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飖 > 《心碎依旧》
返回书目

《心碎依旧》

第三章

作者:伊飖

欧阳宛媛摇头,她虚软的不想动。“感觉还不错。”她终于知道姐妹们每次谈到那种她不了解的兴奋是为什么了。

“还想不想要?”他竟然又兴奋了,这都要怪她。

她思考了两秒钟,点点头,可当沈傲要覆上她的身体时,她抬手挡住他,“可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他等着她开口。

“陪我一个月,你要开多少价码我都愿意。”她是不讨厌他的,甚至是喜欢他的,和他做爱的感觉真的很棒。

最主要的是,她喜欢他的陪伴。

沈傲想了一会后恶作剧的偷笑,“这样吧!就用你今天买的钻石项炼来抵债如何?”

“有两条耶,你要哪一条……”欧阳宛媛吐舌。她真是大嘴巴,他总不会贪心到两条都要吧?

“我要你最喜欢的那条。”他坏坏的笑说。

“好啦……”她一脸不甘。

沈傲咧嘴一笑,“你的感觉好棒,甜死人了。”

“你要答应我,一整个月唷!”她又重申道。

“好啦!”他像是骗子吗?她怎么就是不信任他?

交缠的身躯再度合而为一,两人再一次沉浸在情欲之中无法自拔……

???

沈傲再睁开眼时,已经天亮了。

他看看时间,忍不住低咒一声。九点!他赶不及去开会了。

他翻身,面对一旁蜷缩着身子的女人,他的脸上不经意的浮起一丝怜惜。

昨晚累坏她了……今天他心情太好,不想去上班了。

他悄悄起床走到客厅拨了通电话。

“陈秘书,麻烦你通知各部课,今天上午的会议取消……嗯,我的身体不太舒服,明天吗?再看看吧!”

他懒懒地打量着眼前的东西,双眼盯在一张照片上,脸色倏地一沉,“陈秘书,我要挂电话了,我会再给你电话的。”说完,他甩上电话,抓起一旁的照片。

“别误会,他们两个是我的哥哥。”欧阳宛媛出现在他身后,笑着趴在他背上,“早安。”

“你哥哥?”他知道她姓欧阳,但没想到她竟然是欧阳逸的妹妹。

与欧阳逸虽然不算死敌,但也没什么交情,充其量就是点头之交而已。

他和欧阳逸都是同样不喜欢交际应酬的人,能遇见的机会少之又少。没想到会巧遇他的妹妹,而且成了帮她服务的“牛郎”。

他望着欧阳宛媛,不禁好笑那样冷然的男人,竟会有这样狂放的妹妹。

“是啊,他们很棒唷!一个很会画画、一个立志要当钢琴家……不过大哥比较可怜,为了帮爸爸处理生意,就荒废了他的绘画。”欧阳宛媛一一数着她两个哥哥的长才。

“那你呢?”他爱怜的用手指点着她的鼻尖。

“我?我会花钱啊!”她一阵傻笑。小时候她的确自卑过,但她起码不偷不抢,也就没什么好埋怨的了。“胡扯,你的身体就是诱人犯罪的最佳工具。”他搂住她,又是一阵热吻。

一会后欧阳宛媛已躺在他怀里,多情的眼凝视着他,“你已经答应了,要陪我一个月的唷!”就把他当作是暂时的亲密爱人吧!她不要永远,只要一个让她纡解孤独的人,这个男人虽可以给她很多,却也让她看不起。

他只是个可有可无的牛郎,是为了钱跟她上床,他只是个可有可无的男人,可是看着他的脸,她又忍不住想起昨晚两人在床上的爱欲交织,和他的温柔……“我知道。”沈傲漫应着,随后眉头一紧,“待会我们去一趟医院。”

“怎么了?”她紧张的坐直身体。

“不是我有病,是你,昨晚我们什么保护措施都没做,万一让你怀孕,你不杀了我才怪。”他原本就没想到会跟女人上床,自然没带保险套,只得要她跑一趟医院,以防万一了。

“哼!何必杀了你,你娶我就行了。”欧阳宛媛开玩笑地说着。

沈傲脸色一沉。“我并不想结婚。”没想到她居然寂寞到想随便抓个男人嫁,欧阳逸真该管管他的妹妹了。

她不屑的吐吐舌。“喂,你当真啦?老实说你也不过是一只“牛”,娶我还算你高攀了呢!”

听她这么说,沈傲嘴角一勾,心情马上恢复,他揽着她,“是是是,我的大小姐、我的长期饭票,一切都听你的。”

欧阳宛媛望着他,心里却只有恐惧,“沈傲,这是你的真名吗?”她对这个男人一点都不了解。

她不想知道他太多,但她也不想和一个她一无所知的男人在一起,那和在街上随便拉个男人上床,根本是一样的。

“当然不是。”他淡淡笑说。

“那我怎么知道你会信守承诺?”她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男人陪她,她怕他一走出这道门,就会消失无踪。

“你的确是不知道。”他见她瞪起眼,笑着揉揉她的长发,“这样吧!在我们分手之前,我不收你一分一毛,这样你没吃亏吧?”

他在纸上写下一组号码,“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随时可以找到我,这样你安心了吧?”他看看时间,“我还要回公司,我们先梳洗、吃早餐,然后去医院,好吗?”

“公司?”她狐疑的抬眉。

“是啊!你当我整天都是当牛郎的?”他揉揉眉心,他得再提高点警觉心,否则真会露出马脚。

“白天工作、晚上也工作?你不会累吗?”欧阳宛媛一脸惊叹,然后她眯起眼,“我警告你,这一个月我把你包下了,你不许再碰其他女人,尤其是住我对面那个!”

“知道了。”一整个月都跟她在一起吗?这么诱人的女人是很迷人的,尤其她又没被其他男人碰过,这种清新的感觉让他很着迷,就算她是欧阳逸的妹妹又如何?反正只是一个月,陪她玩玩不碍事。

欧阳宛媛望着他,心里却带着一丝惶然不安。

她真的能相信这个男人吗?昨晚被寂寞冲昏头的她,今天虽然不后悔,却感觉到自己大冲动了。

但是她又无法克制想要有人陪她的渴望,她怕自己最后会紧抓着他不放。

她不想做这么惹人厌的女人,可是她又情不自禁……

???

沈傲吹着口哨走进公司,所有人都看得出他的好心情。

“总经理,你的身体好些了吗?”陈秘书抬头看他走过来,一脸不解。她的老板不是那种随便就不上班的人。

“嗯,休息大半天好了。”折腾半天,他总算在午饭过后回到公司。

“另外,夫人正在你办公室里,”陈秘书推推眼镜,露出同情的微笑,“还带李小姐来。”

沈傲嫌恶的撇撇嘴角,正想要转身离开时,两个女人已出现在他面前。

“小傲,你终于来上班了,没待在家里、手机又关机,你到底跑哪去了?让于浓等的好闷。”陈宗惠一看见儿子就是一阵数落,而且顺手把她内定的媳妇推到他面前。

“闷就滚出去透气啊!”沈傲的话只说在嘴边,陈秘书却听见了,她偷笑着把脸埋在成堆公文里。

公司里大家都知道,总经理其实对母亲非常感冒,但基于基本的孝道,他对母亲还维持着一丝敬意,至于和夫人极为相似的李于浓,沈傲一点兴趣都没有,还反感极了。

就算沈夫人把李于浓当作是她媳妇,李于浓也很认真的大送秋波,但他还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傲哥……谢谢你送我的钻石胸针,还有……我和伯母想去逛街,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手足无措的年轻女孩红着脸提出邀请。

沈傲从头到脚打量着她。

嗯,发型烫的一样、衣服也很相似,难不成妈想要再造一个自己吗?这样有什么意义?

他可以体会母亲一直想要女儿的渴望,她可以认养、可以认干女儿,没必要给他弄个麻烦回家吧?

他才二十八岁,还想要多玩几年!

他受不了的摇头。“不了,我一个上午没到公司,有很多公事要处理,你们自己去吧!”

他已经很保留的没直接让她知道,那只胸针其实是母亲买的,他怕小女孩会泪洒当场,所以什么都没说。

陈宗惠不悦的皱眉,“于浓都开口邀请你了,你怎么这么不赏脸?公司一天没有你又不会倒。”

“妈,我们的公司虽然不大,但也有几百名员工靠我们养家活口,而且这是爸爸留给我们惟一的东西了,我一定要好好保护。”他垂眼看向红着脸的小女孩,“于浓,你说是吧?”

“啊?是……”

小女孩傻呼呼的回答让陈宗惠倏地变了脸色。

“那就算了,下回吧!”她拉着手帕交的女儿,急匆匆的走向电梯。

而后,大家都听见了陈宗惠马上开始展开教学,告诉小女孩下回要怎么说才对。

随后,沈傲带着深思走进办公室,忍不住拿目前与他最亲近的两个年轻女子做比较——她们两人一个浪漫冶艳、一个清秀可人;一个娇纵傲慢、一个内向纯真;一个难以驯服、一个绝对绝对听话。

只不过,他不爱那种一切惟男人是从的女人,和那种女人在一起不出十分钟,他就会被活活闷死;和欧阳宛媛在一起……想起昨晚的激烈,他露出一抹笑容。

她虽然生涩,却是个热情的女郎,只要稍加调教,她会是个很好的性伴侣。

至于期限多长……他不担心自己绑不住她,只怕他在一个月里就腻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