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飖 > 《心碎依旧》
返回书目

《心碎依旧》

第七章

作者:伊飖

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

他下了计程车,严重的时差让他提不起精神。

那天与媛媛才走出餐厅,便接到从公司打来的一通紧急电话,陈秘书紧张的声音让他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只得抛下媛媛,编了个理由——他父亲病危,迅速赶回去处理。

好笑的是他老爸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现在人在天堂打高尔夫球吧?

所以他想要说的话根本没机会说,他虽然松了口气,却也更为他们的未来忧心。

欧阳逸已经告诉她了吗?这几天他们通电话时她一切正常,只是她为了几日见不到他而哭泣,害他的心揪成一团。

他从来没有为女人心痛过,这种感觉是陌生的,也让他受到惊吓,他更确定欧阳□媛在他心中是很重要的。

既然如此,他更要把所有事情摊开来说,这样他才能毫无顾忌的继续两人的感情。

还没拿钥匙开门,高耸的铁门已经从里头被人打开了。

可想而知是他那占有欲极强的母亲。

他提着行李,一路苦笑进门。

走过草坪,他看见母亲已经站在落地窗前等他,而她旁边还站了个人……他不禁皱起眉头,那一定是李于浓。

妈是怎么把她劝回来,又让她住下的?

这真是他的恶梦。

“傲哥,你回来啦?”

李于浓依旧是笑容甜美,不过沈傲看了就觉得碍眼。

“嗯。”他试着对这个无知又可怜的小妹妹保持微笑。

“小傲,我跟你说,过两天你挑个时间,跟于浓拍婚纱照啊!”陈宗惠以为他的心情不错,接着开口。

“我答应过要结婚吗?”为什么她就是想不透?

李于浓一阵错愕,而陈宗惠脸色一变。

“你还是没把我的话当真,上次我说要发帖子是真的,而且已经发了。”

“妈——”他不敢置信的喊道。

“我不管,反正事情已经成定局了,于浓,我们走吧!”陈宗惠牵着汶然欲泣的李于浓上楼时,又抛下一句“人家于浓为了等你,一直没睡呢!”

沈傲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因为长途飞行让他没力气吼。

他提着行李,缓缓走上去,关上门后一丢下行李马上瘫在柔软的床上。

媛媛,他答应过她,一回家要马上打电话给她的。

他拨了号码,响了两声对方就接起来了。

“傲……你回来啦?”依旧是腻死人的娇嗲。

“嗯,累得想哭。”他叹口气,下次出差的事一定要交给下属,绝对不要自己来做了。

“不是想我想得哭了啊?”她故意跟他撒娇。

“想你怎么会哭呢?只是很饥渴而已。”他不正经的调笑。

欧阳宛媛惊呼,“你这个色狼,才几天你就忍不住啦?你老实说,有没有在国外泡金发碧眼的金丝猫?”“没有!”她的不安全感真不是普通的大。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面?我好想你。”她的声音里满是邀请。

“我以为你会很开心,在我不在的时候大肆花钱呢!”

“哪有,你不在我的心情就变得好沮丧,我还奇怪自己怎么不想逛街、买东西了呢!都是你害我的。你还没说,我们什么时候见面,现在好不好?”

“媛媛,相信我,我真的很想,可是我已经累到快睁不开眼了,明天好不好?我答应你,明天晚上一定去找你。”

“好吧……”她不怎么情愿的答应。

“告诉我,你现在在做什么?”和她说话,他刚才所受的气已渐渐平息。

“我刚洗完澡,身上只围了条毛巾躺在床上。”欧阳宛媛慵懒、暧昧的声音传来。

才听她这么形容,他竟然就有点兴奋……“我好想闻闻你刚洗完澡的香味,舔过你被热水冲得发红的肌肤……”他闭上双眼,任他的幻想游走。

他低沉的声音经由电话传送,更加性感沙哑,让欧阳宛媛身子一阵轻颤。

“傲……”她酥软的喊他。

“我想用手碰你的全身,从脸开始,我要用手指抚摸你丰满的下唇,在你敏感的唇角轻搔……你感觉到了吗?”他只要闭上眼,欧阳宛媛赤裸躺在床上的模样,马上浮现脑海。

“嗯……”欧阳宛媛在电话另一头也闭着双眼,一手悄悄的在自己微启的唇上抚弄。

“我还能感觉你颈部细腻的肌肤,你的脉搏跳得好快,是为我而跳的……然后我要解开包裹着你性感身体的毛巾,双手握住你丰满的双ru,感觉你那对玉ru的重量,然后用拇指拨弄你敏感的乳头……”

“傲……我想要你……”

欧阳宛媛在他低嗄声音的引诱下绷挺乳尖,她感觉到自己的腿间泛出一阵湿意……“嘘,静静听我说。我的一只手会慢慢向下滑,穿过你的密林……”

“沈傲,你想做什么?”欧阳宛媛抵挡不住滚滚情潮,随着他的话动作。

如果让他知道,一定会笑她yin荡……“我只是想碰你,”他轻叹一声,“现在只能用想的。”

“那……你现在过来我这里……”他居然只说几句话就让她兴奋不已,她真的想要他。

空虚了好几日,她的心想着他,她的身体也渴望着他。

“不能。”他真的需要休息,而且现在他也没力气要她。

“那我去你那里。”她居然忍不住这么说。

“也不行。”如果让她来这里,一定会出事的。

“那……你继续说下去可不可以?”她带着微微喘息要求。

“想要是吗?”沈傲已经猜透了,他邪恶的笑着。

“我挂电话了。”她气得大吼。

“等等,别破坏气氛……”

他合著眼,想象他正在她身边,感觉她细腻肌肤;在她微喘中,动情的香味在空气中流动着……“傲……”

一阵让人酥麻的吟哦声从电话传来,伴随着细碎尖叫声,最后得到满足的沉静下来……沈傲几乎要为她的Ji Qing吟喊起了冲动,可他已疲累的动弹不得,否则他早就为她疯狂了。

“睡吧!明天见。”耳边听着电话另一头依旧不停的喘息声,他温柔的道了晚安。

在睡梦中,他与他的情人疯狂欢爱,刚才所说的一切细节,在梦中得到满足。

???

为了等待沈傲的到来,她很认真、仔细的把自己从里到外打扮得美美的,希望能够讨他的欢心。

她已经考虑过了,如果他肯“改邪归正”,找个正常的工作做,她就会很认真的和他交往。

如果他找不到喜欢的工作,那也没关系,她家有好几家公司的职位可以任他选择。

再不然他想自己创业,她也可以帮助他,她只是不要他继续做牛郎,毕竟和一个牛郎,是不会有未来的。

他应该也不喜欢吃软饭,这么建议,他应该也会同意的。

爸妈老担心她会在外头乱来,他们如果知道沈傲是做牛郎的,准会气死……大哥没有告诉他们吗?如果妈咪知道了,应该会急着CALL她才对埃

既然这样,她就瞒到底吧!

听见开门的声音,她兴奋的迎上去。

“傲!”她笑开了脸,张开双手抱住他。

沈傲微笑地望着她,“心情这么好?”

他却没她的好心情,光想到待会可能面对的痛苦对峙,他的心就发慌,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是啊!好几天没看见你,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就连我们那次吵架都只有一天不见,我们在一起之后,从来没有过这么久不见面耶!”她可怜兮兮的眨着双眼,“我好想你唷!”

“我也一直在想你。”

沈傲封住她的红唇,几番热吻之后,他才带着急促的喘息结束这个吻。

“我们还有事要谈,我现在不能碰你。”或许他会在和她上床之后,因为更怕失去她,而把原本的坚持抛弃。

她愣了愣,“你干嘛这么正经?是不是你爸爸……”

“他没事。”他飞快打断她的话,他不想再扯谎了。

欧阳宛媛傻傻地望着他,“傲?”

“你坐下,这件事你听了一定会很不高兴。”他其实是担心她听了他说的话之后,会马上开扁。

欧阳宛媛脸色一变。

“你交了其他女朋友?还是哪个不要脸的女人敢跟我抢你?她出多少?我一定要轧过她!”

“媛媛,不是的,你先冷静,这样我才能再说下去。”她走来走去的,根本没认真在听他说话。

“那……唉唷,你不要吓我啦!快说。”欧阳宛媛不安的扭动身体。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他很想知道在她眼里,他是怎样的人。

“人啊!不然你是动物啊?”他这话问的莫名其妙。

沈傲忍不住翻白眼。“我说,你对我“牛郎”的身份有什么意见?”他想这样子会比较好开口。

“啊!对了,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你知道吗?我觉得你老是当牛郎实在不好,我家有几家公司,我可以帮你安插工作,你要不要?我觉得如果我们还想走的更长久,一定要有所改变,你说是不是?”

正要开口的沈傲被她一阵抢白,震傻眼了。

去她家工作?她这么用心替他谋生路,那现在他告诉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她肯定会更生气了。

她一定会觉得自己的苦心被当作笑话。

“怎么?你不喜欢吗?”欧阳宛媛愁了脸,她不知道要怎么劝他走回正路,而她的家人肯定不会接受他的。

沈傲露出欣慰的笑容,他没看错人,她还是很可爱的。

“你是希望和我成为真的男女朋友?这是一个更长久的承诺唷!”

她苦笑,“都已经喜欢上了,不然怎么办?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我只要一个我喜欢的男人,但是我没办法接受一个小白脸,你懂吗?”

“我的大小姐,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拿过你一分一毫吗?”她竟然粗心到这种地步,让他不吃惊也难。欧阳宛媛仔细想了许久,然后点点头,“还真的没有。”

吃饭、出门玩乐,甚至是她买衣服的钱,她都没出过,他负担得起吗?

“现在你要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沈傲双手抱胸站在她面前,坚持要得到答案。

“嗯……你有很多功用耶!像解闷、玩伴、保护,还有……”她带着暧昧的笑容睨着他,“你是很棒的性爱高手。”

沈傲头痛的揉着眉心,“就这样?”他在她眼里只是无聊的玩伴?

“不然你想要听什么?你不就是牛郎吗?我当初看上你,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啊!”欧阳宛媛一脸无辜的说。

他很想哀嚎,真的。

“媛媛,你真的只把我当成牛郎?还有其他的吗?你对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怀着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他追问。

“嗯……”欧阳宛媛咬着下唇摇头,“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这么问时,她好害怕,怕必须马上做出什么承诺。

“如果我只是牛郎,你何必这么认真要替我找工作?”她在闪烁其辞,因为害怕吗?他可以想象得到她的恐惧,但是她的否认依旧让他生气。

“你这么大声做什么?你原本就是牛郎嘛!我这么做……也是好心啊!”欧阳宛媛一脸理直气壮,还恼怒的瞟了他几眼。

沈傲的心里有一股失望正在发酵。

“你不像我,期待更长久的关系?”她还年轻,或许不愿意被套牢,他可以花更多的时间陪她,但她却是不愿坦白的拚命逃避。

“你想要什么?婚姻吗?如果你以为可以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我的金钱全都是我父母提供的,你从我身上挖不出半点金子的。”她骄傲的抬着下巴,把他当成了想从她身上捞好处的臭男人。“我要你那几个臭钱做什么?”沈傲不屑的冷笑。

“你做牛郎不就是为了钱吗?”她好讨厌他的语气,而且被骂的人还比她更傲慢!

他怎么一提到钱就变了个样?噢,一定是他自卑,对,一定是这样。

沈傲望着她,心想她的势利也不是没道理,因为他只是个“牛郎”啊!

“如果我告诉你,我不是牛郎呢?”真正进入正题,现在箭在弦上,该说的一定得说了。

“那你是什么?你不叫沈傲,你的一切都是假的?”欧阳宛媛脸色一变,惊恐的瞪着他。

“我是叫沈傲,但我是一家公司的负责人,基本上我和你大哥认识的;不是我自抬身价,但在其他人眼中,我是许多人所说的“金龟婿”。”他凝望她,认真而冷静的向她坦白他的身份。

“不可能!”欧阳宛媛直觉的拒绝相信他,认为他在开她玩笑。

“这是事实。”沈傲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他知道这是一场难打的仗,但他们俩必须要经过这一段路,否则以后只会更加不可收拾。

他不想失去她,这是他这阵子如此挣扎的原因,而她一点都不了解……欧阳宛媛的笑容敛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觉得这样很有趣吗?拿我当玩笑?”

“刚开始的确是。”沈傲诚实承认。

“第一次和你在餐厅相遇,只觉得你好不可理喻,后来又在珠宝店遇见你,你高高在上的模样也让我印象深刻,之后又在这里遇见你……巧合之中被你当成了牛郎,在好玩的心态下,我就顺着你的话开始这场游戏,一直到现在……”

“在珠宝店那天,那个叫你小傲的老女人又是谁?”她茫然地望着他的脸,她竟看不清他了。

“是我母亲。”望着她带泪的脸,沈傲一阵心痛。

她是个众人呵护的娇娇女,只是和家人闹脾气就可以搬到外头,打死不回去,现在他可是重重伤了她的自尊,她会怎么想?

“原来如此……”她的身体一阵痛麻,她竟被他耍了,而且是彻彻底底的从头玩到底……“我并不想伤害你,当初只是以为这是短暂的一段情,而且我也很喜欢你,我觉得你的个性很特别,想要多认识你。”他试着解释,但他怎么也无法摆脱当初他的恶劣心态。

他的确是耍她的,但只有在刚开始时,后来他只苦恼于该如何解决这件棘手的事。

“所以你就真的要我?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继续骗下去!再把我当成白痴,继续玩下去啊!”她突然站起身,抡起拳头槌他。

“我为了你,还为了帮你找出路想了好几天,结果呢?你根本不领情,因为你自己就有公司,我想应该是间“大公司”吧?你说啊!”想到刚才她所说的每句话,她都觉得格外讽刺,他根本不屑啊!

沈傲沉默不语,任她发泄,然而她如雨点般的手打在他身上,却是心在痛。

“媛媛,如果我真的要耍你,现在又何必告诉你?我可以不说再见就离开,如此一来,我也不用为你的泪水心痛了。”他早料想到她的激烈反应,但是他忘了给自己信心。

“你想做什么?到底要做什么?”她疯狂的对他吼叫,一颗不安的心现在更是坠入冰窟,对沈傲的恨更是强烈。

“我母亲替我安排了一门婚事,我不想答应,我想带你回去见她,让她知道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就如同一开始的选择,他喜欢媛媛胜过李于浓,只是现在他更认真了。

她冷笑。“原来我是你的挡箭牌啊!”

“不是,我是真的想娶你,所以我一定要把事实告诉你,让谎言从此结束。”

“你那几天不在,也不是你爸爸出事了?”欧阳宛媛抬起泪眼,憎恨地瞪他。

“不是。”他硬着头皮承认。

“满口谎言!”欧阳宛媛突然举起手挥他一巴掌。

沈傲毫不闪躲的承受下来,痛痛麻麻的,却比不上心痛。

“媛媛,我希望你能了解,我不是要我们从此分开,我是真心的想解决事情,我希望你能了解……”

“不,从前我只把你当成一个玩物,原本我已经玩腻你了,后来是你救了我,既然如此,我留着你也没差。不是吗?结果呢?你竟把我耍的团团转!”她曾经以为他是个好男人,或许可以陪她更久,结果他居然……大哥说的没错,她真的很笨,笨到分辨不清什么样的男人是碰不得的,她实在太傻了啊!

“对不起,但我宁可面对这一切,而不是一古脑的生气。”她的怒气超乎他的预期,有点过度了,他很担心。

“我不该生气吗?我该一刀把你砍死!”恨意从她眼中迸射出,她想杀死他,真的很想。

“你会生气是必然的,但是我希望你的心会平静下来,我会等你。”

“你给我滚!”她濒临崩溃的怒吼。

“媛媛……”他怕她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

“你不走是吗?上次划伤你我感到很抱歉,但现在我没有任何难过的理由了,沈傲,你马上滚出我的视线,永远别再出现,还有,你的婚礼不用寄帖子来了,我不会祝福你的!”

她已不在乎伤害他了,沈傲带给她的伤害更深啊!

“媛媛……”

“你不走?我去拿刀。”

沈傲见她很认真,连忙拉住她。

“好吧!我先让你冷静几天,再来找你。”该说的他都说了,现在只能给她时间等她平复。

“沈傲,我们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你该知道我不会原谅人,尤其是玩弄我的人,你懂了吗?”

她很讶异这个浑蛋居然还有胆子亲自告诉她这件事。

“媛媛,难道你对我的爱对这件事没有任何帮助?”沈傲试图唤回她的感情,他相信在她心里,有一部分是爱着他的。

“爱!?”她冷笑,“我何时对你有爱了?我说过,我只是把你当牛郎,请你教我性爱罢了,以后我才能景性”啊!”

沈傲望着她,最后落寞的离去,这件事让他走进死胡同了碍…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