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贞妍 > 《小媳妇儿》
返回书目

《小媳妇儿》

第一章

作者:贞妍

黄昏时分,在夕阳映照下的池水,宛如一泓流金般闪亮,小园内花朵盛开、柳树垂杨,如茵碧草沿着长廊拓展开来。

一眼望去,廊内一扇半敞的红木门清楚地让路人可一眼瞧见房内桌上及架上随意散置的书本;徐风轻吹,书页便簌簌地翻飞,发出阵阵引人止步关注的声响。

在一扇装饰着贝制风铃的窗口下,露出一张绝色的少女面孔;她以手托腮,坐姿随意——其实应说是不雅。无聊地眯着几乎快合上的双眼凝视着天边如血般的彩霞,微噘的唇瓣不时地发出一声声叹息。

“喂!瞧你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减肥减昏头了啊?”一阵低沉的男声从窗外不远处传来。“哼!”只见窗口上的美少女冷哼一声,不屑已清楚写在那张绝美容颜上。

“怎么,又有人惹你生气了啊!”一名身着墨绿色功夫衫、高壮挺拔的男子,在距离她五步之远的矮石墙上坐下。

美少女眼角余光一扫,丢了大白眼过去,嗤鼻道:“本姑娘不屑与鸡婆男打交道。”

这位被美少女冠上“鸡婆男”称号的男子,是洛阳城内大名鼎鼎的镇威镖局总镖头——云放天。年约二十五、六,一手好枪法,又因为人处事公正不阿,在武林上也颇具声名,人称“洛阳神镖手”。

“你该不会在为一个月前的事情生气吧?”云放天小心翼翼的问道。他原以为一个月的时间早该消去她的怒火,看来情况并非如此。

“你说呢?”少女朝他露出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出其不意地将一方雕着莲形的精美镇纸砸了过去。

“玉琉璃,武林中有谁不知道玉沐风——也就是你爹爹。精通卦文、占卜之术,神算之技可赛孔明,只要他屈指一算,打啥歪主意便清清楚楚,试问,面对你爹,我还需要开口吗?”云放天接住镇纸,无奈地说道。

“你少推卸责任了,要不是你露了口风给我娘知道,以我爹那种懒个性又怎会花时间动脑筋呢?更别提还亲自出马去把我逮回来。说来说去就是你那张臭嘴惹的祸。”

这云放天也真够冤枉。那天他只不过是在“迎月山庄”外巧遇素有“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玉夫人——嬴月。他按礼数上前问安,顺便闲聊了二句。谁知玉家净是些聪明的怪物。

他只不过说了句:“今日城里有热闹可看。”

但也因而种下日后的祸根——玉琉璃复仇记。真是应了“祸从口出”这句话。

云放天道:“不是我爱说你,哪有好人家的姑娘会跑去跟人家选花魁?更别提你还是‘迎月山庄’的玉琉璃。这事若传了出去,丢了名节事小,毁了山庄及两位长辈的声望事大啊!”

“是是是,姓‘云’的,你不是说我,只不过有点爱管咱们姓‘玉’的闲事罢了。敢问,‘云’公子,小女子顶着‘迎月山庄’小姐之名,是不是就得不吃、不喝、不睡地杵在人前等死啊?”玉琉璃甜蜜蜜地嘲讽着。

这段酸味十足的明讽之词,云放天只能照单全收地苦笑着;手一伸,摘了片柳叶含在口中,喃喃自语道:“也对,人家早已名花有主,何需我在一旁担心她是否名节受损,以致于乏人问津呢?”

“喂!你又在那嘀嘀咕咕个什么劲啊!有话直说不行吗!”想她玉琉璃这辈子最怕的,就是有八卦消息漏听了。

“玉姑娘,你这不摆明了在耍我,现今武林最炙手可热的消息你会不知道?这会儿还真是不恭禧不成啦!恭禧、恭禧。”

“什么跟什么啊?”玉琉璃听得一头雾水。“恭禧我?恭禧我被禁足一个月是吗?你欠揍啊!”玉琉璃当场娥眉倒竖,呛声道。

云放天见她似乎真不知情,不由得反问道:“不会吧!你当真不知道?可是,外传欧阳世家已下聘于你了啊?”

“下聘?”怎么她才禁足一个月,就成了未来的欧阳少奶奶?“什么时候的事啊?就算我不反对,你想我爹会答应吗?”

说的也是。云放天凝神细思,毕竟“迎月山庄”唾弃那些自诩为正道者的小人已非一、二天的事;更因看不惯他们说一套做一套的无耻行为,所以,神算子玉怵风才会在十六年前,毅然决然地与武林划清界线,并拒绝江湖人士的拜访。如今,又怎会……看来,事有蹊跷。

“看来这事只是个谣言罢了,忘了吧!”

“忘了?!哈!这事扯到本姑娘身上,可不是用‘谣言’两字就能打发掉了。”

玉琉璃的嘴角扬起一道诡异的弧度,使在一旁的云放天见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股不祥的预感跃进脑海。

“唉呀!我想起来该向两位长辈‘请安’了。”与其看她闯祸,他宁可被冠上难听的绰号,也得保护她。虽说有点不太甘愿,但为了玉琉璃,也只得这么做。

“滚吧、滚吧!你这该死的大叛徒、鸡婆男,本姑娘压根儿看不起你。”

话一说完,玉琉璃便气呼呼地将窗子使劲甩上。“砰!”地一声,震得窗子差点应声落地。该死,看来,这下子她又得违背父母之命。更伤脑筋的是,一旦被逮个正着,那肯定得与世隔绝一年了。

〗〗!全怪那个爱告密的鸡婆男!

玉琉璃一边咒骂,一边打包行李,而离“月”计划也已在她脑海中酝酿着。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制作***请支持看易胜博手机版***

三更天

在一望无际的旷野中,一条人影正以快如流星的速度急急奔驰着。

瞬间,平原、树林、高山一一在他耳边飞逝而过。

足足奔驰了一个多时辰,那人影才停伫在山腰上的一栋茅屋前。

“臭小子,见师父来了,还不快出门迎接!”

蔽月的乌云逐渐散去,来者的面孔逐渐清晰。他年约四十出头,一身藏青色长袍,身形魁梧,表情木然,脸上还有一道由左眼斜至下颚的刀疤,状似蜈蚣,狰狞可怖。只见他提气扬声朝小屋喊道:“臭小子,见师父来了,还不快出门迎接!”

刀疤男子见迟迟无人回应,便不客气地抬起脚,朝那不堪一击的木门踢去。

“碰——”只见门板应声碎裂。

“死小子,你没听见史上最伟大的师父在叫你吗?”刀疤男子扯着足以掀掉屋顶的嗓门,朝正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人嘶吼。

只见床上的人儿恍若未闻地翻了个身,以背向之。

见状,刀疤男子原本木然的表情已呈现充血状态。手一扬,一股强劲的内力向他口中的徒儿袭去,一眨眼,木床的命运已如同木门一般成了本屑片片。

“没了床,看你醒不醒?”刀疤男子对自己的杰作颇为得意地笑着。

待纷飞的木屑一落地,原本睡死的人儿也已站在刀疤男子面前。

只见一张年轻,五官突出的俊俏面孔冷峻地与刀疤男子对视。

这个闲闲没事干的老头究竟要破坏他几扇门几张床才高兴?十年前,他可是发了一次难得的好心,将原属于自己的食物施予全身浴血、奄奄一息的他,才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瞧!这会儿他是如何报答他?

十年来,每月一大闹——把他吊起来打仍嫌虐待不够,冬天还变态地将他丢到足以冻死人的山涧瀑布里;七天一小闹——大骂之外总是不厌其烦地既拆门又拆床。年复一年,至今依然不见兴致稍减。

试问?他这又是招谁惹谁了?

“只要你入我门下,唤我声师父,我便将千年寒玉所制成的寒玉床送你,包你睡得既舒服又安稳,而且绝无碎床之虞。”刀疤男子再度拿出千篇一律、十年如一的台词怂恿着。

师父?真是可笑!想他路世尘从小无父无母,孑然一身、轻松又自在,干啥找个变态师父来受罪?

“吾乃山野一匹夫,睡不惯珍贵玉床。”路世尘语气冷得足以媲美天山寒冰,道出了十年如一的答案。

“我哪里不配做你师父?”想他功夫百分百,声威高如天。

“是我不配当你的徒弟。”不卑不亢的语调,阐述着事实,而非调侃。

“如果我一定要你做我徒弟呢?”

一定?路世尘眼角微扬,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多讽刺的眼神啊!刀疤男子拿出他最大的耐性,继续游说道:“你可知,在这十年,我教了你多少武功?照理来说我早就是你的师父了,你又何必吝于叫我声师父呢?”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这是人之常理,所以,为了这一声“师父”,他可说是方法用尽,只差没下跪磕头求他叫“师父”。

都十年了,他还当真不死心。路世尘为他的屡败屡战,锲而不舍而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

真他的……又是这种事不关己,嘲弄又不肩的笑容。

“唉!正所谓‘一入江湖无尽期’。在踏进江湖时,已毫无生命安全可言,有无明日更是自身所无法掌控的,如果,我说你的一声‘师父’可使我此生了无遗憾,你是否愿意喊我声‘师父’?”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刀疤男子在心里计算着。

“不!”

晴天霹雳,希望破灭。他这等漠然的神情,冷酷的语调,以及最最残忍的答案轰得刀疤男子几欲发狂。

若非这小子在十年前,救了被中原五大高手重伤的他,他何必……愈想愈恼,刀疤男子握紧拳头。

脑海中虽浮现杀意,却又迟迟下不了手。这实在有损他的名号。但不可否认,这小子的确是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更呕的是,他居然欣赏这小子的高傲不屈。真真是犯贱!

正当刀疤男子沉浸在又气又呕,偏又舍不得一掌击毙他的自我厌恶中时,脑海掠过一道灵光,高明的计谋使他不禁暗自窃喜。

这小子最喜欢的,不就是独处和宁静。呵呵!这下可真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了。

思及此,刀疤男子已一扫郁闷,开口道:“既然你执意不愿拜我为师,那我也只好放弃。 毕竟,这得你情我愿才有意思,‘强摘的瓜不甜’这道理我还懂。”

他迅速转变的语气使路世尘浓密的剑眉一拢。太教人怀疑了。

刀疤男子视而不见地拉了张凳子坐下,继续说道:“虽然你我无师徒之缘,但情义尚在。想我不辞千里来访,你这主人难道不该准备些东西招待?”刀疤男子不太正经的抖着脚。“我看,就随便来些象跋熊掌、鱼翅燕窝好了,我这人不大挑嘴的。”

象跋熊掌、鱼翅燕窝?难道他将这荒山野岭当成酒楼饭馆了啊?

当人无赖至此,路世尘还能不叹气吗?看着逐渐转亮的天色,他可不愿在往后的日子里多个人在耳边唠叨不休啊!

象跋熊掌、鱼翅燕窝,唉!谁叫他鸡婆救人一命,自作孽啊!

这厢,路世尘不得不认命地出门寻找珍馐;那头,心怀不轨的刀疤男子正打算将自己即将完成的“丰功伟业”向将近十六年不见的老友炫耀一番,以雪自己在他心中是个不懂变通的大蛮牛形象。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制作***请支持看易胜博手机版***

夜里迎月山庄内

“玉哥哥,你这像为人父应有的行为吗?”

摇曳的烛光下照亮了一张绝美艳丽的脸庞,她一双勾魂明眸,朝懒懒躺在床上、散发一身不羁气息的俊秀男子睨了一眼。“明知女儿不遵守承诺,意图跷家,还故意在墙边摆了张梯子帮她逃家,你这做法未免也太有心了。不过,你应该明白她此行的目的吧!”

“明白又如何?”玉沐风懒散地答道,一脸兴致缺缺的模样。

见他如此,嬴月不禁叹道:“那欧阳胜天是何许人你不也明白,又怎能放任小璃前去呢?”

“嗟!不就是个欧阳老鬼,非得这般大惊小怪不可吗?”欧阳,令人不爽的姓氏,最好滚边去。玉沐风面带七分不屑三分不耐地撇撇嘴。

“什么欧阳老鬼,真够难听的。”嬴月不苟同地皱了皱鼻,低下头,俯视他。

“第一,”竖起如葱般白嫩的食指在他眼前一晃。“人家事实上不过虚长你七岁,还不到‘老鬼’的程度。第二,”加入中指前后摆动。“你放任小璃出去便是一大错误,谁知她这趟又将闯出什么祸端来呢?第三,”无名指也出头窜起。“瞧你老是这副懒懒散散,不知律己的调调,连菩萨见了都难免发火,更别提我这凡夫俗女了。”

“一,”终于有回应的玉沐风伸出空着的手,学起她说话的样子,来个回答兼帮妻子收指头,拗回无名指。“我之所以称他老鬼并非因为年纪,而是老色鬼的简称,这对他来说是实至名归。二,”中指也已回归。“反正我也讨厌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若能搞得他灰头土脸,正合我意。三,”嬴月白皙的手已被他包在大掌之中。“就算满天神佛都对我咆哮怒吼,你也绝不会同流合污,只因你……”男子朝她邪气的一笑,在她唇瓣上印下响亮一吻。“爱我。”

瞧瞧他这种性格,教她怎么对他生得了气呢?轻捧起丈夫俊逸成熟的脸庞,正色道:“你可想过会灰头土脸的是哪个?别忘你当初会与江湖划下分界,全因它的狡诈黑暗,如今你凭什么认为小璃能……”

“去!”玉沐风再也听不下去了,挥了挥手,截断妻子未完的话道:“你怎么对自己的女儿这般没信心?”那可是他的优良品种耶!

“若只论捣蛋生事的本领,她的确是有乃父之风?”这对百年难得一见的奇父女!

“这不就成!”想来攀亲?下辈子别姓欧阳吧!

“我总觉得我在对牛弹琴。”

“牛?”玉沐风一个旋身,轻而易举的将妻子带到床上,躺在他身下。“三天后!将有只大蛮牛会自动送上门,到时你就真的有得弹了。”说着说着,一双手也开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游移。

“大蛮牛!你是指?”嬴月嘴边扬起一抹了然的笑意,半揶揄道:“老友来访虽可喜,但更令人兴奋的是以‘懒’字出名的玉公子沐风大人总算有自动拿起卦来占卜的一天了。”

“不就是只没方向感的迷路笨牛,还需我费心去卜卦测算吗?用膝盖骨猜就猜到了。”

“你呀!可真不是普通的狂妄自信啊!”

“失礼、失礼!”

同时,他也解开了妻子束在腰间的衣带,骄傲地拿到她眼前晃呀晃,不知他是对哪件事感到失礼。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