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易胜博ysb88 > 易胜博ysb88作家 > 伊雪 > 《有秘密の爱恋》
返回书目

《有秘密の爱恋》

第一章

作者:伊雪

午夜,浏览网页时,突然有新邮件传来,瞄了下寄件者,上头写着「小雨」两字。

印振戊皱着眉头,心中有种奇异的感觉,那种突然涌现的感觉是惊讶吗?他暂时无法厘清。

移动鼠标点开邮件,里面的文字竟是粉红色,这让他的眉头皱得更紧。

这家伙三不五时寄些垃圾信件,若直接删除不看,心中又有种刺痛的感觉,不得已,他还是将这封信从头到尾浏览一遍——

亲爱的小戊:

再过几天我就要飞到你身边去服侍你,请放心,我已经把该学的都学好了,到时我们就可以一起共筑爱的小窝,期待吗?我很期待那天的到来。

爱你一万年的爱妻小雨……

看到这,他不禁额冒青筋。

服侍?该学的?共筑爱的小窝?爱妻?谁啊?这封信上写的是谁跟谁?

都快十年了,住在香港的小雨,还是依旧自导自演地认为自己是他的未婚妻,每天都寄一封E-mail,每三天就一通国际电话骚扰。

印振戊越想越生气,他用修长的手指缓缓敲打键盘,键入了一个字、一个符号后,按下信件回复键。

回信的内容很简单,就一个字——滚!

***

私立印龙医院

「注意血压,输血。」

「很好,看到弹头了,镊子。」

手术室中伫立着一群身穿青衣的医师、护士,而立于正中央的年轻医师正是此次手术的主导着。

这位被送进医院的患者虽然只中一枪,但子弹却是打中致命之处——离心脏不过三厘米,位于错综复杂的血管中。

年轻医师一手接过护士传递过来的镊子,一边用高起的手术刀技巧地划开子弹旁的肌肉组织,全神贯注地执刀,还不忘开口提醒周围的人随时留意脑波、心跳。

片刻后,一颗长33.5公厘、重5.96公克的子弹轻而易举的被取出。

「好了,接下来的伤口缝合就交给你们去处理。」年轻医师叹口气,吩咐了一些事后便步出手术室。

印振戊被誉为天才的神秘医师,传闻这位天才医师虽然可以顺利的完成困难复杂的手术,但他却还没有拥有医师执照。

换言之,他是个密医。

走在医院走廊,印振戊卸下外袍、手套、口罩,然后放松的大吐一口气。

卸下口罩后的脸孔上有着一双令女生为之着迷的漂亮黑瞳,搭配着一对有型的剑眉,俊挺的鼻梁、完美的薄唇,这位俊俏的年轻医师实在有明星相。

旁边突然响起一阵鼓掌声引起印振戊的注意。

「真不愧是印龙医院的名医,出手果然不同凡响!哈哈哈……」

「92式5.8公厘手枪专用的子弹。」印振戊缓缓开口,无视身旁这位大叔的赞赏,「这种子弹中弹之后会在体内翻转,老实说要不是因为有我在,子弹打在心脏附近,能活命的没几个。」

「没错!因为别人找的医师都很烂!」大叔爽朗的笑了笑,好象听不出年轻医师的讽刺。

面对眼前的这位大叔,印振戊无力的白一下眼,整理方才被他拍打而皱掉的衬衫,大大的叹一口气。

没辙!从以前到现在都是这样,对于他这个天才密医而言,他可以很轻松的就处理好一件手术,也可以很容易的钓到女人,然而,看似无所不能的他,就是拿这位大叔没办法。

开玩笑!好歹这穿著像臭老头的大叔也算是这间医院的出资人,所以就阶级来说,他不能对他口出恶言。

这位大叔真人不露相,其实来头不小,和黑社会、黑道脱不了关系。

手术室里正在接受急救的男子,是威震香港黑道的赤龙组分支的小喽啰,而站在他面前的这位大叔,其实就是赤龙组的龙头老大——凤威龙。

「不过你也真行,居然可以一眼就辨别出那家伙身上中的子弹型号。」凤威龙竖起大拇指,爽朗的笑了几声。

「拜托!在这里做了几年的密医了?光看也看了不少!种类特殊的也只有那几个,当然一看就明白。」

印振戊双手抱胸,长叹一口气,有型的剑眉皱成一团,感觉无奈。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们家小雨相中的好对象!」

突然听到凤威龙口中提到小雨这两字,印振戊不由自主的更加皱紧眉头。

呃,又来了!他在心中暗叫不妙。

「凤叔,呃……我想先回家。」

「唉!怎幺叫得那幺见外?叫我『爸』!」凤威龙快速又大声的说道,再次大力地拍上他的肩,大笑几声,「反正以后也要叫,不如现在就这样叫我。」

「这样不太好吧?这种事……」

「我知道!你们都只有十八岁,书也还没念完,所以我不会急着要你们结婚,不过,等你们高中一毕业就结婚,这就没什幺问题了吧?」

一毕业就结婚?这还敢说不急?「我不是这个意思……」印振戊尴尬的笑了笑,想解释时又被凤威龙抢先一步。

「我懂!我懂!」凤威龙一手挡在他面前,闭眼沉重地道:「是距离问题吧?一个在www.ysb88.com,一个在香港。」

靠!你懂个屁啊?不行!不能发怒!眼前这个老头可是随时都带着一把装有灭音器的黑星呢!要是惹他不高兴,拔枪乱射怎幺办?

愤怒之中还存有一点理智,所以印振戊抑住快爆发的怒气,将想揍人的那只手压下来,英俊的脸蛋依旧挂着……很温和的笑。

「年轻人不是常说恋爱不分年龄、距离什幺的,这种事情我出马就可以帮你们搞定!」

「啥?」有种不好的预感渐渐在他的脑海中扩散……

只见凤威龙微微一笑,神气十足的拍上他的肩膀,「我帮小雨办理移民了!过几天,你们小俩口就可以好好的甜蜜一下。」

「啊?」什幺?他有没有听错?这幺青天霹雳的大事……

忍不住的,印振戊瞪大眼、张大了嘴,这个震惊的消息让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那个年幼时长得相当可人,但真实的身分却是……总之那个凤杏雨真的要来www.ysb88.com了?

这幺说前几天晚上收到的信件,里面的内容不是开玩笑,而是真的?

***

高雄国际机场

一位身着黑色连身套装的女人直挺挺的站立在机场中央,一头茶色长发飘逸身后,胸前虽不怎幺伟大,但柳腰下的窄裙却弥补了这个遗憾。

裙子开高衩,露出一双令男人垂涎、食指大动的修长美腿。

「这里就是小戊居住的地方?」

凤杏雨拿下太阳眼镜,漂亮又水亮的褐色双瞳顿时勾走在国际机场跟「她」不小心四眼相对的男人的心。

她长得非常漂亮,轻而易举便吸引了所有男人们的注意。

有智能、强悍妖艳、温柔可人、纯真……有时候呆得很可爱,但有时既任性又坏……在不同时候见过她的人都各有一番看法,实际上的她则是个多变的人。

「讨厌!怎幺没看到小戊来接人?」

凤杏雨努努漂亮丰满的红唇,细长的柳眉轻轻一拧,她生气的模样让在场看到她的男人顿时失了心,纷纷不明就里的在心中痛骂她心中的那位小戊。

「小姐,妳在等人吗?要不要坐车?我可以直接帮你叫出租车喔!」

一位男士一马当先的上前询问,这才让其它男人恢复神智也跟着上前攀谈。

「小姐,我帮妳叫啦!我会叫一台比较干净的出租车!」如果真的让他服务,他一定要叫出租车司机把她坐过的那块坐垫让给他。

「小姐!我帮妳付车钱!」拒绝也没关系,当然要让自己那双久未滋润的眼睛吃吃冰淇淋,慰劳一下。

「这边啦!这边比较快,我已经叫了出租车,就让我们一起坐吧!」

「我直接载妳!我的车可是BMW的喔!」

突然窜出的一句话让在场的男人们通通闭上了嘴。

不过既然要喊,那幺大家就来比一比!

随后,机场内响起一阵男人们的吶喊声,就好象在竞标什幺东西一般,大家都拼了老命向凤杏雨推销自己的车子有多好。

虽然这些男人们非常好意的想免费载她一程,但对于娇生惯养的凤杏雨而言,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呃……」凤杏雨声音一出,犹如黄莺出谷,让所有人都心痒痒地温柔笑着回头望着她。

「你们的车都好廉价。」

凤杏雨的话让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男人们仿佛被淋了一头冷水。

这幺美丽的女人说出来的话却是……

「杏雨。」

远方传来磁性十足的嗓音,穿过人群,毫无阻碍地直抵凤杏雨耳里,一瞬间,凤杏雨双眼突然一亮,勾勒出美丽笑容。

「小戊!」凤杏雨愉悦的向远处那端出声的男子挥手。

声音的主人与凤杏雨相反,是会让在场女性脸红的人物。

「小戊,你来接我了?好高兴喔!」凤杏雨快乐得像只可爱小鸟般飞跃到男子身边,一把抱住他。

这举动马上引起男子不满。

「少黏着我,恶心极了!我是身不由己才会来接你。」他扳开那死黏着他不放的女火纤细手臂,剑眉一拧,「走不走?不走我自己要走啰!」说完,他转身就走。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楣!原本想跟其它漂亮美眉出去游山玩水,却被凤叔所说的话阻断。跟黑道老大有关系的人谁敢不来接机?又不是有九条命的猫?

望着男子越走越远的身影,凤杏雨的柳眉也跟着皱了起来,连忙拉住自己身边的行李想跟着他走,想拖却又一副拖不动的模样,让在场的男子们狠狠的瞪着走在前头的男人。

怎幺有这幺狠心的男人会让女人遭遇这种痛苦?

男人们纷纷咬牙切齿地怒瞪着前头那位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子。

另一方面凤杏雨的作为,却也让在场的女人们都凶狠的怒瞪着她。

怎幺有这幺厚脸皮的女人想缠着不爱她的俊男人?

极端不同的两种气流充斥整个机场,从里到外,都一直弥漫着这种火药味浓厚的气息,但两位当事人却好象没发现这种情况。

「啊!讨厌,别这幺酷嘛!我们好久不见了。」凤杏雨使劲的想拖动有她一半大的行李箱,无奈,那行李箱就好象一座山,一动也不动。

「再装也没有用,我知道你的臂力没那幺弱。」男子站在五步外转头说,好象这幺做是他对「她」最大的温柔。

但这可让凤杏雨相当不满。

「唔……可恶,你对女人都那幺温柔,为什幺就只对我这样?」

凤杏雨垂下浓密的睫毛,小声低喃,旁边的男人瞧见,只觉得这年轻女子好似在哭泣,但旁边的女人看到,却认为她是为了博取俊美男人的同情而使的苦肉计。

整个空气又闷了起来。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不管吗?她明明就装得楚楚可怜、十分娇弱,数年来只靠她单方面的书信电话、网络传情,没有正式见面的他怎幺还是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人家不是说情人久未相见,一旦见面便会相拥热吻吗?周围的情侣都是这样子做,就唯独他没有,还一副冷漠的模样!

明明幼儿园时他是对她……越想越不甘心,愈想愈气,凤杏雨忍不住动怒了!

「印振戊!你给我站住!」凤杏雨跺了下脚,双手扠腰,「你是我的未婚夫!怎幺可以不管我?」

「父母之命的婚约不适合我。」

印振戊实话实说,对于双方父母都承认的可笑婚约感到无奈。

婚约?未婚夫妇?根本是有名无实!www.ysb88.com的法律不承认,就连全世界也没几个国家承认这种婚约!

「呜……既然你这幺说,那……那我可要当街脱衣服啰!」凤杏雨挺直了胸,一手捏紧上衣胸前的拉炼,「你不怕让人家知道我的真实身分吗?」

这话起了效果!

印振戊回过头,以半带困惑的目光瞧了凤杏雨一眼,额上也缓缓地冒出一滴冷汗,然后,就只看到美丽的她露出邪笑。

「你可是我的未婚夫!」随着话落,她当真缓缓拉下拉炼……

「给我住手!」印振戊一把抱住已把拉炼解开的凤杏雨,「我听就是了,快把拉炼拉上。」

「哼!反正我的胸部平如机场,给人家看也不会少一块肉!」凤杏雨身子一转,背对着印振戊,短而清凉的上衣微微一荡,就快要露出……

「你给我住手——凤杏雨!」印振戊拉开大衣将凤杏雨包裹入怀,然后低头在「她」耳边低语:「别让其它人看你的身体,我求你!」

「哇!这句话听来真好,再多说一点!」凤杏雨愉悦的回头,放肆的要求。

唉!无奈!不论是「她」的那位黑道父亲或是「她」本人,印振戊都觉得想逃,但他们有一套令他无法反抗的方法。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印振戊无力的低下头,在凤杏雨耳边小声的、轻轻的吐出性感十足的低沉嗓音。「杏雨,拜托你,别让人知道你是……男生!」

话一出口,穿著高跟鞋的凤杏雨便狠狠的踩了印振戊的脚旋转数十圈。

推荐易胜博ysb88作家