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飖 > 《心碎依旧》
返回书目

《心碎依旧》

第六章

作者:伊飖

“对不起……”

这是欧阳宛媛惟一想得到的话。

“向我道歉没有意义,想想,如果我没有多事的眼来,你的下场会如何?”沈傲站在窗边,凝望着远处。

“我怎么知道他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嘛!”她嘟嚷着。

“你这个笨蛋!”他怒吼,难掩怒气的走到她面前,“男人是可以随便邀请的吗?”

“喂,你这样说不公平,你不也一样?!”欧阳宛媛还是不改恶习,硬是要回嘴。

“我不一样。”

拿他跟刚才那个痞子比?太降低他的水准了。

“噢,因为你有收钱是吧?”

沈傲瞪着她,然后转身离去。

和这个朽木已经没有任何再谈下去的必要了,他得离开,否则结果绝对是被她给活活气死。

见他当真转身离开,欧阳宛媛急了,她追上去拉住他。

“你别走,我很怕……”

“如果你不要我留下,无论我再说什么都是枉然。”他垂眼望着她环在腰间的手,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她以为什么事都只要耍要脾气、撒撒娇就没事了吗?

“不然你要我怎样?你在气我赶你走?我只是怕我会真的喜欢上你,到时你走了我怎么办?”她被逼的不得不说出实话,她望着他昨晚被割伤的伤口,为了救她现在又开始在滴血,她难过的直皱眉。

“所以你要快刀斩乱麻?这是什么道理?”他就这样被三振出局,真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喂,你先止血吧,伤口这么大,一定很痛吧?!”她握住他的手,鲜红的血也流到她手上。

“别弄脏你的手。”他抽回手,真心的不希望她被血沾染到。

“沈傲……”

他叹口气,拗不过她的哀求眼神,“有医药箱吗?”

“嗯。”她急忙跑去拿来,坐在他脚边。

“伤口很深,你没有去缝啊?要不要去看医生?”再这样下去,恐怕他会失血过多。

“在今天之前,我的伤还算浅,是刚才扁那个浑蛋才弄得这么严重的。”他感觉不到疼痛,因为他的伤口已经麻了。

“沈傲,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欧阳宛媛看着他处理伤口,轻声问。

“因为经过一整天以后,我的气还是没消,想再来修理你一顿。”他傅着药,随意编了个理由。

“沈傲,你在说谎唷!快说,到底怎么回事。”她苍白的容颜上有着一抹期待的浅笑。

“没什么,不小心在路上遇见你,想看看你会找怎样的男人,没想到……”他用嗤笑声来说明他的不屑。

“这么说你还是担心我?”慌乱的心窜过一波暖流,她想他还是在乎她的,那她的担心是否过度了?

或许在一个月约满之后,他会愿意陪她更久。

“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觉得你如果让那样的男人碰,我的水准会跟着被降低,你懂吗?”沈傲不自在的撤撇嘴角。他很少碰到不自在的时候。

“沈傲。”她笑着唤他。

“干嘛?”他瞥她一眼。

“你是关心我的,对不对?”她笑着靠在他肩头,见他的手不再流血,她才松了口气。

“没错,因为昨天我是被你赶出去的。”他满是不甘心的说。

“你一定没有吃过女人的排头吧?”她得意洋洋。

“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他不情愿的笑着,她认为这样就占了上风吗?单纯的傻瓜。

“少嘴硬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很伤心,一定整夜未眠,对不对?”她笑得好开心,感觉自己打了场胜仗。

沈傲冷哼。“事实上,我昨晚已经先玩过了,我原本不想说,但是你又激得我不得不说……噢!你打我做什么?”

“你……”她咬牙切齿,然后双眼一眯,“你在说谎唷!”

“别闹了,你休息吧!我要回去了。”很久没打架,他有点累了。

“不要走。”欧阳宛媛拉住他。

“媛媛……”他不想再出错,既然她已经决定分开,他也不会再有任何蹄矩的行为。

今天过后,他会提醒自己别再把她当做自己的女人。

“我怕那个男的会再回来。”她可怜兮兮的瞅着他。

“把门锁好,而且我也不认为他有那个胆子敢回来。”

她又想勾引他吗?他不会再上当了,他不是她排遣寂寞时玩弄的男人。

“沈傲……”欧阳宛媛靠在他怀里,低声撒娇,“我只是要你陪我一晚嘛!不用脱衣服的,只要有个人能让我感到安心就好了,求求你。”如果今晚她要一个人独处,她一定会失眠的。

“我想这样子不太好。”

他怕自己又受她引诱,他仍对她的身体深深着迷。

“我不是要你跟我做爱或是其他的,我只是不想一个人,我需要一个可以让我信任的男人陪我。”她知道他还在生气,可是她真的很害怕,更不想一个人面对漫漫长夜。

她真诚的话打动了他,他微笑着反手搂她。

“真拿你没办法,就陪你一晚。”

“还有以后的每一晚。”她垂眼不敢看他。

沈傲错愕的望着她,一会后笑开了。

“你很会讨价还价!”

“你答不答应?”她威胁瞪她。

“再说吧!不急着马上决定,一切看我的心情。”他表面上无所谓的耸耸肩,心里却松了口气。

“沈傲!”欧阳宛媛怒吼。他非要她丢光脸才肯罢休吗?

他笑着把她推进房间,“睡吧!还有,记得多穿件衣服,我可不想在半夜强暴你。”

“或许我会唷!”她笑着对他抛媚眼。

沈傲望着她,嘴角勾起一抹笑。

和她继续吗?嗯,不过现在好像不太适合让她知道他的身份,否则恐怕她又要抓狂了。

这些事可以以后慢慢再说,说不定他们走不到那么远……

???

李于浓羞涩睨看着眼前正在打电脑的沈傲,深深吸了几口气之后,她照着刚才陈宗惠耳提面命告诉她的话,一字字说出来——“伯母说,她希望我们下个月能到欧洲去旅游,不知道傲哥你有没有空?对了,我们一起吃午餐吧?”

“对不起,下个月我要忙一件很重要的案子,我真的没空。”沈傲淡淡撇着嘴角,已经尽量掩藏住他的不悦。

毕竟她只是个小女孩,没必要把气出在她身上。

这一切都是他那个多事的母亲在增加他的麻烦。

“这样吗?那我再问问伯母,看要不要改时间好了。”李于浓满脸失望。

虽然她是被伯母推来的,但她也是一直喜欢着沈傲,只是自己的个性让她鼓不起勇气表白。

沈傲忍不住揉着眉间,他从没见过这么不会察言观色的人。

“傲哥,你不舒服吗?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我帮你按摩?”李于浓起身,来到他的身边。

“不用了。”他笑着婉拒,能帮他按摩的,只有做他两个月情人的欧阳宛媛,他并不想让别的女人碰他。很奇怪,从前一向换女人如换衣服的他,现在却忠于一个女人,甚至还甘之如饴,他该不会被套牢了吧?

这种感觉真可怕。

“傲哥,你没事吧?”李于浓担心的看着他。

“我没事,你坐。”他干笑着,事实上他想做的是请她出去。

“傲哥,那我们一起去吃中饭吧?听伯母说你常常忙的三餐不正常,你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唷!”

“谢谢你的关心。”沈傲捺着性子回应她。

“那中餐……”李于浓正要开口再次邀他时,他的手机突地响起。

“喂?”他知道是欧阳宛媛。

电话一接通,欧阳宛媛慵懒的声音马上传来。

“傲……今天我们一起去喝下午茶吧?”

“为什么不是中餐?”现在正是中餐时间。

沈傲这么说,却忽略了在一旁一脸错愕的李于浓。

欧阳宛媛一阵干笑。“因为我……呃,我还在……”

“在购物,是吗?”他从电话里听得到百货公司的广播声。他摇头,她的承诺全都没用。

“唉唷,我的姐妹们邀我,我怎么可以不去呢?她们会说我重色轻友的。”她耍赖的说。

“随便你,反正你是花自己的钱。”

“那下午茶呢?”怕他生气,欧阳宛媛紧接着追问。

“如果只是我们两个人我可以接受。”他实在对她那几个姐妹不敢苟同。

“好吧……”她一阵失望,姐妹们一直很想认识他的。

约好地点后,沈傲挂断电话,一抬眼,他在心里大叫不好。

他居然一和媛媛讲电话就忘了身边还有另一个人在。

李于浓一脸苍白,傲哥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对不起,她是我的女朋友。”希望这样可以让她打退堂鼓。

“我想我还是先离开吧!”李于浓非常有礼的起身对他颔首,默默离去。

如果做哥已经有女朋友,为什么伯母没有告诉她,害她像个傻瓜似的,一个人唱独角戏。

真不知道他的女朋友是怎么样的人?她有点不甘心,或许要真正见到他的女朋友,她才会彻底的死心吧……她才走出公司,躲在外头的陈宗惠马上迎上来。

“怎么样?他有没有答应?”她看着李于浓失望的表情,忍不住皱眉,“他又给你排头吃了?”

“伯母……”李于浓望着她,泪水潸潸落下。

“怎么了?他欺负你?”陈宗惠忙着替她拭泪。

“傲哥他……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她一直在怀疑,像傲哥这么出色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结果……他真的让她很受伤。

“啊?被你知道啦?唉,其实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我想他在外头也只是玩玩嘛!最后总会回到你身边的,你可得继续保持信心唷!”

李于浓摇摇头。

“伯母,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傲哥一点都不喜欢我,他很少理我,只是在容忍我,这样子他可能会娶我吗?我看还是算了吧!”

她大概也配不上傲哥吧,只怕知道她暗恋他的人,都在暗地里笑她呢。

陈宗惠气得大叫。“胡说!你不是告诉过我,你很喜欢我家小傲的吗?怎么可以又不要他了?”

“是碍…”她确实很喜欢很喜欢傲哥。

陈宗惠点点头,“那就没问题了,我一定要他娶你,走,我们现在就进去跟他说。”

“伯母,不要啦!这样会让傲哥更讨厌我……”

娇小的李于浓拉不住她,反倒被她拖进公司。

“小傲!”陈宗惠推开门就是一阵怒吼。

“妈?你不是在家里吗?”沈傲不悦地看着气呼呼的母亲,转而看向一脸窘样的李于浓,“噢,我知道了,你马上赶来的,不是吗?”

他斜睨着李于浓,她马上点头。

“你又交了什么样的女人?”陈宗惠指着他质问。

他冷然道:“妈,在李小姐面前说这些,会让她难过的,你舍得吗?”

原来……她只是李小姐吗?努力了这么久,结果他根本没发现她的心意,也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把她放在心上。

李于浓垂下眼,泪落得更凶了。

“小傲,于浓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你不喜欢她?”陈宗惠急着替李于浓出头,气得一阵大骂。

“她很棒,我相信有很多男士都心仪她。”沈傲望着泪潸潸的李于浓坦言道,心中叹息自己伤害了一个好女孩脆弱的心。

“但是你不喜欢我?”李于浓望着他,一颗心在发疼。

“没错。”

为了避免再被这件事纠缠,他决定快刀斩乱麻,只要她死心,相信他母亲也会作罢才是。

李于浓掩着唇,哭着跑走。

而他的不留情面更加激怒了陈宗惠。

“你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吗?我告诉你,我不会让你这样玩下去的,我回去马上叫人印喜帖,这次你别想逃!”

“妈……”沈傲一脸的受不了。

他居然被逼婚?他才二十八岁!没有急到一定要马上结婚的地步吧?

“你可提醒了我,如果你不娶于浓,你就一辈子不要叫我妈。”陈宗惠挥挥手,一脸坚定。

“为什么非她不可?”沈傲揉揉眉间,不耐烦的问。

“因为娶她可以帮忙我们拓展美洲的市常”

“妈我们要闯事业不需要别人帮忙。”说实话,如果真要比家世,欧阳宛媛她家的声势比李于浓她家更如雷贯耳。

不对,他怎么会这么直线思考,好像真的要结婚似的。

不过如果他真的要选择,他也会选欧阳宛媛。

“你……”陈宗惠发现自己辞穷,气得跨步离开,“哼!都几岁的人了还这么任性。”

她要去追于浓,让她知道小傲会娶她,否则她会哭肿眼的。

任性!?

“到底是谁任性啊?喜欢怎样的女人应该是我自己决定,什么时候变成你决定了?”

他对着空荡荡的办公室狂吼出心中积聚已久的愤怒。

???

在五星级饭店的餐厅中,沈傲茫然的四处搜寻,却怎么也找不到他期待看到的身影。

突然一只手从他身后滑过他的腰,接着一具柔软的身躯贴上他。

“你迟到了,我等你好久。”欧阳宛媛笑着等他转身,然后拨拨她今天才换的新发型。“喜欢吗?”

瞪着欧阳宛媛一头亮丽的长发变成及肩的松发,有点不悦的皱眉。

“你去烫头发?”他比较喜欢她直发的模样。

“唉唷,你怎么这么没情调,不会说好看哪!”她娇嗔的嘟嘴。

“这样当然也美,不过还是自然的你最美。”他低头送给她一个热吻。

欧阳宛媛被他逗的呵呵大笑。

两人落坐之后,更是不肯松开紧握的手,在外人眼中看来,他们真的是一对亲密的爱侣。

虽然他们只相处了两个月,但是浓烈的感情就连旁人都感觉得到他们散发出来的热度。

沈傲望着她,心里却还在担心,他母亲是否真的开始筹办他的婚礼了。

他不希望伤害媛媛,她只是个孤独的女人,她一直也以搞他是属于她的,他就是了解这点,才会一直隐瞒他的真实身份。

因为他怕当她知道时,心里的不安全感会重新发酵,那他得花很多时间再次让她放心。

他是绝对不会娶李于浓的,他不想和一个间得要命的女人相处一辈子——很奇怪的,虽然他从前在外头有过不少女人,但他却对“婚姻”这件事十分认真慎重。

他不喜欢那种结婚三、五年后又以不合为由,落到离婚的下场,他宁可选择一个他可以爱一辈子的女人。

也就是因为这样,他始终在女人堆中打滚,只是截至目前仍找不到一个真正能让他定下来的女人。

欧阳宛媛,她会是那个女人吗?

他在心里其实是有些期待的,但是她并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这阵子的相处,他们都不算是全然的真心,在爱欲之中,都有着些许的隐藏。

欧阳宛媛见他陷入沉思,不解的轻蹙眉头,“傲,你还好吗?是不是有什么事困扰你了?可以告诉我啊!”他回过神,安抚的笑着,“没有,只是有点累。”

“累?噢!你一定除了我之外,还有“兼差”对不对?!你好大的胆子!”她半开玩笑的瞪他。

可是如果他真的敢这样对她,她就不要他了。

她的男人只能她拥有,不许别的女人碰!

“没有!被你缠的快虚脱了,我哪还有时间去找别的女人?”沈傲握紧她柔腻的小手,在考虑要不要现在把真相告诉她。

“可是你……”

“媛媛,我有话想对你说。”他难得的板起脸,一本正经。

“说吧!”

她不甚在意的低头看着送来的松饼和咖啡,没很注意听他说话。

“你认真的听我说,而且要保证不会生我的气。”这个承诺很重要,希望她会真的遵守。

她困难的皱眉,“这……真的很难耶!我又不知道你要说什么,而且看你吞吞吐吐的,事情一定很严重,对不对?”

沈傲听她这么说,哭笑不得的频频摇头。“算了,我看还是到你那里,我们再慢慢谈吧!这样比较好。”他不想让她当众发飙,那样子太吓人了,而且她现在手上还有切松饼的刀子和叉子,谁知道她疯起来会伤害多少人,要死他一个人偿命就够了,不用赔上其他人的命。

“好哇……”他说什么都好。

“你等我一下,我看见了熟人,我去打个招呼就回来。”他看见正巧走进来的,是最近与他的公司正要签合约的一家公司负责人。

“女的?”欧阳宛媛瞪起美眸。

“男的。”他横她一眼,好像他真的是牛郎似的。

他一定要赶快告诉她事情的真相,洗刷他的“恶名”,不再让她误会。

欧阳宛媛看着他走向一名衣冠楚楚的男士与之握手,她惊讶的挑眉。

没想到他也认识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她记得那个人是一家企业的负责人,爸爸跟哥哥都认识他的。

她见他们聊了起来,她百般无聊的四处扫看餐厅里的人,突然眼睛一亮。

啊!那不是大哥吗?

她急着看向他的女伴,嗯,长得不错,而且他们谈话时好认真,让她忍不住想去捣蛋。

她看看沈傲,发现他还在跟那个人谈话,她撇撇嘴角,起身走到欧阳逸身后,亲匿的贴紧他。

“唷是欧阳先生碍…”

欧阳逸正认真地和凌珑谈话,没想到身后竟有人像八爪章鱼般地扑上他。

他回头一看,差点破口大骂。

居然是他的妹妹!

“别烦我。”他粗声吼着。

他现在很认真的在唤回爱人的心,她可别来坏事。

什么嘛!真是见色忘妹。

欧阳宛媛凝望大哥的女伴,发现她脸色不好看,想必是她的恶整成功了。

“她是你的新女朋友吗?”事实上,她记得大哥已经好久没有女朋友了。

“与你无关。”欧阳逸不想被她介人,她只会坏事。

真没趣。欧阳宛媛翻着白眼,她推开欧阳逸,直接来到凌珑身边。

“嗨,你好,你是他的新女朋友吗?”她笑着向这个年轻女孩打招呼。

“我不知道什么新的旧的,反正我是他的女朋友。”凌珑不安的眨着眼,强撑起来的坚强却十分薄弱。

“哦?”看起来她很想捍卫大哥唷!

“媛媛你在这里啊!害我找不到你!”沈傲在接近这里时,已经知道欧阳宛媛找上了谁。

他想欧阳逸不会太过刁难他,起码不会让他脾气大的妹妹当众抓狂。

一来到欧阳宛媛身边,他马上送上一个热吻。

明的是想让大家知道他们的感情,暗的是和欧阳逸较劲。

趁着欧阳宛媛无暇胡闹之际,欧阳逸连忙向他的爱人解释,拿妹妹与爱人相比,他比较担心的是情人的心情。

“凌珑,她是我妹妹欧阳宛媛,媛媛,她是我惟一的女朋友凌珑。”他望着黏在一块的两人,忍不住摇头。

他那无法无天的妹妹……他瞪着沈傲,没想到他会和媛媛扯在一起,算是他的不幸。

他这个可怕的妹妹,哪个男人被她缠上都会成为恶梦,就算沈傲花名在外那又如何?倒是媛媛知道他是谁吗?

“媛媛,你该介绍一下你的男伴吧?”他倒想听听她是怎么说的。

“你不许生气唷,其实他是牛郎啦!”欧阳宛媛覆在他耳边轻语。

牛郎?欧阳逸好笑地瞪着沈傲,现在男人流行当牛郎来钓女人上勾吗?难道媛媛会傻傻的被他骗了?“我叫沈傲。”沈傲回视他,不过心里却挺担心当场被拆台,他暗中用眼神警告欧阳逸别做蠢事害了大家。

欧阳逸看得出他在担心。

哼,没想到沈傲也会担心?如果他就这么说出来,不就太没意思了吗?或许就让他这样悬吊着一颗心,会挺有意思的,不过媛媛……“你们用眼光厮杀做什么?沈傲,别理他,我们走吧!”欧阳宛媛拉着沈傲离开,免得她大哥待会想替她讨回公道,她可不希望沈傲被K。

他在玩什么把戏?

欧阳逸望着离去的两人,眼底闪过一抹深思。

牛郎?

他的蠢妹妹被人耍了还不知道吗?

不过……媛媛心情真的很好,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这或许是沈傲带给她的,而她认为沈傲是牛郎应该也只是误会,哪天要找个机会问清楚才行。

暂时就放任她去吧!他试过管媛媛,但下场总是让她离家更远,沈傲绝对不是为了她的财产而接近她,却可能是为了想要她的身体。

惟一让他放心的是,这男人虽然花心,却不算恶劣。反正,他会找时间好好了解这件事的。

不过现在他要先解决自己的事。

他望着他怎么也无法放手的小情人,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给我承诺,答应会跟我交往。”

想要她的心如此急切,他要确定她完全属于他后,才能安心……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