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飖 > 《心碎依旧》
返回书目

《心碎依旧》

第五章

作者:伊飖

恢复意识时,她还是喘息不已,身上沁出的薄汗让她感觉微凉。

一双手温柔的抚摸她的身体,让她的不安稍解。

她微笑着翻身,看向沈傲。

两个人挤在沙发上,亲匿的紧贴着。

“现在你得再向我承诺一次,你真的会改,不再拿挥霍当发泄。”沈傲无法不关心她,因为他知道她心肠不坏,她需要的只是别人的呵护和关爱。

他会是她在等待的那个人吗?他不知道,不过他真的很喜欢跟她在一起的感觉。

“唉,我已经答应你了嘛!你还追问做什么?”为什么又要提起这件事?她娇睨着他,不悦他的煞风景。沈傲一掌拍在她光滑的臀瓣上,“别打马虎眼,快点答应我。”

“那……反正我要大买特买的时候,不让你跟就好了,我答应你。”她咧嘴对他笑着。

沈傲望着她,好气又好笑,这个女人实在太皮了。“这样不算,你知道我要听的是什么,快点。”

“我偏不说,你又能怎么样?”她故意挑眉,想逗他。

“是吗?”

沈傲眼神一沉,突然跨下沙发,把她拉躺平,他把她一条腿推下沙发,另一腿抬上椅背,她的双腿被他强迫张开。

“沈傲,你想做什么?快放开我啦!”欧阳宛媛羞恼的对他喊着,想起身又被他硬推回去躺平。

“别动。”沈傲低声命令后,低头舔吮她的腿间。

“蔼—”欧阳宛媛一阵错愕,“你别亲我那里啦……”

“我想尝你。”沈傲坚持的亲吻着她湿润的腿间,舌头旋弄她的小核,带给她一阵阵的兴奋快感……他才纡解的欲望又再度挺起,他惊讶自己怎么也要她不够。

“嗯……傲……”她娇喘一声,又沉浸在他的撩拨中无法自拔……“答应我吗?”沈傲捧着她的臀,加重唇舌挑逗的力道。

“什么?”沉醉其中的欧阳宛媛一脸茫然。

“想要我的话,只管答应我。”他改以手指拨弄她,回到沙发上,男性的硕大抵在她湿润的花瓣上。

“我……”她迟疑着,怕神智不清时,会误中了他的圈套,答应一些乱七八糟的事。

“答不答应?”他邪恶的搓弄她,马上带给她一阵无法控制的颤抖……“沈傲,你别再要我了。”她挺腰想把他纳进。

“我只要你答应我。”沈傲虽然急欲占有她,却又不愿自己的苦心付诸流水而强忍着。

“我答应你啦!”欧阳宛媛屈服于欲望之下,答应了她不想答应的事。

沈傲以一个利落的冲刺贯穿了她,开始猛力的抽刺,在夜色中,情人的呢喃声在爱欲翻腾中细细相诉……

???

再一次的疯狂做爱后,她虚弱得无法动弹。

她一直清醒着,她知道沈傲把她抱回房间床上,也听见他在浴室淋浴,但她就是不想动。

她不知道情人间的性爱可以这么频繁。

她和沈傲并非天天见面,但每次见面他都一定要碰她,她不知道是否其他人也跟她一样。

她或许该和最近都没联络的姐妹们好好聊聊了。

她们虽然都知道她已经有了个情人,有的高兴有的担忧,不过都给了她最大的支持——或许她真的需要有个人陪她吧……沈傲呢?他们之间订了一个月的约定,而期限大概还有一个星期,她在想,到时候是该继续,还是一拍两散,以后不再往来?

如果他走了,她会不会又回到从前那样的生活?成天和姐妹们逛街、说八卦,然后回家后又是独自面对无尽的寂寞……失去他就会有这么大的改变吗?他的出现竟让她多了更多的恐惧?

她真的不懂,一个与她只有金钱与欲望约定的男人,为什么会让她如此担心?

如果他走了,她是不是可以再去找别的男人?

可是她在遇见沈傲之前,一直都没有男人让她看得上眼。

虽然刚开始和沈傲是在一时冲动和他半诱骗的方式下欢爱的,但是她没有后悔过,因为他是个值得她用心的男人。

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在乎他了,这样子很不好,真的……好几年来她都是寂寞的,她也习惯了寂寞——除了她失控的时候。

但是他胡乱的捣毁了她原本的生活,让她再度陷入不安之中,她真的很怕失去他,会伤了心、一切都得从头再来……还有一个星期,就是他们约定的期限了,她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希望每天都能见到他,否则她就会焦躁不安……她竟然有点喜欢他!?

发现这一点,她的眼不安的大睁。

不行,他只是个牛郎,对她温柔只是他的工作,如果不是为了金钱,他根本就不想理她,不是吗?

而她竟然会喜欢上这种男人……不行再这样下去了,她必须恢复从前的自己,就算他们有rou体关系,那也是建构在金钱之上,这样的感情绝对不会长久的。

就这样结束吧!

做了决定后,她下床披上衣服,打开了她的保险箱,里头有几件名贵的珠宝首饰,她取出其中一条精致的钻石项炼捧在手心上凝神观看,为那璀璨的光芒失神,一会后她冷静的关上保险箱,坐在床边等他。

沈傲心情大好,他满脸笑意地跨出浴室,只在腰间围了一条毛巾。

他看见欧阳宛媛坐在床边看他,他笑着走过去,给她一个长长的热吻。

“刚才看你累的要命,就没要你一块洗,如果你想冲澡的话,我不介意陪你再洗一次。”他不正经的眨眨眼。

他一直在想,是否要告知她一切,然后他们就可以毫无芥蒂的来往。

是的,他的确不再像当初那样,只是想跟她玩玩游戏而已;他喜欢和她相处,尤其今晚当他知道她心里的寂寞,他更无法让自己离开她。

而当他坦白一切的时候,她一定会火冒三丈,说不定还想把他撵出去,不过他有自信可以安抚住她。

这个女人脾气大归大,却很好掌握。

“媛媛,我有话要告诉你。”他用毛巾擦着湿发,却得不到回应,他不解的皱眉,看向她,“怎么了?”

“我也有话想告诉你,你先说吧!”

“不,我的可以等,你先说,因为我怕你会把话吞回去。”

他垂眼,看见了她握在手心的钻石项炼,一股不安渐渐升起……“我先说吗?那也好……”欧阳宛媛清清喉咙,然后把钻石项炼递给他,“这是你的。”

“什么?”沈傲眯眼,望着在灯光下闪着光彩的钻石。

“这是你当初要的酬劳,我相信你不会忘记才对。”她冷冷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挖苦。

沈傲挑眉,原来她想分手了?太让他惊讶了。

“为什么?离我们的期限应该还有一个星期,不是吗?”他有点摸不着头绪,刚才的一切都很美好不是吗?为什么她又畏缩了?

“你应该高兴提早结束,又可以领到同样的酬劳,不是吗?”发现他不肯接过项炼,她尴尬的收回手。

“可是或许我不想这么快离开你?”沈傲站在她面前,怒意慢慢浮上心头。刚才他才想着要和她继续,她却马上兜头浇他一盆冷水。

“但是我认为这样子最好,我已经厌倦你了,我……我想换其他男人陪我。”

“说谎,你不习惯不同的男人,你也不舍得我,不是吗?到底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们之间只是利益关系,早点分开不好吗?你想再从我这里图得什么?告诉你,没用的,我不会爱上一个牛郎的!”

“我不是牛郎!”沈傲怒吼,他没想到她真的这样看他只是一个靠女人吃饭的牛郎!

“是吗?难道你比较喜欢“舞男”?”她挑眉,挑衅的瞪着他。

沈傲凝望她,同时思索她刚才说的话。

她还是怕孤独,怕他会离开她,然后她会再重新陷入无穷尽的寂寞中……傻瓜,没有人能永远陪在她身边的,她为什么不懂?或是她已经明白,却极力的想逃避?

一向张扬的她,却有如此胆怯的一面?

“媛媛,你不懂……”他决定马上把一切告诉她,就算她仍旧存疑,起码她不会再担心他只是为了金钱而接近她,他们之间不只是这样的情感而已。

欧阳宛媛起身,一脸坚决,“我只要你离开,马上。”

“或许我不愿意。”他从没有被女人甩过,她也别想这么做!

“没你选择的余地,你快给我滚啦!”她抬手推他,“你再不走,我就叫警察来抓你!”

沈傲好整以暇地笑着,“那倒好,我就告诉他们你在包养男人,看看他们会怎么说!”反正男人没差,倒是女人会受到歧视的眼神,他谅她承受不起。

“你——”欧阳宛媛没想到他会这么难缠,她以为他会欢欢喜喜的拿了东西走人,谁知道……“那也无所谓,我打电话给我两个哥哥。”

“就算他们会来,在他们抵达之前,我们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他不敢去想如果欧阳逸知道他的妹妹包养男人,会有什么感想。

“你不走是吗?好,你给我等着。”她眼一眯,转身走出了房间,一会后带着一把刀子回来,“你走不走?”“你会闹出人命?”这个女人行事未免太莽撞了。

“如果你不走,的确是有可能。”

“把刀放下……噢!”沈傲想要夺走她手中的利刃,却被划了长长一刀,他压着不断冒出血的伤口,暴怒地瞪着她。

“我……”欧阳宛媛望着他流血的伤口心一惊,连忙抛下刀子,“先止血吧!”

刚才一时激动,她没想到会真的伤了他。

沈傲气愤地推开她,“不用了,我可不敢劳驾你费心,我这个一文不值的牛郎也该告退了,这样才是最完美的“服务”。”

“沈傲……”她真的无意伤他碍…他转身面对她,决定再给她一次机会。

“继续维持我们的关系,我就不计较这件事。”他已经很容忍了,她可别再惹恼他。

她望着他不断冒血的伤口,表情痛苦。“对不起,我不能。”

她的心为了他的伤一阵刺痛,这更说明了她是在意他的,也更让她确定他不能留下。

沈傲瞪着她,一阵怒火直冲脑际,怒吼着套回衣服。

跟在他身后的欧阳宛媛惴惴不安的提醒他:“还有这条项炼……”

他怒吼着抓住项炼使力掷开,“去你的项炼!”

然后他甩门离去,今夜他再也无法容忍这个任性无知的女人了!

欧阳宛媛望着门,心里一阵酸楚。

她肯定重重地伤害了他,不只是他手上的伤,他心里一定也大受打击吧?

他是个好男人,只不过她是个自私的女人,他或许能找到一个比她更适合的女人。

“这样子会比较好……”她是这样轻声安慰自己的。

???

沈傲跟随着穿着火辣的欧阳宛媛走进舞厅。他是在街上发现她的车子的,她那辆拉风的跑车任谁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

昨夜的争吵过后,他一整天都像发怒的熊,众人回避,就连一向会拉着李于浓来烦他的母亲都退避三舍。

他不认为他和欧阳宛媛之间还有机会再继续,他也没有心情再帮助她了,跟着她,只是想看看她想要做什么而已。

他在猜想,她是否会像她昨晚所说的那样,再去找另一个男人来满足她。

那样又如何?

她仍旧会在担心与绝望中挣扎,她会赶走每个她喜欢的男人,到最后,她还是孤独一人……

他找了可以看见整个舞池的位置坐下,静静看她在舞池中狂野放浪,吸引每个男人的目光。

这样美丽、火辣的女人,想不令人注意都难,但她的放浪形骸只会给自己惹上麻烦,来这里的人大多只想要一夜情,她不该做这种蠢事。

他看着一个男人贴近她,双手在她身上挑逗抚摸,他咬紧牙,忍下想冲过去把她拉走的冲动。

他只想在一旁看着她,她和谁在一块都与他无关。

但如果他真的这么想,又何必跟踪她?

他看着她和那个男人交谈,一会后两人有说有笑的相偕离开。他冷笑,这下证明了他的猜测再次出错——她只是个放浪的女人。

如果是平常他玩玩的对象,他早就把她抛在脑后,忘的一干二净了,但他就是放不下她,为什么?

当他在心中反覆着问自己这个问题时,他已经起身跟在欧阳宛媛身后,她开车他也跟在她后头,直到他跟着回到她的住处,他胸口的火越烧越旺。

她真的迫不及待的找男人上她的床吗?

他气得猛槌方向盘,想直接开车把正要走进电梯的一对男女辗成肉酱——他从来没有这种骇人的念头与冲动,这是他有生以来头一回。

此刻他不得不承认,对欧阳宛媛不再只是欲念、也不是单纯的可怜她,她的确揪住了他的心,所以他想要和她有更长久的感情。

他绝对不允许欧阳宛媛背叛他!

他杀气腾腾的搭乘电梯来到她住的楼层。

站在欧阳宛媛房门外,他考虑着是要破门而入,给他们一个惊喜,把现在肯定交缠成一团的两人吓坏,或是……他摇头,因为他想不到第二个方法。

他握住门把,正要猛力摇晃时,却发现她根本没锁门。

他们竟忙到没空锁门?

他迳自走进去,发现地上有几件衣物,他忍不住皱眉,他会不会来的太晚了?

“呜……”欧阳宛媛的卧室传出低微的申吟声。

他咬紧牙强力抑下胸口翻腾的怒气不破口大骂,缓步走进去——他的出现让卧室里的两人一阵错愕。

他责备的瞪向欧阳宛媛,却发现她一脸惊恐,而且双手被绑祝

“沈傲?”欧阳宛媛以为自己要倒大霉了,没想到他会出现。现在无论是谁,只要能赶走这个男人都好,“快点救我,他要强暴我啊!”

“你……你是谁?”跟着欧阳宛媛从舞厅回来的男人指着他大叫。

沈傲眯着眼打量他。

哼!一点都不出色,媛媛瞎了眼才会找上他。

他犀利的视线重回那男人脸上,“你想做什么?”他现在只想冲过去毒打这个男人一顿。

“我跟她……”那男人一阵不安,“你到底是谁?”

沈傲望着欧阳宛媛,挑着眉看她,暗示他可以放任不管。

“救我,他想伤害我,沈傲,快救我……”欧阳宛媛吓哭了,她没想到在外头遇上的这个男人看来很正常,结果一进屋就变了个样。

沈傲望着不安的男人,耸耸肩转身离开。

“沈傲!”欧阳宛媛惊惧恐慌的大叫,“求你,不要丢下我不管。”

“你不也把我赶走?”沈傲靠在墙边,无情的凝视她。

就算他早就想把趴在她身上的男人拉下来痛打一顿,但这对他和媛媛之间一点好处都没有。

“对不起,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任性,你就原谅我吧……”为了自身的安危,她也只得拉下脸向他求饶。

“你说的话一点都不能信,我不想再被你利用、再也不想被你骗了。”他很努力的不把眼神看向那男人,否则他会抓狂的。

“沈傲……”她轻声哀求。

“你真的不会再说要我走的话了?”他讨厌自己提不起又放不下,但她不是一般女人,而是欧阳宛媛让他系在心怀的女人。

“短时间里不敢了。”她哽咽说着。这是她的肺腑之言。

沈傲忍不住翻白眼,“你说了也等于白说嘛!”都已经什么时候了,她还在讨价还价。

“喂!你们到底在说什么?你是谁?”那男人尴尬的不敢乱动,可是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是她的丈夫。”沈傲终于再度看向他,眼中满是威怒。

“我……对不起,我不知道,她说她是一个人……”

“那现在还不赶快滚下她的床!”沈傲对那男人嘶吼。

“是……”

刚才强悍的绑住欧阳宛媛,想要霸王硬上弓的男人,现在畏畏缩缩的跳下床,闪离沈傲老远穿回衣服。

“那……我走了。”没想到会碰上有夫之妇,真衰。

“等等,我让你走了吗?”沈傲唤住他,脸上挂着冷冷笑意。

“呃……不然呢?”他是不是中了仙人跳?

“你想强暴她,该死!”沈傲飞快出拳,狠狠地击中他,没有防备的男人被打飞出去。

“喂!你怎么打人?”那男人也气呼呼的回拳。

“你不该打吗?”沈傲再度出拳,把那男人打的鼻青眼肿。

欧阳宛媛眼睁睁看着两个男人打出卧室,她焦急不已,可是又脱不了身……一会后,沈傲出现,她松了口气,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奔流……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