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人 > 《鹰王的侍妾》
返回书目

《鹰王的侍妾》

第一章

作者:伊人

寒风冷冽,月没星隐,正值隆冬季节。

夜半三更天,回纥宫室的灯火皆已熄灭,仅有鹰日宫的内室仍微微透出点点的烛光,若隐若现,气氛沉重。

“你确定明天真的要赴这个愚蠢的猎会?你明知道这是个圈套,却要往里面跳?”慕容劭擎摇着翠玉扇,瞪视着怡然自若的韩驭,无法置信眼前这个智勇过人的鹰王会答应这个明知有陷阱的约。慕容劭擎是韩驭在龙垠山习武的师弟,名义上虽是师兄弟之别,但其情义却如同亲兄弟般浓厚——他也是惟一敢在韩驭面前口无遮拦,毫无分寸大小的人。

人们见到韩驭皆惧于他的桀驯狂傲,天生王者的火焰更是将他的霸气显然于外。然而韩驭过于相似其父——韩鹰的容貌,让人打从心底畏惧。虽然韩驭是个相当有能力的明君,但对残暴的韩鹰心生愤恨的回纥国人民尚无法完全喜爱上这个新的君王。

“为什么不去?我倒很想看看莫丫那个老狐狸和韩阎到底在玩什么把戏?”韩驭无所谓的淡然一笑,举起笔继续批阅奏章。

在韩驭出生后没几天,国师莫丫曾向韩鹰进言,道出韩驭额前火红的鹰形胎记是妖孽之象,会对属木的韩鹰不利。因此韩鹰对韩驭极其粗暴,动辄对他们母子俩拳脚相向以致他的母亲更是痛恨这个魔魅的孩子!

而韩阎则是韩鹰的第二个儿子,是妃子所生。他的诞生让韩鹰极其重视,也尽得其关爱。但韩阎却没遗传到韩鹰的霸气与才能,不仅懦弱无能,更仅知荒淫度日、沉迷声色。一旁的国师莫丫掌握这一点,更是怂恿他作乱叛变,夺取皇位。

“你是不要命了吗?你明知道他们想置你于死地,何必做这个愚昧的举动?”要不是碍于他好歹算是个“主子”,不然他真有股冲动想拿翠玉扇敲醒韩驭滞塞不通的脑子,或者拿把刀剖开他的脑,看看是否装的全是浆糊。

韩驭毫不在意地听着慕容劭擎紧张的话语,继续批阅奏章,偶尔瞄他一眼,看着慕容劭擎心急的模样,反而感到十分有趣。

“是福、是祸躲不过,该来的总是会来。况且,若天真要亡我,我早就该亡了,怎么我还好好地活到今日。呵!你也别太担心我。”韩驭轻啜口茶,失笑地看着平日难得正经的慕容劭擎,会为了这点小事整整烦了他三天两夜。

慕容劭擎瞪视着韩驭嘲弄的眼神,没好气的道:“当然啦!你可是祸害遗千年。”仿佛意识到自己可笑的举止,慕容劭擎又恢复了爱开玩笑的本性,不忘赞美自己一番。

“但像我这玉树临风、回纥国举世无双的美男子来说,自然是个天下第一的大善人啦!你是祸害遗千年;我就不同罗!是英年早……喔!总言而之,我若出了啥差池!全回纥国的美女佳丽可要伤心个大半辈子,这可真是罪过、罪过啊!而且——”

“你说够了吗?一刻钟内若你不自动消失,就不要怪我对你无情。当,你也可以做出对回纥国最好的‘贡献’,南梁国近来频频派使节示好,如果你很想当额驸,我不介意马上送你去和番。况且,怎么看这项任务只有你能胜任。”韩驭绷着俊脸,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可以忍受二十多年慕容劭擎自恋到无可救药的个性。 被他这么一揽和,面前叠的一堆奏章,韩驭再也无心翻阅。

慕容劭擎握紧拳头,恨恨地看着韩驭。韩驭老是用“和番”这字眼来对付他,真是小人!总有一天,他会想个办法出这口气。

尽管心里着实地不痛快,但他也没勇气继续赖在这里他还真怕自己会被陷害去“和番”。若真如此,那他往后的日子,还混得下去吗?他肯定会伦为回纥国的笑柄!

???

黄昏时分,在宫外约三十里的树林里,韩驭、韩阎一行人正准备在落日前,进行捕雪狼的猎会。鹰王韩驭跨骑在一匹黑的耀眼的骏马上,其高贵的装束与狂傲的气息,更充分显示出他的气宇轩昂、气势非凡。

“陛下,最近盛传难得一见的雪狼总在快落日的时分,出现在这片林子里,且这附近的村民似乎有人被雪狼所伤。若真能猎到难得一见的雪狼,想必更能光耀陛下的威武。”莫丫闪着诡计的光芒,小心谨慎地说道,惟恐这一切会功亏一篑。

“传说雪狼的血是救命的良药,有起死回生之能。呵!若真能让我猎到此等宝物……”话还来不及说完,前方不远的树丛里窜过一抹银白色的身影,似乎是传说中的雪狼。看准了猎物消失的方向,韩驭立即策马狂奔直追,希望能将雪狼擒下。

看着韩驭往前方奔去,莫丫与韩阎升起莫大的快意,情势的发展都按着他们所下的棋局展开。待韩驭离他们有一段距离之后,莫丫的手一摆,顿时树林中窜出一群手握弓箭的人,手中高举着弓箭往韩驭射去。

突然之间,数百支的弓箭从四面八方飞来,韩驭拔起佩带在身上的弯刀,扫去飞来的弓箭,但却有几支弓箭射中了他身下的黑马。顿时,缰绳下的马儿蹬脚悲啼,失去控制地往前方断崖奔去,似乎是再受不了疼痛,它将身上的韩驭甩了出去,而这一甩也让韩驭整个人抛了出去,直坠入悬崖之中。

???

忘忧谷

微微的月光从小木屋的窗棂透进光来,月凌芯独自坐在桌前正一针针的缝补棉袍。她微低螓首,长发柔顺地贴在背上,白嫩透明的瓜子脸镶嵌着雾蒙蒙的一翦水瞳眸,精致的五官更有夺人心魂的逸韵,全身上下散发灵秀脱俗的气息。

她抬头看着窗外越积越厚的雪,心想要快把手中这件棉袍给赶制完成。不然,等哥哥从天山采药回来,可没有足够的冬衣来抵抗愈加严寒的隆冬。

突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与娇细幼稚的声音。

“呜……芯儿姐姐快开门啊!芯儿姐姐……开门啊!我爹他……”莲儿慌忙地敲着木门,手搀着病弱几近昏倒的父亲。

听到莲儿紧张的声音,凌芯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开了门,看到姚老爹苍白的面容,赶紧同莲儿把他搀扶进门。

在细心的为姚老爹把了脉之后,凌芯对一脸泪光的莲儿说道:“没事了,你爹只是因为寒气过重,加上成年劳累,一时染了风寒。只要调养个把星期,就能痊愈的。”凌芯轻轻地将莲儿搂在怀中安慰她。

“呜……莲儿以为爹爹也会同娘一样丢下我,莲儿好怕……”偎在凌芯的怀里,莲儿不停的啜泣着。

过了一段时间,哭累的莲儿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抬起头来,惊叫了声。

“啊!对了,芯儿姐姐,方才我扶爹走过来的时候,发现前方的路旁有个男人奄奄一息地躺在雪地上——就是在平日芯儿姐姐陪我放纸鸢的地方。那时我只想着要赶紧带爹来找你,没办法注意他的情况,哇!人家会不会误了他的生命……”莲儿紧张的扁着小嘴,胡乱地揉着手巾。

“莲儿,你乖乖的在这看着你爹,芯儿姐姐出去找那个人。”叮咛完,凌芯便疾步往屋外走去。

花了好大的功夫,凌芯才好不容易才将这名身形伟岸的男子搀扶进门,并让他平躺于床上。幸亏她赶到之时,他尚有一丝气息存在,否则定难以回天。

用温热的手巾帮他擦过脸之后,凌芯发现原本被污泥掩盖的竟是张刚毅的的俊容,尽管他因伤重而面无血色,但却掩饰不了他过人的尊贵气息,而他额前的火鹰胎记更让他显得桀骛不驯,仿佛要燃烧起来似的……

“火鹰……”凌芯喃喃地念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连忙把眼前男子的手当烫手山芋般甩了开来。

凌芯惊讶地微张小嘴,瞪视着眼前带有火鹰胎记的男子,想起了她曾听哥哥提起过回纥国当今陛下韩驭,额前便有个火红的鹰形胎记……

回纥皇室对于他们兄妹来说就像是一场恶梦,是个永无止尽的伤痛。

月凌彦与凌芯兄妹俩原是月牙国的皇子与公主。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都过得相当快活,但这一切美好的生活,都在韩鹰歼灭月牙国时给毁了。

不甘于伏首称臣的月牙国主上月德、皇后日容,当时便以身殉国,而他们兄妹俩为了复仇重任,千辛万苦的逃出了月牙国……

毁了他们一生幸福的韩鹰已死,据闻接掌帝位的便是眼前带有火鹰胎记的韩驭。

心底虽然明白对灭国之仇应该是与他无关的,但看着眼前的胎记,凌芯的心便挣扎不已,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救他?见死不救对立志行医的她来说,是种罪过。但,救了与自己有亡国之痛关系的人,也让她感到伤痛。

心里挣扎了许久之后,凌芯下了个决定,不管他的身份为何,她都要救活他,这不只是身为医者的职责;而且心里陡然升起一股莫名异样的感觉,在她还来不及去思考这莫名的感觉从何而来,殊不知对韩驭的爱苗已悄悄地进驻她的心中,也开启了她与他纠缠不清的情缘。

???

连日来,凌芯细心地照顾着昏迷的韩驭。

这几日凌芯总是不离身的陪在他的身旁,看着他拧眉的样子,便不禁心疼。尤其是每听到他痛苦哀伤的呓语,总让她怜惜地轻抚他的眉头,希望能借此减轻他的痛苦。

照顾他的这几日,姚老爹和莲儿也不时地来这里拿药草回去服用,当姚老爹看到昏迷的韩驭时,便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唉!身为韩鹰的孩子,可真是苦了他了……”

姚老爹原来是回纥皇室的禁军,因成日跟随韩鹰并吞其他无能抵抗的小国,而心生愧疚,于是便决定隐居于深山之中,希望借此洗脱罪恶。而关于韩鹰对韩驭的厌恶与虐待,他也约略了解,想到这孩子所受的苦,姚老爹也不禁感叹上天的安排。

从姚老爹的口中,凌芯知道了许多韩驭年幼时的故事,而原先对韩驭的恨意也逐渐的瓦解,剩下的只是心疼与不舍,无法想象在这种环境下,他是如何度过的。

“母后……为什么……不!我不是……不是妖孽!母后……”韩鹰紧拧着眉头,痛苦的纠结,梦呓着心底最深处的哀伤。

原本打算去熬药草给韩驭服用的凌芯,在听到韩驭又如同前几天一般沉痛的呓语,便停下了脚步,纤细的双手紧握住他厚大的手,试图给他温暖。

仿佛是感觉到凌芯的温暖,韩驭的手突然猛力的反握住她白嫩细致的双手,紧紧不放。

尽管手腕渐渐泛起了瘀红,凌芯依然任由他紧握自己纤纤小手,丝毫不在乎越来越疼痛的双手。因为她知道她的疼痛,远不及眼前韩驭内心的悲苦。不知过了多久,疲 惫的她闭起了双眼,朦胧之间沉沉睡去……

???

清晨的暖阳透过窗棂照射在屋内,也照在凌芯紧闭的双眼上,刺眼的光让她拧着眉心,迷迷糊糊间睁开了睡意未减的双眼。在意识尚为浑沌之际,她赫然发现身旁的韩驭早已醒来,正阴沉地瞪视着自己。

“你……你醒了……”凌芯怯怯地开口!映入眼帘的他,眼神阴鸶地让人惊慌,和先前无助、无害的样子判若两人。

韩驭没有说话,只是一味地盯着眼前的她。其实他已醒来许久,并发现自己的双手覆住了一个足以令任何男子心荡神驰的女子,对于自己为何会身在此处,他心中已约略有个底。

凌芯倏地起身,心跳如擂鼓,慌乱的想要赶快逃离屋内,她紧张结巴道:“呃……我、我去……摘药草……熬药……”

看着惊慌离去的她,韩驭心里并没有太大的起伏,他早已习惯人们见到他时的反应,可他不懂,她的惊慌失措竟让他有一丝的……失落!?

甩掉这可笑的想法,他决定继续闭目养神。

???

凌芯身形不稳地拖着身子进入屋内,后背火烧似的疼痛让她嘤咛出声,跌坐在地。方才她在采药之时,不慎被只剧毒的黑蜘蛛给螫到,她看不到身后的伤痕,无法清楚自己的伤势,只能先行服下活血丹,阻止毒液蔓延全身但这无法解毒,根本之道还是必须将背上的毒液吸出。

韩驭被房外的声响给惊醒,走出房外便看见她面无血色地趴落在地,脸色泛青,明显身染剧毒。

凌芯抬起头看着他,气若游丝道:“对不起……不能替你熬药。”

“告诉我,该怎么替你解毒。”韩驭不懂这女人都中毒了,还挂意着替他熬药的事干嘛?

“我不知道……”她撑起身子,故作不知,不愿告诉他解毒的方法。

“是吗?”韩驭黑瞳一眯。“那我只好用我的方法罗……”

粗鲁地一把撕裂她的衣服,韩驭直接以嘴吸出她背部伤口的毒汁。

“不要这样教我……不要……”凌芯流着泪,心中感到相当羞愧,但他极其温柔地将毒血吸出的动作,却也令她心悸万分。

在疼痛、困窘之余,凌芯昏厥了过去……

???

凌芯昏沉地张开眼睛,对上的就是韩驭那炽热的目光。

看着握住自己手的厚掌,凌芯难受地蠕动着娇躯。双手肌肤传来的温度,让她想将手给抽回来,岂料凌芯的动作虽快,韩驭速度更是快得惊人。

在她尚来不及反应之时,韩驭一把抓起了她的柳腰,将她抱于怀中。

从未有过的接触与浓厚的男性气息,让她明显的感受到可能会发生的危险。她慌乱地扭动身体,想摆脱住他的束缚。

但身形娇小的她怎能抵抗一个魁梧的男子?她的挣扎,对他来说只像是磨蹭。尽管隔着衣物,透过衣物传来的触感,仍让韩驭明显得感受到她曼妙的身段,那柔软圆润的触感让他陡然一震。

“放……放开我……痛……”凌芯音如蚊蚋地轻吐,他过大的力道让她痛苦的低吟,在他的怀里不断扭动着,脸上的表情痛苦极了。

“你再这么动下去,难保我不会马上要了你……”韩驭口出威胁。想要她的疼痛折磨着他,平日的他定会毫不犹豫地占有身下的女子,但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他竟会忍耐住濒临爆发边缘的欲望。

该死!他是中了什么邪?韩驭的情绪大坏,无法理解自己的情绪反应。冷漠的脸上,此刻染上了些许的恼怒。

韩驭的威胁似乎产生了功效,原本扭动挣扎的凌芯,顿时静默下来。虽然是如此的害怕,但心底的某一个角落似乎在告诉着她,他不会伤害自己。

凌芯望着眼前冷漠、难以亲近的脸庞,对他狂妄且不友善的态度也逐渐适应,她轻柔地说:“不!我知道你不会那样对我……”

“哼!你凭什么那样认为?真是太天真了!”韩驭不屑地望着她那肯定的眼神,他冷冷的嗤声:“我会告诉你,你的天真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不!我相信你绝对是一个好人,否则你不会救我。若你要……在我醒来之前,你就可以侵犯我了。”不解地望着他,她仍记得他是如何温柔地为她吸出毒血。此外从他梦呓中所透露出来的情感,也让她相信他是个有心的人、一个渴望感情的人。

如同听到这辈子最大的笑话,韩驭无法遏抑地狂笑道:

“啐!你怎么知道我当真想救你!好人?哼!你也太自作聪明了吧!天底下无恶不做的恶人多不胜数,你知道眼前的我比他们更加十恶不赦吗?”韩驭托起她的下巴,要她看清楚眼前带着嗜血光芒的他是多么的危险,要她明白她的天真是多么的可笑。

“不!你不一样的!你只是不肯正视自己的心,其实你比其他人都来得无助、来得善良,你只是寂寞而已,所以你用冷酷掩饰自己。”凌芯毫不畏惧他越加难看的脸色,再一次地挑战他的怒气。

“该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人人厌恶、痛恨的韩鹰之子——韩驭!我的身体重流着他嗜血激狂的血液……你现在还会觉得我是好人吗?”他被她的固执挑起了怒气,将她的手臂捏出一道瘀痕,咄咄逼人的问道。

“我知道你是韩驭,你额前的胎记是最好的证明。”疼痛的手臂让凌芯低叫出声,但她仍是力图冷静。“可是,我知道你和韩鹰是不一样的!不然你不会救我。”尽管对韩鹰有再大的怨恨,但这些怨恨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和韩鹰是不同的,这一点她深信不疑!

胎记!韩驭抚着额前的鹰形胎记,这是他最痛恨且无法抹灭的记号。像是被揭开最深层的伤疤,韩驭的怒气达到了最高点。

他受够了她的自以为是、受够了她一派的天真,他决定给她深刻的教训,让她明白她所说的话是多么的愚昧!

“我会让你付出代价,好让你明白自作聪明是你最大的错误!”

在凌芯尚无法明白韩驭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之前,韩驭已扣住她的身躯,滚烫炙热的双唇猛然覆上她的,并在她慌乱惊呼的时候,乘机撬开她的双唇,侵人她的口中。灵活有技巧的舌瓣在里头狂妄恣意地嬉戏,不顾她眼里的惊慌与泫然欲滴的眼泪,执意蛮横地吸吮着。

凌芯吓坏了!她实在没想到他会这么不顾一切地掠夺她的吻,且是那么的狂野与蛮横,让她无所遁逃。 过度的惊吓让她忘了该如何反应,忘了该如何挣扎来保护自己……

韩驭原先只是想借此惩罚她的无知烂漫,没想到在覆上她的甜蜜之后,竟是让他如此的眷恋与销魂。不知不觉中,霸道渐渐转变成了细细的柔情,狂烈的气息逐渐驱散,取而代之的是温情的随绻,他开始细细的品尝她的甜美。

凌芯在韩驭充满感情且炽热的侵袭下,逐渐地酥软在他的怀中,意乱情迷地让他更恣意的掠夺,让他滚烫的唇舌挑拨她从未开发的感觉。

她无法自拔地沉醉在他所施的魔法之下,浑然不觉地凭着本能回应起他温柔的吻。

尽管她的回应是如此生涩且笨拙的,却也引燃了韩驭最深层的欲望,要她的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几乎将他逼疯。

盯着她两颊因兴奋而泛起的嫣红,韩驭努力试图平息她所带给他的震撼,调整好絮乱的喘息,他突然冷冽地开口:

“你现在还敢说我是善良的吗?你懂了吗?我是韩鹰的儿子,我和他是一样的!一样的嗜血,一样的无情!”

“不!你太偏激了,我相信你绝对和韩鹰那噬人的魔鬼不同,你是有灵魂、有感情的人。”对他突然转变的冷漠,凌芯顿时觉得寒冷,迷蒙神醉的眼神也苏醒过来……但她仍想让他知道,她相信他!

不该是这样的!韩驭无法置信地瞪着她温柔清灵的眼神,那么透明地映照出她的内心。他竟可以感受到一丝的温暖与关心,这是他从未有过的奇异感受。

这股关心对他来说太陌生,陌生得让他害怕的想逃。

这种信任对凌芯来说也是种莫大的冲击,也让她感到害怕与慌乱。然而,她正视了这种感觉后,发现自己己对他暗生情愫……她决定不再逃避,她只想以自己的温暖来照亮他孤寂许久的心。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