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飖 > 《心碎依旧》
返回书目

《心碎依旧》

第十章

作者:伊飖

“不是我说,那沈傲也真是的,居然闹到你哥的婚礼上,这件事我老公他们到现在都还在说呢!”茱儿试技着柔软的喀什米尔披肩时,对一旁落寞的欧阳宛媛说。

“事情都过了一个月,他们男人其实也很长舌的嘛!还老说我们女人怎样怎样的。”慧珍取笑那群企业界的名人。

“上次欧阳逸的事情不也说得很高兴?什么他老婆是他的情妇……”

“是他作画的模特儿啦!”欧阳宛媛搜寻着衣架上成排的衣物时随口应着。

“哦?当模特儿也可以捞个有钱老公?”一向以嫁给有钱人为目标的小莉听见有新招数,马上双眼一亮。

“你不是已经找到了一个金龟婿?”欧阳宛媛心想向自己是否太久没和姐妹们在一起,少了什么资讯?

“啧!根本不是我当初想的那回事,他啊!快破产了,从别人那里得知我嫁给某某某,拿了很多瞻养费,居然还把脑筋动到我头上呢!”

“真是恶劣!你怎么教训他的?”茱儿好奇追问。

“告诉他我真的拿到很多赡养费,不过都被我赌光了,还负债八位数,现在正需要有人帮我还债。结果呢,下一秒他就铁青着脸跑了,呵呵,我从来没见识过啥叫变脸,这回总算知道了。”小莉不痛不痒的笑着。“慧珍,你不也新交一个男朋友?”欧阳□媛好奇的问。

“是啊!他只是个很普通的上班族,不过人很老实。”慧珍虽然语多保留,却掩不住满脸甜蜜的笑容。

“唉唷!你们都有机会去碰别的男人,哪像我,老公管得死死的。”茱儿拿起一件长裙比着时,半开玩笑的说。

“你老公疼你嘛!”其他三个女人异口同声打断她的卖弄。

“是各位客气了。”茱儿得意的笑着。

“如果男人真的那么好,你们又怎么会受伤呢?受伤之后,你们怎么还是不放弃寻找下一个男人?”欧阳宛媛迟疑的开口,她们四个人,就连茱儿都受过伤,可是她们为什么还是抱着这么大的兴趣?

“你没听过“下一个男人也许会更好”吗?更何况你受一次伤就退缩不再接受男人,这样不是在糟蹋自己吗?”慧珍以过来人的身份解说。

“对啊!像你,为了一个男人,居然连你最热衷的兴趣都放弃了,你今天一个袋子都没提,一毛钱都没花到耶!”茱儿不可思议的叫着。

“你没讲我还没注意到呢!媛媛,对你而言,沈傲真的只带给你伤害吗?如果真是这样,依你的个性,不可能会为他低潮这么久的。”小莉也跟着点头。

“因为……他真的太坏了嘛!”欧阳宛媛绞着手指说。

“还有呢?”慧珍不让她逃避,继续追问。

“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嘛!”这种事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太难堪了啦!

“还有呢?”茱儿接着逼问。

不安的想了一会后,欧阳宛媛双手一摊,“好吧!我放弃了,我的确还喜欢他,那又怎样?我怎么知道他还会不会伤害我?”

“这件事的起因为何?”慧珍一脸了然的问。

这个胆小鬼,她的心早就遗落在人家身上了,表面上还装成无所谓,她唷,活该自讨苦吃啦!

“他骗我啊!”她被当傻瓜这件事,大家都知道的嘛!

“牛郎、大老板……下次他总不可能告诉你他是石油大亨吧?如果真是这样,你不要的话就给我好了。”小莉开她玩笑。

“那不一样啦!谁知道下次又有什么事会发生,说不定一点小事就翻脸……”她们干嘛一直逼她,烦死人了。

“这就是人生不是吗?谁知道你会不会更爱他,他会不会更爱你?还是你们会不断的争吵,但是如果你能预知未来,你会活的快乐吗?如果你没有勇气去爱,你有什么勇气去面对你的人生?难道就是在说八卦、购物中过完一辈子?”

欧阳宛媛静静地听着慧珍的解释,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她不再难以释怀了。

是她太小心眼了吗?还是她早已经把所有人的礼让都当成了理所当然?她自己也了解,若不是她的家世给她撑台,没人会吃她那一套的,不是吗?

想着想着,她不免笑自己的莫名其妙,也为自己虚掷的光阴感叹且落泪。

“她又哭又笑的耶!慧珍,你说的话太重了啦!”小莉担心的推推欧阳宛媛,“你还好吧?如果你真的这么饥渴难耐,我再帮你找个好一点的牛郎嘛,保证比上次那个蠢蛋好。”

“小莉!”慧珍与茱儿同声谴责她。

欧阳宛媛给了三个好友一个大大的拥抱。

“谢谢你们大家对我的容忍,小莉,如果沈傲真的不要我,你答应我,要给我找一个好男人唷!”

“好哇!”早猜到她非沈傲莫属,小莉奸奸的笑着。

“今天少一个人耶!好像有点寂寞……”慧珍望着飞奔而去的背影这么说。

“不会啦!你这件披肩很好看耶!小姐,你们还有什么颜色的啊?”小莉突然发现慧珍一直披在肩上的披肩,双眼一亮。

“嗯,我也很喜欢这件绒布裙,小姐帮我包起来。”茱儿的爽快让柜台小姐笑得阖不拢嘴。

三个女人又埋首在疯狂试衣上,反正媛媛要的东西,她一定要拿到,也就是说,沈傲是没得逃的。

她们只管等着喝喜酒就成了。

???

“你讨厌!讨厌!讨厌!”

一串咒骂声从屋内传来,伴随着几个茶杯落地的破碎声,接着一个男人连跑带跳的冲出屋外,狼狈的坐在台阶上叹息。

一道人影挡住照射在他身上的阳光。

“大哥,你是不是要找其他女人来画画,惹火大嫂了?”欧阳宛媛目睹了刚才的一切,差点没笑倒在地。“才没有,是孕妇脾气较大。真怪,这个月她特别火爆。”欧阳逸不解的抚着下巴,“你来干嘛?我家不需要两只母老虎。”

“我会咬你、吼你吗?”她暗自承认当她发脾气时是很吓人的没错。

“你好像不会,但是里头那个真的会。”

“别闹了,小心大嫂冲出来将你撕成碎片。”欧阳宛媛笑说。

“那你来干嘛?”

“当然是来找你问事情的啊!”她又摩蹭了一会,才状似不经心的开口。“沈傲的公司在哪里?”

“你决定了?”欧阳逸终于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当初分开他们两人会是个错误呢!

“我只是不知道,现在决定要爱一个人会不会太晚了?”她不确定的说。

“不会。”欧阳逸肯定的说,“别人我不敢保证,不过沈傲到目前为此绝对还是属于你的,没跑掉。”

她笑开了。“你一开始就决定要让我们在一起?”

“没错,从第一眼看见你们,我就觉得他可以制住你……虽然他也被你咬的满身伤,不过你正在改造中不是吗?”

“谢谢你,大哥。”她搂着他,被他的温柔感动的想哭。

“要谢我就进去帮我安抚那头在发脾气的母老虎吧!她生气的对象仅针对我而已。”他担心的望着后头,怕他的娇妻会跳出来把他毒打一顿。

“你自己慢慢享受吧!我还有要事要办,拜——”欧阳宛媛笑着对他挥挥手离开,她才不介入他们夫妻的事呢!她看大哥也挺享受的。

她真的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她要去收复一个男人心,永远都不放他走了。

???

李于浓望着上班时间却呆呆看着窗外的沈傲,她的视线垂向他桌上,烟灰缸里满满的烟头。

“傲哥,你的烟抽得太凶了,这样对身体很不好的。”她轻声劝着苦着脸的沈傲。

自从断绝了对他的爱之后,她发现自己反而比较能在他面前做自己,而他也不再那么排斥她,把她当成自己的小妹看待。

上次误发喜帖之事,虽然让人谈论了一会,不过傲哥狂恋上欧阳宛媛之事却压过了她担心的这件事,反正她只要说是她拒绝了傲哥,而傲哥又转去追求欧阳宛媛就成了。

反正当初是傲哥自己答应让她这么说的,她也不用客气了。

不过傲哥和欧阳家的千金似乎闹得非常僵,也难怪傲哥这阵子都没精神了。

“傲哥,你别这样啦!都不像你了。”她忍不住叹息,傲哥好没精神唷!

“谁叫我的一部分被她带走了呢?”他哀声叹气,不能碰她、跟她说话,也不能去见她,他的心好苦闷啊!

“那就去抢回来,然后连她的心也一并带走啊!”李于浓认真的替他加油打气。

“小姐,你怎么在暗地里设计一个与你无冤无仇的人呢?”门外传来的声音不太友善。

“呃……好哇!都是你害我嫁不到傲哥的。”看着走进来的人,李于浓从原本的心虚转为理直气壮。

“是吗?”欧阳宛媛双手抱胸,看向沈傲,“说真的,我也觉得这样的女人比较适合你,你说呢?”

被质问的沈傲已经因为她的出现而陷入痴傻状态。

他真的等到了吗?媛媛终于决定回到他身边了?

“对不起!总经理,我拦不住她,她威胁要把我开除……她到底是谁啊?”陈秘书诚惶诚恐的说。

“我是你未来的老板娘。”欧阳宛媛一进门就嚣张的让人想把她撵出去,她瞪向李于浓,“至于你,你想勾引我未来的老公?”

“呃……我没这个胆。”她的直觉告诉她要赶紧否认,不然可能会死的很惨。

“那就好,你们都出去吧!我有话要对这位先生——我未来的丈夫说。”她把陈秘书推出去,而李于浓更可说是被她摔出去的。

沈傲渐渐从狂喜中恢复冷静,他定定地望着她,“有人是这样道歉的吗?”她还是一样傲慢,就连来撒娇都是这么嚣张。

“谁说我是来道歉的?”她撇撇嘴角走近他。

“那你是来叫嚣的?你又要告诉我,你交了几个没水准的男人?”她的接近带给他一阵兴奋,虽然现在不是时候,但他就是忍不住想要她的渴望。

“我又不是小莉,没那种兴趣啦!那只是给自己找找乐子,看蠢男人是什么样的。”她笑着坐在他桌上,短裙马上往上滑,露出她修长的双腿,“沈傲,我是来示爱的啵”

“哦?”他盯着她白皙柔嫩的大腿,暗自咽了口口水。

“在你为我痛哭流涕之前,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已经在你给我的伤害中学习成长,虽然你很可恶,不过你也有可取之处,所以我决定忘了你欺骗我这件事,再爱你一次。”

“从前你就爱过我吗?”

“大概在……”她细细思索,然后发现自己也不知道何时对他有感情的,“反正就是这样啦!你要不要接受?不要就拉倒,去娶外头那个小鼻子小眼睛的女人。”

倏地,她双眼一眯,“她就是那个原本要和你结婚的鲤鱼精?”

“我看你还是恶习不改,根本不在乎伤到人。”沈傲差点笑了起来,鲤鱼精?亏她想得到。

“喂!那是她听不见我才这么说的,她在的话,你要我三跪九叩感谢她放过你吗?”她一脸邪恶的笑着。沈傲决定放弃这个话题,重归正题,“你来……又如何?我能得到什么?”

“一个坏女人的心?一个诚心改错的女人?”她瞅着他,担心他不接受,可是大哥说过……说着说着,她隐藏在自信满满之后的不安、恐惧再也藏不住了,她飞身扑进他的怀里。

“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你知道我能来找你已经让我觉得很丢脸了,更别说我怕你不要我了。”

“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只是……”他不禁抽了口气,“媛媛,麻烦你移动一下,不要坐在这里。”

欧阳宛媛一阵错愕,但在她感觉到臀部下的硬度之后,她妩媚一笑,“呵,你这个色狼!”

“所以我要你走开。”他的体温在持续加热当中,胯间的硬度亦然,他们还需要谈话,不能乱来。

“如果我不走呢?”她故意轻轻摆动臀部,摩蹭着他的男性,而沈傲喘息的更加剧烈了。

“媛媛……”她很过分,真的很过分,明明知道他抗拒不了这个……“如果这种方式是让你点头的捷径,我不惜出卖我的身体,你说呢?当过牛郎的你,应该知道出卖自己身体的心得。”她挑逗的手解开他的扣子,在他胸膛上搓揉捻弄他平坦的乳头。

“如果我在这里要你,不知道外头的人会怎么想?”以后他要怎么管理公司?他就知道媛媛是他的恶梦。

“管他,反正他们都成年了。”她跨坐在他的大腿上,笑得邪气极了。

“你喹…”他把欧阳宛媛抱起,让她躺在办公桌上。

“这么久了,你想我吗?还是有别的男人碰过你了?”他垂眼望着她,不喜欢自己的想法。纵然怪不得她,他还是会去想曾经有男人占有过她。

“我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男人陪我上床,这样你满意了吗?”他居然问她这种白痴问题!

“还要说谎吗?”他得意的看着她的反应。

“你这个混蛋!知道事实就好了嘛!”欧阳宛媛真想咬他两口,他一定是故意要报仇的。

“想要我吗?”他压低身体,挑逗的对她低语。

“嗯……”

“我现在要你,要全部的你,无论是身体还是你的心,从此之后你都不能变节,你愿意答应我吗?”他在解开裤头时问她。

“我答应你。”她来,就是要他啊!

“傲……”

“小声点,免得让外头的人听见。”他扶着挺直的男性,狠狠往她腿间撞去。

“蔼—”他的充满让欧阳宛媛惊呼,沈傲立时吞下了她的声音。

熟悉的包裹让他忍不住轻吼,耐不住体内狂奔的欲望,他开始抽动,轻语低喃,“媛媛,你再也不许离开我了。”

“嗯,我们都不许离开彼此。”她望进他眼里,浓烈爱意在两人之间流动着。

“媛媛,我爱你。”诉说出他的爱语之后,他加快冲刺的速度。

在激狂欢爱之中,两人一同到达高chao,沈傲一个挺身,将男性精华送进她抽搐的体内,他低吟着倒在她身上……

“我们……”话还来不及说,外头又传来吵杂声。

“该死!”沈傲低咒一声,迅速穿好自己的裤子后,只来得及把欧阳宛媛的裙子拉好,他未落锁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小傲,我有事情要问你……”率先进门的陈宗惠一看见衣衫凌乱的两人,立刻尖叫一声,“你们在做什么啊!”

就算他们穿好了衣服,但性爱过后的Ji Qing痕迹都还残留在他们脸上,任谁都看得出来。

“妈,麻烦你以后要进来前先敲门。”沈傲不悦地说,他不希望以后这种情况会常发生。

“总经理……”陈秘书还是一脸歉然。

他挥挥手,“没事。”

可怜的陈秘书,爱闯他这里的女人,每一个都比她强悍。

“你是谁啊?”陈宗惠毫不客气的开口,看她没水准的样子,就知道不是好人家的女孩。

“我啊?我是“落翅仔”啊!”欧阳宛媛回她一抹气死人不偿命的假笑,就是这个臭女人害沈傲差点娶了别人。

沈傲听她这么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媛媛,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妈,其实她是……”

陈宗惠低头就看见被丢在地上的粉色内裤,她更是羞怒交加,白胖的脸红透了。

“你……”她指着欧阳宛媛,却骂不出一个字。

“我告诉你唷!你儿子刚才已经答应要娶我了,说不定我的肚子里现在已经有沈家的骨肉了,你说要怎么办?”

“我才不认你这种女人生的孙子!”陈宗惠飞快回嘴。

“也有可能是孙女啊!不是我要纠正你,你实在有性别歧视唷!”还没入沈家门,欧阳宛媛已经先跟婆婆杠上了。

“媛媛你别再说了!”沈傲双手架在她脖子上,随时要掐住她聒噪又没建树的喉咙。

陈宗惠看了身后的李于浓一眼,气呼呼地瞪向他。

“小傲,你真是气死我了,原来你说比于浓好的,就是她啊?我的老天,你要害我去跳楼啊?这种媳妇怎么上得了台面?”她着实呼天抢地了一番,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这个老太婆有多命苦。

“妈,她其实是……”沈傲想再解释,却被欧阳宛媛打断。

“唉唷,反正气质都是靠钱堆出来的嘛!像伯母你不就是吗?”她笑咪咪的几句话就把陈宗惠气得血压急速升高。

“媛媛,你再说下去我就不要你了。”沈傲不得已只好下了最后通牒。

“不要嘛……傲……”她马上腻在他怀中,故意撒着娇。

“我真是看不下去了。”陈宗惠抢着眼离开,她要上山打禅七去了,否则她一定会被这两个人活活气死。

“你们好好聊,我去安慰伯母了。”李于浓笑着对他们挥挥手,顺道把门带上。

“谢谢啦,鲤鱼精——噢!你打我干嘛?很痛耶!”

“你啊!能不能一天别闹事啊?”他实在不敢去想将来婆媳之间会有多少战争,而最苦的,莫过于被夹在中间的他。

“真的很难耶!”她吐吐舌。

“你还是需要改造,一定要,不然不是我被你气死,就是你横死街头。”

“呸呸呸,别说这么难听,我这是有个性耶!”为什么大家都要误解她?不过先知总是不同于常人、总是寂寞的……

“你是撒泼、野蛮、没礼貌……”沈傲骂得很过瘾。

“你这个不及格的牛郎!原本答应送你那个七位数字的钻石真是浪费!”

欧阳宛媛的声音传至外头,引来一片哗然。

原来他们之间还有这种“交易”啊?

吵闹声依旧,不过大家都不太担心,反正最后他们大概会用热吻或是其他方式来解决。

以后他们的耳根可就不清静……

—本书完—

附注:欲知欧阳逸之情事,请翻阅《情难三部曲》之一“痴狂依旧”

欲知欧阳逍之情事,请翻阅《情难三部曲》之三“想念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