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甄情 > 《心花朵朵挑》
返回书目

《心花朵朵挑》

第一章

作者:甄情

陈凯端着餐盘,找个位置坐下,咬了一口劲辣鸡腿堡后,目光被隔壁桌坐在他斜对面的小女孩吸引祝年约六岁的小女孩却吸引他的原因是:一,她很漂亮,这么小就看得出将来是个美人。那对大眼睛美极了,配上小巧的鼻、小巧的嘴,和一抹忧郁的神情,真是惹人怜爱。二,以他的专业观点来看,她的牙齿一定有问题。

小女孩旁边坐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无疑是她顽皮的弟弟。他拿一根薯条沾番茄酱,往他自己的脸上画胡子,逗姐姐笑。他没姐姐漂亮,但也相当清秀,脸上多了几条红胡子,显得滑稽,陈凯不禁莞尔。小女孩也笑了,但是她却告发弟弟。

“妈咪,你看梦竹。”

做妈妈的本来低头专心看着杂志,这时抬起头来,姣好的容颜与女孩有点像。她看着男孩的脸,嘴角只向上扬了一下下,随即就绷紧。“方梦竹,你再这样乱来的话,我就永远不再带你出来。”她拿起桌上的餐巾纸,为男孩擦净脸。

年轻的妈妈低下头去继续看杂志,男孩对女孩咧嘴、皱鼻子,然后对妈妈吐舌头、扮鬼脸。他是个扮鬼脸的高手,拉下眼皮、嘟嘴、鼓腮帮子、缩下巴、歪嘴,名堂真多。当他装斗鸡眼时,陈凯又忍不住轻笑,引来男孩和女孩的目光,他对他们微笑。

“梦兰,你怎么都没吃?”妈妈抬眼看女孩面前的鸡块盒。

女孩摇头,轻皱眉头说:“吃了会痛。”

“哪里痛?”

“牙齿痛。”

“那我帮你吃。”小男孩说着就伸手拿姐姐那包薯条。

妈妈轻打小男孩的手。“你不可以吃那么多薯条。”

男孩不服气的辩道:“你不是常常说不可以浪费吗?她不吃我帮她吃,才不会浪费呀!”

“她不吃可以拿回去给梦菊吃,不会浪费。”妈妈合上商业周刊,开始收拾桌上的东西。

陈凯在心里惊叹:梦兰、梦竹、梦菊,想必还有个梦梅吧?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身材苗条的女子,一点也不像是四个孩子的妈妈。这年头连乡下村妇都懂得什么叫节育,何况她分明像个气质不错的知识分子,怎么会任由自己连生四胎?

女孩愁眉苦脸的抚着下巴。把杂志收进袋子的妈妈柔声问:“梦兰,很痛吗?”

“嗯。”女孩点头,痛得好像快掉泪了。

妈妈看一下表。“现在一点,所有的牙医都在休息,晚一点才能带你去看医生。你忍耐一下。”“对不起。”陈凯开口了。

与他隔一个走道的年轻妈妈转过头来看他,他的心弦霎时震动了一下。她的眼睛和她女儿一样漂亮。当然啦,有这么漂亮的妈妈,才会生下那么漂亮的女儿。她老公一定是抗拒不了她的美丽,才会一再令她怀孕吧。

天哪,他想到哪里去了?幸好她看不见他的思想。他尴尬的微赧,急忙拉回神魂。

“对不起,我无意间听到你们的谈话,我正好是个牙医。”他搜索他的口袋、皮夹,可是找不出一张名片来证明他的身份。他难堪得紧张起来,怕她误会他是个行骗的坏人。“我身上正好没有名片,不过我可以断言,你女儿的蛀牙很严重,而且她已经蛀牙一段时间了。”

他以专业的口吻继续讲下去。不知为什么,他十分渴望取得她的信任。

“你注意看,她的下巴是不是有点变形?那是因为她长期蛀牙,可能蛀得仅存齿根,咀嚼食物时齿根陷入齿肉会疼痛,所以她一直用不痛的另一边咀嚼,因而使得下巴略微倾斜,令她漂亮的脸蛋出现瑕疵。可是现在她摸着的这一边,本来应该是不痛的、用来咀嚼的那边。你懂我的意思吗?那表示她两边下颚的乳白齿都严重的蛀牙了。她这个年龄即将换牙,永久齿就在乳齿下面发育,乳齿严重蛀牙会妨碍永久齿的正常生长,所以你必须尽快带她去看牙医。”

若芸尽量努力认真的听着,可是从他说“你女儿”开始,她就一直想找机会澄清,因此一直没能完全专心的听他讲话,没想到他叽里呱啦的讲个不停,根本不容她插嘴。其实常常有人误以为梦兰两姐弟是她的孩子,她一向懒得解释,今天她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很想说清楚讲明白。可是既然在她想说话时没机会说,她在等他讲完的当儿,她又懒得解释了。他终于住口,幸好她听懂了他的最后一句话,才得以接口。

“可是现在是午休时间,所有的牙医都在休息。”她说。

他微笑,那张挂着一副金边眼镜、看起来一本正经的脸,因此而显得活泼些。“我就是个牙医,而且我的诊所就在隔壁的第四家。”

“你的诊所应该也在午休吧。”

“没关系,我可以为这位可怜的小妹妹加班,不收加班费。”

她应该感谢他的热诚,但她总觉得有点奇怪;生平第一次见到,也是第一次听到医生毛遂自荐,主动找病人提供服务。一般好像只有骗子和庸医才会这么做,可是他刚才那番话又十分专业。

在她犹豫的当儿,梦兰滑下椅子来拉她的裙子。“妈咪,我牙齿痛,我要给牙医叔叔看。”梦兰以求救的眼神看向牙医叔叔。

“那我们得回去拿健保卡。”

“喔!”梦兰流露出失望的表情,整张脸又皱了起来。

“你可以先付点押金,三天内拿健保卡来盖章,押金就可以全数退回。”

若芸看梦兰满痛苦的样子,只好点头。

两分钟后,他们随牙医走到“联合牙医诊所”,等他从裤子口袋里掏钥匙开门。由于平日常在这附近活动,虽然不曾特别注意过,若芸也略有印象,记得这间门面颇宽敞的牙医诊所生意不错。路过时从透明玻璃窗看进去,每次都有数人在候诊。

年轻的医生开了锁后,推开门请他们走进去,等他们都进去,他才关上门,走进柜台,打开灯。若芸可以从墙上挂着的一块压克力板看到这间诊所整个礼拜的门诊表。总共有三个医生的名字,一位是女性,难怪叫联合诊所。

“请你填一下初诊资料。”

若芸拿起笔填资料,自然的随口问:“梦兰,你是几月几日生的?”

五月三十一日。”梦兰回答。

“若芸把目光从梦兰的脸上转回来,不经意的瞧见牙医困惑的表情。是喽,他一定想:哪有妈妈不知道女儿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想解释,但是她把那个反应压下去,微笑着让他去猜。她一向喜欢玩这种游戏。反正她早就打定主意,要做个永远的单身贵族,不必到处宣扬自己未婚。

她缴了钱后,医生请他们进诊疗室。他穿上白色的医生服,戴上白色的口罩,气氛好像就肃杀起来。

“来,梦兰,上来坐。”他亲切得好像是个熟识的叔叔。

可是梦兰似乎后悔了,紧张地抓着若芸,怯怯地说:“妈咪,我的牙齿没有很痛了,我们回去吧!”

若芸愣了一下,不知该如何是好。

医生叔叔的反应很快,他拿下口罩,绽开慈祥和蔼的笑容,温柔地说:“梦兰,你知道你的牙齿为什么会痛吗?”

梦兰望着他,摇摇头。

“因为你的牙齿里有虫虫……”

梦兰惊恐的摇头,大声的打断他的话。“没有。”

“听我说完,那种虫虫很小很小,小得我们用眼睛看不到,所以你感觉不出来。”

“像细菌那么校”梦竹插嘴。

“对,你好聪明。”医生以赞赏的眼光看他。“你知道细菌是什么吗?”

“知道。”梦竹得意洋洋地说。“妈咪每次买东西回去给我们吃,就叫我们要先洗手才可以吃,不然手上有很多看不见的细菌,吃下去会生玻梦兰一定是把细菌吃下去,细菌没有跑进肚子,跑到她的牙齿,所以她的牙齿就生玻”

“哇!你实在太聪明了!”医生叔叔走到旁边的柜子拿起一样东西。“来,这张皮卡丘的贴纸送给你。”

“谢谢叔叔。”梦竹高兴地接过贴纸。梦兰羡慕地直盯着贴纸看。

“梦兰,”医生叔叔说。“现在细菌住在你的牙齿里,这种会住在牙齿里的细菌喜欢吃甜的,所以只要你吃完东西或糖果,没有马上刷牙或漱口,它就会吃你牙齿上沾着的一点点东西,而且连你的牙齿一起吃。你的牙齿已经被细菌吃出一个洞了,那叫蛀牙。如果你不让叔叔帮你把那些细菌杀死,那你会痛得不能吃东西,也不能睡觉。最后这颗牙齿被细菌吃光了,掉下来,细菌就去吃别颗牙齿。如果你一直都不肯治疗的话,这些可恶的细菌就会把你的牙齿统统吃光光。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生,如果没有牙齿的话……”

“会像老太婆。”梦竹抢话道,神气的耍聪明。

连若芸都听得毛骨悚然。她很怀疑,他一向都这么耐心的对待每个小病人吗?医生不是都喜欢速战速决,尽量节省时间以便赚下个病人的钱吗?这个医生居然肯为梦兰加班,又如此温和的对梦兰循循善诱,简直是异类。要不是梦兰还很小,她会怀疑这个年轻医生是不是爱上梦兰了。

“我如果乖乖的让你杀细菌,”梦兰细细的声音说:“可不可以得到一张贴纸?”

“没问题。”医生叔叔立即拿一张与梦竹相同的贴纸给她。“叔叔还有KIW和SNOOPY的贴纸,”他各拿一张给她看一下,然后放回柜台。“等下叔叔在帮你杀细菌的时候也许会有点痛,你如果很勇敢不怕痛的话,我就让你再选一张。”

“好。”梦兰松开若芸的手,自动走向治疗椅,在医生叔叔的扶助下,坐上去。

“叔叔把口罩挂起来好不好?不然等下我靠你太近,你的细菌跑到我嘴巴里,我就惨了。”他唱作俱佳的扮哭丧脸。

“好。”梦兰说。

医生叔叔得到她的允许才挂上口罩。

“叔叔,你挂口罩的样子好酷哟!像细菌终结者。”梦竹说。

“谢谢你的赞美。”他拉高他的短袖,弯起手臂,展现臂肌,另一手叉在腰上,双脚略弯,摆出细菌终结者的pose。“细菌终结者要向细菌开战了!”

若芸不禁微笑。这年头做牙医的都要有哄骗小孩和耍 宝的功夫吗?

“方太太,因为护士小姐不在,等下她如果strugsle(挣扎)的话,请你帮个忙。”

“好。”若芸连忙上前,靠到治疗椅旁边。她在心里嘀咕,他为什么跟她讲英文?他怎么能确定她听得懂英文?

他将一个机器拉过来。“梦兰,这个机器等下会发出很尖的声音来杀细菌,你会不会怕?”

“不会。”梦兰的语调正好相反。

“没什么好怕的,对不对?我们要用很难听的声音把细菌吓得半死,就容易杀了。”

梦兰不太确定似的轻轻点头,牙医递给若芸一个要她准备好的眼神,她也回他一个她明白的眼神。

“来,嘴巴张开。”

梦兰微张小嘴。

“张大一点,我才看得到虫虫在哪里。对,现在我要拿一个东西撑住你的嘴巴,你才不会张得好累。好了,不痛对不对?喔,我看到你的蛀牙了。哇!你的牙虫好厉害哟!把你的臼齿吃得只剩下齿根了。今天我要在你的蛀牙钻一个小洞,使你的牙齿不会再那么痛,然后清除细菌,消毒干净。好,开始了,要勇敢唷!”

机器发出刺耳的声音,梦兰抓住若芸的手,抓得好紧,表现得相当合作。可是当医生叔叔开始在牙齿钻洞时,梦兰就不安的咿咿唔唔,伸手想把机器推开,若芸连忙制住她。

“忍耐一下,再一下下就好了。你喜欢KITTY吗?你有没有去麦当劳排队买KITTY的玩偶?啊!叔叔真糊涂,你现在不能讲话呀!没关系,你等下再告诉我。已经有六个来看牙齿的小女生告诉我,她喜欢穿日本和服的KITTY,你也喜欢吗?OK,好了。这里有杯水,拿起来漱漱口,水吐掉,牙齿有没有比较不痛了?来,我们再擦个药,你就可以下来了。放心,擦药不会痛。”

一分钟后,梦兰站回地面抓着若芸,好似还有一点腿软。

“你实在太勇敢了,都没有哭。叔叔把KITTY和SNOOPY的贴纸都送给你。下次来,我会请护士小姐给你一根很可爱的牙刷,教你怎么刷牙,你每天认真的刷牙,以后就不会再蛀牙了。”

总共拿到三张贴纸的梦兰绽开了笑容,好像已经忘了刚才的紧张和害怕。梦竹羡慕的要姐姐把贴纸借他看。

医生拿下口罩对若芸说:“她这颗牙已经快蛀光了,礼拜一要带她来拔掉。另一边的臼齿也得拔,否则会影响她永久齿的生长。这一两天她的牙痛应该会减轻,我还是开止痛药给你,她痛的话再吃,很痛的话至少要间隔三小时再吃一颗。”他一边说话,一边坐下来写病历,然后走出诊疗室,去柜台包药。

若芸注意到他的医生服上绣着“陈凯”。她走到柜台前去对他说:“陈医师,谢谢你,你对小孩真有耐心。”

“不客气,这是我该做的。小孩子第一次看牙医的经验很重要,要是她觉得看牙医很可怕,宁可牙痛也不来的话,小病拖成大病,那可麻烦了。梦兰另外还有四颗蛀牙必须治疗,我想我们还得见好几次面,才能把她的牙齿完全治疗好。从现在起你得多留意他们的口腔卫生,最好是让他们养成吃完东西后漱口,睡前刷牙的习惯……”

我不是他们的妈,我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若芸直觉的想那么说,不想让他误以为她是个不尽职的妈妈。但是犹豫之后,她还是把话咽下去。

稍后,两个孩子热络的跟医生叔叔道别。走出诊所,若芸一手牵一个孩子,也没再压抑嘴角泛起微笑。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长得挺顺眼又令人赞赏的男士了。如果他未婚,如果她想结婚,说不定她会倒追他呢!

别做白日梦了!这辈子她绝不沾惹爱情,自寻烦恼。因此对那位难得能令她打高分的牙医,她仅止于欣赏。她有几个不曾见过面的网路情人,让她虚拟恋爱的滋味就够了,她的更实人生不需要男人。


***www.www.kanyanqing.cn转载整理***请支持看易胜博手机版***


梦兰第二次来看牙,带她来的不是她妈妈,而是个比她妈妈矮一点、胖一点、年长一点,却又跟她长得很像的女人,令陈凯相当讶异。

梦兰亲热的叫叔叔,陈凯请护士小姐先带梦兰去洗手台前教她刷牙。

“请问你是梦兰的……”

“妈妈。”

陈凯不解的眨了眨眼。“那上次带她来的是……”

“我妹妹。我的孩子不叫她阿姨都叫她妈咪,叫我妈妈。”

“喔。”陈凯的心情忽然好起来,不由得露出大大的笑容。“梦兰牙齿的状况你了解吗?”他详尽的解说一遍。说完之后梦兰还在学刷牙,他就找话闲聊。“梦竹今天没有跟来?”

“没有。他吵着要跟来,我不让他来。他很喜欢牙医叔叔。听我妹妹说,陈医师很有耐心,很会哄小孩。”

“那是我必须具备的职业素养。很多小孩都怕看牙医,一听到要拔牙就跑给家长和牙医追或嚎啕大哭,所以我都尽可能先和小病人做朋友。”

“梦竹人小鬼大。”她似有深意的盯着陈凯看。“我劝我妹妹赶快找对象结婚,别老是谈虚幻的网路恋情。梦竹在旁听到了就插嘴说:妈咪嫁给牙医叔叔好了,牙医叔叔好酷,是个细菌终结者。”陈凯呵呵的轻笑,掩饰他的赧然。“没想到一张皮卡丘贴纸这么好用,早知道我就多送他几张。”

“陈医师还没有结婚吧?”她真直接。

耳朵在发热,不知道他脸红了没有。“没有。”

“有要好的女朋友吗?”

他不是第一次被病人或家属这样逼问,至少曾经有五个欧巴桑病人想推销女儿给他,但这是他第一次心跳加速。“没有。”

“你有在上网吗?”

“有。”

“她常常上‘虚情假意’的网站,化名‘浮云’。 别说是我说的唷!不然她会杀了我。”梦兰的妈妈收起笑容,正色说:“陈医师,请你原谅我的冒昧,我妹妹是个很好的女孩,她常为我照顾孩子,我亏欠她很多。我以前不曾主动为她做媒,我的孩子很喜欢你,孩子的感觉最真,我相信你会是个好对象,也许你们有缘,不妨交往看看。”她又浮现微笑。“如果你觉得我莫名其妙,那就当我没说。”

陈凯在她眼中看到十足的诚意,他腼腆的嗫嚅:“呃……我深感荣幸……”再来该说什么?

幸好刷完牙的梦兰走过来,解除了他的困境。

梦兰母女走了之后到下班前那段时间,他心思浮躁得几乎无法尽职的行医。晚上回到住处,他急切的打开电脑上网,找寻她的名字。这才明白,那天见到她时,心中已留下相见恨晚的遗憾。她姐姐说她单身后,他对她朦胧的想望立时理直气壮的活络起来。

痴等了一个多钟头,她都没出现,他才失望的下线。

第二天晚上他又上“虚情假意”,默默地看别人哈啦半个多钟头,正想离开的时候,“浮云”的名字跳了出来,他的心也跟着强力蹦跳了一下。

浮云:“嗨!”

雅痞:“亲爱的,你昨晚怎没来?”

狼心查理:“甜心,我昨晚想了你一整晚。”

新好男人:“蜜糖,一夜没和你虚情假意一番,如隔三秋。害我还洒了几滴相思泪。”

陈凯不是没有在网路上看过这种恶心的文字,以前他都一笑置之,因为网路上那些人都是无性别、无脸孔的,现在他对“浮云”的印象那么鲜明,看到她一出现立即引来三个男人的关爱,心里的感觉当然与以往大不同。

浮云:“昨天是我们周刊的截稿日,主编临时决定要抽换两篇稿子,累得我们人仰马翻,加班到十点。 本来约好要带兰兰去看一个帅哥牙医的,也只好作罢。”

陈凯的心又猛地蹦跳了几下。也许人家说者无心,他这个“听者”却难以等闲视之。

狼心查理:“你不是从来都不动凡心的吗?”

新好男人:“你不是嫉男如仇吗?第一次看到你说某人是帅哥。”

雅痞:“如果你肯跟我见面,保证你会发现我比他帅多了。”

陈凯傻傻地对电脑微笑。他开始爱上这种网路文字游戏了。

浮云:“我没说我动心呀!仅止于冷静的欣赏而已。雅痞,我相信你也许比他帅,但是,万一你发现我是恐龙族的胖妹怎么办?所以,还是把我想象成天仙美女吧,我们的虚情假意才能持续下去。”新好男人:“你欣赏他哪一点?”

狼心查理:“我的狼鼻嗅出你有思春的气息。”

雅痞:“我们已经虚情假意半年了,你即使是恐龙也该给我一个交代。”

浮云:“他能真诚地微笑着哄小孩,想必是个好丈夫。”

狼心查理:“我的狼鼻神准吧!浮云思春了!呜……(狼嗥)”

雅痞:“云,回答我。”

新好男人:“嫉男如仇的浮云居然对帅哥牙医一见钟情,认定他是好丈夫。啊!我的心脏麻痹了!快叫救护车。”

浮云:“你们这些浑账男人,想象力丰富得像神经玻 本姑娘既不思春,也不想嫁人。我只是觉得他还不错,会是别人的好丈夫。说不定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雅痞,见面免谈。如果你一定要我给你一个交代,那我们分手吧!”

雅痞:“你好狠!没良心的,有了新人忘旧人。”

浮云:“什么跟什么嘛!新人在哪里?我随便讲一个帅哥,你们就全都抓狂!我也许永远再也见不到他了。”

陈凯忍不住加入他们的谈话。

东山:“新人在这里。浮云,我相信你会再见到他。”

雅痞:“臭小子,滚远点,去找别人虚情假意,不准抢我的阿娜答。”

浮云:“我不是你的或任何人的,我是我自己的。”

东山:“听到了没?雅痞,她不是你的。”

雅痞:“我咬碎你这个东山鸭头。浮云跟我情谊可非一朝一夕。你说是吗?亲爱的,你舍不得跟我分手的。”

浮云:“不知道耶!我今天的感觉有点奇怪,对虚情假意有点厌烦。”

狼心查理:“说你在思春还不承认。你在想他。”

浮云:“随你去扯吧!我不扯了!晚安!886!”

“浮云”随即离开聊天室。“东山”也跟着离开聊天室。陈凯关掉电脑,洗过了澡,坐在沙发上看新闻评论节目。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他根本不晓得电视机里那几个人在谈什么主题,他一句话都没听进去。

关掉电视,他提早上床。但是一闭上眼睛,脑中浮现的是她美丽的眼睛。

她为什么嫉男如仇?

她为什么从来不动凡心?

她为什么宁可在网路上与人虚情假意?

她说她欣赏他!她说他是帅哥!她说他想必是个好丈夫!

他微笑着翻个身。

可是她说他会是别人的好丈夫!她怀疑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噢!不!不!他是个“芳心”寂寞的孤家寡人。

她姐姐没跟她说他未婚吗?没有吧!她说浮云知道的话会杀了她。

她姐姐有心做媒,却要他自己去追。想来她姐姐大概知道她有嫉男如仇的心理。要帮忙的话,可能反而帮倒忙。

她看起来很正常,为什么会嫉男如仇?

好像有一点棘手。他该怎么发动攻势?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