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秋晴 > 《心爱小男人》
返回书目

《心爱小男人》

第一章

作者:秋晴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杨枫枫脑子里彷佛有千万个鼓槌,砰砰砰、锵锵锵地,像一群毫无节奏感的疯子,演奏着令人头痛欲裂的摇滚乐。

她眼睛眯了起来,抱着头,过了好几秒,方再度睁开眼。

看着身旁那张熟睡的脸孔,她的眼睛睁大,又闭上,再睁大。

她啪地赏了自己一巴掌──会痛!不是梦。头,雪白床单上的红色血迹教她心惊。

不……不会吧?!

她捂着嘴,从性感的唇间,溢出了一声哀鸣。

她的酒量还算不错,以前方云翰多次想灌醉她,可是都没成功。可是昨晚……隐约的亲密片段浮现脑海,接吻、脱衣服、他赞叹她胸部的美丽……

不!该死呀……

再怎么惨,也不该随便找个路人甲──

她瞪向床上那张脸孔。

那是个美少年,绝对不是随随便便的路人甲。

窗外的金色阳光,闪映在他美丽光滑的小麦色肌肤上,略瘦却结实的胸膛,规律而稳定地起伏着。

他有一张几近完美,说是天使也不为过的脸孔。

直挺的鼻梁,浓淡适中的英眉,有些深邃的眼廓下,美丽睫毛轻轻地覆盖着那双令女人心醉神迷的眼眸,粉色的唇有着性感的轮廓,略显刚毅的下巴,隐隐冒出青色的胡碴,整张脸带着健康又漂亮的气息,完美的教人不知所措。

他实在是长得非常漂亮,不像女人,也不像男人。若真要说,只能说他像个令人惊艳的天使……

唉呀呀!她还不趁他醒来前赶快溜,在这里赞叹什么呀?

她抬起搭配着一七五身高,比例完美的修长美腿,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跨走在洒落一地的衣物中间,寻找自己的东西。

胸罩、裙子、丝袜、高跟鞋、衬衫……内裤呢?她东张西望地,瞥见自己的皮包已打开,那带着金色警徽的证件半露在外。

槽了!

她慌张地收好从皮包散落出来的物品,眼角有个证件吸引了她的注意。

是护照……是这少年的吧!他是外国人吗?

她回头望了下,床上毫无动静,少年规律的呼吸依然浅浅轻扬,她小心翼翼地拿起那本护照。

是美国护照──

“五……十一……一九八四……”

什么?!这家伙是一九八四年出生的,比她小将近七岁,还未满十九?!

老天……

更令她不敢相信的是,心里除了该有的懊悔,竟还掺杂着一丝得意。

得意个屁啊!

她跟这个美少年有一夜情可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虽然他真的好漂亮……

不!不!不!

顾不得底下没穿内裤凉飕飕的,杨枫枫匆匆地走向门口。突然──

“嗯……”床上传来模糊的声音。

杨枫枫的动作顿时定格,好一会儿,没听到接下来的动静,她才慢慢地小心地回头,只见少年从原本的仰躺变成侧睡。

原来只是翻身……杨枫枫轻呼了一口气。

一步步走向门,小心地扭开门把,她快快走了出去。

※※※

一回到自己的小窝,杨枫枫忙不迭地脱下身上那套柔美浪漫,此刻却满是酒味跟污秽的套装丢进洗衣篮,迅速地洗脸刷牙,换上便行动的POLO衫跟西装裤,套上软底皮鞋──看到自己的皮鞋旁,那双偌大的男性球鞋,她心一紧。

一个曾经在她生命中驻足四年的男人──方云翰。现在,他在哪里?

担忧的情绪霍然而起,却又很快转变为愤怒。

那个臭男人!

摇摇头,她知道这两种情绪现在都不该有,因为她快迟到了!

出了门,她小跑步过马路,边把及肩的马尾绑起,刚好赶上一班正准备开走的公车。

她没注意到,在街角,有辆黑色的宾士,车内一双魅惑亮丽的黑瞳,正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虽然戴着墨镜,依然掩不住那张教人惊叹的完美脸庞。他凝望着她的身影上了公车,露出了有点不悦,以及意犹未尽的笑容。

“连个早安都不说就落跑,你也未免太无情了。”

公车噗噗地前行,转进上班的庞大车潮中。

美少年关上车窗,也开车跟进。

公车里,夹杂在人群中的杨枫枫,正望着窗外流转而过的街景,冬季早晨温暖的阳光,跟那些匆匆赶来赶去的人潮……习惯性地,她开始发呆,思绪陷回了昨天。

在她二十五年的生命中,最多惊奇的一天……

※※※

“我这样穿好不好看?”杨枫枫兴高烈地在刚准备吃饭的方云翰面前转了一圈。

为了晚上的任务,她名正言顺地跷班,回住处打扮自己。

柔美的丝质蓝裙,随着她的转动扬起,纤细的美腿,跟脚上那双银白色的高跟鞋,是她自认为最有吸引力的地方。纯白的针织无袖垂领上衣,露出大半香肩跟纤细的锁骨,也是她渴望引起方云翰赞美的重点之一。

“嗯!”方云翰点点头,嘴里仍呼噜呼噜地吸着面条,眼睛盯着电视机。

“称赞一下会死呀!”杨枫枫不高兴地嘟起嘴。

“称赞什么?”在模特儿界沉浮三年,始终闯不出什么名堂的方云翰一翻白眼,“你怎么穿都是土里土气的,没有人会觉得你有气质啦!”

“唉!你怎么这样说话?碍…你又把我的巧克力吃光啦?。她发现垃圾桶已经被三个好大的透明塑胶盒塞满。

“拜托!才吃你三盒而已。”

“一盒要两百多块耶!那是我拿来对付经痛的,平常都舍不得吃,你要吃不会自己去买呀?”她气急败坏地从一堆烟灰跟卫生纸中挖出那三个巧克力的包装盒,“这里是台北,倒垃圾要钱的,这种东西可以回收,要我跟你说多少次?”

“拜托你!你今年才二十五岁,讲话就跟个黄脸婆一样,烦不烦呀?还没娶就这样了,娶了还得了?”方云翰用小指挖着耳朵,半躺在沙发前,眼睛盯着电视播出的运动新闻,口气甚是烦躁。

“你……”杨枫枫才想发脾气,可某件事突然窜进脑海,她撇撇嘴,把不悦的口气改成商量的口吻。

“你妈前两天打电话来,说年底有好日子,叫我们两个确定一下,她老人家要帮我们订餐。你说呢?”

跟方云翰交往四年,她的父母虽然不是很赞成,但是仍急切地希望他们能结婚定下来。

而她,也一直在等那一天的来临。那时她将冠上方太太的称谓,她也将献身给所爱的男人,一个像方云翰这样帅气俊美的白马王子……

“随便啦!”方云翰的声音打断了她心里如梦似幻的绮想。

“随便?”杨枫枫大眼一瞠,眉头也跟着皱紧,“随便是什么意思?”

那双俊美的眼斜斜地瞟她一眼,有点受不了地又移回电视机萤幕。

交往这么久,他对她早在八百年前就腻了。可是又不甘心──订婚都快一年了,她依然不肯献身,他偏偏又打不过她,想来强的也不可能。

马的!没见过这么古板守旧的蠢女人!不过看在她每个月都把大部分薪水奉献出来养他的乖巧上,他还可以再忍受一下。

“都好啦!反正都订婚这么久了,结不结都可以啦!”方云翰的心神回到电视节目,满不在乎地挖挖耳朵,一副好吃懒做的德行。

杨枫枫站在那儿瞪着他,双肩忍不住轻颤。

这真的是跟她交往四年的男人吗?

他为什么会变这么多?

想到一年前刚订婚时,两人那段甜甜蜜蜜的日子,她的心头就一阵苦涩。

那时候,方云翰接了两个广告,过了好一段富裕的日子──交往四年以来,也只有那两个月是真正快乐的。

其他时候,连她每个月六、七万的薪水加奖金,都不够两个人用。

看着方云翰那有着俊美五官,却挂着街上小混混常有的不在乎的脸孔,杨枫枫心一绞──也许是因为他的工作一直不顺利,才没办法好好地对她吧!也许结婚以后就会好一点了……

“我知道了。等下我打电话给你妈。”

“随你!”

到了晚上十点,杨枫枫的心还一直悬在年底就要结婚的兴奋情绪上,长官的话她几乎都听不太进去。眼看任务开始在即,她脸上还是挂着傻笑。

一踏进黑桃PUB,杨枫枫差点被那震耳欲聋的摇头乐给震晕。

“走这……你跟好呀!”同是女警的姚佳丽几乎是用吼的,才把话传到杨枫枫耳中。

“好……”脸上的傻笑收敛了些,杨枫枫在混乱摇摆的人群中,跟上两个伪装过的女同事。

“啊!就是那个人,绰号阿洋的家伙。姊妹们,准备吓了吗?”姚佳丽锁定了楼上包厢中一群摇头晃脑的时髦家伙,随即领着杨枫枫跟另一个同事钟育悯上楼。

“No啪不润──”杨枫枫开朗地回应。 光是听这音乐,就教她high起来了。

上了楼,一群神情诡异,眼神飘忽的男人女人,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有的斜靠着对着舞池的栏杆。

而不管是站是坐,他们都有个一样的动作,就是都在摇着──摇头、摇手、摇脚,每个人都像是被音乐牵着走一般。

“我找阿洋!今天有交易吗?”姚佳丽是有多年卧底经验的女警。她叼着烟,红唇一张一吐,看起来就是那种人。

“你在说什么?我是阿洋。”一个红发的年轻人站起身,眼神比其他人要清明些。

“我说……交易。”姚佳丽比比自己这边的三个女人。

“靠么!这么老还要交易……”

杨枫枫眼一瞪,“老?!”

不等姚佳丽下令,她上前一步,一把揪住阿洋的领子,“老娘胸挺屁股翘,你说我老?!”

“哇靠!”旁边有人忍不住出声了,“这么凶……我看倒贴都不会有人要呀!”

杨枫枫眼一瞥,眯起眼瞪着刚才发话的男人,“我的本领可高了。你想玩刺激的,也只能找我。”

“好好好!”阿洋举手投降。这三个女人虽然来历不明,可是讲话这么粗俗,一定也不是什么正派的。

“你们的健保卡跟身份证让我看看,OK的话,就给你们Case。”

在检查过三人的身份跟皮包后,阿洋点点头。

“刚才有收到几个简讯,我帮你们问问哪里有交易。先说好,我可是要抽四成唷!”

“没问题!”

杨枫枫放开了他,跟姚佳丽及钟育悯互相交换个眼神。

不到半个钟头,阿洋命另一个满头金发、名叫阿黛的女孩领着她们穿过女厕,然后从一扇伪装得很好的门,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这又长又窄的走廊上,两侧是一扇扇有编号的木门,不少木门后传来杀猪似的号叫声。

三个人又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宾果!

三人同时按下皮包上的环,也就是她们的发信器。

“这里有四十间房,平常大家都在这里办事。只要过了阿洋那一关,都可以在这儿交易。除了阿洋抽那四成,我们还要收租金跟清洁费,一个小时一百。你们的客人在!”8、23、37……那……那是什么?”

瞪着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警徽,阿黛原本公式化的口吻顿时变成了惊吓。

她才想叫出声,却被杨枫枫一个大步向前,捂住了嘴巴。

“嘿嘿!”她奸笑。难得有机会当坏人。“你乖乖的不要乱叫!上百名警察很快就进来了。”

突然──

“搞什么?”一个俊美的男人从木门后探头出来,那不耐烦而熟悉的语气,让杨枫枫顿时惊愕地瞪大了双眼。

“翰?!”她不自觉地松了手上的力道。

“警察!快跑呀!”刺耳的尖叫声立刻从阿黛的口中窜出。

顿时,所有的木门后面,都响起了惊慌杂乱的叫声。

“唉呀!”方云翰的叫声显得特别微弱,一转眼,他便跟着人潮往后门跑。

“糟了!去堵住后门!”姚佳丽一指前方,钟育悯立刻点头,冲向后门。

杨枫枫依然呆呆地站在原处。

“枫枫,你在干嘛?有人跑了!”

姚佳丽的吼声让杨枫枫晃了一下。对呀!她要追人,追那个死方云翰……

他在这里干嘛?她一定要问清楚!

※※※

“不许动!再动我就开枪!”

在追过半条暗巷后,杨枫枫终于逮住了方云翰。她喘着气,手里明明没有枪,用皮包的边缘顶着背对她的方云翰。

“不……不要呀!枫枫……别抓我,拜托……”方云翰的声音听起来惊慌失措,跟平日大男人的不屑口吻简直是天壤之别。

“你……你……”杨枫枫咬牙切齿地瞪着方云翰的后脑勺,“你”了半天,后面的字却一个也吐不出来。

“别抓我,枫枫!我妈会哭死的……”隐隐地传来啜泣声,杨枫枫不敢相信地看着方云翰竟然慢慢地跪了下来。“求求你……枫枫!我是第一次卖……好痛唷!我以后不会来卖了……趁现在没人,看在我们就要结婚的份上,你放过我吧!好吗?”

“结婚?!”

这事实像是雷击一样,打在杨枫枫的眼前。

她真的要嫁这男人吗?

这个四年来赚不到二十万,其他时间都在吃喝打混,甚至来──

等等!他刚才说什么?他是来卖的?

“你是来卖的?”

“我没钱了呀!地下钱庄一直跟我讨债,我真的是没办法了呀!而且……而且这还不是你害的!”

“我害的?”

“是呀!你打电话给我妈后,她要我把金项链还她,说要打你的首饰。可是我早拿去当了……我……我真的是第一次,放过我啦……”

“你……”杨枫枫瞪着他,呼吸更是急促,隐隐约约一直感觉到的痛苦,现在以强迫的方式出现,让她不得不面对。

“我每个月给你四万块,你还不够用?你到底是……混蛋!”

忍不住,她拿起皮包猛砸在他身上,方云翰则是动也不敢动,乖乖地跪着让她扁。

扁了快一分钟,杨枫枫才停下来,大口地喘着气。

“你……你绝对不是第一次卖。”

“真的啦!我是第一次跟男人……”

“男人!”杨枫枫惊叫,简直不敢相信!她隐隐忆起,刚才混乱的场面里,跟在他后面冲出那扇木门的,好像是个戴眼镜的裸体男人……

天呀!她真的跟眼前这男人交往了四年,还在年底要结婚吗?

“行情比较高呀!卖女人一次才五千,男人忍忍痛,就八千了。而且阿洋才跟我抽三成。”

“你到底做多久了?”龟公阿洋只抽三成,可见得他绝不是第一次,甚至可能久到阿洋同意少抽一点。

“一年吧……”

杨枫枫简直要疯了。她竟一直被蒙在鼓里!

她颓然地放开箝制着方云翰的双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感觉到肩上的压力减轻,方云翰抬起头,深邃的眼睛中露出希冀的光芒,“你要放我走了?”

“快滚!明天就给我滚回家去!警告你,不要让我在台北看到你,否则……”另一个思绪突然窜进她的脑海。她虽然没跟他上过床,可是不代表不会被传染。他没事都窝在她住的地方,两人的生活交集算颇为频繁……

“啊──”她猛地大叫,抓住自己的头发,“混蛋!要是你带了性病给我……”

“性病?病你妈……不不!我是说不会啦!我跟客人都有用套……再说你一向冷感,我跟你也没做过……”

“滚!”她受不了了!

这是什么世界呀!一个女人守身如玉难道是错的吗?二十五六岁还是处女,真的那么古怪?

说她性冷感?!哼,总比这臭男人性变态好!

“枫枫,你原谅我……我只是一时……”方云翰拉住她的裙角,哀声求道。他觉得自己很倒霉,居然发生这种事。以后就没人养他了……

“你滚!”杨枫枫咬着牙,从齿缝中进出怒吼,那带着威胁跟狂怒的低音,听起来比尖叫声更恐怖。

眼看她就要抬脚祭出夺命连环腿,方云翰吓得连忙退后,两步并一步地跑开,一路踉跄的消失在巷子尽头。

杨枫枫那因为愤怒而狂颤的身躯,彷佛突然泄了气一般。她捂着脸,泪水忍不住地冒了出来……她就地坐下,也不管会弄脏一身漂亮的衣裙。

不远处传来警车、救护车还有新闻转播车的热闹声音,可是那好像都跟她无关,她的一辈子,似乎就注定要葬送在这暗巷里。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