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飖 > 《心碎依旧》
返回书目

《心碎依旧》

第二章

作者:伊飖

柔和的灯光下,妖媚的女郎攀在男人高大的身体上,极尽可能的诱惑。

“今晚留下来吧?”她眨着浓密的睫毛引诱着他。

“我是很想,但是很抱歉,我真的不能留下来过夜。”沈傲的双手在她玲珑的身躯上来回游走,慵懒的眼神带着微薄酒意。

“为什么?”她唇儿一瘪,不开心了。

“我还有公事没处理完,明早又要开会,我保证下次抽出空,一定会陪你,好不好?”他轻声哄着他的女伴。

“又是工作,你每次都是这么说!你是老板耶!难道你就不能把事情交代给员工去做吗?”女郎发火了。“不要闹脾气了,你知道我不喜欢。”沈傲眼神一黯,俊脸变得冷凝。

女郎见他心情不佳,不敢再造次,她松开手,却难掩脸上的失望,“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沈傲从来不肯留在她家里过夜,她真的不知道是为什么。

虽然感觉得到他对自己不是那么真心,但她就是抱着那一丝的期盼,希望自己有机会能得到他的心。

在送他出门时,她又忍不住开口了。

“傲,你是不是有其他女人?”

沈傲挑眉,“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对我不是很真心。”她不敢看他,有点担心他会生气。

沈傲不是那种会大吼大叫的人,但当他生气时,他已经开始准备反击,那种后果比接受他的怒气更吓人。

他淡淡一笑,点起烟,“如果是,你要跟我分手吗?”他只有“女伴”而非“女朋友”,因为那对她们而言,是太重要的承诺,他不喜欢那种束缚。

女郎脸一僵,“我……不知道……”

沈傲笑着上前吻她,“别胡思乱想,我现在没有其他女人,只有你。”

女郎笑着拥紧他,与他一阵热吻。

“哼,我不知道这栋高级大厦也成了Se qing的温床。”一个清亮的女声蓦地响起,带笑嘲弄他们。

沈傲与女郎迅速分开,他睨着打扰他的人,霎时僵凝了脸。

“是你!?”怎么会这么巧?

欧阳宛媛也一阵错愕,“你!?”

女郎来回看着他们两人,不悦的嘟嘴,扯晃着他的手臂,“傲,你骗人,你明明就还有其他女人,你怎么可以骗我?”

女伴的一阵推拉让他不悦极了。

他抬眼瞪着女郎,她微微一愣,马上缩回了手。

“你先进去吧!”沈傲吐着烟,有些受不了她的浓重醋意。

女郎凝看他,一会后默默走进屋里,落锁。

沈傲靠在墙边,透过烟雾打量也正望着自己的欧阳宛媛。

“终于玩回来了?没有带男人?”那天听说她的朋友要帮她找牛郎,不知道她找到了没?

“我朋友有帮我介绍,但是他失约了。”欧阳宛媛上下打量他,“倒是你,你的条件不差,为什么要做牛郎?”

沈傲眉一皱,她说什么?说他是牛郎?

他有说过他是牛郎吗?再想想上两次见面时的场面,或许就是因为这样让她误会了。

她未免也太先入为主了,恐怕她一向都是这么先入为主吧?

既然如此,耍耍她也无妨。

他叼着烟,嘴角挂着坏坏的笑意缓缓走上前,“因为这样赚钱快,而且可以碰很多女人。”

“你不也碰到过又老又丑的?”她暗指今天在珠宝店里遇见的老女人。

又老又丑?

沈傲差点狂笑出声,她说的人正是他的母亲。

“小姐,她虽然有点年纪了,不过还称得上是风韵犹存吧?”妈如果知道被这么形容的话,肯定会气得杀人。

欧阳宛媛眨眨眼,发现自己没得反驳,“随你怎么说,反正与我无关。”她耸耸肩,决定不跟他继续多说,转身开门。

“哦?你不是很寂寞吗?今晚没人陪你?”他又向前一步,两人近到他都可以嗅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我习惯了。”她不安的抽口气。

为什么他会这么说?她有很多好朋友,整天逛街买东西,她的生活很充实,他说她寂寞,真是笑话!

“如果我陪你呢?”沈傲用电眼睨她,这招对女人百份之百有效。

“这么积极?”她用虚应来对付他的挑逗,身体却在他的眼神扫看下渐渐发热。

他耸耸肩,“怎么样?要不要请我进去?”

住在这栋高级大厦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人,若非他已经知道她的家世不错,他还真要以为她是哪个高官政要的女人。

“不要。”冷淡地抛下两个字后,欧阳宛媛飞快进屋,在开灯后却发现自己恨死了这间空洞的房子。

她呆望着房间,思绪不由自主的飘向过去……有一回她和父母闹脾气,一气之下就搬了出来,那时她还在念书,一直渴望和大哥、二哥一样,可以搬到外头住,结果她如愿了,却得一个人面对孤独。

她是喜欢热闹的,喜欢有人照顾她,可是现在,她却有一半的时间是自己度过,两个哥哥曾经试着把她带回家,但她却又受不住家中的束缚,逃难似的跑了,因此这个寂寞的房子里,住着一个寂寞的人。

而她似乎越来越无法忍受这种孤独的生活,她才会要小莉帮她找个可以陪她的人,她不在乎那个男人如何,就算是为了钱才和她在一起,她也不在乎。

如果不是小莉今天帮她约的人失约,她就不会孤独了。

起码有个人陪她……她丢下手中的购物纸袋,低咒的转身拉开门,她愕然的与双手插在口袋。依旧叼着烟的男人打了照面。

“你还在?”像是已经猜到她会后悔,他一点都不意外她会开门,也或是……他对自己自信过了头。

沈傲笑着捻熄烟,掠过她进屋。

“这么豪华的房子,谁给你的?”绝对不是她自己赚钱买的。

“我家人。”她淡笑,“你别想从我这里捞点什么宝贝回去,我的首饰都在银行保险箱里、我的钱都在银行户头里,抢我、杀害我都没用的。”

“起码该付我过夜的费用吧?”如果真的找了牛郎,她不会恶劣到连钱都不付才对吧?

欧阳宛媛一阵脸红。“谁、谁要你过夜了?”

“不要吗?那你要我进来做什么?”沈傲自信一笑,“你想要从处女变成真正的女人不是吗?我愿意当那个人。”

“你?”她大笑一声,“别做梦了,我没这么没眼光。”

“是吗?可是试过的都称赞唷!”他故意对她挑逗的眨眨眼。

他的打趣让陷入紧张的欧阳宛媛笑开了,“别闹了,我看你还是走吧!对不起害你今晚没生意,不过你也才刚做过“服务”不是吗?”

沈傲咧嘴一笑,“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真的没做啊!她还真是把他误会的彻底啊!

“不然呢?”她双手抱胸,等他的解释,她才不信他能说出什么解释,就算有,她也不会相信。

“她只要我陪她。”想想,自己好像玩过火了,他不该对她有兴趣的。

或许该趁着她拒绝时,赶紧转身离开。

“就跟我一样寂寞吗?”欧阳宛媛俏脸一愁,“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每天都在等著有人来陪我?”不知为何,望着他,她的心突然好难受,感觉到一种悲凉。

“你有几个好姐妹不是吗?”那三个女人加上她是够热闹了。

“整天就是购物、说八卦,我已经受够这种生活了……”忽然间,她抬起充满决心的眼,“你今晚留下来陪我。”

她需要改变,否则她会发疯的。

她没有大哥的绘画天才,也没有二哥的琴艺,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父母有钱,她也只是一个平凡人——一个孤独的平凡人。

沈傲开始冒汗。“呃……我觉得不太好。”糟了,玩笑开过头了。

“你开多少价码我都接受。”已经做了决定,她就要坚持到底,原本今夜就该有人陪她的。

她并不讨厌这个男人,就像她三个姐妹所说的,其实他是个很出色的男人,她只是在排拒他的魅力罢了。

“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急着要解释,但他的推辞却让欧阳宛媛落泪。

他惊愕的望着一滴泪从她眼角滑落,对待女人一向冷静自持的他,竟然慌了手脚。

想想,他是独生子,没有姐妹,也很巧的,他的女伴没有在他面前落泪过,故而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沈傲不忍的抚慰着,“请你别哭了,我并不是你想要的人,你懂吗?我希望我是你的情人,但是……”

“只要你这么想就够了,求你,陪我。”她用泪眼凝望着他,期待他会点头答应。

她真的害怕,她想要有人陪她,让她在半夜惊醒时,有人安慰她,当她寂寞时,有人逗她……然而这几年她的希望从来就没有实现过,显赫的家世背景并没有带给她更多的机会遇到心仪对象,反倒是得到男人们的逃避!

处于这样的内心交战,她更是害怕他离开后所留下的孤寂。

“你愿意吗?”她轻声追问。

沈傲望着她,此刻的她哭红了眼,只有种柔弱、无助的感觉;那个狂妄傲慢的女人消失了,现在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急需男人呵护的小女人。

管他的,就让她当他是牛郎吧!

而且他竟真的有点想要她。

很久没有这种压抑不住的渴望了,一个没经验的处女。楚楚可怜的模样竟轻易挑起他的欲望。

他双臂一伸,将她搂进怀里,略带烟味的唇立即覆住她的,狂野的与她柔软的唇瓣摩挲啃咬。

他突然的举动吓到了欧阳宛媛,但她的挣扎不过两秒钟,就立刻放松身体与他缠绵。

她很认真的在学习,而且仔细记住自己从女孩成为女人的每一个步骤。

沈傲的舌撬开她的贝齿,舌头伸进她嘴里翻搅,她吓得呼吸急促,猛地伸手推开他。

“我……”她抚着红肿的唇,惊讶的瞪着他。

沈傲也是气息不稳,他伸舌舔着留在唇边的甜味,双眼紧盯着她,眼神在碰了她之后,变得幽黯诡魅。

他邪气的举动惹得她双颊泛红,不得不撇开眼,才能避开他不断传达给她的暧昧讯息。

“怕我?”他轻笑,“如果怕,你可以找别人。”

“不,我只是……”她试着找个漂亮的字眼,但乱烘烘的脑袋净是一片空白,“这是我的初吻。”她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诉他。

沈傲扬眉,“这怎么可能?”

“如果你有两个凶暴的哥哥,谁还敢碰你?”她那两个哥哥虽然不算是恶霸,不过从前念书时,总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她连带地受到保护。

“如果遇到我,你早失去了初吻,身体也都是我的了。”沈傲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唇角、缓缓下滑到她颈项、胸口,熟练的轻点着她的乳尖。

欧阳宛媛倒抽一口气,连忙退后,“别再这样碰我。”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暧昧笑容。“噢不,我的甜心,相信我,你以后会很喜欢我这样碰你的。”

“喂你……你叫什么名字?”她居然没想到要先问准备和她上床的男人叫什么名字。

“让我脱你衣服,我就告诉你。”他轻声哄她。

“不要!”她扯紧衣服,怕他又乱来。

沈傲双手一摊,“小姐,不脱衣服我们玩不下去的。”他从来没碰过处女,不知道会这么麻烦。

“那……你转过身去啊,”她咬着下唇,整张脸都红透了。

沈傲好笑的背转过身。

欧阳宛媛在鼓起勇气,咬着牙把身上的衣服全脱光。

她并不知道,当她开始脱衣服时,背对她的沈傲已经转身,正盯着她看。

当她脱下洋装时,曼妙身材已经令他的心为之一紧,然而当她解下胸罩时,他的身体开始发热,想要把她转过身,看看她被重重包裹的胸乳是否如他想象的迷人。

在欧阳宛媛褪下轻薄的内裤时,他几乎想要马上疯狂的占有她。

欧阳宛媛转过身,却发现沈傲不知何时已经转身,她尖叫着用双手护住赤裸的身体,“你……怎么……”

“嘘,不用不好意思,这是很自然的事,而且你这么美,别怕,让我看你。”沈傲走近她,双眼凝看着她娇美的躯体,他盯着她双ru上的粉红色乳蕾,灼烫的视线几乎要让四周的空气燃烧起来。

“我很害怕……”她不安的眨着眼,“我不知道……”

他伸指抵住她的唇,“把你交给我就行了。”

他的手指轻轻在她丰润的唇上滑动,胯间的欲望马上亢奋起来,他压抑着腹间的冲动,耐心的诱哄她。

这是她的第一次,他一定要温柔点才行。

他用健壮的双臂抱起欧阳宛媛,带着微微颤抖的她走向床边,把她放在床上。

他在脱衣服时,炽热的双眼紧盯着她,她羞怯的模样让他心头一热,身体的亢奋已明显可见。

欧阳宛媛望着他,不自在的舔着下唇,呼吸不自觉的急促起来。

沈傲嘴角淡淡一抽,“想看?”

“不!”她尖叫着掩上眼。

上床,伏在她身上,“睁开眼看着我,媛媛。”他压抑而急喘的沙哑男音极为诱人,更透露出他的欲望。

欧阳宛媛缓缓睁开眼,望进他深邃黝黑的眼里,她震慑于他的眼神,呼吸更急了——沈傲双手握住她两只温乳揉捏,她白皙的皮肤上出现淡淡红色痕迹,他伸舌舔弄含咬,另一端的乳尖则由他的手指掐揉捻弄……她拱起上身,带着微微刺痛的甜蜜感让她轻呼,“啊你……你还是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沈傲。”他低语,她的甜梅在他呵护下马上挺立,他用舌尖在上头圈旋舔弄。

“你好甜……”沈傲吸吮着她的丰乳,她的馨香窜进他鼻尖,他不再满足于亲吻她的双ru,低吟着向下移去,双手握着她的酥胸,尽情揉捏……“呃……傲……”当他的热气呵在她腿间时,她的身子窜过一阵轻颤。

他怎么可以碰她那里?

“不要,别碰我那里……”她瞪着埋在她腿间的黑色头颅,不断扭动腰臀,逃避着他唇的侵略。

“别动,乖乖的。”

“不要亲……”她惊呼着推他。

“好,我不亲,别怕。”他轻声安抚她,手指却进入她的私秘处。

“碍…傲——噢……”一长串申吟从她口中吟泄而出,一阵阵骚痒感直窜心窝。

“这么热情?!”他沙哑地笑着,“那不知道我这样碰你,你会有什么感觉?”

“蔼—”

她羞得嘤咛一声,撇开脸不敢再看他,但他的手在她身上造成的狂潮,却是不断的加深……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