没有。”

“爱情对你来说,只是一场游戏,对吗?”尉庭问道。

“不是游戏。”真澄仍是笑着,“只是它来得太容易,我若想要爱情就唾手可得,不论珍惜与否,我都能拥有它。”

像是附和他的话,才经过某个店面,怡巧遇见两名小高一女生,她们惊喜地迎向真澄,其中一名脸红通通的,将手上的小礼盒递向真澄面前,“严学长,这是我们家政课烤的小饼干,请你品尝。”

真澄接过小礼盒并当场打开,吃了块小饼干后便笑着点头,“烤得不错,甜度适中,好吃。”他给两名学妹一个完美的笑容,“谢谢。”

两名学妹目光痴迷,脸上带着傻傻的崇敬神情;真澄转头给好友一个若有所指的笑容,而尉庭只能摇头叹息。

爱情,真的这么容易吗?

***

望着真澄远去的身影,将整个事件从头到尾瞧进眼里的柠浓,心都寒了。

这实在太残酷了,中午他的拥抱才让她对他的好感加了不少分数,没想到下午,页澄的另一面却让她幻灭了。

这个男人不能爱,她心想。因为他不懂爱情,从他跟女人分手后还能无关痛痒这一点便能瞧出端倪。

“真可惜。”柠浓低语,“他有那么棒的外在条件,没想到内在却是个感情智障。”

如果让晓夜知道这些事,自己准会被好友给糗死的。

柠浓摇头哀叹,就再装一阵子好了,假装自己仍为真澄心动、仍然迷恋他,反正他那么杰出,逃恋他是应该的。不要让晓夜看穿她对真澄已失望透顶,也许就能躲过晓夜的嘲讽吧。

倒楣的下午呀。

柠浓慢慢踱步回家,心情非常沮丧。

一进门,大她六岁的姊姊已坐在客厅。

“今天这么早下班?”柠浓边脱鞋边有气无力的问。

“我谈完一件合作案就直接回来了。”

关柠心身为大公司的经理人,本来就不需刷什么上下班的卡。她瞥了妹妹一眼,“怎么了,年纪轻轻却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心情不好。”柠浓解开制服衬衫的蝴蝶结带子,顺手将长发扎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该不会是成绩单发下来了?”柠心跟在妹妹后头关心的问,当然内心里其实是打着探问八卦的主意。

柠浓向厨房里的母亲打了声招呼便步上二楼回自己房间,对于身后姊姊的问题没有回答。

“还是又被男人甩了?”柠心再猜。

柠浓将书包扔到床上,回头瞪着姊姊,“什么‘又’,我根本没被男人甩过。”

“没有吗?那你前两次失恋时为何伤心得食不下咽、卧不成眠。”

“谁失恋不是那个样子?”柠浓目露凶光,“我是哀悼恋情的流逝,这很正常好不好。再说我和那两个男生是和平分手,不是被甩。”

“啧,火气这么大,谁惹你了?”

“不就是你吗?无事生事,你好烦。”

柠心对妹妹的毒语不以为意,反正她已达成目的,妹妹已经恢复往昔那般活泼小辣椒的模样,她可功成身退。

“好歹姊妹一场,我也是关心你呀。”柠心笑道。

“什么关心,我的初恋就是被你破坏的,若不是你向老爸告状说常打电话找我的赵学长是我的男朋友,爸也不会把人家骂跑。”柠浓翻出旧帐就有气。

柠心吐吐舌头,“那姓赵的太软弱,根本配不上你,我也是为你好。”

“他是斯文不是软弱,再说他能配合我的强悍,这是互补。”

“好好好,柠檬小公主,是姊姊的错。”柠心双手捧起妹妹的娇颜打算来个友善的亲吻,“不气不气,小公主息怒吧。”

“讨厌讨厌,我讨厌你。”柠浓喊着,却没避开姊姊印在颊上的亲吻。

老实说,为个“外人”伤了自家姊妹的感情才愚蠢,柠浓知道姊姊是为她好,所以自己每回口头上一顿叫骂后,内心还是相当珍惜家人的关心。

关家就这么一对女儿,比柠浓年长六岁的柠心自小就把妹妹捧在手心里呵护着,但也不小心将柠浓宠成又娇又辣的性子。

唉,这是溺爱过度的最佳证明,柠心这么想。所幸妹妹还没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家人们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计较了。

亲过妹妹的柠心随后离开妹妹的房间,而柠浓则坐在床沿发起呆来。

想到严真澄,她频频叹息。真可惜,她已经为他动心,没想到他竟是个游戏人间的混帐。

一阵胡思乱想,她起身推开落地窗走到阳台,无聊地把玩着自己的手帕。

夕阳西下,天边的晚霞多彩瑰丽,柠浓怔忡着,一不小心,任风吹落自己的帕子。

她心一惊,俯身欲挽却没挽回,就见帕子落在一名经过自家门前的男孩肩上。

男孩取下帕子,仰头瞥向她,竟是她心中想的那个人儿。

一日见三回,每回都是不同的感受。

此刻,真澄盯着她,嘴角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你的?”他问。

“嗯。”柠浓点头,心跳怦怦,帅哥的魅力不同凡响。

须臾,就见真澄一跃翻过腰际高度的围墙,踏着青青草皮向她走来。

她看着他一步步靠近,到了阳台下,他的笑容更加灿烂,突然脚步一瞪,借力于脚边的大石,他在跳跃的瞬间,双手已攀住她的阳台栏杆,跟着一挺身,手臂使力往上撑,整个人就跃七二楼阳台的栏杆上,以单膝跪杆的姿势,与她平视。

他的行为太突兀,柠浓屏住气息,盯着他的笑容说不出话。

“来。”真澄向她轻唤,声音有着浓浓的诱哄。

柠浓宛若没有自主意识的娃娃,柔顺地走向他。

他执起她的手,将黄色丝帕系在她的腕上,而后亲吻她滑嫩的手背,以崇敬的口气说着:“茱丽叶,我为你而来。”

柠浓的心为他的话而震撼,粉红色的双唇微启,却不知该如何回应他。

她的手仍在他的掌中,他牢牢紧握,好像一辈子不放手。

远天紫红泛金的霞光在他背后形成美丽的衬景,她能闻到院子里柠檬树散发的淡淡清香,还有第一次在他眼中看见的柔情。

这会是那个率性不羁、浪荡成性的严真澄?或者她遇上了他的孪生兄弟而不自知?

他又说了些话,但她什么也听不进去,只能傻愣愣的盯着他,盯着他的眼睛,让那狂狷的灵魂占据她的心海。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再回过神,眼前已没有他的身影,只剩远天最后一抹霞光渐渐淡去,灰暗的天色近黑,巷子里百家灯火齐亮,就是没有……他。

柠浓举起左手,腕上的丝帕提醒她这段相遇不是梦境,他真的来过,还以炽热的眼眸凝视她。

茱丽叶,我为你而来。

缓缓的,她举起左手,以唇覆上他烙下唇印的地方……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