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雷颖(四方宇) > 《樱踪再现》
返回书目

《樱踪再现》

第一章 金色光珠

作者:雷颖(四方宇)

五道巨大如尖矛的巨岩构成的五尖石峰,奇岩险峻,是邻近西海岸的陆地上最为著名的天然险要。

每座石峰充满通天拔地之势,巨峰之间,又有奇绝的细峰相连,峰顶上,云浩似海,山腰尽是绿意鲜郁,极是雄伟,也由于怪石屏壑的惊险,少有人进得了五尖石峰之内。

相异于从外望之的壮丽毓秀,石峰内竟是一个荒芜的世界,整座谷峰像被无形物遮蔽得阳光难见,温度异常之冷寒与阴湿,全然不见生机绿意,干裂不毛的地表,举目皆是枯黄,甚多的动物尸骨随处可见,峰内漫弥凄冷白雾,偶见一些霜意凝结于大石和岩壁。

「这里……在二百年前似乎不是如此。」罗烨看着崖峰内死气沉沉的景象。

还记得二百年前初蒙明光世子点化教授能力时,当时东海海域内有个小国,人民染上极为严重的疫病,唯一救人的药便是产于五尖石峰内的一种血果实,而石峰地势险恶,再加上唯一入口有凶猛异兽镇守,五尖石峰根本难以靠近!

记得当年凭着一股初生之犊的盲勇,除了想救人也想验证自己的能力,他只身独闯这座神秘凶险的石峰,最后虽将救人的果实拿到手,却也身负重伤,但是石峰内别有洞天的世外仙境,令他难以忘怀,没想到二百年后的变迁,现今的五尖石峰内竟有如死掉一样!

「这里的镇守异兽在几个月前被妖魔杀了之后,五尖石峰内就成了妖魔群众之地,后来妖魔们被光城圣院靛层和红层猎魔者捕猎后,就成了这模样,因为妖魔们作乱的魔力还在,魔气吞噬掉这里的生气。」灰衣斗篷者道。

「光城圣院对此置之不理?」记得光城圣院除了逮捕妖魔,还负有匡正自然与恢复生机的责任。

「哼,连续屠村案,再加上春之圣使的失踪,净化此处的魔气,对光城圣院而言,就不是当务之急了。」

不远处的崖壁上干枯的乌黑覆着淡霜,罗烨只想着,那曾经是飞瀑清泉,奔扬下的水雾伴随着清风飘洒山谷,如此世外之境,竟在魔气摧残下成荒芜!

「这里的地势对我们有利,只要上了陆地,浪·涛令对大海的感应力就会减弱,再加上此处的魔气和俱珈这个人质,舞天飞琉想不低头也难,只能认输的把金珠和彼海异花交出来。」

「认输!」罗烨冷笑道:「别将浪·涛令看得如此简单,也别以为舞天飞琉能靠的只有浪·涛令!」

「听起来,曾经被浪,涛令放弃的大海之主另有看法。」灰衣斗篷者语带讥嘲。「是不是临洋海舞天飞琉那一训,让你魅枭——」

轰然击出的青光打向灰衣人,力道之剧让对方无法有任何防备,重重的撞向山壁,震耳的撞击声回荡峰底!

「我,是罗烨!」狠厉的眼神锁住摔落山壁前的人。「再把我当成是先前那个处处受你们控制的魅枭,我马上让你们付出当初利用我的代价,这个代价怕是你们没人承受得起!」

「嘿嘿嘿——」灰衣斗篷者踉舱站起,不见怒火,反倒笑的诡谲。「罗烨、魅枭又有什么差别,不要忘了,若没我主上妖暗邪尊的灌注,你根本是一堆废骨!」对这恢复意识与能力的家伙,灰衣斗篷者越来越有不好控制之感。

「你们需要的正是这堆废骨来对付舞天飞琉还有埋下金珠的力量。」罗烨细眼露精芒。「否则大可将我再打回一堆废骨,只是别忘了,以你们黑暗的力量根本是碰不到金珠,深海废物的沟虫,不用跟我叫嚣!」

「就算不能将你打回废骨,也可以让你受点教训。」灰衣斗篷者冷嗤拿出一颗拳头大的红褐圆球,打算再继续催控他的脑。「别以为觉醒了就逃得过我妖闇力量的控制!」

罗烨不为所动,神情冷睨着那颗红褐圆球,只见灰衣人一注入力量时,圆球里的红褐色彩转得剧烈,接着惨叫声传出,圆球瞬间四分五裂,红褐色彩散飞出,灰衣人抱着头,哀号不已!

「现在只要我一用力,你的头就会跟那颗球一样四分五裂!」从圆球中抽出的红褐色彩,在罗烨手指中绕动。

「呜——住手——住手——」捧着快裂开的头,灰衣人痛苦大喊。

「哼!」罗烨一回手将红褐色彩尽收掌心,进而转化成一只盘绕在他粗壮无名指上的戒指。「你太常将力量注入里面,现在反而成为对付你的利器,只要我哪天心情不好,捏碎这只戒指,你的头定也跟它一样!」他狞笑对手指上的戒指施力一压,果真见灰衣斗篷者又抱头痛号。

「若杀了我,你想要的目的永远不可能达成!」

「我的目的?」

「你想要得回力量,报复明光世子!」灰衣人提醒着。「只要帮你达成这两个愿望,你就得替我们在各方位埋下金珠,好引动金珠的力量。」

「喀喀,将我彻底利用成这副模样,还敢来跟我提当初的条件!」罗烨诡沉着笑。

「现在你不也达到目的恢复力量了,还屠杀了现任大海之主手底下的人、毁了她的居所。」

「这离我的愿望可差的远。」

「那就看彼此如何再合作了。」灰衣人抛出诱因。

「再次受你们控制吗!」罗烨不屑之嘲甚明。

「这一次,为了证明诚意,大海上主可提出你的要求和条件。」灰衣人对他用以前的尊称道。

「这是说大家对等来谈吗?」很好。「那就别再控制我的行动。」

「控石球你已打碎,现在是我受制于你。」灰衣斗篷者看着地上碎掉的石块。

「还想跟我玩花样,凭一颗控石球能操控得了我?若不拿出埋在我体内的食血筋,你们可再用一颗控石球来对付我!」

「这件事只怕……」

「办不到就什么都不用说了!」

「对你的生存构成问题也不要紧?」

「说明白。」

灰衣人干声一笑,才道:「既然上主已恢复能力,应能感觉到究竟是什么方式在维持你的生命力。」

这句话让罗烨整个脸色僵沉!

……你不停的挖人心脏,可想过自己有一颗跳动的心吗?有人类温暖的体液吗?

舞天飞琉的斥责回荡脑海。「你们可真是将人……利用得彻底呀。」他泛出一抹阴险的嘲讽。

「为了令上主拥有复活的rou体,这过程、方法上……是急进冒犯了点。」

「食血筋噬血,你们让我不停的杀人,沉沦腥血和尸骸之气中,藉屠杀散出的血气来维持生存,所以食血筋已等于是我的生命一样。」也就是说,无论他是否觉醒,无论是否得回力量都得杀人,只有沉浸在血尸之气中,这副rou体才不会腐朽掉。

「正是如上主所言,所以抽出食血筋,对上主百害而无一利。」

……比起那些失去心脏的人,你才是真正的行尸走肉。

没想到二百年前集荣耀与崇圣于一身的自己,二百年后竟是和血尸污秽为伍,成了一个真正人见人怕的残杀者!

「既是合作,让我跟你背后的主人谈。」罗烨直视灰衣斗篷下的漩涡,像要看透般,冷冷说道:「妖闇邪尊灌一口气支撑这副拼装躯体,但是唤出我的意识,再用这种血灵引气的方式喂养这副rou体,这个人也很不简单,是谁呢?那个动不动就在我脑海中下令的家伙?」

灰衣人没有正面回应,只是道:「上主若能妥善拿到舞天飞琉耳上的金珠,好好布下金珠的各个方位,上主想见的人就会出现。」

「好个诚意呀。」罗烨冷嗤。「别以为食血筋在我体内你们就可高枕无忧,本上主若不愿屈服,来个玉石俱焚的能力还有,届时这个专爱藏在幕后操纵的家伙也不能幸免于难!」

想操控人,就必定会将一部份的气锁在对方身上,而罗烨擅长的能力之一就是辨气溯源,对方留下的气,等于也替自己埋下可能的祸端。

「上主切莫误会,目前我家主子不方便现身,静待时机成熟,定会好好与上主恳切一谈。」

「好,本上主等着,别忘了,只要金珠埋的地方不全,就张不成一具能射破空间的弓,那么你们想瞒着光城圣院打开另一扇通往三界的门,则根本无法如愿。」

「这等厉害关系我主子完全了解,但不知大海上主可还有何其它条件?」

「舞天飞琉的命我要定了。」

「杀舞天飞琉!」灰衣人迟疑着。「上面的吩咐是不得妄动舞天飞琉,这一点只怕非我能作主。」

「只可惜取下舞天飞琉的项上人头,我是势在必行!」

www.kanyanqing.cn

一座宏伟的城堡矗立在云浩之海中,以深海奇石建造,引四季之气融人的晶岩,阳光照射下光灿万千。

盘踞高空的空中都城,壮丽而神圣,其主也是独立于三界之外的高人『贺格公爵』。

「公爵好雅兴,将起的波涛显然无损公爵的午后闲情。」空灵的声,柔淡的传来。

「人界永远有挑起波涛的人,在意不完的,不如好好欣赏他们的发展,你说是吗,凯若。」轻品着水晶杯中的浅紫佳酿,荒魁之原的主人贺格公爵悠坐花园中的午后休憩大椅上,笑意不改的举杯一邀出现在眼前云海上的优雅身形。

「公爵乐见这样的演变?」来人流金的长发下,清灵脸庞略浮淡愁,衬着那股不沾世俗的恬淡之音,每每见着都令人几拟如梦。

「明光那家伙都不在乎的只会躲在东方世界里当个传说,我又何必替他在乎!」

「二百年前的大海之主罗烨,一度也是你看重接掌荒魁之原的人眩」

「但他最终选择了大海,而非荒魁之原。」总不会要他负道义上的责任吧。

「明光世子虽是罗烨的启蒙恩师,但是助他更进一步的可就是荒魁之原的主人了。」

闻言,贺格公爵不禁支着下颚,有趣回问:「这话该怎么说?」

「公爵,你可敢说罗烨能得浪·涛令赏识一事与你完全无关?」光城圣院学院长杜凯若,旭日般的双目望着前方人,坚定道:「如非公爵的出手相助,浪·涛令不可能那么快就选定罗烨为主。」

「这话说得好象我做了什么助纣为虐的事一样。」他耸肩,一副认了的模样。「我不过是教导过他一些从自然之气中吸取力量还有辨气的方法。」

「这一教导让他即使脱离了浪·涛令,也懂得如何感应浪涛的脉动,公爵对罗烨的赏识可真是不遗余力呀。」

「我以为这样的付出会让他改变心意,没想到他一心向着明光,还是选择了大海之主这条路。」

「你是纯粹赏识他而传授能力予他?」

贺格公爵长指支着侧颜,眸光始终不离云海上的那抹清圣。「学院长这问题另带含意呀。」

「远古以来,你对明光世子似乎心存芥蒂。」

「或许你少赞美他点,多留意我一些,我会开始将善意表达给他。」

杜凯若不禁一叹。「又在胡说这些,对你们俩人我一视同仁,无所谓的厚此薄彼。」

「那么……」贺格公爵起身,走到花园边缘,面对云海上的人伸出手,道:「进来空中都城!你从来不曾踏进一步我的领地,却愿接受明光的邀约,作客东方世界的昆仑高境。」

流金的长发在清风中,拂过杜凯若那双灵雅的双瞳,随即敛眸一笑:「或许,真如公爵所言,对你们俩人我并没有一视同仁吧。」

这样的回答让荒魁之原的主人一怔,不禁好笑也带气。「光城圣院个个狡猾,学院长更是其中之最,竟用这种方式回避问题!」他环胸,话语挑衅,目光却转为炽烈。「或者,你怕一走进这座空中都城,便走不出!」

贺格强悍的双眼,毫不遮掩的展露出那抹赤裸裸的意图。

双方沉默的凝视,云随风走,如淡淡抽丝般的飞絮,漫飘四周。

「你会如此做吗?」

「会!」显然,这种断然又霸气的言论让杜凯若淡蹙起眉。「而且你该相信,只要是在荒魁之原、空中都城发生的事,人界上父无能为力。」两蓬占有欲的极端异彩更加高炽。「而我无时无刻不在等待这个机会!」

又是一阵无言,好久、好久的凝望而立……

须臾,杜凯若摇头而笑。「不愧拥有一半远古神魔的血统,喜恶、言词总是比人激烈,依公爵之言,我岂敢再越雷池一步。」

「你的心有如万年不动的盘石,永远平静无波,本公爵怀疑就算真做了任何冒犯的事,只怕也见不着你有任何『动』心与『动』情的反应。」

「公爵此言偏差,心与情若真能平静不动如盘石,也不会放不下尘界生命,因而抛弃圣天使之身立身人界。」

「这是告诉我,你的心是为广大众生而动,好个大公无私的情爱呀。」贺格环胸,有些似笑非笑的戏谑。「立身尘界而不曾失去圣天使的无性别之身,本公爵绝对会叫你为我而改变的。」

「公爵在上父心中地位甚重,对光城圣院亦不可或缺,身为圣院学院长的我的看法亦同。」杜凯若不改其柔淡与平静。「今日我为正事而来,公爵又何苦咄咄逼人。」

「面对你,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正事。」

风起、云涌,杜凯若周遭的云海开始如水般的潺潺流动,当清脆的鸟鸣声传来时,一片青苍翠绿的峰峦首先映入眼帘,倾刻问,他已置身白色百合花构成的花海上。

「这里……妖精界。」繁盛的花卉大多与树同高,是荒魁之原中东边妖精的居所。

这片百合花海,朵朵皆长得硕大,高低不一,有的比人还高,有的只及腰际,甚至有如阶梯般的陈列,空气中漫扬着金色花粉,一座仙境般的花海森林。

「白色百合花林是妖精界中皇族的居所,拥有结界保护,此处天然屏障、灵气汇集,学院长不进空中都城,但此处,可还能接受吗?」

「你显然对我的来意早有打算。」杜凯若道。看着一颗灿透金光悬于半空的金珠,衬着满片白色花海,更显耀眼。

「这不就是学院长来此的目的。」贺格站在金珠前,抚颚一笑:「金珠,关系着一切的阴谋,若有这颗金珠再加上月帝的监月镜,很快地,其它金珠埋藏之处便能察知。」

「公爵大人不会无条件送此金珠吧。」

「若你能亲口对我要求,我必定无条件送予你。」他抛个暧昧眼色。

「还请公爵开出条件。」

「你可真是不给人半点机会。」贺格感叹,「条件嘛,来个赌如何?」

「公爵想以何事为赌?」

「罗烨和舞天飞琉。」

www.kanyanqing.cn

万里的晴空,阳光灿耀,明媚的光像净化者,让一切的黑暗无所遁形般,尽受光的洗礼。

舞天飞琉立于五尖石峰前,深绿的眼瞳映着这座巍伟奇特,高耸入云的石峰,青峰翠绿的外观,却有淡淡的灰蒙覆绕,充满肉眼难以察觉的吊诡,片刻后,她不禁眸光凛起。

「大海之主果然爱护海上子民。」沉哑的声随着灰衣斗篷者的身影浮现出入口。「交换之物呢?」

「我西海皇的武相呢?」舞天飞琉冷睨着这始终不敢以真面目见人的家伙。

「就在谷内,只要大海之主将东西交出,随时可进谷将人带走。」

「我不只要将人带走,还要从你身上拿回一样东西!」

「从我身上拿回东西?」

「风妖一族的宝物。」

灰衣斗篷者一怔。「你怎么会知道风妖一族的宝物?」

「打伤风妖长老再以风妖的宝物来威胁,命风妖之魔替你夺取彼海异花,如今此计未成,就想从本相身上下手吗,这计谋算得精,也要看本权相答不答应。」彼海异花属性独特,一旦离地便是枯萎,唯有风妖能让它不枯萎的整株带起,若无风妖的协助,那就只有与彼海异花带有血缘之故的她能办到。

「你怎么会知道?」飞琉说出的话让灰衣人心惊。

「讶异吗?」舞天飞琉悠扯着唇:「大海上人尽皆知,浪·涛令之主有妖魔界的朋友,启蒙之师更是妖魔界的人,而风妖一族与本权相的关系,说明白点,本权相不容任何人伤害风妖一族,谁伤就得付出代价!」锐光横锁住斗篷下的漩涡。「所以,我不会放过你,卑鄙无耻的东西!」

「听你之言,那个轻浮的风妖小子根本是你的人!」他早就怀疑,怎会有人如此轻易进入西海云台,接近得了大海之主,原来是一伙儿的,难怪办事处处拖延,没一件达成。

「可惜的是,风如此压抑一切气息接近你,还是没能查出你这见不得脸的家伙是谁!」

「压抑气息。」灰衣人阴沉地道:「风果真另有来头,他到底是谁?」就知道那个紫发小子没外表所见的简单,浑身所带的气非但复杂,还每一种气都精纯得让人不敢置信,尤其魔气,那股源源不绝的波动,虽属魔气却又几乎接近神一般的气息。

「风是谁不重要,本权相倒比较想了解——你是谁?」随着她高扬的声,灰衣人覆面的斗篷忽被疾扫而来的风劲扯削。

「住手!」风如刀刃,几乎将斗篷削成零碎,只剩漩涡掩面!

「想要金珠是吗?!凭你这居于深海的妖暗,敢亲手拿吗——」舞天飞琉摘下耳上金珠,金白光辉在掌心绽放,金色晨曦、白色日光,双光融合成了极光!

当一阵眩刺扎来时,灰衣人只见极光当面罩来,漩涡被极光化开,灰衣人惊骇莫名正想退开时,修长的手掌已充满杀意的覆在他脸庞上!

「本权相只要稍一吐劲,必叫你脑袋开花!」舞天飞琉以异常轻柔的声警告着。「这样的杀法虽然会脏污我的手,但很合我现在超想开杀的心境!」

「别忘了西海皇的武相还在我手上!」手掌下的人厉声提醒。

「那又如何,杀了你还怕救不出他吗,我原想放开手掌好好看清楚你究竟是谁,但是我发现无此必要了,就让你全身开花,像团烂泥,任谁都辨认不出你原来的样子也不错。」

「舞天飞琉——你敢下手——俱珈必定也——啊蔼—」灰衣人忽嘶声裂喉般的激吼,一道道催逼破体的气由贴在双眉中的掌心传来,源源不断的灌进!

如被重物由顶上猛然骤压下般,灰衣人全身被灌进的气绷到极限,咽喉被撑肿,迫挤得让他的舌头翻出,话更说不出了!

「本权相不会让你好死,以侮辱的手段奴役上任大海之主,再用惨无人道的手法屠杀生命,简直罪无可恕,我要你求生求死都难——」

就在舞天飞琉怒叱时,身旁的岩壁忽像晕开般呈透明状,映出的赫然是被困于层层环环剑山中的俱珈!

大海之主,你杀了他,只怕会多一个武相陪葬!

阴森邪异的声,细细的,像线般,透进舞天飞琉耳中!

「幕后正主儿终于出声了,哼!」她撒开手,极光敛去,金珠回到她耳上,岩壁透明的地方也恢复原状。

一脱离危险,灰衣人整个身躯刹那间退回崖壁阴影处,身旁同时出现二名形貌怪异的庞大巨人,重新的将斗篷覆上他。

此时舞天飞琉也发现,诡邪的声音主人,那股以灵视注意的感觉也远去了。

「深海妖闇对召灵拼凑品种可真是乐此不疲呀。」她环胸,以看着什么可笑东西的目光看着灰衣人身旁的魁梧大汉。

眼前这二个巨汉与罗烨同样诡异,头部不似罗烨以鹰枭为颅首,却同样在脸颊部位有鱼鳃似的肉片掀动。

「这二个人在二百年前的战役中,都是西海皇朝骁勇善战的勇士之一,我们再次提供他们战场,他们显然都很乐意。」灰衣人沉哑着受创未愈的声,以报复的声讥讽道:「五尖石峰内还有很多几百年前,各个朝代在战场上死亡的战士,他们全等着招待现任大海之主。」

「你们对史前战士还真是情有独锺呀。」专吵死人清静,令人受不了的嗜好。

「离开了大海,浪·涛令力量有限,舞天飞琉!你别小看这些战士,在以前他们个个都是领军一方的名将,身为大海之主,你有保护海上子民的责任,就不知对这些过去的孤魂也保护吗?嘿嘿。」拉好遮掩篷帽,灰衣人不放弃再道:「如果你乖乖将金珠和彼海异花交出来,不但西海皇的武相会安全交还给你,连风妖一族的宝物,我也可以奉上,大家各得所需,如何?」

「嗯,真是令人心动的提议,不费吹灰之力,只是金珠对我有特殊的意义,实在拿不出,至于彼海异花,唉,我从来就不碰那朵花,要怎么交给你。」舞天飞琉投给他一个抱歉的微笑,不忘将那微笑增加几分灿烂,眸瞳却是闪着雷光。

「倒是本权相也有一条路提供,」绝美螓首睥睨,英气傲凛道:「滚、快滚!夹着尾巴滚!」

「大海之主是有心一战了?!」沙哑的声沉下。

「不喜欢,那就是,死、找死、马上死!」

谈判破裂,一触即发的气氛点燃!

www.kanyanqing.cn

西海云台里,一道娇小的人影偷偷潜进临洋海。

亚亚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了看四周,趁着飞琉主子所指派要保护(强押)她回家的护卫们不注意,她赶紧在离开前溜进来,跑上雪白石道,她直奔海中央。

「风,我知道你一定能听得到——」她朝立于海中央的蓝白环光茧喊着。「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你能让飞琉主子如此保护,来历、身份一定都很不简单,我相信你一定很有能力,目前只有你能救飞琉主子!」

海中央的光茧没有任何变化。

「风,你若听到就不要再隐藏不出了,你知道吗——飞琉主子现在危险了!」光茧没任何动静,亚亚干脆拉开喉咙:「飞琉主子为了诱敌,只身前往五尖石峰,敌人是深海妖闇,再加上二百年前的大海之主那具活尸,飞琉主子的处境太危险了——风——你听到没——」

临洋海上的蓝白环光茧依然平静无波,见此,亚亚火了,气得一脚用力将海水踹向光茧,破口大骂!

「你这成天就会睡的家伙——没心、没肝加没肺——也不想想你一身伤、就会吐血和昏迷时,是谁不眠不休的看顾你——现在救命恩人有危险了——你还想装死吗——」

「说得好,请问当初是谁不眠不休看顾我?」

「是——飞琉主子妖魔界的师父日夜不阖眼的照料你,但是,主子很义气的收留你,没将你再踢回海里当浮尸!」亚亚忿忿擦腰,以一副算很对得起人的样子道。

「啧,当初就是你家主子海上那一脚,害我多养三天的伤。」真倒霉。

「拜托,男子汉大丈夫,多养个三天的伤你计较什么,有没有一点出息呀!」

「可是,我不是……」声很委屈。

「不是什么?」她横眉竖目。

一只手搭上亚亚的肩,把话说明白:「我不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以没出息也不要紧。」

亚亚头未回,倒喘声先传出,终于正视那一直与她对话的声——临洋海里有其它人!

「说真的,比起出息,我宁愿泡到美丽的湖水中,享受那种沁凉畅快的悠游感,人生之乐莫过此,你说对吗,亚亚?」肩上的手,又是拍了一拍。

这一次,亚亚没回应,而是尖叫声传遍整个西海云台!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