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飖 > 《心碎依旧》
返回书目

《心碎依旧》

第九章

作者:伊飖

沈傲第二天真的出现在欧阳宛媛的屋外,但她没有出现,他等了一整晚后,最后只得黯然离去。

第三天、第四天……一个月快过去了,他还是没等到欧阳宛媛,她的电话也没人接,他不得不猜想,或许她已经搬走了。

一阵高跟鞋清脆的踏地声响起,坐在欧阳宛媛门口的沈傲期待的抬眼,但出现的人影却让他失望了。

“唷!这不是沈傲吗?你在这里做什么?”住在欧阳宛媛对面的女郎惊讶地望着他。

“你在等她!”她早知道沈傲和住她对面的嚣张女人在一起,她这个“介绍人”当的真委屈,她的男朋友跑了,新欢就住在她家对面,她每次看到了都要呕上一整天。

“嗯。”沈傲点点头,又点起另一根烟。

“她在你们吵架那晚就搬走了。”女郎靠在墙边凉凉地说,她可要好好欣赏沈傲现在的落魄样,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她果然搬走了。

沈傲挑眉,“你知道我们的事?”

女郎大笑,“你真的不知道你们吵架的声音有多大!恐怕整栋楼的人都听见了呢!”

她笑睨落寞的沈傲,“我真讶异你会说出那种话,如果我是她,早就扑进你怀里了,哪像她。”

“这不是她的错,全是我造成的。”当初一个恶意的玩笑,现在让他饱尝苦头,而他伤害的又岂只是媛媛一人?只是他是真心爱媛媛,而她……不也是?

女郎听他这么说,总算能释怀了。“你负了我,可想而知你也同样负了很多女人,这算是给你的一点小教训吧!我想老天爷还是很疼你的,只是让你失去一个女人而已。”

“但是对我而言,失去她却是最残酷的惩罚。”他这些日子里只能想她,其他事他真的无法用心。

“我的天,你真的爱她!?”她真不敢相信自己会输给那个恰查某,那女人有哪点比得上她的?

其实她也只是酸葡萄心态罢了,她承认欧阳宛媛是个很吸引人的女人,漂亮多金、聪慧大胆,虽然娇纵傲慢,但喜欢她这种调调的大有人在。

她知道沈傲花名在外,但她仍旧甘心做他的女友,因为她知道在他不羁的外表下,有着一颗认真的心,他只是没找到一个让他愿意认真的女人。

现在他找到了,却又史无前例的弄砸了。

受过他苦头的她,忍不住要幸灾乐祸。

沈傲点头,“爱。”

等得越久他的心就越认真,但他的爱却没有人愿意收。

媛媛已经打定主意不要他了吗?

她的个性如此骄傲,怎么受得了被人欺耍?这辈子恐怕就属他这记打击伤她最重了。

“那个笨女人,她竟然不懂得把握这个难得的机会……”她低吟着走开,“别再等了,她已经搬走了。”

女郎的话让他更加确定了他的猜测。

她肯定逃走了,就因为不想面对他,一向骄傲的她居然落荒而逃,她真的受够了吗?

不行,他不会这样放过她,无论她在哪里,他都要找到她!

???

意气风发的新郎笑开了嘴接受大家的道贺,他温柔的眼神频频看向宴会另一头的新娘。

欧阳逸终于娶到了他心爱的女人,从今以后,他们就是夫妻,永远都不分开了。这是在失去过凌珑之后,他体会出的决心。

一阵笑声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看向坐在另一头的妹妹欧阳宛媛,再看看她的两个男伴,忍不住摇头。

媛媛实在太过分了,自从搬回家以后,她更是野得过分,不但找了个正牌的牛郎陪她,又和一个花花公子混在一起。

“媛媛,你收敛点吧!”他站在笑成一团的三人面前,很想把这两个不正经的男人丢出去。

“怎么了?!”欧阳宛媛嫣然一笑,“你今天结婚,就别管这么多了?瞧,凌珑在找你了呢!”

欧阳逸回头看着娇妻,叹了口气,“管不了你,你好自为之吧!只要别惹事就好了。”

说完他转身笑着迎上凌珑,热情的抱着她,上下打量他的妻子。

“你好美。”

“可是肚子大了点。”已经怀孕的凌珑吐吐舌,心虚的瞟着四周,“大家都在猜我有几个月了。”

幸好这种事在现在已经很常见,就连她的老古板爸爸都接受了,她才释怀的。

“你怎样都美。”他笑着亲吻她的脸颊。

“对了,我刚才看见沈傲,他就在……”

“你后面。”欧阳逸望着盛装而来的沈傲,猜想他不是特地来参加喜宴,而是来找他妹妹的。

“恭喜。”沈傲与他握手。

欧阳逸淡淡一笑,“你该庆幸今天我结婚,否则你还是像无头苍蝇似的四处乱找人。”

“她来了吧?”他一进来就躲着欧阳逍,以免还没找到欧阳宛媛,就先被撵出去。

“是来了,可是我不希望你去找她,这是我们的婚礼,我不希望被我妹妹毁了——当然引爆点一定是你。”

“如果我再找不到她,我就没机会了,她躲得让我都找不到。”沈傲恳求的望着这对夫妻,他知道欧阳逸不反对他,而他的妻子也同情他的处境。

从前他会不屑于这种情况,他从来不会处于如此低声下气的地步,但现在是他自食恶果,而且为了媛媛,他不得不如此。

“看得出来你找得很辛苦。”凌珑同情他的遭遇,虽然他有不可取之处,不过他对媛媛的真心一目了然。

“这样吧!你得先答应我,你不会在这里闹事,我会帮你把媛媛骗到外头,你们自己再好好谈吧!”他对沈傲的支持已经让弟妹们十分感冒了,他不想再激怒他们。

沈傲点点头,“可以。”

“老婆,我们走吧,我们这么恩爱甜蜜,别在这里惹人眼红了。”欧阳逸牵起爱妻的手,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沈傲瞪着他,很想揍他一顿。说他好心,他又会不经意地讽刺人,这个男人实在太恶劣了!

???

“媛媛小宝贝,待会我们去哪啊?”嗲嗲的男声听起来就很假,他一身光鲜的打扮看起来是很亮眼,不过脂粉味太重了些。

“我要回家休息了,你们两个都放假去吧!让我耳根子清静清静。”欧阳宛媛不耐烦的说着。

“媛媛,我跟你在一起不是为了钱。”牛郎可怜兮兮的说,那一脸委屈的模样让其他两人都忍不住翻白眼。

“是啊!”欧阳宛媛压根不相信这些只向钱看的男人,她又看向另一个男人,“那你呢?!你又是为了什么黏着我?”

“因为我爱你啊!”在大老板们眼中非常有名的败家子,最近才成为欧阳宛媛的新宠。

她做了个恶心的表情。“我若相信那就有鬼了。”

怎么这些男人谈情说爱都这么轻松自然?

她并不是真心要和这两个男人在一起,说穿了,只是她不喜欢寂寞,才会要小莉帮她找个牛郎来,但她发觉这个牛郎能够给她的,只是令她厌烦的谄媚,她有点受不了了。

因此当她遇见这个富家子时,她并未拒绝他的追求,她不喜欢孤独,所以有越多人陪她越好。

就算只是对她有所企图,她也不在乎。

和沈傲吵完架后,她猜想沈傲还会再去找她,便在当晚收拾东西,逃回她许久没有过夜的“家”了。

她该庆幸的,因为她的家人接受了她,就算这些年她任性不已,她的父母、两个哥哥还是用温暖的亲情呵护着她。

她这才惊觉自己竟浪费了太多时间在怨叹自己的孤独,忽略了身边的亲人。

但就算如此,她还是难以平复心情,沈傲依旧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她气他的隐瞒,恼恨自己竟傻呼呼的相信他所说的每句话,但她最气的,还是沈傲。

她无法自已的回想起每一次的相聚,和他所说过的每一句话,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对他念念不忘,但是她真的不想再忍受这种被他纠缠的痛苦!

她要忘记他,就算是真的找个牛郎来,还是声名狼藉的败家子也不在乎了,她只要把自己弄得很累,就会没时间再想他。

是的,她现在正朝这个目标迈进,正在努力的忘记他……沈傲双手插在裤袋里,等着欧阳宛媛发现他的存在。

他瞪着护在她左右的两个男人,不屑的撇着嘴角,她的水准降低太多了,好像除了自动送上门的他,她再也找不到好男人。

忽地,欧阳宛媛望见那个她急欲逃避的男人时,整个人愣住了。

“沈傲,你在这里干嘛?”她马上发现自己又被大哥出卖了。

大哥曾经劝过她再和他好好谈谈,当时她满腔怒火,只是吼了回去断然拒绝,没想到大哥还是不怕死的这么做了。

沈傲,他想做什么?她不安的往她的男伴靠去。

“我要跟你谈,你不能再逃避我了。”沈傲很想把她拉走,她没必要因为他而跟这两个没水准的男人在一起。

“不用了。”欧阳宛媛撇着嘴角,双手勾着男伴们,“我们先走吧!有这个人在这里,我觉得磁场不对劲,你们说要去哪玩?”

“嗯……”两个人望着沈傲,都不知道他和欧阳宛媛的关系。

“去饭店吧?上次你不是告诉我那家饭店的房间很豪华?”她笑睨两人,其实没一点认真,她只想赶沈傲离开。

两个男人一脸淫邪模样。

他们这样的表情让沈傲难以忍受。

他不敢去想媛媛跟他们混在一起,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她堕落了吗?她胆小懦弱,真以为这样就可以天下太平了。

给她伤害的除了他,还有自己啊!

“给我滚!”他往前一站,瞪着那两个不三不四的男人怒吼。

“喂!你是谁啊?你才滚开!”败家子率先叫嚣。

“你们帮我把他赶走,真是讨厌死了,我说了我不想再看见你,也不想听你的鬼解释,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你懂了吗?”欧阳宛媛不耐烦的撒着嘴角,“你又不是没能力让别的女人爱上你,你去找别人吧!”

“我爱的女人只有你。”

欧阳宛媛冷笑,“你现在说这些未免太晚了吧?我真的一点都不相信你了,更何况……”她笑着揽紧男伴,“有两个男人说爱我,我不需要你了。”

沈傲坚决的摇头,“我不会放你走。”

“喂!你别这么不识相嘛!早说了要你离开的,媛媛甩了你,你就算了吧!老这样缠着人家干嘛?”正牌牛郎自以为是的叫嚣。

“你说得真对。 别理他,我们去你说得那家饭店吧!说真的,我还没跟你们一起做呢!很刺激吧?”欧阳宛媛故意说话刺激沈傲。

“你不会去的。”沈傲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什么?”被看穿的欧阳宛媛一脸错愕,他怎么到了这种时候还这么笃定?她到底哪里露出破绽了?

“你根本看不上这两个家伙,他们没有一点值得你喜欢的地方,你跟他们在一起,只是因为你想证明自己不是孤单的,不过你也该挑一下!这种人你也要?”沈傲忍不住的摇头叹气,轻视那两个男人的意图明显。

“你……”牛郎气呼呼的冲上去,拳头对准了沈傲冷峻的脸一挥。

“喂”欧阳宛媛忍不住尖叫。

“给我闪一边去。”沈傲不耐烦的轻易拨开他的拳头,“要打架我绝对奉陪,不过现在我没空。”

“喂,你!”欧阳宛媛转向身旁大气不敢喘一下的败家子,“你……”

“噢……好,我知道。”败家子虽然没打过架,不过现在是争女人,他不能丢脸,他也冲过去加入围攻沈傲。

“不是啦!我是叫你去把他们拉开的……”欧阳宛媛见三个男人打成一团,气得怒吼,“都是大哥多事,自己的婚事好好玩就行了,惹这个麻烦做什么?我一定要让他也被拖下水!”

她飞快地跑回宴会上,大呼小叫的,把大家都喊出来了。

欧阳逸一见是他最怕的场面,不禁申吟。

“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跟他说了,别闹事的吗?”他的婚礼就这么毁了,这笔帐一定要算在沈傲头上0他还来做什么?”欧阳逍一见是沈傲,笑脸马上垮了下来。

他对沈傲非常反感,而且已经到了想劈他几刀的地步。

“赶紧把他们拉开吧!”欧阳逸在说话之时,看见欧阳宛媛在一旁焦急的模样。

她不可能为那两个痞子担心,可见她对沈傲还是有心的,只是骄傲让她忽略了她心里的真正感觉。

他叹息着上前,和几名大汉把纠缠在一起的三人分开。

“沈傲,你食言唷!”他瞪着脸上挂彩的沈傲,不过他的伤算是三人之中最少的,在被其他两人围攻的情况之下,他算不错了。

“你们为什么放任她糟蹋自己?”沈傲粗喘着气息,怪欧阳逸在他无法顾及时,没把他心爱的女人保护好。

“你都办不到,我们行吗?”欧阳逸苦笑,“今天就算了吧!”

“不可能!”他决断的吼着。

他杀气腾腾的眼眸四处搜寻,不一会儿即找到了躲在人群里,像是怕被他看见的欧阳宛媛。

“给她时间,她从小就被大家保护得好好的,受了伤反应一定会比较激烈,伤口愈合的时间也会长一点。”欧阳逸温声劝他。

沈傲一脸不可思议,“就这样?”难道他也认为他该放弃?

他不相信什么“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他要的是永远的感情,而不是那段回忆而已。

那根本不够,那时他真正的感情根本没有现在的一半认真啊!

欧阳逸认真打量他,最后摇摇头,“我看不只是她需要时间,你也很需要。你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多久没有到公司了?”

沈傲摇头。“我不知道。”他不认为这件事重要。

“我确信爱情要努力追求才能得到,我就是实例。但是在此之前,你只是疯狂的要她,又能如何?她根本不会接受的。你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也不再是媛媛喜欢的那个你了,你凭什么要她爱上你?”

欧阳逸坦白的话语敲在他心头,终于让他清醒许多。

“你是说……现在的我,不值得她爱?不只因为她气我过去做的事?还有现在的模样?”他不得不开始审视自己,他是否真的错了?

“你只是一直找找找,像只猎犬似的紧迫逼人,媛媛不逃才怪。”欧阳逍在一旁忍不住开口了。

“我不知道将来会如何,但是现在你这么做,只会把媛媛推的更远。她是爱你的,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如果有幸,她会发现的。”欧阳逸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转身走向凌珑。

“各位来宾,不好意思今天发生这种事,请大家回到宴会上,里头还有很多美食等着大家品尝……事实上是我的老婆又饿了。”欧阳逸半开玩笑的把大家请回去。

“逸……”凌珑不满他没把事情处理好,低声抗议。

“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我们不可能拿着刀架在他们脖子上,要他们在一起吧?”他无辜的耸耸肩。

“可你不就是这样对我的吗?”凌珑忍不住回嘴。

“那是因为……”他辞穷了,“你想太多了。”这是他最后的说辞。

欧阳宛媛留到最后还没离开,她的身边站着两个挂彩的男人,而她对那两人视而不见,她全部的心思都在沈傲身上。

“媛媛,你没被吓坏吧?”牛郎率先开口。

“我们很英勇吧?”败家子接着邀功。

她气恼的扫他们一眼,什么时候了他们还在争风吃醋。

“没见过像你们这么低智商的白痴,以后别让我见到你们。”说完后,她丢下错愕的两人走向沈傲。

“你的伤还好吧?”毕竟这是她造成的,她好像老是在害他受伤。她心里有着一股深深的歉意。

“不碍事。”沈傲抹着嘴角的血丝,脑中还在思索欧阳逸刚才说的话。

他深深地凝望欧阳宛媛,他想自己现在的模样的确没人会喜欢。

他自嘲一笑,双手插进裤袋里,转身离去。

“沈傲……”欧阳宛媛忍不住追了上去。

她竟然怕起了他现在的表情,太落寞了,一点都不像他。

他现在应该是嚣张的放声大笑,说她那两个跟屁虫真没用,只有他才配得上她碍…这样她就可以反驳,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了。

他怎么好像被打败了。

她不喜欢他这模样,她喜欢看他笑、喜欢他纵容的温柔、喜欢他的自谦中带着傲然的模样。

沈傲转过身,脸上笑容淡淡的。“欧阳逸认为我们需要时间,或许吧……如果哪天你想起我这个业余牛郎的服务不错,记得来找我。”

“可是你呢?”

“我?”他故作无所谓的耸耸肩,“或许哪天我再重新找回那个能吸引你的我时,我会以更好的模样出现在你面前。”

天知道他根本不希望她离开自己身边,更担心在他被迫退出的时间里,会有另一个男人介人,抢走了她。

但是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他温文的颔首,“替我向欧阳逸道歉,把他的婚礼弄的一团乱。”

欧阳宛媛忍不住伸手拉他,“你不要走,其实我……”她欲言又止,不知道自己想要对他说什么。

抱歉吗?她知道他要的不是这个,她心里一直呐喊着,可是她就是找不到那个辞句。

“你想说你是心疼我的,是不?这些话人人会说,但是要原谅一个人,似乎就困难多了,对吧?”

她垂眼,“或许你说得对。”

他没有怨恨、没有怒火,而是彻彻底底的被打败了,她该骄傲自豪的,可是相反的,她真的很抱歉……沈傲深深凝望她,发现她在思考,他欣慰一笑,起码她有在动脑筋,而不是光动手了。

“你自己保重。”绅士的在她脸颊上印了轻轻一吻,他强迫自己离开她。

欧阳宛媛望着他的背影,心里一阵空虚。

在她认为别人伤害她之时,她是否想过,她伤害别人是更深、更重的?

沈傲让她不得不面对她从前不愿意认清的事实——她,是很需要有人教训才会长大的。可是一直没放弃的人,现在不要她了……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