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梅贝尔 > 《阎王的爱妾》
返回书目

《阎王的爱妾》

第一章

作者:梅贝尔

这是个星芒辉闪的清夜。

入了夜的大内禁宫,依旧巍峨耸立、尊贵崇高,却不知何时蒙上了一股阴冷的死气,没有人察觉异样,直到一声惊恐的尖叫划开阒黑——

“碍…碍…”在长春宫内巡更的太监哆嗦地跌坐在地上,手中的灯笼早就不知去向,惨白着脸,手指颤巍巍的比着栖星湖面载浮载沉的[东西],扯开喉咙大嚷,“快……快来人碍…”

很快的,好几名大内侍卫训练有素地闻声循来,也看到同样的情景,毫不迟疑地一跃进湖中,合力将那[东西]翻过身来,赫然是个已经断气多时的貌美女子,双眼紧闭,宛如熟睡般,尸体还不见浮肿,又引起一阵急遽的惊喘。

最先发现尸体的太监不由得失声大叫,“是……是蓉妃!”

天哪!地啊!如果是一般的宫女死了倒没事,偏偏是目前深受皇帝宠幸,不久便要升格为贵妃的女人,这下代志大条了,要是让皇帝知道,只怕不只是龙颜大怒,也会牵连不少人跟着遭殃,这可不得了!

侍卫们将尸体捞上岸,不消多久,蓉妃淹死在栖星湖的消息也如野火燎原般传遍了整座皇宫。

“娘……娘……”小小的人影哭哭啼啼的往湖畔奔来,她在睡梦中被叫醒,宫女支支唔唔的不敢明说,但是仿佛母女连心,对于才年满八岁的她来说,已有失去娘亲的预感。

“公主,等等我……”长她一岁的茜草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见小主子跌了一跤,连忙上前搀扶。“公主,有没有哪里跌伤了?”

九公主哭得小脸都湿了,“我要我娘……”

“好、好,公主,我们去找娘娘。”小主子哭得这么伤心,茜草也跟着难过。“蓉主子是个好人,她不会死的,不会的……”她在七岁那年被卖进宫来,处处受人欺凌,要不是遇到善良的蓉主子,将她讨了去给九公主当侍女兼玩伴,只怕早就被折腾死了。

她深吸口气,抹干泪水,牵着身形瘦小的九公主来到栖星湖,见着了躺在地上,全身湿淋淋、了无生息的尸首,所有的希望顿时化为泡影。

“娘……”九公主迈开小脚,扑到尸首上,用小手摇晃着她。“你快起来……起来跟楚楚说话……呜呜……”

茜草也跪在旁边痛苦失声。

“哼!这蓉妃在搞什么东西……”几个女子嗓音尖酸的发表高见。“皇上都要封她当贵妃了,不是应该神气得意,干啥还投湖自尽咧?”

“是啊!这不等于打了皇上一个耳光吗?”

珍妃落井下石地娇笑,“玉妃说得对,换作是我们,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可能还去寻死,我看她真是头壳坏掉了……”

“真是的,要死也不死在她的景仪宫,偏偏死在我这儿。”另一位嫔妃撇了撇红唇,“害我以后晚上都不敢出来赏月了。”

听她说完,其它嫔妃忍不住搓了搓手臂,也开始疑神疑鬼。“别说了,真是越说越恐怖……”

九公主抱着娘亲的尸首,仰起小小泪脸,“我娘没有死……娘不会丢下楚楚不管的……呜……娘,你快醒来……”

“哈!你这死丫头居然还敢顶嘴?别以为皇上封你为公主就可以嚣张了。”玉妃用玉指戳着她的额头,脸上净是恶意的笑。“那是因为你娘正得宠,现下她死了,皇上很快就会忘了你,毕竟在这宫里头有这么多皇子皇女,少你一个根本无所谓,你们说是不是?”

其它人早就嫉妒死蓉妃的好运,这下少了一个情敌跟她们争夺皇帝的宠爱,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没错,到时我生的宝贝女儿就可以顶替你的位置,你这个九公主就给本娘娘靠边站去,哈哈……”

“走开!你们都是坏人……”九公主哭哑了嗓子,不住地摇晃娘亲。“娘,楚楚不要你死……楚楚好怕……好怕……”

在她周围的每张嘴脸都那么狰狞可怖,说的话总是夹棍带棒、冷言冷语,让她打从心底发冷,如今娘亲一死,再也没有人可以让她依靠了……

嫔妃们一个个幸灾乐祸,积压已久的怨气和妒意终于得到抒发。

“来人!还不快把尸体般到别处去,省得留在这儿触我们霉头。”

“是阿是啊!万一把我们带衰了怎么办?快点般走。”

侍卫们只好照做。

九公主大惊失色,嘶声叫嚷着,“把娘还给我、把娘还给我……娘……”

“死丫头,不要在这儿碍手碍脚的。”有位嫔妃故意推了她一把,趁势出了口长久积压在心头的窝囊气。

“公主……”茜草抱住全身发颤的小小身躯,心中思忖,蓉主子死了,她该怎么保护小主子才好?

“不要带走我娘……娘……”话声未竟,九公主霍然捧住头颅,脑袋里仿佛有无数根针在扎,痛得她脸色由青转白。“我的头好痛……好痛……”

茜草心急如焚,“公主,你哪里不舒服?”

“我的头……好痛、好痛……娘,你不要死……你不要楚楚了……”失去依靠的恐惧感让小小年纪的她再也承受不住了。

“死丫头,不要在这里装死……”

“哼!就跟你那个不要脸的娘一样,不过是个卑微的宫女,居然还有脸诱惑皇上,真是有够无耻!”

“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这死丫头长大也同样下贱……”

“不要骂我娘、不要骂我……”疼痛欲裂的头颅埋在双腿之间,小小的身躯不断颤抖,喃喃自语,“楚楚很乖……楚楚很听话……”

好痛,真的好痛……

娘死了,大家都要欺负她,她好害怕……

对了!她要找个地方躲起来……

见小主子翻了个白眼,当场晕厥过去,茜草不禁大惊失色。“来人!快去请太医,九公主昏倒了……公主,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不要担心,茜草,只要躲起来,楚楚就没事了……

很快就没事了……

****************

圣皇四年立夏

“等一下……”这声叫喊引来不少的侧目。

就见中年男子手上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婴孩,身后跟随的妇人左右手各牵着一个娃儿,神色慌乱地拦在由蓝呢作为轿帏的四人大轿前方,不让它通行。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伴护在轿旁的乌杰敛容上前盘查。

中年男人没有理他,径自对着轿内的人说:“阎老板,求你帮帮忙,我们一家五口还等着你救命啊!”

“爷?”乌杰见有孩童在场,不好将他们驱赶,只得询问主子的意见。

轿帘后响起低沉富磁性,但却近乎绝情的嗓音。“你凭什么要求阎某帮你?阎某有为什么要帮你?”

“阎老板,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不然……我们大人受苦没关系,小孩子也会跟着挨饿。”宛如事先就排演好似的,中年男人怀中的婴孩开始哇哇大哭,令围观的民众听了忍不住同情他。

轿中人发出极浅的冷笑。“商场上有赚就有赔,既然投资失利就该付出代价,你这样子未免太难看了。”

“只要阎老板肯借我银票周转,我相信我一定有办法起死回生,将赔掉的全部都赚回来!”他已经算过了,只要人称[阎王]的阎无赦肯助他一臂之力,他绝对可以东山再起,再创事业的第二高峰。

“阎某不开钱庄,你找错人了。”不待他说完,轿中人嘲谑地回绝了。

夫人为了丈夫的前途和孩子将来,不得不卑屈地当场跪下,哽咽地哭诉。

“阎老板,我家相公以后会连本带利的加倍奉还,求求你帮他一次……”

这次连同身边的两个孩子也跪下来代父亲求情。

“阎某并不开救济院。”轿内的阎无赦已经开始失去耐性。

中年男人脸色丕变,怀中的婴孩又哭得更大声,惹得他脾气也暴躁起来,咬牙切齿的追问:“那阎老板要怎么样才愿意帮我?”

他凉凉地说:“要借银子可以,只要按照规矩,房契或地契来抵押,一切就好办了。”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

“房契……地契……它们已经……”中年男人怔怔地喃道。

阎无赦低哼,“既然没有就免谈。”

“有!我身上还有一项最有价值的东西……”说着,中年男人便举高襁褓中的婴孩,“我有三个孩子,全部抵押给阎老板,只要赚到了银子,我再把他们赎回来。”

“不……我不要……”闻言,妇人发出尖锐的叫声。“相公,孩子不是东西,你怎么可以把他们拿去抵押?你是他们的爹啊!”

中年男人理直气壮地啐道:“你们女人懂什么?反正孩子寄放在阎老板那儿,又不会少一根头发,总比跟着我们挨饿好。”

妇人为之气结。“你……你简直不是人!”

“你给老子闭嘴!”他老羞成怒地叱喝妇人,随即转头面向轿帘,“阎老板,我把孩子抵押给你,你就不必担心我会借钱不还了,怎么样?”

阎无赦低笑两声,笑声中满是轻蔑。“查雄,你预备借多少银子?”

“呃,这……少说也能借上十万两银子吧!”以为他同意了,中年男人眼睛发亮,贪婪地得寸进尺。

“你也把他们看得太值钱了,依阎某看来,也只不过值个十两银子。”话声方落,一锭银子从轿内扔出来。“把孩子留下,你可以滚了。”

被叫做查雄的中年男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阎无赦,你不要太过分了!”要不是走投无路,他也不会拉下脸面来求他。

“要不要随便你。”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可以当作货品来抵押,这种人没必要继续活着。

妇人冲上前去将相公怀中的婴孩抢了过去。“这是我的孩子,谁也不能把他夺走,我们不要银子了。”

“把孩子给我!”查雄伸手过去和她拉扯。

妇人尖叫,“你敢动孩子一根汗毛,我就跟你拼了……”

就在夫妻拉扯之际,大轿已经重新上路。

****************

昨天的一场午后雷阵雨,让今早空气特别清新,京城大街仍然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所有的小贩趁着天气放晴,全都出来摆摊做生意,吆喝声此起彼落,将每条街道都挤得水泄不通,直到过了巳时,壅塞的人潮才稍稍消退。

对于刚才发生的小插曲,阎无赦的唇角泛出讥诮的冷笑,人们为了钱,再肮脏龌龊的事都干得出来,所以,他才会喜欢这种操纵金钱的感觉,看着每个人在他面前露出人性的弱点,露出丑陋的一面,比做成一笔大生意还来得兴奋。

也许,这真是种要不得的病态吧!不过,他就是无法克制自己。

他自嘲的扯了下薄唇,才想放下布帘,眼角无意间瞟到前头卖芝麻香酥糖的摊子,它是京城的特产,到处都看得到,可是吸引他目光的却是站在摊子旁边,正面对着他的少女。

让阎无赦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她那张堪称清丽绝色的五官,而是她脸上那股渴望的表情,直盯着小贩现场制作的芝麻香酥糖,两眼眨也不眨一下,深怕它会消失似的,还不断吞咽口水,那嘴搀的模样,居然让他好生羡慕。

羡慕?是的,他有多久不曾如此渴望过一样东西了?

对一个拥有足以撼动全国经济的富商而言,只要有钱,没有办不到的事,也没有买不到的东西,就因为一切来得太轻易,反而感到索然无味,好象人生原本就是如此乏善可陈。

大轿越过了摊子,少女依旧站在摊子旁,痴痴地看着别人买了一分又一分的酥糖。

不给自己考虑的机会,他扬声大喊:“停轿!”

收到主子的指令,“喀!”的一声,大轿稳稳地落在地面。

阎无赦霍然钻出轿帘,惊动了随伴在侧的护卫,下一刻已来到他身畔。

“爷?”乌杰眼中带着疑问。

手中的象牙柄折扇淡淡的扇了扇,“你们先回去,我要四处走走。”

乌杰略带迟疑,“这……”主子是许多歹人眼中的大肥羊,打他主意的不在少数,恨他入骨的更是族繁不及备载。

“如果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早就一命归西了。”阎无赦眼神一瞟,立即让乌杰住了嘴,“不要再让我重复一遍。”他不喜欢浪费唇舌。

乌杰了解主子的脾气,颔了下首,“是,那爷自己小心了。”说完,朝轿夫们比了个手势,头也不回地打道回府。

打发了他们,阎无赦信步来到兀自吞咽口水解搀的少女身后,见她对有陌生男人靠近毫无所觉,可以说全部的心神都在芝麻香酥糖上头,感到不可思议。

“看起来好象很好吃。”见她应该十六、七岁左右,一头丰厚光滑的青丝随意的绑成发辫垂在脑后,却不减她与生俱来的美貌,从她身上的穿着看来,该是普通人家的闺女,不能随意使钱。

“是啊!好想吃喔……”糖粒的外皮光亮、块形丰满,闻起来还有浓浓的芝麻香,不用说铁定脆酥香甜。

阎无赦有些好奇和无比的怀念,“[想]吃是什么感觉?”他早忘了那是什么滋味。

她吞咽一下,仍旧没有看他,只是随口回答。“就是很想、很想,想到口水都要流下来。”

“是这样子吗?”说着,阎无赦的嘴角竟露出一缕难能可贵的真诚笑意,“那你就买一份来尝尝,省得在这边流口水……”

“可是……我没有银子。”末了,又硬生生的吞了一口口水,连阎无赦都能听到咕噜的吞咽声,差点喷笑出来。

他掏出一小锭的碎银子,“老板,来两份。”

“是,马上就来。”小贩很快便制作好两份芝麻香酥糖,交到他手中。

阎无赦将其中一份递给她,“给你。”

“这是……要给我的?”她终于注意到他的存在,绝丽的秀颜上满是不可置信,见他点头,才怯怯地接了过去,马上掰了一块来吃,发出赞叹声。“好……好好吃,真的好好吃喔!跟我想象的一模一样。”

那一脸的馋相仿佛吃到的是世上最顶尖的美食,而不是小小的芝麻香酥糖,阎无赦艳羡之余,也觉得好玩。

“恩,的确不错。”他含了一块,既不粘牙,也不会太甜,虽然平日不爱吃甜食,不过却能接受。

少女连吃了好几块,才满足的逸出轻叹,“恩……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你真是个好人!”

“就因为我请你东西,就认为我是好人?”心想这两个字自己还真是当之有愧,若是让吃过他闷亏的仇家听见,准会笑掉大牙。“你叫什么名字?”

唇角掀起一抹稚气的笑颜。“我娘都叫我楚楚。”

就这样?

她竟然没有问他是谁?!

不论是京城,甚至全国,几乎没有人不认识自己,任何女人在他面前,向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想吸引他全副的目光,而她……是装作不知道,还是真的不晓得?

阎无赦转念一想,就算她是故意以退为进的接近他也无妨,她确实引起他的兴趣了,他已经很久没有为了某件事、某个人或某样东西而心情产生波动,就为了这个原因,他愿意打破惯例,不在意第一次见面便决定将她收为己用。

“你叫楚楚是吗?”他笑容可掬的展露男性魅力。“难得我今天有空,愿不愿意陪我四处逛逛?”

“好哇!来,我们走。”少女毫不避讳,热情地拉住他的手掌,反倒让阎无赦吓了一跳,只不过牵牵小手,他居然感到心中小鹿乱撞,仿佛回到纯情的少年时代……

“快点走啊!”少女回头娇声催促着。

他握了握她的柔荑,向来锐利的眼底不自觉漾出一抹笑意。

****************

看着津津有味吃着柿子饼、对每样东西都满脸新奇的少女,活象是乡下土包子进城,让阎无赦有些啼笑皆非,更没想到注重形象和用餐品质的自己也有站在路边吃东西的一天!

他一脸宠溺,“你还想吃什么?”

少女抚了抚饱胀的小腹,娇憨一笑,“楚楚吃不下了。”

“那你还想到哪里逛逛吗?或者干脆告诉我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薄唇勾勒出魅惑的笑弧,宛如在暗示着什么,可是却引来对方的恐慌。

“不……我不要回家……”听到[家]这个字,她本能的瑟缩了。

“为什么?”阎无赦可以看出那双美眸中盈满的恐惧,小心的刺探。“怎么了?有人对你不好吗?”见她表情不象造假,也许真是遭到欺负了。

她小脸渐渐发白,不自觉地捧住头颅,无助地摇晃。“我不要回家……好多好多坏人……他们说楚楚不乖……可是楚楚很听话……不要骂我……”

阎无赦向来只关心赚不赚的心,竟为了她的话揪紧了下。“是谁欺负你?别怕,告诉我,我会替你讨回公道。”能把她吓成这样,显然不是一两天造成的。

“好痛……我的头好痛……”在这个炎炎夏日里,她却冷得全身打颤、额泛冷汗,抱着头痛呼,“唔……我的头要裂开了……”

他低咒一声,“楚楚,来!你坐在这儿等一等,我马上去雇顶轿子来……”

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就不该让乌杰他们先回去。

暂时将她安置在路旁的石阶上,阎无赦匆匆的走了几十步,又不太放心的回头看,不料,早已不见少女的身影。

“楚楚!”他心急地频频在人群中寻找她的芳踪。

****************

位在京城近郊的纵横山庄,建地辽阔,大概是仅次于皇宫大内的豪华府邸,只见飞檐石刻、雕梁画栋,每一砖一瓦都来自从全国挑选出来的工匠所砌成,在清幽雅致中亦掩不住奢华的铜臭味。

“爷,您总算回来了。”

何总管的口气明显的如释重负,却又有些焦躁的欲言又止。“呃,爷……”

阎无赦脚步稍停,眼神微愠,“什么事?”

为了找人,他象个傻子般在街上绕了好几圈,连自己都觉得可笑愚蠢至极,心情也跟着恶劣起来。

“是……是霜降房和寒露房的姑娘……她们打了起来……”他呐呐的禀告,她们是主子的侍妾,自己无权管束,只好请主子亲自出马摆平了。

闻言,阎无赦俊脸一沉,面罩寒霜的直接前往秋苑。

何总管则噤若寒蝉的紧跟在后头。

山庄里除了几个重要的院落是主子的私人禁地,另外则分别有四个别院,共有二十四个房间,按照二十四个节气取名排列,里头住的都是让主子收房暖床的女人,虽然比不上皇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但是也足够让世上所有的男人嫉妒,不过,也衍生不少麻烦。

才踏进秋苑,就听见女人尖声叫骂,走近一看,两个同样妖娇艳丽的女人不计形象的在地上扭打一块,不是互扯对方的头发,就是用指甲掐捏对方,弄得披头散发、狼狈不堪,象极了疯婆子,其它房间的姑娘则躲在旁边观看,没人敢插手管这档子闲事。

“……你要是敢在爷面前造谣,我就掐死你这只狐狸精!”霜降房的姑娘张牙舞爪的威胁警告。

寒露房的姑娘得意洋洋,自以为抓到把柄。“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敢在外面偷汉子,还怕我说……”

“你乱说!我要掐死你……”

“我非要告诉爷不可……”

阎无赦没有制止,只是冷冷地睇睨着她们,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直到白露房的姑娘发现到他的来到,惊声唤道。

“爷?!”

两个在地上缠成麻花卷的女人赫然抬头,觑见他那张冷峻骇人的俊颜,一颗心跟着直往下沉,飞快的起身整理衣装,不敢再造次。

白露房的姑娘娇媚的倚向他的胸怀,“爷,您不是去谈生意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别绷着脸,您吓坏妾身了。”

“爷,到秋分房里来,让妾身来伺候您……”

“你少跟我抢,今天该轮到我了……”

秋分房的姑娘不假辞色的顶了回去。“哼!是谁规定的?”

“你……你不要脸!”

“我看是你吧!”轮到这两个女人针锋相对,为的就是争宠。

何总管真要替这些胸大无脑的美人捏了把冷汗,也不看看主子的脸色,尽在那边争风吃醋,待会儿怎么死的都不晓得。

“何总管……”阎无赦声音低沉轻缓,却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他怔愣一下战战兢兢的问:“呃……爷有何吩咐?”

阎无赦面无表情,半垂眼睑,静默半晌,“……房里的东西随便她们拿,三天之内,全部送走。”

这已经是他最大的恩德了。

“啥?”何总管怔愣了下,“只有秋苑的六位姑娘吗?”

“我说的是全部。”何总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迟钝了?

“全、全部?!”总共二十四个娇滴滴的媒人,叫他一时之间要往哪里塞啊?这不是在为难他吗?何总管连忙扮起苦瓜脸,“爷……”

“记住!你只有三天。”不行也得行!

他是倦了,也腻了。

当初这些女人都是又各地网罗而来,身上都具备了一丁点儿独有的特色,可是一旦拥有了,那些特色很快的便消失,且渐渐的露出女人贪婪、自私的本性,要求越来越多。

在今天以前,他会虚情假意的应付她们,享受着她们匍匐在自己脚边,极尽娇嗲之能事,只是期盼得到一丝怜爱,他从没有舍弃她们的念头,毕竟只要是[他的]东西,就算不再留恋了,宁可将它搁在墙角长蜘蛛丝,也不曾费心去处理。

但是现在心情不同了,他又涌起一股[想要]的冲动,她们对他而言,自然不再具有任何意义。

何总管露出苦笑,“遵命。”目送主子离去,才转向傻在原地的众家美人,古人说美人无脑,形容得着的一点都每错,光有脸蛋和身材,是绝对得不到主子全然的关注和宠爱的。“咳咳,你们都听到爷说的话了,可不要怪我无情,我也是听命行事。”

“不……爷怎么可以不要我们?”

“不会的……爷不会这么冷酷残忍……”从震惊中回过神的美人们呼天抢地,哭得梨花带雨。“爷说他喜爱看我的舞姿,一辈子都看不腻……他绝不会忍心抛弃我的……”

“爷也说喜欢听我唱小曲……呜……百听不厌……”

“我不要离开爷……我不要……”

何总管摇头叹气,唉!谁叫自己太能干,不过也是因为如此,他也才能当上纵横山庄的总管。

很快的振作起来,因为没有太多时间让他悲春伤秋,还有好多事等着他去做呢!

****************

这天,阎无赦发觉自己又站在街头寻找那抹纤细稚嫩的身影,旋即自嘲的低哂,难不成他真的着了魔,居然为了一个小姑娘神魂颠倒?

但不可否认,为此他产生了许久未见的冲动。

在这之前,每谈成一笔庞大的生意,甚至得到罕见稀有的宝物,已经不再能满足他不知餍足的心……也许,拥有[她]能让自己暂时得到满足。

“爷究竟在找谁?”乌杰不得不开口问。

他敛起眸光,“我也想知道。”

许多道好奇的目光一一投射而来,其中更不乏女子偷窥的爱慕眼神。

鬓若刀裁、鼻若悬胆的俊脸上闪烁着自信光彩,头顶的束髻上嵌着紫金宝冠,冠上镶着琉璃珠宝,上等的华丽衣饰,漳显着他富有的身份,可是没有人知道在他含笑的表相下,有着近乎冷酷的心。

身为纵横全国商界的首富,随便跺跺脚,就能让全国的经济来个地牛大翻身,就连朝廷都得给他几分薄面,所以阎无赦是有本事傲慢无礼、目中无人的。

咦?

“是她?”阎无赦在一处贩卖面具的摊位前找到了她。

在他眼中微不足道的东西,对她来说却是有趣的小玩意儿,见她好奇的把玩着,那天真无邪的眼神,让阎无赦想永远的将它留祝

心中大喜,几乎是雀跃的上前搭讪。“楚楚,可让我找到你了。”

少女扬起瞳眸,眼中有着纯然的喜悦。“啊!我记得你,你是那个请我吃糖的好人……上回真是谢谢你。”

他不禁撤下心防,和她说笑。“你已经谢过了,今天有出来逛街了是不是?”

“恩,你看!这个面具可不可爱?”她将手上的狐狸面具举高给他看,一副爱不释手的神情。

阎无赦瞟了一眼,又落在她稚气未脱的秀致娇颜上。

“就跟你一样可爱,你要是喜欢的话就买下来……我出钱。”

“你真是个大好人!”除了娘以外,没有对她这么好。

唇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扬高。“你再夸下去,我会不好意思。”

他多想就这么将她带走,不让其它男人有染指她的机会……

不好意思?!随侍在旁的乌杰险些下巴掉了下来。他的主子若是会觉得不好意思,太阳都要打西边出来了。

“上次为什么不等我雇轿子来就先走了呢?”语气中不禁有点抱怨。

少女微偏螓首,“有这回事吗?”

“算了。”阎无赦以为她有难言之隐,也就不再追问。“老板,就买这一个。”顺手帮她付了帐。

捧着面具,她吃吃娇笑,“你要不要也买一个?”

“呃……我也来买一个。”童心大起,阎无赦也在数十个面具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那是有张邪诡表情的恶鬼,然后将银子付清。“再过三天就是乞巧节了,我们两个在那天都戴上面具,在月老庙门前见面如何?”

她孩子气地拍手叫好,“好哇、好哇!楚楚要去。”

“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住在什么地方了吧?”

他得查出她的居处,解决一切可能影响他计划的障碍物!

少女小脸倏地微变,慢慢的往后退缩。“不要……我不要回去那个地方……有好多坏人住在里面……”

阎无赦试图靠近她身边,“楚楚别怕,我会保护你,不会再让别人伤害你了……乖,过来我这里。”

“不要!”少女陡地尖叫一声,转身就钻进人潮中。

他立即追了上去,“楚楚……”

追了好一会儿,还是把人给追丢了。

“爷!”乌杰喘着气,急回到阎无赦身边。

阎无赦急急地追问:“怎么样?找到她了吗?”

“没有,到处都没看到。”以他的身手居然连个小姑娘都追不上,真是惭愧。

他薄唇一抿,“罢了,回去吧!”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